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黑色五月暴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98年印尼暴动事件
Jakarta riot 14 May 1998.jpg
1998年5月14日在首都雅加達
日期 1998年5月4日至15日
地點  印尼棉蘭雅加達梭羅等城市
起因
結果
特利刹蒂大學英语Trisakti University的學生與警察部隊發生衝突

1998年印尼暴乱事件印尼语Kerusuhan Mei 1998),在中国又称黑色五月暴动印尼反华暴动,是指從1998年5月13日至16日发生在印尼棉蘭雅加達梭羅等城市的大规模暴动事件。这场暴动是印尼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叶以来,三次暴动中影响范围最广,也是华人受害最严重的一次。这次發动的初期变失控,将矛头对准以华人为主的社群。暴动持續約三天,數萬名華裔受到有組織的虐待與殺害。印尼政府對此没有采取切实的措施保护受害者,亦有證據表明此次暴亂爲印尼軍方所策劃。根據印尼政府機構國家團結發展局七月十日公布的資料,發生在五月中旬以大暴亂华人是主要目标也是主要受害者。华人商铺被抢劫,男性被殴打虐待,女性则被强奸,其中约468位華裔婦女被強暴,最年長的55歲,最小的年僅9歲。其中20位華裔婦女在遭強暴或被毆打致死或被投進火海,化為灰燼。死者包括那名9歲的幼女。而印尼“被強暴婦女救助中心”、“婦女聯繫資訊中心”等團體則表示,由於政府推諉、犯罪團體恐嚇以及受害者難以啟齒等因素,被強暴的華人婦女的確切數字根本無法把握。有人權組織估計,正確的數字應在千人以上。

殖民时期[编辑]

1740年10月9日至12日,荷兰殖民当局制造红溪惨案,在爪哇巴达维亚(今雅加达)屠杀华人近万人。详见[红溪惨案] 1942年日本入侵印度尼西亞,击溃了荷兰人和同盟军。”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國宣布投降。有记载,此二三年间,印尼工商界和知识界被集体逮捕、杀害,华人受到波及。

背景[编辑]

印尼暴乱[编辑]

上世纪60年代以来,印尼发生过三次大规模暴动,华裔在三次事件中均受到波及。

事件回顾[编辑]

1945年8月17日蘇卡諾宣布印尼摆脱荷兰统治,宣布独立,10月,荷兰殖民者又卷土重来,与独立政府军事对峙。1949年11月2日,荷兰宣佈放棄對印尼的管治權,使印尼得以正式獨立。上世纪60年代印尼大屠杀的背景正值全球冷战升级之际,而其导火索是印尼军队内部的一场军事政变。1965年9月30日夜里,“叛乱者”绑架并处死了军方的六位将领。几天之内,军队将领苏哈托指挥平定了这次“未遂的政变”,他也因此逐渐独揽国家大权,实行了其后长达30年的独裁统治。 苏哈托的政府将那次政变的策划者归咎于当时极具影响力的印尼共产党。其时,印尼共产党号称有200多万党员,是仅次于中共、苏共之后的世界第三大共产党组织。随后,在印尼全国范围内开始了一场长达半年之久的大清洗。根据印尼全国人权委员会(National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2012年发表的一份报告,这场大屠杀是由军队、宗教团体、地方民团实施的,遇害者人数没有官方的数据,不同的研究学者给出的数字从50万到200万人不等,另有数十万人遭到长期囚禁。 在苏哈托执政的30年中,这场“对人权严重侵犯”的大屠杀一直是极为敏感的话题,印尼官方对之讳莫如深,也不允许社会各界对其进行讨论。美国导演奥本海默(Joshua Oppenheimer)于2012年和2014年先后拍摄了两部关于这场屠杀的纪录片 —— 《杀戮演绎》(The Act of Killing)和《沉默之像》(The Look of Silence),尽管两部影片都获得了奥斯卡提名并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极大反响,但摄制组的印尼工作人员和一些被采访的当事人都不得不以匿名身份出现在影片中。

华人受害不到1%[编辑]

