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的頓河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靜靜的頓河
前往: 導覽搜尋
靜靜的頓河
作者 米哈伊爾·亞歷山大羅維奇·肖洛霍夫
原名 Тихий Дон
出版地  蘇聯
語言 俄文
系列 Тихий Дон
類型 小說
出版日期 1928至1940年 (系列) & 1934年 (成書)
媒介 印刷品(精裝、平裝)

靜靜的頓河》(俄語:Тихий Дон),前蘇聯作家肖洛霍夫的代表作。

這部小說構思於1924年,1928年開始執筆,至1930年完成前三部,直至1940年全書完成,前後歷時12年。此書一問世就聲譽鵲起,立刻受到國內外的矚目,在德國銷售量甚至超過埃里希·瑪利亞·雷馬克的《西線無戰事》。年輕的肖洛霍夫躍昇世界級作家,被譽為「令人驚奇的佳作」「蘇聯文學還沒有遇到同它相比的小說」。1941年小說獲史達林獎

《靜靜的頓河》共分四部八卷,背景是兩次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蘇聯國內戰爭)和兩次革命(二月革命十月革命)。小說的情節是哥薩克青年士兵葛利高里(Григорий Мелехов)和阿克西尼亞(Аксинья)的悲劇命運以及葛利高里一家在動蕩年代中的變遷,寫盡「紅」、「白」哥薩克之間的殘酷殺戮。第三部作品描寫了1918年春至1919年5月間哥薩克地區出現的叛亂,這是紀實報導。葛利高里成為叛軍的人物。第四部作品寫哥薩克叛亂被平息,阿克西尼亞被流彈打死。在不到五年內,葛利高里一會兒投入紅軍,一會兒倒向白軍,雙手沾滿了兩方面的鮮血,他的矛盾和痛苦顯然與他所屬的特定的群體無法切割。

作品充滿了頓河流域濃厚的鄉土氣息。肖洛霍夫因本書獲得1965年的諾貝爾文學獎,獲獎原因是「由於他在描繪頓河的史詩式的作品中,以藝術家的力量和正直,表現了俄國人民生活中的具有歷史意義的面貌」。

1999年,《靜靜的頓河》手稿被發現存於肖洛霍夫密友庫達紹夫的遠親家中。當時的俄羅斯總統普京下令財政部籌款,以50萬美元購得,目前珍藏於「高爾基世界文學研究所」。

小說的創作和刊登[編輯]

在肖洛霍夫採訪和自傳中,講到自己於1925年10月開始創作小說《靜靜的頓河》(此時他生活在哥薩克村鎮)。小說事件起始時間原定於1917年夏天(科爾尼洛夫將軍的叛亂時間),但是很快小說的構思陷入僵局---作者得出結論認為,假若不表現哥薩克過去的歷史,則這一頓河上發生的叛亂,很難被人理解,所以作者停下小說的創作。他經過了將近一年的資料收集整理思考,把「自1926年年底」作為小說事件的起始時間,重新開始創作小說,打算從戰前前夕的頓河哥薩克生活寫起[1]。肖洛霍夫早期版本的《靜靜的頓河》估計共3-8個印張,相當於50-100頁,不超出小說第1卷的最小尺寸。1980年代中期新聞記者列夫·科洛德內伊尋找《靜靜的頓河》手稿,至今手稿保存在蘇聯科學院高爾基世界文學研究所。手稿其中的10頁,標明的日期是1925年秋天,講述了科爾尼洛夫叛亂和彼得格勒革命事件。描寫此處的經典片段摘錄見小說第4卷15章。但是在1925年摘錄事件中反抗主謀者不是伊萬·阿列克謝耶維奇,而是名叫阿布拉姆.葉爾馬科夫的哥薩克騎兵,在此處輕易猜到葛利高里·麥列霍夫是小說的主角[2]

小說手稿

從保存的手稿來看,肖洛霍夫自1926年11月6日在維奧申斯卡亞鎮定居不久後便開始創作小說的完結部分。隨後的9個月肖洛霍夫一直住在維奧申斯卡亞鎮並不斷致力於創造小說。二月肖洛霍夫開始與«新莫斯科»出版社工作人員協商出版還未完成的小說,在1927年開端肖洛霍夫與莫斯科工人出版社進行合作。(莫斯科工人出版社1926年出版了肖洛霍夫的兩個短篇小說彙編)。從肖洛霍夫與這兩個出版社的往來信件中可以看出,1927年4月份小說《靜靜的頓河》的組成部分(9卷)及其時間範圍(自1912至1922年)已經確定。1927年8月小說《靜靜的頓河》的前三卷已經創作完畢[3]。9月初肖洛霍夫將前三卷的打字稿和還未完成材料發送至莫斯科[4]。編輯人員Е·列維茨基和А·格魯茨卡婭後來回憶道,«萬歲»雜誌決定接收小說《靜靜的頓河》[5]。但是儘管雜誌社已經決定接收小說《靜靜的頓河》,還得解決出版的拖長問題。在等待正面回復上,肖洛霍夫求助於《十月》雜誌主編亞歷山大·綏拉菲莫維奇,他曾兩年前給過肖洛霍夫「人生嚮導」---給«頓河風雲»寫序言。綏拉菲莫維奇讀完了小說,不顧一切反對校定小說的意見,堅持儘快出版全部小說。顯然,綏拉菲莫維奇的決定改變了«莫斯科工人»雜誌社編輯的立場—結果在10月末決定單獨發行書籍。根據與小說出版社的達成的合同,應分兩次出版小說,第一次出版第1-4卷,第二次出版第5-9卷[6]。肖洛霍夫居住在莫斯克和莫斯科郊外克利亞濟姆村至年末,在此期間,他嘗試完成「半成品小說」的第4卷,但是沒有如願,冬天他回到布坎諾弗斯基鎮工作。

