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User:KOKUYO/工作區74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8%94%A3%E7%B6%93%E5%9C%8B&diff=32444387&oldid=31130761

蔣經國
Chiang Ching-kuo 1948.jpg
蔣經國半身像,由時代生活英语Time–Life攝於1948年10月。
第6任-第7任中華民國總統
任期
1978年5月20日-1988年1月13日(任內逝世)
行政院院長 孫運璿
俞國華
副總統 謝東閔(1978年—1984年)
李登輝(1984年—1988年)
前任 嚴家淦
繼任 李登輝
任期
1975年4月28日-1988年1月13日
前任 蔣中正(總裁)
繼任 李登輝
任期
1972年6月1日-1978年5月19日
總統 蔣中正
嚴家淦
前任 嚴家淦
繼任 孫運璿
任期
1965年1月14日-1969年6月30日
前任 俞大維
繼任 黃杰
个人资料
性別 男性
建豐
其他名字 尼古拉·維拉迪米洛維奇·伊利扎洛夫
出生 1910年4月27日
大清浙江省奉化縣溪口鎮豐鎬房
逝世 1988年1月13日(77歲)
中華民國臺北市七海寓所
國籍 中華民國
政黨 蘇聯共產黨(1930年代)
中國國民黨
父母 蔣中正(父親)
毛福梅(生母)
宋美齡(繼母)
配偶 蔣方良(1935年—2004年)
子女 蔣孝文(1935年—1989年)
蔣孝章(1936年)
章孝慈(1941年—1996年)
蔣孝嚴(1941年—)
蔣孝武(1945年—1991年)
蔣孝勇(1948年—1996年)
母校 莫斯科中山大學
列寧格勒托爾馬喬夫軍政學院
職業 政治人物
信仰 基督教循道宗[1]
軍事背景
軍銜 二級上將
效忠 中華民國
服役 中華民國陸軍
服役时間 1927年-1968年
军衔 二級上將
獲獎 青天白日勳章
一等寶鼎勳章
陸光甲等獎章

蔣經國(1910年4月27日-1988年1月13日)字建豐,是中華民國政治家中國國民黨領導人。蔣經國是後來擔任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長子,1975年蔣中正逝世後擔任了中國國民黨主席。之後蔣經國被選為第六任、第七任中華民國總統,最後於1988年1月13日的第七任總統任期內逝世。

蔣經國出生於浙江省奉化縣,之後以「尼古拉·维拉迪米洛维奇·伊利扎洛夫」的俄文名稱前往蘇聯,先後就讀莫斯科中山大學列寧格勒托爾馬喬夫軍政學院軍事政治研究院。在蘇聯期間蔣經國曾經加入過蘇聯共產黨,但之後則被流放至西伯利亞參與下鄉勞動工作。返回中國後蔣經國加入了中國國民黨,並且擔任了江西省第四區行政督察專員等職務。在中華民國政府撤往臺灣後蔣經國開始從事政治與情報機構的重要工作,這包括有國防部政治部主任、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主任、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就業輔導委員會主任委員、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行政院院長等職位。

1975年蔣中正逝世後,蔣經國開始接掌中國國民黨以及中華民國政府,並且將原先中國國民黨總裁一職改稱為中國國民黨主席。其後蔣經國則在1978年就任第6任中華民國總統,並且在1988年的第7任總統任期任內逝世。自1972年到1978年擔任行政院院長到之後接任中華民國總統為止,蔣經國掌握中華民國政治權力長達16年。在他統治期間,中華民國政府從原先的威權主義轉而開始對持不同政見者更加開放以及包容。而在蔣經國晚年時放寬政府對於傳播媒體以及言論自由的種種限制,並且在1987年時宣布解除臺灣省戒嚴令。同時蔣經國也開始在政府高層引薦臺灣出身的知識份子擔任要職,這包括後來接替他成為中華民國總統的李登輝

名稱[编辑]

蔣經國在其生活中使使用了多個名字,包括其幼年上學時所取的表字「建豐」,而前往蘇聯留學時俄文名稱則取名為「尼古拉·维拉迪米洛维奇·伊利扎洛夫」(俄语Николай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Елизаров)。在族譜上蔣經國記載的譜名以及本名則皆稱作「經國」,而拉丁字母轉寫後則稱作「Chiang Ching-kuo」或者是「Ching-kuo」。「蔣經國」這個名稱是由蔣中正所命名,而他的弟弟則是被取名為「蔣緯國」。這兩個名稱則是引用了中國經典《國語》等書籍,其中「經國」的「經」字面意思代表經度、「緯國」的「緯」意思是指緯度,而兩者的「國」則是意味著「國家」。同時「經緯」也常常被比喻一個人能力很大,特別是指在管理國家這一方面。

早年[编辑]

年少生活[编辑]

從左至右分別為蔣經國母親毛福梅、祖母王采玉、幼年的蔣經國與父親蔣中正,攝於1910年。

蔣經國在1910年4月27日出生於浙江省奉化縣溪口鎮豐鎬房,是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和其元配妻子毛福梅的所生下的兒子。1913年時,3歲的蔣經國曾經罹患過天花。童年時候的蔣經國主要是由信奉佛教的母親毛福梅、祖母王采玉和母親的隨從細心照顧,相對地作為父親的蔣中正則往往嚴格要求蔣經國的作為。其中採取威權教育方式的蔣中正有時候會選擇忽略蔣經國的質問,甚至在兩人私人信件中蔣中正也會嚴格命令他的兒子。1916年3月至1919年期間蔣經國前往奉化縣武山小学就讀,其中由同樣溪口鎮出身的周東、岩頭村出身的毛頌南等人擔任老師,而後者非常受到當時蔣經國尊敬。蔣中正還在1917年12月時邀請曾經擔任自己老師的顧清廉教育蔣經國課業,並且由其親自為蔣經國制定研修課表。

到了1920年時,蔣中正一方面自行為蔣經國編訂課程,另一方面則聘請了王歐聲教導被視為中國文化基礎的四書五經。到了1921年時蔣經國於奉化縣鳳麓學堂接受傳統教育,並且於此取表字為「建豐」。在課餘時間蔣經國仍然接受王歐聲的教導學習經學,也因而有機會精讀《說文解字》、《爾雅》等書籍。而由於蔣中正按照自己的理想去培育蔣經國,因此他要求蔣經國閱讀四書五經、《曾文正公家書》、《王陽明全集》等書籍,對此蔣經國曾經提到:「父親指示我讀書,最主要的是《四書》,尤其是《孟子》;對《曾文正公家書》也甚為重視。後來又叫我看《王陽明全集》等等。」

前往上海[编辑]

1921年蔣經國的祖母王采玉抱病前往上海市看望蔣中正,返回家鄉溪口鎮後於6月14日逝世後。為此感到極為難過的蔣中正將王采玉葬於附近飛鳳山,之後蔣中正決定返鄉守孝。之後他前往廬山數個月並且經常帶著蔣經國與蔣緯國在家鄉附近散步,在料理完母親喪事後蔣中正決定舉家搬入上海市居住。而前往上海市的蔣經國受到蔣中正下屬陳果夫的照顧,而蔣中正的側室陳潔如也一同前往上海、並且成為蔣經國的繼母。期間王歐聲也跟隨前往上海市為蔣經國教導國文,一方面來信囑咐蔣經國應該熟讀《孟子》、並且強調《論語》、《曾文正公家書》等古典書籍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也要蔣經國學習自己不擅長的英語。

而在1922年,蔣經國進入上海萬竹高等小學四年級就讀。受到當時五四運動已經爆發,蔣經國也因而受到反帝國主義運動以及平等社會思潮的影響。而在同一年,蔣經國也從上海萬竹高等小學高級部畢業。此時蔣中正將蔣經國視為必須教導的兒子,而養子蔣緯國則是要讓人愛護的孩子,不過蔣經國也提到:「父親對於我們兄弟的教育,是非常嚴格和認真的;不管在家還是在外,都是經常來信指示我們寫信、讀書和做人做事的道理。」同時蔣中正要求蔣經國在上海市居住期間、必須每週撰寫200個至300個字的書信,並且在書信往來中不斷要求蔣經國的書法能力。其中蔣經國在1924年3月20日時便向蔣中正提供有關溪口鎮農村基層組織的建議,認為識字有其重要性的蔣經國表示應該要提供免費教育,來讓民眾得以認識和撰寫1,000個文字。

決定留學[编辑]

1924年時,蔣經國進入上海市浦東中學就讀。1925年上海市爆發主張反帝國主義和反當政軍閥的五卅運動後,蔣經國支持工人的立場並且參與活動,之後還曾經四度參與了相關遊行。儘管此舉獲得同學和老師的讚揚,但是仍被接獲政府指令的上海市浦東中學以「行為不軌」為由開除學籍。隨後蔣經國前往廣東省探訪父親並且希望加入國民革命軍,但是蔣中正考慮軍閥之間作戰以及上海市發生暴動後決定安排蔣經國前往北京市就讀,並且希望當時著名學者和語言學家吳稚暉能夠幫忙照顧。在1925年6月前往北京後,蔣經國進入由吳稚暉所開設的北京海外補習學校就讀,蔣經國在該所結合古典與現代教育方法的學校中獲得了啟發。不久蔣經國又因為參加反對北洋軍閥的學生運動,而被判處2週的監禁。

在這之後蔣經國認為自己將成為「進步革命」的年輕成員,並且認為共產主義將會為社會帶來繁榮。期間他開始有了前往莫斯科留學的想法[2],而在當時蘇聯也安排東亞國家支持人士得以就讀培訓學校莫斯科中山大學[3]。之後蔣經國拜託他的老師吳稚暉推薦自己為可以前往中國國民黨候選成員,並且認為自己能經過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同意而前往蘇聯就讀。雖然吳稚暉本身在中國國民黨內就是西山會議派極為重要的人士,甚至其反對共產黨的主張後來促成中國國民黨決定發起四·一二事件並且與蘇聯決裂,但是吳稚暉並沒有嘗試勸阻蔣經國前往莫斯科的念頭。1925年夏天,蔣經國前往中華民國陸軍軍官學校與自己父親討論有關前往莫斯科的計畫。儘管蔣中正一開始並不希望送自己的兒子前往蘇聯,但是在與陳果夫討論過後仍然同意讓蔣經國出國留學。對此在1996年接受採訪,陳果夫的弟弟陳立夫則表示聲稱蔣中正接受的背後原因是中國國民黨當時並無法確認能夠獲得蘇聯的支持。

