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長恭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高長恭
蘭陵王
國家 北齊
長恭
封爵 蘭陵郡王
出生 約530年代535年-541年間
逝世 北齊武平四年 (573年
宮島神社供奉的蘭陵王

高長恭(?-573年),名,一名孝瓘,字長恭以字行勃海郡蓨縣(今河北省衡水市景縣)人;追尊齊神武帝高歡之孫,追尊齊文襄帝高澄第三子,因曾受封蘭陵郡王,世稱蘭陵王。據傳高長恭相貌柔美,為在戰場上威嚇敵人,而戴面具上陣。

行第[編輯]

北齊書》和《北史》的高長恭本傳中,都稱他是高澄第四子[1][2]。然而高長恭的墓碑碑文中卻稱他是高澄第三子,這與《北齊書》、《北史》中高長恭受封蘭陵王時記載的行第一致[3][4],馬忠理據此推斷高長恭實際是高澄的第三子[5]。關於高長恭行第存在矛盾的情況,馬忠理指出齊武成帝高湛的長子和次子同日而生,弘德李夫人所生高綽比胡皇后所生高緯早兩個時辰,但高湛以高綽之母不是嫡妻為由,將高綽貶為次子。高澄第五子高延宗之母陳氏身為廣陽王家妓都被史書記載,高長恭之母卻沒有記載姓氏,高長恭之母肯定比李夫人甚至廣陽王妓地位還低下,而在541年生下高孝琬的卻是高澄的嫡妻元氏,為東魏皇帝元善見的姐姐,高孝琬出生時,元善見親臨高澄府邸看望外甥並大加封賞。這與高綽、高緯兄弟長兄被貶為二弟的情況非常類似,正是《北齊書》中高長恭是三兄或四弟記載矛盾的根源所在,而高長恭的行第,應以碑文「第三子」為是[6]

生平[編輯]

天保八年(557年),高長恭以通直散騎侍郎起家官,天保九年(558年),高長恭獲封樂城縣開國公,食邑八百戶。天保十年(559年),高長恭被授予儀同三司,同年升任上儀同三司,以本官代理肆州刺史,又升任儀同三師乾明元年(560年),高長恭出任領左右大將軍,增加食邑一千戶,當年三月壬申(560年5月1日),高長恭被封為徐州蘭陵郡王[3][4][7]皇建元年(560年),高長恭增加食邑總計一千五百戶,轉任中領軍,加開府儀同三司齊武成帝高湛登基,授予高長恭使持節、都督并州諸軍事、并州刺史,其餘官職如故。太寧二年(562年),高長恭別封鉅鹿郡開國公,食邑一千戶,晉升領軍將軍突厥攻入晉陽,高長恭盡力反擊。河清三年(564年),北周進攻洛陽,北齊派遣高長恭和大將軍斛律光前往洛陽援救,因為畏懼北周軍隊強盛,北齊軍隊不敢進軍[8]。北齊并州刺史段韶從晉陽前往戰場,到達洛陽,與北齊將軍們登上邙阪,觀察周軍形勢。段韶統帥左軍,高長恭統帥中軍,斛律光統帥右軍[9]。高長恭帶領五百騎兵兩次衝進北周軍中,於是抵達金墉城下,當時金墉城被圍困非常緊急,城上守軍不認識高長恭,高長恭脫下面具露出面孔,金墉城中於是派出弓弩手救援高長恭,圍困城池的北周軍隊撤走,從邙山到穀水,三十里中北周的軍械物資塞滿了山川河流,北齊取得邙山大捷[10]。北齊武士一起唱歌稱頌高長恭,就是《蘭陵王入陣曲》。高長恭從邙山凱旋後,自我陳述軍陣形勢,兄弟們都讚嘆高長恭,只有高長恭的弟弟高延宗說:「哥哥不是大丈夫,為什麼不乘勝前進?如果我高延宗遇到這種形勢,關西的北周怎麼可能還存在!」[11][12]三月己巳(560年4月28日),高長恭被任命為尚書令[13][14][15]天統五年十二月庚午(570年1月7日),開府儀同三司高長恭再度被任命為尚書令[16][17][18]。高長恭後來歷任司州牧、青瀛二州刺史,很是收受賄賂。高長恭之後又擔任太尉,與段韶討伐柏谷,又攻克定陽。段韶患病,高長恭統帥他的部屬,前後因戰功另外受封長樂、樂平、高陽等郡公[1][2][19]

