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降伏文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重光葵代表日本政府簽署《降伏文書》
麥克阿瑟將軍代表同盟國簽署《降伏文書》

降伏文書》(英語:Japanese Instrument of Surrender; 日語降伏文書/こうふくぶんしょ)是日本帝國於1945年9月2日在美國海軍戰列艦密蘇里號上所簽署之投降文件。同盟國方面有美國等九個國家的代表出席簽署。《降伏文書》的簽署,代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結束。

1945年8月14日,日本政府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8月15日,裕仁天皇發表《終戰詔書》,宣布日本政府願意遵從同盟國提出的無條件投降之要求;9月2日,日本投降代表團共11人登上停泊於日本東京灣的美國軍艦密蘇里號簽署《降伏文書》,正式無條件投降。同盟國與日本以此形式達成停戰協定[1]

當年由各國所簽署的兩份《降伏文書》,現在一份存放在美國國家檔案館,另一份則存放在江戶東京博物館

受降儀式[編輯]

受降儀式在密蘇里號上持續了23分鐘,並向全世界實況廣播。《降伏文書》首先由日本外相重光葵日本天皇日本帝國政府簽字(9:04 a.m.[2],接著由日本帝國陸軍參謀長梅津美治郎將軍代表日本帝國大本營簽字(9:06 a.m.)[2][3]

隨後,美國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代表同盟國接受日本投降,並以盟軍最高統帥之身份於降伏文書簽字(9:08 a.m.)。[4]

在麥克阿瑟簽字之後,下列各同盟國代表亦依序簽署了《降伏文書》:

9月6日,美國伯納德·西倫上校攜帶《降伏文書》和《終戰詔書》至華盛頓,並在隔日舉行的白宮儀式上交給了美國總統杜魯門。這兩份文件自此便在美國國家檔案館展示。

《降伏文書》的簽字過程中發生了一樁小插曲。加拿大的代表柯斯葛列夫上校在簽署日方存本時,不小心把名字簽到下一行的法國代表簽名處,使得後面的法國、荷蘭代表只能跟著往下寫,而最後一位簽署者紐西蘭的代表則只能簽在降書下方的空白處。儀式結束後,荷蘭代表赫爾弗里希將軍向美軍參謀長薩瑟蘭中將指出了簽名有誤的事情,日本代表重光葵亦表示簽名錯位的文件將無法獲得國會同意,無奈的薩瑟蘭中將[來源請求]只能用筆重新將加拿大法國荷蘭紐西蘭等國家的欄位名稱作了更正。所以日方存本的降書是經過塗改的,而且原本應該由加拿大代表簽字的地方是空白的。

圖片[編輯]

關於臺灣主權問題[編輯]

日本外務大臣(英譯:Minister for Foreign Affairs,即外交部長小坂善太郎日語小坂善太郎(1961年3月15日)在參議院回應日本共產黨議員岩間正男日語岩間正男所提關於臺灣已依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降伏文書歸屬於中國的論點時,提出澄清:「波茨坦宣言中載明開羅宣言的規定必須履行,而我方依據降伏文書,宣布將遵守波茨坦宣言。但是,所謂的降伏文書,具有的是停戰協定的性質,並不具有處分領土的性質。」岩間正男批評:「有這種解讀國際法的方式嗎?會發表這樣欺騙世人的言論,你實在不能當日本的外務大臣。」岩間正男所持的理由是美國總統杜魯門在1950年1月已經聲明了美國與其它同盟國在過去四年間已接受中國對臺灣島行使權力。小坂善太郎則回應表示杜魯門的該項聲明與領土主權無關,只是承認國民政府在現實上統治臺灣。[14]

麥克阿瑟(以盟軍最高統帥身份代表同盟國簽署降伏文書)在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外交委員會英語United States Senate Committee on Foreign Relations聽證會(1951年5月4日)表示:「在法律上,臺灣仍然是戰敗的日本的一部份。對日本的各個部份的處置還沒有正式決定。據我了解,在雅爾達和其他地方,有一些協議業經商討,但在法律上,臺灣仍然是日本的一部份。」[15]

參見[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註釋[編輯]

  1. ^ 蘇聯直到一個月前,即美國在廣島和長崎投下原子彈後,才對日宣戰

參考文獻[編輯]

  1. ^ 勞特派特修訂; 王鐵崖、陳體強譯. 奧本海國際法. 下卷 第二分冊. 北京市: 商務印書館. 1989年: 第73頁. ISBN 7-100-00646-5.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Broom, Jack. "Memories on Board Battleship", Seattle Times. May 21, 1998.
  3. ^ photo at AWM of Umezu signing.
  4. ^ Prepared by the War Department. Approved by President Truman. Japanese Instrument of Surrender [scan] 維基文庫有與「Japanese Instrument of Surrender」相關的資訊. 1945. 
  5. ^ photo at AWM, Nimitz signing.
  6. ^ AWM photo, Hsu Yung-chang signing.
  7. ^ photo at AWM, Fisher signing.
  8. ^ AWM photo 040968, Derevyanko signing.
  9. ^ AWM photo, Blamey about to sign.
  10. ^ AWM photo, Cosgrave signing.
  11. ^ AWM photo, Leclerc signing.
  12. ^ AWM photo, Helfrich signing.
  13. ^ AWM photo, Isitt signing.
  14. ^ 参議院会議録情報 第038回国会 予算委員会 第15号. 昭和36年3月15日. p. 19. (日文). 小坂善太郎:「ポツダム宣言には、カイロ宣言の条項は履行せらるべしということが書いてある。そうしてわれわれは降伏文書によって、ポツダム宣言の受諾を宣言したのであります。しかし、これは降伏文書というものは、休戦協定の性格を有するものでありまして、領土的処理を行ない得ない性質のものであるということを申し上げたのであります。」岩間正男:「そういう国際法的な解釈はありますか。あなたはそういうごまかしをやって、日本の外務大臣をやっていてはだめですよ。」
  15. ^ Transcript of Second Day of MacArthur's Testimony. New York Times (New York). May 5, 1951: p. 4. (原始內容存檔於March 8, 2015). (需要訂閱(說明)) (英文). Legalistically it is still a part of defeated Japan. The disposition of the various segments of the Empire of Japan has not yet been formally determined. There were certain agreements that were entered into, as I understood it, at Yalta and other places, but legalistically Formosa is still a part of the Empire of Japan.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