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审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中国互联网维护日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政治
系列条目


政治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审查中华人民共和国針对互联网的审查,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大规模监控的一部分。

根据《国务院关于授权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负责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工作的通知》,自2014年8月26日起,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负责全国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工作,并负责监督管理执法,受中共中央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领导。2018年之前的審查屬於行政行为。2018年3月起,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為中共中央直属机构[1]

背景[编辑]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于2019年2月28日在京发布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8年12月,网民规模达8.29亿,全年新增网民5653万,互联网普及率为59.6%,较2017年底提升3.8个百分点。全年新增网民5653万。手机网民规模达8.17亿,网民通过手机接入互联网的比例高达98.6%,全年新增手机网民6433万。截至2018年12月,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6.10亿,年增长率为14.4%,网民使用率为73.6%。截至2018年12月,手机网络支付用户规模达5.83亿,年增长率为10.7%,手机网民使用率达71.4%。截至2018年12月,网络视频、网络音乐和网络游戏的用户规模分别为6.12亿、5.76亿和4.84亿,使用率分别为73.9%、69.5%和58.4%。

从2000年起,中国政府逐渐制定了多部关于互联网的法律,行政命令也相继实施。

2005年4月,由哈佛法学院剑桥大学多伦多大学共同组建的“开放网络促进会”(OpenNet Initiative)发表了一份关于中国网络封锁的研究报告。报告称:“中国的网络过滤系统是全世界最发达的。比起其他有些国家的类似系统,中国的网络过滤范围广,手法细致,并且效果显著。整个制度包括多层次的法律限制和技术控制,牵扯到众多的国家机构,以及成千上万的政府职员和企业员工。”

大纪元认为金盾工程是由前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的长子,曾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中国网通董事的江绵恒所筹建与负责。[2]而实施网络审查最重要的设备防火长城,其关键部分的设计师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前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他也被网民称之为“中国防火墙之父”。

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在2000年接受美国知名记者迈克·华莱士专访时说:“我希望人们将从网上学习很多有用的事情,但无论如何,网上有时也有不健康的东西,特别是网上的色情内容──对我们的年轻人伤害很大。”而BBC华盛顿邮报等没有色情的网站“被禁可能是因为有些政治消息的报导。我们需要有所选择,我们希望尽可能地限制对中国发展有害的信息。”[3]

法律依据与规定[编辑]

典型意义下GFW的线路拓扑

中国政府对网络内容进行审查的方式多样、多层次、跨部门,對网络的审查是从“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者”到“各级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的责任。中国对国内网站实行审查的具体法律依据详见外部资料中法规一览[4]

相关法源[编辑]

具体条款[编辑]

各级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要采取积极措施,在促进互联网的应用和网络技术的普及过程中,重视和支持对网络安全技术的研究和开发,增强网络的安全防护能力。有关主管部门要加强对互联网的运行安全和信息安全的宣传教育,依法实施有效的监督管理,防范和制止利用互联网进行的各种违法活动,为互联网的健康发展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从事互联网业务的单位要依法开展活动,发现互联网上出现违法犯罪行为和有害信息时,要采取措施,停止传输有害信息,并及时向有关机关报告。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利用互联网时,都要遵纪守法,抵制各种违法犯罪行为和有害信息。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要各司其职,密切配合,依法严厉打击利用互联网实施的各种犯罪活动。要动员全社会的力量,依靠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保障互联网的运行安全与信息安全,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建设。

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者应对接入的境内外网站信息进行检查监督,拒绝接入发布有害信息的网站,消除有害信息对我国网络用户的不良影响。

  • 根据公安部33号令《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第五条规定

第五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利用国际联网制作、复制、查阅和传播下列信息:

  • (一)煽动抗拒、破坏宪法和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
  • (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
  • (三)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的;
  • (四)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的;
  • (五)捏造或者歪曲事实,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的;
  • (六)宣扬封建迷信、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教唆犯罪的;
  • (七)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
  • (八)损害国家机关信誉的;
  • (九)其他违反宪法和法律、行政法规的。
从而导致在互联网上查阅违法信息也算违法[5]
  • 2008年1月31日起施行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规定

申请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的,应当具备法人资格,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且在申请之日前三年内无违法违规记录。亦即互联网视听服务的企业必须为国有,非国有独资或者国有控股企业不能再经营互联网视听服务。

此规定一出就引发了对其合理及合法性的质疑[6]
  • 2016年3月25日,工信部出台《中国互联网域名管理办法》草稿并公开征求意见,其中第三十七条规定

第三十七条 在境内进行网络接入的域名应当由境内域名注册服务机构提供服务,并由境内域名注册管理机构运行管理。 在境内进行网络接入、但不属于境内域名注册服务机构管理的域名,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者不得为其提供网络接入服务。

這條規定引發了巨大的爭議。在國務院法制辦的公開徵求意見網頁系統中,用戶甚至反而無法評论此条。[7]有評論指出,如果強制執行此規定,國外的微軟蘋果、中國國內的淘宝百度网易搜狐騰訊財付通甚至官媒CCTV都會受到很大影響。[8][9]有舆论认为,一旦執行此規定,中國網路可能會与世界彻底隔绝。[9][10]工信部對此回應,媒体对个别条款存在误解。该办法与全球域名管理体系没有根本性冲突,相关条款重点要求在境内接入的网站应使用境内注册的域名,不涉及在境外接入的网站,不影响用户访问相关网络内容,不影响外国企业在华正常开展业务。[11]
  • 2016年11月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過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該法將於2017年6月1日施行。该法规定禁止发表损害国家团结、扰乱经济秩序或企图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内容,要求“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商在中国境内储存个人信息和重要商业数据,并向安全机构提供“技术支持”,以及通过国家安全审查等。[12]
  • 2019年12月1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發佈《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13],規定了服務平台及內容創作者合法發表言論的範圍,同時亦鼓勵他們創作符合中國官方價值觀的內容,另外亦嚴禁網絡暴力、人肉搜索及操縱帳號等行為,有媒體稱這規定為是中國迄今推出的最為全面、最為嚴厲的網絡審查和信息控制舉措之一。其中有兩條細則引起關注,包含:

第六条 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不得制作、复制、发布含有下列内容的违法信息:(十一)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其他内容。
第七条 网络信息内容生产者应当采取措施,防范和抵制制作、复制、发布含有下列内容的不良信息:(九)其他对网络生态造成不良影响的内容。

該法的「其他內容」段落因為無法判別標準,被廣泛視為含糊缺少邏輯,沒有法律該具備的明確性,且如何判斷、詮釋也沒有指引。觀察人士指出,鼓勵內容生產者宣傳、推廣意識形態性質的內容,雖然對怎樣審查、如何處理違規者等細節沒有提及,但可能造成網評與自我審查先過度反應,最終使所有中性、理性、深入的討論排除在外,今後只有規定「毫無意義」的好消息佔據網路[14]

2021年11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出台《网络数据安全管理条例》并征求意见[15],其中第四十一条提到:

第四十一条 国家建立数据跨境安全网关,对来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法律和行政法规禁止发布或者传输的信息予以阻断传播。

任何个人和组织不得提供用于穿透、绕过数据跨境安全网关的程序、工具、线路等,不得为穿透、绕过数据跨境安全网关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技术支持、传播推广、支付结算、应用下载等服务。

境内用户访问境内网络的,其流量不得被路由至境外。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首次于法律法规草案中承认网络审查设施的存在,并将网络审查设施命名为「数据跨境安全网关」。

2022年8月1日,中国网信办发布的《互联网用户账号信息管理规定》正式生效,该规定要求互联网账号须填写真实职业,且IP属地会被披露,而部分专业领域账号的注册更须提供核验材料[16]

2022年12月15日,《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正式生效,首次将“点赞”视作评论的一种。另外該規定指出公众账号必须主动审查网民留言。有专家指出,这意味着网民可能因点赞的内容而受到来自平台或当局的惩罚。[17]

禁止内容和行为[编辑]

  1. 未经允许,对计算机信息网络功能进行删除、修改或者增加的;
  2. 反对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的;
  3. 危害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的;
  4. 煽动抗拒、破坏宪法和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
  5. 泄露国家秘密,危害国家安全或者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的;
  6. 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或者侵害民族风俗、习惯的;
  7. 破坏国家宗教政策,宣扬邪教、迷信的;
  8. 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的;
  9. 宣传淫秽、赌博、暴力或者教唆犯罪的;
  10. 侮辱或者诽谤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
  11. 危害社会公德或者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
  12. 损害国家机关信誉的;
  13. 煽动非法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
  14. 以非法民间组织名义活动的;
  15. 含有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其他内容的。[18]

地方立法[编辑]

2007年12月20日,广东省十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六次会议上通过《广东省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草案修改三稿)》。其中规定:

在发生重大突发事件,危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及社会稳定的紧急情况下,可以采取二十四小时内暂时停机、暂停联网、备份数据等措施。

措施[编辑]

1995年以来,中国大陸已经颁布了60多项法规来规范互聯網活动。在2000年代初政治状况比较敏感的日子,政府要求网管对法轮功六四等题材的政治網站進行严格封锁。自2004年中,大陆以打击网上色情为由查封网站。[19]

行政手段[编辑]

網絡监控[编辑]

政府辖下公安部门(主要是网警)、国家安全部门、新闻管理部门、通信管理部门、文化管理部门、广播电影电视部门、出版部门或保密等部门的工作人员,监控全中國大陆的论坛网志聊天室和私人的即时通讯电子邮件等互联网资讯。[來源請求]要过滤和获取有关情报信息,他們通常使用的技术有域名劫持、关键字过滤、网络嗅探、网关IP封锁和电子数据取证等等。這些工作人員會判断内容,严格禁止、删除各类被认为是有害的信息;查禁、封堵和阻断可能会利用互联网造谣、诽谤或者发表、传播的有害信息,例如關於“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窃取、泄露国家秘密”、邪教和淫秽的信息。同時對特定人群實行網絡監視,並後台阻斷敏感人士的網絡通信。

從2006年5月起,有关部门開始招募网络监督员。他们定期接受相关部门的指导,利用业余时间监察网络出现的“不文明行为、违法和不良信息”,及时通过电话、电子邮件、不定期参加会议等方式向相关单位提出监察意见。[20]有些网络安全保安分公司,會招收网络保安员。网络保安没有执法权,他們主要通过网络监控,为服务单位及时删除各种不良信息,及时叫停违法行为,向网监部门报警。[21][22]

2014年11月6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召开跟帖评论管理专题会,并要求29家网站签署《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23]《承诺书》第三条提出的“坚持用户以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账号”被认为是强制实行实名账户评论,而第五条要求禁止发表的信息中出现的“要求使用本网站常用语言文字以外的其他语言文字评论的”“与所评论的信息毫无关系的”“所发表的信息毫无意义的,或刻意使用字符组合以逃避技术审核的”舆论认为是要求网站指定细化措施强化监控。[24]

行政處罰和司法追究[编辑]

不仅发表、制作“不良信息”者会面临处罚,阅览相关信息者也曾出现被调查、逮捕的案例[25][26],后一点在中国大陸亦引发争议。臺灣民主基金會在2010年的报告中称,由于发表或传播网络言论、信息而入狱者为世界最多[27]

对中国境外平台账户的追踪和威胁[编辑]

上海警方于2021年5月发布的一份招标文件显示,其试图通过供应商“搜寻境外平台发布相关内容的账号,并利用技术手段查找其境内个人信息,并获取该人境内信息”,即“境外社交平台账号落地”,中标价格为9800元/次。据信这是为了通过威胁用户在中国的家人,或是当用户返回中国时拘捕,以迫使其删除帖子或整个账户。[28]

网上舆论引导[编辑]

除了被动地封网之外,中国大陸也大力发展官方网站,积极进行网上宣传。香港城市大学的李金铨教授说,中国大陸全部网站的10%是由政府直接建立和经营的,各级人民政府建立了多个主要新闻网站。

由半公开和公开(如江苏省宿迁市)的消息,人民政府招收网络评论员,由他们以普通网友的身份,引导“正确导向”,普及“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这种网络评论员被大陆网民称为“五毛党”。

2015年8月5日据华尔街日报引用新华社的报道,中国政府将网络警察嵌入科技公司中,以防止欺诈和“散布谣言”等犯罪活动[29]

2020年,人社部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將互联网信息审核员列入工种[30]

实名制与备案[编辑]