邙山大捷後,齊後主高緯對高長恭說:「沖入敵陣太深,失利後悔就來不及了。」高長恭回答說:「家事關係密切,不自覺就這樣了。」齊後主嫌棄高長恭自稱是家事,於是猜忌他。等到高長恭在定陽,他的下屬尉相願說:「大王既然受到朝廷的委託,為什麼變得如此貪婪殘忍?」高長恭沒有回答。尉相願說:「難道不是因為邙山大捷,您擔心權勢壓力受到猜忌,想要自我玷污?」高長恭說:「是的。」尉相願說:「朝廷如果猜忌您,就會用這貪污受賄的事情來定罪懲罰,您想求福反而會加速禍患的到來。」高長恭哭泣留下眼淚,屈膝向前請求尉相願給以保全性命的辦法。尉相願說:「大王先前有功,現在又報告打勝仗,聲威很大,應該託病在家,不要參與政事。」高長恭認為尉相願說的有理,但沒能離開職守。等到長江淮河一帶受到侵犯,高長恭擔心再度擔任將領,嘆息說:「我去年臉腫,今年病情為什麼不發作?」高長恭從此有病也不治療。武平四年(573年)五月,齊後主派遣徐之范送給高長恭毒藥讓他喝下去。高長恭對王妃鄭氏說:「我忠心侍奉皇上,何嘗辜負蒼天,卻遭受鴆毒。」鄭妃說:「為何不請求見皇上。」高長恭說:「皇上怎麼能夠見到。」高長恭於是喝下毒藥死去,北齊追贈假黃鉞太師太尉公,諡號忠武[20][21][19]

其他[編輯]

高長恭相貌柔和內心豪壯,聲音容貌都很美,擔任將領親自處理瑣碎的事務,每次得到甜美的食物,即便是一個瓜幾隻果,一定和將士們分享。當初在瀛洲,行參軍陽士深上表列舉高長恭收受的贓物,高長恭免官。等到高長恭討伐定陽,陽士深在軍中,擔心會受到災禍。高長恭聽說後:「我本來沒有這個意思。」於是尋找陽士深的小過失,打了陽士深二十棍讓他安心。高長恭有次入朝而僕從都散去了,只剩下一個人,高長恭獨自回朝,沒有譴責和處罰任何人。齊武成帝獎賞高長恭的功勞,命令賈護為他買妾二十人,高長恭只接受一人。高長恭有一千金的債券,臨死那天把債券全燒了[22][23]。高長恭死後,王妃鄭氏將頸珠施捨給佛門,廣寧王高孝珩派人將它贖了回來。高延宗親自寫信規勸,眼淚灑滿信紙[11][12]

後裔[編輯]

1996年冬,洛陽龍門石窟研究所研究員王振國在龍門石窟萬佛洞調查時發現一座地藏菩薩觀音菩薩的像龕,位於萬佛洞主室前壁右上方窟門右上角,像龕距地面4.3米,龕下壁造像題記寬19厘米,高18厘米,楷書7行,記47字,為高長恭之孫高元簡為母親趙氏建造[24]

碑銘[編輯]

高長恭碑於光緒二十年(1894年)由磁州知州裴敏中挖出,今立於河北省邯鄲市磁縣南劉莊村東路口。

碑為青石雕成,龜座,碑首與碑身為一石,總高4.10米,碑圭額鐫陽文四行16篆字「齊故假黃鉞太師太尉公蘭陵忠武王碑」

碑陰圭額鐫高長恭五弟高延宗興感詩一首

五言、王、第五弟太尉公安德王經墓興感:

夜台長自寂,泉門無復明。
獨有魚山樹,鬱郁向西傾。
睹物令人感,目極使魂驚。
望碑遙墮淚,軾墓轉傷情。
軒丘終見毀,千秋空建名。

碑身碑陽勒18行,每行36字,隸書,共鐫刻646字。碑陰風化過甚,但仍可看出共鐫刻26行,滿行52字,除空格16字,碑陰刻字為1336字。全碑刻文2064字。

王諱肅,字長恭,勃海蓨人,高祖神武皇帝之孫,世宗文襄皇帝之第三子也。神則龍首,元火師而成帝,兵稱虎翼,擰水母而稱雄。王命守巨寶,惟卿族均大。名而復始,逾盛德之後昆。撫天潢而煥落,臨地軸而彪明,祝祭孔明,史詞無愧。王應含寶之粹氣,體連譬之英精,風調開爽,器彩韶澈,譬茲珎不跨,玄指而揚榮,若彼高鴻,摩天霄而遠翥。天保八年,起家通直散騎侍郎。王滿觀兵,實惟綺歲,扶風待謂,兆復黃中,落甚不明,雖容顧問,慽興恆貫,倫望允歸。九年封樂城縣開國公,食邑八百戶。爰應利建,選荒邑社,求帶厲之書.荷山川之錫。十年,除儀同三司。象服畫龍,輜車倚廄,既鍾猶子之愛,亦惟尚德之無。其年,進上儀同三司。游息錦組之味,雲月沛輔,推其對易,准安恥其傳騷。石嶺外河,地窮虞漢,紫津玄塞,閉以邊營,刃以屢驚。桔槔時動,將循條務,良在懿親。仍以本官行肆州事。王少覽治章,北閒敕術,東經期乃,復著民謠。又進儀同三師。乾明元年,除領左右大將軍,增邑一千戶。陟降朱墀,統茲近習,去來青屋,勤深衛奉。其年三月,封徐州蘭陵郡王。逾往上乘,更踈高宮,響白京而洧鉞,振絛綬而交彩。皇建元年,增邑通前一千五百戶,轉中領軍,加開府儀同三司。爰董榮戍,廣命僚屬,門有玳瑁之簪,庭躡珠綦之履。雄兒撫劍,兆止蓮花,交人荻藻,動成雪氣。肅宗大漸,顧托受遺,喪君有君,清宮夜拜,乃至龍山作鎮,俯瞰雙流,虎落旁通,神□珍思,□營櫛比,戍役相尋,築逮能邇,咎難逃其選天。世祖武成皇帝踐祚,除使持節、都督并州諸軍事、并州刺史,余官昔如故。而王乃勉其耕桑,又能均其勞逸,朝夕思念,哀矜勿喜,雖復宣光寒食之請,細飲犬馬之謁,其為官效,無以過也。二年,別封鉅鹿郡開國公,食邑一千戶,進領軍將軍。令命在□,實廳武府契問,夷險在誠,彌亮既而半馳,隍羯奔狐,雜種肉闐,下都矢及離殿,天兵雷動,輿羈□□往道,□□□□□□□剝□需而□也。

…三年,持使節都督青州諸軍事、青州刺史… …公五年還□□瀛洲□□□干□,除尚書令,武平元年,轉錄尚書事,三登禮閣。… …三年,除□□□□□大司馬… …四年,…賜假黃鉞,持使節並青瀛□定等五州諸軍事、錄尚書事、太師、太尉公、并州刺史… …五年五月十二日,窆於鄴城西北十五里。
武平六年八月…

影視[編輯]

