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雨夜花
漢字 雨夜花
白話字 Ú-iā-hoe
臺羅拼音 Ú-iā-hue

雨夜花》是臺灣日治時期臺語流行歌曲民謠,由周添旺作詞、鄧雨賢作曲。日本人柏野正次郎所經營的古倫美亞唱片公司將其灌錄成78轉的唱片,由旗下歌星純純主唱,於1934年推出。

2002年11月28日晚間,「跨世紀之音─多明哥全民演唱會」,正式在臺灣中正紀念堂登場,《雨夜花》遂登上國際舞台。根據新聞報導當夜的盛況:「在優雅素淨的國家音樂廳高質感舞臺上,期待已久的『跨世紀之音─多明哥全民演唱會』,……最後壓軸的《雨夜花》,多明哥投入感情與臺語天后江蕙對唱,哭腔催人淚下,多明哥也首度正式將臺灣民謠帶到他自己的音樂會上,令人深深動容。」

創作經過[編輯]

原本是兒歌的雨夜花[編輯]

原來《雨夜花》這首歌曲一開始不叫《雨夜花》,它的本名叫《春天》,這原本是日治時期台灣新文學健將廖漢臣在1933年為台灣兒童所寫的一首兒歌,交由鄧雨賢譜曲。

周添旺於1976年10月25日於當時的臺北縣新莊鎮出席親友晚宴時,曾經表示:當年鄧雨賢原曲初創的時候,曲調是 5653 21165...但是歌曲流傳市井之後 常被唱成 5653 32165 ... 詞曲作者當年為推廣歌曲,亦隨眾人而樂見其成。優雅傷情的前奏曲短而有韻味的帶出全曲,亦堪稱神來之作。[來源請求]

《春天》歌詞節錄如下:

春天到、百花開,紅薔薇、白茉莉;這屏幾欉、那屏幾枝,開得真濟、真正媠。[1]

一首悽涼情歌的雨夜花[編輯]

1934年,當時在古倫美亞唱片掌理文藝部的周添旺,由於工作上應酬的需要,有一次在酒家聽到一位淪落風塵的酒家女訴說她的悲慘故事。她原本是一位純潔質樸的鄉下女孩,離開故鄉來到台北工作並愛上一位男孩,而且雙方已論及婚嫁。但是沒想到後來那男孩卻是變成一個薄情郎,愛上別的女孩而遺棄她,她自覺沒臉回家見故鄉的父老,於是一時心碎失意竟流落在台北的酒家……雖然在當時日治時代,男尊女卑的社會傳統下,這種令人哀嘆的小故事,是許多女子共同的心聲,令人說不完、也訴不盡…但是周添旺感覺得這位可憐的酒家女就親像一朵在黑夜裡被無情風雨吹落的花朵,她「離葉離枝」(離開親人與愛人)掉落「受難池」受人踐踏的遭遇,誰不感到心酸及惋惜呢?

所以,周添旺就將《春天》的旋律,改填悲涼的歌詞《雨夜花》,也許是因為與時代背景、人民心聲相對映吧?這首歌謠竟然影響後來閩南語歌曲以無奈、哀怨為主體的創作方向。感人肺腑扣人心弦的《雨夜花》,歌詞中所描述的「雨」、「夜」、「花」後來也變成臺語流行歌曲重要的主題意象,影響台語歌詞的創作方向。通常台語歌曲都有三段,但是這首歌曲卻是罕見的四段詞。而且前三句是三、三、六的詞句,後三句是四、四、七的詞句,每段運用不同的韻腳。這首歌曲是鄧雨賢和周添旺合作的第一首曲子,由當時名歌手純純(劉清香)所演唱。

此曲後來被多名歌手重唱,例如1963年由王秀如重唱,1981年由鄧麗君重唱,另外齊秦亦有重唱此曲。2009年,洪億展改編成搖擺的曲風[3]

《雨夜花》歌詞開頭如下(用台語正字表示):

雨夜花,雨夜花,受風雨吹落地;無人看見,每日怨慼,花謝落塗不再回。[2]
Ú iā hue, ú iā hue, siū hong-ú tshue lo̍h tuē; bô lâng khuànn-kìnn, muí-ji̍t uàn-tsheh, hue siā lo̍h-thôo put-tsài huê.

