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阿勒坡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座標36°11′57″N 37°9′45″E / 36.19917°N 37.16250°E / 36.19917; 37.16250

阿勒坡
ﺣﻠﺐ
Ḥalab
阿勒坡古城 阿勒坡城堡 • 到麥地那集市入口 阿勒坡大清真寺 • 拜倫酒店 聖厄里亞主教座堂 • 凱里奇河 阿勒坡晚上全景
阿勒坡古城
阿勒坡城堡 • 到麥地那集市入口
阿勒坡大清真寺 • 拜倫酒店
聖厄里亞主教座堂 • 凱里奇河
阿勒坡晚上全景
綽號:الشهباء (ash-Shahbaa)[1]
阿勒坡在敘利亞的位置
阿勒坡
阿勒坡
阿勒坡位置圖
坐標:36°12′N 37°09′E / 36.2°N 37.15°E / 36.2; 37.15
國家 敘利亞
阿勒坡省
阿勒坡
政府
 • 市長Ayman Hallaq
面積
 • 市區190 平方公里(70 平方英里)
海拔379 米(1,243 英尺)
人口(2018年估計)
 • 城市established_date3 人
時區EETUTC+2
 • 夏時制EESTUTC+3
電話區號Country code: 963, City code: 21
Sources: Aleppo city area [2][3] Sources: City population [4]

阿勒坡(阿拉伯語:حلب‎,ALA-LC英語ALA-LC romanizationḤalab【哈拉布】,國際音標:[ˈħalab]阿拉米語ܚܠܒ;英語:Alep 或 Aleppo),是敘利亞北部城市阿勒坡省的首府。

敘利亞內戰前,阿勒坡擁有逾200萬人口,是敘利亞的第一大城市[5]。從歷史上看,阿勒坡是人類最古老的定居點之一,考古學發現在公元前5000年時這裡就有人居住。古希臘人羅馬人稱這座城市為「貝羅埃亞」(Βέροια)。鄂圖曼帝國統治時期這裡稱為哈勒普,這座城市是奧圖曼國家第三最大的城市。阿勒坡的名字在法國託管時期才開始官方使用。在歷史上,阿勒坡在古代絲綢之路占有很重要的位置。

阿勒坡占據了幼發拉底河地中海之間的關鍵位置,是古代商路上的一個重要地點。開始時它只是建在一些小山丘上的小城,後來發展成大型城市。以阿勒坡為中心形成的阿勒坡省占據了16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並擁有約370萬人口。

敘利亞內戰在2011年爆發後,2012年開始的阿勒坡之戰在市內造成嚴重破壞。

名稱[編輯]

阿拉伯語中,阿勒坡被稱為Ḥalab(ﺣﻠﺐ)。這一名稱歷史極為悠久,具體含義尚不清楚。ﺣﻠﺐ與擠奶一詞相同,當地傳說亞伯拉罕離開烏爾後曾在此地停留,為他的牛群擠奶,由此得名[6]。現代的一些學者認為它來自於亞摩利語言中表示鐵或銅的詞語,因為在古代時期阿勒坡附近出產這些金屬。另有觀點認為 Ḥalab 來自於阿拉米語,意為「白色」,因敘利亞西北部出產大理石得名[7]。當代阿勒坡的暱稱 ash-Shahbaa(الشهباء),「白色」之意,也是這樣得來的[8]

阿勒坡的拉丁語名稱為Halapia,後來這一詞語演變為法語的 Alep,以及義大利語的 Aleppo[9]。後者是英語名稱 Aleppo 的來源。中文名「阿勒坡」就從此而來。

歷史[編輯]

古代[編輯]

哈拉德神廟遺址

阿勒坡的早期歷史少有考古資料,原因在於古代的城址正是現代阿勒坡的市中心。不過根據相關的考古資料,在公元前5000年左右,就已經有人在此居住[10]。前3000年的埃勃拉文書上提到了名為哈拉姆的城市,這很可能是關於阿勒坡最早的文字記載[11]。據一些學者的觀點,這時的阿勒坡是一個名為阿爾米英語Armi(Armi)的獨立王國的首都[12]。城市中,在今天阿勒坡城堡的位置上,已經建起了美索不達米亞雨神哈達德英語Hadad的神廟,它也因此被稱為哈達德之城[13][14]。前23世紀,阿卡德納拉姆辛摧毀了埃勃拉阿爾曼尼英語Armani(Armani)[15][16][17],後者很可能與阿爾米是同一個國家。然而,因為阿卡德並未統治過敘利亞北部,這段歷史尚存在爭議[18]

在古巴比倫時代,哈拉普(Ḥalab)的名字第一次出現了[17]。阿勒坡是亞摩利人亞姆哈德王國英語Yamhad(1800-1525BC)的首都。在國王亞里姆林一世英語Yarim-Lim I治下,亞姆哈德是地中海東岸最強大的國家[19]。後來它曾一度被穆爾西里一世統治下的西臺摧毀,不過西臺衰落後,它很快便重新崛起[17]