自1928年1月起《十月》雜誌開始發表小說《靜靜的頓河》:《十月》雜誌1-4號刊登小說的前3卷。4月底肖洛霍夫帶著完成的第4卷和第5卷再次來到莫斯科。五月至十月《十月》雜誌發表小說《靜靜的頓河》的第4卷和第5卷。五月在莫斯科工人出版社(「無產階級文學」新系列)刊登《靜靜的頓河》。《靜靜的頓河》至今仍是只由三卷組成並進行單獨出版的第一本書。

1929年1月出版社推出《靜靜的頓河》的第二部(第4卷和第5卷)。幾乎同時《靜靜的頓河》在莫斯科工人出版社出版的«小說-雜誌»系列上進行刊登。(這個版本有點不同:第一部由小說第1卷和第2卷組成,第二部由小說的第3卷、4卷和第5卷組成;章節既有編號也有名稱。在1928至1929年不足兩年的時間內,莫斯科工作雜誌社發行6期單獨出版的《靜靜的頓河》第1部和第2部,每期10 000份發行量。1929年春天肖洛霍夫與國家出版社簽訂了更加有利的合同,在「國家出版社超值叢書」系列上刊登小說《靜靜的頓河》。一年兩次出版《靜靜的頓河》(分上下冊出版),(每期100,000份發行量。)然後再在1931年重新出版《靜靜的頓河》[7]

《靜靜的頓河》很快取得了成功,而肖洛霍夫一下子成了名人,熱情的讀者給他寫了幾千封信。工會邀請他做演講。1928年的下半年是肖洛霍夫特大豐收的一段時間。他到全國各地進行演講,在文化宮、俱樂部、工廠、原創作家聚會上都進行了演講;他閱讀已發表和未發表小說的主要章節,並對其進行了討論交流,交流了這些小說的未來計劃。在1928年10月的無產階級作家協會全體會議上肖洛霍夫成為«十月»雜誌的編集委員會成員[3]。但是很快肖洛霍夫發現名望來的太突然也招致了來自各種白眼。很多人提出質疑。認為,肖洛霍夫一個年輕人不可能寫出那麼寬泛而深厚的經驗、閱歷的作品。還說人說他文化水平不夠,不可能有小說中寫到的歷史和博物方面的知識。剽竊的謠言四處傳播。1929年的春肖洛霍夫得到了俄羅斯無產階級作家協會領導的支持,他們用信以嚴厲的詞句駁斥了關於剽竊的謠言,維護了肖洛霍夫的聲譽。1929年3月23日肖洛霍夫寫給妻子信中提到「你不能想像,這種誹謗的傳播遠勝於反對我!」——「關於剽竊的談話不僅僅充斥了文化圈和讀者圈。不僅在莫斯科,而在全省:在米列羅沃市和火車上我經常被問及剽竊的事。前天在阿韋爾巴赫家中史達林還問及此事[8]。」3月29日,А·綏拉菲莫維奇、А·法捷耶夫、В·吉爾榮、Л·阿維爾巴赫、В·斯塔夫斯基等拉普五位領導人在《真理報》發表公開信,信中希望讀者相信為肖洛霍夫的清白,同時誹謗者也會受到嚴厲的制裁。

3月停止刊登小說。«十月»雜誌的前三個序號(1929年1月、2月、3月)只刊登小說的第6卷前12章,之後開始中斷刊登小說。普遍的看法是:政治動機或快速傳播的剽竊流言導致編輯部中止刊登小說《靜靜的頓河》,很快發現這種看法是錯誤的[7]。實際從肖洛霍夫的往來信件中我們可以看出,他在此時還沒有完成小說第6卷的創作。3個月之後,3月31日他在寫給Е·列維茨基的信中寫道:「現在小說的第6卷已經寫完。但是«十月»雜誌的態度很讓我困擾。我還把小說寄給他們嗎? 科拉別利尼科夫編輯不打算完全享用我的小說大餐。«十月»雜誌反覆無常的態度,讓我很生氣。他們3月或4月就收到了我的信,但是他們卻在九月後才給我回信[9].」 肖洛霍夫在10月3日寫給А·法捷耶夫的信中寫道:「親愛的薩沙,我想讓你知道,今年我不想在«十月»雜誌上繼續刊登小說《靜靜的頓河》,原因很簡單:我還未創作完小說第7卷,也需要修改小說的第6卷部分章節。[10]」此處肖洛霍夫暗示出小說第6卷往下的章節不是第3部的全部,第6卷僅僅是小說第3部的上半部分。第7卷是小說第三部的下半部分。[11]。1932年後,肖洛霍夫準備統一發表小說的第6卷和第7卷。

