鳩摩羅什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鳩摩羅什
Kumarajiva at Kizil Caves, Kuqa.jpg
克孜爾千佛洞前的鳩摩羅什像
出生西元344年[1]
於西域龜茲國
圓寂西元413年(晉安帝義熙九年/姚秦弘始十五年)舊曆4月13日
草堂寺
著名成就翻譯經典
頭銜五大譯師
徒弟與學生四聖:道生僧肇道融僧叡
道融慧觀等三千餘人
著作大乘大義章
譯作三藏經論74部,凡384卷。有名的有
金剛經》、《法華經》、《阿彌陀經》、《中論》、《大智度論
草堂寺鳩摩羅什舍利塔

鳩摩羅什梵語कुमारजीवIASTKumārajīva;344年-413年[1]),又譯作「鳩摩羅什婆」(上古漢語擬音:Ku-māl-rāl-ɡjub-bāl)、「鳩摩羅耆婆」,意為「童壽」,常略稱為「羅什」;東晉十六國時期西域龜茲人,佛教比丘,是漢傳佛教的著名譯師。譯著如《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中論》、《大智度論》、《妙法蓮華經》等等。

生平[編輯]

鳩摩羅什生於龜茲國(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阿克蘇地區庫車縣一帶),其父鳩摩羅炎是來自罽賓國(今克什米爾)的卿相世家後裔,其母是龜茲王的妹妹耆婆。[2]

七歲時同母親一同出家,開始學習說一切有部的《阿毗達磨大毗婆沙論》,日誦經千偈,每偈三十二字,凡三萬二千言;時人譽為「神童」。

九歲時,與母親一同前往天竺(今印度)北部的罽賓國(今克什米爾)學法,向小乘教論名僧盤頭達多學習小乘經典,[3]三年大成。隨後與母耆婆返國,在月支北山時路遇不知名的修行僧預言:「子若行至三十五,仍未破戒者,將與教化阿育王優波掘多般宏揚佛法」。[4]

十三歲,至疏勒登高座講法。得知父鳩摩羅炎病歿後,拜須利耶蘇摩為師轉學大乘佛教、主要研究了中觀派的諸多論著,並由須利耶穌摩親自傳授《法華經》等經典。二十歲(晉哀帝興寧元年❲363年❳)就在龜茲王宮受比丘戒中最高級別的具足戒[5],受戒後即從卑摩羅叉學習《十誦律》[6]

前秦建元十五年(379年),僧人僧純曇充等自龜茲歸來,稱鳩摩羅什才智過人,深明大乘佛學。長安高僧道安力勸苻堅延請羅什入中土。苻堅求之不得,於建元十八年(382年),派大將呂光領兵七萬出西域,伐龜茲。

建元二十年(384年),呂光俘獲羅什,因呂光的脅迫,被迫娶龜茲王女阿竭耶末帝,並賜醇酒,淫、酒雙戒俱捨。呂光部隊回程途中,鳩摩羅什預測將有山洪,呂光不以為然,後因確有山洪而懼怕鳩摩羅什,不久前秦滅亡,呂光稱涼王。此後18年間,被呂光、呂纂軟禁在涼州

後秦弘始三年(401年),姚興攻滅後涼呂隆出降,是年十二月二十日羅什抵長安,以國師之禮待之,信徒數千人,公卿以下皆奉佛[7],鳩摩羅什育有二子[8],又在姚興的逼迫之下娶了十名伎女,「諸僧多效之。什乃聚針盈缽,引諸僧謂之曰:『若能見效食此者,乃可畜室耳』。因舉匕進針,與常食不別。諸僧愧服,乃止。」[9]此後在俗10年間,潛心鑽研佛學,將梵文經卷譯成漢文,他在譯經之暇,還常在逍遙園澄玄堂及草堂寺講說眾經。[10]

卑摩羅叉長途跋涉於弘始八年(406年)來到長安,一方面是聽到鳩摩羅什已經到了後秦長安,展開譯經弘法的事業;一方面是希望戒律的學習能夠在中原傳播開來。[11]兩人會面,鳩摩羅什以師禮待之,自龜茲被呂光滅國(382年)算起,師徒時隔24年在3千公里之外重逢。

弘始十五年(413年),鳩摩羅什在長安大寺圓寂,臨終前他說:「今於眾前,發誠實誓: 若所傳無謬者,當使焚身之後,舌不焦爛」。果然火化之後「薪滅形碎,唯舌不灰」。[12]

譯經事業[編輯]

鳩摩羅什的譯經原則以保留原意和原典的詩歌性質為主,將原典的詩歌用漢文重寫,而非逐字逐句翻譯。曰「改梵為秦,失其藻蔚,雖得大意,殊隔文體,有似嚼飯與人,非徒失味,乃令嘔噦也。」[13]