公元前1525年,亞姆哈德終結於一場由米坦尼帕爾薩塔塔策動的叛亂[20]。阿勒坡隨之成為了米坦尼、西臺和埃及的的交界地帶[17]。起初,亞姆哈德王族的一個後代建立了一個米坦尼的附庸國,並重新控制了阿勒坡[21]。到公元前14世紀,西臺的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擊潰米坦尼,占據了阿勒坡。至此阿勒坡歸屬於西臺帝國,直到它的崩潰[17]

前12世紀和前10世紀,兩個新西臺王國帕里斯丁比特阿古西英語Bit Agusi先後控制了這座城市[22]。此時它仍然具有宗教上的重要地位[17] 。據考古發現,哈達德神廟在這一時期被翻新修復[23]。前8世紀,新亞述帝國征服阿勒坡。此後,這裡又先後屬於新巴比倫帝國阿契美尼德王朝[24]

羅馬和拜占庭時期[編輯]

易卜拉欣清真寺,建於拜占庭時期

前333年,阿勒坡被亞歷山大大帝占領。幾十年後,塞琉古一世建立了一個希臘人殖民點,命名為貝羅埃亞,名字來源於一座馬其頓城市貝羅埃亞

敘利亞北部是希臘化殖民活動和塞琉古帝國文化的中心,貝羅埃亞與當時眾多希臘定居點一同,享受自治權,像希臘城邦一樣,由城內自由民選舉出的議事會管理城市行政事務[25]

前88年,亞美尼亞王國提格蘭二世征服敘利亞,占領阿勒坡。前64年,羅馬共和國龐培擊敗亞美尼亞,建立了敘利亞行省。在羅馬時期,儘管行省長官由羅馬政府任命,但與其它被羅馬征服的民族不同,當地的希臘人仍享受相當程度的自治[25]

在羅馬統治下,敘利亞北部人口大大增加。阿勒坡成為僅次於安條克的敘利亞第二大城市,考古資料顯示,阿勒坡與安條克之間的農業區有相當高的人口密度[25]。當時的許多小城鎮和村落保存了下來,形成了今日的敘利亞北部古村落群遺址[26]

在4至6世紀,阿勒坡主要由貝羅埃亞主教實際管理[27]。阿勒坡城堡內的兩座清真寺最初就是這一時期興建的教堂[28]

中世紀[編輯]

7世紀早期,薩珊波斯進攻敘利亞[29],占領了阿勒坡。隨後不久,在637年,伊本·賈拉英語Abu Ubaidah ibn al-Jarrah統領的穆斯林軍隊征服了這裡[30]。944年起,兩個穆斯林酋長國,哈姆丹尼王朝英語Hamdanids米爾達西王朝英語Mirdasids先後建都於阿勒坡[31][32]。阿勒坡地處拜占庭帝國法蒂瑪王朝之間,但在二者之間保持平衡,這一時期的阿勒坡在文化、經濟上十分繁榮,法拉比穆太奈比等學者都曾居住於此。在1098與1124年,十字軍兩次試圖進攻阿勒坡,但均未成功。

12世紀早期,突厥的阿爾圖格王朝攻占阿勒坡。1128年,在摩蘇爾興起的贊吉王朝占領了阿勒坡[33],並將其作為首都。阿尤布王朝在1183年占領這裡[34],1250年遷都於此。

1138年,阿勒坡爆發大地震,阿勒坡和鄰近的安條克等城市幾乎被完全摧毀。據記載,地震中約有23萬人喪生[35][36]

1260年一月,蒙古帝國西征統帥旭烈兀,以及其傀儡安條克公國奇里乞亞亞美尼亞王國組成的聯軍圍城四周後攻占了阿勒坡,屠殺了當地的穆斯林和猶太人,但放過了基督教徒。蒙古人繼續前進,兩個月後攻占了大馬士革。同年九月,馬穆魯克王朝阿音札魯特戰役擊敗蒙古人,占領了阿勒坡和大馬士革[37]。此後,旭烈兀在波斯地區建立伊兒汗國阿八哈汗合贊汗時期,伊兒汗國軍隊又在1271年,1280年兩度攻擊、洗劫了阿勒坡,不過均未長期留守,這座城市繼續由埃及馬穆魯克王朝治理[38]。1400年,阿勒坡短暫地被帖木兒占領,期間被屠城。多達兩萬人被殺,其餘居民大多逃跑[39]

奧圖曼時期[編輯]

奧圖曼時期的 Khusruwiyah 清真寺,現已被毀[40]

在1516年,阿勒坡成為了鄂圖曼帝國的一部分。1534年,阿勒坡成為了新成立的阿勒坡省(鄂圖曼土耳其語ایالت حلب; Eyālet-i Ḥaleb‎)的首府[41]。 阿勒坡因為地處安納托利亞和東方之間的交通要道,成為了整個鄂圖曼帝國的商業中心之一。在16至17世紀,阿勒坡是僅次於君士坦丁堡開羅的帝國第三大城市[41]威尼斯法國英格蘭荷蘭等國在這裡相繼開設了領事館[42]。因為這裡發達的商業,許多主要的歐洲貿易公司,例如英格蘭的黎凡特公司,也都將總部設在阿勒坡[43][44]