1997年12月11日国务院批准、1997年12月30日公安部发布了《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管理办法》第十一条明确规定:“用户在接入单位办理入网手续时,应当填写用户备案表。备案表由公安部监制”,要求通過ISP接入互聯網的個人與單位在公安部門備案,留存個人與單位信息。在此之前,這些資料只在ISP留存,或者由ISP向公安部門遞交。

相关规定在1999年下半年,即中國的第一次互聯網高潮時開始执行。2002年後很長的時間裡,相關備案的執行弱化。在2006年7月,重慶市公安局出台了《关于加强国际联网备案管理的通告》,要求在家中上网须向公安机关备案,如有違反,轻则将被警方警告,重则将被停机半年[31]。雖然早有相關規章依據,但在新一波的網絡言論收縮的背景下,該規定引發極大的關注與爭議。可能是迫于舆论压力,该《通告》在之后的审核中未予通过。

2005年, 中国政府开始对南大小百合水木清华, 北大未名等一系列高校BBS开始实行实名制, 禁止校外IP使用论坛。

另外,中國大陸也要求对网络接入、网吧、信息发布网站、电子邮件、游戏等实名备案。特别是2005年2月份以来,信息产业部要求境内所有网站主办者必须通过为网站提供接入、托管、虚拟主机等服务的IDC、ISP来备案登记,或者登录信息产业部备案网站(beian.miit.gov.cn,原域名beian.miit.gov.cn )自行备案。无论是企、事业单位网站,或是个人网站,都必须在备案时提供有效证件号码。此外,网络支付(尤其使用余额支付的人民币钱包)、在联网应用程序上进行用户注册(基于移动电话号码等),亦需要实名备案。而一些公共Wi-Fi也采取实名认证方式,需通过用户手机号码(为符合实名制要求,大多数公共Wi-Fi只能使用国内手机号登录)和短信获取的密码登录才能使用[32]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提供经营性和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必须以实名制履行备案手续。未经备案,不得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

2010年,重庆市以“打击黑恶势力”为由,制定法规要求强制执行网络实名制,并监控腾讯QQ群,民众短信等内容。此举引发广泛争议。

根据2016年11月7日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第二十四条规定,网络运营者为用户办理网络接入、域名注册服务,办理固定电话、移动电话等入网手续,或者为用户提供信息发布、即时通讯等服务,在与用户签订协议或者确认提供服务时,应当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用户不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的,网络运营者不得为其提供相关服务。这是中国大陆首次以法律形式明确网络实名制[33]

2017年11月22日至24日浙江烏鎮網際網路大會,中國公安部門推出一種全新的證件"網證",全名叫「居民身份網路可信憑證」,根據中國公安部說法,這種憑證是基於法定身分證件數據,使用國密演算法加密,由CTID平臺對法定身份證件上的訊息進行數據脫敏演算法[註 1],與法定身份證件一一映射的數據文件,由CTID平臺簽發給個人的網路身份憑證。中國公安部亦承認,該憑證對防止其他用戶以及人員竊取用戶信息有保護隱私的作用,但假設中國公安部和中國網路信息主管部門需要時是可以隨時調用,中國民眾輸入網證登錄上網,將會處於中國主管部門的監控之下,等同於隱私是由國家掌控。[34]

国内外公司合作[编辑]

中国大陸政府采用思科、北方电讯、甲骨文公司3Com微软等外國公司提供的技术来封锁网络。微软在中国大陸的MSN博客空间(已关闭,最后名称是Windows Live Space)设置了过滤器。Google在2006年1月推出Google.cn的時候,任何有违背中国政府要求的内容都被过滤,例如其news.google.cn上的中国版新闻上拿掉了被中国大陸政府封锁网站内容的存档。雅虎中国更被指帮助中国大陸调查网上异见人士(见师涛“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案)。下列是中国大陸政府要求境外公司进行网络审查的案件,这些情况只存在于中国大陆:

中国雅虎的网页被阿里巴巴收购[35],与雅虎集团其他国家的网页颜色及风格几乎完全不同,是一个除了“雅虎”名称与Yahoo还有关联以外已完全独立的网站,雅虎的国际服务(例如Flickr)在雅虎中国无任何链接。而雅虎所有国家版本的视频内容均被防火长城封锁。另外中国雅虎的搜索引擎也屏蔽了维基百科的网址。中國雅虎於2013年9月1日起停止營運[36]

中国大陸版TOM-Skype(非简体中文国际版),是TOM集团旗下北京讯能网络有限公司TOM在线和Skype于2004年11月在中国大陆联合推出的Skype中国版即时通讯软件。Skype指TOM-Skype在2006年已經按照中国大陸政府的规定,使用文本过滤器来监控敏感信息。不过包含敏感关键字的信息会在客户端被丢弃,故对用户的隐私并无威胁。TOM集团在声明中称:“作为一家中国公司,我们必须遵从中国的规章制度。我们对此没有其他评论”。[37]不过,TOM-Skype后来在未经Skype同意的情况下擅自改变了该过滤器的功能,存储了部分用户的信息。随后,Skype的总裁Josh Silverman在Skype官方网志上发表声明,表示自己公司很“无辜”和“无奈”。[38]受此影响,微軟於2013年第一季在全球用Skype替換Windows Live Messenger的方案,將中國大陆排除在外。[39]2013年11月8日,TOM在线在其TOM-Skype页面发布对用户的公告,称将于2013年11月24日正式将Skype在中国大陸的营运权移交微软[40]。2013年11月26日,《光明日报》和方正集团合资公司光明方正与微软正式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开始负责中国市场的营运。[41]据报,新的中国大陸版Skype不再像TOM在线时代那样内置关键词过滤,在中国大陆服务器上储存用户聊天记录,改为使用境外的微软服务器且数据传输的过程经过加密。[42]

2007年4月底,MySpace推出中国大陸版网站MySpace.cn聚友(已終止營運)。新闻集团以在该国境内成立独立公司的模式,找来本地人营运聚友。然而科技新闻网站Tixyt.com发现,聚友有政治审查现象:网站架构与其他国家的MySpace相近,论坛区却未见各国最热门的政治宗教议题;网站另设「举发不当内容」的对话方块,呼吁网友举发站内任何涉及「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机密……或干扰社会秩序」的发言;张贴有「台独」、「法轮功」、「达赖喇嘛」等政治敏感字眼的发言时,会显示下列信息而无法张贴:「抱歉,您想张贴的文章恐有不当内容。请删除不当字句后再行发表,谢谢。」对此,聚友声明:「本公司是本国人拥有、营运与管理的公司,遵守本地法律与执法要求。」[來源請求]

微软的Bing(必应)搜索引擎中国版(cn.bing.com),服务器位于中国大陸,因其会按照中国大陆的意思动态审查政治词汇,故受到的干扰或封锁次数较少。搜索时,如果结果被隐藏了某些已知网页,页面底部即会显示“为回应符合本地法律要求的通知,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有关详细信息,请参阅此处。”[43][44]

在中国大陆售卖的装有Android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包括摩托罗拉三星HTC等,均把境外版Android手机常附带的所有Google应用程式删除,例如提供影片分享及下载的「YouTube」、官方应用商场「Google Play」、社交网络服务「Google+」及「Gmail」等。中国大陆用户需要自行重新刷机或破解Root权限后,重新安装Google Play服务及其程序才能使用Google相关的应用服务(但部分品牌除外,例如国行版本的部分型号华为手机已经预装Google Play服务,用户可直接重新安装程序)。但装有Android系统的水货智慧型手机,譬如HTC并没有在中国大陆正式发售过的HTC Legend等机型,则不受此影响。在2012年5月4日传出的工业和信息化部对“Google”商标及应用进行限制的消息,其内容为:移动终端产品出厂不允许有Google字样及相关应用,包括Google标识、应用,包括Google搜索Google书签Google浏览器等与有关的字样,违者不进行任何行政审批。[45]工信部後来否认此事。[46]

Google地图中,国际版(含其他地区版,中国版除外)地图中,中国大陆地图出现严重偏差,整块中国大陆向东南偏东错误移位约半公里,而卫星视图则正常。造成位置错误的原因是中国大陸官方要求所有在中国大陸运行的地图服务商要加装“国家保密插件”(亦称加密插件、加偏或SM模组),以“保障国家安全”。此插件会将真实的坐标加密成虚假的坐标,且此加偏并非线性加偏,所以各地的偏移情况都会有所不同。一些国际性的互联网应用服务(如Foursquare等apps),通常使用国际版地图的API来显示位置,这会造成显示中国大陸地图视图时出现偏差、漂移的情况。Android等手机在中国大陸使用GPS定位也会出现不准确的情况。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在2012年2月宣布,Google在华合资公司北京谷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于2011年11月提出互联网地图服务测绘资质申请,在资质审批过程中,其互联网地图服务可维持现状,但不得增加新的互联网地图服务内容。[47]这意味中国版地图被禁止推出街景服务

2013年4月,《每日电讯报》及《金融时报》有报道称,苹果公司为了“取悦”中国大陸政府,主动从应用市场iTunes Store的中国区中取消了一个网络应用程序“经典书城”,而这款软件可以让读者看到一些被中国大陸政府禁止的10本书。而就在此前,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向中国大陸顾客就苹果公司的售后服务作出道歉。此前,苹果受到中国大陆媒体媒体长达数日的尖锐批评,称苹果的售后服务“内外有别”等。[48]有分析认为,此次官方围剿苹果公司,更可能是向苹果施加压力,目的在于推动苹果与中国大陸官方合作,将中国大陸区的苹果应用市场推广“备案”制度,将其纳入中国大陸官方的审查监管大网。在本次事件发生前,香港独立时政杂志《陽光時務週刊》,在中国大陸区原有iPad客户端,大陆用户可自由下载购买,但有部门要求苹果将其下架,苹果随后照办。[49]另外,苹果公司也按照要求,注册中国大陸域名apple.com.cn并在工信部北京市公安局申请ICP证(10214630)及网络安全备案号(11010500896)以挂于首页底部,而别国政府均没有如中国大陸般要求其必须申请ICP等证的案例。[50]

TripAdvisor在中国大陆推出的中国版网站到到网,也不得不向中国大陸官员证明,其中国大陸版网站将会删除与西藏有关的讨论。[48]并且,页面底部的“其他国家TripAdvisor站点”也删除了台湾版网站的链接。

LinkedIn(領英)於2012年4月成立北京代表處。2014年2月25日,增設簡體中文版本。領英將中文網站7%的股份,讓給兩家頗有背景的中國大陸風投公司。公司使用軟件算法和人工審閱相組合的方式,在中國大陸的中文和英文網站上,對中国大陆認為具有政治敏感性的內容進行審查。如果發佈的內容被禁,用戶會收到電郵通知,稱帖子中包含「在中國大陸遭到禁止的內容」,「將不會被LinkedIn在中國的大陸會員看到」。同時,領英沒有為中文用戶提供某些重要功能,比如創建或加入群組,或是張貼長篇文章,而其他地方的用戶就可以開展公開討論、組建社區。曾有一些來自其他國家的用戶,發現自己在中國大陸境內發佈的英文帖子,在全球範圍內也遭到了屏蔽而感到很憤怒。領英之所以採取這一類做法,是不想讓中國大陸用戶接觸到任何可能會引來棘手政府審查的內容。2014年9月,領英放寬了這項政策,讓那些在中國大陸封禁的帖子可以在其他地方顯示出來。[51]在2011年2月24日,因為有用戶在網站上傳播「中國茉莉花革命」的消息,網站遭防火長城屏蔽,而該網站此前並未遭到屏蔽[52]。網站在翌日被解封[53]。同年3月11日,LinkedIn在刊登的最新公司简介中说,中国大陸封闭其网站的可能性对在该公司首次公开募股中投资的人构成一种新的风险。公司不能保证中国大陸政府不会较长时间或者永久性地屏蔽其网站。[54]

2020年12月的报道显示,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远程会议服务软件公司Zoom的中国雇员配合北京政府扰乱谈论六四天安门事件的视频会议,并关闭多位美国用户的账号。[55]

根據中國「駐華外國記者協會」(the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China ,FCCC)今天(22日)發布的聲明,指中國的「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線上審查機制,封鎖國內民眾進入將近四分之一獲北京核准在中國進行報導的外國新聞網站。[56]

還有,中国大陆以法规的形式要求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互联网内容提供商(ICP)不得制作、复制、发布、传播任何被认为有害的信息。如发现后,应当立即停止传输,保存有关记录,并向国家有关机关报告。[57]