當肖洛霍夫在維奧申斯卡亞鎮寫出上述信件的同時,蘇維埃文學評論家用自己的見解對小說《靜靜的頓河》進行了評判。如在1928年末,在小說問世不久後,一些評論家就急於把肖洛霍夫歸為無產階級作家,然而在經過1929年的長期討論後,反而認為肖洛霍夫不是無產階級作家。А·謝利瓦諾夫斯基就是這樣的評論家之一,10月份他被迫承認,肖洛霍夫只能稱為「農民作家」(從無產階級作家轉變為農民作家)。在1929年9月第二屆俄羅斯無產階級作家協會全體會議上責難小說《靜靜的頓河》是反對階級鬥爭、哥薩克理想化、沒有表現力和平淡的作品—--與白色政治陣營代表作相比,小說只具有紅色政治陣營的外貌。在會議上達成「教育」肖洛霍夫思想的決定[12]

1930年1月底2月初肖洛霍夫給編輯部帶來了小說的第6卷,與去年的情況相比,此時的«十月»雜誌社的局勢急劇向壞變化。此時А·綏拉菲莫維奇生病了,在克里姆林宮醫院進行治療,А·法捷耶夫擔任«十月»雜誌主編職務。 А·法捷耶夫堅決拒絕肖洛霍夫提交的小說未經校訂直接出版的請求。在1930年4月2日肖洛霍夫寫給Е·列維茨基的信中寫道:「法捷耶夫建議我做些改動,但是我沒有接受。他說,如果我不按要求改動小說,將不能刊登小說[13]。」此時肖洛霍夫向綏拉菲莫維奇求助,但是這次綏拉菲莫維奇沒有幫上忙。因肖洛霍夫未能得到«十月»雜誌社的肯定回復,他被迫在不知名的期刊上刊登小說《靜靜的頓河》的第6卷。1930年內雜誌《紅玉田地》、《火星》《30天》《成長》和«十九歲»刊登小說《靜靜的頓河》的13個新章節。(13至15章節、18至20章節、24章節、28至30章節和31章節)[7]

1931年春天肖洛霍夫再次向«十月»雜誌社投寄小說《靜靜的頓河》的第3部。此時,法捷耶夫已經不是«十月»雜誌社的主編了,當時的主編是Ф·潘菲奧羅夫。然而,因Ф·潘菲奧羅夫是俄羅斯無產階級作家協會的一位領導,Ф·潘菲奧羅夫在«十月»雜誌社編輯委員會具有很大的影響力。—這顯而易見,手稿被拒絕刊登。肖洛霍夫的手稿再次被拒絕刊登。此時肖洛霍夫向М·高爾基寫信求助。在6月6日肖洛霍夫寫給高爾基的信中,寫道拉普某些『正統的領袖們』責備我為維奧申斯卡亞暴動辯護。高爾基再次讀了小說,認為小說雖然具有一定的思想局限性,但是可以無刪節進行刊登。然而就算是高爾基的意見也無法改變«十月»雜誌社編集委員會拒絕刊登的立場。通常認為,1931年7月史達林在高爾基家中與肖洛霍夫見面,史達林對此進行了批覆後,才改變了此僵局。此次談話的結尾時,史達林說:「發表《靜靜的頓河》的第3部吧!」[14]

1932年1月«十月»雜誌再次出版小說《靜靜的頓河》---從第6卷13章開始刊登小說(與此同時在新世界雜誌上刊登了肖洛霍夫的《新墾地》)。8月份肖洛霍夫把小說《靜靜的頓河》的最後章節帶到了«十月»雜誌社的編輯委員會[15]。10月前雜誌社已經刊登完小說《靜靜的頓河》的前三部。(幾個月後到了1932年11月---肖洛霍夫成為布爾什維克黨員)肖洛霍夫在出版物中做了系列的修改:紅色陣營變得更好,相反,白色陣營喪失威信;強調階級矛盾中的等級矛盾(貧人和富人之間的矛盾)。但是,這些修改顯然不能讓人滿意:編輯部表明正文和整個章節都要進行改動。例如,未刊登描述彼得·梅列霍夫處決米龍.科爾舒諾夫的第23章;講述哥薩克騎兵被馬爾金委員鎮壓的第39章。在1933年單獨出版的前三部中把這兩處和其他小片段進行了還原。其他未通過校審的章節被遺棄了。(草稿中描述馬爾金委員會處決的情節和講述彼得·梅列霍夫疾馳的章節[16])。

1933同年在社會主義村莊書系列首次發行了小說的前3部。在此次發行中小說前2部遭到了書刊檢查機關的嚴重刪節。小說的第5卷刪節尤為嚴重,其中刪去了布秋克和安娜·波古德科信任關係的整個片段(刪去16段的二分之一,25章全部及等等。);講述伴隨波喬爾科夫「善良姐姐」的第27片段(現在的第26片段);同時小說修整去掉寫實的細節,粗野的罵人話及等等[17];1935-1937年小說在國立文學出版社首次發行出版(分上中下三本發行 ):增加了開文版紙、裝訂、護封、科羅利科夫的插圖。