长期以来,很多媒体将这场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叶的大屠杀定义为“反华”或“排华”事件,尤其是中国大陆的媒体。一些西方媒体将其定义为“反共”事件的同时也有提及华人是主要的受害者。然而,对于受害者具体人数和具体细节的记录却不多见。由于印尼政府长期以来对事件的封锁,印尼本土的学者却没有关于这场屠杀的论著。倒是澳大利亚学者们长期追踪,并且实地调研,发表过一些权威性的报告。2013年,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博士生杰茜·马尔文(Jess Melvin)在《当代东南亚事务》杂志上发表了题为《为什么不是种族清洗?1965—1966年发生在亚齐的反华暴力事件》(Why Not Genocide? Anti-Chinese Violence in Aceh, 1965–1966)的文章。她在文章中当年印尼华人的构成,以及发生在苏门答腊岛北部亚齐市和棉兰市(Medan)针对华人的暴力和驱赶事件。 文章中说,当年亚齐的华人分成截然不同的两派。一派是支持台湾国民党政府的,另一派是支持北京政府的。不过,即使是亲北京人士,真正加入印尼共产党的人数也并不多。当年在亚齐的屠杀行为经历了三波高潮,第一波的受害者是印共的骨干人员;第二波是亲印共的组织和相关人士;第三波才是针对亲北京的华人社区。亚齐警方曾经对华人社区实施过保护措施,后来因穆斯林社区的暴力行为失控,才不得不将大批华人转移到省府棉兰市,并希望这些华人离开印尼避难。文章没有给出当地华人遇难者的具体人数,但提到了华人社区遭洗劫的后期,暴徒们已经不再区分华人是亲台还是亲中,整个事件已经彻底转化为对华人的暴力迫害。 另外两名澳大利亚学者罗伯特·克里布(Robert Cribb)和查尔斯·寇派尔(Charles A. Coppel)曾于2009年发表了题为《从来就不是种族清洗:对于1965—1966反华屠杀谜团的解释》(A genocide that never was: explaining the myth of anti-Chinese massacres in Indonesia, 1965–66)的论文。克里布曾是澳大利亚驻印尼的记者,寇派尔是历史学家,他对印尼华人的研究曾经集结成册,被认为是印尼华人最权威的著作。克里布和寇派尔在论文中写道:那场屠杀的针对对象主要是印尼共产党党员和印尼共产党的同情者,受害者中绝大多数是爪哇族的阿班甘人(Abangan)。有别于原教旨穆斯林,阿班甘人虽然也是穆斯林,但在生活中也存在原始崇拜、甚至跨教崇拜,为极端穆斯林不齿。阿班甘人多居住在农村,生活水平不高,对印共的理念多有认同。 作者在经过了多年的实地调研和暗访后得出结论,在整个屠杀事件中,印尼华人受害的人数在2000到5000之间(偏2000),不到受害人数(以50万计算)的1%,低于印尼境内华人所占的比例(2.6%)。所以,不能将那场屠杀定位反华事件。[1]

为什么会有“反华”的说法?[编辑]

寇派尔是“反华”一说的主要批评者,他曾经就印尼华人的问题发表过一系列的文章。在《从来就不是种族清洗》一书中,作者认为,60年代的那场屠杀主要是针对印尼共产党的杀戮,极端穆斯林被煽动起来,对于推崇无神论的共产主义者大开杀戒,而针对其他种族和宗教信仰者的杀戮只在小范围内发生。 作者认为,印尼华人加入印共的人数并不多(这点不同于马来西亚),印共的领导层没有一名华人。在那次事件前不久,印尼政府刚刚颁布了法令,不允许华人在农村经营小型商业,所以,大批华人已经在此之前搬到了城市。而屠杀主要发生在乡村。 那么,为什么“反华暴乱”的说法在其后几十年中越来越响了呢? 寇派尔分析了可能的几个原因。首先,对于这种提法主要是从西方媒体开始。他认为,这些媒体中,很多都没有亲历那次事件,而是在后来的报道中以讹传讹,慢慢形成主流。其次,西方社会当时是苏哈托的支持者,很多媒体对于冷战时期印尼对共产党的清洗表示了支持。但是,当他们得知这场屠杀的受害者人数如此惊人时,这些媒体不能对自己曾经支持过的运动进行批评,便潜移默化地转移了屠杀事件的性质。将“反华”这样的种族清洗的作为话题,那些媒体可以回到道德制高点,尤其是在苏哈托后来的独裁与白色恐怖愈演愈烈时,西方媒体对其从支持转为批评,而“种族清洗”是一个普世的罪名,正好可以借用。 另外,扣派尔认为,在印尼的历史上,华人确实作为一个族群,遭受过多次歧视和迫害。类似的事件也发生在东南亚其他国家,而这些事件使得一些西方媒体形成了“脸谱化”的概念,认为几乎所有涉及到族裔之间冲突的事件,华人都必不可少地成为受害者。实际上,寇派尔考证,1998年发生在印尼的暴力骚乱,也不是针对华人的,尽管有不少华人商店遭到抢劫。 实际上,在寇派尔的文章发表以后,西方媒体现在已经不再将那场大屠杀称为“反华”事件了,倒是中文媒体还在以这样的标题和内容进行报道。事实上,这样的误导无益于还原历史、帮助认清事件的真相,无益于印尼各民族之间的合理共处,即使对于印尼当地华人来说也未必是件好事。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印尼的断交[编辑]