鳩摩羅什的譯經幾乎觸及佛教龐博經文的各個方面:大乘經典的新譯或較準確的重譯,關於戒律的經文、小乘教派經本、經院學說與玄學的巨著,鳩摩羅什將3-4世紀出自大乘而以某種辯證法為基礎的中觀學派介紹到中國。[14]唐朝玄奘等人的譯經被稱為新譯,此前的鳩摩羅什等翻譯的經卷被稱為舊譯

鳩摩羅什對東亞佛教經典的貢獻巨大。羅什於西明閣和逍遙園開始譯經, 依據南朝梁代僧祐於《出三藏記集》為鳩摩羅什所作傳記,他一生譯經三十二部,加上二部闕失和一部非主譯實際收錄三十五部[15],至唐朝智昇開元釋教錄》,依據隋朝費長房歷代三寶紀》等的記載,增加為總共譯經七十四部,智昇見到了其中的五十二部三百〇二卷,有《金剛經》、《阿彌陀經》1卷、《坐禪三昧經》3卷、《法華經》7卷、《摩訶般若波羅蜜經》27卷、《維摩經》3卷、《大智度論》100卷、《中論》4卷等。此外還有,與廬山慧遠的書信問答集《大乘大義章》3卷,弟子僧肇編撰的《注維摩詰經》10卷遺世。

入室弟子有僧肇僧叡道生道融慧觀等三千餘人,後世有什門四聖、八俊、十哲之稱。他翻譯的經卷準確無誤,對後世佛教界影響極為深遠。並留有「非色異空,非空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名句。贊寧稱讚鳩摩羅什翻譯《法華經》「有天然西域之語趣」[16],《金剛經》雖有眾多譯本,在佛教界一向傳誦的是鳩摩羅什的譯本。鳩摩羅什的譯文已臻於精美,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四字句爲主的行文體制,稱「譯經體」。胡適在《佛教的翻譯文學》一文指出:「在當日過渡時期,羅什的譯法可算是最適宜的法子。」[17]

陳寅恪推崇鳩摩羅什,認為他的譯經藝術實優於玄奘,有三個特色:「一為刪去原文繁重,二為不拘原文體制,三為變易原文」[18]

弘始四年,鳩摩羅什應姚興之請開始譯經,最早譯出的是《阿彌陀經》,接著開始翻譯《大智度論》、《百論》等大乘經典。 [19]

鳩摩羅什於所組織和主持的譯場,邀請了高僧一起參與翻譯、重譯《大品般若》,譯出了《法華經》、《維摩詰經》等重要的大乘經典。[19]

鳩摩羅什翻譯佛學經典,在於翻譯的文體上,創造具有外來語和華語融合的新文體,所翻譯的經論為中國佛教徒所樂誦,也對後來的佛教文學有著重大的影響。[19]

佛教公案[編輯]

在《南山感通傳》有以「七佛以來,譯經師」,來說明鳩摩羅什大師對佛教史上譯經之功德;《法華經顯應錄》也引文《南山感通傳》中天人費氏道:「什公聰明,善解大乘,彼自七佛以來傳譯,得法王之遺寄也。」不過其實鳩摩羅什的經文都是經過僧肇潤文才使得羅什的翻譯的經文流通。 《感通錄》裡的另一個問答,道宣律師問:世間人常常議論鳩摩羅什大師的戒律清不清淨,這就是鳩摩羅什大師的母親對他說的:你到震旦國,對自己不利。 [20]

當呂光占領龜茲國的時候,用盡手段逼著鳩摩羅什大師跟龜茲國王的女兒在一起;[20]到了姚秦,姚興覺得鳩摩羅什智慧太高了,得有後代來遺傳,便不讓鳩摩羅什大師住僧房,讓他住在逍遙園。

費氏天人說:「不須相評,非悠悠者所議。」說明了不是一般人所能評議的。「羅什師今位階三賢,所在通化」,就是位證三賢,是三賢位的菩薩![20] 三賢位就是阿鞞跋致菩薩,智慧廣大,遊戲神通,種種善巧方便;鳩摩羅什大師為了弘揚佛法,忍辱負重,哪是要去破戒呢?

