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武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梁武帝
梁武帝-蕭衍
統治 502年5月1日-549年(47年)
出生 464年
逝世 549年
安葬
修陵
全名
萧衍
年號
天监:502年四月-519年
普通:520年-527年三月
大通:527年三月-529年九月
中大通:529年十月-534年
大同:535年-546年四月
中大同:546年四月-547年四月
太清:547年四月-549年
谥号
武皇帝
庙号
高祖
政权 南梁

梁武帝萧衍(464年-549年),叔达,小字练儿南兰陵中都里人(今江苏常州市武进区西北)。南北朝時代南梁開国皇帝,廟號高祖

萧衍是南齐宗室,亦是蘭陵蕭氏世家子弟,出生在秣陵(今南京),父亲蕭順之齐高帝的族弟,封临湘县侯,官至丹阳尹。母张尚柔。萧衍少年時受過良好的儒家教育,私德頗佳、亦不太注重個人享受,是文學名士竟陵八友之一。原為權臣,在其兄長蕭懿被害後,逐漸有帝位之野心,南齐中兴二年(502年),齐和帝被迫禅位于萧衍,南梁建立,是為梁武帝。稱帝後的萧衍改善許多前朝留下的弊政,並多次主持整理經史文書。然而晚年的他多次出家,傾力資助佛教發展直接導致國庫空虛,在侯景之乱爆發後絕食而亡。梁武帝萧衍在位时间長达48年,在南北朝皇帝中名列第一。

生平[编辑]

才能[编辑]

萧衍年轻時多才多藝,學識廣博。他的政治、軍事才能,在南朝諸帝中堪稱翹楚,不在另三位開國皇帝之下。在南齊武帝永明年間,他經常在當時的文化中心、竟陵王蕭子良的西邸出入,與沈約謝脁等人合稱「竟陵八友」,在這期間發表了許多詩作,在學術研究和文學創作上皆有所成就。《梁書》紀載他:“六藝備閑,棋登逸品,陰陽緯候,卜筮占決,並悉稱善。……草隸尺牘,騎射弓馬,莫不奇妙。”[1]他很好學,從小就受到正統的儒家教育,“少時習周孔,弱冠窮六經”,即位之後,“雖萬機多務,猶卷不輟手,燃燭側光,常至午夜”。[2]

建國[编辑]

梁武帝-蕭衍

齐武帝驾崩时,萧衍没有参与王融意图拥立萧子良的政变,反支持皇太孙萧昭业登基。后又助权臣萧鸾篡位,是為齊明帝。齊明帝的皇叔荆州刺史萧子隆性温和、有文才,明帝欲徵之回朝,恐其不从。萧衍说:“随王(萧子隆)虽有美名,其实能力庸劣,手下没有智谋之士,爪牙只有司马垣历生、武陵太守卞白龙,而且二人唯利是从,若以显职相诱,都会来;随王只需要折简就能召来了。”齊明帝从之,徵垣历生为太子左卫率、卞白龙为游击将军,二人果然都到任。明帝再召萧子隆为侍中、抚军将军,后杀之。

齊明帝死後,繼任的東昏侯蕭寶卷暴虐無道,爆發的亂事在各地将帥們的努力下皆被平息,當中最為得力的是蕭衍的兄長、時任雍州(今湖北省襄陽刺史蕭懿。永元二年(500年),蕭懿被誣告謀反,遭東昏侯賜死,由蕭衍接任雍州刺史一職。喜好樂府詩的蕭衍上任後派人搜集當地的民歌,恢復自晉朝以來就已停止的民歌搜集工作。同時他積極招兵,暗中尋找機會推翻東昏侯。他秘密的派人在襄陽大伐竹木,沉於湖底,直到一年後舉兵之時,馬上派人去湖中打撈起事先砍伐好的竹木,並讓早已召集好的數千工匠在最短時間內建造戰船,此即後世 "伐竹沉木" 的典故。

中興元年(501年),蕭衍領兵攻郢城,圍攻兩百餘日,城破,「積屍床下而寢其上,比屋皆滿。」同年十二月,蕭衍發兵攻占首都建康,改立南康王蕭寶融於江陵稱帝,是為齊和帝;東昏侯在政變中被將軍王珍國所殺。中兴二年(502年),皇太后王寶明临朝称制,之後蕭衍受齊和帝禪讓登基,改國號為天監元年(502年),是為梁武帝。