在印尼九三零事件后,印尼单方面中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关于双重国籍问题的条约》。1967年3月,亲苏联阵营总统蘇卡諾下台,亲西方阵营总统苏哈托上台,随后开始其长达30余年的独裁统治。西方由最初的支持,转变为怀疑到最后的反对。1967年4月22日,收到印尼军队政变未遂事件影响,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印尼大使馆由此被印尼政府懷疑支持印尼共產黨,遭到印尼军警與民眾包围抗议。印尼并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印尼临时代办姚登山和总领事为不受歡迎人物。10月30日印尼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断外交关系,直到1990年8月8日才重新建交。其中蘇哈托任总统期间,印尼各地的骚乱比较频繁。根据中国媒体报道,1985年以前,几乎每年都有一、两起大小不一的流血事件波及华人。例如:1974年由反日运动引起的骚乱、1978年雅加达由学生示威引发的骚乱、1980年11月中爪哇的排华暴动等。 进入90年代,印尼骚乱事件呈越演越烈之势。据中国媒体统计,1994年有5起,1995年16起,1996年达到27起。1994年4月,因棉兰罢工潮引发的排华暴乱就持续了10天之久,共有4名华商被杀害,数十名华人受伤,20多家华人工厂、店铺被抢被毁,52家工厂停业,财产损失高达16亿盾。[2]

亞洲金融風暴[编辑]

1997年發生的亞洲金融風暴迅速波及印度尼西亞,印尼嚴重的貧富差距在金融風暴後更是顯著。印尼國內政治長期動盪不安,在內鬥之際,有心人士刻意操弄族群對立,無辜牽連華裔。

印尼在1997年和1998年出現多起暴動行為,其中部分專門針對印尼華人。有些暴動是自發性,而有些則被認為是幕後策劃。其中有传言指出:「支持蘇哈托的將軍們」試圖通過分裂穆斯林中的傳統派和非傳統派別,穆斯林與基督徒,乃至華人和土著,來達到『削弱反對勢力』的目的。」也有些說法認為是某些將軍想推翻蘇哈托的統治而計畫。

目前大部分媒体都认为,这次暴动是有组织且有预谋的暴乱活动,印尼军方也参与其中。当时苏哈托为转移金融危机压力,缓和国内的民怨,透过军方情报部门策划煽动此事件。

1998年暴乱中,华人受害的描述[编辑]

外部视频链接
1998年印尼屠杀华裔

5月13日暴亂的消息瀰漫在整個雅加達。此時蘇哈托總統正在埃及出席一個會議,軍方要員則到達東爪哇瑪琅市參加一個典禮。在5月14日,一場嚴重的暴亂發生在雅加達地區,而此時沒有任何軍隊在街道上。

印尼華人是這場血腥暴亂的主要目標,而印尼軍方無視暴民們對華人的搶劫和對華人婦女的強姦(根據桑迪亞萬神父所言)。最後,超過1000人死於這場暴亂中,大部分華人被燒死在商業區和超級市場,也有一部分被當場打死或遭到槍殺。一位政府官員稱總計毀損了2479間商業建築,1026間民房,1604間商店,384間私人辦公室,65間銀行,45間工廠,40間大型購物中心,13間市場和12間别墅。不過一般相信,印尼各地可能有更多華人所在的建築物被破壞。