處罰海外公司[编辑]

中國大陆預定於2009年7月1日起,要求在境內新生產和銷售的電腦進行全面預裝綠壩·花季護航。中國大陸政府稱安裝軟體的目的在於保護未成年電腦使用者,誤闖入色情網站等有害內容。然而该软件和政府大规模的推行软件预装措施招致诸多媒体异议。至今并未实行。

在政策推行前夕,中国大陆媒體於2009年6月高調譴責Google傳播色情資訊,並一度對Google旗下的服務進行封鎖。

根據中国中央电视台2009年6月的《焦点访谈》,在Google中输入关键字“儿子”,它下面却出现了这样的一些选项“儿子母亲不正当关系”等等十个选项。[58]

根据Google自己的数据,“儿子母亲不正当关系”这个关键词,在2009年6月18日央视“三板斧”使用三个主力新闻节目报道出这个事件,中国大陆媒体密集批判谷歌中国之前一周,搜索量才开始急剧上升,在也就是6月17号达到巅峰,并且这些搜索近100%都是由北京的用户完成的。[59]

网吧管理[编辑]

中國政府要求網吧上网者实名登记,同时要求网吧必须安装“网吧安全管理软件”。同时也规定各省市网吧必须安装“文化监管系统”。

由国务院制定条例要求网吧经营者:

  1. 建立场内巡查制度,发现上网消费者的违法行制止并向文化行政部门、公安机关举报。
  2. 核对、登记并保存上网消费者的有效身份证件和记录有关上网信息。

2007年6月3日,国家工商总局通过网站发布通知,各级工商机关在2007年不得登记新网吧[60]

技术手段[编辑]

防火长城[编辑]

防火长城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其互联网边界审查系统的统称。涉及方法包括域名服务器缓存污染[61]TCP重置攻击[62]深度包检测SNI阻断(维基百科被以此方式封禁)、路由黑洞[63]等。

内容过滤软件[编辑]

监控软件[编辑]

网站一键关停[编辑]

2017年8月3日,公安部全国范围内开展“网站一键关停”演练,包括微软云服务的中国区网站在内的多家云服务提供商均受到影响。[64]这是“一键关停”功能首次进入公众视线。

突破網絡審查[编辑]

突破网络审查突破网络封锁,俗稱翻墙[65][66]科學上網[67]等,通常特指在中国大陆绕过互联网审查技术(DNS污染IP封锁TCP重置攻击路由黑洞深度包检测、等),突破防火长城,实现对网络内容的访问。突破网络审查的软件通常被称作翻墙软件,俗称梯子

中國公司曾有研发翻牆瀏覽器。2019年11月,中国有一家公司推出“中國大陸首款合法翻墙浏览器”酷鳥瀏覽器[68]。2020年10月,奇虎360子公司上海豐炫推出Tuber翻牆瀏覽器,但因為大量下載而下架[69]。目前这两款浏览器已经无法使用。

德國之聲報導,如此顯示官方允許翻牆管道低調存在[70],對中國大陸而言,外網的經營、蒐集內容以及學術知識對其很重要,但避不開政治問題,可能是因此才批准了瀏覽境外網站的工具[71],《美國之音》引述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分析指出,合法的Tuber還給人們提供了一種網路自由的錯覺[70],但是相关软件会对访问的内容和用戶进行审查。據研究,中國翻牆用戶超過一億[需明示出處],涉及的海外業務與宣傳規模均相當大[72]。 2017年根據市場研究機構Global WebIndex的調查研究估測,中國使用"VPN"翻牆用戶高達9,000萬人[65]

案例[编辑]

被切断服务的提供商[编辑]

  • 2007年8月23日,河南电信关闭紫田机房,400台服务器中断六天。最后被迫移到杭州机房。
  • 2007年8月30日,广东汕头中断了厦门蓝芒科技以及中客科技1,600多台服务器,上万个网站受到影响。
  • 2007年9月,四川成都“世纪东方”和广东汕头“中客科技”两家互联网提供商被切断服务。中国政府关闭的理由是这些网站出现大量违规的文章。

被管制或限制的网站[编辑]

中国严格限制国内一些影响稳定的学术、思想、维权网站,部分国内公網BBS与学术思想维权网站被关闭或限制功能,如:2000年3月31日中国政府关闭由黄琦创办的大陆网站《天网寻人》;关闭《公民维权网》《宪政论衡》等网站;2005年關閉成立於2002年的自由中国论坛。[73]2005年后,中国部分高校BBS只对校内IP开放。中国也限制了一些有激进行爲的网站的活动。例如关闭了部分激进反日网站、一些有严重排外倾向的网站、曾经在1999年发动网民攻击美国网站的中国黑客联盟中国红客联盟等。对产生重大影响的国外内容发布网站(比如Wiki网志聊天室论坛个人主页等服务提供网站),也常常予以封锁,或者限制其与中国网络审查有冲突的部份功能。

封锁境外网站[编辑]

一些设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境外的站点(多为中文站点)被防火长城(GFW)完全或部分屏蔽。

私人博客[编辑]

  • 2009年,北京中学生郑界涵在其个人博客中透露在十一前长时间练习彩排之况,因而遭校方严重警告,除了被迫删除信息,关闭个人博客之外,并被威胁如果行为不改将会使他的学业受到严重影响。[74]

针对网络封锁的公民诉讼[编辑]

  • 杜冬劲(网名yetaai)于2007年4月28日以宽带用户身份起诉中国电信违反宽带服务合同,要求解释其网站(realcix.com)不能被访问的原因。2008年4月此案最终一审二审均败诉。一审上海浦东人民法院认为网站不能访问,并不能证明宽带服务有故障,中国电信无罪,判原告败诉。二审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
  • 刘晓原律师于2008年6月起诉搜狐屏蔽其博客文章,法院拒绝受理。
  • 新疆西部律师事务所网站因报道高莺莺案被关,张元欣律师起诉其主机服务商,法院拒绝受理。
  • 胡星斗在2008年起诉网络服务商切断了他的网站的服务,理由是含有非法内容,最终胡星斗胜诉。
  • 汪龙于2014年9月4日在深圳法院起诉中国移动封锁谷歌,同年11月8日,深圳市福田法院对于其起诉中国移动,因“原告汪龙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而撤诉。[75]

判决和处罚[编辑]

無國界記者组织称,因从事互联网活动而被监禁的中国人目前已经从2001年时的3人跃升至了2007年的65人。[76]

1998年[编辑]

  • 林海 1998年被捕,以“煽动他人颠覆国家”罪名入狱两年。

2000年[编辑]

  • 黄琦 2000年6月3日被捕,判处有期徒刑5年。

2002年[编辑]

  • 刘荻 2002年11月9日以涉嫌參加「非法組織」被捕及超期羁押,2003年11月28日出狱、免于起诉。

2003年[编辑]

2004年[编辑]

  • 郑贻春 2004年12月3日被捕。2005年9月22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 师涛 2004年11月24日被捕,最后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判处10年有期徒刑。
  • 韩某、钟某 2004年8月9日被四川某市警方抓捕,理由是他们浏览了黄色网站。[78]

2005年[编辑]

2006年[编辑]

2007年[编辑]

  • 董伟王子峰扈东臣等人因在百度贴吧高唐吧发帖批评政府做假,在1月1日被刑事拘留,被拘留的原因是涉嫌“侮辱”、“诽谤”现任山东省高唐县委书记孙兰雨,关进看守所达二十多天[79]
  • 7月,一位23岁女网民“红钻帝国”被警方指在舜网论坛发的帖“内容有明显的唬人噱头,营造了暴雨过后的恐怖气氛,里面有灾害造成多少人死亡的虚假信息”而遭举报,被警方找到后,以“散布谣言,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等指控被警方进行了治安拘留。[80]
  • 8月,陈树青因网上发表言论被以煽动颠覆政权的罪名判處4年有期徒刑[81]
  • 12月28日,胡佳被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

2008年[编辑]

  • “SS山地师”(网名),在4月30日因为在论坛里转帖而被山东高密警方拘留了五天。[82]
  • 江苏镇江网民汤某发帖称要“抢奥运火炬”被京口分局拘留了十天。[83]
  • 辽宁大连刘某,河北廊坊刘某、山西运城张某、河南焦作曲某,在5月12日称“北京将有比较强的地震”、“汶川地震系人为”,并在相关贴吧里发帖,被分别处以治安处罚或训诫,其中行政拘留2人。[84]

2009年[编辑]

  • 2009年11月12日,重庆人谢苏明在天涯论坛帖子《王立军说,对待困难群众要像对待亲人一样》中回帖“草,虚伪的政客,别个和××公司老板是干亲家得嘛,干亲家(也许)有干股份撒。”后第二天“被劳教”一年。[85]

2010年[编辑]

2011年[编辑]

  • 冉云飞
  • 任建宇劳教案
  • 2011年4月22日,重庆涪陵区市民方洪于腾讯微博发消息:“勃起来窝了一驼屎,叫王立军吃,王立军把这驼屎端给检察院吃,检察院端给法院吃,法院端给李庄律师吃,李庄说,这驼屎太臭了,谁窝的,谁自己吃。”4月24日方洪被重庆涪陵区公安局网监警察治安拘留。4月28日重庆劳教委因“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决定对方洪劳教一年,此案被称为“一坨屎”劳教案。[86][87]

2012年[编辑]

  • 2012年3月31日,因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王立军事件,在网上传播“军车进京、北京出事”网友李某、唐某等6人被予以拘留,新浪微博腾讯微博被迫关闭评论整顿3天,多家网站被关闭。[88][89][90]
  • 2012年7月,新浪微博用户、女模特王某“馨儿徽安”发布消息称“整天和政府的领导吃喝。警花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打着警花、模特的称号天天陪领导吃喝谈项目、招商引资。”并发女警制服照片,被北京市丰台区法院以招摇撞骗罪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缓刑一年。[91]王某也成为因冒充警察发帖获刑的第一人。[92]
  • 2012年10月12日,毛某于2月10日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高官邱进等人乘飞机带王立军从成都赴京的国航CA4113次航班乘员信息相关信息公布到互联网上,国家安全机关对毛某行政拘留7日[93]

2013年[编辑]

  • 2013年4月,有十余名网友因发帖声称的各地H7N9禽流感疫情与政府发布的消息不同,获5至10日行政拘留[94][95]
  • 2013年4月20日,一自称地震局内部人员的网民在百度贴吧发帖散布地震谣言,成都市公安局对其予以行政拘留。[96][97]
  • 2013年5月9日,28岁的北京市丰台区人马某(女)在其微博上编写“京温女孩被七名保安强奸,警察拒不立案”等博文被警方抓获。[98]22日,京温事件女孩男友等13人因利用互联网散布袁利亚“离奇”死亡信息先后被警方抓获。[99]
  • 秦火火

2014年[编辑]

  • 2014年3月两会期间,民生观察网站负责人刘飞跃因拒绝警方要求的“在两会期间不能发帖”而被行政拘留。[100]
  • 2014年7月30日,创办维吾尔在线的伊力哈木·土赫提被乌鲁木齐市人民检察院以“分裂国家罪”的罪名提起公诉,[101]9月23日被判无期徒刑。[100][102][103]
  • 2014年7月,江苏“海霞播报”负责人孟海霞因在网上发帖被行政拘留5天。[100]
  • 2014年8月9日,公安机关查处及拘留85名“网上编造传播谣言人员”,其中徐州男子陈某因在微信朋友圈转发消息,被以扰乱公共秩序为名行政拘留。[100][104]
  • 2014年8月15日,快播科技公司法人兼总经理王欣以“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的罪名被捕。[105]
  • 2014年8月,西安维权人士罗光明因转发了一条关于新疆莎车事件的消息到微信而遭行政拘留。[100]
  • 2014年10月,在网上发帖实名举报官员行贿的山东青岛维权人士隋双胜在囚禁了一个多月后被批准逮捕。[100]
  • 2014年11月4日,北京IT人士许东被北京西城区德胜门派出所警察带走,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关入北京第一看守所。舆论认为与他开发反审查软件“枫叶香蕉”有关。[100]
  • 2014年11月19日,来自四川、重庆、浙江、吉林、上海的7位维权人士到浙江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现场周边示威,呼吁互联网自由,不久遭到警方逮捕。[100]

2016年[编辑]