蘇聯[编辑]

留學生活[编辑]

尼古拉·伊萬諾維奇·布哈林
列夫·達維多維奇·托洛斯基
蔣經國留學蘇聯期間深入研究尼古拉·伊萬諾維奇·布哈林(左)和列夫·達維多維奇·托洛斯基(右)的思想。

在前往溪口鎮和母親毛福梅道別後,1925年10月19日蔣經國從上海市出發準備前往蘇聯、並且取了俄語名稱「尼古拉·维拉迪米洛维奇·伊利扎洛夫」(Николай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Елизаров[4]。在經由海參崴進入蘇聯境內後,蔣經國於同年11月抵達莫斯科並且進入莫斯科中山大學就讀。在莫斯科就學期間,蔣經國除了在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俄語共產主義外,開始研究西方革命史與政治經濟學並且追隨早在莫斯科東方大學期間就擔任教師的卡爾·拉狄克。而當時許多有影響力的中國家族都把自己的孩子送往莫斯科中山大學就讀,這包括有後來成為中國共產黨領導人的鄧小平;期間蔣經國和大自己6歲的鄧小平成為好友[5][6],並且也曾與蒙古族烏蘭夫一同聽課[7]

蔣經國在其學習共產主義思想不久開始熱衷研究尼古拉·伊萬諾維奇·布哈林列夫·達維多維奇·托洛斯基,其中托洛斯基主義主張進行不斷革命、工人階級對於革命階段的重要性等政治思想與蔣經國的思想觀點極為雷同。除了當時莫斯科中山大學是托洛斯基主義的重要發展核心,列夫·達維多維奇·托洛斯基在1924年時還公開要求蘇聯共產黨要讓組織透明化。但是發展至蘇聯肅反運動期間,主張優先發展蘇聯而與列夫·達維多維奇·托洛斯基不合的史達林則一度秘密與蔣經國會面,並要求後者公開譴責托洛斯基主義。而在1925年時蔣經國曾經在莫斯科一次聚集3,000多人的群眾大會上演講《北伐的目的及其必然成功的道理》,這也是他首次面對廣大群眾的場合所發表之重要演講。之後他還在一次工人大會上發表《孫逸仙先生的偉大》之演講,並且在學生報《中國革命與中國共產黨》一文中解說共產黨政策的問題所在。由於蔣經國強烈支持共產主義並且其為蔣中正之子的身分,使得其剛到莫斯科不久莫斯科中山大學蘇聯共產黨支部便吸收其加入了蘇聯列寧共產主義青年團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儘管後來讓蔣經國晉升成為預備黨員,但是有關其加入蘇聯共產黨的申請則一直給予拒絕。

1927年4月12日,蔣中正在上海市發動四一二事件且隨後成立南京國民政府;同時下令開始清除政府內部的中國國民黨左派人士與中國共產黨黨員,並且驅逐蘇聯派遣的顧問。第一次國共合作的結束造成人在蘇聯的蔣經國無論是在個人信仰以及生活環境上都陷入困境,之後蔣經國先是在莫斯科中山大學集會上登臺演講以譴責蔣中正的背叛[8],幾天後則在塔斯社發表公開聲明而與蔣中正斷絕父子關係[9]。之後已經自莫斯科中山大學畢業但遭到滯留在蘇聯的蔣經國雖然被視為「客人」,但是在第三國際以及中國共產黨施壓下其實際作用就如同人質一般。不過有關這些聲明是否是為蔣經國遭到強迫撰寫而有不同評論,但是一些資料則表示蔣經國已經知道自己許多支持托洛斯基主義的好友遭到逮捕,並且被蘇聯的祕密警察加以殺害。

勞動工作[编辑]

之後蔣經國以優異的成績提前自莫斯科中山大學畢業的蔣經國在提出返回中國遭到第三國際拒絕後,改表示希望前往軍隊實習而被批准得以在位於列寧格勒國立大學的蘇聯軍事情報局特種學校就讀,並且在蘇聯紅軍第一師擔任學生兵[10]。到了1927年12月時蔣經國則轉往列寧格勒托爾馬喬夫軍政學院進修,並且在此學習軍事戰術、行政管理、交通運輸、地形學、火炮原理、軍隊政治工作、軍事戰略、戰爭史以及游擊戰術等正規軍事教育[9]。1928年時,中國共產黨駐莫斯科代表團指控蔣經國組織秘密反對組織江浙同鄉會並且要求蘇聯政府逮捕其,但是最後沒有成功。1929年11月2日,多次申請加入蘇聯共產黨的蔣經國獲得列寧格勒托爾馬喬夫軍政學院蘇聯共產黨支部的一致同意而得以入黨[9]。12月15日時,蔣經國正式以第四類黨員的身分加入蘇聯共產黨[11]

1930年3月28日,列寧格勒軍事委員會正式批准蔣經國為蘇聯共產黨候補黨員[9]。同年5月蔣經國以每科都是「優等」的全班第一名成績畢業,而其畢業論文的主題為《游擊戰的戰術》。之後蔣經國要求返回中國或者前往軍隊實習但是都沒有獲得核准,到了1930年6月蔣經國先是被派往擔任列寧格勒托爾馬喬夫軍政學院中國學生參觀團副指導員兼翻譯人員。而在同年10月,蔣經國則被分配到莫斯科的狄納莫兵工廠擔任政治軍事課教師。1931年5月,他則被派到莫斯科近郊的索科洛夫協助蘇聯農業集體化的工作,之後還擔任了集體農莊的代理主席。然而在1931年10月,蔣經國因為公開譴責中國共產黨代表王明而被迫前往石可夫農村從事耕作,之後由於操勞過度的緣故使得蔣經國臥病長達1個月。1932年10月時蔣經國再度被調回莫斯科,並且開始接觸中國共產黨駐莫斯科代表[10]

儘管蔣經國一度被史達林視為能夠平衡中國與蘇聯關係的重要人物,1932年11月時他先是被派至烏拉山脈的大城市斯維爾德洛夫斯克,之後於1933年1月時被蘇聯共產黨烏拉爾區黨部調到鄰近內蒙古自治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一帶的阿爾泰邊疆區擔任9個月的金礦工人。同年9月,他則被調往烏拉山地區的斯維爾德洛夫斯克擔任烏拉重型機械廠英语Uralmash擔任伐木工人,之後轉任成為機械車間副技術師,在這期間他也進入工程學校夜間部就讀。兩年後在長期受到蘇聯內務部監視的情況下蔣經國晉升成為該廠副廠長,並且擔任工廠報刊《重工業日報》的總編輯。

加入共產黨[编辑]

在蘇聯期間的法伊娜·伊帕奇耶夫娜·瓦赫列娃和蔣經國,後來前者改名為蔣方良,照片攝於1935年。

之後他於1934年時曾經前往莫斯科與史達林會面,並在1935年1月時在蘇聯共產黨的機關報《真理報》上三度發表文章批評蔣中正[10]。其中在1月22日公開發表的《給母親的信》中,蔣經國便表示:「昨天我是一個軍閥的兒子,今天我成了一個共產黨員。有人也許會覺得奇怪,但是我對共產主義的信念一點都不動搖。我有充分的自覺,對真正的革命理論成就有研究、有認識。[12]」不過在1935年1月時,中國共產黨代表王明曾經強硬要求蔣經國寫信回國並且藉此挑撥蔣經國和蘇聯之間的關係。而在重型機械廠期間蔣經國還與白俄羅斯族法伊娜·伊帕奇耶夫娜·瓦赫列娃認識,並且於1935年3月15日時正式結婚。1936年12月17日,蔣經國成為蘇聯共產黨的正式黨員[9]

對於留在蘇聯的蔣經國可能被視為人質看待,蔣中正在自己的日記中寫道:「為了我兒,犧牲國家利益,並不值得。[13][14]」蔣中正甚至拒絕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所提出以蔣經國交換戰俘的談判,到1937年以前蔣中正持續堅持「若要我犧牲國家利益,我寧可無後」的態度[15]。但是張戎喬·哈利戴則聲稱蔣中正讓中國共產黨成員得以在長征中逃脫,就是因為希望被史達林挾持的兒子蔣經國能夠返回中國[16]。不過這段期間蔣中正並沒有放棄針對中國共產黨的作戰[17],其中蔣中正敦促當時實際控制中國西北地區的馬家軍殲滅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並且支持遵守命令的馬步芳就任青海省省長[18]。而張戎和喬·哈利戴還提出另外一種說法表示蔣經國是因為遭到綁架才被送往蘇聯,但是許多資料則表示他是自己表態要去蘇聯學習並且獲得蔣中正親自批准[16]

1936年9月時,蔣經國被撤除其在報刊《重工業日報》的總編輯職位。1937年1月5日,烏拉爾重型機械廠的蘇聯共產黨委員會更進一步決定開除蔣經國的黨籍與廠籍。到了2月的斯維爾德洛夫斯克州蘇聯共產黨黨員大會期間,蔣經國被人指控是日本間諜並且支持托洛斯基主義,在經過黨委書記米哈依爾·庫茲涅佐夫的出面保證後才得以過關[10]。在寫信三度要求史達林同意讓其返回中國後,於蘇聯生活12年的蔣經國帶著白俄羅斯族的妻子和兩個孩子在3月25日離開莫斯科。蔣經國一家在當時中國共產黨駐第三國際代表團成員康生陪同下,計畫從莫斯科搭乘火車抵達海參崴。而在經過斯維爾德洛夫斯克州時不少朋友都前往車站與他到別,但是蔣經國與康生之後在海參崴火車站上聯名給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發佈電報,表示支持蘇聯共產黨鎮壓這些朋友,並且提到回到中國後一定會完成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所交付的任務[10]

中國[编辑]

早期從政[编辑]

