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韓信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新導向自 韓信)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韓信
淮陰侯
韓信
清宮殿藏畫本
左丞相、齊王、楚王
國家 西漢
時代 秦末西漢
主君 項梁項羽劉邦
韓姓
姓名 韓信
封爵 齊王楚王淮陰侯
籍貫 淮陰(今江蘇淮安
出身地 淮安
出生 前230年
淮陰
逝世 前196年 (34歲)
長安長樂宮

韓信(前230年-前196年),淮陰人,是西漢開國三傑之一,又與彭越英布並稱為漢初三大名將。蕭何譽為「國士無雙」、蒯徹譽為「功高無二,略不世出」[1]。韓信是謀略家、戰術家、統帥和「謀戰」派的軍事理論家,在中國歷史上以卓絕用兵才能著稱,留下許多著名戰例和策略,主要戰績有、擒魏豹、斬陳餘、收左車、降燕地、殺龍且、取田齊等偉大事蹟。後世何去非評價為「言兵莫過孫武,用兵莫過韓信」[2]。明代茅坤解釋韓信的軍事技巧為「從天而下,而未嚐與敵人血戰者。」韓信為西漢立下汗馬功勞,官拜漢左丞相、趙國丞相、齊王、楚王,「」一人全任,卻也因其「功高震主」引起猜忌。劉邦戰勝主要對手項羽後,開始消滅異姓王,韓信的勢力被一再削弱,貶為淮陰侯;最後韓信被呂雉(即呂后)及蕭何騙入宮內,誣以謀反之名處死於長樂宮鐘室。

生平[編輯]

早期[編輯]

韓信還是平民時,既當不了官,也無法經商過活,經常寄食於他人,為眾人所厭惡。韓信的母親死後,窮得無錢來辦喪事,然而他卻尋找又高又寬敞的墳地,要讓那墳地四周可安頓得下一萬家。[3]韓信常前往南昌亭長家裡吃閒飯,接連數月,亭長妻嫌惡他,一早把飯煮好,在床上就吃掉了。開飯時,韓信去了,卻不給他準備飯食。韓信也明白他們的用意,覺得為德不卒。一怒之下,最終離去不再回來。韓信在城下釣魚,有幾位大娘漂洗滌絲棉,其中一位大娘看見韓信餓了,就拿出飯給韓信吃。幾十天都如此,直到漂洗完畢。韓信對大娘感激說:「我一定重重地報答老人家。」大娘生氣地說:「大丈夫不能養活自己,我是可憐你這位公子才給你飯吃,難道是希望你報答嗎?」[4]

胯下之辱,歌川國芳

韓信因背著一把劍卻不出鞘,經常遭到旁人鄙視侮辱。由於他從不輕易出手,一些少年無賴不斷的譏諷他。有天在大街上,一群無賴在眾人面前譏嘲韓信:「你雖然人高馬大,喜歡負劍而行,然而內在不過只是個膽小鬼而已。若不怕死就拔劍刺我,怕死的話,就從我胯下爬過去!」韓信不但沒有動怒,還真的爬過那無賴的胯下,眾人見狀皆恥笑韓信,認為韓信真得怯弱無膽。[5]

後來韓信加入項梁的起義軍。前208年項梁戰死,韓信便隨餘部歸順項羽,任持戟郎中。曾經數次向其獻策,但項羽沒有採納。韓信認為在項軍內沒有前途,於是在前206年,漢王劉邦進入漢中郡武都郡巴郡蜀郡時,韓信逃離楚營,投奔漢王劉邦。韓信最初仍未被漢營重用,僅擔任管理倉庫的小官。後因為涉嫌犯軍法被判斬首之刑,行刑時,已有十三人被斬,韓信臨刑,見到夏侯嬰便說:「大王不是想要取得天下的嗎?為何要斬壯士呢?」夏侯嬰感驚奇,對他的表現感到壯毅,釋放韓信,再向劉邦推薦韓信。劉邦任韓信為治粟都尉,但韓信並不滿足於此。[6]

登台拜將[編輯]

韓信與蕭何談話數次,蕭何對他印象深刻。在南鄭過了一段時間,韓信估計蕭何已向劉邦推薦自己,然而始終沒有音訊,深感懷才不遇,於是離開漢營,準備另投明主。蕭何聞訊,認為韓信如此將才不能輕易失去,於是不及通知劉邦便策馬於月下追韓信,終於勸得韓信留下。[7]

起初,劉邦聽說蕭何出奔,十分驚恐,猶如失去左右手;後來聽說他是為了追韓信,於是問他:「這麼多人逃回東方,你都不追,為何卻追韓信?」蕭何再薦韓信:「那些逃走的將軍們是隨手可得的,至於韓信這樣的英才,天底下絕對找不到第二個!大王假如只想作個漢中王,當然用不上他;但若是要爭奪天下,商量大計的最佳人選非韓信莫屬。只看大王如何打算罷了。」劉邦說:「我也打算回東方去呀,哪裡能夠老悶在這?」蕭何回道:「大王如果決計打回東方去,那麼就請重用韓信,讓他留在漢營;假如不予以重任,必使得他再度出走。」劉邦說:「看在你的面子上,派他做個將軍吧。」蕭何說:「即使讓韓信做將軍,他也一定不肯留下來的。」劉邦說:「那麼,讓他做大將。」蕭何說:「太好了。」當下劉邦就想叫韓信來拜將。蕭何說:「大王一向傲慢無禮,如果任命一位大將,是以呼喚小孩子的方式,那麼韓信離去的原因必是如此。大王如果誠心拜他做大將軍,就該揀個好日子,自己事先齋戒,搭起一座高壇,按照任命大將的儀式辦理,那才行啊!」劉邦答應了。漢軍軍官們聽說了,個個暗自高興,人人都以為自己會被任命為大將,等到舉行儀式的時候,才知道是韓信,全軍上下都大吃一驚。[8]

韓信於拜將壇拜將後,劉邦問韓信有何良策。韓信問:「同您東向而爭天下的不是項王嗎?那大王自己估計一下,論兵力的英勇、強悍、精良,同項王比誰高誰下? 」劉邦沉默良久,認為不如項羽。韓信再拜,贊同地說:「不僅大王,就連我也覺得您不如項王。可是我曾經侍奉過項王,請讓我談談項王的為人。項王一聲怒喝,千人會嚇得膽戰腿軟,可是他不能放手任用賢將,這只算匹夫之勇。項王待人恭敬慈愛,語言溫和,人有疾病,同情落淚,把自己的飲食分給他們。可是等到部下有功應當封爵時,他把官印的稜角都磨光滑了也捨不得給人家,這是婦人之仁。項王雖然獨霸天下而使諸侯稱臣,可是卻不居關中而都彭城,又違背義帝的約定,把自己的親信和偏愛的人封為王,諸侯對此忿忿不平。諸侯見項王驅逐義帝於江南,也都回去驅逐他們原來的君王而自立為王了。凡是項羽軍隊經過的地方,無不遭蹂躪殘害,所以天下人怨恨他,百姓只是在他的淫威下勉強屈服。名義上雖為天下的領袖,實質上已失去民心,所以他的強大會很快變成衰弱的。在這種情況下大王如能反其道而行之,任用天下武勇之人,何愁敵人不被誅滅?把天下的土地分封給功臣,何愁他們不臣服?率領英勇的一心想打回老家去的士兵,何愁敵人不被打散!況且三秦的封王章邯董翳司馬欣本為秦將,率領秦國弟子已有數年,戰死和逃亡的人不計其數,又欺騙他們的部下和將領投降了項羽,至新安,項羽用欺詐的手段坑殺秦降卒二十餘萬人,唯獨章邯、董翳、司馬欣得脫,秦人對這三人恨之入骨。正在這時項羽以武力強封這三人為王,秦國百姓都不擁戴他們。您入武關時,秋毫不犯,廢除秦苛酷刑法,與秦民約法三章,秦國百姓無不想擁戴你在關中為王。根據當初諸侯的約定,大王理當在關中稱王,關中的百姓都知曉。可大王失掉應有的封爵而被安排在漢中做王,秦地百姓無不怨恨項王。如今大王起兵向東,攻三秦的屬地,只要號令一聲即可收服。劉邦聽後大喜,自以為得韓信太晚。對韓信言聽計從,部署諸將準備出擊。[9]