  • 2016年8月24日,邓杰威因在网上销售用于翻墙Shadowsocks服务“飞越SS”、“影梭云”被中国公安逮捕,并被东莞市人民检察院以犯「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向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提交公诉,一审判有期徒刑九个月。”[106][107][108]
  • 2016年下半年以来,河南籍研究生高搭建VPN,又研发出4个版本的加速器软件并出售相关账号並獲利1100万元。後江苏泰州公安海陵分局將其移送至海陵区人民检察院审查并起诉。2019年12月27日该案开庭,没有当庭宣判[109]
  • 2016年10月,共识网遭执政府勒令关闭。该網站創辦人周志興稱,當局認為共識網是傳遞錯誤思想的平台。[110]

2017年[编辑]

  • 2016年夏天起,刘冰洋开始提供基于Shadowsocks的"翻墙"服务。2017年3月30日被河南省新野县公安局逮捕。2017年12月28日,刘冰洋被河南省新野县人民法院一审以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罚金100000元,并没收300000元。[111]
  • 2017年9月,在南京市某网络企业从事软件开发工作的赵某,因向他人出售翻墙服务,被南京浦口警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的有关规定处以行政拘留3天、没收相關收入共计1,080元的处罚。[112][113]
  • 2017年10月,广西壮族自治区平南县检察院以涉嫌非法经营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吴向洋并移送审查起诉[114],最終吳向洋因非法经营罪被法院判處沒收經營所得80萬元人民幣,罰金50万元人民幣、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115]
  • 钟祥市人刘小康在Shadowsocks基础上开发,自2017年1月起以名为“天眼通”的网站向网民提供翻墙服务。同年10月13日,刘小康被刑事拘留,11月15日被逮捕。判决书写到,被告人刘小康非法获利2662280.26元。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1月29日判决刘小康「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500000元,没收全部违法所得」。[116]
  • 新密市人孙东洋(doub.io逗比根据地站长)于2016年4月起,使用家中电脑通过租用境外服务器创建网站,在网站上出售翻墙软件账号及引导使用教程,直接获利87704.05元。"到案"后,相關收入已退缴。2018年11月12日,孙东洋被公安机关传唤到案,2018年11月15日被新密市公安局取保候审,2019年3月21日被新密市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2019年4月2日被新密市人民法院取保候审。2019年5月31日新密市人民法院判处孙东洋犯「提供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退还赃款87704.05元,并将在案扣押的作案工具电脑予以追缴」。[117]
  • 2017年10月,江苏无锡新吴警方拘捕包等3名翻墻软件"云梯VPN"制售團隊成員,並將“云梯VPN”所有服务器连接切断[118][119]

2018年[编辑]

  • 2018年,岳阳人王、孙、欧阳在网上销售能提供"翻墙"服务的名为“粒子云加速器”的VPN软件。同年4月,销售软件行为被岳阳县公安局网技大队发现。同年5月,岳阳警方在岳阳市区抓捕王、孙和欧阳三人并将其行政拘留。截至被捕时,三人共向26人次销售了VPN软件,获利近千元[120]
  • 在某证券管理公司从事软件开发工作的戴,在2016年4月,创建了网站,并在网站上出售VPN翻墙软件的账户。同时租用中国境外服务商的一些服务器,向所出售的账户提供可以访问中国IP不能访问的外国网站服务。戴于2017年10月10日被抓获,截至2017年10月,戴共计向数百人次提供V服务。在法院审理期间,戴退还盈利所得人民币1万元。2018年10月,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宣判戴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一案,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121]

2019年[编辑]

2020年[编辑]

  • 2020年4月19日,生活在北京的公益志愿者蔡伟、陈玫,以及蔡伟的女友小唐3人因在端点星网站上备份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相关文章被警察带走,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包庇罪”被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35]
  • 2020年5月,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公安通过新浪微博说他们「发现杨某于2019年9月安装并使用多款VPN翻墙软件「建立非法信道进行国际联网」,依《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第六条、第十四条规定对其传唤并做出处罚[136]。」
  • 2020年7月,重庆市北碚区18岁的吴姓少年在个人网站中发布了有关利用VPN、翻墙软件访问「境外网站」的教程。当局认定为这些文章为「违法有害信息」,以违反《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第五条而对其「当场训诫」。[137]这篇报道自称「采访报导」,但其看起来没有清楚地表明其是否确实对处罚及其内容进行了事实检查(例如去电当地公安等)。[需要較佳来源]
  • 2020年7月28日,湖南省常德市津市公安通过其微信公众号说「当地网安大队民警发现一居民陈自2019年2月起利用其购买的「Shadowrocket」"翻墙软件"「接入境外网络并浏览境外色情网站」。当地警察认定陈的行为属于「建立非法信道进行国际联网」,并以《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第六条、第十四条之规定对陈进行了「警告处罚」」。这一案件被归作「净网2020」活动的一部分。[138][139][需要較佳来源]
  • 据浙江省政务服务网的行政处罚结果信息显示,自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9月4日,浙江省因“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信道进行国际联网”被行政处罚的案件共有58起,其中1起的处罚对象为企业,其余57起均为个人。[140]
  • 2020年12月,遼寧省鐵嶺市開原市一人因传播VPN工具而遭到行政警告處罰[141]

2021年[编辑]

  • 11月17日,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微信公众号通报称,赣州一学生曹某搭建两个网站并提供“翻墙”软件下载,行为构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四年。同時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警告,民众“翻墙”到境外网站看综艺节目、查资料也属于违法行为。[142]
  • 12月,银川市金凤区公安分局网安大队民警在工作中发现该区一网民利用“翻墙”软件在推特浏览色情内容,将该网民抓获。警方还发现另一网民使用其个人手机,利用shadowrocket软件翻墙注册并使用google邮箱。警方对两人给予警告并处罚款。[143]

2022年[编辑]

  • 1月12日,河北省南宮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通過其微信公衆號通報稱,民警發現該市一劉姓居民使用非法定信道进行国际联网并浏览境外淫秽色情网站。該居民被「網安大隊」處以行政警告。[144]
  • 9月,甘肅蘭州七里河公安分局网安大队警察發現辖区內有人使用VPN翻墙。10月21日,七里河警察來到上海将制作、销售VPN翻墙软件的陈某某逮捕。[145]

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编辑]

200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取得2008年奥运会举办权,当时中国奥申委秘书长王伟说,“我们将给予在中国采访的传媒完全的自由度”。据法新社报道,他們曾讨论是否在北京奥运会期间放宽防火長城(GFW)的屏蔽限制[146]

2008年4月1日,维基百科外文版和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英文版)被率先解封[147];7月初,陆续有雅虎香港、《星岛日报》、《明报》、台湾中央社香港赛马会TVBS电视台、东森电视美国在线中文版、《中国时报》、《世界日报》、《亚洲周刊》、《星洲日报》、《亚洲时报》、Google BloggerFlickr图片社区网站被解除屏蔽;7月底,大批外国记者们在北京的奥运新闻中心发现即使中国大陆已解封大批网站,但仍然有很多新闻媒体网站无法自由瀏览,其他有关西藏独立六四法轮功及色情网站亦都无法登入[148]。美国的大新闻机构如《纽约时报》、《时代杂志》网站可以接通,但其他一些外国媒体网站,仍然需要通过代理服务器才能登录。7月30日,记者们向国际奥组委投诉要求兑现承诺全面开放互联网。国际奥组委听到有关互联网的问题之后,与北京官员进行了会谈。

7月31日,国际奥委会新闻委员会主席高斯帕(Gosper)说:“我也是最近才得知,当初的确有些奥委会官员和中国协商,同意(奥运期间)屏蔽一些敏感网站。”“我这些年的确多次说过,奥运期间新闻完全自由,如果诸位因为我的这些讲话而受到误导,我向你表示道歉。”当被质疑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在两周前还说絕不会对外国记者进行网络封锁时,他表示,国际奥委会以前提供了不完全信息。很显然,曾经在某个场合达成了其所不知道的某种协议。世界多家媒体和人权组织对中国大陆政府违背网络自由的承诺、在北京奥运新闻中心封锁敏感网站表示反对。

7月31日下午,一些相对于中国政府的敏感网站也开始被解除屏蔽,包括中文维基百科、香港《苹果日报》、台湾《自由时报》、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德国之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人权观察国际特赦组织和无国界记者等[149]。中国大陆政府的解释是:“现在中国进入信息化时代,地球村时代,所有外国网站,应对外国运动员和媒体开放。因为言论不会对中国造成多大伤害,而且,许多信息本来也就是外国的信息,这些外国人回去也同样知道。”北京奥组委官员孙伟德在8月2日说,“北京奥运会期间,中国将为外国记者接入国际互联网提供充分的便利,外国记者在中国、在北京利用互联网报道奥运会的渠道是顺畅的。少数网站浏览有障碍,主要是因为他们传播的一些内容是中国法律禁止的。根据中国的法律,不得通过互联网传播违反法律的信息,如宣扬“法轮功”邪教,以危害国家利益。希望媒体尊重中国有关法律法规。”[150]

解除网络屏蔽后,多间国际新闻机构对此表示欢迎和肯定,并希望中国政府能善意对待一些负面报道而不是封锁,亦能把此开明措施在奥运会之后继续保持下去。[151]

奥运会结束数月后,中国政府重新开始封锁部分海外新闻网站,包括德国之声、BBC、美国之音法广澳广加拿大广播电台等新闻机构的中文网站。此外,根据基地在美国的非盈利维权组织“自由之家”16日发布的新闻稿,这次遭中国政府封闭的还有一些被视为敏感的网站,包括无国界记者、香港《明报》和《亚洲周刊》。在12月16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多位外国记者询问中国政府在奥运期间对某些外国新闻网站中文网页解除封锁,现在却又恢复,到底这些被封锁的网站违反了什么法律。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表示,中国总体上是采取对外开放的政策,但是中国和其他国家一样,对于网站还是要依法做必要的管理,某些网站确实存在违反中国法律的事情[152]。有评论认为,中国大陆此次收紧舆论控制是为了防止经济危机进一步转化为社会与政治危机[153]

国际会议網絡特權[编辑]

2014年11月,由北京主辦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的新聞中心,提供的網絡服務不過濾任何網站,記者可自由登入Facebook、Twitter、Google、英國廣播公司等外國網站,是中国大陆首次在大型國際活動期間全面開放互聯網。[154]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國互聯網是開放的,我們將依法進行管理。如我們承諾過的,有關部門將為峰會圓滿舉行竭盡全力。媒體中心設施齊全,是專門為高標準提供相關服務而建造,包括互聯網服務。」[155]

同年11月19日-21日,在浙江烏鎮舉行的第一届世界互聯網大會上,中國主辦方為與會者提供的無線網絡「iWifi-Wuzhen」同樣可以瀏覽所有網站,其中包括BBC中文網、德國之聲、自由亞洲電台、美國之音等在內長期被防火長城屏蔽的境外媒體網站。據報,只有登記使用「iWifi-Wuzhen」才有此「網絡特權」,而嘉賓、記者,甚至普通遊客們均可登記使用。iWifi是峰會召開前夕,由中國電信特別設置的,保證會議期間5萬人同時上網無壓力。網管措施的臨時解禁在21日隨著峰會結束而停止,但覆蓋烏鎮全區域的iWifi將在會後永久提供免費服務。[156]而在2015年的第二届会议上,大会组织者向与会者提供了一套特殊的用户名和密码,用此用户名和密码登陆专用无线网络后,可以自由浏览包括FacebookTwitter在内的境外社交和新闻网站。如果直接使用当地的互联网络,则依然无法浏览这些网站[157]

网警受贿案[编辑]

2013年12月20日,原「海口市公安局网警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的魏一宁因为受贿赂因被海口市龙华区法院一审判处10年有期徒刑。「行贿者」是来自全国6省11地市公安机关的11名网警。法院认为,魏一宁「利用自己监控网络舆情的工作便利,先后280多次帮助外地网警删除当地政府机关的负面帖子,并收受贿赂共计709980元。」[158]

區域性封鎖及限制[编辑]

新疆[编辑]