肖洛霍夫自己承認花費三年時間來創作小說的第3部[18],花費至少6年來創作小說的第4部。1932年8月肖洛霍夫在自己的日程中寫道已經結束《靜靜的頓河》第3部創作了:「還想寫第4部的思想深深吸引著我(我很慶幸在不同的時間段和這種『愉悅』狀態下,我還能有如此豐富的思想),我計劃冬天寫第4部[15]。」冬天,肖洛霍夫的確著手寫《靜靜的頓河》的第4部,與此同時他還在創作《新墾地》的第2部[18]。但是,這個打算很快就落空了。一年後過去了,1934年4月肖洛霍夫希望可以在當年年底結束第4部的創作[19]。1934年6月肖洛霍夫告訴《共青團真理報》的記者:「《靜靜的頓河》的第4部差不多結束創作了,但是《新墾地》得延期了,目前我正在研究創作<靜靜的頓河>的最後部分。十一月中旬就可以結束<靜靜的頓河>的創作了[20]。」然而,1935年初肖洛霍夫又一次變更截稿時間:2月份他告訴《真理報》的記者,這本書將於今年夏天截稿[7]。4月份肖洛霍夫寫給國立文學出版社主任Н·納科里亞科夫的信中寫道:「開始重新改寫《靜靜的頓河》第4部的前半部分,但不知道何時完成修改。[20]。」因至今還沒有加工完《靜靜的頓河》,1935年10月肖洛霍夫拒絕向«新世界»雜誌社投寄《新墾地》的第2部的手稿,他說:「如果沒有『好心人』的打攪,年末《靜靜的頓河》就會完成最後的創作。[21]」然而在1936次歷史重演:1936年4月3日,他告知納科里亞科夫,在五月《靜靜的頓河》才能完成最後的創作。但是肖洛霍發在9月仍在專心致志的創作《靜靜的頓河》的第4部[22]。事後據Н·納科里亞科夫回憶:「肖洛霍發已經加工《靜靜的頓河》第4部六七次了[20]。」此時第7卷已完成部分單獨刊登在報紙上。直至1937年秋天肖洛霍夫才將第7卷創作完畢;自1937年11月至1938年3月《靜靜的頓河》的第7卷刊登在«新世界»雜誌上。

肖洛霍發寫給史達林的信中解釋:邊區內務人民委員部和共產黨領導造成的不樂觀的政治局面造成了《靜靜的頓河》的延期,他在1938年2月向史達林抱怨道:「在這五年我很難寫作。處於這種不樂觀的政治局面下,在居住維奧申斯卡亞鎮的我不僅無法高效率地工作,連生活也是萬分艱難的。現在生活困難。在我的周圍布滿了敵人[23]。 」 —-- 從他的其他信件中我們注意到,在以後的8個月他幾乎未寫過一封信[24]。但10月區域領導的對立突然在對其有利的情況下結束。 他得知在羅斯托夫州安全部門羅織自己組織哥薩克暴動的罪名。肖洛霍夫立即前往莫斯科並成功見到了史達林。史達林任命政治局成員,人民委員葉諾夫和羅斯托夫州內部人民委員會的領導來審查此事。肖洛霍夫帶著手裡的文件告發他們的挑撥離間。最終史達林站在了肖洛霍夫的那方並提出:「應該為偉大的俄羅斯作家肖洛霍夫創造最好的工作環境[7]。」

重回維奧申斯卡亞鎮的肖洛霍夫著手創作小說的最後部分。1938年12月17日---小說手稿首頁保存下來的標註日期[20]。1939年1月小說的最後部分已經通過電報局從維奧申斯卡亞鎮發送至莫斯科,第8卷的第1章刊登在《消息》雜誌上。1月底肖洛霍夫成為蘇聯科學院院士,並獲得列寧勳章。一年後,在1939年12月底肖洛霍夫完成了小說第8卷的創作。在1940年第8卷刊登在《新世界》雜誌社2-3雙號期刊上,並在《小說-雜誌》的4-5號期刊上再版。 從1939年至1940年小說《靜靜的頓河》首次被羅斯托夫書籍出版社分四冊全部出版。1941年春國立文學出版社一卷出版了小說《靜靜的頓河》的全冊[3]。1941年3月15日小說《靜靜的頓河》榮獲史達林文藝獎[7]

情節[編輯]

小說大部分情節講述了韃靼維奧申斯卡亞鎮在1912年至1922年之間發生的故事[25]。小說以麥列霍夫的家庭為中心講述了從第一次世界大戰到國內戰爭結束哥薩克人民的生活。在這個動盪的歷史年代,麥列霍夫和許多莊戶和頓河哥薩克人一起經歷了許多事件。小說開始時麥列霍夫家是一個自足和富裕的家,但是到了最後麥列霍夫家家中只剩下葛利高里·麥列霍夫,及他的兒子米沙和妹妹杜妮亞活著。

小說主人公葛利高里·麥列霍夫—是不同於一般的軍官的頓河哥薩克人。歷史的轉折點完全改變頓河哥薩克人的古老方式,不幸的轉折同時也改變了他的生活。葛利高里不明白自己應該站在紅色陣營還是白色陣營?他憑藉自己的努力由一個普通士兵晉升為軍官,將軍(在內戰中指揮起義),但是他內心的立場一直徘徊搖擺。他也在兩個女人中搖擺不定:娜塔莉亞是葛利高里的妻子,但是葛利高里起初並不喜歡她,在娜塔莉亞給葛利高里生完孩子波柳莎和米沙後,葛利高里才對她產生感情:婀克西妮亞確是葛利高里最愛的人。但是他未能保護好這兩個女人。

在小說的最後葛利高里拋棄了一切,帶著兒子重新回到了故鄉。兒子是生活殘留給他的全部東西,是他和大地能夠發生聯繫的惟一的東西。 小說描述了二十世紀開端農民的生活:頓河哥薩克人特有的習俗和傳統。詳細描述了哥薩克人在軍事行動、反蘇聯起義和鎮壓、在維奧申斯卡亞鎮形成蘇維埃政權等系列事件中的作用。

