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露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定向自陳露
跳轉到: 導覽搜尋
陳露
個人資料
別稱 露露(Lulu)[1]
代表國家  中國
出生日期 1976年11月24日 (1976-11-24)(37歲)
出生地 中國吉林省長春
居住地 中國廣東省深圳
身高 1.62公尺(5英尺4英寸)
前任教練 李明珠
退役 1998
奧運獎牌紀錄
花式滑冰
銅牌 1994年利勒哈默爾 女子單人滑
銅牌 1998年長野 女子單人滑

陳露(1976年11月24日—),中國吉林省長春人,女子單人花式滑冰運動員。她於1994年在第十七屆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中獲得了中國第一枚(亞洲第二枚)花式滑冰冬奧會獎牌,於1995年在世界花式滑冰錦標賽中成為中國第一位(亞洲第三位)花式滑冰世界冠軍,於1998年在第十八屆冬奧會中獲得了中國第二枚(亞洲第三枚)花式滑冰冬奧會獎牌,成為亞洲第一位連續兩屆冬奧會都獲得獎牌的花式滑冰運動員。因在數場比賽和表演中演繹了《梁山伯與祝英台》的女主角為戀人殉情並蛻變成蝴蝶的愛情悲劇,陳露被觀眾與媒體暱稱為冰上蝴蝶

業餘運動員時期[編輯]

陳露是1990年代獲得獎牌最多的花式滑冰業餘運動員之一,包括兩枚冬奧會獎牌、四枚世錦賽獎牌和九次全國冠軍。

嶄露頭角[編輯]

在1990年代初,作為一名年輕的花式滑冰運動員,陳露就已展現了她的運動才華和藝術天賦。她能完成五種三周跳(後外點冰三周跳後內三周跳後外三周跳後內點冰三周跳勾手三周跳)和兩周半跳,以及含有三周跳的聯合跳躍。與同時期的世界頂尖選手包括克麗斯蒂·山口伊藤綠、托尼亞·哈丁、Surya Bonaly和南茜·克雷根相比,陳露常常能完成更多的跳躍。例如,在德國慕尼黑舉辦的1991年世界花式滑冰錦標賽長曲項目階段中,年僅14歲的她完成了七個三周跳(包括一個後外點冰三周跳接後外點冰三周跳的聯合跳躍),比前五名都多。那時花式滑冰女子單人滑剛剛步入三周跳時代,因此年輕的陳露受到了廣泛關注。當時的美國體育評論員,例如斯科特·漢密爾頓桑德拉·白齊克都讚賞她的才能。

1991年秋天,她成為首位在美國參賽的中國花式滑冰運動員。在加州奧克蘭舉辦的這屆花式滑冰冠軍系列賽(後更名為大獎賽美國站中,她獲得第四名,而一同參賽的克麗斯蒂·山口和托尼亞·哈丁是當年的世界冠亞軍。

陳露在1992年世界青少年花式滑冰錦標賽中蟬聯季軍後,隨即在第十六屆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中獲得了第六名。在這屆冬奧會中,她的跳躍才能得到了充分展現。例如,她是極少數嘗試在聯合跳躍中完成勾手三周跳的的選手之一。儘管她完成了這個複雜的聯合跳躍,但由於在其它規定動作上出現問題,短曲項目階段結束後僅列第十一名。隨後的長曲項目階段里,她完成了六個三周跳,比前五名都多。她也是該屆冬奧會前六名中唯一沒有在跳躍環節摔倒的選手。

早期的成功[編輯]

陳露在1992年冬奧會中的成功,表明她將在此後成為女子單人滑獎牌的有力競爭者。隨後,陳露在1992年和1993年兩屆世錦賽中都獲得了銅牌,這是中國運動員的第一枚和第二枚花式滑冰世錦賽獎牌。在1994年第十七屆冬奧會中,她在日本作曲家久石讓動畫大師宮崎駿製作的電影風之谷》配樂伴奏下,完成了六個三周跳(其中一個後內點冰三周跳落冰後單手扶冰),並贏得該項目第三名,成為首位獲得花式滑冰冬奧會獎牌的中國運動員。但她的這次成功並未立即受到廣泛關注,因為當時新聞媒體的焦點,一是美國女子單人滑運動員南茜·克雷根和托尼亞·哈丁之間的論戰,二是如流星般曇花一現的該屆冬奧會女子單人滑冠軍、年僅16歲的烏克蘭少女奧克薩娜·巴尤爾