暗渡陳倉[編輯]

項羽分封諸侯,不足一年,齊國發生內亂,項羽於是親率楚軍北上鎮壓。前206年八月,劉邦趁此良機進軍關中,韓信說完漢中對後,劉邦遂聽信計。劉邦依計出兵結果受阻陳倉, 後劉邦採用趙衍計策繞路大敗章邯;漢軍大勝,旋即攻占咸陽,關中大部分歸順漢王劉邦。 (《史記》等正史均沒有提及「明修棧道」一事。《史記》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卻有這樣的記錄:須昌侯趙衍,「以謁者漢王元年初起漢中。雍軍塞陳(雍王章邯派兵塞陳倉道。),謁上,上計欲還。衍言從他道,道通。)

諸侯大敗[編輯]

當章邯還堅守廢丘時,劉邦留下周勃圍攻廢丘,自己則聯合其他項羽十八諸侯,趁項羽還在齊國時,於前205年領聯軍五十六萬人攻占項羽首都彭城。項羽領兵三萬回師彭城,劉邦韓信不能敵,結果在彭城之戰慘敗,劉邦退至滎陽。蕭何即動員關中老弱和未傅者,與漢王會滎陽。韓信收攏殘兵敗卒與劉邦會合(此時周勃在廢丘圍章邯)。之後,劉邦命灌嬰重組建秦舊騎兵李必、駱甲為副將,劉邦便拜灌嬰為中大夫,令李必、駱甲為左右校尉輔佐灌嬰,一起率領騎兵迎擊楚騎兵於滎陽東方,結果獲得大勝之間擊敗項羽追擊的楚軍。

魏王魏豹附楚反漢,劉邦派韓信曹參領兵攻魏,韓信曹參合擊魏國都城安邑,擒魏豹此戰過後曹參被賜食邑平陽。隨後曹參韓信率軍擊敗代國,韓信繼續進軍,在井陘背水一戰,以三萬精兵擊敗號稱二十萬人的趙軍。韓信聽從廣武君李左車建議,派人出使燕國,成功遊說燕王歸附漢王。

(根據《傅靳蒯成列傳》記載:(靳歙)別之河內,擊趙將賁郝軍朝歌,破之,所將卒得騎將二人,車馬二百五十匹。從(漢王)攻安陽以東,至棘蒲,下七縣。別攻破趙軍,得其將司馬二人,候四人,降吏卒二千四百人。從(漢王)攻下邯鄲。別下平陽,身斬守相,所將卒斬兵守、郡守各一人,降鄴。從(漢王)攻朝歌、邯鄲,及別擊破趙軍,降邯鄲郡六縣。還軍敖倉」。又根據《傅靳蒯成列傳》(周緤)蒯成侯緤者,沛人也,姓周氏。常為高祖參乘,以舍人從起沛。至霸上,西入蜀、漢,還定三秦,食邑池陽。東絕甬道,從(高祖)出度平陰,遇淮陰侯兵襄國,周緤「常為高祖驂乘」,即劉邦的警衛,他「從出渡平陰,遇淮隊侯兵襄國」。周緤與劉邦到襄國與韓信會合,當是發生在平定邯鄲之後。結合《靳歙傳》,靳歙從漢王劉邦攻下邯鄲之後,獨自平定了平陽與鄴城,此時劉邦到襄國會合韓信。)

結合《張耳陳餘列傳》,漢滅趙之戰的過程是,韓信與曹參受劉邦的命令,先破代國,殺夏說,把趙國的注意力轉向趙國北部,派韓信與張耳在井陘設疑,利用地理優勢吸引趙國的主力,劉邦自己親自率兵趁虛直取邯鄲,當趙國失去邯鄲,襄國危急,陳余進退兩難,此時韓信與張耳出井陘,攻殺陳余。趙王歇逃到襄國,劉邦與張耳、韓信南北夾擊襄國,攻破襄國會合,殺趙王歇,平定趙國。後來漢軍又平定巨鹿、常山郡,招降燕國。韓信、張耳繼續平定趙國余寇,劉邦、靳歙、周勃、曹參等返回敖倉,此前英布被龍且項聲打敗,與隨何歸漢,此時英布正式歸降劉邦,這時漢營調走他旗下的兵到滎陽抵抗楚軍。

受封齊王[編輯]

前204年,劉邦派酈食其遊說齊國結盟,齊王田廣答應,留下酈食其加以款待。此前韓信已奉劉邦命攻齊,在得知酈食其成功說服齊國以後,原本打算退軍,但蒯徹以劉邦並未發詔退軍為由,說服韓信不要把功勞讓給酈食其,韓信聽從,攻擊未作防備的齊國。田廣得知消息後極為憤怒,烹殺酈食其。韓信與灌嬰曹參擊敗齊軍,田廣引兵向東撤退,並向項羽求援。韓信與陳武蔡寅丁復王周陳涓聯軍擊敗田廣和楚將龍且的聯軍龍且戰死,韓信陸續攻占齊地。

前203年,韓信以齊地民心未穩為由,自請為假齊王(代理齊王),以便治理。當時劉邦正與楚軍相持不下,聞言破口大罵:「吾困於此,旦暮望若來佐我,乃欲自立爲王」,這時張良陳平「躡漢王足,附耳語」,說目前我方軍機不利,亦無法阻止韓信自立為王,「不如因而立,善遇之,使自為守。不然,變生。」劉邦立刻醒悟,又改罵曰:「大丈夫定諸侯,即為真王耳,何以假為!」於是直接封齊王[10]

項羽自知形勢不妙,派武涉遊說韓信叛漢,韓信以劉邦對他有恩為由拒絕。蒯徹認為劉邦日後必對韓信不利,多次聳恿韓信把握時機,脫離漢王自立,形成鼎足之勢。而韓信自認為勞苦功高,「漢終不奪我齊」;蒯徹則以「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蓋天下者不賞」相勸。但韓信始終抱定「漢終不負我」的想法而不忍叛漢。