  • 在2009年7月6日到2010年5月13日期間,受乌鲁木齐七五事件影響,連接新疆的互聯網線路被切斷。[159][160]2010年5月14日,新疆自治区党委、人民政府决定全面恢复互联网业务,至此新疆结束了自七五事件开始以来近一年的互联网的使用限制[161]
  • 2015年11月巴黎襲擊事件後,在新疆「没有对手机号码进行身份登记的人;使用虚拟专用网(或称VPN)避开被称为“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的中国互联网屏蔽系统的人;再就是下载了国外即时通讯软件,比如WhatsApp或Telegram的人」會被停止服務,並需要到當地派出所登記以進行解鎖。[162]
  • 2017年-2019年3月,可能受局势影响[163],包括乌鲁木齐在内的大部分新疆城市对疆外互联网用户仅支持3G网络[164],百度网盘更是至今对新疆IP停止服务[165]

時間限制[编辑]

在重要群體/政治/社會事件發生前後或相應週年紀念日前後,個別網站會暫時受限。[166]例如2017年10月(恰逢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每年5月末6月初(恰好与“六四”时间有交集)腾讯的即时通讯软件QQ微信以“系统维护”为由禁止用户更改昵称、头像和个性签名,Bilibili等平台的弹幕功能亦会被短期封锁。

网络服务供应商自行封鎖[编辑]

2012年,作為中國最主要的網絡供應商之一的中国移动,其網絡在防火长城的基础上,额外封锁“不良”网站累计超60万个,其中由中国大陆接入的成人网站占1.2%,境外接入的网站占98.8%,互联网网站占大多数,WAP网站的比例不足5%。这表示,在使用移动宽带时将会有更多的大陆、港澳台及海外网站无法访问,但是在其它ISP的网络下则能正常访问。[167]

立场及观点[编辑]

中国政府[编辑]

外部视频链接
video icon Observations in mainland China (Chinese)YouTube
video icon 2012年谷歌搜索中国大陆之体验(中文版)优酷网

中国政府对于封锁海外网站的行为或设备从来没有主动地公开承认,不会告知任何理由,也不会提供任何公开的申诉途径。对于某个网站为何被封,具体负责实施封锁行为是哪个政府部门主管,民众无从得知[來源請求]。与伊朗土耳其等其他同样存在网络封锁的国家主动告知用户网站被封锁的做法不同的是,在中国大陆地区,当互联网用户登录被封锁的网站时,只会显示“连接超时”、“连接被重置”、“网页无法显示”等一般的浏览器错误信息,看上去像是一般的电脑或者网络问题所致(比如下面给出的参考资料)。新一代的网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因此一部分网民会使用翻墙手段来访问这些网站。

  • 2001年10月17日,众多参加APEC的记者抱怨,他们在新闻中心无法到一些台湾媒体和外国媒体的主页,例如美国之音、英国广播公司、《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等网站。时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说,作为这次会议筹委会秘书处的发言人,她对此无法置评。法新社报道引述章启月的话说,“也许互联网数据交换出了问题,我不知道”引来记者一阵笑声。不过她表示,政府利用防火墙管制互联网是很正常的做法。她说,互联网有很多好处,但是也有不利的影响。随后,《华盛顿邮报》和CNN等部分媒体的网站被暂时解禁。[168]

基于中国的媒体审查制度,一般情况下的中国媒体不会获准报道有关中国网络审查的新闻或报道。

  • 2006年2月14日,对某些国外网站被封的说法,時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称这些网站刊登了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内容。他说:“有些境外互联网网站刊登了违反中国法律的内容,主要是淫秽色情或恐怖内容,中国通过互联网服务提供商采取了必要措施,这是可以理解的和必要的”。并强调,“中国没有针对某一国家或某一网站实施特别标准,中国采取这些措施的信息也是透明的。在中国不能浏览的境外网站数量是非常少的,中国与境外的信息沟通是顺畅的,境外知名网站都是可浏览的。亦没有任何人仅仅因在互联网发表言论而被捕。”[169]但在中国大陆地区,诸多世界百大网站均不能直接访问,其中包括视频网站YouTube、社交网站Facebook、微博客Twitter、在线百科Wikipedia等。
  • 2006年10月25日时,时任新闻办公室主任蔡武于美国华盛顿发表了争议性言论,称「中国是自由、民主、法治国家,也是全世界互联网最自由的国家」等争议性言论,相对于其的官员身分与高层代表,引起多年来各界人士、诸多官员、媒体和民众的热议与批评至今仍未止息。[170]
  • 2008年3月18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指出:“网络技术的发展,助推中国的民主与法治,是不争的事实。表达自由是人的自由重要的方面,若公民表达的内容不能畅通地传递到政府决策层,那么依据失真信息作出的决策,往往会违背良好的初衷。去年福建厦门市在PX项目能得到妥善解决,市府和市民最终达成一致。首先是因为民众的意见能够得到较为自由、畅通的表达,真实全面的信息传输到决策层,而决策层又真正重视了民意,才做出了正确的决断。我们设想一下,如果厦门市民不能真实地表达意见,或者表达后有关部门置若罔闻,那么恐怕不是大禹疏导洪水那样的后果,而是像他父亲鲧用息壤围堵助长洪水肆虐”。[171]
  • 2008年3月15日,YouTube被防火长城屏蔽,时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蔡名照當時否认知道屏蔽之事,并保证展开调查。[172]
  • 2008年12月,大量在奥运期间被解封的网站重新遭到屏蔽,如《纽约时报》。时任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表示,中国总体上是采取对外开放的政策,但是中国和其他国家一样,对于网站还是要依法做必要的管理,某些网站确实存在违反中国法律的事情。至于是什么网站和具体违反了什么法律,他没有说明。[173][174]
  • 2009年3月23日,YouTube再次不能访问,但是外交部发言人却拒绝直接回应此事,并称“中国政府不害怕互联网”。[175][176][177]随后网站被解封。3月29日,YouTube再次被屏蔽。有外国记者向外交部再次询问为何再次被封时,时任发言人秦刚说:“至于能看什么,不能看什么,能看的就看,不能看的就别看。”[178]
  • 2009年6月2日,发言人秦剛在回答為何「自由亞洲電台」的廣播及網站受到干擾和封鎖時,秦剛說:「你所提到的那個電台長期以來一直從事干涉中國內政活動,對此我們堅決反對。」當英國廣播公司記者問道,BBC的訊號也遭到封鎖,封鎖的原因是否與自由亞洲電台相同時,秦剛說:「我不了解你所提到的有關情況,你也沒必要對號入座。」「你如果對號入座的話,那問題就嚴重了。」[179]
  • 2009年8月6日,《中国国防报》发表文章指责TwitterFlickrFacebookYouTube是“西方敌对势力”的宣传与颠覆工具,并称“要加快提高网络隔绝、屏蔽、锁定和反击网上攻击的能力”。[180][181][182]
  • 2009年11月16日,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中国,在上海与中国青年对话时谈到中国的互联网审查,他说:“我一直是支持互联网开放,不赞成内容审查,不同国家有不同的传统,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在美国我们拥有自由的网络,也就是无限制上网,就是社会力量的来源,我认为这应该受到鼓励。」当时的官方媒体新华网做了同步文字直播,文章被四大门户网站刊登并被其他中国资讯网站广泛转载,但此新闻在27分钟之后即被新华网移除,其他门户网站的相同文章也被要求删除。[來源請求]中共中央宣传部也下令各报需一律刊登新华网通稿,中国中央电视台当日只简单报道了奥巴马抵达北京的消息,并没有提到他在上海的讲话。而《人民日报》网上版简短地总结奥巴马告诉全场观众,网络「具有帮助传播信息的强大力量」,但他对网络监控的报道就只字未提。[183][184]当天,平时遭到长期封锁的海外新闻网页在上海地区被短暂解封,直至他离开。[185]
  • 2011年10月20日,美国驻WTO大使要求中方大使解释限制互联网的原因,中国外交部称限制互联网是依法管理。[186]
  • 2012年12月15日,《人民日报》发表专文《网络充斥低俗文化,只有管控才能解决》,文章称政府必须管制审查网络媒体。[187]12月18日、19日,中国中央电视台连续播出《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的文章《网络不是法外之地》、《要为网络世界设定法治底线》,事前由人民日报、新华社、光明日报刊布,官方表态要加强立法,监管“不良信息”。[188]
  • 2014年6月,被喻為中國互聯網守門人的魯煒(時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兼任中央外宣办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在英國倫敦的一次貿易會議上,為中國需要進行更嚴格的網絡控制進行辯護。同年10月,在北京的一次新聞發佈會上,他表示,Facebook不能指望在中國不受限制地營運。魯煒說:「我既沒有說它不可以進入中國,也沒有說它可以進入中國。外國互聯網企業進入中國,我們的底線就是要符合中國的法律法規。我們現在不能允許的是,既占了中國市場,掙了中國的錢,還來傷害中國。」[189]
  • 2015年12月,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前夕的新闻发布会上,鲁炜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删贴有几种情况,一是网民举报,每天多则几十万、上百万;还有网站删除违反中国法律、伤害未成年人成长的有关有害信息;当然,也有政府管理部门要求查删,这个查删的标准就是不能违反中国法律法规,不能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特别是不能危害未成年人的成长。”“中国有400万家网站,有将近7亿的网民……每天产生300亿条信息。任何一个国家和组织,都不可能对这300亿条的信息进行审查。所以,你们说‘内容审查’这四个字是用词不当,但是没有‘内容审查’不等于没有管理。”“我们不欢迎那些挣了中国钱、占了中国市场,还诬蔑中国的人。就像每一个家庭,都不欢迎不友好的人来做客一样。”[190]
  • 2020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党校教授的戴焰军认为,「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管理是全面的、多方位的,打击色情网站和黄色信息只是其中一部分。“从更高的层面来看,中国政府充分认识到互联网对社会的巨大影响,因而会更加重视对互联网的管理。”,互联网的虚拟性与扁平性也使得网络成为各种虚假信息的“高效”传播渠道,助长不法行为滋生,对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带来威胁。通过网络、手机等手段传播虚假、“有色”信息,混淆视听,会引发社会秩序的混乱,影响人们的正常生活。从维护社会稳定和人的根本利益出发,国家对网络的适当管理是合法的、合理的、必要的。确保网络信息传播秩序合法有序,是维护网络安全的关键环节。他要求有关部门加强对网络传播秩序的依法监管,严肃查处违法违规网络传播行为。」[191]

反對或是質疑者[编辑]

不少法规招致批评与反对,公安部33号令第五条认为“通过互联网阅读不法内容”为非法,由此导致两名浏览黄色网站的人员被公安部门抓捕和处罚,但色情內容卻是普通人的正常需求,任意封禁可能會引發社會問題,故这一事件引起激烈争论[192]