飾演高長恭的演員 劇名
馮紹峰 蘭陵王》2013年電視劇
陳奕 《蘭陵王妃》2016年電視劇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北齊書·卷十一·列傳第三》:蘭陵武王長恭,一名孝瓘,文襄第四子也。累遷并州刺史。突厥入晉陽,長恭盡力擊之。芒山之敗,長恭為中軍,率五百騎再入周軍,遂至金墉之下,被圍甚急,城上人弗識,長恭免冑示之面,乃下弩手救之,於是大捷。武士共歌謠之,為蘭陵王入陣曲是也。歷司州牧、青瀛二州,頗受財貨。後為太尉,與段韶討柏谷,又攻定陽。韶病,長恭總其眾。前後以戰功別封鉅鹿、長樂、樂平、高陽等郡公。
  2. ^ 2.0 2.1 《北史·卷五十二·列傳第四十》:蘭陵武王長恭,一名孝瓘,文襄第四子也。累遷并州刺史。突厥入晉陽,長恭盡力擊之。芒山之敗,長恭為中軍,率五百騎再入周軍,遂至金墉之下,被圍甚急。城上人弗識,長恭免冑示之面,乃下弩手救之,於是大捷。武士共歌謠之,為蘭陵王入陣曲是也。歷司州牧、青瀛二州,頗受財貨。後為太尉。與段韶討柏谷,又攻定陽。韶病,長恭總其眾。前後以戰功,別封鉅鹿、長樂、樂平、高陽等郡公。
  3. ^ 3.0 3.1 《北齊書·卷五·帝紀第五》:壬申,封文襄第二子孝珩為廣寧王,第三子長恭為蘭陵王。
  4. ^ 4.0 4.1 《北史·卷七·齊本紀中第七》:壬申,封文襄第二子孝珩為廣寧王,第三子長恭為蘭陵王。
  5. ^ 馬, 忠理, 《北齊蘭陵王高肅墓及碑文述略》, 《中原文物》, 1988年, (02期) 
  6. ^ 馬, 忠理, 《高肅及其<蘭陵王入陣曲>》, 《文物春秋》, 1992年, (03期) 
  7. ^ 《資治通鑑·卷一百六十八·陳紀二》:壬申,齊封世宗之子孝珩為廣寧王,長恭為蘭陵王。
  8. ^ 《資治通鑑·卷一百六十九·陳紀三》:齊遣蘭陵王長恭、大將軍斛律光救洛陽,畏周兵之強,未敢進。
  9. ^ 《資治通鑑·卷一百六十九·陳紀三》:段韶自晉陽,行五日濟河,會連日陰霧,壬戌,韶至洛陽,帥帳下三百騎,與諸將登邙阪,觀周軍形勢。至太和谷,與周軍遇,韶即馳告諸營,追集騎士,結陳以待之。韶為左軍,蘭陵王長恭為中軍,斛律光為右軍。
  10. ^ 《資治通鑑·卷一百六十九·陳紀三》:蘭陵王長恭以五百騎突入周軍,遂至金墉城下。城上人弗識,長恭免胄示之面,乃下弩手救之。周師在城下者亦解圍遁去,委棄營幕,自邙山至穀水,三十里中,軍資器械,彌滿川澤。
  11. ^ 11.0 11.1 《北齊書·卷十一·列傳第三》:蘭陵王芒山凱捷,自陳兵勢,諸兄弟咸壯之。延宗獨曰:「四兄非大丈夫,何不乘勝逕入?使延宗當此勢,關西豈得復存。」及蘭陵死,妃鄭氏以頸珠施佛。廣寧王使贖之。延宗手書以諫,而淚滿紙。
  12. ^ 12.0 12.1 《北史·卷五十二·列傳第四十》:蘭陵王芒山凱捷,自陳兵勢,諸兄弟咸壯之。延宗獨曰:「四兄非大丈夫,何不乘勝逕入?使延宗當此勢,關西豈得復存!」及蘭陵死,妃鄭氏以頸珠施佛,廣寧王使贖之,延宗手書以諫,而淚滿紙。
  13. ^ 《北齊書·卷七·帝紀第七》:己巳,以太師段韶為太宰,以司徒斛律光為太尉,并州刺史蘭陵王長恭為尚書令。
  14. ^ 《北史·卷八·齊本紀下第八》:己巳,以太師段韶為太宰,以司徒斛律光為太尉,并州刺史、蘭陵王長恭為尚書令。
  15. ^ 《資治通鑑·卷一百六十九·陳紀三》:己巳,以段韶為太宰,斛律光為太尉,蘭陵王長恭為尚書令。
  16. ^ 《北齊書·卷八·帝紀第八》:十二月庚午,以開府儀同三司、蘭陵王長恭為尚書令。
  17. ^ 《北史·卷八·齊本紀下第八》:十二月庚午,以開府儀同三司、蘭陵王長恭為尚書令。
  18. ^ 《資治通鑑·卷一百七十·陳紀四》:十二月,庚午,以蘭陵王長恭為尚書令。