從18世紀開始,由於東西方生產、消費情況的轉變、商路的變化,阿勒坡的商業地位衰落了。1841年鄂圖曼帝國政治改革造成的不穩定性,以及1869年蘇伊士運河的開闢進一步打擊了阿勒坡的經濟[41]。與此同時,南方的大馬士革經濟、政治上的重要性大幅提升,成為了阿勒坡的有力競爭對手[41]

近現代[編輯]

1920年的阿勒坡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編輯]

1920年,希望建立統一阿拉伯國家的阿拉伯民族主義者,在原鄂圖曼帝國阿勒坡、敘利亞、貝魯特、代爾祖爾、耶路撒冷五省範圍內建立了阿拉伯敘利亞王國。不久後法軍攻占大馬士革,國王費薩爾逃亡,法屬敘利亞託管地設立。在土耳其獨立戰爭後,依洛桑條約,原本與阿勒坡聯繫緊密的阿勒坡省北部被劃入土耳其。1939年,阿勒坡主要依賴的港口伊斯肯德倫也被劃入土耳其[45],這進一步衝擊了阿勒坡的貿易地位[46]

1920年,法國建立了阿勒坡邦(État d'Alep)。1925年,阿勒坡邦與大馬士革邦合併成為敘利亞邦,即阿拉伯敘利亞共和國的前身[47]

獨立後[編輯]

敘利亞獨立後,大馬士革與阿勒坡之間的競爭依然存在。在50至60年代,阿勒坡是敘利亞反對黨人民黨的大本營。1958年,敘利亞即將與埃及聯合時,阿勒坡人與埃及納賽爾軍隊之間爆發了衝突[48]。1970年,哈菲茲·阿薩德任總統後,依託大馬士革商人階層的支持,推行集中化的經濟政策,資源集中於首都,阿勒坡經濟再度受到負面影響。

敘利亞內戰[編輯]

2011年,阿勒坡出現反對總統巴沙爾·阿薩德的抗議遊行。2012年初,城內開始出現炸彈襲擊。2012年7月起,敘利亞反對派與政府軍在阿勒坡爆發武裝衝突,並很快升級為巷戰。2012-2016年間,阿勒坡的東、西兩部分分別由反政府武裝和敘利亞政府軍控制。城市被圍困,缺少供水、供電和醫療設施。

阿勒坡內戰結束[編輯]

2016年12月中旬,阿勒坡戰役以敘利亞政府軍獲勝結束。

地理[編輯]

阿勒坡距地中海120 km,海拔高度380 m。阿勒坡古城坐落在庫維克河 (阿拉伯語:قويق‎)左岸,老城以阿勒坡城堡為中心,坐落在八座小丘上,周圍曾環繞著一道周長十一公里的城牆,現已消失[49]。在內戰前,阿勒坡是中東發展最快的城市之一。2001年城市占地面積190 km2,據當年的城市發展規劃,在2015年城市面積將達到420 km2[2][3]

資源[編輯]

阿勒坡市中心向西數公里即是丘陵地區,是敘利亞主要的大理石和石灰石產地之一,其礦產廣泛用於城內建築的建造[50]。阿勒坡以東是廣闊的農業平原,主要作物有小麥大麥,也大量種植經濟作物棉花葡萄橄欖[51]。其他特產和常見作物有鷹嘴豆扁豆小扁豆甜瓜番紅花等。當地小麥和大麥在十月至十二月間播種,五月收穫;而夏季由於溫度較高,很少有作物繼續生長[52]。附近有大片牧業區,傳統上這裡是綿羊、馬、駱駝的主要產區[50]

水系[編輯]

庫維克河英語Queiq River是阿勒坡唯一的主要河流,該河起源自土敘邊境的艾因塔布高原英語Aintab plateau,全長129千米。庫維克河流域歷史上一直是發達的工商業中心[53]。1960年,由於土耳其邊境地區的灌溉用水增加,庫維克河一度完全斷流,後來敘利亞引來幼發拉底河水使該河複流。此事至今仍是引發兩地矛盾的因素之一[54]。阿勒坡東南方有敘利亞第一大天然湖泊傑布勒鹽沼英語Sabkhat al-Jabbul,在過去是季節性的,現在由於河流改道和灌溉工程等原因成為永久性湖泊,是自然保護區和敘利亞主要的鹽礦產地[55]。傑布勒鹽沼周邊是中東最重要的濕地之一,擁有世界上超過1%的水鳥,然而近年來受到了水污染、灌溉用水匯入導致的鹽度改變等因素的威脅[56]

氣候[編輯]

阿勒坡為半乾旱氣候柯本氣候分類法:Bsk)。當地四季分明,夏季通常無降雨,常有乾燥炎熱的東風,冬季多雨,偶有降雪,春秋季則氣候溫和[57]。阿勒坡以東是廣闊的農業平原,主要作物有小麥大麥,也大量種植經濟作物棉花葡萄橄欖[58],每年80%的降水集中於十月至三月[59]。西部的敘利亞海岸山脈英語Syrian Coastal Mountain Range阻擋了地中海的暖濕氣流,使距地中海約120 km 的阿勒坡年均降雨量僅為330 mm,且自西北向東南降雨逐漸減少。因此,雖然阿勒坡和拉塔基亞霍姆斯之間的距離都不足兩百公里,但夏季阿勒坡的氣溫遠高於後兩座城市[60]