  • 2007年下半年开始,中国大陆开始陆续封锁台湾博客网站,至今前几大网站无一幸免。不过台湾的业者表示,其实台湾的部落格网志多半讨论娱乐、运动、旅游、美食等生活议题,很少讨论政治。他们不理解中国大陆政府的做法。2008年1月4日,時任中華民國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发言人劉德勳表示,中国大陆政府封锁台湾网站是把双刃剑,伤害到海峡两岸人民的利益;他还批评中国政府不以健康、正常的态度对待网络,封锁网站也多半不给理由,这也伤害中国大陆的网络发展。據陸委會文教處2012年的資料顯示,在2011年剛開始招收陸生時,大陸學生幾乎連不上陸生聯招會(大學校院招收大陸地區學生聯合招生委員會)的網站,許多陸生當時得靠「翻牆」軟體才能閱讀相關資訊。文教處處長華士傑呼籲大陸不應該在網路方面做太多管制,才能讓大陸學生來台灣求學之前,獲得多元豐富的資訊。[193][194]
  • 2007年11月,維護中國人權組織(China Internet Report in Chinese)的一名化名为陶西喆的中国网络技术专家撰写了关于中国网络审查的长篇报告《揭开中国网络监控机制的内幕》,作者出于可能的危险担忧保持匿名[195]。这份报告篇幅共三十二页,作者通过亲身经历和第一手资料,以“国家网络管理机构控制网络的方式”、“通过行政指令进行的日常控制”和“网络商采用‘关键词’禁制、协助监控”三大部分,描述了中国各级政府部门,以严厉高效缜密的方式控制互联网上的信息流通。同时还介绍了中国网络控制的几大特点和如何突破网络控制
  • 2010年1月24日下午,网民在Twitter上发起一个倡议:希望推友使用标签“#GFW”发表对信息审查和封锁的看法,并向更多的人介绍什么是GFW。在Twitter网站的趋势榜上,“#GFW”标签当天曾达到第二位,大多数推友对GFW持谴责态度。[196]
  • 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事件中,方滨兴多次出面为中国网络审查等制度辩护。同年12月22日,方滨兴在新浪微博注册帐号,并取得新浪的实名认证。但开通后即遭大量网友戏谑或质问政府对信息的封堵,表达对中国政府筑下防火长城的不满。新浪方面则删除大量网友的评论,随后方滨兴关闭微博。[197][198]2011年2月,方滨兴在接受《环球时报》英文版采访时称在自己的家用电脑上有6个VPN用以测试防火长城。被问到防火长城是如何运作的时候,他表示那是“国家机密”。文章发表后引起强烈反响。[199]同年5月19日,其在武汉大学讲演时遭抗议者扔鞋并被击中,其中一只鞋砸中方的胸部,抗议者另外所扔的另一只鞋及投掷鸡蛋则并未击中。[200]
  • 2011年5月18日,八名美国纽约居民向曼哈顿地方法院提出诉讼,控告百度和中国政府封锁和审查网页。起诉书中称,百度是中国政府政策的代理人和执行者,在网上封锁提及1989年民主示威的信息,使原告的有关文章和视频无法作为搜索结果显示。原告认为,审查制度侵犯了美国宪法、纽约宪法和法律赋予他们的权利,因为在美国的网上搜索也受到了影响。原告提出了1600万美元的赔偿要求。百度发言人拒绝置评。[201]中国外交部指,中国政府鼓励和支持互联网发展,依法保障中国公民言论自由。中国政府依法管理互联网符合国际通行做法,属于主权行为,根据国际法,外国法院没有管辖权。[202]
  • 2013年1月30日,无国界记者公布全球新闻自由指数年度报告,中国排名全球倒数第七位,报告指出:“中国在相关领域仍然‘没有出现任何改善迹象’,仍有大批记者和网民遭到关押,从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网民监狱’。”[203]
  • 2013年2月15日《华尔街日报》报道,防火长城的关键字过滤和经常干扰VPN的行为使众多国际跨国企业在中国大陆经常遇到网络难题[204]
  • 2015年5月,北京外国语大学传媒副教授乔木说:中国对互联网愈加严厉的管控,只会逼迫原来不想介入政治的一些网民群体走上街头,推动政府的垮台。[205]
  • 2015年10月,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发布的报告显示,全球的互联网自由状况连续第五年恶化,在其调查和评估的65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是互联网最不自由的国家,这归源于在现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习近平将“互联网主权”作为执政重点之一之后,中国加大了网络控制的力度。[206]2015年10月底,自由之家发布年度报告,指中國的網絡自由度在全球排名倒數第一。[207]
  • 2016年5月底,在北京召開的兩院(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大會上,不少院士抱怨網絡封鎖不仅對科研人員不利,對科學發展不利,也對國家形象不利。故他们請求中国大陆豁免學術網的网络访问限制,對不涉及危害國家安全顛覆國家政權內容等敏感內容的純學術網站予以區別對待[208]
  • 纽约时报2018年11月的一些文章認為,中國網路審查造就了網路巨頭,但自我審查的言論環境過度反應,漸漸干擾了正常的討論,會使民族主義越來越嚴重,進一步惡化為社會問題[209][210]
  • 2019年9月,《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微博抱怨國慶將近網絡審查過於嚴格,訪問外國網站極其困難,甚至對《環球時報》的工作造成影響。該篇文章其後被刪除。[211]
  • 2020年5月,《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反对将翻墙了解信息定性为“违法”并处罚,他认为,防火墙存在有现实必要性,但人们出于各种原因“翻墙”也应被视为是合理的[212]

对國際網際網路的影响[编辑]

2010年3月26日,防火长城被发现劫持了位于中国的DNS根服务器,从而导致对被屏蔽网站的错误DNS回复污染了国际互联网。[213][214][215][216]

軼聞[编辑]

2010年4月11日,日本AV女優蒼井空紅音螢Twitter的帳號被中國網民發現,隨後被《東莞時報》報道並被其他媒體廣泛轉載,大批網民突破防火長城的封鎖,登陆Twitter并关注她的帳號。此事件也使許多“翻牆”技術在大陸網民中傳播開來。[217][218]

国家网信办政策与禁令[编辑]

中国的部分互联网用户对网信办感到不快,并将其与中国的其他言論審查機構戲稱為“真理部”。[219]

2015年1月,网信办发布了一首名为《网信精神》的歌,被纽约时报称为“倒回颂扬政权的革命歌曲”。[220]

网信办曾被指控策划对国外企业的网络攻击。2015年,反审查团体GreatFire提供了数据和报告,调查对多个国外网站的中间人攻击,包括iCloudYahoo微软Google,认为只有网信办有“在中国骨干网进行全国范围内的攻击”的能力。[221]Gibson 研究公司认为2015年对GitHub的DDoS攻击和网信办的行动有关。攻击中百度广告的JavaScript脚本被劫持,转移国外访问者的流量到GitHub网站,来使其过载。[222]Gibson 认为:“劫持发生在流量进入中国和流量到达百度服务器之间部分...这和过去的恶意行为一样,显示网信办与之直接相关。”[223]

ProPublica和纽约时报在2020年的调查发现网信办系统地在社交媒体上审查关于新冠肺炎爆发的消息,对李文亮的提及,并“安排了大量网络评论员,使用无关的闲聊来转移注意。”[224]

2020年[编辑]

  • 下架《瘟疫公司》:2020年初,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恶化时,网信办在控制在线舆情的同时,命令App Store将游戏《瘟疫公司》下架,而并未说明其违反什么法律法规[225]

经济影响[编辑]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全球最大的互联网企业之一的百度腾讯阿里巴巴等中国本土企业,得益于中国阻止国际竞争对手进入市场,鼓励国内竞争的方式。[226]

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中国对VPN门户网站的打击已将业务带给了国家认可的电信公司。[227]路透社报道说,中国的国有报纸已经扩大了其在线审查业务。该公司2018年的净收入增长了140%。其在上海上市的股票价格在2018年上涨了166%。[228]

中国大陆等效于国际互联网服务的示例列表[229]
国际服务 中国服务
WhatsApp 微信
Twitter 新浪微博
Google 百度
Facebook Messenger QQ
YouTube 哔哩哔哩[230][231]

相关作品[编辑]

电影[编辑]

  • Pilger, John. (Director). (2007 ). The war on Democracy [motion pictures]. United States: Bullfrog Films

研究论文[编辑]

  • Chen, Yuyu, and David Y. Yang. 2019. "The Impact of Media Censorship: 1984 or Brave New World?"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9 (6): 2294-2332.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數據脫敏是以不降低安全性的前提下,使原有數據的使用範圍和共用對象得以拓展,原則上是不可逆的只保留與原有數據部分相符特徵。

参考文献[编辑]