梁武帝昔日的好友沈約范雲世族出身的名門後人在梁朝當上宰相,與前朝重臣蕭秀等人合力推動各種改革,改正南齊時施政上的種種問題。此外,武帝登基後對樂府詩的興趣不減當年,仍參與樂府詩的創作及編修。在他的影響和提倡下,梁朝文化的發展達到了東晉以來最繁榮的階段。《南史》作者李延壽評價道:“自江左以來,年逾二百,文物之盛,獨美於茲。”

多次出家還俗[编辑]

520年,梁武帝改元普通,這一年被中國歷史學家視為南朝梁發展的分水嶺。在這年開始,梁武帝開始篤信佛法,多次舍身出家

普通八年(527年)三月八日,梁武帝第一次前往同泰寺舍身出家,三日後返回,大赦天下,改年号大通,是為大通元年(527年)。同年,隸領軍曹仲宗伐渦陽(今安徽蒙城),在關中侯陳慶之的奮鬥下梁軍大敗北魏軍、俘斬甚眾,又乘勝進擊至城父。梁武帝詔下令渦陽之地設置西徐州,並以手詔嘉勉陳慶之:「本非將種,又非豪家,觖望風雲,以至於此。可深思奇略,善克令終。開朱門而待賓,揚聲名於竹帛,豈非大丈夫哉!」

大通三年(529年)九月十五日,梁武帝第二次至同泰寺举行“四部无遮大会”,脱下帝袍,换上僧衣,舍身出家,九月十六日讲解《涅槃经》。當月二十五日群臣捐一億,向“三宝”祷告,请求赎回“皇帝菩萨”,二十七日萧衍還俗。

梁武帝因天象称“荧惑入南斗,天子下殿走”,就赤脚下殿以应天象。之後傳來北魏孝武帝西奔的消息,得知此事的武帝羞惭地说道:“索虏也应天象吗?”(由於天象应於北魏,意味上天认为孝武帝才是正统天子)

大同十二年(546年)四月十日,蕭衍第三次出家,此次群臣用兩億錢將其贖回;太清元年(547年),三月三日蕭衍又第四次出家,在同泰寺住了三十七天,四月十日、朝廷出資一億錢贖回武帝。郭祖深形容:“都下佛寺五百餘所,窮極宏麗。僧尼十餘萬,資產豐沃。”[3]。此時國力日衰。

侯景之乱[编辑]

晚年的梁武帝

侯景原为东魏将领,由于他与东魏丞相高澄的矛盾,于太清元年(547年)正月据河南十三州叛归西魏,但西魏宇文泰对其不信任。迫于无奈,侯景致函萧衍,许愿献出河南十三州来投奔南朝梁。萧衍接纳了侯景,并任命他为大将军,封河南王。不久,东魏攻击侯景,萧衍派姪子萧渊明支援,结果战败,萧渊明被俘。侯景败退后占据寿阳。高澄假意提出和解,意在离间侯景和梁朝。司农卿傅岐认为高澄议和是离间之计。而朱异等人则极力主张与东魏和好。萧衍不听臣下劝告,与东魏使者往来,侯景感到恐慌。

此时,侯景假托东魏名义写信给萧衍,提出用萧渊明交换侯景,萧衍居然表示接受。侯景十分气愤,遂起兵叛变。他以萧正德为内应,轻易渡过了长江,并在公元549年三月围攻建康。城中久被围困,粮食断绝,饥病困扰,人多浮肿气急,横尸满路,能登城抗击者不到四千人。南梁诸王手握重兵,却彼此猜忌按兵不动,无人讨叛。十二日,侯景攻入建康,纵兵洗劫,蕭家宗室世族琅琊王氏陳郡謝氏皆遭血洗,史称侯景之亂

城陷之后,侯景的武士隨意进出皇宫、甚至佩带武器。萧衍见了很奇怪,问左右侍从,侍从说是侯丞相的卫兵。萧衍生气地喝道:“甚么丞相!不就是侯景嗎!”侯景听说了,非常生气,于是派人监视萧衍,萧衍的饮食也被侯景裁减。萧衍忧愤成疾,口苦乾渴,索蜂蜜水,未得实现,怒憤更疾。

据说梁武帝曾经在志公禅师臨終時,向其询问自己寿命。志公说;「我的墓塔倒了,陛下的大限就到了。」志公涅槃後,寺方造了木製的靈塔,梁武帝担心志公的木造靈塔不坚固,就拆除,打算重建,拆了以后不久侯景之乱就发生了。