阿勒坡(1946-2004)氣候平均數據
月份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全年
歷史最高溫​℃(℉) 17
(63)
21
(70)
31
(88)
34
(93)
41
(106)
47
(117)
46
(115)
43
(109)
41
(106)
37
(99)
30
(86)
18
(64)
47
(117)
平均高溫​℃(℉) 10.3
(50.5)
12.6
(54.7)
16.9
(62.4)
22.6
(72.7)
28.7
(83.7)
33.6
(92.5)
36.2
(97.2)
36.1
(97)
33.2
(91.8)
27.0
(80.6)
16.8
(62.2)
11.9
(53.4)
23.8
(74.9)
每日平均氣溫​℃(℉) 5.6
(42.1)
7.4
(45.3)
11.0
(51.8)
15.8
(60.4)
21.1
(70)
25.8
(78.4)
28.3
(82.9)
28.1
(82.6)
25.2
(77.4)
19.4
(66.9)
12.3
(54.1)
7.3
(45.1)
17.3
(63.1)
平均低溫​℃(℉) 1.7
(35.1)
2.4
(36.3)
5.0
(41)
8.9
(48)
13.5
(56.3)
18.1
(64.6)
20.9
(69.6)
20.9
(69.6)
17.3
(63.1)
12.4
(54.3)
6.4
(43.5)
3.3
(37.9)
10.9
(51.6)
歷史最低溫​℃(℉) −13
(9)
−10
(14)
−7
(19)
−2
(28)
0
(32)
9
(48)
16
(61)
15
(59)
7
(45)
5
(41)
−3
(27)
−8
(18)
−13
(9)
平均降水量​㎜(英⁠寸) 60.3
(2.374)
52.0
(2.047)
46.1
(1.815)
33.6
(1.323)
17.9
(0.705)
2.3
(0.091)
0.1
(0.004)
0.3
(0.012)
2.2
(0.087)
19.2
(0.756)
35.2
(1.386)
59.6
(2.346)
328.8
(12.946)
平均降水日數​(≥ 0.1 mm) 13 14 10 7 4 1 0 0 1 4 7 11 72
每月平均日照時數 120.9 140.0 198.4 243.0 319.3 366.0 387.5 365.8 303.0 244.9 186.0 127.1 3,001.9
來源 #1:世界氣象組織[61]香港天文台 (1961-1990)[62]
來源 #2:BBC (記錄最高最低氣溫)[63]

人口[編輯]

歷史人口
年份人口±% p.a.
1883 99,179—    
1901 108,143+0.48%
1922 156,748+1.78%
1925 210,000+10.24%
1934 249,921+1.95%
1944 325,000+2.66%
1950 362,500+1.84%
1960 425,467+1.61%
1965 500,000+3.28%
1983 639,000+1.37%
1990 1,216,000+9.63%
1995 1,500,000+4.29%
2000 1,937,858+5.26%
2004 2,132,100+2.42%
2005 2,301,570+7.95%
來源[4][64]

根據阿勒坡歷史學家 Kamel Al-Ghazzi 的記載,在19世紀初,阿勒坡的人口約40萬。19世紀阿勒坡的經濟衰落,以及19世紀上半葉的地震、瘟疫,使得19世紀末阿勒坡人口減少至11萬[65][66]。1901年,阿勒坡有人口108,143,其中穆斯林76,329 (70.58%),基督徒24,508 (22.66%),猶太人7,306 (6.76%)[67]

亞美尼亞大屠殺後,大量亞美尼亞和亞述難民湧入阿勒坡。1922年,阿勒坡有人口156,748,其中穆斯林97,600 (62.26%),本地基督徒22,117 (14.11%),亞美尼亞人20,007 (12.76%),猶太人6,580 (4.20%),歐洲人2,652 (1.70%),其他7,792 (4.97%)[68][69]。1923年法國撤出奇里乞亞後,阿勒坡出現了第二波亞美尼亞人移民潮[70]。1944年,阿勒坡人口達到325,000,其中基督徒112,110(34.5%) ,其中亞美尼亞人60,200。1946-1967年間,亞美尼亞人很多移民往蘇聯。據估計,內戰前阿勒坡仍留有60,000亞美尼亞人[71]

據2004年敘利亞中央統計局數據,阿勒坡人口為2,132,100[72]。阿勒坡居民絕大多數為阿拉伯人,使用黎凡特阿拉伯語阿勒坡方言。

經濟[編輯]

在歷史上,阿勒坡長期是中東重要的商業城市。阿勒坡向東是通向巴格達、摩蘇爾以及印度、伊朗的商路,向西是安納托利亞和君士坦丁堡,向南則是大馬士革。在歐洲人使用經好望角的航線,以至後來開闢蘇伊士運河之前,阿勒坡也在歐洲與東方的貿易中發揮巨大的作用。在奧圖曼時代,阿勒坡的發達程度僅次於君士坦丁堡及開羅[41]