  1. ^ 国务院组织机构. 中国政府网. [2022-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5). 
  2. ^ 推金盾工程祸国殃民 江绵恒自食其果. [2021-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2). 
  3. ^ renminbao.com, 人民报. 江泽民接受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60分钟”访问全文. [2008-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3-12). 
  4. ^ 中国互联网协会有关行政法规、法规性文件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5. ^ 在家上黄网,道德问题还是法律问题?. 北京青年报 (新华网). 2004-09-05 [2013-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01). 
  6. ^ 两部委要求国资控股视频网站引发强烈质疑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南方都市报
  7. ^ 国务院法制办不让用户评价《互联网域名管理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第37条. Solidot. 2016-03-30 [2016-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6). 
  8. ^ 中国拟要求苹果、微软等外企域名必须在华注册. 澎湃新聞. 2016-03-29 [2016-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15). 
  9. ^ 9.0 9.1 域名须在华注册!中国拟再度收紧网管. 德國之聲. 2016-03-29 [2016-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1). 
  10. ^ 中国考虑出台监控互联网的新规定. 自由亞洲電臺. 2016-03-29 [2016-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07). 
  11. ^ 工信部回应域名管理新政:不影响外国企业正常业务. 中國新聞網. 2016-03-30 [2016-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8). 
  12. ^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网络安全法. BBC中文網. 2016-11-07 [2016-1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10). 
  13. ^ 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 [2020-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3). 
  14. ^ bbc. 中國嚴整網絡信息生態:北京加強審查和控制的時機和反響. [2020-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5). 
  15. ^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关于《网络数据安全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 www.cac.gov.cn. [2021-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17). 
  16. ^ 文东. 中国网络安全审查“组合拳”学者:全面管制时代来临. 美国之音. 2022-07-22 [2022-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02). 
  17. ^ 文灏. 中国网络审查新规12月上路 点赞“不良信息”也可能被追责. 美国之音. 2022-11-23. 
  18. ^ 《我们的防火墙:网络时代的表达与监管》(李永刚 著)p76-77,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
  19. ^ 言论集:打击色情网站 净化网络空间. 2004-07-27 [2014-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26). 
  20. ^ 关于聘请网上义务监督员的通知.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207-04-24 [2013-04-07]. 
  21. ^ 首批网络保安员亮相北京网吧 职高学历是门槛. 竞报 (网易). 2006-07-06 [2013-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20). 
  22. ^ 北京网络保安缺3000余人 薪水比普通保安高. 新华网 (搜狐). 2006-01-15 [2013-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16). 
  23. ^ 29家网站签署《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新华网. 2014-11-06 [2014-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08). 
  24. ^ 中国网站将禁止非常用语言留言?. Solidot. 2014-11-07 [2014-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07). 
  25. ^ 中国青年报. 上“黄网”被抓的岂止是“两个公民”. 新华网. 2004-08-25 [2017-1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1-19). 
  26. ^ 北京晨报. “两网民上黄网被抓”遭质疑:个人行为还是违法. 新华网. 2004-08-23 [2017-1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1-14). 
  27. ^ Error (PDF). www.tfd.org.tw. [2015-05-0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11-01). 
  28. ^ Xiao, Muyi; Mozur, Paul; Beltran, Gray. 购买影响力:中国如何操纵Facebook和Twitter. The New York Times. 2021-12-20 [2021-12-21]. ISSN 0362-4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12) (中文). 
  29. ^ Dou, Eva. China to Embed Internet Police in Tech Firms. Wall Street Journal. 2015-08-05 [2022-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16). 
  30. ^ 三部门正式发布9个新职业 互联网信息审核员成新工种. [2020-1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5). 
  31. ^ 重庆:个人上网须向公安备案 否则将被停机半年. 北京青年报 (网易). 2006-07-07 [2013-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17). 
  32. ^ 北京:免费WiFi点新增49个 需实名认证登录. 北京晨报. 2016年8月16日 [2016年12月2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12月25日). 
  33. ^ 织就网络安全的“法网”——网络安全法六大看点解析. 新华社. 2016年11月7日 [2017年1月3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11月25日). 
  34. ^ 數字極權再加速:比防火牆還狠的強推網證上網(圖). 看中國vision times. 2020-11-30 [2020-1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0) (中文(繁體)). 
  35. ^ 阿里巴巴全面收购雅虎中国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Alibaba Group
  36. ^ 中国雅虎正式关闭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VOA 2013-09-03
  37. ^ "Skype says texts are censored by China", FT.com, Financial Times (April 18, 2006).
  38. ^ Skype President Addresses Chinese Privacy Breach. Skype官方网站. [2008-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0-11). 
  39. ^ Talk to your Messenger Contacts on Skype. Skype. [2011-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08). 
  40. ^ 微软接管Skype中国业务:再见TOM,用户欢呼. IT之家. 软媒公司. 2013-11-08 [2013-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0) (中文(中国大陆)). 
  41. ^ 光明网. 光明方正与Skype达成战略合作 负责中国市场运营. [2013-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3). 
  42. ^ RFA. SKYPE在华业务更换合作伙伴. 2013-11-29 [2014-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23). 
  43. ^ 吴雨. 微软“必应”,海外屏蔽中国“敏感词”. 德国之声中文网. 2014-02-12 [2020-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中文). 
  44. ^ 惠风. 英媒:中国封杀美国微软公司搜索引擎必应. 多维新闻网. 2019-01-24 [2020-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6) (中文). 
  45. ^ 传工信部禁止移动终端及应用使用谷歌标识. 天山网. 网易. 2012-05-04 [2012-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07). 
  46. ^ 工信部否认禁止移动终端使用谷歌标识. 工信部. 网易. 2012-05-04 [2012-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07). 
  47. ^ 中国政府:谷歌在华合资公司互联网地图服务可维持现状, 华尔街日报, 2012-02-03 [2012-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8-09) 
  48. ^ 48.0 48.1 英媒:苹果删除经典书城软件以安抚中国. BBC. 2013-04-05 [2013-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07). 
  49. ^ 中国官方媒体轮番敲打苹果公司或与加强苹果APP应用监管有关. RFI. 2013-03-30 [2013-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02). 
  50. ^ Choose your country or region. Apple. [2013-04-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21). 
  51. ^ 遵從網絡審查,LinkedIn進入中國.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4-10-09 [2014-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06). 
  52. ^ 编译:高虹 发稿:王丰. 社交网站LinkedIn在中国被封. 路透网. 2011-02-25 [2011-0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2-26) (中文(简体)). 
  53. ^ 编译:靳怡雯 发稿:程芳. 社交网站LinkedIn在中国服务恢复. 路透网. 2011-02-28 [2011-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3-01) (中文(简体)). 
  54. ^ LinkedIn对中国封其网站的可能发出警告. VOA. 2011-03-14 [2014-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17). 
  55. ^ Federal prosecutors accuse Zoom executive of working with Chinese government to surveil users and suppress video calls. Washington Post. [2022-04-23]. ISSN 0190-828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21) (美国英语). 
  56. ^ 媒體觀察組織:中國封鎖近1/4獲准採訪的外媒. Rti 中央廣播電臺. [2021-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25) (中文(臺灣)). 
  57. ^ 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 维基文库. [2022-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7). 
  58. ^ “谷歌中国”色情链接遭谴责. 焦点访谈 (中国中央电视台). 2009-06-18 [2009-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6-22). 
  59. ^ anson333. 用数据说话 看看Google是如何被陷害的. 站长之家. [2014-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10). 
  60. ^ 北京青年报全国本年不再审批新网吧 变相网吧将一律取缔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61. ^ China censorship leaks outside Great Firewall via root server. Ars Technica. 2010-03 [2011-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22). 
  62. ^ 专利号2009100850310, 《一种阻断TCP连接的方法和装置》, https://patents.google.com/patent/CN101902440A/zh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018-04-24查阅.
  63. ^ 刘刚,云晓春,方滨兴,胡铭曾. 一种基于路由扩散的大规模网络控管方法. 2003. 
  64. ^ 秒删已是过去 一键关停时代来临?. 德国之声. 2017-08-03 [2017-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4). 
  65. ^ 65.0 65.1 只剩下门缝的VPN何去何从. 新华网. 北京商报. 2017-02-07 [2018-1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6). 
  66. ^ 翻墙,突破各类限制的尝试. 南都周刊. 2009-07-03 [2010-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01). 
  67. ^ 貝銳蒲公英X5一分鐘異地組網. 新浪新聞中心. 2019-12-07 [2020-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68. ^ 自称中国首款“合法”翻墙神器,酷鸟两天后一命呜呼.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3). 
  69. ^ 陸新款實名翻牆瀏覽器Tuber獲准上市 僅半天就遭下架. [2020-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70. ^ 70.0 70.1 【禁聞】翻牆也講實名制?Tuber瀏覽器曇花一現. 新唐人電視台. 2020-10-12 [2020-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中文(繁體)). 
  71. ^ https://segmentfault.com/a/119000003741783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国内有了“合法翻墙”的浏览器!起底一夜爆红的Tuber
  72. ^ Tuber瀏覽器唔使「翻牆」上Google YouTube 被斥引蛇出洞 火速下架. 蘋果新聞 . 2020-10-10 [2020-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中文(繁體)). 
  73. ^ sungry:《自由中国论坛》被迫关闭 克隆版应运而生. [2022-0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10). 
  74. ^ 十一国庆熊猫出没请注意 活跃者频邀喝茶网上抗议. RFA. 2009-09-29 [2013-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8). 
  75. ^ 汪龙与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wenshu.court.gov.cn. [2020-05-22]. 
  76. ^ 无国界记者网站. [2007-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2-06). 
  77. ^ 江楠:我的故事. 大纪元. 2008-09-26 [2009-1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9-29). 
  78. ^ 两网民上黄网被抓”遭质疑:个人行为还是违法. 新华网. [2007-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1-14). 
  79. ^ 中国青年报 《 山东高唐“侮辱”县委书记事件调查》
  80. ^ 网友讨论济南暴雨伤亡遭拘留 被指散布谣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南方報業,2007年07月25日
  81. ^ 德國之聲 報道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82. ^ 南方都市报:《"普通网友转帖被拘"追踪 一张图导致被拘5天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83. ^ 江苏一网民发帖称要抢火炬被拘10日. [2008-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0-29). 
  84. ^ 17名借网络造谣者被公安机关查处. [2008-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0-29). 
  85. ^ 重庆男子因跟帖被劳教 警方:要怪就怪王立军. 凤凰网. [2012-10-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28). 
  86. ^ 《记录》:“一坨屎”案平反记. 腾讯新闻. [2012-1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23). 
  87. ^ 重庆“一坨屎”劳教案被判违法. [2012-1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30). 
  88. ^ 北京警方查处网上传谣行为_网易新闻. 网易新闻. [2012-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4-02). 
  89. ^ 新浪腾讯微博3月31日起暂停评论功能至4月3日. [2012-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7). 
  90. ^ 多家网站转载军车进京北京出事谣言被关闭. 网易视频. [2012-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4-03). 
  91. ^ 女模特假冒“警花”微博发制服性感照获缓刑_网易新闻. 网易新闻. [2012-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30). 
  92. ^ 女模特冒充警花发私密照博点击率获刑一年. 网易视频. [2012-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30). 
  93. ^ 成都男子网上透露国安侦办王立军被拘_网易新闻. 网易新闻. [2012-1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15). 
  94. ^ [视频]网上散布H7N9谣言者被拘留. 央视网. [2013-04-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2). 
  95. ^ 多地查处编造散布H7N9疫情谣言案件 十余人被拘. [2013-04-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13). 
  96. ^ 网上散布将发生9.2级地震 成都警方3小时抓获造谣者. [2013-04-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8). 
  97. ^ 《焦点访谈》 20130426 谣言惑众法不容/家畜暴亡 谁是元凶. 央视网. [2013-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30). 
  98. ^ 北京女子编造安徽籍坠亡女子遭强奸谣言被控制_网易新闻. 网易新闻. [2013-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12). 
  99. ^ 北京警方:京温坠亡女子男友等13人因造谣被捕_网易新闻. 网易新闻. [2013-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10). 
  100. ^ 100.0 100.1 100.2 100.3 100.4 100.5 100.6 100.7 贝带劲. 中国式网络审查输出全球?. 泡泡网. 2014-11-20 [2014-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29). 
  101. ^ 中國維族學者伊力哈木被正式逮捕. BBC中文網 (英國廣播公司). 2014-02-25 [2014-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8). 
  102. ^ 新疆法院一審判處伊力哈木無期徒刑. 英國廣播公司中文網. 2014-09-23 [2014-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2) (中文(繁體)). 
  103. ^ 伊力哈木分裂国家案宣判 被判处无期徒刑. 海外网. 2014-09-23 [2014-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26) (中文(简体)). 
  104. ^ 公安机关依法查处一批网上编造传播谣言人员. 新华网. 2014-08-09 [2014-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2). 
  105. ^ 快播公司网上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主要犯罪嫌疑人王欣被抓捕归案. 新华网. 2014-08-15 [2014-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9). 
  106. ^ 梁毅辉. 起诉书(邓提供非法侵入计算机系统案). 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 [2017-09-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1). 
  107. ^ 邓杰威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一审刑事判决书. wenshu.court.gov.cn. [2017-09-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4). 
  108. ^ 卖翻墙软件 判刑9个月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德国之声,2017年9月4日。
  109. ^ 私自研发售卖"翻墙"软件,29岁硕士男面临牢狱之灾. 腾讯视频. 荔枝新闻. [2020-0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4). 
  110. ^ 中国 “共识网”被令关闭. 法广. 2016-10-02 [2016-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3) (中文). 
  111. ^ 刘冰洋一审刑事判决书-全文页-中国裁判文书网. wenshu.court.gov.cn. [2018-0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6). 
  112. ^ 南京警方破获全市首例销售网络“翻墙”工具案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荔枝网,2017年9月15日。
  113. ^ 【网络民议】有人说这是挂R档,要我说这简直就是调头狂奔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国数字时代,2017年9月15日。
  114. ^ 汪欣. 未经许可销售VPN代理服务 男子非法牟利50余万被捕_新闻中心_正义网. news.jcrb.com. [2019-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2). 
  115. ^ 男子私自搭建VPN服务器非法获利50余万元被判刑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正義網.[2017-12-20].
  116. ^ 刘小康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9-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2). 
  117. ^ 孙东洋一审判决书. [2019-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1). 
  118. ^ 警方信息-新吴摧毁一制售“翻墙”软件团伙. [2019-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1). 
  119. ^ 钱明佳. 新吴摧毁一制售“翻墙”软件团伙. 江苏法制报. 2017-10-25 [2017-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30). 
  120. ^ 岳阳县警方成功破获湖南省首例销售网络“翻墙”工具案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岳阳网警巡查执法官方微博.
  121. ^ 一男子因出售VPN获刑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人民法院报.
