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5白玫瑰運動集會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925白玫瑰運動是於2010年9月25日在台灣發動的一場連署抗議遊行,要求汰換不適任的法官,並建立性侵案件專家證人制度以維護兒童人權[1]

白玫瑰運動引發多項爭議,包括:

  1. 中華民國最高法院法官邵燕玲遭到誤解,無法成為司法院大法官之提名人選。
  2. 民眾之打擊對象錯誤:最高法院法官所為之判斷,法界指出並沒有任何職務上之怠惰。
  3. 臺灣高等法院法官撰寫之判決書,適用法條含糊不清,恐有違憲之虞。
  4. 檢調與警方於審判案件過程中並無積極查證,導致法官難以切實判案。

源起[編輯]

2010年2月6日,高雄縣男子林義芳在高雄縣甲仙鄉圖書館旁性侵一名六歲女童,以現行犯遭警方逮捕。檢方依最輕本刑7年以上的「加重強制性交罪」起訴,求刑7年10月。臺灣高雄地方法院一審判決,依據被告自白並未使用暴力,且證人指出並未見女童抵抗呼救,因此認定林犯行「未違反女童意願」,改依「與未滿14歲男女性交罪」判處3年2月徒刑,引發社會輿論的不滿。[來源請求]

2010年8月5日,最高法院合議庭審判長邵燕玲以及法官李伯道、孫增同、李英勇與施俊堯,審判另一件三歲女童性侵案時,認定「女童的證詞、驗傷診斷書均無法證明被告有違反女童意願」,以「實際上未違反意願,只能成立對未滿十四歲男女性交罪」為由,發回更審。再度引發民眾的憤怒,因而發起遊行抗議活動。[來源請求]

高雄地方法院日前審理六歲女童性侵案,因女童未哭叫或反抗,認定未違反意願性交輕判惡狼,引發網友撻伐。沒有想到,另案被告吳進義拿吸管、眼鏡架、手指性侵三歲女童,女童哭喊「不要!」[來源請求] 因高等法院判決書同時引用兩法條,恐導致一罪二罰與適用法條不明,最高法院以刑法第221條與刑法第227條須擇一適用為由,將全案發回更審[2],以實現司法機關之審判正義。

簡介[編輯]

近年來多起的兒童性侵輕判案件[來源請求],造成年幼兒童心理與生理的傷害,引發社會不滿。成立正義聯盟,發起白玫瑰運動上街抗議,由網路社群所發起的連署抗議運動,抗議法官判決不當。

司法院則在4日建議法務部修法,加重性侵7歲以下幼童罪犯的刑期,但此舉仍無法平息外界抗議之聲。當時的正義聯盟發言人表示,民眾要的是司法院能有「自省式修法」,更要政府能傾聽人民的心聲。[來源請求]

性侵行為是否未違反幼童意願,應由心理專家專業調查佐證,而非任由法官推論。被性侵者因恐懼害怕而失聲或全身僵硬無法反抗,法官卻因而認定性侵行為未違反幼童意願,恐生爭議。同意推動修法未滿七歲一律就以刑法第222條加重強制性交論處。未修法前法官應善盡良知,處罰加害人;而非以法匠心態執著於法條字面解釋,罔顧大眾心中之公道。

活動訴求[編輯]

  1. 呼籲政府當局重視判決造成受害者及其家屬的二次傷害。
  2. 推動法官任用、評鑑與退場機制。
  3. 建議修改司法案件審理機制,改為陪審團方式審案。
  4. 譴責司法黑洞,抗議違背道德公義的判決。
  5. 期盼團結民間眾人力量,為下一代創造出清廉正義的司法殿堂。
  6. 沒有任何政治立場,只為台灣公平正義發聲。
  7. 就事論事,避免人身攻擊等言詞;以討論代替咒罵,客觀討論司法改革。

參考文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