雅加達人权与妇女研究组织经整理后的报告显示,5月发生的骚乱中,印尼各地总共发生5000多起暴徒强奸轮奸华裔妇女的惨案,其中以雅加达每天发生的100多起最为严重。有目击者称,暴徒穿着军靴被军用卡车运送到华人区,他们高呼“宰了中国人,烧死他们,这些中国狗”,然后开始抢劫商店和市场,随后,他们开始把妇女集中起来进行集体轮奸,印尼警察到场之后,并没有阻止暴徒的行动。[3]

后期,有印尼华人团体发表《告全世界同胞书》,呼吁全球华人华侨要求世界人权组织主持公道,谴责印尼当局,该书信署名“印尼雅加达华裔受难族群”。[3]其他印尼华人则通过互联网、传真、电话等方式向全球喊冤和求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5月底接到投诉后开始处理该事件。[3]

在暴乱基本平息后,華裔遭受暴力袭击仍然时有发生,就讀於大學二年級的19歲的華裔孤女愛玲,7月初被三名印尼暴徒強闖入屋內,企圖以掛窗簾的鋁枝插入其陰道內,幸而她極力抗敵,暴徒的暴行未能得逞,但最終其腰背及胃仍被鋁枝刺傷,尿道亦被弄穿,需重新接駁,復原遙遙無期。7月下旬,印尼华人尤其是女性仍然收到恐吓信,信中称“祝福”华人“余下的时日”,用旗杆插入“支那女人”的下体,以免“弄脏了”印尼男性的阴茎。7月24日,一名华裔女大学生從學校乘巴士回家途中,遭遇三名開吉普的暴徒強行拖落車下,在眾目睽睽下遭強暴。[3]

軍方參與暴亂[编辑]

一位40歲的耶穌會神父,出生於警高層的家庭,桑迪亞萬神父領導了對1998年黑色五月暴動的獨立調查。作為「人道義工隊」的代表,他會見了聲稱知曉軍方參與暴行和搶劫的知情者。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聲稱特派員組織了對銀行的火燒和搶劫。一位計程車司機說,軍方的直升機協助實行搶劫。一位購物中心的老闆宣稱,在暴亂以前軍方官員向他收取保護費。一位青年說他和數千人被訓練成為示威者。一個孩子稱特派員把他和他的朋友組織參加了暴亂。另有說法稱士兵裝扮成學生並参加了暴亂。目擊者指稱有些強壯的、留著短髮的人進入了軍方的卡車並直接攻擊了華人的住宅和商店。

有說法稱孩子們被鼓勵進入商業區,並焚燒了街道。而某些強壯的、留著短髮的男子強姦了華人少女、婦女,並在之後殺害她們。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印尼華人組織成員表示,暴徒在施暴前都給人注射興奮劑,讓他們得以“順利執行”最野蠻最殘暴的禽獸任務。不少暴徒在事後感到體力嚴重衰退,因此到私人診所求診,事情就因此而傳開來。據稱,很多暴徒事前都曾在軍方單位受過訓,有些暴徒身材結實,蓄著與軍人一樣的平頭髮型。目擊者稱很多暴徒就是軍人,因為,就在印尼總統宣布將調查強姦事件的同時,74名涉嫌的陸軍戰略後備隊士兵陸續從兵營裏消失了。暴徒每強姦一名華人婦女,就能得到2萬盾(約合2.5美元)作為報酬。暴徒公開提出的口號是:寧願讓印尼倒退20年,也要把華人趕走。

救助与声援[编辑]

7月20日,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州的华人华侨建立了“救援印尼人权委员会”,开始寻找印尼迫害华人的证据。[3]美国纽约市华盛顿特区华人团体发起万人签名和示威抗议运动,谴责印尼当局迫害华侨的行动,声援受难华人,其中著名的组织有“纽约华人抗议印尼虐华事件联合会”。[3]香港,40多名妇女团体代表及80多名印尼华侨游行到印尼驻港总领事馆示威并且向领事馆递交抗议声明。[3]英国新西蘭加拿大澳大利亞秘鲁泰国菲律賓新加坡馬來西亞的华人团体都举行了抗议活动。[3]加拿大特使會見了強姦受害者,并对时任印尼总統表达了不满。

罪行[编辑]

黑色五月暴动致使在印度尼西亚的华人遇难和蒙受损失,仅仅是印尼首都雅加达,就有5000多家华人工厂、店铺、房屋、住宅被烧毁,华人妇女被强暴数量难以统计,近1200名华人被屠杀。 [4][5]