助漢滅楚[編輯]

前203年,劉邦與項羽議和,停戰,以鴻溝為界。不久劉邦聽從陳平之計毀約,出兵追擊東歸的項羽,但韓信及彭越沒有派兵助戰,漢軍在固陵與項羽互有勝負。劉邦一方面固守,另一方面答應韓信及彭越事成後封地為王。五年,劉邦與彭越、韓信、九江兵等等共擊項羽,與項羽生死決戰,然後韓信率三十萬前軍擊項羽,劉邦在後,孔、費二將軍分居左右軍,絳侯、柴將軍在劉邦後。韓信率領前軍先與項羽正面對戰,戰不利,陣型後退,然後坐鎮中軍的劉邦派左右兩軍衝擊楚軍陣型,楚軍潰退,韓信趁機追擊,項羽大敗於垓下,灌嬰一路追擊項羽到東城斬首八萬,後項羽突圍跑路到烏江,自覺無顏見江東父老,不肯渡江,遂自刎而亡。

鳥盡弓藏[編輯]

項羽死後,劉邦趁機奪取韓信兵權,並改封韓信為楚王以便就近控制,移都下邳

劉邦欲捉拿鍾離昧,但鍾離昧素與韓信交好,於是鍾離昧逃到楚國。劉邦得知鍾離昧逃到楚國後。不久就有人上書告發楚王韓信謀反。劉邦向諸將徵詢對此事的意見。諸將都說:「趕緊發兵,活埋這個忘恩負義的小子!」高祖自知這些並不是好主意,就沒有吭聲。 這時,張良已經藉口有病而功成身退了,只有陳平依然是劉邦身邊最重要的謀士。劉邦便向陳平請教,陳平開始不肯出主意,直到劉邦再三追問,並說:「我打算派兵前去討伐他,你看怎麼樣?」 陳平沉著地反問道:「這次有人上書告發韓信造反的這件事,還有人知道嗎?」劉邦說:「沒人知道。」「那韓信自己知道嗎? 」「也不知道。」陳平低頭沉思了一會兒,又問:「陛下的軍隊比韓信的軍隊厲害嗎?」劉邦回答:「不見得。」陳平又問:「陛下手下的戰將中,有誰在戰場上能敵過韓信?」劉邦回答:「沒有人能敵得過他。」陳平說:「軍隊實力不如韓信,將領又不是韓信的對手,現在您反而要出兵去打韓信;一旦引起戰爭的話。勝負就難以預料了。這樣做我真是很為陛下擔心啊!」劉邦一聽,十分著急,連忙問有沒有什麼穩妥的辦法。陳平說:「古時,天子常常在全國各地巡行,會見各地的諸侯。南方有一個地方叫雲夢澤。陛下裝作出遊雲夢澤,要在陳州會見各路諸侯。陳州在楚地西界,韓信聽到天子出遊,又到了他的地盤上,他當然會來謁見。當他謁見陛下的時候,您便可以把他抓起來。這樣就不用派兵,只需一個武士就足夠了。」劉邦依計行事;韓信果然郊迎在路中央。劉邦便讓埋伏下來的武士將韓信捆得結結實實,投入囚車中。 後來劉邦把韓信貶為淮陰侯,留居京城,不讓他到外地任職,韓信也就不能再有所作為了。[11]

漢高祖十年,陳豨起兵造反,劉邦率兵前去平亂。呂后與蕭何密謀,偽報陳豨已死,在韓信前來祝賀時趁機擒獲,聲稱有人密告他與陳豨共謀[12],將韓信於長樂宮五刑處死[13](「先黥、劓,斬左右趾,笞之,梟其首,菹其骨肉於市,其誹謗罪詈詛者,又先斷舌」),並株連三族。韓信自感未曾負君卻落此下場,嘆曰:「當初不曾聽蒯徹之言,今日才會被人算計。」[14]後世人稱「生死一知己(蕭何),存亡二婦人(漂母、呂后)」、「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劉邦平定陳豨,班師回朝,得知韓信已死,既慶幸消除威脅,也為韓信的死感到惋惜。[15]劉邦問韓信死前說了甚麼,呂后回答,韓信後悔當初不聽蒯徹之言。於是劉邦下令逮捕蒯徹。蒯徹承認自己曾教韓信反叛劉邦,但辯稱「秦末群雄並起,有能者就可得天下,當時自己追隨韓信,自然就會為他出謀獻策,勸他自立,不會為劉邦設想;而且群雄中如劉邦般爭天下者甚眾,豈能盡殺」。劉邦感其言之有理,遂赦免之。[16][17]

人物特徵[編輯]

韓信(想像圖)刊於1921年出版的《晩笑堂竹荘畫傳》

外形[編輯]

韓信身材高大。(《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18]

  • 喜歡負劍而行。(《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19]
  • 韓信便隨餘部歸順項羽,任持戟郎中。(《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20]

自評[編輯]

  • 涉嫌犯軍法被判斬首之刑,行刑時,自稱為「壯士」。

行刑時,已有十三人被斬,韓信臨刑,見到夏侯嬰便說:「君王不是想要取得天下的嗎?為何要斬我這種壯士呢?」

(《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21]

評價[編輯]