五月,萧衍在糧食尚足的情況下(身旁有數百顆雞蛋),因激憤不已,病卒於台城內,死前猶喊著軍事戰陣時的「荷,荷」(士兵先退後進的口號),表示他反擊侯景的志願。[4][5]死时86岁,葬于修陵(今江苏丹阳市陵口)。谥号武帝,庙号高祖

梁武帝修陵前仅存的天禄

学术成就[编辑]

梁武帝除了帝王的身分,也身為學者在經、史、詩詞、佛學等領域留下大量著述而出名。

  • 经学方面,他撰有《周易讲疏》、《春秋答问》、《孔子正言》等二百余卷。天监十一年(512年),又制成吉、凶、军、宾、嘉五礼,共一千余卷,八千零十九条,颁布施行。
  • 史学方面,他不满《汉书》等断代史的写法,因而主持编撰了六百卷的《通史》,并“躬制赞序”。命殷芸将无法入史的剩余材料(主要是异闻杂谈),编入小说。这些著作大都没有流传下来。
  • 文学方面,梁武帝也非常喜欢诗赋創作,现存古詩樂府詩等诗歌有80多首。蕭衍和王融、謝朓、任昉、沈約、范雲、蕭琛、陸倕七人共稱竟陵八友,在齊永明時代的文學界頗負盛名。
  • 宗教方面,今日漢傳佛教素食主義即以梁武帝為首。佛教的梁皇寶懺是他編製成的,他又著有《大般涅槃經》、《大品般若經》、《淨名經》、《三慧經》等諸經義記數百卷。[6]在道教学说中,他把儒家的“礼法”、道家的“无”和佛教因果报应”揉合,创立了“三教同源说”,在中国古代思想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由於梁武帝對佛教流通的貢獻,寺廟时以梁武帝與其長子昭明太子合祀為護法神[7]

宗教信仰[编辑]

梁武帝的学问路线,是先习,再奉,后入。少年时代是习儒阶段,“少时学周孔,弱冠穷六经”[8]。二十岁以后,改奉道教,一直到即位为帝后,仍未捨道。《隋书·经籍志》载,“武帝弱年好事,先受道法,及即位,犹自上章”[9]。称帝后的萧衍和道士陶弘景的关系极善,他每当遇到国家大事,经常要派人到茅山去向陶弘景请教,以致于陶弘景有“山中宰相”之称。不过,在即位后的第二个年头,即天监三年(504),萧衍就颁布了《捨事道法詔》,宣布捨道归佛。而据其《述三教诗》,则称“晚年开释卷,犹月映众星”。到晚年才开始研读佛经。这也许说明,他虽然已经颁布了事佛诏,实际上还未真正彻底放弃道教。但总的来说,颁诏以后,他是以事佛为主的。有關《捨事道法詔》的真实性在学术界存疑,但无论其真伪,萧衍的奉佛则是事实。

梁武帝对佛教的支持,表现为两大方面:一是亲身修佛,二是从各方面扶持佛教的发展。

梁武帝本人归佛后,逐渐过上了佛教徒的生活。在武帝發表《斷酒肉文》前漢傳佛教「律中無有斷肉法」(反而是與釋迦佛作對的天啟,提倡素食[10],蕭衍把佛教五戒中的不殺生引申為素食,颁布了《断酒肉文》,禁止僧众吃肉,自己也行素食,開啟了漢傳佛教素食的傳統,之後漢傳佛教僧團開始遵守《梵網經》規定的菩薩戒,不再食肉[11]。对那些敢于饮酒食肉的僧侶,他以世俗的刑法治罪。他又颁布《断杀绝宗庙牺牲诏》,禁止宗庙牺牲,这是有违儒家祭祀禮儀的,但他坚持推行。他还正式受戒,据《续高僧传》卷六记载,他于天监十八年(519)“发宏誓心,受梵網經菩萨戒[12]

梁武帝晚年奉佛更甚,经常日食一餐,過午不食,所食也只是豆羹、粗饭而已。篤信佛教,由於不近女色,曾經四十年無幸后宮,最突出的奉佛行为,是多次舍身出家,先后四次舍身同泰寺,每次都是朝廷花了大量的香火钱才把他赎出来還俗。他的第四次舍身是在太清元年(547)三月,历时一个月,所花赎钱为“一亿万”,这为同泰寺带来了巨额资金。