1937年時,蔣經國與母親毛福梅、妻子蔣方良以及長子蔣孝文的合照。

早在1936年時,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開始透過各項管道派出代表秘密接觸,其中中國國民黨希望雙方能夠就共同防禦日本侵略中國所發起的戰爭進行談判。1936年12月時張學良楊虎城發起西安事變軟禁蔣中正以要求後者同意放棄對中國共產黨的攻擊行動,最後在宋美齡周恩來斡旋下蔣中正獲得釋放。雖然中國共產黨一度計畫趁勢促使中國西部地區獲得獨立但是遭到蘇聯政府反對,之後中國國民黨領導人蔣中正與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毛澤東簽署了停火協定,雙方結束長達10年的第一次國共內戰並且進行第二次國共合作

蔣經國於1937年4月返回中國杭州市後先是在故居研讀中國經典與孫中山遺著,並且將在蘇聯的經驗寫成《冰天雪地》和《去國十二年》兩本書。同時蔣中正還安排了民國初年著名法律人士徐道鄰英语Hsu Dau-lin擔任蔣經國的秘書,以讓後者得以適應剛返回中國的生活[19]。1938年1月1日,蔣經國晉任中華民國陸軍少將軍銜,並且也在同一年加入中國國民黨[20]。之後蔣經國於1月4日先是出任江西省偏遠地區專員、保安處副處長以及新兵督練處處長等職位,主要負責幹部專業培訓、取締貪腐官員、處理鴉片消費以及解決文盲問題等。而在同年10月時,蔣經國趁著蔣中正前往南昌市指揮防務時詢問相關指示。1939年3月,蔣經國先是從贛州市前往重慶市參加中央訓練團黨政訓練班第二期受訓。

1939年6月11日,蔣經國出任江西省第四行政區的行政督察專員,並且兼任第四區保安司令、贛縣縣長、贛州市傷兵管理分處處長等職務[21]。到了8月時蔣經國還籌備成立三民主義青年團江西支團部,並且由其擔任幹事會幹事長的職位。不過在同年12月時,蔣經國的生母毛福梅因為日本軍機轟炸奉化縣溪口鎮地區而喪生[22]。隨後蔣經國便立即趕回溪口鎮探視,並且之後於此豎立「以血洗血」的石碑作為紀念。1940年1月時,蔣經國在贛縣赤硃嶺成立江西省青年幹部管理學院,藉此訓練江西省在校學生以及社會青年代表。而到了9月時,他則主持了江西省第四行政區擴大行政會議。而在1941年9月時,蔣經國一方面主持了江西省第四行政區幹部講習班的工作,另外一方面發表了《新贛南三十年度行政工作總評》報告。

贛南新政[编辑]

蔣經國在1939年至1945年擔任贛南行政督察專員期間,成功促成被譽為「中國戰時政治的一項奇蹟」的贛南新政。

蔣經國在贛南地區下令禁止吸煙、賭博和賣淫等非法行為,並且開始針對政府管理、經濟增長和社會變化進行研究。在其從1939年至1945年期間蔣經國成功促使了「贛南新政」的進行,也由於政績卓越而有「蔣青天」的稱號。其中蔣經國在1940年時開始提供交流平臺的服務,讓遇到問題的一般民眾可以和他見面並且討論問題,根據據記載到1942年為止蔣經國總共和1,023人會面。同時在頒布針對禁止賣淫和關閉妓院的法令同時,蔣經國還推行讓相關人士進入工廠就業的政策作為疏導。而由於戰爭的爆發使得大量贛州難民與孤兒只能住在街頭,1942年6月時蔣經國在贛州市的郊區建立了中華兒童新村,並且興建如托兒所、幼稚園、小學、醫院以及體育館等設施。

在1942年1月時,蔣經國還兼任贛縣防空司令部總司令和贛縣防護團團長等職務。2月時蔣經國為了因病逝世的南康縣縣長王後安發表《光明的心光明的死——哭後安兄之死》專文,到了7月時則自行成立了青年正氣出版社。另外在1942年4月底,蔣中正還命令蔣經國帶著蔣緯國共同前往中國西北地區進行考察;而在啟程前蔣中正還給蔣經國毒藥,以在從事危險任務時遭到遭日本軍隊俘虜後可以服用[23][24]。1943年5月蔣經國在贛州市創辦公僕學校並且兼任校長,藉此來使當地公務人員得以利用業餘時間繼續進修。到了7月時他還向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幹事會提議創辦青年幹部學校,之後後者同意以此概念組織中央幹部學校,而在隔年1月時便由蔣經國出任該校教育長一職。

1945年4月,蔣經國被任命為三民主義青年團組訓處處長以及青年軍編練總監部政治部主任,而這些組織過去都是由蔣中正所控制的中國國民黨轄下團體。到了8月時蔣經國跟隨行政院院長暨中華民國外交部部長宋子文前往莫斯科參加中國與蘇聯之間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談判[25][26]。6月30日,史達林與宋子文、蔣經國進行了15分鐘的禮節性會面,期間史達林還當面送給蔣經國一把蘇聯製的衝鋒槍[27]。而在7月4日晚間史達林則在辦公室與蔣經國單獨會面,期間蔣經國表示希望能夠獲得外蒙古地區並獲得史達林支持[28],之後史達林還向蔣經國表示:「我不把你當做一個外交人員來談話,我可以告訴你:條約是靠不住的。再則,你還有一個錯誤,你說,中國沒有力量侵略俄國,今天可以講這話;但是只要你們中國能夠統一,比任何國家的進步都要快[28][29]。」

同年10月10日,蔣經國還以中華民國外交部東北地區行營特派員的身分與東北行營政治委員會主任委員熊式輝、經濟委員會主任委員張家璈前往長春市,負責處理中國東北地區的主權接收事宜。10月25日時,蔣經國以蔣中正私人代表的名義訪問蘇聯以協商有關中國東北地區接收事宜。到了12月30日時,蔣中正再度派遣蔣經國以私人代表的身分前往莫斯科訪問史達林[30][31]。1946年1月11日時蔣經國獲得忠勤勳章,而1月14日返回中國後其隨即向蔣中正報告與史達林會談的結果。

國共內戰[编辑]

1945年10月,派屈克·傑伊·赫爾利、蔣經國、蔣中正張群王世傑毛澤東(從左而右)在重慶市就諸多政治議題展開談判

1946年9月,蔣經國晉升成為中華民國陸軍中將[20],並且在2月時於剛成立的青年軍復員委員會擔任副主任委員,之後改名為青年軍復員管理處後也改職務名稱為副處長蔣經國在三民主義青年團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被選舉成為中央幹事,之後其跟隨蔣中正共同前往贛州市視察。1947年1月青年軍復員管理處改名成為中華民國國防部預備幹部管理局,便由蔣經國擔任中華民國國防部預備幹部管理局局長[32]。同年6月蔣經國被派往中國東北地區視察並且撫慰軍民,期間他還隨即向蔣中正報告四平戰役的情況。到了12月時,蔣經國則是向蔣中正報告隨著美國與蘇聯之間對立關係逐漸明顯,蘇聯正在趁勢試圖引起中國爆發內戰。1948年1月1日時,蔣經國則獲頒四等雲麾勳章

1948年8月19日時中國國民黨中央政治委員會通過改革幣制方案,希望能夠藉由金圓券的發行解決中國抗日戰爭第二次國共內戰所引起的惡性通貨膨脹問題[33]。到了8月22日蔣經國正式被任命為經濟管制委員會委員,並且前往上海市以解決官員貪腐和通貨膨脹等問題[34]。而在這之前蔣經國便曾經批評孔祥熙宋子文為「大資產階級」,並且決定在上海大舉行動以強化在國共內戰期間而遭到民眾不信任的中國國民黨[35]。8月29日勘建大隊於各處的服務站開始運作並且接受檢舉後,蔣經國先是逮捕了蓄意藉由收集物資並且藉由惡性通貨膨脹來獲利的惡劣商人,並且解釋說將只會針對想發「戰爭財」的人士有所行動以解決商界的壓力。之後他則複製了在蘇聯逗留期間所學到的的方法,藉由攻擊中產階級的商人來對社會進行改革,同時他還要求所有商品價格必須低價以獲得無產階級的支持[36]

到了同年10月,蔣經國向蔣中正報告上海市的治安以及經濟管制情況,並且透過廣播向上海市居民發表《今後上海的經濟管制》之演講。然而在民眾發起騷亂、銀行陸續倒閉和許多商店宣告破產後,蔣經國開始扣押富人的資產並且將其逮捕。其中蔣經國逮捕了中華民國財政部機要陶啟明杜月笙的兒子杜維屏,同時下令中國國國黨特務人員調查涉嫌囤積物資的揚子公司倉庫。然而揚子公司所有人即為中華民國財政部部長孔祥熙,而在兒子孔令侃遭到逮捕後孔祥熙則開始展開遊說。之後透過妻子宋靄齡和蔣經國的繼母宋美齡的姊妹關係,藉此向蔣經國威脅將會發表有關蔣家以及政府不利之消息。最後在協商後孔令侃獲得了釋放,而蔣經國也因為這次案件而宣佈辭去職務[37]

撤往臺灣[编辑]

臺灣省政府確認由陳誠進行改組之後[38]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在1948年12月19日時決議任命蔣經國為臺灣省黨部主任委員[39]。1949年1月10日,蔣經國接受蔣中正的命令在上海市與中華民國中央銀行總裁俞鴻鈞會晤,並且和湯恩伯桂永清等人開始從事將黃金、白銀、外匯等重要資產移往臺灣等海外地區的任務。3月20日時,蔣經國擬定了《重整革命之初步組織意見書》並且準備提報[40],然而蔣中正雖然認為內容可靠但是擔心各部主管難以挑出人選[40]。同年4月為了慶賀蔣經國生日,蔣中正饋送給他一副「寓理帥氣」的匾額。但之後中國共產黨的軍隊在國共內戰中陸陸續續擊敗中國國民黨的部隊,這使得中國國民黨為首的中華民國政府開始失去對於中國大陸的控制。同時蔣經國也懷疑李宗仁為首的新桂系任命何應欽為行政院院長的舉動是要藉此獲得政權[41],並且批評當時擔任廣東省政府主席薛岳的態度[42]