  • 司馬遷對此評價為:「吾如淮陰,淮陰人為余言,韓信雖為布衣時,其志與眾異。其母死,貧無以葬,然乃行營高敞地,令其旁可置萬家。余視其母冢,良然。假令韓信學道謙讓,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則庶幾哉,於漢家勛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後世血食矣。不務出此,而天下已集,乃謀畔逆。夷滅宗族,不亦宜乎!」(《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 劉邦:「夫運籌策帷帳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給餽饟,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軍,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此三者,皆人傑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史記· 高祖本紀第八》)
  • 蕭何:「諸將易得耳。至如信者,國士無雙。王必欲長王漢中,無所事信;必欲爭天下,非信無所與計事者。顧王策安所決耳。」(《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 英布:「上老矣,厭兵,必不能來。使諸將,諸將獨患淮陰、彭越,今皆已死,餘不足畏也。」(《史記·卷九十一·黥布列傳第三十一》)
  • 馮衍:「昔者韓信將兵,無敵天下,功不世出,略不再見,威執項羽,名出高帝,不知天時,就烹於漢。」(《後漢書· 卷二八上·馮衍列傳第十八上》)
  • 曹操:「蕭何、曹參,縣吏也,韓信、陳平負污辱之名,有見笑之恥,卒能成就王業,聲著千載。」(《全三國文·卷二》)
  • 劉邵:「膽力絕眾,才略過人,是謂驍雄,白起、韓信是也。」(《人物誌·卷上·流業第三》)
  • 何晏:「此兩將者,殆蚩尤之敵對,開闢所希有也,何者勝,或曰:白起功多,前史以為出奇無窮,欲窺滄海,白起為勝,若夫韓信,斷幡以覆軍,拔旗以流血,其以取勝,非復人力也,亦可謂奇之又奇者哉,白起破趙軍,詐奔而斷其糧道,取勝之術,皆此類也,所謂可奇於不奇之間矣,安得比其奇之又奇者哉。」(《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全三國文·卷三九·魏三九·何晏·韓白論》)
  • 姜維:「夫韓信不背漢於擾攘,以見疑於既平,大夫種不從范蠡於五湖,卒伏劍而妄死,彼豈闇主愚臣哉?利害使之然也。」(《三國志·卷四十四·蜀書十四·蔣琬費禕姜維傳第十四》)
  • 葛洪:「孫吳韓白,用兵之聖也。」(《抱朴子內篇·卷十二·辨問》)
  • 陸機:「灼灼淮陰,靈武冠世。策出無方,思入神契。奮臂雲興,騰跡虎噬。凌險必夷,摧剛則脆。肇謀漢濱,還定渭表。京索既扼,引師北討。濟河夷魏,登山滅趙。威亮火烈,勢逾風埽。拾代如遺,偃齊猶草。二州肅清,四邦咸舉。乃眷北燕,遂表東海。克滅龍且,爰取其旅。劉、項懸命,人謀是與。念功惟德,辭通絕楚。」(《漢高祖功臣頌》)
  • 蔡謨:「夫以白起、韓信、項籍之勇,猶發梁焚舟,背水而陣。」(《晉書·卷七七·列傳第四七》)
  • 王珪:「秦王日凶慝,豪傑爭共亡。信亦胡為者,劍歌從項梁。項羽不能用,脫身歸漢王。道契君臣合,時來名位彰。北討燕承命,東驅楚絕糧。斬龍堰濉水,擒豹僭夏陽。功成享天祿,建旗還南昌。千金答漂母,百錢酬下鄉。吉凶成糾纏,倚伏難預詳。弓藏狡兔盡,慷慨念心傷。」(《詠淮陰侯》)
  • 張說:「光乘積學而善謀,求之古人,吳起、韓信敵也。」(《全唐文·第三部·卷二百二十三》)
  • 司馬貞:「君臣一體,自古所難。相國深薦,策拜登壇。沈沙決水,拔幟傳餐。與漢漢重,歸楚楚安。三分不議,偽游可嘆。」(《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 司馬光:「世或以韓信為首建大策,與高祖起漢中,定三秦,遂分兵以北,禽魏,取代,仆趙,脅燕,東擊齊而有之,南滅楚垓下,漢之所以得天下者,大抵皆信之功也。觀其距蒯徹之說,迎高祖於陳,豈有反心哉!良由失職怏怏,遂陷悖逆。夫以盧綰里閈舊恩,猶南面王燕,信乃以列侯奉朝請,豈非高祖亦有負於信哉!臣以為高祖用詐謀禽信於陳,言負則有之;雖然,信亦有以取之也。始,漢與楚相距滎陽,信滅齊,不還報而自王;其後漢追楚至固陵,與信期共攻楚而信不至。當是之時,高祖固有取信之心矣,顧力不能耳。及天下已定,則信復何恃哉!夫乘時以徼利者,市井之志也;酬功而報德者,士君子之心也。信以市井之志利其身,而以君子之心望於人,不亦難哉!」(《資治通鑑·卷第十二》)
  • 蘇軾:「抱王霸之大略,蓄英雄之壯圖,志吞六合,氣蓋萬夫。」
  • 何去非:「言兵無若孫武,用兵無若韓信、曹公。武雖以兵為書,而不甚見於其所自用。韓信不自為書,曹公雖為而不見於後世。然而傳稱二人者之學皆出於武,是以能神於用而不窮。竊嘗究之,武之十三篇,天下之學失者所通誦也。使其皆知所以用之,則天下孰不為韓、曹也?以韓、曹未有繼於後世,則凡得武之書伏而讀之者,未必皆能辦於戰也。」(《何博士備論》)
  • 葉適:「遷責韓信不學道謙讓,伐功矜能,至於夷滅;信雖不足以知此,然當受此責矣。何也?當天下發難,與沛公先後起者,各有得鹿之心,固以其力自斃,無怪也。獨蕭何張良與信,沛公之所須左右手,然其君臣之分素定也。若信猶欲自立,則漢誰與共功,是天下終不可得而定矣。信託身於人,而市井之度不改,始則急迫以不得不與,終則僥倖於必不可為,以黥彭所以自處而處周召太公之地,欲不亡得乎?」(《習學記言序目》)
  • 陳亮:「漢高帝所籍以取天下者,故非一人之力,而蕭何、韓信、張良蓋傑然於其間。天下既定,而不免於疑。於是張良以神仙自托;蕭何以謹畏自保;韓信以蓋世之功,進退無以自明。蕭何能知之於未用之先,而卒不能保其非叛,方且借信以為自保矣。」
  • 洪邁:「漢高祖用韓信為大將,而三以詐臨之:信既定趙,高祖自成皋度河,晨自稱漢使馳入信壁,信未起,即其臥,奪其印符,麾召諸將易置之;項羽死,則又襲奪其軍;卒之偽游雲夢而縛信。夫以豁達大度開基之主,所行乃如是,信之終於謀逆,蓋有以啟之矣。」(《容齋隨筆·卷十四》)
  • 陳元靚:「淮陰善將,逢時展效。受律登壇,握兵之要。虜魏降燕,平齊下趙。輔漢之功,久而益劭。」(《事林廣記後集》)
  • 楊維楨:「韓信登壇之日,畢陳平生之畫略,論楚之所以失,漢之所以得,此三秦還定之謀所以卒定韓信之手也。」
  • 唐順之:「孔明之初見昭烈三國,亦不能過。予故曰:淮陰者非特將略也。」
  • 王世貞:「淮陰之初說高帝也,高密之初說光武也,武鄉之初說昭烈也,若懸券而責之,又若合券焉!噫,可謂才也已矣!」
  • 董份:「觀信智略如此,真有掀揭天下之心,不但兵謀而已也,所以謂之人傑。」
  • 李贄:「信與沛公初見,凡說項羽處,字字拿著沛公,沛公卒受其益。」
  • 茅坤:「太史公傳淮陰,不詳其兵法所授,此失著處。」;「予覽觀古兵家流,當以韓信為最,破魏以木罌,破趙以立漢赤幟,破齊以囊沙,彼皆從天而下,而未嘗與敵人血戰者。予故曰:古今來,太史公,文仙也;李白,詩仙也;屈原,辭賦仙也;,酒仙也;而韓信,兵仙也,然哉!」
  • 祩宏:「韓信,楚士也。背楚之漢,楚卒以信困,漢以信興。夫前後一信耳,而二國之興廢因之,善用與不善用之故也,六根在人。不善用之則名六賊,善用之則種種神通妙用耳,煩惱即菩提。豈不信哉。」(《竹窗隨筆》)
  • 王鳴盛:「漢得天下,皆韓信之功。」;「觀信引兵法以自證其用兵之妙,且又著書三篇,序次諸家為三十五家,可見信平日學問本原。寄食受辱時,揣摩已久,其連百萬之眾,戰必勝,攻必取,皆本於平日學問,非以危事嘗試者。信書雖不傳,就本傳所載戰事考之,可見其純用權謀,所謂出奇設伏,變詐之兵也。」(《十七史商榷·卷四》)
  • 徐經:「史公為淮陰惜,實不僅為淮陰惜。」
  • 王志湉:「氣蓋世力拔山,見公束手,歌大風思猛士,為之傷懷。」(《十七史商榷·卷四》)
  • 梁玉繩:「信之死冤矣!前賢皆辯其無反狀,大抵出於告變者之誣詞,及呂后與相國文致耳。史公依漢廷獄案敘入傳中而其冤自見。一飯千金,弗忘漂母;解衣推食,寧負高皇?不聽涉、通(蒯徹)於擁兵王齊之日,必不妄動於淮陰家居之時;不思結連布、越大國之王,必不輕約邊遠無能之將。「賓客多」與「稱病」之人何涉?「左右辟」則『挈手"之語誰聞?上謁入賀,謀逆者未必坦率如斯;家臣徒奴,善將者變復布置有幾!是知高祖畏惡其能,非一朝夕。胎禍於躡足附耳,露疑於奪符襲軍。顧禽縛不已,族誅始快。『從豨軍來,見信死,且喜且憐』,亦諒其無辜受戮為可憫也。」(《史記志疑·卷三十二》)
  • 薛福成:「中國兵法之有專家,始於戰國之時,厥後漢之韓信、唐之李靖,皆有兵法傳於世,蓋此中窾要,非可鹵莽,宜有心得也。」(《盛世危言·卷六·選將練後論》)
  • 鄭觀應:「古之為將者,經文緯武,謀勇雙全;能得人,能知人,能愛人,能制人;省天時之機,察地理之要,順人和之情,詳安危之勢。凡古今之得失治亂,陣法之變化周密,兵家之虛實奇正,器械之精粗巧拙,無不洞識。如春秋時之孫武、李牧,漢之韓信、馬援、班超、諸葛亮,唐之李靖、郭子儀李光弼,宋之宗澤岳飛,明之戚繼光俞大猷等諸名將,無不通書史,曉兵法,知地利,精器械,與今之泰西各國講求將才者無異。」;「古之所謂將才者,曰儒將、曰大將、曰才將、曰戰將。韓信、馮異王猛賀若弼、李靖、郭子儀、曹彬徐達籌,大將也。」
  • 曾國藩:《曾國藩全集》敘韓信破魏豹,以木罌渡軍;其破龍且,以沙囊壅水;竊嘗疑之:魏以大將柏直當韓信,以騎將馮敬當灌嬰,以步將項它當曹參,則兩軍之數,殆亦各不下萬人。木罌之所渡幾何?至多不過二三百人,豈足以制勝乎?沙囊壅水,下可滲漏,旁可橫溢,自非興工嚴塞,斷不能築成大堰。壅之使下流竟絕,如其河寬盛漲,則塞之固難決之亦復不易;若其小港微流,易壅易決,則決後未必遂不可涉渡也。二者揆之事理,皆不可信。敘兵事者莫善於《史記》,太史公敘兵莫詳於《淮陰傳》,而其不足據如此!孟子曰:「盡信書,則不如無書。」君子之作事,既征諸古籍,諏諸人言,而又必慎思而明辨之,庶不至冒昧從事耳。