在1994年2月的第十七屆冬奧會後,該屆冬奧會女子單人滑冠亞軍巴尤爾和南茜·克雷根都不再參加業餘比賽,於是該屆冬奧會季軍陳露成為同年3月世錦賽冠軍的熱門人選。然而,突然而來的骨折,令她在參加完世錦賽資格賽、即將參加短曲項目階段比賽前的最後一刻被迫退出,並威脅著她的運動生涯。同年秋天,在名古屋舉辦的冠軍系列賽(後更名為大獎賽)日本站中,陳露獲得冠軍,成功復出。

成為世界冠軍[編輯]

在1995年英國伯明罕舉辦的世錦賽中,陳露在電影《末代皇帝》的配樂下,成功完成五個三周跳(其中一個為勾手三周跳後外點冰兩周跳聯合跳躍)。她最終力壓法國選手Surya Bonaly、美國選手Nicole Bobek和關穎珊、以及俄羅斯選手Olga Markova,成為中國第一位花式滑冰世界冠軍。當時美國NBC電視台體育評論員和藝術編導桑德拉·白齊克在陳露長曲項目節目開始時解說道:「在這套長曲項目中,她(陳露)說她要在這個源於西方的體育運動里融入她的亞洲傳統。」

達到技術和藝術的巔峰[編輯]

在1995年世錦賽成為世界冠軍後,陳露出現了狀態下滑。1995-1996賽季,她的比賽成績起伏不定,且受到了不斷湧現出的更年輕的對手們的挑戰,例如美國的關穎珊俄羅斯伊琳娜·斯盧茨卡婭。儘管她在1995年秋季的冠軍系列賽(後更名為大獎賽)三個分站中獲得冠亞軍,但還是遇到了麻煩。例如,在法國站,她的短曲項目僅列第七,而長曲項目卻是第一。在日本站中,她在短曲項目階段和長曲項目階段都克服了困難,獲得第一。然而在冠軍系列賽總決賽中,她短曲項目排名第一,卻因在長曲項目階段出現一系列失誤最終落到第四,而關穎珊和斯盧茨卡婭分獲冠亞軍,這成為她在該賽季的最低點。

在1996年世錦賽中,陳露沒有任何明顯失誤,卻輸給了關穎珊而屈居第二。在長曲項目階段,她倆都因出色的表現分別獲得了兩個藝術分(Presentation)6.0分的滿分,但關穎珊的技術分(Technical Merit)更高。長曲項目階段的9名裁判中,有6人認為關穎珊領先於陳露,另外3人則認為陳露領先於關穎珊,最終陳露衛冕世界冠軍失敗。有一種解釋認為,關穎珊比陳露多做了一個後外點冰三周跳(難度最低的三周單跳),有更複雜的旋轉,因此技術分更高。但也有不同的意見認為,陳露比關穎珊多做了一個兩周半跳,且陳露的後內點冰三周跳接後外點冰兩周跳的聯合跳躍的難度比關穎珊的後外點冰三周跳接後外點冰兩周跳的聯合跳躍高些。又如,在長曲項目的最後一分鐘里(此時選手往往因為體力下降而不能很好的完成高難度的跳躍動作),陳露完成了三個三周跳和一個兩周半跳,其中一個是難度很大的勾手三周跳;而關穎珊只安排了兩個三周跳。但在步法的難度和整體的舒展程度,關穎珊又強於陳露。由於音樂題材和表演風格的迥異,兩人的藝術分到底誰應該更高,更是見仁見智。

儘管陳露在1996年世錦賽只獲得亞軍,但她在短曲項目和長曲項目中的精彩演繹卻成為了經典。尤其是長曲項目的那套《拉赫曼尼諾夫C小調第二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被普遍認為是該世界名曲在花式滑冰中的最佳演繹版本之一,是陳露同時在技術和藝術上達到的個人巔峰。

跌入低谷[編輯]