敘利亞獨立後,阿勒坡是敘利亞的工業和經濟中心[46]。現代阿勒坡的主要產業包括紡織、化工、礦冶、製藥、農業加工、電子、機械工業和旅遊業。阿勒坡的製造業在敘利亞全國有支柱性的地位,其製造業工人數量在全國占比接近50%[73]。阿勒坡的經濟以製造業為主導。據官方統計數據,全市勞動人口中,產業工人占60.2%,30.5%是工業工人,其中絕大多數為製造業工人,兩項數值均遠高於大馬士革(分別為38.1%和18.0%)[74][75]。此外,阿勒坡的經濟與土耳其聯繫緊密,當地80%以上的工廠從土耳其進口原材料[76]。阿勒坡主要的工業區,謝赫·納賈爾工業城英語Sheikh Najjar,位於市區東北,是敘利亞最大的工業區之一,占地面積4,412公頃,投資34億美元,有約1900家企業進駐[77]

主要產業[編輯]

紡織業是阿勒坡的支柱性產業之一。在鄂圖曼帝國時期,阿勒坡商人的主要貿易活動之一就是從波斯等地進口棉花、羊毛和絲綢,加工後再銷往鄂圖曼帝國各地和歐洲。紡織業的興衰與阿勒坡的經濟地位密切相關[41]。阿勒坡的現代紡織工業起源於法國託管時期,當時外來資本多集中於資源開採和基礎設施。而面向本地市場的紡織業,則在傳統紡織業的基礎上不受干擾地迅速發展,並機械化[78]。在阿勒坡省,紡織業提供的就業崗位占工業總數的37.9%。在阿勒坡主要的工業區謝赫·納賈爾工業城,紡織業占有54.1%的投資和42.8%的就業崗位。目前,阿勒坡擁有敘利亞全國35%的紡織企業,產值和工人數量的占比與之相似[75]

依據官方數據,包含化工、製藥和部分傳統手工藝品製作(例如著名的阿勒坡手工皂、化妝品、香水等)在內的化工類工業提供了21.2%的工業就業崗位。敘利亞對外國石化產品的進口有嚴格的限制,因此集中於阿勒坡附近的敘利亞石化企業在本土面臨的競爭較小。約40%的石化產品用於出口,主要目的地是伊拉克和東歐[75]。敘利亞的製藥業在20世紀80年代開始興起,在2010年,敘利亞有製藥企業約70家,可滿足國內91%的需求[79]。約40%的敘利亞製藥企業位於阿勒坡[75][80]

以阿勒坡為中心的阿勒坡省西北部有敘利亞最肥沃的農業區之一,主要農作物為大麥、小麥、鷹嘴豆和棉花[75]。2010年,阿勒坡省有118萬公頃耕地,小麥產量占全國20%[81][52]。以此為基礎,阿勒坡市內發展起了規模較大的農業加工產業。阿勒坡有約3600家農產品加工企業,其中約1/3有規模化生產的能力,其餘為手工作坊性質。農產品加工行業提供了阿勒坡工業方面就業崗位的11.5%[75]

旅遊業和手工業也是阿勒坡經濟的重要組成成分。2007年,阿勒坡接受外國遊客600萬人次。其中,非阿拉伯國家遊客占21.2%,以土耳其和伊朗遊客為主;每100名居民對應的遊客人數平均為9.1人,排在大馬士革、拉塔基亞和塔爾圖斯之後[75]

內戰影響[編輯]

2012年以來,阿勒坡的經濟遭到嚴重破壞。內戰開始後,謝赫·納賈爾工業區位於交戰區附近,在2014年重新由政府軍控制之前,曾一度近於完全廢棄[82][83]。在反對派控制期間,這裡的許多工廠被拆解後賣往土耳其[84]。阿勒坡北部另一個規模稍小的工業區萊拉蒙(Layramoun,阿拉伯語:البلليرمون‎),含有約1200座工廠,近期也遭到洗劫[85]。依據當地政府2016年統計,阿勒坡目前的工業產值約為內戰開始前的10%[86]。敘利亞北部許多地區處於無政府狀態,因此其工業生產還深受高犯罪率的影響。從阿勒坡向東運送的貨物經常遭到搶劫,以致許多企業願意承擔高出數倍的運費,將出口往伊拉克的產品先運往黎巴嫩,從那裡經海路運往目的地[87]。很多仍在運營的工廠已經遷往拉塔基亞、塔爾圖斯和霍姆斯,或約旦等國[88][89]

商業店鋪受到的影響相對較小。在政府軍控制下相對較安全的地區,各類商店正常運營,商業街的氣氛和戰前類似[90]。很多衝突區域的店主則遷到遠離前線的地方,設立路邊攤經商;原來的高檔商店大多改建成了餐廳和面向戰時需求的雜貨店。由於燃料緊缺,城內還出現了出售柴薪、燃油和燃氣的店鋪[91]