佛教「羅什吞針」的公案,鳩摩羅什大師中的八百沙門,覺得法師住在逍遙園,天天跟美女在一起,我們是不是也可以這樣?[21]  鳩摩羅什於是召集眾僧,示以一滿鉢的針說:你們若能與我同樣,將一鉢銀針吞入腹中,我就同意你們娶妻蓄室。否則,絶不可學我的樣子,說罷,竟將一鉢銀針吃到了肚裡。諸僧見大師有此異能,皆不敢效仿,罷卻了娶妻之念。[21] 

鳩摩羅什後於每次登座講法,對大眾所說的一個比喻「如臭泥中生蓮華,但采蓮華,勿取臭泥。」鳩摩羅什在臨終時發願,我所翻譯的經典流傳後世,弘通永遠,今在眾人面前發誠實誓,如我翻譯的經典沒有錯謬的話,「當使焚身之後,舌不燋爛」。[20]鳩摩羅什於圓寂時,如是做到了所發誓願「薪滅形碎,唯舌不滅」。圓寂後荼毗顯現了金剛不壞的舌舍利,現甘肅省武威市,建有鳩摩羅什寺及舌舍利塔的供奉。[21] 

注釋[編輯]

  1. ^ 1.0 1.1 鳩摩羅什法師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靈山海會
  2. ^ 《晉書卷九十五》〈列傳第六十五〉:「父鳩摩羅炎,聰懿有大節,將嗣相位,乃辭避出家,東渡蔥嶺。龜茲王聞其名,郊迎之,請為國師。王有妹,年二十,才悟明敏,諸國交娉,並不許,及見炎,心欲當之,王乃逼以妻焉。」
  3. ^ 《高僧傳》卷第二:「什年九歲。隨母渡辛頭河至罽賓。遇名德法師槃頭達多。」
  4. ^ 《高僧傳》卷第二:「至年十二。其母攜還龜茲。諸國皆聘以重爵。什並不顧。時什母將什至月氏北山。有一羅漢見而異之。謂其母曰。常當守護。此沙彌若至三十五不破戒者。當大興佛法度無數人。與優波掘多無異。」
  5. ^ 鳩摩羅什譯經時期的長安僧團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北京佛文化網,2017年9月19日
  6. ^ 鳩摩羅什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中文百科專業版
  7. ^ 《資治通鑑》卷一一四記載:「秦王興,以鳩摩羅什為國師,奉之如神!親帥群臣及沙門聽羅什講經。又命羅什翻譯西域經論三百餘卷。大營塔寺。沙門坐禪者常以千數。公卿以下皆奉佛。由是州郡化之,事佛者十室而九!」
  8. ^ 《晉書·羅什傳》:羅什「嘗講經於草堂寺,(姚)興及朝臣、大德沙門千有餘人,肅容觀聽。羅什忽下高座謂興曰:有二小兒登吾肩,欲鄣,須婦人。興乃召宮女進之,一交而生二子焉!」
  9. ^ 《晉書》卷九五《羅什傳》
  10. ^ 鸠摩罗什-历史记载. 草堂寺佛教網. [2013年3月31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年10月2日) (中文(簡體)‎). 
  11. ^ 《高僧傳》卷2:「聞什在長安大弘經藏,又欲使毘尼勝品復洽東國,於是杖錫流沙,冒險東入。以偽秦弘始八年,達自關中。」
  12. ^ 《高僧傳》卷第二。
  13. ^ 高僧傳‧鳩摩羅什傳》
  14. ^ 謝和耐. 中国社会史.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0年1月: 191. ISBN 9787010086286 (中文(簡體)‎). 
  15. ^ 僧祐出三藏記集》:「新大品經二十四卷……新小品經七卷……新法華經七卷……新賢劫經七卷(今闕),華首經十卷……新維摩詰經三卷……新首楞嚴經二卷……十住經五卷……思益義經四卷……持世經四卷……自在王經二卷……佛藏經三卷……菩薩藏經三卷……稱揚諸佛功德經三卷……無量壽經一卷……彌勒下生經一卷,彌勒成佛經一卷,金剛般若經一卷……諸法無行經一卷,菩提經一卷……遺教經一卷……十二因緣觀經一卷(闕),菩薩呵色慾一卷……禪法要解二卷……禪經三卷……雜譬喻經一卷……大智論百卷……成實論十六卷,十住論十卷,中論四卷,十二門論一卷,百論二卷……十誦律六十一卷(已入律錄),十誦比丘戒本一卷,禪法要三卷……右三十五部,凡二百九十四卷,晉安帝時,天竺沙門鳩摩羅什,以偽秦姚興弘始三年至長安,於大寺及逍遙園譯出。」
  16. ^ 《大正藏》,50: 724
  17. ^ 胡適,《白話文學史第一篇》,遠流出版社,1986,頁171。
  18. ^ 胡適,《白話文學史第一篇》,遠流出版社,1986,頁172。
  19. ^ 19.0 19.1 19.2 鳩摩羅什的奇特遭遇. [2019-09-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0). 
  20. ^ 20.0 20.1 20.2 20.3 七佛譯經師,凡情難測度:鸠摩羅什大師. [2019-09-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5). 
  21. ^ 21.0 21.1 21.2 佛教故事:和尚被迫娶妻 吞针以示正法. [2019-09-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9-25). 

參考文獻[編輯]

參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