陳露在1996-1997賽季跌入低谷。一方面因為她有傷在身,另一方面她與多年的教練李明珠關係破裂。她退出了1996年秋季的比賽,一邊養傷,一邊為1997年世錦賽作準備。然而,由於技術水平下降、體重明顯上升,她在1997年世錦賽短曲項目的技術環節出現了嚴重失誤,僅位列第25名,失去了繼續參加長曲項目比賽的資格[註 1],也導致中國失去了直接參加次年於日本長野舉辦的第十八屆冬奧會女子單人滑比賽的入場券[註 2]

1997年5月,劉洪雲成為陳露的新教練,為爭取參加次年的冬奧會作準備。此後的數月,她不僅要大幅減輕體重,克服傷病,還要提高自己的技術難度,因為湧現出來的美國的塔拉·利平斯基和俄羅斯的伊琳娜·斯盧茨卡婭等一批新星都能完成難度很高的技術動作。在同年第四季度舉行的冬奧會落選賽中,陳露獲得第一名,終於踏上了通往奧運會的末班車。

儘管勉強拿到了冬奧會的參賽資格,陳露此時的競技狀態早已大不如前。在1997年12月舉辦的大獎賽日本站,陳露僅獲得第三名,未獲得該賽季大獎賽總決賽的參賽資格。此時,很多媒體都把美國的關穎珊和塔拉·利平斯基、俄羅斯的瑪麗亞·布特爾斯卡婭和伊琳娜·斯盧茨卡婭等人看作冬奧會獎牌的有力爭奪者。

回歸和告別[編輯]

在1998年長野冬奧會中,陳露宣布她將在冬奧會後告別花式滑冰國際業餘大賽。因此,她在長野冬奧會中的表現,有著特殊的雙重含義:既表明了她已回來,又意味著她將再次離去。她的短曲項目音樂是《再會諾尼諾》(Adios Nonino),長曲項目音樂是《梁祝小提琴協奏曲》。

儘管在短曲項目和長曲項目中出現了一些問題,陳露依然能夠與其他選手競爭一枚獎牌。在長曲項目階段,她的主要競爭對手是俄羅斯的瑪麗亞·布特爾斯卡婭伊琳娜·斯盧茨卡婭。這三人的表現都較好,但各有失誤。現場的9名裁判給這三人的名次投票極為接近,意見明顯不一致。在陳露和布特爾斯卡婭兩人的長曲項目名次投票上,5人認為陳露勝,4人認為布特爾斯卡婭勝(5:4);陳露和斯盧茨卡婭兩人的長曲項目名次投票是6:3;而布特爾斯卡婭和斯盧茨卡婭兩人的長曲項目名次投票則是5:4。有趣的是,9名現場裁判的大多數認為長曲項目階段中,陳露拿不到第三名,也就得不到獎牌(對布特爾斯卡婭和斯盧茨卡婭也一樣)。但他們把長曲項目階段第三名到第五名的投票按照不同的順序分散到陳露、布特爾斯卡婭和斯盧茨卡婭三人,且布特爾斯卡婭和斯盧茨卡婭得到了相對更多的第四名和第五名投票,因此陳露最終獲得長曲項目階段的第三名,從而再次拿到了冬奧會銅牌,並成為歷史上第十位(亞洲第一位)蟬聯兩屆冬奧會獎牌的女子單人滑運動員。

後來,陳露在長野冬奧會中的表現被看作花式滑冰歷史上最了不起的回歸之一(one of the great comebacks)。她在完成長曲項目節目後,滑到自己的新教練面前,單膝跪冰鞠躬,以感謝在她最困難的時候對她的理解、支持和幫助。這個特殊的舉動贏得了現場觀眾的掌聲。

她的技術實力[編輯]

陳露是1990年代最優秀的女子單人滑業餘運動員之一,但她的技術實力並不是同時期最頂尖的。

跳躍

美國的塔拉·利平斯基1998年冬奧會中出色的完成了後外三周跳接後外三周跳的聯合跳躍(3 Loop + 3 Loop),以及後外點冰三周跳後外半周跳再接後內三周跳連續跳躍(3 Toeloop + 1/2 Loop + 3 Salchow + SEQ)這兩種難度極高的跳躍動作。俄羅斯的伊琳娜·斯盧茨卡婭也多次在重大賽事中完成了三周跳接三周跳的聯合跳躍。日本選手伊藤綠1992年冬奧會中成功完成了三周半跳(3 Axel);法國的Surya Bonaly更是在1992年冬奧會中嘗試後外點冰四周跳(4 Toeloop),但未成功。