米哈依爾·肖洛霍夫在自己的書中反映出,從反革命陣營中看清內戰,迫使讀者用事件參與者的角度來看待事件。М·А·肖洛霍夫寫道:「我沒有小說調成紅色的,我寫出來發生起義之前的殘酷的現實。」

主要人物[編輯]

葛利高里·麥列霍夫(Григорий Мелехов) --- 1892年維奧申斯卡亞鎮哥薩克騎兵

彼得羅·麥列霍夫(Петро Мелехов) --- 葛利高里的哥哥

杜妮亞(Дуняшка) --- 葛利高里和彼得羅的妹妹

潘苔萊·普羅柯菲耶維奇·麥列霍夫(Пантелей Прокофьевич Мелехов) --- 彼得羅和葛利高里的父親,年長的軍士

瓦西里薩·伊莉妮奇娜(Василиса Ильинична) --- 潘苔萊·麥列霍夫的妻子,彼得羅,葛利高里和杜妮亞的母親。

達里婭·麥列霍娃(Дарья Мелехова)--- 彼得羅的妻子

司契潘·阿斯塔霍夫(Степан Астахов) --- 麥列霍夫家的鄰居

婀克西妮亞·阿斯塔霍娃(Аксинья Астахова) --- 司契潘的妻子,後與葛利高里麥列霍夫相愛

娜塔麗亞·科爾舒諾娃(Наталья Коршунова)(後來因嫁人姓氏變為麥列霍娃) --- 葛利高里的合法妻子

米季卡·科爾舒諾夫(Митька Коршунов) --- 娜塔麗亞·科爾舒諾娃的哥哥,最初是葛利高里的好哥們

米龍·格里戈里耶維奇·科爾舒諾夫(Мирон Григорьевич Коршунов) --- 富有的哥薩克人,娜塔麗亞和米季卡的父親

格里莎卡咖外祖父(дед Гришака) --- 米龍·科爾舒諾夫的父親,1877-1878年俄羅斯土耳其戰爭的參與者。

米哈伊爾·科舍沃伊(Михаил Кошевой) --- 貧窮的哥薩克人,葛利高里的同齡人和朋友,最後變成葛利高里的死敵。

赫里桑夫·托金(Хрисанф Токин)(赫里斯京) --- 「健康有點傻氣的哥薩克人」,在阿塔曼軍隊當兵

伊萬·安德烈耶維奇(Иван Авдеевич Синилин)綽號 「胡咧咧」 --- 年老的哥薩克人,在阿塔曼軍隊當兵,狂熱的講故事的人

阿尼凱(Аникей)(阿尼古什卡)、費多特·博多夫斯科夫、伊萬·托米林、雅科夫·波德科瓦,舒米林兄弟倆 --- 韃靼農莊的哥薩克人

謝爾蓋·普拉東諾維奇·莫霍夫(Сергей Платонович Мохов) --- 來自外地的富有商人,韃靼村商店和麵粉廠的主人

伊莉莎白(Елизавета)和弗拉基米爾(Владимир) --- 謝爾蓋的女兒和兒子

葉梅利揚·康斯坦丁諾維奇·阿傑賓(Емельян Константинович Атепин)綽號「裝腔作勢的人」 --- С·П·莫霍夫的合伙人

伊萬·安德烈耶維奇·科特利亞羅夫(Иван Алексеевич Котляров)--- 哥薩克人,麵粉廠的司機

瓦列特(Валет) --- 來自外地的人,年齡很小但是性格狠毒,也是麵粉廠的貨運者

達維德卡(Давыдка) --- 年輕快樂的小伙,麵粉廠的輾壓工

葉梅利揚(Емельян) --- 莫霍夫的馬車夫

葉夫根尼·利斯特尼茨基(Евгений Листницкий) --- 哥薩克人,貴族,軍隊中的中尉

尼古拉·阿列克謝耶維奇·利斯特尼茨基(Николай Алексеевич Листницкий) --- 葉夫根尼的父親,哥薩克將軍,果園的主人

薩沙外祖父(дед Сашка) --- 利斯特尼茨基家的馬夫,年老的愛馬者和酒鬼

大學生博亞雷什金(Боярышкин)和季莫費(Тимофей)

施托克曼·約瑟夫·達維多維奇(Штокман Иосиф Давыдович) --- 鉗工,外來人員,在頓河流域羅斯托夫市出生,俄國社會民主工黨成員。

普羅霍爾·濟科夫(Прохор Зыков) --- 溫順的哥薩克人,葛利高里的同事

阿列克謝·烏留平(Алексей Урюпин)綽號「鍋圈兒」 --- 剛強的哥薩克人,葛利高里的同事

卡爾梅科夫(Калмыков)、丘博夫(Чубов)、捷爾辛涅茨夫(Терсинцев)、梅爾庫洛夫(Меркулов),阿塔爾希科夫(Атарщиков) --- 哥薩克軍官,葉夫根尼·利斯特尼茨基的同事