國際反應[编辑]

 中華民國[编辑]

中华民国外交部在5月14日認為動亂沒有特別針對台商或華裔印尼人,並不是排華行動,不到實施撤僑的最後時刻。早前,台北驻印尼外交机构漠视动乱相关提示。[6][7]根据《中时晚报》报道,5月16日起指派緊急指派專機飛往印尼疏散受難者,並且安排C-130運輸機於國內待命及派遣艦隊至峇里島海域隨時進行武力撤僑。[8][9][10]中華民國政府要求保護受難者,並威脅要撤回台灣在印尼的投資(約130億美元),禁止印尼勞工入境(約1萬5千人)。[11]:166對於印尼表達希望勿撤資撤僑,時任外交部部長胡志強5月17日表示,政府動作如果太大,擔心激怒印尼政府,後果難以掌握,[12] 至同年7月29日公開召見印尼駐台代表提出「最嚴正的抗議」。8月3日,上百人向印尼駐台北經濟貿易代表處英语Indonesian Economic and Trade Office to Taipei抗議印尼華人女性被強暴[13]。8月8日,印尼投資部長飛往台灣提倡投資印尼時,也因此為此事件道歉。[11]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起初,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声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包括「不干涉他國內政」,對印尼也是如此。[14][15]

中國大陆外长唐家璇于1998年4月访问印尼时,曾表示“愈发严重的社会动荡及种族暴力问题”屬於印尼内政,中國不會干涉。”[16][17][18][19]随着骚乱加剧,中華人民共和國驻印尼大使馆开始准备撤侨工作,通过电话确认300多名已经登记在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并且开车进入骚乱地区执行撤侨,同时多次要求中国民航局多开三个航班,撤走200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20]。在大陆政府的撤侨过程中,亲台侨团首领并不愿意通过大陆渠道撤离印尼。[21][22]7月28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唐国强在答記者問時說:“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印尼华人妇女在5月骚乱中遭强暴表示强烈关注和不安。我们多次通过外交途径希望印尼政府彻底查处有关事件,并采取有效措施,避免类似不幸事件的发生”。[23]国际新闻社英语Inter Press Service報導,中國直到8月才改變原先「不干涉內政」的政策。[24]8月3日,《人民日報》發表評論,呼籲保護印尼華人的安全和合法權益,嚴懲不法之徒。[25]外交部长唐家璇在8月東協外長會議時,要求印尼政府重視此事,盡速查處,確保華僑的安全和合法權益。[20][23][18]与此同时,北京大学学生组织的抗议行动被该校(或說是公安[26])劝导和制止。[27][13]

 香港[编辑]

抗議群眾用「黑漆」塗抹位於銅鑼灣禮頓道的「印尼總領事館」大門洩憤。香港民主黨李柱銘7月寫給繼任的總統哈比比的信中,將暴動比為納粹對猶太人的攻擊。[11]:165

 新加坡[编辑]

新加坡航空公司5月15日改用大型客機以滿足從雅加達飛新加坡的需求,新加坡政府5月16日派人到雅加達機場協助新加坡人撤離,到5月19日已有2900名新加坡人順利撤離。[28][29][30]

 美國[编辑]

美國政府認定此次事件是種族歧視;聯邦政府批准部分華人的「避難請求」,並接受了這批華人居留。《紐約時報》率先大量報導了排華暴行,才使得此事在全球各地廣為傳播。同年7月開始,華裔美國人於全美各地展開抗議行動。8月7日和8日達到顛峰,全美13座大城同步舉行「譴責印尼暴民罪行」的示威抗議行動,近兩萬名華人群集全美各地印尼使領館前,要求“立即停止排华暴行”和“严惩凶犯”等。8月8日上午,在华盛顿特區印度尼西亞駐美國大使館英语Embassy of Indonesia, Washington, D.C.前,愤怒的口号声此起彼伏,近千名華裔聚集抗議,並向駐印尼的美國官員遞交「抗議信函」。

 泰國[编辑]

同年7月後,泰國首都曼谷的華人上街示威游行,抗议印尼暴徒殘忍的排华行为。

影響[编辑]

与之前的数次排華事件一起,印尼這起嚴重的暴力事件,极大挑戰人類文明底线,受到國際社會一致譴責,同時在華人世界裡成為對印尼觀感加速惡化的一個主要因素,同时也加剧了印尼國内族裔間的对立情绪。