相比而言,陳露的跳躍難度並不高。儘管她早在1991年世錦賽中就完成了後外點冰三周跳接後外點冰三周跳的聯合跳躍(3 Toeloop + 3 Toeloop),但在此後的世錦賽和冬奧會中,她沒能完成其它類型的三周跳接三周跳的聯合跳躍,或者沒有編排這些聯合跳躍。例如,陳露在做勾手三周跳接後外點冰跳的聯合跳躍時,有時會根據勾手三周跳的落冰情況決定後面接的後外點冰跳是三周還是兩周:如果勾手三周跳落冰較好就接後外點冰三周跳,從而成為勾手三周跳接後外點冰三周跳的聯合跳躍(3 Lutz + 3 Toeloop);如果勾手三周跳落冰一般就接後外點冰兩周跳,從而成為勾手三周跳接後外點冰兩周跳的聯合跳躍。然而,她從未在世錦賽和冬奧會中成功完成勾手三周跳接後外點冰三周跳的聯合跳躍。另外,陳露在她所參加國際業餘大賽的最後一個跳躍是1998年冬奧會長曲項目的結束跳——後外點冰三周跳接後外點冰三周跳的聯合跳躍,但該聯合跳躍的第二跳出現了明顯的存周(即空中旋轉的周數等於或超過兩周半、但不足三周)。當時她的競技狀態遠不如1994-1996賽季,因此她在長曲項目即將結束時安排這樣一個聯合跳躍,冒了很大的風險。幸好這個聯合跳躍除了第二跳存周外沒有別的大問題。

儘管難度上不及同時期的最高水平,但陳露的跳躍動作很標準,反映出其基本功很紮實。例如,她很少出現「Flutz」這種變形的勾手跳。而同時期的某些運動員,如以技術難度著稱的塔拉·利平斯基有時把勾手跳做成了「Flutz」,甚至連在1998年冬奧會奪冠的那套長曲項目中也出現了這種動作變形。

旋轉

不少歐美選手的旋轉技術較為全面,因此她們的聯合旋轉兼顧了難度和美感。而陳露不擅長蹲轉,她很少在短曲項目中採用這一姿勢;另外她做聯合旋轉時經常出現旋轉軸在冰面上的移位。這會影響她在聯合旋轉上的技術得分。

步法

相對美國選手關穎珊這一類能把步法同時做到複雜和美觀的選手而言,陳露的步法比較簡單,有時因為直線接續步和燕式接續步難度不高而影響技術得分。

她的藝術才華[編輯]

1990年代有三位獲得世錦賽金牌冬奧會獎牌的女子單人滑運動員因出眾的藝術才華被廣泛認可。她們是烏克蘭的奧克薩娜·巴尤爾(1993年世錦賽冠軍、1994年冬奧會冠軍)、中國的陳露(1995年世錦賽冠軍、1994年和1998年冬奧會季軍),以及美國的關穎珊(1996年和1998年世錦賽冠軍、1998年冬奧會亞軍)。陳露是這三人中年齡最大的,也是藝術風格最多樣的。

在1990年代通行的6.0分評分體系里,如果某裁判給兩位選手短曲項目的技術分和藝術分之和相等,則技術分高者名次靠前;如果某裁判給兩位選手長曲項目的技術分和藝術分之和相等,則藝術分高者名次靠前。儘管陳露的技術實力不是最強,由於長曲項目比短曲項目更重要,她依靠藝術表現為自己爭取到了一席之地。除了由身體擺出的各種姿勢和恰當的面部表情,她還通過從手臂到指尖的靈活多變來表達音樂,進一步增加了自己的藝術魅力。這成為了她和同時代很多女子單人滑業餘運動員的一個重要區別。

另外,陳露還有個人獨創的動作造型(外部圖片),在聯合旋轉中出現。身體各部位的詳細分解動作如下:在冰上旋轉時,右腿向前右側彎曲作半蹲狀,同時抬起左腿並將腳踝放在右腿膝蓋上;上身略向前弓;左臂舉過頭頂並與旋轉軸呈約135度角,右臂與旋轉軸呈約45度角,使兩隻手臂在一條直線上;仰頭。該造型來自中國甘肅敦煌莫高窟壁畫中的「飛天」人像。這個特殊的旋轉造型是陳露的招牌動作,在她參加1991年世錦賽時就已出現。此後,她的很多著名節目中都包含了這個動作,如1995年世錦賽長曲項目的第1分04秒,1996年世錦賽長曲項目的第3分41秒,以及1998年冬奧會長曲項目的第2分47秒。