武帝本人是可以划入“义学”一类的,他对佛经很有研究,尤重《般若经》、《涅槃经》、《法华经》等,他常常为大家讲经说法,召开各种法会,开设过千僧会、无遮大会。中大通元年(529)开设的无遮大会,参加者有道俗五万多人。他的佛教撰述,则有《摩诃般若波罗蜜经注解》(现仅存序)、《三慧经义记》(《三慧经》本是《摩诃般若经》中的《三慧品》,萧衍认为此品最重要,因而独列為《三慧经》)、《制旨大涅槃经讲疏》、《净名经义记》、《制旨大集经讲疏》、《发般若经题论义并问答》(均佚),另著有《立神明成佛义记》、《敕答臣下神灭论》、《为亮法师制涅槃经疏序》、《断酒肉文》、《述三教诗》等,均存。

武帝在哲学上对中国佛教的贡献,突出之处是把中国传统的心性论、灵魂不灭论和佛教的涅槃佛性说结合起来了,他本人是属于涅槃学派的,主张“神明成佛”,所谓“神明”,是指永恒不灭的精神实体,它是众生成佛的内在根据,“神明”也就是佛性。他又提出三教同源论,认为儒、道二教同源于佛教,老子孔子,都是释迦牟尼的弟子,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三教可以会通,同时,三教的社会作用也是相同的,都是教化人为善。[13]

除了自身奉佛,萧衍还大力扶持佛教事业的发展。他非常支持外僧的译经,僧伽婆罗被他召入五处译场从事译经,所译经典,又请宝唱等人写疏,他甚至“躬临法座,笔受其文,然后乃付译人”[14]。真谛在萧衍门下也受到礼遇,只是因为侯景之乱真谛的译事难申。萧衍和国内法師的关系也很密切,宝亮智藏法云僧旻等人,都是萧衍非常器重的。他组织僧人编撰佛教著作,编成的作品至少有十二种。他还广造伽藍,所建有大爱敬寺、智度寺、光宅寺、同泰寺等十一座,各寺铸有佛像,大爱敬寺有金铜像,智度寺的正殿铸有金像,光宅寺有丈九无量寿佛铜像,同泰寺有十方银像。

禅宗祖师菩提达摩南北朝时期来中国弘法,与梁武帝会谈。但因理念不合,话不投机,离开梁朝而北去。

在梁武帝的支持下,梁代佛教达到了南朝佛教的最盛期,他最后在侯景之乱时,饥病交加,死于寺中。但武帝之后,梁简文帝梁元帝也都篤信佛法。

评价[编辑]

  • 蕭衍登位天子,民望所歸,敢革時政,頗得人心,初期國家興旺繁盛,為一明君。後期太過信仰宗教,企图以佛治民,學者有此評價:一,太過慈悲,不力法治,导致官吏貪污搜刮,百官“缘饰奸谄,深害时政”,奸邪小人纷纷以正人君子的面目出现,官场风气败坏,民间疾苦,国力衰败,而民怨终于为眼光锐利的侯景所利用。二,外交失敗,不能知人,“险躁之心,暮年愈甚”,导致侯景之乱侯景之乱彻底打击了江南的经济基础、人口基础。[來源請求]
  • 王夫之於《讀通鑑論》亦云:“梁氏享國五十年,天下且小康焉。”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编辑]

  • 蕭順之:蕭衍建梁後,追封其為太祖文皇帝。

[编辑]

  • 张尚柔:蕭衍建梁後,追封其為獻皇后。

兄弟[编辑]

萧憺墓石刻
  • 大哥 萧懿:和其弟蕭融在齐永元年間被东昏侯蕭寶卷所害。其弟蕭衍建梁後,追封其為长沙宣武王。
  • 二哥 萧敷:齊高帝建武年間去世,其弟蕭衍建梁後,追封其為永阳昭王。
  • 四弟 萧暢:齊高帝建武年間去世,其兄蕭衍建梁後,追封其為衡阳宣王。
  • 五弟 萧融:在齐永元年間被东昏侯蕭寶卷所害。其兄蕭衍建梁後,追封其為桂阳简王。
  • 六弟 萧宏:临川靖惠王。
  • 七弟 萧伟:南平元襄王。
  • 八弟 萧秀:安成康王。
  • 九弟 萧恢:鄱阳忠烈王。
  • 十一弟 萧憺:始兴忠武王。