  19. ^ 19.0 19.1 《資治通鑑·卷一百七十一·陳紀五》:齊蘭陵武王長恭,貌美而勇,以邙山之捷,威名大盛,武士歌之,為《蘭陵王入陳曲》,齊主忌之。及代段韶督諸軍攻定陽,頗務聚斂,其所親尉相願問之曰:「王受朝寄,何得如此?」長恭未應。相願曰:「豈非以邙山之捷,欲自穢乎?」長恭曰:「然。」相願曰:「朝廷若忌王,即當用此為罪,無乃避禍而更速之乎!」長恭涕泣前膝問計,相願曰:「王前既有功,今復告捷,聲威太重。宜屬疾在家,勿預時事。」長恭然其言,未能退。及江、淮用兵,恐復為將,嘆曰:「我去年面腫,今何不發!」自是有疾不療。齊主遣使鴆殺之。
  20. ^ 《北齊書·卷十一·列傳第三》:芒山之捷,後主謂長恭曰:「入陣太深,失利悔無所及。」對曰:「家事親切,不覺遂然。」帝嫌其稱家事,遂忌之。及在定陽,其屬尉相願謂曰:「王既受朝寄,何得如此貪殘?」長恭未答。相願曰:「豈不由芒山大捷,恐以威武見忌,欲自穢乎?」長恭曰:「然。」相願曰:「朝廷若忌王,於此犯便當行罰,求福反以速禍。」長恭泣下,前膝請以安身術。相願曰:「王前既有勳,今復告捷,威聲太重,宜屬疾在家,勿預事。」長恭然其言,未能退。及江淮寇擾,恐復為將,歎曰:「我去年面腫,今何不發。」自是有疾不療。武平四年五月,帝使徐之范飲以毒藥。長恭謂妃鄭氏曰:「我忠以事上,何辜於天,而遭鴆也。」妃曰:「何不求見天顏。」長恭曰:「天顏何由可見。」遂飲藥薨。贈太尉。
  21. ^ 《北史·卷五十二·列傳第四十》:芒山之捷,後主謂長恭曰:「入陣太深,失利悔無所及。」對曰:「家事親切,不覺遂然。」帝嫌其稱家事,遂忌之。及在定陽,其屬尉相願謂曰:「王既受朝寄,何得如此貪殘?」長恭未答。相願曰:「豈不由芒山大捷,恐以威武見忌,欲自穢乎?」長恭曰:「然。」相願曰:「朝廷若忌王,於此犯便當行罰,求福反以速禍。」長恭泣下,前膝請以安身之術。相願曰:「王前既有勳,今復告捷,威聲大重,宜屬疾在家,勿預時事。」長恭然其言,未能退。及江淮寇擾,恐復為將,歎曰:「我去年面腫,今何不發?」自是有疾不療。武平四年五月,帝使徐之范飲以毒藥。長恭謂妃鄭氏曰:「我忠以事上,何辜於天而遭鴆也?」妃曰:「何不求見天顏?」長恭曰:「天顏何由可見!」遂飲藥而薨。贈太尉。
  22. ^ 《北齊書·卷十一·列傳第三》:長恭貌柔心壯,音容兼美。為將躬勤細事,每得甘美,雖一瓜數果,必與將士共之。初在瀛州,行參軍陽士深表列其贓,免官。及討定陽,士深在軍,恐禍及。長恭聞之曰:「吾本無此意。」乃求小失,杖士深二十以安之。嘗入朝而僕從盡散,唯有一人,長恭獨還,無所譴罰。武成賞其功,命賈護為買妾二十人,唯受其一。有千金責券,臨死日,盡燔之。
  23. ^ 《北史·卷五十二·列傳第四十》:長恭貌柔心壯,音容兼美。為將,躬勤細事,每得甘美,雖一瓜數果必與將士共之。初在瀛州,行參軍陽士深表列其贓,免官。及討定陽,士深在軍,恐禍及。長恭聞之曰:「吾本無此意。」乃求小失,杖深二十,以安之。嘗入朝而出,僕從盡散,唯有一人,長恭獨還,無所譴罰。武成賞其功,命賈護為買妾二十人,唯受其一。有千金責券,臨死悉燔之。
  24. ^ 王振國主編. 《龍門石窟與洛陽佛教文化》. 鄭州市: 中州古籍出版社. 2006年9月: 61–74. ISBN 7-5348-2658-6 (中文(中國大陸)‎). 


外部連結[編輯]

前任:
高睿
北齊尚書令
564年—565年
繼任:
高孝琬
前任:
胡長仁
北齊尚書令
569年—570年
繼任:
和士開
前任:
高孝珩
北齊錄尚書事
570年—571年
繼任:
和士開
前任:
徐顯秀
北齊太尉
571年—572年
繼任:
衛菩薩
前任:
高儼
北齊大司馬
572年—573年
繼任:
高孝珩
前任:
高儼
北齊太保
573年
繼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