陳露在藝術表現方面的分水嶺是1994年。此前,儘管她的藝術分並不低,不少人還是把她當作「跳躍的豆子」(the Jumping Bean),這或許是因為那個時候能夠在各大國際賽事中出色完成多個三周跳的女運動員並不多見。直到1994年以後,她獨具特色的藝術才華逐漸被廣泛認可。

1994年後,陳露在短曲項目和長曲項目的音樂風格明顯改變,1994-1995賽季長曲項目、1995-1996賽季短曲項目和1997-1998賽季長曲項目的音樂都有顯著的東亞風情。這三個賽季中,她的短曲項目和長曲項目音樂如果一個有西方風格,另一個必定有東方特色。顯示出她試圖在發源於西方的花式滑冰運動中結合自己的亞洲背景,融入一些從前很少出現的新元素——同時將面對這樣的風險,即西方裁判和觀眾也許無法很好的理解東方文化,從而可能會影響她的藝術得分。

然而,她成功了。在1995年世錦賽中,她的長曲項目選曲是電影《末代皇帝》(The Last Emperor)的配樂。在這套長曲項目中,她有一段長達1分11秒的冰上舞蹈(背景音樂是電影《末代皇帝》的主題曲),在場的觀眾忍不住附和著音樂為她打拍子。儘管她的長曲項目節目只有五個三周跳,數量上不如其他幾位競爭者,但裁判們認可了她所表現出來的濃郁的東方風情,給出了4個5.9分和5個5.8分的全場最高的藝術分。於是,這套華麗絢爛的長曲項目不僅讓年僅18歲的陳露成為當年的世界冠軍和中國第一位(亞洲第三位)獲得該榮譽的運動員,也成為她整個運動員生涯中最著名的節目之一。

1995年世錦賽的巨大成功令她倍受鼓舞,給她更多的信心來嘗試不同的音樂風格。1996年世錦賽短曲項目,陳露選擇的音樂是《望春風》(Spring Breeze),一首具有古典音樂風格的台灣民謠(鄧雨賢作曲,五聲調式),這是世錦賽中首次出現有台灣文化背景的音樂。在這套短曲項目中,她通過不斷變幻手臂和身體的各種姿勢充分展示了歌曲的意境。她的精彩演繹得到了在場觀眾的熱烈掌聲,以及裁判打出的2個5.9分和5個5.8分的藝術分。這是她在冬奧會和世錦賽中成績最好的短曲項目。她的長曲項目音樂是世界鋼琴名曲——《拉赫曼尼諾夫C小調第二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Rachmaninoff's Piano Concerto No. 2 in C minor, second movement),歷史上已經被其他花式滑冰選手通過多種方式演繹過。她只有更深入的領悟、更專註的表演,才能超越之前其他選手演繹的版本。結束後,觀眾的掌聲和讚歎聲一直持續到裁判公布她的得分。9名裁判的藝術分中,有4人給了5.8分,3人給了5.9分,2人更是給了6.0分的滿分——這是自女子單人滑全面進入三周跳時代後第二次在奧運會或世錦賽中出現極為罕見的藝術分滿分[註 3],因此不少現場的觀眾起立為她鼓掌歡呼。這套長曲項目成為了她最知名的節目,是花式滑冰歷史上的經典之作。

1997年世錦賽,陳露的短曲項目音樂是《Take Five》,著名爵士樂,又換了一種新的風格。然而,技術環節的嚴重失誤幾乎毀了這套節目。陳露因此跌到了業餘運動員生涯的最低點。

