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鶴凌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馬鶴凌
個人資料
性別
戌三
出生 1920年11月9日
中華民國 中國湖南省衡山縣
逝世 2005年11月1日(2005-11-01)(84歲)
 中華民國台北市大安區國泰醫院
國籍  中華民國
政黨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父母 馬立安(父)
馬向敦(母)
配偶 秦厚修
子女 馬以南
馬乃西
馬冰如
馬英九
馬莉君
學歷
經歷
著作
  • 〈「王道」在今天的世界〉,馬鶴凌編著,《文明融合與世界大同》
  • 《開創美好的明天》

馬鶴凌(1920年11月9日-2005年11月1日),名戌三湖南省衡山縣[1][2]中國國民黨籍政治人物,前任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之父。曾任行政院青輔會處長、國民黨考紀會副主任委員。

生平[編輯]

馬鶴凌父親為馬立安,母親為馬向敦。曾就讀於湖南嶽雲中學國民黨中央政治學校(今國立政治大學)法政系十一期畢業。

對日抗戰時,未畢業就參加中國國民黨青年軍[3],抗戰結束,即進入湖南省政府擔任基層的公務員,1948年來臺,1949年一度欲再赴大陸,最後努力不果。(馬英九1950年7月13日,出生於英屬香港九龍油麻地廣華醫院,1952年隨雙親移居台灣——來源於維基百科。馬鶴凌何時去的香港?)

1944年8月20日馬鶴凌與國民黨中央政治學校學妹秦厚修結婚,婚後生下四女一男,依序為馬以南馬乃西馬冰如馬英九馬莉君

一生最高公職是行政院青輔會處長(十二職等),黨職是國民黨考紀會副主任委員。

對子女的教育[編輯]

大多數人均將注意力放在他是如何教育出政治人物馬英九

仕途經歷[編輯]

1950年代,馬鶴凌放棄出國進修,對往後發展不無影響,加上個性之故,仕途並不順遂。1972年,他在國民黨台灣大學知識青年黨部擔任書記長時,因安排資深中央民代到台大校園辯論國會改造問題,被人以「把老代表送到台大給學生公審」為由一狀告到中央,不久就被調職。

墓誌銘[編輯]

馬鶴凌逝世後,其骨灰甕上之題字為:「化獨漸統,全面振興中國。」「協強扶弱,一起邁向大同。」

爭議[編輯]

壹週刊》報導,馬鶴凌喜歡收乾女兒,來者不拒,據說有十多位,其中有陳美琪;另外還有台北鳳凰獅子會會長張穗鳳、賴比瑞亞大使前未婚妻劉秀珍、歌星池昭君及兩個摯友託孤的女兒。前中姐凌蕙蕙據傳也是他的乾女兒之一,但她本人否認這項傳言。

2003年,陳美琪以始亂終棄為由,勒索馬鶴凌四十萬元,並傳出陳美琪手中握有對馬鶴凌相當不利的影像證據。此事經私下協調而解決,但在這個事件後,馬鶴凌仍然繼續與陳美琪私下來往,陳美琪對外也以馬英九的乾妹妹自居。

根據媒體披露,馬鶴凌與小他42歲的有夫之婦發生不倫戀,而這名對象就是馬鶴凌在其住處心臟病發的女主人翁惠美,她也是馬鶴凌的乾女兒之一。此事由翁惠美的前夫吳家政出面指控。

2013年3月,自稱馬鶴凌「乾女兒」的陳美琪在上海舉行新書發表會。陳美琪自稱與馬鶴凌生前曾有過一段「黃昏戀」,而這是她「之前一直沒有承認的」。陳美琪說,馬鶴凌很疼愛她,認識2年後,乾爹有一天握住她的手,主動表示對她的情感。至於馬家人的看法?陳美琪遲疑了一下回答,「這已經不重要了,重點是乾爹對我好」。

值得注意的,是馬鶴凌生前有多位「乾女兒」的傳聞,一度盛傳馬鶴凌收有高達十位左右的乾女兒,其中除了有人曾控告馬鶴凌「性侵」之外,還有乾女兒藉著馬英九的名號,闖蕩演藝圈造成爭議。由於馬鶴凌的這些爭議性行為,讓馬英九的形象受創,政壇傳聞馬氏父子之間已經不常聯絡,此次馬鶴凌突然心臟病發,馬家人都在狀況外,想必事出有因。事實上,馬鶴凌曾經擔任蔣介石侍從,退休時的正式官銜為總統府局長,也有政壇消息指出,馬鶴凌屬於國民黨舊CC(陳立夫、陳果夫)系統中的情治人員,長年位居黨政情治要津,也因為深獲蔣介石信任,馬英九才能藉著父親的份量,年紀輕輕就擔任蔣經國的英文秘書。