借用評價[編輯]

後世亦有多項以韓信評價當時名將之記錄:

  • 楊阜馬超:「之勇」(《三國志·蜀書六》)
  • 曹操張郃:「昔子胥不早寤,自使身危,豈若微子、韓信歸邪?」(《三國志·魏書十七》)
  • 三國志魏延:「延每隨亮出,輒欲請兵萬人,與亮異道會於潼關,如韓信故事,亮制而不許。延常謂亮為怯,嘆恨己才用之不盡。」(《三國志·蜀書十》)

軼事[編輯]

  • 三國時期蜀漢名將魏延自比如同前漢將領韓信的例子,巧合的是,魏延與韓信受委以重任之時都有「一軍皆驚」之記載。韓信:何曰:「王素慢無禮,今拜大將如呼小兒耳,此乃信所以去也。王必欲拜之,擇良日,齋戒,設壇場,具禮,乃可耳。」 王許之。諸將皆喜,人人各自以為得大將。至拜大將,乃韓信也,一軍皆驚。」[22]魏延:當得重將以鎮漢川,眾論以為必在張飛,飛亦以心自許。先主乃拔延為督漢中鎮遠將軍,領漢中太守,一軍盡驚。[23]
    • 韓信與魏延出身皆低微。
  • 韓信被貶為淮陰侯後,自知功高震主,更看不起原本地位比他低的周勃灌嬰等人。有一回到了樊噲家裏,樊噲非常有禮,跪拜送迎,稱已經被貶為列侯的韓為「大王」,自稱「臣」。對韓信說:「大王竟然肯駕臨臣家裏!」韓信出門,笑著說:「我這一生,竟然與樊噲等人為伍了。」
  • 今天在淮安還有漢韓侯祠、胯下橋和漂母祠,紀念韓信及其事蹟。

成語[編輯]