1998年冬奧會,她的短曲項目音樂是探戈名曲——《再會諾尼諾》(Adios Nonino)。這套短曲項目中,她再一次突破了個人以往的藝術風格,將一位探戈女郎的性感嫵媚演繹得惟妙惟肖。因此,這套短曲項目成為她風格最為特別的節目。她的長曲項目音樂來自華人地區家喻戶曉的愛情悲劇——《梁山伯與祝英台》(Butterfly Lovers)。這是她的最後一場國際業餘大賽,和歷史上很多富有藝術才華的花式滑冰選手一樣,此時的她早已全身心的融入到音樂中去。伴隨著音樂的跌宕起伏,她將女主角祝英台的快樂、悲傷、抗爭和憧憬表現的淋漓盡致,更像是在演繹自己作為業餘運動員的人生[2]。當音樂停止後,百感交集的她無法抑制住自己的情緒,激動得淚流滿面,久久的跪倒在冰面上。這套長曲項目節目是她藝術表現最強烈的一次。儘管現場的9名裁判全都來自西方,但他們認可了她的傾情演繹,給出了8個5.8分和1個5.7分的全場第三高的藝術分。此後,陳露告別了影響她一生的花式滑冰國際業餘大賽。

因為陳露在冰上精彩演繹了《[[[梁祝]]》女主角祝英台為戀人殉情並蛻變成蝴蝶的經典悲劇,觀眾與媒體送給她「冰上蝴蝶」的雅號。迄今,冰上蝴蝶仍為滑冰界耳熟能詳的知名運動員。

亮點[編輯]

奧林匹克運動會
  • 唯一獲得兩屆奧林匹克運動會花式滑冰比賽獎牌的亞洲女子單人滑運動員(1994年銅牌、1998年銅牌)。
  • 首位獲得奧林匹克運動會花式滑冰比賽獎牌的中國運動員(1994年銅牌)。

世界花式滑冰錦標賽

  • 獲得世界花式滑冰錦標賽獎牌最多亞洲女子單人滑運動員(1992年銅牌、1993年銅牌、1995年金牌、1996年銀牌)。
  • 首位獲得世界花式滑冰錦標賽獎牌的中國運動員(1992年銅牌)。
  • 首位獲得世界花式滑冰錦標賽金牌的中國運動員(1995年金牌)。

其他

  • 首位在世界花式滑冰重大比賽中獲得藝術分滿分的亞洲運動員(1996年世錦賽長曲項目獲得兩個藝術分滿分)。
  • 首位在世界花式滑冰重大比賽中獲得滿分的的中國運動員(1996年世錦賽長曲項目獲得兩個藝術分滿分)。
  • 首位在世界花式滑冰重大比賽中成功完成勾手三周跳的中國女子運動員。
  • 首位在世界花式滑冰重大比賽中成功完成後內點冰三周跳的中國女子運動員。
  • 首位在世界花式滑冰重大比賽中成功完成後外三周跳的中國女子運動員。
  • 首位在世界花式滑冰重大比賽中成功完成三周跳接三周跳的聯合跳躍的中國女子運動員。

職業運動員時期和退役後[編輯]

陳露國際滑冰俱樂部里關於陳露和丹尼斯·佩特諾夫的展板介紹
位於深圳萬象城的陳露國際滑冰俱樂部

退出業餘比賽後,陳露去美國加入了Stars on Ice世界花式滑冰明星表演團,並在那裡認識了丹尼斯·佩特諾夫,一位俄羅斯籍花式滑冰運動員,1992年冬奧會花式滑冰雙人滑項目銀牌獲得者。

2005年7月,她嫁給了丹尼斯·佩特諾夫,婚禮在中國深圳舉辦。2006年6月27日,她的兒子尼基塔(Nikita)在深圳出生。2009年7月8日,女兒Anastasia在深圳出生。

目前,陳露是中國深圳一家以她名字命名的國際滑冰俱樂部的冰場總監和滑冰教練,她也給花式滑冰運動員編舞。她說她喜歡這份工作,並希望將來能為中國訓練出更多的花式滑冰運動員。

2006年1月17日,陳露以明星火炬手的身分在義大利威尼斯參加了2006年都靈冬奧會聖火傳遞的活動。

2007年2月1日,陳露在其家鄉中國長春舉辦的第六屆亞洲冬季運動會的開幕式上演繹了《梁山伯與祝英台》(Butterfly Lovers),這是她自2002年後的首次表演。在該屆運動會上,陳露擔任花式滑冰項目的特約評論員。

參賽歷史[編輯]

業餘運動員時期:

賽事/年份 1990 1991 1992 1993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2001
奧林匹克運動會花式滑冰比賽 - - 第六名 - 第三名 - - - 第三名 -
世界花式滑冰錦標賽 - 第12名 第三名 第三名 退出 第一名 第二名 第25名 - -
世界青少年花式滑冰錦標賽 - 第三名 第三名 - - - - - - -
國際滑冰總會花式滑冰大獎賽美國站 - 第四名 第三名 - - 第二名 退出 - - -
國際滑冰總會花式滑冰大獎賽加拿大站 - - - 第一名 - - - - - -
國際滑冰總會花式滑冰大獎賽法國站 - - - - - 第二名 退出 第四名 - -
國際滑冰總會花式滑冰大獎賽日本站 - 第三名 - - 第一名 第一名 - 第三名 - -
國際滑冰總會花式滑冰大獎賽總決賽 - - - - - 第四名 - - - -
亞洲冬季運動會 - - - - - - 第一名 - - -
中國錦標賽 第一名 第一名 第一名 第一名 第一名 第一名 第一名 第一名 第一名 -
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運動會 - - - - - - - - - 第一名
卡爾.夏菲紀念賽 - - - - - - - 第一名 - -
皮魯埃騰盃 - - - - 第三名 - - - - -

職業運動員時期:

瑣事[編輯]

  • 陳露的母親崔燕桌球運動員,父親陳喜勤冰球教練。陳家有三個女兒,陳露排行老三。
  • 陳露的英文名字是Lu Chen,一些西方媒體和觀眾喜歡稱她「Lulu」。
  • 陳露身高163cm,在花式滑冰女子單人滑運動員中屬於身材較高的一類。高個子的女運動員因重心偏高,相對不利於完成高難度的跳躍動作;但完成同等難度的跳躍動作,卻比矮個子的女運動員更富觀賞性。這與女子體操運動極為相似。
  • 正如人有慣用右手和慣用左手之分一樣,花式滑冰運動員根據個人完成跳躍動作的習慣也分為逆時針旋轉和順時針旋轉兩種類型。陳露與大多數花式滑冰運動員相同,是採用逆時針旋轉完成跳躍動作。
  • 陳露在短曲項目和長曲項目的第一個跳躍動作,常常是勾手三周跳,或者是含有勾手三周跳的聯合跳躍
  • 除了1996年和1997年世錦賽,陳露參加的所有世錦賽和冬奧會中,每次短曲項目的成績都不如長曲項目的成績,即她往往在長曲項目階段追趕和超越短曲項目階段排在她前面的若干選手。
  • 陳露在1995年世錦賽長曲項目中所穿的紅色服飾,是由她的藝術編導Toller Cranston設計的。

注釋[編輯]

  1. ^ 花式滑冰女子單人滑比賽規則規定,只有在短曲項目階段中排名前24的選手進入長曲項目階段繼續比賽,故陳露在1997年世錦賽短曲項目階段獲得第25名後,即失去了繼續參加長曲項目比賽的資格。
  2. ^ 根據國際滑冰總會(ISU)和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OC)的規定,國際奧委會各成員國(或地區)在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花式滑冰比賽的參賽名額,根據該國(或地區)的運動員在冬奧會前一年的世界花式滑冰錦標賽中的表現決定。參見奧林匹克運動會花式滑冰比賽
  3. ^ 從1988-1992奧運周期女子單人滑全面進入三周跳時代到2002年奧運會和世錦賽為止,在相同的裁判評分系統下,一共只有日本伊藤綠美國克麗斯蒂·山口中國的陳露、美國的關穎珊俄羅斯伊琳娜·斯盧茨卡婭這5位女子單人滑選手先後在奧運會或世錦賽中獲得過罕見的6.0分滿分。陳露共獲得過兩個6.0分滿分,都是在1996年世錦賽長曲項目階段獲得的兩個藝術分滿分。

參考文獻[編輯]

  1. ^ 〈Web Exclusive Chen-Petrov Family to Expand〉[1],《國際花樣滑冰雜誌(IFS Magazine)》2009-04-29 [查閱於2014-2-23]。
  2. ^ 新華社在陳露奪得1998年冬奧會花式滑冰銅牌後對陳露的採訪報導——《豆蔻年華 「冰心」一片——前「冰上皇后」陳露的真實故事》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