伊里亞·本丘克(Илья Бунчук) --- 新切爾卡斯克的哥薩克人,彼得堡工人,機槍手,布爾什維克

安娜·波古德科(Анна Погудко) --- 來自頓河流域羅斯托夫市的猶太女人,勞教所里從事縫紉的女囚犯,本丘克的情人

克魯托戈羅夫(Крутогоров), 格沃爾基揚茨(Геворкянц) --- 本丘克部隊的機槍手

奧莉加·戈爾恰科娃(Ольга Горчакова) --- 騎兵大尉鮑里斯戈爾恰科夫的妻子,後來是葉夫根尼婭利斯特尼茨基的妻子

卡帕林(Капарин) --- 上尉-大尉,福明的副手

歷史原型[編輯]

克留奇科夫,科濟馬·菲爾索夫維奇(Крючков, Козьма Фирсович) ---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第一個獲得喬治十字勳章的人

拉古京,伊萬·阿列克謝耶維奇(Лагутин, Иван Алексеевич) --- 第14頓河哥薩克軍團的哥薩克士兵,在全俄中央執行委員會中的首位哥薩克軍團代表

科爾尼洛夫,拉夫爾·格奧爾吉耶維奇(Корнилов, Лавр Георгиевич) --- 1917年夏天俄羅斯陸軍的最高司令官,反革命的白俄軍的總司令

波喬爾科夫,費奧多爾·格里戈里耶維奇(Подтёлков, Фёдор Григорьевич) --- 頓河哥薩克革命軍事委員會的主席, 頓河蘇維埃共和國人民委員會的主席

克里沃什雷科夫,米哈伊爾·瓦西里耶維奇(Кривошлыков, Михаил Васильевич) --- 頓河哥薩克革命軍事委員會的書記

戈盧博夫,尼古拉·馬特維耶夫維奇(Голубов, Николай Матвеевич) --- 中校,指揮革命軍事委員會的司令員

切爾涅佐夫,瓦西里·米哈伊洛維奇(Чернецов, Василий Михайлович) --- 游擊隊的指揮員

卡列金,阿列克謝·馬克西莫維奇(Каледин, Алексей Максимович) --- 頓河軍隊首領

克拉斯諾夫,彼得·尼古拉耶維奇(Краснов, Пётр Николаевич) --- 頓河軍隊首領

福明,雅科夫·葉菲莫維奇(Фомин, Яков Ефимович) --- 軍士,1919年1月反紅色暴動的首領並在1921和1922年之間反對蘇維埃政權

庫季諾夫,帕維爾·納扎里耶夫維奇(Кудинов, Павел Назарьевич) --- 1919年頓河上游起義軍的首腦

葉爾馬科夫,哈爾蘭皮·瓦西里耶維奇(Ермаков, Харлампий Васильевич) --- 維奧申斯卡亞暴動第1起義師指揮員

西多林,弗拉基米爾·伊里奇(Сидорин, Владимир Ильич) --- 頓河軍隊的總指揮

據С·謝馬諾夫統計在小說《靜靜的頓河》中共有不少於883個人物,這其中最少有251個人物存在歷史原型(只考慮與小說同時代的人)[26]

評價[編輯]

自小說《靜靜的頓河》的第一部首次發表後,大多數評論家就對小說的藝術水平,對作者的總結概括力和細緻的觀察力進行了高度的評價。小說受到蘇聯作家綏拉菲摩維奇和高爾基的高度讚揚。

與之相反評價是:這不是一部完整的小說,而是事件的整理文集(來自布萊希特和格林的評論)[27]

蘇聯和國外僑民輿論的高度讚揚小說《靜靜的頓河》[28]

抄襲質疑[編輯]

一部分文藝學家認為,有理由懷疑肖洛霍夫不是小說的原作者[29]

首先,肖洛霍夫開始創作小說時非常年輕。令人驚訝的是:他開始創作《靜靜的頓河》時大概才22歲,他不可能寫出有那麼多閱歷、那麼有深度的小說,並且在寫這部小說之前,他僅僅出版了短篇小說集。肖洛霍夫竟然會如此迅速地創作了自己的第一本書:在兩年半的時間內創作了小說的前兩卷(約40個印張)。據說肖洛霍夫是個文化程度很低的人—在初中四年級輟學了[28]

其中還有人公開指責肖洛霍夫剽竊,亞歷山大·索忍尼辛羅列了理由:

書得經過多次打磨後,才能順利實現其藝術力量。肖洛霍夫所表現出的寫作速度令人懷疑:他1926年才開始寫這部作品,到了1927年作品竟然送去編輯部出版了;在一年之內就可以創作完畢小說的第一部、第二部,甚至是第三部,也只有無產階級書刊檢查機關才能阻擋這種令人震驚的創作進程。真是不可思議的天才!但是在肖洛霍夫後續的45年中,再也沒有寫出能和《靜靜的頓河》相媲美的作品了[30]

但是庫茲涅佐夫和亞歷山大 斯特魯奇科夫卻認為小說《靜靜的頓河》是肖洛霍夫的手筆,這點毋庸置疑[31][32]

編輯А·Г·馬卡羅夫歷經十二年的尋找和發現後,出版的書籍«關於靜靜的頓河的不解之謎和秘密》完全解答了以上質疑[33]

1999年俄羅斯科學院的專家發現《靜靜的頓河》丟失的第1部和第2部手稿[34]。經過筆跡鑑定、文獻鑑定和辨識真假鑑定——從而證實這部小說原作者確係肖洛霍夫。2005年在俄羅斯科學院的協助下, 在《В·С·切爾諾梅爾金叢書》系列書籍中出版小說第1部和第2本部手稿真跡複製本(「莫斯科作家」出版社,詩歌研究院出版)[35][36][37]。按照肖洛霍夫支持者的意見,此次出版給每個人信服肖洛霍夫是小說的原作者的機會[38][39][40][41]。但是手稿本身並不能證明;是肖洛霍夫還是原作者所寫。