  • 戰無不勝:劉邦建立漢朝後對韓信的評價,指的是打仗沒有不勝的。形容力量十分強大,百戰百勝。
  • 國士無雙:蕭何在向劉邦推薦韓信是說他是國士無雙。指一國獨一無二的人才。
  • 一飯千金:韓信落魄時曾對施捨給他的老婦說以後定當後報,韓信衣錦還鄉時並賞賜她千金比喻厚厚地報答對自己有恩的人。
  • 多多益善:劉邦和韓信有一次對話,劉邦問韓信「你能帶多少兵」韓信回答說「多多益善」形容一樣東西或人等越多越好。 又有韓信將兵多多益善之意。
  • 十面埋伏:韓信設伏兵於十面以圍殲項羽。指周圍布置了重重埋伏。
  • 背水一戰:在韓信攻打趙國的時候,他採取背水一戰的計謀,贏得戰爭勝利比喻在艱難情況下跟敵人決一死戰。
  • 拔旗易幟:韓信北上滅趙的一個計謀,拔掉別人的旗子,換上自己的旗子。比喻取而代之。
  • 置之死地而後生:韓信北上滅趙的一個計謀,原指作戰把軍隊布置在無法退卻、只有戰死的境地,士兵就會奮勇前進,殺敵取勝。後比喻事先斷絕退路,就能下決心,取得成功。
  • 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韓信為了東進中原,採取麻痹敵人的辦法,讓士兵去修理棧道,而卻領大軍從陳倉出來,占領了關中。在軍事上的含義是:從正面迷惑敵人,用來掩蓋自己的攻擊路線,而從側翼進行突然襲擊。這是聲東擊西、出奇制勝的謀略。
  • 兵仙神帥:比喻韓信出神入化的用兵藝術。
  • 胯下之辱:韓信落魄時,一個同鄉人欺負他,讓他從自己的褲襠下鑽過去,韓信果真從那個人褲襠下鑽過去。指極大的侮辱。
  • 解衣推食:韓信說劉邦把穿著的衣服脫下給自己穿,把正在吃的食物讓自己吃,形容對人熱情關懷。
  • 居常鞅鞅:劉邦建立漢朝後,奪去了韓信的兵權,而韓信從此稱病不朝,悶悶不樂。也指的是因不平或不滿而常常鬱鬱不樂。
  • 功高震主:指的是韓信功勞太大,使君主地位受到威脅而心有疑慮。
  • 金石之交:武涉曾經勸說韓信自立,說道:你和漢王劉邦的關係這麼好,但是最終還是被他所擒的。指的是如同金石般堅不可摧的交誼。
  • 獨當一面:張良和劉邦的一次談話中,張良對韓信的評價。指的是單獨負責一個方面的工作。
  • 略不世出:指的韓信的功勞很大,天底下沒有人可以與他比的,後用於誇獎人等。
  • 不賞之功:說的是韓信在戰爭中功勞,後形容功勞極大。
  • 匹夫之勇:指不用智謀,單憑個人勇氣行事的行為。
  • 婦人之仁:韓信在和劉邦的一次說話中,說項羽是婦人之仁,指的是婦女的軟心腸。處事姑息優柔,不識大體。
  • 推陳出新:當年韓信剛投奔劉邦時,劉邦讓他管理糧倉,韓信提出「推陳出新」的管理理念,即把糧倉開設前後兩個門,把新糧從前門運送進去,把舊糧從後門運出來,這樣可以防止糧食在蜀中炎熱潮濕的環境下腐敗變質。從而使蜀中糧倉不再有變質浪費的現象。指的是去掉舊事物的糟粕,取其精華,並使它向新的方向發展。
  • 勛冠三傑:指的是張良、蕭何和韓信。意思是說:三傑之中,韓信的功勞最大。
  • 伐功矜能:司馬遷對韓信的評價,指吹噓自己的功勞和才能。形容居高自大,恃才傲物。
  • 偽游雲夢:劉邦偽游雲夢,詐捕韓信。
  • 乘人之車者載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懷人之憂,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韓信當年說的一句話,指的是坐人家車子的,要與人家共患難;穿人家衣服的,要替人家的事擔憂;靠人家養活的,要為人家的事拚命。
  • 愚者千慮,必有一得;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李左車在和韓信談話中,李左車提出的這個觀點。指的是聰明的人在上千次考慮中,總會有一次失誤;愚蠢的人在上千次考慮中,總會有一次收穫。
  • 人心難測:韓信北上滅趙的時候,說張耳與陳余兩人為刎頸之交,後兩人翻臉。人的內心難以探測,喻指人的心思難以揣測,多用於貶義。亦做「人心莫測」。
  • 鐘室之禍:楚漢相爭,韓信屢建奇功。劉邦稱帝後,封信為淮陰侯。因遭呂后猜忌,被斬於長樂宮懸鐘之室。
  •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成事由於蕭何,敗事也由於蕭何。比喻事情的成功和失敗都是由這一個人造成的。
  • 生死一知己,存亡兩婦人:一知己指蕭何,兩婦人分別指的是漂母和呂后,寥寥十字,概括韓信一生中的經歷。

民間傳說[編輯]

  • 韓信作象棋:象棋的傳說不一,流傳最廣的說法是始創於韓信。劉邦統一天下後,屢建戰功的大將韓信被呂后誘捕入獄。韓信自知壽命快到頭了,就打算在獄中寫一本「奇書」傳給後人,後來做好的居然是模擬兩軍攻擊的棋子。獄卒專心研究韓信授給他的奇術。因紙片易爛,就換成了扁圓形小木頭坨兒,為好區別又染成紅黑兩色。又據「奇」的諧音,把「奇」叫做「棋」,還寫了一本《棋譜》傳給了他的兒子。後人認為棋雖可布陣,但不是真的兩軍作戰,只是一種象徵,所以稱它為「象棋」。
  • 韓信放風箏:中國是風箏的故鄉,南方稱「鷂」,北方稱「鳶」。相傳,風箏的發明人是大軍事家韓信。垓下之戰中,韓信以「十面埋伏」之計將項羽的軍隊團團包圍,為了瓦解楚軍的軍心,韓信派人用牛皮製成風箏,上敷竹笛,夜晚放到高空中,風吹著笛子發出淒涼的聲音,漢軍和著笛聲唱起楚國的民歌來。楚軍聽到了鄉音,都想念起故鄉來,鬥志渙散了。結果,楚霸王一敗塗地,在烏江邊上自殺了,這就是成語「四面楚歌」的故事。唐朝趙昕也在《熄燈鷂文》中說:垓下之戰時,韓信製成風箏,讓張良坐風箏上天,高唱楚歌,楚歌傳到楚營,動搖了項羽軍心。宋朝的《事物紀原》中還記載韓信曾利用風箏測量距離之事。
  • 韓信分油:據說有一天,韓信走在路上,看見兩個合夥做生意的賣油翁要拆夥,兩人共有十斤油,要把油平分,每人五斤,這兩個人只擁有一個容量十斤的簍子,還有一個空的罐子和一個空的葫蘆,罐子容量是七斤,葫蘆容量三斤,但是沒有秤,於是爭執不下。韓信一聽完兩人的說法,立刻說:「葫蘆歸罐罐歸簍,二人分油回家走。」於是指點兩人,果然把油平均分成兩半。其實韓信的意思是這樣子的,「先把油全部裝到簍子中,用葫蘆連裝三次,共裝9斤,罐子注滿後,葫蘆裏還剩2斤,罐子裏有7斤,簍子裏有1斤。然後將罐子的7斤油全部倒入簍子,此時簍子裏是8斤油,葫蘆裏是2斤油。再將葫蘆裏的2斤油全部倒進罐子裏。此時罐子裏有2斤油,簍子裏是8斤油。最後,用簍子裏的油灌滿葫蘆。此時簍子裏有5斤油,罐子裏有2斤油,葫蘆裏有3斤油。一個人拿走簍子,另一個拿走葫蘆跟罐子,兩人所得完全相等。」
  • 韓信點兵:據說有一天,韓信率領一千五百名將士與楚將交戰。楚軍敗退,漢軍也死傷四百多人,於是韓信整頓兵馬,返回山上的行轅,忽有探子來報,說有楚軍五百人追來。只見遠方塵土飛揚,殺聲震天。漢軍本來已十分疲憊,此時營中有人大喊:「我軍死傷殆盡,人數太少,一定會輸給楚軍。」各部隊人數混亂,韓信命令士兵三人一排,結果多出兩名;接著命令士兵五人一排,結果多出三名;又命令士兵七人一排,結果又多出兩名。韓信說:「我已經知道我軍的人數了。」向將士們宣布:「經我計算,我軍有一千零七十三名,敵人只有五百,我們居高臨下,以眾擊寡,一定能打敗敵人。」漢軍於是士氣大振,楚軍大敗而逃。

相關條目[編輯]

相關作品[編輯]