之後蔣中正一方面開始安排將中國國民黨軍隊撤出中國大陸臺灣,另一方面也要求蔣經國將中華民國中央銀行的外匯與黃金移往廈門臺灣。到了1948年7月1日時,蔣經國奉命擔任中國國民黨總裁辦公室第一組副組長的職位。到了10月26日中華民國陸軍成功於古寧頭戰役抵禦試圖登陸金門縣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後,蔣經國便奉命前往金門縣慰勞參與這次戰役的士官兵。而同年11月16日中華民國陸軍殲滅了試圖佔領登步島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後,蔣經國則向將領表示:「此為我軍繼金門大捷後之又一勝利,不僅有利定海防務、且對全軍士氣將更為振作矣。」不過到了1949年12月8日,中國國民黨仍然決定將中華民國的首都功能移往臺北市,隨後在12月10日時中國共產黨軍隊便圍攻了中國國民黨在中國大陸最後一個控制的城市成都市。蔣中正和蔣經國在指示由成都陸軍軍官學校負責城市的防禦後,便搭乘美齡號專機撤退往臺灣、而往後也不曾返回中國大陸。

臺灣[编辑]

初到臺灣[编辑]

蔣經國和蔣中正,攝於1948年。

1949年12月,蔣經國抵達臺灣不久便成立政治行動委員會,負責統籌與協調情報及秘密警察的活動[43]。1950年3月25日時蔣經國被任命為中華民國國防部政治部主任[44],而在5月1日國防部政治部改稱為中華民國國防部總政治部後繼續由蔣經國出任中華民國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主要負責軍隊運作、政治工作、情報蒐集以及指揮在中國大陸的游擊戰[44]。同年8月時,蔣經國兼任中國國民黨幹部訓練委員會主任委員,並且開始籌備成立政治工作幹部學校。到了9月時,蔣經國便命令中華民國國防部總政治部第一組副組長王昇主導成立政治工作幹部學校[45],並且在1951年11月1日時第一期正式開課[45]。同時蔣經國還兼任了中華民國總統府機要室資料組主任,也因而得以統籌臺灣地區情報與治安等方面的運作。

而在動員戡亂時期與《臺灣省戒嚴令》實施期間,擁有軍事和情治權力的蔣經國也同時逐漸掌握了政治權力。其中在1951年7月時,蔣經國擔任中國國民黨中央改造委員而進入中國國民黨黨內決策核心。1952年10月23日,蔣經國當選成為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委員;而在10月31日時,蔣經國籌畫成立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並且由其出任主任一職[46],其中中國國民黨藉由該組織來增加對於教育機構和青年學生的影響力[46][47]。1953年4月時,蔣中正和蔣經國成功讓當時屬於中國國民黨政學系吳國楨免去臺灣省政府主席職務,並且吳國楨在遭到撤除黨籍後被迫前往美國[48]

其中接受蘇聯教育的蔣經國開始以蘇聯方式修改原先中華民國的軍事組織架構,並且安排政戰官負責監視官兵以及宣傳中國國民黨黨行動。但這樣的做法也導致曾經就讀美國維吉尼亞軍事學校、後來擔任中華民國總統府侍衛長的孫立人不滿[49],對此蔣經國則在1955年8月時召開軍事法庭並且指控孫立人涉嫌和美國中央情報局密謀政變[48]。最後這使得蔣中正下令軟禁因為緬甸戰役而大受歡迎的孫立人,並且一直持續到蔣經國逝世為止才結束[50]。同時蔣經國還批准了特務機關得以任意逮捕民眾並且對囚犯實施酷刑,這使得當時臺灣社會因為秘密警察的種種作為而使得人權長期遭到侵犯[51]

不過蔣經國在1953年9月11日,仍然以中華民國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的身分前往訪問美國。而在同年12月其導師吳敬恆的遺骨在金門縣實施水葬後,蔣經國親自撰寫《永遠與自然同在》一文來悼念之。1954年6月9日蔣經國獲頒二等雲麾勳章。而雖然蔣經國在同年9月5日轉任成為中華民國國防會議副秘書長,主要負責掌管中華民國國防政策與建軍規劃[52],但是蔣中正仍下達親筆手令表示:「國防部總政治部的一切任務,仍由蔣經國全權督導。[53]」1955年1月時,蔣經國先是受命前往慰問一江山島戰役中喪生士官兵的家屬,並且隨後於同年2月時指揮大陳島撤退之行動。

退輔會主委[编辑]

蔣經國擔任退輔會主任委員期間主持建設的中橫公路

1956年時,蔣經國擔任了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就業輔導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並且兼代主任委員一職。其中蔣經國除了負責安排照顧榮譽國民之生活外,在1956年5月4日時舉辦中橫公路興建籌備會議並且決定由退役軍人負責相關興建工程事宜。同年6月6日時,蔣經國與當時擔任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就業輔導委員會主任委員的嚴家淦共同主持於石牌基地興建的臺北榮民總醫院開工儀式。而在10月31日時,蔣經國則是親自撰寫《我的父親》一文以祝賀蔣中正70歲生日。到了1957年時5月25日時,蔣經國正式接替嚴家淦就任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就業輔導委員會主任委員一職。而在1955年7月14日行政院改組以後,開始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的蔣經國也開始大力推動建設臺灣高速公路系統

1958年八二三砲戰爆發後,蔣經國親自前往金門縣視察以及慰問當地軍民。1959年1月20日時,蔣經國獲頒三等寶鼎勳章。1960年7月18日,蔣經國晉升成為中華民國陸軍二級上將軍銜[20];而在同年11月1日時,蔣經國視察中橫公路的梨山段落。1961年蔣經國開始針對武陵農場地區實地考察,並且在10月時再度獲選成為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委員。到了12月6日時,則主持召開中橫公路資源開發遠程及近程計畫討論會。1962年時蔣經國則是前往清境農場西寶農場等地區視察。而在6月時蔣經國於立法院備詢時表示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就業輔導委員會成立7年以來,已經輔導官兵就業120,972人並且達到5,9200萬元的生產收益。

1962年9月時,蔣經國開始視察東臺灣地區的土地開發情況。1963年5月2日,蔣經國主持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就業輔導委員會各訓練機構業務檢討會議。之後在9月時先是前往美國與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就雙方共同問題進行會談,到了11月時蔣經國則在中國國民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當選成為中央常務委員。

國防部時期[编辑]

1964年3月,蔣經國則就任中華民國國防部副部長並且兼任行政院政務委員,其中在同年4月29日於國防部陸軍司令部演講時提到:

最重要的是潛伏著的問題,不去發現它,不敢發掘它,那才是最重要的問題……因為發現以後,與面子有關、個人的前途有關,因此總把好的一面擺在外邊,把不好的一面掩藏起來,這樣下去,是問題愈來愈多……要有勇氣承認錯誤、改正錯誤。這種精神比衝鋒殺敵還要困難。[54]
——蔣經國

而在同年7月1日,蔣經國辭去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就業輔導委員會主任委員的職位,改由趙聚鈺繼任之。而在這期間,他也為榮譽國民發表了《永生不滅之榮光》一文。1965年1月13日,蔣經國接替俞大維成為第9任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到了8月15日時蔣經國先是獲頒一等雲麾勳章,之後在9月時以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的身分前往美國訪問美國總統林登·詹森和美國國防部部長羅伯特·麥克納馬拉。1966年1月蔣經國先是籌辦第十二屆軍事會議,之後他於3月連任中央常務委員會委員一職。而在4月24日時,蔣經國則是前往大韓民國與韓國總統朴正熙會面並且就亞洲問題交換意見。

1967年1月蔣經國完成其著作《風雨中的寧靜》一書,接著他在2月6日時受命擔任中華民國國家安全會議總動員委員會主任委員,之後他分別在同年3月和6月巡視馬祖列島以及金門縣。到了11月23日時,蔣經國再度連任中央常務委員會委員一職。而在11月27日時,蔣經國則以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的身分訪問日本,並且分別與日本內閣總理大臣佐藤榮作會面以及晉見昭和天皇。而同年12月12日時,蔣經國出席了第十三屆軍事會議。1968年3月蔣經國再度巡視馬祖列島,並且於同年6月時在成功嶺主持大專預官學生開訓典禮。8月1日,蔣經國則以中華民國陸軍二級上將的軍銜正式退伍;但是一直到1969年後才卸下中華民國國防部長的職位,改由黃杰繼任之[20]。而在1969年2月24日時,蔣經國再度前往大韓民國與韓國總統朴正熙以及韓國總理丁一權會談並且發表聲明。3月31日時,蔣經國則是以中華民國總統特使的身分前往美國參加美國總統德懷特·艾森豪葬禮。到了5月14日時蔣經國再度以特使的身分訪問泰國,並且晉見泰國國王蒲美蓬·阿杜德以及呈遞國書。

行政院[编辑]

外交關係[编辑]

1969年6月25日,蔣經國在行政院進行局部改組時接替黃少谷擔任了行政院副院長。同年7月31日,行政院院會決議設置財政經濟金融會報並且由擔任行政院副院長的蔣經國主持,而在8月4日蔣經國還同時兼任行政院國際經濟合作發展委員會主任委員。到了9月15日時,蔣經國則出席了第十四屆軍事會議。1970年3月29日,蔣經國再度連任成為中央常務委員會委員。而在4月蔣經國以行政院副院長的身分訪問美國總統理查·尼克森和美國國務卿威廉·P·羅傑斯。不過在行經紐約時,則遭到主張臺灣獨立的留學生黃文雄鄭自才企圖開槍刺殺未遂。而之後蔣經國先是前往檀香山訪問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總司令小約翰·麥肯英语John S. McCain, Jr.,之後飛抵東京非正式訪問日本內閣總理大臣佐藤榮作。到了5月11日時,蔣經國則是前往越南共和國與越南總統阮文紹和越南總理陳善謙會談。