獲獎情況[編輯]

  • 1941年《靜靜的頓河》獲史達林獎金[42]
  • 1965年《靜靜的頓河》榮獲諾貝爾文學獎。肖洛霍夫是歷史上唯一獲得蘇維埃政權許可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社會主義現實主義作家。

出版發行[編輯]

2011年按照國家肖洛霍夫委員會的定單,哈爾科夫州「地球儀」圖書製造廠在«全球詩歌散文叢書--В·С·切爾諾梅爾金叢書»系列叢書上發行М·А·肖洛霍夫小說《靜靜的頓河》最新版本1000冊。

這次發行是全體科技創作工作者多年工作的結果,是在國家肖洛霍夫委員會的領導下一致努力的結果,此次發行是為了讓米哈伊爾·亞歷山大羅維奇肖洛霍夫的不朽力作——《靜靜的頓河》的前兩部印本回歸到祖國文化和世界文化長河中。在本次出版物中沒有校改和改正過的地方,呈現給讀者是М·А·肖洛霍夫小說《靜靜的頓河》的第1部和第2部的原稿。手稿中缺少《靜靜的頓河》第2部第5卷24-32章節,這些章節刊登在«十月»雜誌1928年第8和第9期刊上。1933年首次刊登小說《靜靜的頓河》第3部,1940年首次刊登小說《靜靜的頓河》的第4部(Ю·Б·盧金編輯部),1936年10月22日在«消息»雜誌上刊登小說《靜靜的頓河》第4部第7卷9和10章節。考慮到手稿的原文性問題,小說的完結部分(137頁)被送至位於聖彼得堡的俄羅斯文學研究所(普希金之家)永久保存。此次發行借鑑了國內外校勘學經驗,為搜集偉大俄羅斯作家М·А·肖洛霍夫文集做了準備。此次發行附加М·А·肖洛霍夫生活年譜和事件年譜、А·Ф·斯特魯奇科夫與研究М·А·肖洛霍夫領軍人物Ф·Ф·庫茲涅佐夫(俄羅斯科學院通訊院士)的談話、小說《靜靜的頓河》按字母順序編排的目錄、М·А·肖洛霍夫家譜和一些哥薩克氏族。此次發行物給小說《靜靜的頓河》手稿片段加上插圖,給С·Г·科羅利科夫、О·Г·韋列伊斯基、 Ю·П·列布羅夫、 Э·З·埃沙利耶夫,И·И·普切爾科等人物配以圖片,給М·А·肖洛霍夫國家博物館(維奧申斯卡亞鎮)和國家肖洛霍夫委員會配以圖片[43][44][45][46]

許多專業文藝學家對此次發行持極其消極的態度[47]

藝術特點[編輯]

正如肖洛霍夫創作的許多角色一樣,《靜靜的頓河》的主角談話時具有哥薩克人幽默風趣的語言特點:

潘苔萊·普羅柯菲耶維奇在家裡一向是很嚴厲的,就連他也經常吩咐妻子:
你聽我說,老婆子!別叫醒娜塔莉亞,白天她忙得就夠嗆啦。還要和葛利高里去耕地呢。要多支使達麗亞,多叫達麗亞於活!她是個懶娘兒門,騷東西……整天就會擦胭脂,描眉毛……
至少新婚頭一年,叫他們多親熱親熱吧,」伊莉妮奇娜嘆了一口氣,想起了自己在操勞中度過的艱苦的一生。

——小說第一部,第三部

插圖[編輯]

許多著名的國內藝術家為小說《靜靜的頓河》配圖:奧列斯特·韋列伊斯基、謝爾蓋·科羅利科夫、阿納托利·莫辛,伊琳娜·恰爾恰娃。1975年準備彙編肖洛霍夫在《星火》雜誌附錄上的著作時,肖洛霍夫建議出版者使用韋雷斯基的插圖。附帶О·Г·韋雷斯基插圖的М·А·肖洛霍夫的著作在各個出版社大量出版發行,時至今日仍在出版發行。

有趣的事實[編輯]

  • 美國彈唱詩人彼特任格創作的著名反戰歌曲《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花落何方)》受到小說《靜靜的頓河》第1部第3章出現的哥薩克搖籃曲的啟發[48]
  • 1987年弗拉基米爾·斯克沃爾佐夫的小說«葛力高里·麥列霍夫»問世,在這部作品中主角在衛國戰爭前夕與小說《靜靜的頓河》的主角命運相似。
  • 1993年弗拉基米爾·沙托夫的小說《流向大海的頓河》問世,在這部作品中主角在衛國戰爭前期和戰後的命運與葛力高里·麥列霍夫相似。

腳註[編輯]