后续事件[编辑]

  • 1998年7月23日,由政府部门、武装部队、非政府机构、妇女组织和一些律师联合组成的专门调查委员会成立。专门调查委员会主席马祖基-达鲁斯曼声称他们将查清雅加达等地发生骚乱的真相,并查出事件的责任人。[31]
  • 1998年11月,事件调查报告公布。当时的哈比比政府在同年12月承认有76起强奸案发生,但否认有人在策划。[32]
  • 2005年11月,声称将于13日重演1998年5月排华暴动的手机短信在印尼雅加达广为流传,但未真正发生。[33]
  • 2007年5月10日,印尼人权人士沈爱玲等撰写的《5月暴乱真相、证据与剖析》出版,该书披露了大量当年事件的一手调查资料,以小时为单位来重现暴乱的实时过程。[34]
  • 2007年5月,印度尼西亚最高检察官亨达尔曼·苏班齐日前表示,为了更加有效地处理1998年5月发生在印尼的排华事件,揭发更多的真相,最好的方法是以普通侵犯人权案处理,而非严重侵犯人权案进行处理。[35]
  • 2007年12月6日,印尼加里曼丹省首府坤甸市发生由一起交通事故引发的排华骚乱事件。[36]
  • 2010年1月,印度尼西亚总统苏西诺将涉嫌策划“98排华骚乱”的官员夏弗里·三苏汀由国防部秘书长提拔为国防部副部长,引发争议。[37]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A genocide that never was: explaining the myth of anti-Chinese massacres in Indonesia[1]
  2. ^ 侨友网 [2]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新闻档案:印尼1998年“5.13”大排华纪实. 网易. [2006] (中文(中国大陆)‎). 
  4. ^ 印尼排华骚乱已过10年 真相在印仍受质疑. 腾讯网. [2008年5月13日] (中文(中国大陆)‎). 
  5. ^ 印尼将以普通案处理1998排华暴乱 曾致千人丧生. 搜狐网. [2007年5月16日] (中文(中国大陆)‎). 
  6. ^ 《中國時報》1998.05.14 - 外交部:不到撤僑時刻
  7. ^ 《中國時報》1998年5月15日 - 陸寶蓀:僅五、六家台商被波及
  8. ^ 《中國時報》1998.05.15 - 蕭萬長指示僅速應變保僑。《中時晚報》1998.05.16 - 我代表處停休 駐守機場協助台商。《中時晚報》1998.05.16 - 國軍備營舍 供僑胞暫居。《中時晚報》1998.05.16 - 雅加達苦等撤僑班機 台商自嘲是孤兒。《中時晚報》1998.05.16 - 5架C130軍機、艦隊待命馳援。《中國時報》1998.05.16 - 首班撤僑專機抵台 持續加開班機。《中國時報》1998.05.16 - 首批專機撤僑 今午接回數百人
  9. ^ 印尼歸僑痛批政府效率. 《中國時報》. 1998年5月16日. 
  10. ^ 《中時晚報》1998.05.17 - 兩日緊急輸運 載回千名僑民。《中國時報》1998.05.17 - 歸國路坎坷迢遙 只能自力救濟。《中時晚報》1998.05.17 - 運僑班機排定 想回來的國人都能回來。《中時晚報》1998.05.18 - 華航往印尼加班機 只接回138人。《中時晚報》1998.05.19 - 我軍機軍艦傳已赴某國待命接僑。《中國時報》1998.05.19 - 兵荒馬亂 撤僑為何要有機票。《中時晚報》1998.05.19 - <因應印尼動亂>我在雅加達設3緊急避難所。《中國時報》1998.05.19 - 落難之時 為何還分台商華僑 。《中時晚報》1998.05.19 - 台商無助 聲聲怨 。《中時晚報》1998.05.20 - 長榮往印尼包機 下午啟程。《中國時報》1998.05.21 - 空軍兩架運輸機抵星待命(迄至五月二十日為止,尚有近千名台商滯留在印尼)。《中時晚報》1998.05.21 - <蘇哈托下台>我籲哈比比保障台商僑民權益(動亂告一段落)
  11. ^ 11.0 11.1 11.2 Jemma Purdey. Anti-Chinese Violence in Indonesia: 1996 - 99.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2006. ISBN 978-0-8248-3057-1. 
  12. ^ 胡志強:印尼表達希望我勿撤資撤僑. 《中國時報》. 1998年5月17日. 
  13. ^ 13.0 13.1 Chronology for Chinese in Indonesia. Minorities at Risk Project. 2004. (英文)
  14. ^ 張潔. 冷戰後印尼對華政策的演變. 《當代亞太》 (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研究所). 2005年, (第3期). 對於中國大陆政府來說,一方面強調不干涉他國內政,另一方面仍然十分關心海外華人華侨的安危。1998年5月印尼發生排華騷亂,中國大陆政府多次提出外交交涉並通過其他方式表示關切,要求印尼政府徹底查處有關事件,採取有效措施保護華人正當權益。 
  15. ^ 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 新华网. 