但是在1971年中華民國政府被迫宣佈退出聯合國後,政府便基於堅持漢賊不兩立政策的影響而陸續主動或者被動地與世界各國斷交。1972年5月,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一致決議呼籲擔任中國國民黨總裁的蔣中正徵召蔣經國出任行政院院長,而在立法院上蔣經國也以高達93.38的得票率獲得同意出任行政院院長。到了6月1日時蔣經國正式接替嚴家淦擔任行政院院長,並且提出以平凡、平淡、平時六個字為從政的基本態度。而在6月13日於立法院舉行的施政報告上蔣經國則發表「莊敬自強」的對內施政方針,明確指出將會強化作為復興基地的臺灣地區建設並且處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外交策略。

同年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病重、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亦長期臥病在床,因此中國政府高層決定讓鄧小平復出並且掌握黨政軍大權。鄧小平回到中國共產黨後立刻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準備好跟中華民國直接談判統一,期間鄧小平鄧表示「優先考慮用和平方式統一」,並且開始透過仍滯留在中國大陸的中國國民黨元老開始嘗試與中國國民黨進行交流。對此蔣經國則發表了三不政策不予理會,並且曾親口告訴《紐約時報》記者說:「與中國共產黨接觸(談判),就是自殺行為,我們沒那麼愚蠢。[55]」而在1975年9月1日蔣經國獲頒一等卿雲勳章後,還於金門縣發表《告大陸同胞書》。而在1976年9月16日,為了因應各國輿論的壓力使得蔣經國公開發表「中華民國沒有製造核子武器之意圖」讀聲明。

十大建設[编辑]

中山高速公路的其中一個段落中沙大橋

1973年5月31日,蔣經國卸下了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主任的職位。而1970年代臺灣正進入經濟快速成長的時代,不過為了面對石油危機帶來全球經濟不景氣的影響,蔣經國他1973年11月12日出席中國國民黨第十屆四中全會第一次大會時提出5年內應該完成包括中山高速公路鐵路電氣化北迴線臺灣桃園國際機場臺中港蘇澳港台灣國際造船公司高雄總廠、中國鋼鐵公司煉鋼廠、台灣中油公司高雄煉油總廠與第一核能發電廠等國家重要建設[56]。而在12月25日舉辦的國民大會年會上,蔣經國再度重申有關十大建設其基礎建設計畫以及相關政策的重要性,期望藉此能夠穩定臺灣經濟發展。1974年1月26日蔣經國發表了《穩定當前經濟方案》報告,並且自3月開始視察國家重要建設的施工狀況。與此同時,蔣經國也開始要求政府為臺灣經濟發展提出新方向,其中行政院祕書長費驊邀請RCA公司研究室主任潘文淵交通部電信總局局長方賢齊商討後,認為臺灣應該是電子科技發展為未來主要目標。

在1976年4月6日時,蔣經國在行政院院會上表示六年經濟建設計劃的目的在於完成十大建設並且推動其他相關建設,同時認為政府應該強化各部門之間的合作以促進經濟建設與社會建設穩定發展。而同年6月時,蔣經國先後視察了台灣國際造船公司高雄總廠以及第一核能發電廠的施工狀況。而11月28日時,他則前往臺灣桃園國際機場視察工程進行。到了1977年10月13日,蔣經國則在行政院院會上指示十大建設完工後政府將繼續推動後續的十二項建設;同年12月18日,蔣經國便指示行政院國際經濟合作發展委員會著手規劃十二項建設,並且整理六年經濟建設計劃中後四年的政策規劃。而在12月25日時,蔣經國在國民大會年會預備會議上表示中華民國外匯存底達到406億美元,而國民所得也增加至1,000美元,同時因為十大建設而擁有完成45萬公噸大型油輪等建造能力。

蔣經國也頒發了政治十項革新方針,往後大舉任用臺籍人士並且充實中央民意代表機構。其中在1974年2月26日時,蔣經國在立法院施政報告上指出政府將會實施經費、人事、意見和獎懲四項作為的公開化。而蔣中正到了晚年罹患各種疾病後,也開始將越來越多的政黨、軍事和政治權力交接給蔣經國負責。1975年4月5日蔣中正逝世並且安葬於慈湖陵寢後,由長期擔任就任中華民國副總統的嚴家淦在4月6日依照《中華民國憲法》繼任成為中華民國總統。到了4月28日時,中國國民黨召開中央委員會臨時全體委員會會議並且推舉蔣經國擔任中央委員會和中央常務委員會主席,這也意味著蔣經國正式繼任成為中國國民黨領導人。其中蔣經國還捨棄過去蔣中正所使用的「總裁」用語,而將其在中國國民黨的職位改稱為「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主席」,同時也兼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主席的職位。

總統[编辑]

任期經過[编辑]

1978年1月7日,中國國民黨第十二屆二中全會第三次大會上上一致通過推舉蔣經國擔任第6任中華民國總統候選人,而在同年3月2日時蔣經國獲頒青天白日勳章。到了3月21日時,中華民國總統候選人蔣經國和副總統候選人謝東閔經由第一屆國民大會選舉後正式當選,並且於5月20日宣誓就任。其中當時國民大會主要議員為1947年至1948年撤退往臺灣的人士,之後基於為了表示擁有中國大陸地區主權而使得這些民意代表便長期沒有改選。

1984年2月15日時,中國國民黨第十二屆二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上一致推舉蔣經國為第7任中華民國總統候選人,並且提拔李登輝擔任中華民國副總統候選人。同年5月20日蔣經國繼續連任第7任中華民國總統後,發表「國家利益第一,民眾福祉為先」一貫方針。1985年8月15日,蔣經國回答美國《時代》雜誌香港分社主任仙杜拉·波頓訪問時表示:「我身為總統,保護憲法和維護民主法治,就是我的責任。至於將來國家元首一職,由蔣家人士繼任一節,本人從未有此考慮。[57]」之後再12月25日舉辦的行憲紀念大會開會典禮上,蔣經國再度表示中華民國總統的繼承是經由選舉產生,而《中華民國憲法》絕不變更以及中華民國政府不會實施軍政府統治。

國內政策[编辑]

經濟政策[编辑]

蔣經國晚年樣貌的蠟像。

蔣經國剛上任時仍然繼續維持蔣中正的專制政策,也就是臺灣維持戒嚴狀態並且由中國國民黨掌握政治權力。然而在面對國際社會、中國大陸以及臺灣本土化之壓力下,蔣經國也開始意識到只有持續發展經濟、落實政治民主並且建立更加開放的社會,中華民國政府在能夠在臺灣得以繼續維持[58]。在1980年10月8日的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上,蔣經國則將政治民主、經濟繁榮、民生均富、國防鞏固以及教育發達列為往後努力方向。而1982年11月24日舉辦的中國國民黨建黨88週年紀念大會上,蔣經國則公開表示在精神和行動上都必須要有臥薪嘗膽的精神。

此時臺灣產業形態已經從過以農業、漁業為主順利轉型為以工業製造業與商業服務業為主的型態,臺灣經濟發展迅速並且人民所得與生活水準均有顯著提升。在1983年7月6日時,蔣經國在聽取臺灣省政府主席李登輝報告後指示政府應該以基層建設為重點項目,並且要確實以及普及對於農民、漁民和勞工等較低所得者的照顧。而在1984年1月4日時,在蔣經國支持下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核定總經費達243億元的臺灣環島鐵路網計畫案。同年9月21日,行政院院長俞國華在立法院進行施政報告時宣布將在6年內推動十四項建設計畫,並且預估將促使得國民所得增加至6,000美元。1986年3月5日,蔣經國主持國家安全會議時表示要保持物價穩定以及照顧農民利益,並且規定下年度總預算以十四項建設為執行重心。

政治改革[编辑]

蔣經國上任後進一步推動政治民主化並且確立反共與「革新保台」路線,其中蔣經國除了任用更多臺籍人士進入中華民國政府高層外,同時還調離當時中華民國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主任王昇擔任巴拉圭大使[59]。為了改善臺灣警備總司令部的形象,蔣經國晉升臺籍將領陳守山出任臺灣警備總司令部總司令,而官階也晉升成為中華民國陸軍二級上將,成為「軍隊本土化」政策之先例。而在1987年4月17日,蔣經國特別任命林洋港和汪道淵擔任司法院院以及副院長一職。而在同年5月19日,蔣經國為了表揚中華民國總統府資政張群長期對於國家的貢獻而決定頒發中正勳章

而在1977年爆發中壢事件後,民間社會對於全面落實政治民主化言論自由的要求逐漸增強,同時黨外運動團體也紛紛透過私下發行的政論雜誌批評中國國民黨執政的政府。到了1979年12月高雄市黨外運動人士發起追求民主政治的美麗島事件,成為20世紀後期臺灣影響深遠的民主示威運動[60]。隨後中華民國政府將被逮捕相關人士採取軍事審判引起國際矚目外、林宅血案也使得黨外運動的訴求廣泛引起注意,對此蔣經國則指示不處死美麗島事件的被告以免激化衝突[61]。之後由於陳文成事件、江南案和十信案等事件的發生、黨外運動人士透過發行政論雜誌要求政府全面落實民主政治言論自由,以及當時美國放棄費迪南德·馬可仕政權而使得1986年2月25日菲律賓人民力量革命成功,這使得蔣經國決定推動解嚴和自由化改革以應國際情勢和解決國內政治民主化要求[62]

此外蔣經國過去經營的情報機關制度也被迫必須有所改革,1984年10月15日在情報組織派遣竹聯幫人士前往美國刺殺《蔣經國傳》作者劉宜良,但是江南案隨即引起美國政府的極大不滿[63]。對此蔣經國於11月12日先是下令執行一清專案的掃黑行動、並且逮捕將參與江南案的竹聯幫人士陳啟禮以及吳敦,在1985年1月10日更下令逮捕涉嫌參與的國防部情報局局長汪希苓、副局長胡儀敏和第三處副處長陳虎門[64][65]。7月1日,蔣經國下令取消國防部情報局並且將原本的業­務與參謀本部特種軍情室合併,另外組織由參謀總長負責指揮的國防部軍事情報局,並且由陸軍八軍團司令盧光義擔任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局長。到了1986年6月18日時,蔣經國則分別任命蔣緯國汪道淵擔任中華民國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以及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