  1. ^ Кузнецов Ф. Ф. «Тихий Дон». Судьба и правда великого романа. Глава шестая. — С. 385—390.
  2. ^ Кузнецов Ф. Ф. «Тихий Дон». Судьба и правда великого романа. Глава вторая. — С. 65—75.
  3. ^ 3.0 3.1 3.2 Михаил Шолохов: Летопись жизни и творчества: Хронологическая часть
  4. ^ Шолохов М. М. Об отце. Очерки и воспоминания разных лет. — М.: Советский писатель. 2004. — С. 112.
  5. ^ Колодный Л. Е. Две тетради Евгении Левицкой. Письма автора «Тихого Дона» — М.: Голос-пресс. 2005. — С. 213.
  6. ^ Шолохов М. М. Об отце. Очерки и воспоминания разных лет. — М.: Советский писатель. 2004. — С. 118.
  7. ^ 7.0 7.1 7.2 7.3 7.4 7.5 Ермолаев Г. С. Михаил Шолохов и его творчество. — СПб.: Академический проект. 2000. — С. 35—64.
  8. ^ ФЭБ: Шолохов — Шолоховой М. П., 23 марта 1929. — 2003 (текст)
  9. ^ Е. Г. Левицкой. 1929 г.
  10. ^ А. А. Фадееву. 3 октября 1929 г.
  11. ^ Гура В. В. Как создавался «Тихий Дон». — М.: Советский писатель. 1980. — С. 146.
  12. ^ Кузнецов Ф. Ф. «Тихий Дон». Судьба и правда великого романа. — С. 450.
  13. ^ Е. Г. Левицкой. 2 апреля 1930 г.
  14. ^ Прийма К. И. С веком наравне. Статьи о творчестве М. А. Шолохова. — Ростов-на-Дону: Ростовское книжное 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1981. — С. 148.
  15. ^ 15.0 15.1 Е. Г. Левицкой. 4 августа 1932 г.
  16. ^ Ермолаев Г. С. «Тихий Дон» и политическая цензура. — С.42
  17. ^ Ермолаев Г. С. «Тихий Дон» и политическая цензура. — С. 26.
  18. ^ 18.0 18.1 А. Д. Солдатову. 22 января 1933 г.
  19. ^ Ю. М. Литваковой. 24 апреля 1934 г.
  20. ^ 20.0 20.1 20.2 20.3 Якименко Л. Я. Творчество М. А. Шолохова. — М.: Советский писатель. 1970. — С. 99—103.
  21. ^ В редакцию журнала «Новый мир»
  22. ^ Ф. Князеву. 30 сентября 1936 г.
  23. ^ И. В. Сталину. 16 февраля 1938 г.
  24. ^ Е. Г. Левицкой. 23 ноября 1938 г.
  25. ^ Якименко Л. Г. Шолохов // Краткая литературная энциклопедия. Т. 8. — Стб. 758—764.
  26. ^ Семанов С. Н. «Тихий Дон» — слава добрая, речь хорошая. — М.: Метагалактика, 2008. — С. 392.
  27. ^ Das Theater B. Brechts. Hamburg. 1964
  28. ^ 28.0 28.1 Феликс Кузнецов. «„Тихий Дон「. Судьба и правда великого романа». Вступление
  29. ^ Александр Карасёв, Игорь Фролов. Автор «Тихого Дона» будет найден! // Литературная Россия. 09.10.2009.
  30. ^ Солженицын А. «Невырванная тайна — Загадки и тайны „Тихого Дона「». Том 1. Итоги независимых исследований текста романа. 1974—1994. Самара, 1996. — С. 7—9.
  31. ^ «Тихий Дон» — плащаница русского языка. История создания, споры вокруг авторства, международное значение романа-эпопеи Михаила Шолохова. stihi.pro
  32. ^ Феликс Кузнецов. «„Тихий Дон「. Судьба и правда великого романа». Заключение
  33. ^ Загадки и тайны «Тихого Дона»: двенадцать лет поисков и находок. — М.: АИРО-XXI, 2010. — 400 стр. Содерж.: http://airo-xxi.ru/-2010-/227----l-r
  34. ^ Рукопись была выкуплена за пятьдесят тысяч долларов при материальном содействии Владимира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а Путина [1].
  35. ^ «ДОН. ШОЛОХОВ. РОССИЯ»
  36. ^ Презентация и вручение факсимильного издания рукописи романа М. А. Шолохова «Тихий Дон» (Киев, 2008)
  37. ^ Почерк Шолохова — Известия
  38. ^ «Тихий Дон» с пометками Шолохова. Российская газета, от 15.11.2006
  39. ^ Палата депутатов партии СПРАВЕДЛИВАЯ РОССИЯ — Николай Левичев передал копию рукописи романа «Тихий Дон» Центральной библиотеке № 36
  40. ^ Началась публикация рукописи «Тихого Дона» в Интернете
  41. ^ Рукописи Шолохова. Фундаментальная электронная библиотека «Русская литература и фольклор» (ФЭБ).
  42. ^ Шолохов в 1941 году был заместителем председателя комиссии по Сталинским премиям в области литературы и искусства
  43. ^ В свободную продажу книги не поступят, их будут дарить мировым библиотекам…
  44. ^ Роман «Тихий Дон» — плащаница русского языка // YouTube
  45. ^ «Тихий Дон» без цензуры и редактуры. В Харькове переиздают роман Шолохова
  46. ^ «Тихий Дон. Богатырское богатство русского языка». Апрель 2011
  47. ^ Валентин Осипов. Г-н Стручков с новым надругательством // Литературная Россия. № 40. 07.10.2011
  48. ^ «Будь у меня молот, будь у меня песня»: Пит Сигер // Радио Свобода. Программа: Поверх барьеров, 16.06.2003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