2015年,阿勒坡的失業率達到19%,是內戰前的兩倍多[92]。城內大米、糖、肉類等食品價格均比官方定價高出50%左右,而汽油、柴油和燃氣價格可達官方價格的三倍[76]

交通[編輯]

阿勒坡火車站

阿勒坡是敘利亞鐵路樞紐,敘利亞鐵路公司英語Syrian Railways總部所在地。第一條經過阿勒坡的鐵路線是巴格達鐵路英語Baghdad Railway,1912年阿勒坡段修建完成[93]。這條鐵路起初是為了方便兩河流域的石油外運而建,後來因為敘利亞北部發達貿易的需求而修建了一條從阿勒坡出發去往敘利亞海岸的支線[94]。至敘利亞內戰前,鐵路上還有開往土耳其和伊拉克的列車[95][96]。阿勒坡還有通向大馬士革拉塔基亞代爾祖爾的三條標準軌距鐵路[97]。內戰開始後,敘利亞北部鐵路的軌道、站台、橋樑、車輛等損毀嚴重,列車常常成為恐怖襲擊的目標。目前敘利亞北部鐵路已經停運[98]

阿勒坡國際機場IATA: ALP, ICAO: OSAP)是敘利亞航空的基地之一,於20世紀初建立。目前的航站樓在1999年開放[99]。2013年機場關閉,一年後重新開放[90]

著名人士[編輯]