改編版本[編輯]

改編為日本軍歌的雨夜花[編輯]

台灣日治時代,1938年日本人將這首歌曲改為鼓勵台灣人民響應「聖戰」(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進行曲《榮譽的軍夫》(譽れの軍夫),栗原白也作詞、霧島昇演唱[4][失效連結],用來鼓舞台灣人踴躍去做日軍的軍夫。

《榮譽的軍夫》歌詞開頭的中文翻譯如下:

紅色彩帶,榮譽軍夫,多麼興奮,日本男兒。[3]

流傳到日本的雨夜花[編輯]

《雨夜花》這首歌也被日本人喜愛,1942年改編成日文《雨夜之花》(雨の夜の花),西條八十作詞、渡辺はま子演唱。這首歌詞看起來似乎憐香惜玉,卻也是充滿了日本人的大男人主義,好像說女人生下來就只是為伺候男人似的,只等待男人來君臨。

《雨夜之花》歌詞節錄開頭的中文翻譯如下:

雨夜花,開在雨夜的花,濕淋淋,隨風凋落散在地上。[4]

流傳到中國大陸的雨夜花[編輯]

《雨夜花》在1940年曾流傳到中國大陸,改成了華語版的《夜雨花》。原本淒涼的歌詞被轉成略帶文言,雖少了悲情的味道,倒也有耐人尋味的意境。

《夜雨花》歌詞開頭如下:

雨夜裡,悄展瓣,花開花落一眨眼,誰能看見,長呼短嘆,花落地下不復原。[5]

改編為香港粵語歌的雨夜花[編輯]

有人說,1993年,羅大佑把《雨夜花》原曲中段加上一節新的旋律[來源請求],由香港填詞人林夕填上粵語歌詞,改成《四季歌》,有著原來兒歌的意味,但更有意境,讓人感受到四季變化之妙。由黃耀明主唱。此曲收錄於音樂工廠工作室《給孩子們的歌》專輯內。 而此說並不正確[來源請求], 所謂「新的旋律」, 是指黃耀明《四季歌》中「四季似歌有冷暖,來又復去爭分秒,又似風車轉到停不了,令你的心在跳。」一段, 事實這段旋律早在羅大佑還沒出生之前已經存在, 純純 1934 年原唱版的前奏就是這個旋律, 後來亦在渡辺はま子主唱的《雨夜花》日語版《雨の夜の花》裏面的一段間奏中出現。[6][7]

《四季歌》歌詞開頭如下:

紅日微風吹幼苗,雲內歸鳥知春曉,哪個愛做夢,一覺醒來,床畔蝴蝶飛走了。[8]

周雲蓬的台灣老兵版[編輯]

大陸民謠歌手周雲蓬旅台表演了自己改編的《雨夜花》。

周雲蓬改編版歌詞開頭如下:

民國三八年到台灣, 脫下軍裝賣饅頭喲。娶了一個台灣姑娘,生個女兒叫淑芬。[9]

參見[編輯]

  1. ^ 廖漢臣,《春天》歌詞
  2. ^ 周添旺,《雨夜花》歌詞
  3. ^ 栗原白也,《榮譽的軍夫》歌詞
  4. ^ 西條八十,《雨夜之花》歌詞
  5. ^ 《夜雨花》歌詞
  6. ^ 純純《雨夜花》1934 年原唱版(1934 年錄音)[1]
  7. ^ 雨の夜の花《雨夜花》日語版 - 渡辺はま子(四十年代錄音)[2]
  8. ^ 林夕,《四季歌》歌詞
  9. ^ 周雲蓬,《雨夜花》歌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