民主化[编辑]

thumb|left|250px|蔣經國主持1987年12月25日舉辦的行憲40週年紀念大會,這也是其最後一張公開露面的照片。

蔣經國統治晚期開始解除反對中國國民黨之活動或者言論的限制,同時也減少對於反對派人士的騷擾或者逮捕行動。而1986年9月28日宣佈正式組黨的民主進步黨雖然違反當時黨禁限制,但是蔣經國並未下令逮黨外運動的捕領導人士,並且曾表示:「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66][67]」同年10月7日,蔣經國在中華民國總統府與美國《華盛頓郵報》發行人凱瑟琳·葛蘭姆談話時告知對方中華民國即將解除戒嚴並且開放組黨[68]。到了10月15日蔣經國主持中央常務委員會,會議中通過《動員戡亂時期國家安全法》以及動員戡亂時期民間社團組織兩項政治革新議題結論。之後中國國民黨開始進行《動員勘亂時期國家安全法》、《動員勘亂時期集會遊行法》與《動員勘亂時期人民團體法》的草擬工作,而儘管曾經遭到中國國民黨黨內對於大幅度開放自由權利適當與否的質疑,蔣經國對此則回應說:「解嚴後當然應該更寬,不能更嚴,否則就是換湯不換藥。」

1987年7月1日,中華民國政府公布《動員戡亂時期國家安全法》並且計畫於7月15日解除《臺灣省戒嚴令》。到了7月15日凌晨0時,蔣經國正式明令宣布解除在臺灣實施長達38年《臺灣省戒嚴令》,而接繼負責維持治安的《動員勘亂時期國家安全法》同步施行,不過金門與馬祖則一直到1992年11月時才正式解除戰地政務。而在7月15日召開的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上,蔣經國則指出實施民主以及《中華民國憲法》將能夠打擊共產主義,並且解嚴過後的臺灣將會促進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理想實現。同年7月27日,蔣經國則邀請12位地方重要人士茶敍以交換意見並且表達對各地民眾關懷,在會中他表示:「我在台灣住了四十年,是台灣人,當然也是中國人。[69]」之後蔣經國在認為民主改革不可能重新回到專政時期後,在1988年時又解除實施30多年的黨禁和報禁限制,這些措施促使得之後民眾得以要求政府對於其要求進行改革。

對外政策[编辑]

各國關係[编辑]

蔣經國上任後不久,1978年12月16日美國總統吉米·卡特便宣佈即將與中華民國斷交,並且在1979年1月1日正式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且承認其統治中國地區的合法地位。雖然美國國會也制定了《臺灣關係法》以保證將會繼續出售中華民國武器裝備,但是一方面《臺灣關係法》對於兩者之間的關係並未明確規範,另一方面美國仍然結束與中華民國政府的接觸並且自臺灣撤離部隊,這使得中華民國的外交處境仍有相當衝擊。

對此蔣經國立即向美國突然決定斷絕外交往來的作法表示嚴正抗議,之後發布緊急處分事項作為應對,其中包括軍事單位加強戒備、財經單位維持穩定措施以及進行中的中央公職人員選舉延期舉行。1979年2月15日,蔣經國政府宣布設立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以推展中華民國與美國斷交後的關係。而在1982年5月15日時,蔣經國針對中華民國-美國關係則表示將會加強「合則兩利」的關係。而在1983年3月24日時,新加坡總理李光耀以及妻子柯玉芝則飛抵臺灣桃園國際機場與蔣經國會面。

兩岸關係[编辑]

蔣經國在其任內所推動發展的F-CK-1經國號戰鬥機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期間也開始暫緩武力統一臺灣地區的計畫,轉而希望能夠與中國國民黨進行談判。1979年12月10日,蔣經國在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四中全會上表示:「基於三民主義的憲政體制,絕不改變三民主義建設的規模,必再擴大;光復大陸的努力,決不稍懈。」並且公開反駁中華人民共和國所提出的和談建議。1981年時由於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實力增強,使得中華民國空軍的戰機性能已經不足以保衛臺灣;因此蔣經國推動中華民國建軍以來最大的自製武器開發案,發起鷹揚計劃以自製新一代超音速戰機。與此同時,蔣經國在同年10月7日在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上表示將不會與中國共產黨以及蘇聯政府進行談判,並且將會推動有關臺灣地區人才的發掘與運用。

而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人鄧小平在1982年1月提出一國兩制以促進中國統一的想法後,時任中華民國總統的蔣經國便提出一國良制以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提案[70][71]。同年7月,中國國民黨重要人物廖仲愷的兒子廖承志致蔣經國公開信,表示希望中國國民黨能與中國共和黨再度展開談判。但是由於三不政策的實施使得蔣經國並未回應廖承志的公開信,相反地則是由宋美齡撰寫公開信並且反勸廖承志作為回覆,而在1983年廖承志因為心臟病突發逝世後這次談判要求便因而結束。

而在宣布解嚴後蔣經國多次向親近的幕僚提到:「離開家鄉三四十年的人,沒有人不想家的,這是人情之常。政府對開放民眾赴大陸探視,應樂觀其成。」之後蔣經國在1987年9月16日蔣經國主持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上,提議由5位中央常務委員組成專案小組並且盡快就民眾前往中國大陸探親問題的原則與意見審議,同時他也強調反共基本國策不變、光復國土目標不變以及確保國家安全原則不變作為基本前提。到了11月2日時,中華民國政府同意讓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受理臺灣民眾赴中國大陸探親登記[72],並且藉此回應中國共產黨過去的統戰作法[73][74]。1987年蔣經國最後一次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共產黨已經在改變,要迎合我們的立場,而不是我們去屈就它而變更立場。[75]」同時蔣經國也認為在臺灣完成民主化改革後,便有可能促使中國大陸在幾年之內出現相同的改變作為[76]

逝世[编辑]

蔣經國晚年時由於糖尿病日漸惡化引起視網膜模糊、腎臟發炎和雙腿肌肉壞死等疾病,這使得其後來必須藉由輪椅代步[77],而在經過臺北榮民總醫院診治後認為其血糖含量很難恢復正常[77]。1982年2月3日,蔣經國在臺北榮民總醫院進行左眼視網膜手術後認為其健康狀態極為嚴重,開始將軍事工作完全交付給郝柏村負責,而之後他也因為視力問題而多次進入醫院進行眼部手術[78]。1986年4月18日,蔣經國因為心律不整而在臺北榮民總醫院裝置人工心律調整器。1988年1月13日早上7時30分,蔣經國起床後感到身體不適並且有輕度噁心嘔吐現象;不過經醫生檢查後其血壓、脈搏和體溫皆為正常,而由於未進食早餐使得他僅以靜脈注射的方式補充營養。

但到了下午1時55分,蔣經國突然大量吐血並且引發休克以及心臟呼吸衰竭。雖經醫療小組立即以心肺復甦進行搶救,當天3時50分仍然因為心衰竭病逝於臺北市的七海寓所,享年78歲。晚上8時8分,在司法院院長林洋港監誓下由當時擔任中華民國副總統的李登輝依《中華民國憲法》第49條宣誓繼任中華民國總統。到了8時45分電視臺中斷正常節目廣播,正式公佈蔣經國逝世以及由李登輝宣示成為中華民果總統之消息[79][80]。其中蔣經國在其遺囑中提到:

經國受全國國民之付託,相與努力於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業,為共同奮鬥之目標。萬一,余為天年所限,務望我政府與民衆堅守反共復國決策,並望始終一貫積極推行民主憲政建設。全國軍民,在國父三民主義與先總統遺訓指引之下,務須團結一致,奮鬥到底,加速光復大陸,完成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之大業,是所切矚。

中華民國七十七年元月五日王家驊敬謹記述

李登輝 俞國華 倪文亞 林洋港 孔德成 黃尊秋 蔣孝勇

蔣經國逝世後如同蔣中正決定暫時安葬在桃園縣大溪鎮,之後安置於離蔣中正的埋葬地點慈湖陵寢距離不遠的大溪陵寢正廳;不過兩者都希望在統一中國大陸後,能夠將陵墓移往出生地奉化市。2004年1月時,蔣方良曾經提議將蔣中正與蔣經國的陵墓改移到位於臺北縣汐止市國軍示範公墓。遷移儀式最初訂在2005年春季,但是受到蔣方良於2004年逝世後的影響,負責整起儀式的蔣經國長女蔣孝章則一直到2005年冬季時才正式進行。

影響[编辑]

人物評價[编辑]

在臺灣民宅旁的蔣經國銅像。

蔣經國擔任行政院院長的一系列政策加速臺灣的經濟現代化,而讓臺灣經濟得以達到13%成長速度、同時達成高達4,600美元的平均收入以及超過6,000美元的國內生產毛額之紀錄,這些也讓中華民國成為世界上第二大外匯儲備的國家並且被列為亞洲四小龍的一員。而在1980年3月31日的《新聞週刊》則以蔣經國的照片作為封面、以「臺灣轉捩點」作為主題,對於蔣經國主持中華民國政務之發展進行專題報導並且給予正面評價。

而不同於其父親蔣中正,蔣經國在臺灣地區廣泛營造出平易近人的形象。其中有關其溫和的形象經常被中國國民黨提及,而許多泛藍支持者也承認蔣經國對於經濟發展和政治開放的努力。而包括黨外運動或者是之後的泛綠陣營對於蔣經國的意見也較為含蓄,不過一些政治自由化的長期支持者認為雖然蔣經國在晚年時解除專制統治,但是亦指出在早期仍然是由蔣經國對臺灣地區實施專制統治。而在陳水扁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後,則下令開始移除過去擺設的蔣中正以及蔣經國的畫像。

人物紀念[编辑]

1989年為了紀念蔣經國對於國家的貢獻以及長期關懷金門縣發展,在金門防衛司令部司令官黃幸強程邦治倡議下成立了蔣經國先生紀念館,並且於2008年重新整修後再度啟用。連江縣在經過軍政首長會議討論後,也於1994年6月時在馬祖列島設立經國先生紀念堂。而在2012年時,桃園縣政府將原先的大溪遊客中心重新整頓後設立了經國紀念館,並且結合大溪陵寢復興賓館慈湖陵寢慈湖紀念雕塑公園等地標規劃為兩蔣文化園區。另外蔣經國在臺灣長期居住的七海寓所,則是被臺北市政府文化局依照相關法規列為直轄市市定古蹟