妻妾[编辑]

[编辑]

  • 郗徽,生蕭玉姚、蕭玉婉、蕭玉嬛

[编辑]

兒女[编辑]

[编辑]

  • 長子 蕭統:皇太子→皇帝(追尊),字德施,謚昭明太子→昭明皇帝
  • 第二子 蕭綜:豫章郡王,字世謙(养子,生父萧宝卷
  • 第三子 蕭綱:晉安郡王→皇太子→皇帝,字世讚,謚簡文皇帝
  • 第四子 蕭績:南康郡王,字世謹,謚簡王
  • 第五子 蕭續:廬陵郡王,字世訢,謚威王
  • 第六子 蕭綸:邵陵郡王,字世調,謚攜王/忠壯王
  • 第七子 蕭繹:湘東郡王→皇帝,字世誠,謚孝元皇帝
  • 第八子 蕭紀:武陵郡王→皇帝,字世詢,謚貞獻王

[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梁書》卷三《武帝本紀》下
  2. ^ 《南史·梁纪中·武帝下》:“﹝帝﹞少而篤学,能事毕究。虽万机多务,犹卷不輟手,然烛侧光,常至戊夜。”
  3. ^ 《南史·循吏-郭祖深傳》
  4. ^ 《資治通鑒》記載梁武帝:“疾久口苦,索蜜不得,再曰:‘荷,荷。’遂崩。”這是說梁武帝覺得嘴巴苦,想要吃蜂蜜而不能,大喊數聲而死。一說蕭衍是得了重病而死。萧纶还给萧衍送去了幾百粒鸡子(蛋)让他吃,不應該會餓死。周安士《万善先资》卷三:“考之《通鉴》,曰口苦,则非枵腹可知;曰求蜜,则非疗饥可知;饮膳仅曰裁节,则非全无可知。焉有数百枚鸡子在旁,而可称饿死耶?”
  5. ^ 唐長孺研究認為,「荷,荷」是士兵先退後進以作交戰的預前口號,而蕭衍死前‘荷,荷’之聲,「乃藉以表示他志在反擊的忿憤,並非僅是嘆恨」。見唐長孺,《魏晉南北朝史論拾遺》,北京,中華書局,1983年,頁265-266
  6. ^ 维基文库中有關 梁書/卷03的文本
  7. ^ 金山寺《梁皇宝忏》水陆道场
  8. ^ 《述三教诗》,《广弘明集》卷三十一
  9. ^ 《经籍志·道经》,《隋书》卷三十五
  10. ^ 《斷酒肉文》二十三日。會其後諸僧尼或猶云律中無斷肉事及懺悔食肉法。其月二十九日。又勅請義學僧一百四十一人義學尼五十七人。於華林華光殿使莊嚴寺法超。奉誠寺僧辯。光宅寺寶度等三律師。昇高座御席地施座。餘僧尼亦爾。制旨問法超等三律師曰。古人云。止沸莫若去薪。息過莫若無言。弟子無言乃復甚易。但欲成人之美使佛種相續與諸僧尼共弘法教。兼即事中亦不得默已。故今集會於大眾前。求律中意。聞諸。僧道律中無有斷肉法又無懺悔食肉法
  11. ^ 聖嚴法師《律制生活》佛教的飲食規制:制斷肉食,皆出大乘經律,小乘國家未能見到大乘經律,故未斷除肉食,也是很難怪的,我們不必攻擊他們。即在我們中國的佛教從東漢開始直到梁武帝時所有的僧侶弟子均未斷除肉食,到了梁武帝捨道信佛,聽了《涅槃經》以後,便極力主張素食,從他本人開始,並勸一切僧俗佛子,皆斷肉食,他以朝廷的力量,來影響社會,所收的效果,自然很大。從此之後,中國佛教的素食主義,也就形成風尚了。
  12. ^ 《慧约传》
  13. ^ 李曉虹. 從「三教同源」看梁武帝之政治理念 (PDF). 《普門學報》. 2007年11月, (第42期): 第1–2頁. 
  14. ^ 《僧伽婆罗传》,《续高僧传》卷一
中国南方君主
新頭銜
梁朝建立
南朝 · 梁朝皇帝
502年5月-549年6月
繼任:
三子梁簡文帝
蕭綱
前任:
齊和帝
蕭寶融
中國南方皇帝
502年5月-549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