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5白玫瑰運動集會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925白玫瑰運動是於2010年9月25日在台灣發動的一場連署抗議遊行,起因為部分民眾不滿法院輕判兒童性侵案件。 遊行目的是要求汰換不適任的法官,並建立性侵案件專家證人制度,以維護兒童人權。

源起[編輯]

2010年2月6日,男子林義芳在高雄甲仙鄉圖書館旁,性侵一名六歲女童,以現行犯遭警方逮捕。檢方依最輕本刑7年以上的「加重強制性交罪」起訴,求刑7年10月。高雄地方法院,於一審判決時,依據被告自白並未使用暴力,且證人指出並未見女童抵抗呼救,因此,法院認定林犯行「未違反女童意願」,改依3年以上、10年以下的「與未滿14歲男女性交罪」,判處3年2月徒刑,引發社會輿論的不滿。[來源請求]

2010年8月5日,最高法院合議庭,審判長邵燕玲以及法官李伯道、孫增同、李英勇與施俊堯五人,審判另一件三歲女童性侵案時,認定「女童的證詞、驗傷診斷書均無法證明被告有違反女童意願」,以「實際上未違反意願,只能成立對未滿十四歲男女性交罪」為由,發回更審。再度引發民眾的憤怒,因而發起遊行抗議活動。[來源請求]

高雄地院日前審理六歲女童性侵案,因女童未哭叫或反抗,認定未違反意願性交輕判惡狼,引發網友撻伐,不料,另案被告吳進義拿吸管、眼鏡架、手指性侵三歲女童,女童哭喊「不要!」一、二審都認定違反女童意願重判,最高法院以無法證明違反女童意願為由,將全案撤銷發回更審。[來源請求]

簡介[編輯]

近年來多起的兒童性侵輕判案件,造成年幼兒童心理與生理的傷害,引發社會不滿,因此,成立了正義聯盟,發起白玫瑰運動上街抗議,由網路社群(Facebook)所發起的連署抗議運動,抗議法官判決不當。

司法院則在4日建議法務部修法,加重性侵7歲以下幼童罪犯的刑期,但此舉仍無法平息外界抗議之聲。 當時的正義聯盟發言人表示,民眾要的是司法院能有「自省式修法」,更要政府能傾聽人民的心聲。 白玫瑰運動是三十萬為關心孩子未來跟婦女的安全而起,希望以柔和並對所有參與活動的人的安全為最高指導原則,因此謝絕所有有政治目的或政治熱愛者的加入。

活動訴求[編輯]

  1. 呼籲政府當局重視判決造成受害者及其家屬的二次傷害。
  2. 推動法官任用、評鑑與退場機制。
  3. 建議修改司法案件審理機制,改為陪審團方式審案。
  4. 譴責司法黑洞,抗議違背道德公義的判決。
  5. 期盼團結民間眾人力量,為下一代創造出清廉正義的司法殿堂。
  6. 沒有任何政治立場,只為台灣公平正義發聲。
  7. 就事論事,避免人身攻擊等言詞;以討論代替咒罵,客觀討論司法改革。

反對意見[編輯]

刑法221條: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刑法222條第1項第2款:犯前條﹝221條﹞之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對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犯之者。 刑法227條: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第1項﹞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3項﹞


1.依據上開我國刑法條文原文來釐清整件事情的脈絡。我國刑法對於妨害性自主最基本的條文是第221條。請仔細觀察這個條文。法律的構成要件是: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這種情形該當強制性交罪。本條文的被害人年齡沒有任何限制,從一出生到百歲人瑞都適用。而在刑法第222條第1項第2款,對於未滿14歲的人犯221條強制性交罪,構成加重強制性交罪。

2.在對未滿14歲之人為強制性交的行為,此加重強制性交罪構成上還是要以前條﹝221條﹞為判斷基準,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加上「對未滿14歲之男女」而會構成本罪。而所謂「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的這種方法本身還是要與前面所述強暴、脅迫等方法類似具有強制力的方法當之。

3.再請納入觀察227條條文。本條是規定對於未滿16歲之人為性交行為做的處罰。本條條文文義僅即於此,這也代表只要與未滿16歲之人為性交,不論對方是否同意,行為人有無強制,都會構成本罪。即對方的自主決定意志非本條文所要考慮的重點。所以推知,立法當時本條保護的不是或不只是性自主,應該還有別的東西,不然不會將沒有侵害性自主的行為也入罪。