而「蔣經國」的名稱也常在臺灣省道路等相關命名中出現,例如桃園縣桃園市經國路新竹市經國路臺中市大甲區經國路F-CK-1經國號戰鬥機經國新城團結愛國眷村社區經國管理暨健康學院等。而與蔣經國相關的紀念物還包括有作為就職紀念的蔣經國紀念酒、中華郵政發行的蔣經國紀念郵票、中華民國中央銀行委託中央造幣廠發行的蔣經國紀念金幣與「蔣故總統經國先生百年誕辰紀念流通拾圓硬幣」等。另外為了紀念蔣經國的貢獻,中華民國作曲家黃友棣也在1988年時特別創作了組曲《蔣經國紀念歌》。

家庭[编辑]

蔣經國在蘇聯斯維爾德洛夫斯克和出生於白俄羅斯的法伊娜·伊帕奇耶夫娜·瓦赫列娃結識,後來兩人在1935年3月15日正式結婚。之後法伊娜·瓦赫列娃便改名為蔣方良,並且為蔣經國生下了3個兒子和1個女兒。其中長子蔣孝文在1935年12月出生,而長女蔣孝章則是在隔年誕生。回到中國以後,蔣方良先是在1945年於重慶生下蔣孝勇,之後又在1948年時在上海生下蔣孝勇。另外蔣經國在江西省工作時,則與章亞若外遇並且在1941年時私生了一對孿生兄弟章孝嚴章孝慈,後來在2005年3月時章孝嚴則決定改名為「蔣孝嚴」。