  • 韓信廟》,唐,唐劉禹錫作,詩的內容是「將略兵機命世雄,蒼黃鐘室嘆良弓。遂令後代登壇者,每一尋思怕立功」。
  • 《韓淮陰侯廟》 ,明袁崇煥作。「一飯君知報,高風振俗耳。如何解報恩,禍為受恩始。丈夫亦何為,功成身可死。陵谷有變易,遑問赤松子。所貴清白心,背面早熟揣。若聽蒯通(蒯徹)言,身名己為累。一死成君名,不必怨呂雉。」
  • 追韓信》,元曲雜劇,元金仁傑作。
  • 秦時明月》,現代小說,台灣溫世仁作。佩劍是赤霄。
  • 《卻過淮地吊韓信廟》·李紳
  • 《中呂·賣花聲·客況》·張可久
  • 《猛虎行》·李白
  • 《贈新平少年》·李白
  • 《乞食》·陶淵明

影視形象[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史記 淮陰侯傳
  2. ^ s:何博士備論 (四庫全書本)/卷下#魏論下
  3. ^ 王充論衡·實知》云:「韓信葬其母,亦行營高敞地,令其旁可置萬家,其後竟有萬家處其墓旁。」
  4. ^ 《史記》(卷92):「淮陰侯韓信者,淮陰人也。始為布衣時,貧無行,不得推擇為吏,又不能治生商賈。常從人寄食飲,人多厭之者。常數從其下鄉南昌亭長寄食,數月,亭長妻患之,乃晨炊蓐食。食時,信往,不為具食。信亦知其意,怒,竟絕去。信釣於城下,諸母漂,有一母見信飢,飯信,竟漂數十日。信喜,謂漂母曰:「吾必有以重報母。」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孫而進食,豈望報乎!」」
  5. ^ 《史記》(卷92):「淮陰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若雖長大,好帶刀劍,中情怯耳。」眾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袴下。」於是信孰視之,俛出袴下,蒲伏。一市人皆笑信,以為怯。」
  6. ^ 《史記》(卷92):「淮陰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及項梁渡淮,信杖劍從之,居麾下,未得知名。項梁敗,又屬項羽,羽以為郎中。數以策干項羽,羽不用。漢王之入蜀,信亡楚歸漢,未得知名,為連敖。坐法當斬,其輩十三人皆已斬,次至信,信乃仰視,適見滕公,曰:「上不欲就天下乎?何為斬壯士!」滕公奇其言,壯其貌,釋而不斬。與語,大說之。言於上,上拜以為治粟都尉,上未之奇也。」
  7. ^ 《史記》(卷92):「信數與蕭何語,何奇之。至南鄭,諸將行道亡者數十人,信度何等已數言上,上不我用,即亡。何聞信亡,不及以聞,自追之。」
  8. ^ 《史記》(卷92):「人有言上曰:「丞相何亡。」上大怒,如失左右手。居一二日,何來謁上,上且怒且喜,罵何曰:「若亡,何也?」何曰:「臣不敢亡也,臣追亡者。」上曰:「若所追者誰?」曰:「韓信也。」上復罵曰:「諸將亡者以十數,公無所追;追信,詐也。」何曰:「諸將易得耳。至如信者,國士無雙。王必欲長王漢中,無所事信;必欲爭天下,非信無所與計事者。顧王策安所決耳。」王曰:「吾亦欲東耳,安能鬱郁久居此乎?」何曰:「王計必欲東,能用信,信即留;不能用,信終亡耳。」王曰:「吾為公以為將。」何曰:「雖為將,信必不留。」王曰:「以為大將。」何曰:「幸甚。」於是王欲召信拜之。何曰:「王素慢無禮,今拜大將如呼小兒耳,此乃信所以去也。王必欲拜之,擇良日,齋戒,設壇場,具禮,乃可耳。」王許之。諸將皆喜,人人各自以為得大將。至拜大將,乃韓信也,一軍皆驚。」
  9. ^ 《史記》(卷92):「信拜禮畢,上坐。王曰:「丞相數言將軍,將軍何以教寡人計策?」信謝,因問王曰:「今東鄉爭權天下,豈非項王邪?」漢王曰:「然。」曰:「大王自料勇悍仁彊孰與項王?」漢王默然良久,曰:「不如也。」信再拜賀曰:「惟信亦為大王不如也。然臣嘗事之,請言項王之為人也。項王喑惡叱吒,千人皆廢,然不能任屬賢將,此特匹夫之勇耳。項王見人恭敬慈愛,言語嘔嘔,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飲,至使人有功當封爵者,印刓敝,忍不能予,此所謂婦人之仁也。項王雖霸天下而臣諸侯,不居關中而都彭城。有背義帝之約,而以親愛王,諸侯不平。諸侯之見項王遷逐義帝置江南,亦皆歸逐其主而自王善地。項王所過無不殘滅者,天下多怨,百姓不親附,特劫於威彊耳。名雖為霸,實失天下心。故曰其彊易弱。今大王誠能反其道:任天下武勇,何所不誅!以天下城邑封功臣,何所不服!以義兵從思東歸之士,何所不散!且三秦王為秦將,將秦子弟數歲矣,所殺亡不可勝計,又欺其眾降諸侯,至新安,項王詐坑秦降卒二十餘萬,唯獨邯、欣、翳得脫,秦父兄怨此三人,痛入骨髓。今楚彊以威王此三人,秦民莫愛也。大王之入武關,秋毫無所害,除秦苛法,與秦民約法三章耳,秦民無不欲得大王王秦者。於諸侯之約,大王當王關中,關中民咸知之。大王失職入漢中,秦民無不恨者。今大王舉而東,三秦可傳檄而定也。」於是漢王大喜,自以為得信晚。遂聽信計,部署諸將所擊。」
  10. ^ 何焯《義門讀書記》說:「人見漢王轉換之捷,不知太史公用筆入神也。他人不過曰:『漢王怒,良平諫,乃許之。』」劉何《書淮陰侯傳後》 :「信以佐命元勛而死疑獄,高帝、高后信寡恩矣。雖然,信亦有以自取。蓋漢之殺信,始於酈生之烹,決於假齊王之請。當信之入趙也,……乃用蒯通(蒯徹)計乘間襲齊,致酈生烹,是直信烹之也。夫酈生,王之幸臣也,從漢王久,累功與良、平先後,忽以信死,王惜酈死,畏信專而殺信之心起。當此之時,為信謀者維深自斂抑,歸功於上,引咎於己,猶可自挽。乃計不出此,而據齊請封,跋扈已甚!當良、平躡足時,而漢王殺信之心已斷斷乎不可解,雖無赦官徒、襲呂后之謀,信其不死乎?」(劉寶楠輯《清芬集》卷七)
  11. ^ 漢六年,人有上書告楚王韓信反。高帝問諸將,諸將曰:「亟發兵坑豎子耳。」高帝默然。問陳平,平固辭謝,曰:「諸將云何?」上具告之。陳平曰:「人之上書言信反,有知之者乎?」曰:「未有。」曰:「信知之乎?」曰:「不知。」陳平曰:「陛下精兵孰與楚?」上曰:「不能過。」平曰:「陛下將用兵有能過韓信者乎?」上曰:「莫及也。」平曰:「今兵不如楚精,而將不能及,而舉兵攻之,是趣之戰也,竊為陛下危之。」上曰:「為之奈何?」平曰:「古者天子巡狩,會諸侯。南方有雲夢,陛下弟出偽游雲夢,會諸侯於陳。陳,楚之西界,信聞天子以好出遊,其勢必無事而郊迎謁。謁,而陛下因禽之,此特一力士之事耳。」高帝以為然,乃發使告諸侯會陳,「吾將南遊雲夢」。上因隨以行。行未至陳,楚王信果郊迎道中。高帝豫具武士,見信至,即執縛之,載後車。信呼曰:「天下已定,我固當烹!」高帝顧謂信曰:「若毋聲!而反,明矣!」武士反接之。遂會諸侯於陳,盡定楚地。還至雒陽,赦信以為淮陰侯,而與功臣剖符定封。