圖片集[編輯]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Almaany Team. معنى كلمة شَهْباءُ في معجم المعاني الجامع والمعجم الوسيط - معجم عربي عربي - صفحة 1. almaany.com. [2016-08-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8-23). 
  2. ^ 2.0 2.1 Syria News statement by Syrian Minister of Local Administration, Syria (Arabic, August 2009)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3. ^ 3.0 3.1 eAleppo:Aleppo city major plans throughout the history. [2012-02-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1-01) (阿拉伯語). 
  4. ^ 4.0 4.1 Aleppo City official web Population facts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1-09-03.
  5. ^ UN Data, Syrian Arab republic. Data.un.org. 1945-10-24 [2012-03-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07). 
  6. ^ Sarina Roffé. The Jews of Aleppo. The Jewishgen. [2016-12-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2-12). 
  7. ^ The origin of the name Aleppo
  8. ^ حلب الشهباء..معناهاوأهميتها عند النبي العربي إبراهيم الخليل. hadhramautnews.net. [2016-10-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7-06). 
  9. ^ Willelmus Tyrensis. Historia rerum in partibus transmarinis gestarum, 12:9. 
  10. ^ 存档副本. [2016-10-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8-20). 
  11. ^ alfonso archi. Orientalia: Vol. 63. : 250 [2016-10-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0-16). 
  12. ^ Paolo Matthiae; Licia Romano. 6 ICAANE. : 482 [2016-10-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0-16). 
  13. ^ Trevor Bryce. Ancient Syria: A Three Thousand Year History. : 111. 
  14. ^ Paolo Matthiae; Nicoló Marchetti. Ebla and its Landscape: Early State Formation in the Ancient Near East. : 250 [2016-10-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0-16). 
  15. ^ Horowitz, Wayne. Mesopotamian Cosmic Geography. Eisenbrauns. 1998 [29 August 2013]. ISBN 0-931464-99-4. 
  16. ^ Pettinato, Giovanni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91) Ebla, a new look at history p.135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Hawkins, John David (2000) Inscriptions of the iron age p.388
  18. ^ Cyrus Herzl Gordon; Gary Rendsburg; Nathan H. Winter. Eblaitica: Essays on the Ebla Archives and Eblaite Language, Volume 4. : 63,64,65,66. 
  19. ^ Kuhrt, Amélie. The ancient Near East. 1998: 100
  20. ^ Trevor Bryce. Ancient Syria: A Three Thousand Year History. : 34. 
  21. ^ Trevor Bryce. The Kingdom of the Hittites. : 152 [2016-10-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0-16). 
  22. ^ Lipinsky, Edward. The Aramaeans: Their Ancient History, Culture, Religion Peeters, 2000: 195.
  23. ^ Trevor Bryce. Ancient Syria: A Three Thousand Year History. : 111 [2016-10-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0-16). 
  24. ^ Kipfer, Barbara Ann. Encyclopedic Dictionary of Archaeology. 2000 626.
  25. ^ 25.0 25.1 25.2 Phenix, Robert R. (2008) The sermons on Joseph of Balai of Qenneshrin
  26. ^ Ancient Villages of Northern Syria. UNESCO. [2016-08-11]. 
  27. ^ Annuario Pontificio 2013 (Libreria Editrice Vaticana 2013 ISBN 978-88-209-9070-1), p. 848
  28. ^ Gonnela, 2008: 12–13
  29. ^ Walter Emil Kaegi. Heraclius: Emperor of Byzantium.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74. ISBN 0-521-81459-6. 
  30. ^ A.I. Akram. The Sword of Allah: Khalid bin al-Waleed, His Life and Campaigns. Rawalpindi: Nat. Publishing House. 1970. ISBN 071010104X. 
  31. ^ Bikhazi, Ramzi J. The Hamdanid Dynasty of Mesopotamia and North Syria 254–404/868–1014. Ann Arb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1981. 
  32. ^ Bianquis, Thierry. Mirdas. The Encyclopedia of Islam, New Edition, Volume VII: Mif–Naz. Leiden and New York: BRILL: 115–123. 1993. ISBN 90-04-09419-9. 
  33. ^ David Ayalon, Eunuchs, Caliphs and Sultans: A Study in Power Relationships, (Hebrew University Magnes Press, 1999), 166.
  34. ^ Lyons, M. C.; Jackson, D.E.P., Saladin: the Politics of the Holy War,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2, ISBN 978-0-521-31739-9 
  35. ^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online. [2011-10-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5-04). 
  36. ^ Ambraseys, N., The 12th century seismic paroxysm in the Middle East: a historical perspective (PDF), Annals of Geophysics (Istituto Nazionale Geofisica e Vulcanologia), 2004, 47 (2–3): 743 [2016-10-29],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7-08-08) 
  37. ^ Runciman, A history of crusaders, 1995: 314.
  38. ^ Runciman, pp. 336–337.
  39. ^ Runciman, p. 463.
  40. ^ Alan Taylor. Aleppo Before the War. the Atlantic. 2016-12-21 [2017-01-15]. 
  41. ^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Gábor Ágoston; Bruce Masters. Encyclopedia of the Ottoman Empire. New York: Facts On File, Inc. 2009: 30-32. ISBN 0-8160-6259-5. 
  42. ^ Aleppo in History. Panoramaline.com. [11 March 2012]. (原始內容存檔於15 March 2012). 
  43. ^ Jasanoff, Maya. Pashas: Traders and Travellers in the Islamic World by James Mather. The Guardian. 5 December 2009. 
  44. ^ James Mather. Pashas: Traders and Travellers in the Islamic World.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9. ISBN 9780300170917. 
  45. ^ Fisk, Robert. Robert Fisk: Syria is used to the slings and arrows of friends and enemies. The Independent. 1 February 2012 [15 September 2013]. French handed it over to Turkey after a fraudulent referendum 
  46. ^ 46.0 46.1 Profile: Aleppo, Syria's second city. BBC. 2016-09-22 [2016-11-20]. 
  47. ^ Syrian History: Timeline. [2016-10-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3-31). 
  48. ^ David W. Lesch. Gamal Abd al-Nasser and an Example of Diplomatic Acumen. Middle Eastern Studies. 1995, 31 (2): 362–374. 
  49. ^ Alexander Russell. The Natural History of Aleppo 1st. London: Unknown. 1856: 1-4. 
  50. ^ 50.0 50.1 Alexander Russell. The Natural History of Aleppo 1st. London: Unknown. 1856: 48-58. 
  51. ^ Alexander Russel. The natural of Aleppo . London. 1856: 17. 
  52. ^ 52.0 52.1 Syria needs analysis project. ALEPPO – Governorate profile. [2016-11-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25). 