而傳記作家王丰則表示,蔣經國家中還長年照顧了一位義子邱明山,並且據傳蔣中正曾經將其取名為「蔣孝濱」[81]。蔣經國先後把與蔣方良生下的兒女送往國外留學,其中蔣孝章和蔣孝武甚至在美國結婚。蔣孝文、蔣孝武、蔣孝勇先後在1989年、1991年、1996年時病逝於臺北榮民總醫院,而蔣方良在2004年時亦於臺北榮民總醫院病逝。另外章孝慈在1994年前往北京市訪問時中風昏迷,隨後在1996年在台北過世。今日蔣經國的僅有2個孩子仍然在世,其中蔣孝嚴成為中國國民黨重要的政治人物,而蔣孝章則是和其孩子與孫子定居在美國。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陶涵英语F. Jay Taylor. The Generalissimo's Son: Chiang Ching-kuo and the Revolutions in China and Taiwan. 美國劍橋: 哈佛大學出版社. 2000年11月14日: 第112頁 [2014年2月9日查閱]. ISBN 978-0674002876 (英文). 
  2. ^ 雷·克萊恩英语Ray S. Cline. Chiang Ching-kuo Remembered: The Man and His Political Legacy. 美國朗漢(Lanham): 美國大學出版社英语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1993年6月1日: 第148頁. ISBN 978-0943057019 (英文). 
  3. ^ Alexander Pantsov. From Students to Dissidents: the Chinese Trotskyism in Soviet Russia. 臺灣臺北: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1994年3月: 第113頁至第114頁 (英文). 
  4. ^ 李國鼎. 《李國鼎:我的台灣經驗-李國鼎談台灣財經決策的制定與思考》. 臺灣臺北: 遠流出版公司. 2005年. ISBN 978-9573256038 (正體中文). 
  5. ^ 第三章 军阀和布尔什维克. 亦凡公益圖書館. [2014年2月7日查閱] (簡體中文). 
  6. ^ 刘志明. 蒋经国:邓小平比毛泽东更厉害. 鳳凰衛視. 2008年1月9日 [2014年2月7日查閱] (簡體中文). 
  7. ^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 《乌兰夫回忆录》. 中國北京: 中共黨史出版社. 1989年5月: 第80頁至第92頁. ISBN 978-7800230899 (簡體中文). 
  8. ^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 《乌兰夫回忆录》. 中國北京: 中共黨史出版社. 1989年5月: 第87頁. ISBN 978-7800230899 (簡體中文). 
  9. ^ 9.0 9.1 9.2 9.3 9.4 張澤宇. 蒋经国留学苏联述论. 《史學月刊》. 2006年 [2014年2月7日查閱] (簡體中文).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新民晚報》. 揭秘:克格勃档案中的蒋经国卷宗. 新華網. 2012年10月18日 [2014年2月7日查閱] (簡體中文). 
  11. ^ 老人報》. 青年蒋经国为何加入苏共? 因表现太好惊动斯大林. 新華網. 2013年5月8日 [2014年2月7日查閱] (簡體中文). 
  12. ^ 杨树标和杨菁. 《蒋介石传(1887-1949)》. 中國杭州: 浙江大學出版社. 2011年6月30日. ISBN 978-7308057561 (簡體中文). 
  13. ^ 陶涵英语F. Jay Taylor. The Generalissimo's Son: Chiang Ching-kuo and the Revolutions in China and Taiwan. 美國劍橋: 哈佛大學出版社. 2000年11月14日: 第59頁 [2014年2月9日查閱]. ISBN 978-0674002876 (英文). 
  14. ^ 喬納森·范比英语Jonathan Fenby. Chiang Kai Shek: China's Generalissimo and the Nation He Lost. 美國劍橋: Da Capo Press英语Da Capo Press. 2005年1月3日: 第205頁 [2014年2月9日查閱]. ISBN 978-0786714841 (英文). 
  15. ^ Hannah Pakula. 《宋美齡新傳:風華絕代一夫人英语The Last Empress: Madame Chiang Kai-shek and the Birth of Modern China》(The Last Empress: Madame Chiang Kai-shek and the Birth of Modern China). 美國紐約: 西蒙與舒斯特. 2009年11月3日: 第247頁. ISBN 978-1439148938 (英文). 
  16. ^ 16.0 16.1 A swan's little book of ire. 費爾法克斯傳媒英语Fairfax Media. 2005年10月8日 [2014年2月9日查閱] (英文). 
  17. ^ 陶涵英语F. Jay Taylor. The Generalissimo's Son: Chiang Ching-kuo and the Revolutions in China and Taiwan. 美國劍橋: 哈佛大學出版社. 2000年11月14日: 第74頁 [2014年2月9日查閱]. ISBN 978-0674002876 (英文). 
  18. ^ Uradyn E. Bulag. The Mongols at China's Edge: History and the Politics of National Unity. 美國朗漢(Lanham): Rowman & Littlefield英语Rowman & Littlefield. 2002年4月3日: 第50頁 [2014年2月9日查閱]. ISBN 978-0742511446 (英文). 
  19. ^ 陶涵英语F. Jay Taylor. The Generalissimo's Son: Chiang Ching-kuo and the Revolutions in China and Taiwan. 美國劍橋: 哈佛大學出版社. 2000年11月14日 [2014年2月9日查閱]. ISBN 978-0674002876 (英文). 
  20. ^ 20.0 20.1 20.2 20.3 陳宗嶽. 《蔣經國先生的軍旅身影與家庭生活: 蔣經國先生百年誕辰紀念》. 臺灣臺北: 黃復興黨部. 2009年4月27日. ISBN 978-9868528406 (正體中文). 
  21. ^ 《蔣經國先生全集(記事年表)》上冊. 臺灣臺北: 行政院新聞局. 1992年: 第65頁. ISBN 978-9570002706 (正體中文). 
  22. ^ 蔣經國. 《我在蘇聯的生活》. 前鋒出版社. 1947年 (正體中文). 
  23. ^ 陶涵英语F. Jay Taylor. 《台灣現代化的推手:蔣經國傳》. 臺灣萬華: 時報文化. 2000年: 第114頁. ISBN 978-9571332376 (正體中文). 
  24. ^ 陶涵英语F. Jay Taylor. 《台灣現代化的推手:蔣經國傳》. 臺灣萬華: 時報文化. 2000年: 第124頁. ISBN 978-9571332376 (正體中文). 
  25. ^ 蔣經國. 《蔣經國書信集: 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上). 臺灣臺北: 國史館. 2009年: 第41頁. ISBN 978-9860195903 (正體中文). 
  26. ^ 秦孝儀. 《總統 蔣公大事長編》第5卷. 臺灣臺北: 中山圖書公司. 1968年: 第740頁 (正體中文). 
  27. ^ 松木. 蒋经国与斯大林会谈始末. 搜狐. 2007年1月18日 [2014年2月7日查閱] (簡體中文). 
  28. ^ 28.0 28.1 蔣經國. 《風雨中的寧靜》. 臺灣臺北: 正中書局. 2003年: 第70頁. ISBN 978-9570915778 (正體中文). 
  29. ^ 蔣經國. 蒋经国忆斯大林割走外蒙古理由:害怕中国强大. 鳳凰衛視. 2012年2月27日 [2014年2月7日查閱] (簡體中文). 
  30. ^ 蔣經國. 《風雨中的寧靜》. 臺灣臺北: 正中書局. 2003年: 第74頁. ISBN 978-9570915778 (正體中文). 
  31. ^ 蔣經國. 《蔣經國書信集: 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上). 臺灣臺北: 國史館. 2009年: 第44頁. ISBN 978-9860195903 (正體中文). 
  32. ^ 茅家琦. 《蔣經國的一生和他的思想演變》. 臺灣臺北: 臺灣商務印書館. 2003年: 第113頁. ISBN 978-9570517965 (正體中文). 
  33. ^ 蔣經國. 《五百零四小時》. 臺灣臺北: 正中書局. 1986年: 第82頁 (正體中文). 
  34. ^ 蔣經國. 《五百零四小時》. 臺灣臺北: 正中書局. 1986年: 第83頁 (正體中文). 
  35. ^ Laura Tyson Li. 《宋美齡:走在蔣介石前頭的女人英语Madame Chiang Kai-shek: China's Eternal First Lady》(Madame Chiang Kai-shek: China's Eternal First Lady). 美國紐約: 格羅夫出版公司英语Grove Press. 2007年9月1日: 第148頁. ISBN 978-0802143228 (英文). 
  36. ^ 喬納森·范比英语Jonathan Fenby. Chiang Kai Shek: China's Generalissimo and the Nation He Lost. 美國劍橋: Da Capo Press英语Da Capo Press. 2005年1月3日: 第485頁 [2014年2月9日查閱]. ISBN 978-0786714841 (英文). 
  37. ^ 喬納森·范比英语Jonathan Fenby. Chiang Kai Shek: China's Generalissimo and the Nation He Lost. 美國劍橋: Da Capo Press英语Da Capo Press. 2005年1月3日: 第486頁 [2014年2月9日查閱]. ISBN 978-0786714841 (英文). 
  38. ^ 蔣經國. 《蔣經國書信集: 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上). 臺灣臺北: 國史館. 2009年: 第77頁. ISBN 978-9860195903 (正體中文). 
  39. ^ 茅家琦. 《蔣經國的一生和他的思想演變》. 臺灣臺北: 臺灣商務印書館. 2003年: 第192頁. ISBN 978-9570517965 (正體中文). 
  40. ^ 40.0 40.1 小谷豪冶郎. 《蔣經國先生傳》. 臺灣臺北: 《中央日報》. 1990年: 第194頁 (正體中文). 
  41. ^ 蔣經國. 《蔣經國書信集: 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上). 臺灣臺北: 國史館. 2009年: 第91頁. ISBN 978-9860195903 (正體中文). 
  42. ^ 蔣經國. 《蔣經國書信集: 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上). 臺灣臺北: 國史館. 2009年: 第95頁. ISBN 978-9860195903 (正體中文). 
  43. ^ 陶涵英语F. Jay Taylor. 《台灣現代化的推手:蔣經國傳》. 臺灣萬華: 時報文化. 2000年: 第207頁. ISBN 978-9571332376 (正體中文). 
  44. ^ 44.0 44.1 茅家琦. 《蔣經國的一生和他的思想演變》. 臺灣臺北: 臺灣商務印書館. 2003年: 第225頁. ISBN 978-9570517965 (正體中文). 
  45. ^ 45.0 45.1 小谷豪冶郎. 《蔣經國先生傳》. 臺灣臺北: 《中央日報》. 1990年: 第220頁 (正體中文). 
  46. ^ 46.0 46.1 小谷豪冶郎. 《蔣經國先生傳》. 臺灣臺北: 《中央日報》. 1990年: 第226頁 (正體中文). 
  47. ^ 蔣經國. 《蔣總統經國先生言論著述彙編》第三集. 臺灣臺北: 黎明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1982年: 第804頁 (正體中文). 
  48. ^ 48.0 48.1 Peter Moody. Opposition and Dissent in Contemporary China. 美國史丹福: 胡佛研究所. 1977年6月: 第302頁 [2014年2月9日查閱]. ISBN 978-0817967710 (英文). 
  49. ^ 陶涵英语F. Jay Taylor. The Generalissimo's Son: Chiang Ching-kuo and the Revolutions in China and Taiwan. 美國劍橋: 哈佛大學出版社. 2000年11月14日: 第195頁 [2014年2月9日查閱]. ISBN 978-0674002876 (英文). 
  50. ^ Nancy Bernkopf Tucker. Patterns in the Dust. 美國紐約: 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社. 1983年10月15日: 第181頁. ISBN 978-0231053624 (英文). 
  51. ^ John W. Garver. The Sino-American Alliance: Nationalist China and American Cold War Strategy in Asia. 美國紐約: M. E. Sharpe英语M. E. Sharpe. 1997年6月: 第243頁 [2014年2月9日查閱]. ISBN 978-0765600257 (英文). 
  52. ^ 蔣經國. 《蔣經國書信集: 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上). 臺灣臺北: 國史館. 2009年: 第177頁. ISBN 978-9860195903 (正體中文). 
  53. ^ 漆高儒. 《蔣經國評傳:我是台灣人》. 臺灣臺北: 正中書局. 1998年: 第88頁. ISBN 978-9570911503 (正體中文). 
  54. ^ 茅家琦. 《蔣經國的一生和他的思想演變》. 臺灣臺北: 臺灣商務印書館. 2003年: 第261頁至第262頁. ISBN 978-9570517965 (正體中文). 
  55. ^ 今晚報》. 邓小平与老同学蒋经国的较量. 新華網. 2008年1月19日 [2014年2月7日查閱] (簡體中文). 
  56. ^ 茅家琦. 《蔣經國的一生和他的思想演變》. 臺灣臺北: 臺灣商務印書館. 2003年: 第363頁至第364頁. ISBN 978-9570517965 (正體中文). 
  57. ^ 《蔣經國先生全集》第15冊. 臺灣臺北: 行政院新聞局. 1992年: 第147頁 (正體中文). 
  58. ^ 阮銘. 兩個蔣經國 兩個國民黨. 鯨魚網站. 2003年1月17日 [2014年2月7日查閱] (正體中文). 
  59. ^ Denny Roy. Taiwan: A Political History. 美國伊薩卡: 康乃爾大學出版社英语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002年12月19日: 第179頁至第180頁 [2014年2月7日查閱]. ISBN 978-0801488054 (英文). 
  60. ^ 總統以錄影談話方式在歐洲議會「台灣解嚴20週年紀念酒會」中致詞. 中華民國總統府. 2007年7月11日 [2014年2月7日查閱] (正體中文). 
  61. ^ 高天生. 舊勢力負嵎頑抗 老帥裡應外合推民主. 《新台灣新聞周刊》. 2007年7月19日 [2014年2月7日查閱] (正體中文). 
  62. ^ 黃文雄. 蔣經國是精明的獨裁者. 《新台灣新聞周刊》. 2003年1月17日 [2014年2月7日查閱] (正體中文). 
  63. ^ 蘇永耀. 解嚴前國際情勢-外交風雨飄搖 壓力日增. 《自由時報》. 2007年 [2014年2月7日查閱] (正體中文). 
  64. ^ 江南命案已有「兇手」,陳文成命案、林宅血案的「兇手」呢?. 《新台灣新聞周刊》. 2004年10月18日 [2014年2月7日查閱] (正體中文). 
  65. ^ 楊青矗. 蔣經國密令暗殺江南. 《新台灣新聞周刊》. 2005年2月26日 [2014年2月7日查閱] (正體中文). 
  66. ^ 第八十一集:民進黨成立. 中央廣播電臺. 2011年10月10日 [2014年2月7日查閱] (正體中文). 
  67. ^ 陶涵英语F. Jay Taylor. 《台灣現代化的推手:蔣經國傳》. 臺灣萬華: 時報文化. 2000年: 第454頁. ISBN 978-9571332376 (正體中文). 
  68. ^ 阮銘. 反共必須以民主為立足點. 國史館. 2007年9月2日 [2014年2月7日查閱] (正體中文). 
  69. ^ 漆高儒. 《蔣經國評傳:我是台灣人》. 臺灣臺北: 正中書局. 1998年: 第244頁. ISBN 978-9570911503 (正體中文). 
  70. ^ 台灣日報》. 李登輝、陳水扁同台發聲,粉碎親中媒體、泛藍政客的分化耳語. 《新台灣新聞周刊》. 2003年8月17日 [2014年7月23日查閱] (正體中文). 
  71. ^ 阿扁李登輝同台批一國兩制. BBC中文網. 2003年8月16日 [2014年7月23日查閱] (繁體中文). 
  72. ^ 李福鐘. 開放赴大陸探親. 《臺灣大百科全書》. 2009年9月24日 [2014年2月7日查閱] (正體中文). 
  73. ^ 王景弘. 蔣經國香腸策略餵養本土化. 《新台灣新聞周刊》. 2003年1月13日 [2014年2月7日查閱] (正體中文). 
  74. ^ 葉集凱. 《蔣經國晚年政治改革的背景(1975-1988)》. 臺灣中壢: 國立中央大學. 2007年 (正體中文). 
  75. ^ 陶涵英语F. Jay Taylor. 《台灣現代化的推手:蔣經國傳》. 臺灣萬華: 時報文化. 2000年: 第475頁至第476頁. ISBN 978-9571332376 (正體中文). 
  76. ^ 狄英. 《蔣經國的挑戰》. 臺灣臺北: 《天下雜誌》. 1987年12月: 第18頁至第23頁 (正體中文). 
  77. ^ 77.0 77.1 茅家琦. 《蔣經國的一生和他的思想演變》. 臺灣臺北: 臺灣商務印書館. 2003年: 第437頁. ISBN 978-9570517965 (正體中文). 
  78. ^ 茅家琦. 《蔣經國的一生和他的思想演變》. 臺灣臺北: 臺灣商務印書館. 2003年: 第416頁. ISBN 978-9570517965 (正體中文). 
  79. ^ 早晨心臟病發 下午吐血告不治 蔣經國昨猝然去世 台島局勢益受矚目 國民黨三軍戒備 宣佈禁止聚眾集會遊行. 《大公報》. 1988年1月14日: (第1頁) (繁體中文). 
  80. ^ 蔣總統逝世李登輝即繼任 決遵守憲法增進全民福祉. 《華僑日報》. 1988年1月14日: (第1頁) (繁體中文). 
  81. ^ 邱明山是小蔣私生子? 傳老蔣喜愛 酒後吐實埋排擠禍根. 今日新聞網. 2009年10月19日 [2014年2月7日查閱] (正體中文).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政府职务
前任:
俞大維
第9任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
1965年1月14日-1969年6月30日
繼任:
黃杰
前任:
黃少谷
第11任行政院副院長
1975 – 1978
繼任:
徐慶鐘
前任:
嚴家淦
第9任行政院院長
1972年6月1日-1978年5月19日
繼任:
孫運璿
官衔
前任:
嚴家淦
代理中華民國副總統
1975年4月5日-1978年5月20日
繼任:
謝東閔
前任:
嚴家淦
第6任、第7任中華民國總統
1978年5月20日-1988年1月13日
繼任:
李登輝
政党职务
前任:
蔣中正
(總裁)
第1任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主席
1975年4月28日-1988年1月13日
繼任:
李登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