  12. ^ 梁玉繩《史記志疑》卷三十二「淮陰侯列傳」條說:「信之死冤矣!前賢皆辯其無反狀,大抵出於告變者之誣詞,及呂后與相國文致耳。史公依漢廷獄案敘入傳中而其冤自見。一飯千金,弗忘漂母;解衣推食,寧負高皇?不聽涉、通(蒯徹)於擁兵王齊之日,必不妄動於淮陰家居之時;不思結連布、越大國之王,必不輕約邊遠無能之將。『賓客多』與『稱病』之人何涉?『左右辟』則『挈手』之語誰聞?上謁入賀,謀逆者未必坦率如斯;家臣徒奴,善將者變復布置有幾!是知高祖畏惡其能,非一朝夕。胎禍於躡足附耳,露疑於奪符襲軍。顧禽縛不已,族誅始快。『從豨軍來,見信死,且喜且憐』,亦諒其無辜受戮為可憫也。」清人郭嵩燾《史記札記》認為:韓信「貴賤生死一取資於人,是乃人臣之定分。非能反者。」趙翼《陔餘叢考》卷五亦認為:「《史記·淮陰侯列傳》全載蒯通(蒯徹)語,正以見淮陰之心乎為漢,雖以通(蒯徹)之說百端,終確然不變,而他日之誣以反而族之者之冤痛,不可信也!」李慈銘《越縵堂讀書記》:「『天下已集,乃謀叛逆』,此史公微文。謂淮陰之愚,必不至此也。」
  13. ^ 《漢書·刑法志》:「漢興,約法三章,然其大辟尚有夷三族之令,故謂之具五刑。彭越、韓信之屬皆受此誅。」
  14. ^ 《史記·淮陰侯列傳》:陳豨拜為巨鹿守,辭於淮陰侯。淮陰侯挈其手,辟左右與之步於庭,仰天嘆曰:「子可與言乎?欲與子有言也。」豨曰:「唯將軍令之!」淮陰侯曰:「公所居,天下精兵處也;而公,陛下之信幸臣也。人言公之畔,陛下必不信;再至,陛下乃疑矣;三至,必怒而自將。吾為公從中起,天下可圖也。」陳豨素知其能也,信之,曰:「謹奉教!」漢十一年,陳豨果反。上自將而往,信病不從。陰使人至豨所曰:「弟舉兵,吾從此助公。」信乃謀與家臣夜詐詔赦諸官徒奴,欲發以襲呂后、太子。部署已定,待豨報。其舍人得罪於信,信囚,欲殺之。舍人弟上變,告信欲反狀於呂后。呂后欲召,恐其黨不就,乃與蕭相國謀,詐令人從上所來,言豨已得死,列侯群臣皆賀。相國紿信曰:「雖疾,強入賀。」信入,呂后使武士縛信,斬之長樂鍾室。信方斬,曰:「吾悔不用蒯通(蒯徹)之計,乃為兒女子所詐,豈非天哉!」遂夷信三族。
  15. ^ 吳見思《史記論文》:且喜且憐之「五字寫盡漢王心事。」張溥《歷代史論》卷三:「呂后殺信有專擅之大罪二:……戮一大臣而帝不聞,一罪也。即使帝在邯鄲,倉皇不及往反,執信於獄,以尺一告帝,或誅或族,集百官而廷議,其罪亦惟命,乃斬之長樂鍾室,夷其三族,二罪也。」《御批通鑑輯覽》說: 「韓信之冤與否姑弗論,然髙祖在外而後公然族誅大臣。回亦弗問,牝雞司晨成何國政。人彘之禍兆於此矣。」
  16. ^ 《史記·淮陰侯列傳》:「高祖已從豨軍來,至,見信死,且喜且憐之,問:『信死亦何言?』呂后曰:『信言恨不用蒯通計。』高祖曰:『是齊辯士也。』乃詔齊捕蒯通。蒯通至,上曰:『若教淮陰侯反乎?』對曰:『然,臣固教之。豎子不用臣之策,故令自夷於此。如彼豎子用臣之計,陛下安得而夷之乎!』上怒曰:『亨之。』通曰:『嗟乎,冤哉亨也!』上曰:『若教韓信反,何冤?』對曰:『秦之綱絕而維弛,山東大擾,異姓並起,英俊烏集。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於是高材疾足者先得焉。蹠之狗吠堯,堯非不仁,狗因吠非其主。當是時,臣唯獨知韓信,非知陛下也。且天下銳精持鋒欲為陛下所為者甚眾,顧力不能耳。又可盡亨之邪?』高帝曰:『置之。』乃釋通之罪。」
  17. ^ 郭嵩燾《史記札記》說:「韓信之伺敵間,可謂神矣,獨於高祖所以駕御之術,身入彀中而不知。可見高祖之深機,以韓信之知能亦無從窺見其崖略,操之、縱之、予之、奪之,惟所欲為,至於縛載後車而始悟。嗚呼,高祖操機術以牢籠天下,殆亦曠千古而無對者與!」
  18. ^ 《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淮陰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若雖長大,好帶刀劍,中情怯耳。」眾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袴下。」於是信孰視之,俛出袴下,蒲伏。一市人皆笑信,以為怯。」
  19. ^ 《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淮陰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若雖長大,好帶刀劍,中情怯耳。」眾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袴下。」於是信孰視之,俛出袴下,蒲伏。一市人皆笑信,以為怯。」
  20. ^ 《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韓信謝曰:「臣事項王,官不過郎中,位不過執戟,言不聽,畫不用,故倍楚而歸漢。漢王授我上將軍印,予我數萬眾,解衣衣我,推食食我,言聽計用,故吾得以至於此。夫人深親信我,我倍之不祥,雖死不易。幸為信謝項王!」
  21. ^ 《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漢王之入蜀,信亡楚歸漢,未得知名,為連敖。坐法當斬,其輩十三人皆已斬,次至信,信乃仰視,適見滕公,曰:「上不欲就天下乎?何為斬壯士!」滕公奇其言,壯其貌,釋而不斬。與語,大說之。言於上,上拜以為治粟都尉,上未之奇也。「
  22. ^ 《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
  23. ^ 《三國志·蜀書·魏延傳》
  24. ^ 韓信崇拜的歷史源流與在台灣的發展─以台中寶林寺為例

參考[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新頭銜 西漢齊王
前203年—前202年
繼任:
劉肥
新頭銜 西漢楚王
前202年—前201年
繼任:
劉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