  16. ^ Michael Richardson. Japan's Lack of Leadership Pushes ASEAN Toward Cooperation With China. 《國際先驅論壇報》. 1998-04-17. Mr. Tang also gave an assurance in Jakarta that Beijing regarded recent riots that targeted Indonesia's ethnic Chinese minority as an internal matter for Indonesia to handle. "We always regard ethnic Chinese in Indonesia as Indonesian nationals and the issue relating to the ethnic Chinese as an internal affair of Indonesia," he said. (英文)
  17. ^ Jurgen Haacke; Jürgen Haacke. Cooperative Security in the Asia-Pacific: The ASEAN Regional Forum. Routledge. 28 February 2010. ISBN 978-0-415-46052-1. 
  18. ^ 18.0 18.1 Jurgen Haacke. ASEAN's Diplomatic and Security Culture: Origins, Development and Prospects. Routledge. 13 May 2013: 132–133. ISBN 978-1-136-13146-2. (英文)
  19. ^ Riordan Roett; Guadalupe Paz. China's Expansion Into the Western Hemisphere: Implications for Latin America and the United States.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2008年: 209. ISBN 0-8157-7554-7. (英文)
  20. ^ 20.0 20.1 正義和良知的呼喚. 人民日報. 1998年8月15日. 
  21. ^ 印尼暴動特別報導. 中國時報. 1998-05-16 [2015-03-30]. 
  22. ^ 丘正欧. 苏加诺时代印尼排华史实.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23. ^ 23.0 23.1 中國與印尼關係大事記. 中國網. 2013年9月29日. 
  24. ^ CHINA: Beijing Breaks Silence on Racist Attacks in Indonesia. 国际新闻社. 1998年8月1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14). Two months later, Beijing seems to have abandoned its public policy of ‘non-interference’ in the affairs of other countries. 
  25. ^ 人民日報評論員. 印尼華人的合法權益應得到保護. 人民日報. 1998年8月3日. 
  26. ^ 中國民運 - 1998年8月份新聞摘要.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1998年8月31日. 
  27. ^ 菲僑反華遊行「火上澆油」. 星島日報. 2012年5月9日. 
  28. ^ 联合早报 (Lianhe Zaobao), 15 May 1998. . 改用大型客機滿足乘客要求 從雅加達飛回我國新航班機全部爆滿. 
  29. ^ 联合早报 (Lianhe Zaobao), 16 May 1998. . 派人員到雅加達機場設法取得機位 我大使館盡力助國人離印. 
  30. ^ 联合早报 (Lianhe Zaobao), 19 May 1998. . 外交部繼續派人在雅加達機場協助 2900新加坡人順利回國. 
  31. ^ 1998年8月30日 印尼表示要查清5月排华骚乱
  32. ^ 印尼将重新调查排华暴乱. 新浪-华声报. 2000-01-17. 
  33. ^ 印尼反华短信称将重演1998年5月排华暴动. 新浪-中国新闻网. 2005-11-14. 
  34. ^ 9年调查毫无结果 印尼1998年排华暴乱成无头案. 人民网-世界新闻报. 2007-05-24. 
  35. ^ 印尼将以普通侵犯案处理1998年排华事件. 新浪-东方早报. 2007-05-18. 
  36. ^ 印尼新排华骚乱事件始末 借口华人参政发泄不满. 新浪-新华网. 2007-12-14. 
  37. ^ 印尼总统提拔涉嫌策划“98排华骚乱”官员惹争议. 环球网. 2010-01-18.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