  53. ^ Peregrine, Peter Neal; Ember, Melvin; inc, Human Relations Area Files,. Encyclopedia of Prehistory: South and Southwest Asia. Springer. 2002: 42 [30 September 2011]. ISBN 978-0-306-46262-7. 
  54. ^ Gren, Erik. Orientalia Suecana. Almquist & Wiksell Periodical Co. 2002: 37 [30 September 2011]. 
  55. ^ "SY006: Sabkhat al-Jabbul"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BirdLife IBA Factsheet
  56. ^ Gianluca Serra; David Murdoch. Sabkhat al-Jabbul, a threatened Ramsar waterland in Syria. (PDF). Sandgrouse. 2006, 28 (2): 127–141 [2016-12-04]. 
  57. ^ Alexander Russell. The Natural History of Aleppo 1st. London: Unknown. 1856: 12-14. 
  58. ^ Alexander Russel. The natural of Aleppo . London. 1856: 17. 
  59. ^ Qishri & Samsoum (2009) Aleppo Governorate, a Study of Geographic Climatology (Arabic) (numbers are from the Syrian Meteorological General Directorate)
  60. ^ WMO. Homs, Syrian Arab Republic. [2016-11-30]. 
  61. ^ World Weather Information Service – Aleppo. 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 [10 November 2012]. 
  62. ^ Climatological Information for Aleppo, Syria. Hong Kong Observatory. [10 November 20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63. ^ Average Conditions Aleppo, Syria. BBC Weather. [10 November 2012]. 
  64. ^ 200,000 civilians try to escape violence in Syrian city of Aleppo. [2016-10-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8-18). 
  65. ^ Saint Terezia Church Aleppo Christians in Aleppo at the end of the Ottoman Empire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66. ^ Suraiya Faroqhi, Halil İnalcık, Donald Quataert (1997). "An economic and social history of the Ottoman Empir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788. ISBN 0-521-57455-2
  67. ^ Alepppo in One Hundred Years 1850– 1950, vol.2-page 3, 1994 Aleppo. Authors: Mohammad Fuad Ayntabi and Najwa Othman
  68. ^ Alepppo in One Hundred Years 1850–1950, vol.3-page 26, 1994 Aleppo. Authors: Mohammad Fuad Ayntabi and Najwa Othman
  69. ^ The Golden River in the History of Aleppo, (阿拉伯語:ﻧﻬﺮ ﺍﻟﺬﻫﺐ ﻓﻲ ﺗﺎﺭﻳﺦ ﺣﻠﺐ‎), vol.1 (1922) page 256, published in 1991, Aleppo. Author: Sheikh Kamel Al-Ghazzi
  70. ^ The Golden River in the History of Aleppo (阿拉伯語:ﻧﻬﺮ ﺍﻟﺬﻫﺐ ﻓﻲ ﺗﺎﺭﻳﺦ ﺣﻠﺐ‎), vol.3 (1925) pages 449–450, published in 1991, Aleppo. Author: Sheikh Kamel Al-Ghazzi
  71. ^ The Virtual Museum of Armenian Diaspora. Ministry of Diaspora of the Republic of Armenia. [2014-02-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2-19). 
  72. ^ General Census of Population and Housing 2004. [2012-05-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 May 2012). Syria Central Bureau of Statistics. Aleppo Governorate. (阿拉伯文)
  73. ^ Madinatuna: Aleppo City Development Strategy Economy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74. ^ Syria Central Bureau of Statistics. توزع المشتغلين(15 سنة فأكثر) حسب أقسام النشاط الإقتصادي الرئيسي والمحافظات والجنس ( حضر - ريف ). [2016-12-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12-21). 
  75. ^ 75.0 75.1 75.2 75.3 75.4 75.5 75.6 Aleppo Urban Development Project. Report on Local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Aleppo (PDF). 2010 [2016-12-03].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6-10-21). 
  76. ^ 76.0 76.1 Syrian Economic Forum. Economics of Aleppo (PDF). 2015 [2016-12-03]. 
  77. ^ 155 billion Syrian Pounds invested in Aleppo Industrial City. Aksalser.com. [11 March 20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3-03). 
  78. ^ Geoffrey D. Schad. France, Syrie et Liban, 1918-1946. Damas: Presses de l』Ifpo, Institut français d'études arabes de Damas. 2002: 291–312. ISBN 9782901315773. 
  79. ^ Lysandra Ohrstrom. Syria war wreaks havoc on drug industry. The Daily Star. 2013-07-01 [2016-12-03]. 
  80. ^ Abdullah Hamada. The Syrian crisis: Repercussions of the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PDF). Syrian Economic Forum. 2014. 
  81. ^ Syrian State Bureau of Statistics. استعمالات الأراضي حسب المحافظة 2010(ألف هكتار ). [2016-12-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3-05). 
  82. ^ Robert Fisk. Aleppo's Sheikh Najjar: The death of a once-rich city. Independent. 2014-06-06 [2016-11-03]. 
  83. ^ War-ravaged Syrian industrial zone hopes for new life. Dailymail. AFP. 2014-11-20 [2016-11-03]. 
  84. ^ Fehim Taştekin. Return to Aleppo: A squandered legacy. Al-Monitor. 2017-01-12 [2017-01-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1-14). 
  85. ^ Barak Barfi. In Aleppo, I Saw Why Assad Is Winning. Politico. 2016-12-02 [2016-12-05]. 
  86. ^ Nabih Bulos. Aleppo was Syria's factory floor. Now it's in ruins and business leaders wonder if it's safe to rebuild. LA Times. 2016-11-15 [2016-12-05]. 
  87. ^ Crime Wave Engulfs Syria as Its Cities Reel From War. The New York Times. 2012-08-09 [2016-12-05]. 
  88. ^ Younes Ahmed. Syrian factories relocating to coastal area. The Arab Weekly. 2015-06-26 [2016-12-05]. 
  89. ^ Stephanie Freid. Syrian civil war forces business owners to relocate. CCTV America. 2015-01-05 [2016-12-05]. 
  90. ^ 90.0 90.1 Aleppo airport reopens after a year: Syria state media, The Daily Star, 22 January 2014
  91. ^ Edward Dark. Aleppo's war economy. Al-Monitor. 2013-10-24 [2016-12-05]. 
  92. ^ Karam Shaar. Economy (PDF). [2016-12-05]. 
  93. ^ Hugh Hughes. Middle East Railways. almashriq.hiof.no. [2009-05-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6-27). 
  94. ^ Earle, Edward Meade, Turkey, The Great Powers, and the Bagdad Railway. Russel and Russel 1966: 109-111.
  95. ^ BBC News: Iraq-Turkey railway link re-opens
  96. ^ Barry, Keith. After Decades of War, Iraq Adds Fleet of New Trains to Its Aging Railway. Wired.com. March 24, 2014 [27 September 2015]. 
  97. ^ Ferenc Valoczy. CFS - Chemins de Fer Syriens. [2016-11-21]. 
  98. ^ Anne Barnard. Once Bustling, Syria’s Fractured Railroad Is a Testament to Shattered Ambitions. New York Times. [2016-11-21]. 
  99. ^ Aleppo Int. Airport Historical Overview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