  122. ^ 122.0 122.1 中国VPN用户被罚 “翻墙”怎么会违法. BBC中文网. 2019-01-11 [2019-03-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19). 
  123. ^ 叶宣. 只许胡主编發推 不许网民翻墙? | DW | 09.01.2019. 时政风云. 德国之声. 2019-01-09 [2019-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9) (中文(中国大陆)). 
  124. ^ 韶关市公安局. 行政处罚决定书[2019]1号. 广东公安执法信息公开平台. 2018-12-28 [2019-0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5). 
  125. ^ 网友转发批评委内瑞拉文章遭罚款 当局恐惧「颜色革命」?. 自由亚洲电台. 2019-02-11 [2019-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08) (中文(中国大陆)). 
  126. ^ 乔龙(记者)、胡力汉(责编)、嘉远(责编)、瑞哲(网编). 中国网民手机被查出VPN翻墙软件受罚. Radio Free Asia. 2019-03-28 [2019-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1) (中文(中国大陆)). 
  127. ^ 新余网警巡查执法. 网民手机被查出VPN翻墙软件受罚. 2019-03-29. 
  128. ^ 大同网警巡查执法. 大同警方:网民擅自建立 使用非法定信道进行国际联网被处罚. 新浪微博. 2019-04-16 [2019-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28). 
  129. ^ 陕西13名网友被指“传播境外信息”遭“寻滋”判刑. [2020-1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8). 
  130. ^ 江苏网警发布“净网2019”专项行动行政执法典型案例. [2019-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4). 
  131. ^ 张会、徐卉婷、尤琦. 用“翻墙软件”访问境外网站 海宁一家企业被罚. 浙江新闻网. 2019年6月14日 [2019年6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8月22日). 
  132. ^ 为近3万人提供VPN“翻墙”服务,男子被杭州检方批捕. [2019-1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1). 
  133. ^ 行政处罚结果信息公开. 浙江政务服务网. [2021-04-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9). 
  134. ^ 民眾「翻牆」看維基百科 大陸警方上門抓人. CTWANT. [2020-10-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135. ^ 疑因备份遭删除新冠疫情报道 北京3名90后2人遭拘押1人失联. RFI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4-26 [2020-05-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02) (中文(简体)). 
  136. ^ 汉滨公安. 男子使用“翻墙”软件非法进行国际联网被查处. 凤凰周刊(新浪微博). [2020-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9) (中文(中国大陆)). 
  137. ^ 张北、高静. 重庆零零后少年网发翻墙教程 被公安训诫. 大纪元. 2020-07-21 [2020-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9). 
  138. ^ 【净网2020】常德首例!一男子通过VPN“翻墙”访问境外网站,被行政处罚!. 津市公安(微信公众号). [2020-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8) (中文(中国大陆)). 
  139. ^ 津市公安、王建亮. 常德一男子通过“翻墙”软件访问境外色情网站,被行政处罚. 澎湃新闻(原载于微信公众号“津市公安”). [2020-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中文(中国大陆)). 
  140. ^ 浙江“翻墙”被罚人数剧增 分析:审查出海. 大紀元. [2020-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141. ^ 铁岭网安破获多起传播非法虚拟专用网络工具案. [2021-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3). 
  142. ^ 江西赣州中院:“翻墙”看综艺查资料也违法. 联合早报. 2021-11-19 [2021-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20). 
  143. ^ 银川两男子“翻墙”访问境外网站浏览色情内容,被行政处罚. 澎湃新闻. 2021-12-09 [2021-1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10). 
  144. ^ 南宫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清朗•南宫净网2022】南宫市公安局处理一起使用非法定信道进行国际联网案. 2022-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13). 
  145. ^ 这“墙”可不兴翻!1人为近千人提供VPN被抓. 
  146. ^ China may relax Internet curbs during the Olympics: official [中国可能在奥运会期间放宽对互联网的限制措施:官方]. Google - 法新社. 2008-02-05 [2008-09-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2-09) (英语). 
  147. ^ BBC website 'unblocked in China'. BBC新闻网. [2008-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29). 
  148. ^ 北京奥运封锁敏感网站引起争议. BBC中文网. [2008-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0-03). 
  149. ^ Beijing unblocks BBC Chinese site. BBC新闻网. [2008-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8-05). 
  150. ^ 因无法登录“法轮功”等网站,外媒指责中共未兑现奥运期间网络自由承诺. 齐鲁晚报. [2008-08-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4-30). 
  151. ^ 限制新闻自由之弊,远大于新闻开放之利. 德国之声. [2008-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8-27). 
  152. ^ 中国政府重新封锁海外新闻网站. BBC. 2008年12月16日 [2008年12月1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年12月18日) (中文(简体)). 
  153. ^ 中国再屏蔽外国敏感网站引发争议. VOA. 2008年12月17日 [2008年12月1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年12月18日) (中文). 
  154. ^ 中國政府會議期間首度全面開放互聯網. 東方報業集團. 2014-11-05 [2014-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30). 
  155. ^ 記者手記:從facebook到禱告室 體味自由空間. 文匯報. 2014-11-07 [2014-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30). 
  156. ^ 中國烏鎮互聯網大會全面解禁境外網站. BBC中文網. 2014-11-19 [2014-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24). 
  157. ^ 乌镇峰会特设上网账户 发小米手机预装大会APP. 南华早报中文网. 2015-12-16 [2015-1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16). 
  158. ^ 6省11名网警贿赂海口网警替领导删帖280余次被判刑. 凤凰网. [2014-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18). 
  159. ^ 新疆通信管制取消 關閉近一年的互聯網全面開通--時政--人民網. politics.people.com.cn. [2016-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30). 
  160. ^ Get our newsletters. Science - AAAS. 2016-06-28 [2016-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6). 
  161. ^ 张春贤“个性化”治疆这6年. 新京报. 2016-04-13 [2016-04-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1). 
  162. ^ 新疆警方关停VPN使用者手机服务. 2015-11-24 [2017-0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16). 
  163. ^ * 英語原版:Pompeo, Mike. Determination of the Secretary of State on Atrocities in Xinjiang. Embassy of the United States, Tbilisi. 2021-0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3). 
  164. ^ 新疆自驾,手机信号到底如何. 马蜂窝. [2022-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9-30). 
  165. ^ 如何解决新疆地区无法正常使用百度网盘的问题. 爱加速. [2022-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9-30). 
  166. ^ 網絡審查知多點 中國防火長城究竟在封鎖什麼? - UNWIRE.PRO. Unwire.hk. 2015-12-22 [2016-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6). 
  167. ^ 中国移动封堵手机不良网站累计超60万个. 新华网. 2012-08-02 [2012-10-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24). 
  168. ^ 峰会前夕中国解封部分网站. BBC. 2001-10-18 [2009-1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1-16). 
  169. ^ 刘正荣:中国公民可自由使用国际互联网(国新办解释某些国外网站被封传闻). 中国新闻网. 新华网. 2006-02-15 [2009-1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7-03). 
  170. ^ 中国时报-中国官员:中国是全世界互联网最自由的国家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06年10月28日
  171. ^ 十年砍柴:让网络更好助推民主. 新京报. 新浪. 2008-03-19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20). 
  172. ^ Jane Spencer; Kevin J. Delaney. YouTube海外遭遇审查关. 华尔街日报. 2008年3月21日 [2008-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173. ^ BBC
  174. ^ China Unblocks The Times’s Web Site. 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 2008-12-22 [2009-1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19). 
  175. ^ Youtube被封 中国说不知道. BBC. 2009年3月24日 [2009-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3-27). 
  176. ^ 外交部发言人就朝鲜半岛局势、阿富汗问题等答问. 中国外交部. 2009-03-24 [2009-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3-27). 
  177. ^ 中国拒绝确认是否封锁YouTube视频网站. RFI. 2009-03-24 [2009-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3-27). 
  178. ^ 2009年3月31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举行例行记者会. [2009年11月1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8月19日). 
  179. ^ 中國外交部記者會 外媒頻問六四事件. 中央社. 新浪台湾. 2009-06-03 [2009-11-18]. [永久失效連結]
  180. ^ 网络颠覆:不容小觑的安全威胁. 中国军网 数字报. 2009-08-06 [2009-1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4-20). 
  181. ^ 中共军报提出网路颠覆论. 中央社. 2009-08-07 [2009-1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06). 
  182. ^ 中国军方:Twitter和YouTube成颠覆工具. 南洋视界. 2009-08-07 [2009-1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06). 
  183. ^ 奥巴马:信息越是自由流通 社会就越强. 新华网. 网易. 2009-11-16 [2009-1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1-19). 
  184. ^ 歐巴馬大談網路開放 中國轉播卻關卡重重. 中央社. PChome新闻. 2009-11-17 [2009-11-18]. 
  185. ^ 奧巴馬提網路自由 滬禁網一度解封. 明报. 明报. 2009-11-17 [2009-1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1-21). 
  186. ^ 外交部解释限制互联网原因:中国依法进行管理. 中金在线. [2011-1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14). 
  187. ^ 人民日报:网络充斥低俗文化 只有管控才能解决. 火狐网. [2012-1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2-18) (中文(中国大陆)). 
  188. ^ 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 何处寻国人“法内权利”?. 自由亚洲电台. [2012-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5) (中文(中国大陆)). 
  189. ^ 鲁炜,中国互联网的守门人.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4-12-02 [2014-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31). 
  190. ^ 第二届互联网大会将举行 鲁炜回应中国删帖、屏蔽国外网站. 观察者网. 2015-12-09 [2015-1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11). 
  191. ^ 两会观察:互联网迅猛发展 中国依法加强管理. 中国网. 2010-03-01 [2015-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192. ^ 东方早报:上黄网被抓获引发质疑 网民两种观点针锋相对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93. ^ 陸委會籲陸 招生資訊對等交流. 2012-03-24. [2013-04-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7). 
  194. ^ 台湾陆委会:未来两岸海基、海协会互设办事机构依照对等原则. RFA. 2013-02-06 [2013-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27). 
  195. ^ 多马. 记者无国界”报告揭开中国网络控制内幕. 德国之声. 2007-11-10 [2021-04-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1-02). 
  196. ^ 中国网民发起谴责GFW活动. 自由亚洲电台. 2010-01-25 [2010-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1-30). 
  197. ^ “中国防火墙之父”方滨兴“弃守”微博. BBC. 2010-12-25 [2011-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2-28). 
  198. ^ 中国GFW之父方滨兴开微博遭围观. 德国之声中文网. [2010-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2-23) (中文(简体)). 
  199. ^ Global Times. Great Firewall father speaks out. 新浪English. 2011-02-18 [2011-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2-25). 
  200. ^ Designer of Chinese Web Controls Hit by Shoe - ABC News. abcnews.go.com. 2011 [last update] [19 May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2). Designer of Chinese Web Controls Hit by Shoe 
  201. ^ 百度因网络审查在美遭起诉. 华尔街日报. 2011-05-19 [2011-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202. ^ 外交部:中国依法管理互联网属于主权行为. 新华网. 网易. 2011-05-19 [2011-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2). 
  203. ^ 无国界记者:最大的网民监狱-中国. 法广中文网. [2013-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02) (中文(中国大陆)). 
  204. ^ 中国防火长城束缚企业手脚. abcnews.go.com. 2013 [2013年2月1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2月19日). 
  205. ^ 点评中国:在上网和上街之间的网络管控. BBC中文网. 2015-05-04 [2015-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7). 
  206. ^ 中国网络自由继续恶化 负能量或影响其他国家. 美国之音. 2015-10-29 [2015-10-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29). 
  207. ^ 中國網絡自由度全球排名倒數第一. BBC中文网. 2015-10-28 [2015-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01) (中文(繁體)). 
  208. ^ 兩院院士促網禁豁免學術網. 明报. 2016年6月1日 [2016年6月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6月3日). 
  209. ^ RAYMOND ZHONG. 中國如何打造自己的互聯網. 2018-11-19 [2021-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8). 
  210. ^ AMY QIN, JAVIER C. HERNÁNDEZ. 如何控制你的公民:機會、民族主義和恐懼. 2018-11-15 [2021-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8). 
  211. ^ 趙觀祺. 胡錫進抱怨翻牆難 《環時》摸索內地「言論空間」. 香港01. 2019-09-19 [2022-0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212. ^ 网易. 胡锡进:反对将翻墙了解信息定性为“违法”并处罚. news.163.com. 2020-05-19 [2020-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213. ^ Chile NIC explains Great Firewall incident. [2019-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3). 
  214. ^ Comportamiento anómalo DNS del 24/03/2010. [2019-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0). 
  215. ^ 中国DNS污染通过根服务器影响全世界. Solidot. 2010-03-26 [2022-0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16). 
  216. ^ blackhat. 中国的DNS污染是互联网的真正威胁. Solidot. 2010-11-30 [2022-0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06). 当美国和智利的用户试图访问流行社交网站如facebook.com、youtube.com和twitter.com等域名,他们的域名查询请求转交给中国控制的DNS根服务器处理,由于这些网站在中国被封锁,结果用户收到了错误的DNS信息。 
  217. ^ 日本女优苍井空开微博15000名中国网友“翻墙”膜拜. 东莞时报. [2010-04-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4-16). 
  218. ^ 蒼井空玩Twitter掀內地翻牆潮. SINA (明報). 2010-04-13 [2010-04-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4-16). 
  219. ^ 《中国数字时代》真理部指令专栏. [2016-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8). 
  220. ^ China's Internet Censorship Anthem Is Revealed, Then Deleted. Sinosphere Blog. 2015-02-12 [2021-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08). 
  221. ^ 给鲁炜和中国网信办的公开信. GreatFire. 2015-01-26 [2021-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13). 中国网信办没有对Outlook进行了中间人攻击,或者没有故意让其他人进行攻击,那请问您如何解释为何“敌对势力“能在过去两年中至少6次在中国骨干网进行全国范围内的攻击? 
  222. ^ 孟建国. 中国劫持百度广告流量攻击GitHub. 紐約時報. 2015-03-31 [2021-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10). 
  223. ^ Gibson Research Corporation. Security Now! #501 (PDF). 2015-03-3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09-06). The tampering takes places someplace between when the traffic enters China and when it hits Baidu's servers, This is consistent with previous malicious actions and points to the 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China (CAC) being directly involved... 
  224. ^ Zhong, Raymond; Mozur, Paul; Krolik, Aaron; Kao, Jeff. Leaked Documents Show How China's Army of Paid Internet Trolls Helped Censor the Coronavirus. ProPublica. 2020-12-19 [2021-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9). 
  225. ^ 关于《瘟疫公司》从中国 APP STORE 下架的声明. ndemiccreations.com. 2020-02-26 [2022-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27). 
  226. ^ Carrie Gracie. Alibaba IPO: Chairman Ma's China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 July 2019.. BBC. 8 September 2014.
  227. ^ China's VPN crackdown is about money as much as censorship. ft.com. 22 January 2018 [2020-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2). 
  228. ^ Censorship pays: China's state newspaper expands lucrative online scrubbing business. Reuters. 28 March 2019 [2020-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2). 
  229. ^ Social media and censorship in China: how is it different to the West?. BBC Newsbeat. 26 September 2017 [2019-1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13) (英国英语). 
  230. ^ B站,中国油管?. 知乎专栏. [2022-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26) (中文). 
  231. ^ B站会变成中国的油管吗?_科技_品阅网. www.q578.com. [2022-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26). 

外部链接[编辑]

官方网页[编辑]

新闻报道[编辑]

第三方[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