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ツンデレ
平文式罗马字 Tsundere

傲嬌日语ツンデレ,亦常翻譯為外冷內熱惡嬌嬌蠻嗔羞)是指「平常說話帶刺、態度強硬高傲,但在一定的條件下害臊地黏膩在身邊」的人物性格,主要是常用於戀愛型態的詞彙。此詞本來是發源於日本ACG界,而在包含動畫漫畫御宅族次文化裡廣泛形成的對象之一種類型;另一方面在大眾媒體上也會被使用到,作為譬喻有魅力的人物形象、戀愛模範、話題人物等,依照個人不同而定義的差異甚大,也可說是個相當抽象的概念。

定義[编辑]

源於日本動漫術語「ツンデレ」。此日语本字合成自日文拟声表感叠词「ツンツン」和「デレデレ」:

  • ツンツン」,原指物體尖銳,指人竪起一身刺,難以親近,引伸為是帶刺的态度,包含以冷淡、冷漠、故意挑毛病等行为表现。中文讀法为「嗔」(Chēn),日文读音也近似「嗔」。
  • デレデレ」的意思是害羞,害臊脸红(照れる),指羞澀、刻意討好,類似中文的「羞答答」。日文读音为「Tere」。但在ツンデレ中连用时会被浊音化变成「dere」。

取兩者合成的「ツンデレ」譯作「傲嬌」,就專指人口是心非,以敵意掩飾自己的不知所措,對人事物明明有好感,偏要拒諸門外。[1]这两种情感表现未必有内外前后之别,也可能同时出现。

由于女性角色在情感上表现矛盾和慌张的情况较男性更能吸引观众,故此属性出现在女性角色的机会率高于男性角色,但是也有男性角色帶有這個屬性。

嚴格定義[编辑]

僅指對心儀對象有意,但為了各種原因而刻意以帶刺的態度給予差別待遇,直到陷入無法繼續逞強矯情偽裝的狀況、或是確定與對方兩情相悅時才轉變為羞赧者。這或許可以用心理學上的心理防衛機制來解釋。

由於這個角色形容詞本身即指一種不坦率的特質,也因此特別容易讓使用者誤會。

港台使用「傲嬌」一詞,嚴格來說具有包含性不夠的問題,但使用者眾,因「傲嬌」這個翻譯而誤解甚至完全偏離原意者也不在少數。

衍生用法[编辑]

ツンデレっこ[2]Tsunderekko )和「ツンデレラ[3]Tsunderella )則是對擁有這個屬性的人的稱呼。另外,「ツンデレラー」(Tsundere-er)多半用來稱呼喜愛這個屬性的人,而非擁有這個屬性的人。

從2006年左右開始有產生傲嬌原詞「つんでれ」的派生語「つんてれ」(為方便稱謂,暫時稱其為「怒傲嬌」),引據日本語俗語詞典可知: 怒傲嬌是傲嬌的派生語,和傲嬌一樣,指平時有點神經的、有些帶刺的女生到了和男生2個人在一起的時候變得害羞起來的特質。但是在被男生的「原來你也有挺可愛的一面呢」之類的話語刺激之后,如果變得靦腆就繼續保持傲嬌「つんでれ」之稱。若是吼著“笨蛋”逃開則被稱為「怒傲嬌」「つんてれ」。

雙馬尾」(ツインテール)與「傲嬌」兩詞的日語發音相近,所以傲嬌女性角色的髮型常被設定為雙馬尾。

社會影響[编辑]

日語的這個詞語在ACG界約於2000年左右出現,不算很久,但是它對一般男女關係發展的影響潛力甚深(特別是在戀愛遊戲中),所以冒起得十分快。

美少女遊戲中典型的傲嬌角色設定

「傲嬌」這個共通印象的形成,與以下作品有關:

  • 1997年推出的美少女遊戲To Heart》中的保科智子,從原本緊閉心房的帶刺態度,慢慢地與主角融洽起來。另外在1998年的《ONE~光輝的季節~》中登場的七瀨留美,從蠻橫態度到嬌羞少女的轉變而大受歡迎。七瀨留美和後繼作《Kanon》的澤渡真琴並稱為「雙馬尾系」,對後來的《願此刻永恆》大空寺亞由(大空寺あゆ)與《秋櫻之空》佐久間晴姬的人物設計也造成不小的影響。
  • 2000年,《Canvas 〜セピア色のモチーフ〜》的櫻塚戀,以「不坦率」的性格博得人氣。
  • 2001年,《願此刻永恆》、《秋櫻之空》相繼發表,《願此刻永恆》大空寺亞由為大小姐,《秋櫻之空》佐久間晴姬為損友,為「傲嬌般的(ツンデレ的な)」角色下了定義。

2002年8月29日,在投稿到『あやしいわーるど@暫定』的文章裡,首次出現以「ツンツンデレデレが良い」形容大空寺亞由,並且在同掲示板上將本語縮短為「ツンデレ」後用以形容佐久間晴姬。

2015年4月15日,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以「傲嬌」形容台湾的金融決策[4]

註釋[编辑]

  1. ^ 名越拉岸. 「傲嬌」不是「驕傲」. 輔仁媒體. 2015-06-22. 
  2. ^ っこ(漢字可寫成寫成「子」或「娘」)為日語對女孩的愛稱
  3. ^ ツンデレキャラクター的簡寫法之一,因為人物在某些方面擁有明顯的落差對比,與《格林童話》中的《灰姑娘》(シンデレラ)極具異曲同工之妙
  4. ^ “中华台北”显台傲娇心态 入亚投行障碍在台自身_国际新闻_环球网 “《香港商报》说,台湾加入亚投行与否无关大局。说白了,让台湾加入是兄弟情义,不让加入台湾也无话可说。值得注意的是,台湾原本以为大陆会盛情邀请加入亚投行,没想到这回大陆决定话不多说、让台湾自己决定;显示大陆不会再像以往那样热情纵容,以免让台湾变得傲娇。”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