4.綜合以上,白玫瑰運動論者所主張是:今天本案的被害人是六歲的女童﹝未滿14歲﹞,而應該要成立加重強制性交罪﹝222條﹞,處7年以上的有期徒刑。而不是用227條最輕本刑3年以上而處3年2個月有期徒刑。這也表示他們認為,該六歲女童是以「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被行為人為性交行為。姑且暫先不去論六歲的年紀到底有沒有性的觀念,性的意識,有沒有能力對要不要為性行為有自己的決定能力﹝性自主﹞。但是不覺得這種說法根本是無視於對於「違反其意願之方法」的這個方法要有強制力或強製作用為前提的這個標準嗎?今天法院依據證據得出的心證是無法證明被告有違反女童意願,依證人和其他影音資料證據等也無法說明犯人有施用強制力,罪疑唯輕下,無法證明行為人有用強制力而違反女童意願,或是否違反女童意願,應對其做有利之判斷。而在罪刑法定原則,沒有法律,沒有罪責大前提下,法院如何可依本條罪來論處行為人是加重強制性交?

再若論者要以六歲女童根本就沒有所謂性自主決定的權利﹝能力﹞,所以其意願根本不用考量,一律就視為是違反其意願而論以222條加重強制性交罪,忽略227條就是以「對於未滿16歲的人,其性自主的意願無庸考慮,純以年齡和與之性交行為為入罪的構成要件」試問,法院依227條又有何失當之處?

那麼可歸結出論者之所以不滿法院判決的原因是因為在法律感情上認為判太輕了﹝才3年2個月,為什麼不從加重強制性交的7年以上開始判,也許判10年更好﹞。回到本案例事實,就算不在意3年和7年的差異,或是量刑乃法院職權等,我們來看227條的法定刑,3年到10年有期徒刑,這是和普通強制性交罪一樣重的刑度。透漏立法者覺得227的所謂行為人的惡意惡行﹝不法性﹞與221條是等量齊觀的。白話說是,今天你只要和未滿14歲的人性交﹝未違反其意願,若有違反那就是222條﹞,這種惡行是你今天去強制性交﹝違反被害人意願﹞一個已滿16歲的人是一樣的。此可意味著227條本身就已經有推定未滿16歲之人無性自主決定權或是此性自主決定權本身非刑法本條保護重點的意思在。

又再看本案行為人是以手指侵入女童下體,請試以:以其他物品侵入下體,以性器侵入下體,等與本案作為比較,量刑上若你今天將本案重判為227條最高的法定刑﹝10年﹞,那麼假設比較的情形又應該要判幾年才夠?此為罪刑相當原則﹝刑法57條﹞所應考量。若再加入更多考量因素,一般人感覺上最可惡的情形﹝依227可以判到10年﹞想像假設上似為:使用不止以手指且以性器官和其他外物輪流侵入女童加以為數種類型的性交行為且犯後態度絲毫未見任何悔意且傲慢者。

今天應白玫瑰論者要求依最高法院決議變成這種局面:只要未滿七歲,無論是否有違反其意願,一律就以222條加重強制性交論處,這種解釋以此為基準:只要未滿七歲的性交行為,法律上一律視為違反其意願。若將來出現邊際案例,正好滿七歲者,就仍須回歸已有無強制來作為判斷,會變成是否有滿七歲為加重﹝222條﹞或普通﹝227條﹞量刑的依據,道理或法理何在?

白玫瑰運動出發點為善意──保護幼童身心發展,但其所抨擊的對象和其理由為錯誤且誤導大眾視聽。法院依法審判,今天在本法未修正之前依現行法解釋所為的判決何誤之有?若要法院為超出現行法的判決,無異為法院自行造法,不但違反罪刑法定、罪疑唯輕,更侵害三權分立下的立法權。若真要去修正,對象應是立法本身,怎麼會是解釋適用法律的司法?若論者以為未滿七歲的幼童相較於滿七歲但未滿十四歲的人更沒有性自主的決定能力,在立法上就應該在以此年齡為劃分標準訂出新法「對未滿七歲幼童為性交行為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以求和222條加重強制性交罪行相符。不然只不過是以輕率且毫無細部思考的態度,挾多數正義的大旗,來扭曲爭議問題,爾爾為對此運動而為的不同意見與辯護。

贊成意見[編輯]

性侵行為是否未違反幼童意願,應由心理專家專業調查佐證,而非任由法官推論。幼童(甚至青少年或成人)因恐懼害怕而失聲或全身僵硬無法反抗,法官卻因而認定性侵行為未違反幼童意願,恐是濫用自由心證,或可能受關說影響而作不實判定。同意推動修法未滿七歲一律就以222條加重強制性交論處。未修法前法官應善盡良知,處罰加害人; 而非以法匠心態執著於法條字面解釋,罔顧大眾心中之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