馬鶴凌的情治背景身分,少有人知,但是舊國民黨軍情特要員,在退役之後擁有大批乾女兒、女弟子者,所在多有,最著名的就是國民黨大老、前國安會秘書長黃少谷之子黃任中,就是以認乾女兒、女弟子聞名,在黃任中去世之前,還鬧出數起演藝醜聞。前軍事強人郝柏村,也嗜好此道,收有多名乾女兒,其中一位劉姓乾女兒,還因為牽涉到拉法葉弊案而名譟一時。前行政院長唐飛,最為人所知的乾女兒就是前TVBS黃姓主播和現在當紅的「熟女」戈姓女藝人,唐飛當年下台之後,這幾位乾女兒還在媒體演藝版上面,為唐飛抱屈,由於牽涉到演藝圈,與唐飛形象相差很遠,當時還讓外界相當訝異。此外,前高階將領蔣仲苓也有收乾女兒的習慣,最著名的乾女兒,就是曾任親民黨立委的鄭金玲。

雖然人死為大,但是眾多媒體的漏網新聞之一,就是馬鶴凌神秘的死因。十月三十日下午,馬鶴凌是由一位女性通報入院急救,通報地點為台北市延吉街一幢公寓住家,少數媒體追蹤報導,馬鶴凌在一位女學生的家中發生意外,但是在後續報導中,由於「死者為大」的傳統觀念,已經沒有太多人注意到馬鶴凌確實死因。而神秘的魏姓女學生,也被街頭巷尾傳聞為與馬鶴凌關係不尋常的女弟子,事情在馬鶴凌火化之後,已經不了了之。

有趣的是,馬鶴凌的女弟子疑雲,在事發當天曾經有某家新聞台「相當盡責」的深入報導,甚至訪問到一位馬鶴凌的陳姓乾女兒,這位乾女兒還在記者攝影機前面表示,馬鶴凌「死因可疑」。也有電視台訪問到該名女弟子居住延吉街附近鄰居,所有受訪者都繪聲繪影表示,馬鶴凌經常獨自一人前來,並且擁有該名女弟子家中鑰匙。還有媒體評論,「馬鶴凌與女學生到底在房間中研究甚麼?可就沒有人知道了。」但是,相關報導在短短不到半天的時間後,各家電視台相當「自律」的全面淨空,在媒體普遍八卦化的風氣下顯得耐人尋味。

著作[編輯]

  • 〈「王道」在今天的世界〉,馬鶴凌編著,《文明融合與世界大同》,臺北:臺灣中華書局,2000年。
  • 《開創美好的明天》

參考資料[編輯]

  • 《結緣五五年,來生再續緣》,馬英九,聯合報2005年11月5日A13版
  • 《馬鶴凌死亡之謎 市井傳言多》,陳宗逸,新台灣新聞週刊503期
  • 《翁女前夫控訴:馬父毀我婚姻 性醜聞衝擊大選》,台灣壹週刊355期封面故事

家族[編輯]

 
 
馬立安
 
 
 
馬向敦
 
 
 
 
 
 
 
 
 
 
 
 
 
 
 
 
 
 
 
 
 
 
 
 
 
 
 
 
 
 
 
 
 
 
 
 
 
 
 
 
 
 
 
 
 
 
 
 
 
{{{ }}}
 
 
 
馬鶴凌
 
 
 
秦厚修
 
馬延齡
 
馬雲英
 
 
 
 
 
 
 
 
 
 
 
 
 
 
 
 
 
 
 
 
 
 
 
 
 
 
 
 
 
 
 
 
 
 
 
 
 
 
 
 
 
 
 
 
 
 
 
 
 
 
 
 
 
 
 
 
 
 
 
馬以南
 
馬乃西
 
馬冰如
 
馬英九
 
 
 
周美青
 
馬莉君
 
 
 
 
 
 
 
 
 
 
 
 
 
 
 
 
 
 
 
 
 
 
 
 
 
 
 
 
 
 
 
 
 
 
 
 
 
 
 
 
 
 
 
 
 
 
蔡沛然
 
 
馬唯中
 
馬元中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