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電影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中國電影)
前往: 導覽搜尋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系列

人口
語言 · 民族 · 宗教
人口分布 · 密度 · 生育率
人口普查 · 計劃生育
戶籍制度 · 流動人口 · 民工
教育 · 殘疾人
人權 · 法治 · 社會問題
衛生保健 · 社會保障
社會結構 · 生活水平
文化
文學  · 藝術與娛樂
節假日 · 電影 · 音樂
媒體 · 電視廣播 · 網際網路
體育 · 環境 · 旅遊
編輯

自從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退守台灣,中國分治,中國電影開始走向分裂。影藝界人士大多集中在上海或移居香港、台灣及世界其他地區。文化大革命時,電影業進入了低迷停滯時期,直到改革開放後的1980年代,電影生產才開始復甦。

2010年中國電影產業規模達到164億人民幣,而電影票房總收入預計將超過102億元人民幣,較上年增長65.2%,並且逐年增加[1]。中國電影進入到了一個蓬勃發展的新時期,同時也湧入出兩岸三地合資、合拍電影的新景象。

發展進程[編輯]

1949~1976年——火紅年代[編輯]

1950年代初,中國電影人有著教育廣大革命群眾的使命,大部分影片都具有歌頌社會主義新中國的教育意義。

踏入「文化大革命」的非常時期,電影文化受到嚴重打擊。很多影藝人士受迫害身亡,例如:鄭君里蔡楚生上官雲珠

電影製作題材受到限制,僅剩下八套「樣板戲」(包括京劇類型的《智取威虎山》、《奇襲白虎團》、《紅燈記》、《海港》、《杜鵑山》,芭蕾舞類型的《白毛女》、《紅色娘子軍》,交響樂類型的《沙家浜》)。雖然當時的影片具有濃厚的政治味,但撇開火紅革命式的象徵意念來講,依然是嚴謹的任務式高規格的藝術製作,因此受政治意念籠罩的文藝作品仍然保留了一定的藝術水平。值得一提的是,在1964年由周恩來總理倡導的一場集音樂舞蹈詩歌於一體的史詩式彩色電影東方紅》登場,這是中國第一部彩色電影,以描繪中華民族近代史歷程為內容;動用了超過3000人的龐大陣容,雲集了當時中國文藝界的著名演員王昆郭蘭英才旦卓瑪劉秉義李光羲鄧玉華柳石明張越男等等,也誕生了別具特色的革命電影歌曲像《南泥灣》、《井岡山》、《游擊隊歌》、《情深誼長》等等傳唱至今的優秀作品。

到1973年,正規的電影創作得到恢復,長春電影製片廠首先開始改編和拍攝故事片艷陽天》。隨後又拍攝了《火紅的年代》、《青松嶺》、《戰洪圖》、《創業》和《海霞》等一批優秀影片。此間拍攝的一批政治味電影受到政治勢力的打擊如1975年的《創業》受到四人幫的批評。文革後期拍攝的《春苗》、《反擊》等,也被烙上反黨的「走資派」印記。電影受政治黨派利益鬥爭的嚴重影響,而文革以來對傳統中華文化的顛覆直接反映在電影中,文革末期,飽受政治清洗的人們呼喚出傷痕文學,這些文學作品不斷改編為電影,重新反思種種扭曲的人性,為電影重新注入了各種傳統道德,這種文革的陰影一直影響到今天。

1980~1995年——開放的風采[編輯]

1977年電影生產開始復甦,1980~1984年平均年產量達120部左右,每年觀眾人次平均在250億左右,全國放映單位已達14萬之多,比1949年增長了350倍。

到了1980年代,隨著陳凱歌田壯壯張藝謀吳子牛黃建新李少紅胡玫第五代導演的出現,1984年伴著《黃土地》中攝人心魄的大西北旋律,一種中國 特殊民俗風情的選材風行了整個八十年代的中國電影,使得中國華語電影創作創出了一條自己的路。但由於某些題材反應了建國初期的政治動盪與政策失誤,1993年由田壯壯導演、呂麗萍主演的《藍風箏》,以及1994年由張藝謀所導演、鞏俐葛優主演的《活著》未能正常上演。由於內地相對嚴格的審批制度,不少有創作力的年輕導演開始走向地下獨立作品的道路。中國的獨立電影多以民生角度反映社會底層的生存狀況以及描繪中國快速轉型期各階層領域的訴求,對比於政府自上而下任務式的宣傳電影,更能得到不同民衆的共鳴和啓發。可是受到中國廣播部門的某些尺度標準,以及某些審評人員的個人價值觀道德觀,很多優秀的中國電影作品無法正常地展現在觀衆的視野中。這些落後於社會發展的電影審查方式,大大限製電影製作的百花齊放,不過中國民衆已經不斷呼喚新的電影空間。

在風格與樣式上趨於多樣化。由於題材領域的擴展,使藝術家們可以自由地發揮自己的才能和特長,探索自己最適宜的風格、樣式,表現最完美的內容。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一批中青年編導拍攝了一批有一定實驗意義的探索性影片,如《黃土地》、《青春祭》、《良家婦女》、《黑炮事件》、《獵場札撒》、《老井》、《紅高粱》、《秋菊打官司》、《香魂女》、《霸王別姬》等。在電影創作繁榮的同時,電影理論研究也空前活躍,並在相當多的創作人員中發生影響。

第五代導演個人風格的濃烈及大膽的藝術追求成為1980年代中國電影的標誌。

1980年代開始,一批從電影學院畢業的年輕人進入了電影的拍攝工作,由於他們的電影具有與以前五代不同的風格,題材多涉及覆蓋弱勢群體所需的人文關懷和製度問題衍生的社會問題,由於作品大膽創新,起初多為地下作品,進不了正式的發行渠道,人們稱之為地下導演,也有人稱他們為第六代導演。這其中有代表性的有賈樟柯路學長王小帥張楊章明李楊姜文王全安張元等。進入21世紀,文化的逐步開放讓這些電影人紛紛浮出水面,成為政府認可的導演。隨著賈樟柯成為上海國際電影節的評委。王小帥憑藉電影《青紅》在柏林電影節上獲評委會大獎。第六代導演漸漸進入中國電影的創作主流。

1996~2000年——中國特色[編輯]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市場化的完成,中國的電影工業開始從宣傳工具的角色轉變成大眾媒體,雖然傳統政宣式的功能依舊,不過九十年代中期開始,一大批充滿商業氣息的大片開始活躍,賀歲片動作片喜劇片戰爭片香港電影成功的商業概念開始進軍中國內地電影市場。

中國電影市場一片興旺,九十年代末期,伴隨著馮小剛導演的作品《大腕》,中國真正意義上的商業電影誕生。

此後,中國電影工作者一直在探尋如何將傳統政宣式電影主旋律電影改革為適合普羅大眾的商業電影。以韓三平為首的中國電影工作者,身先士卒,提出電影的商業化改革戰略。中國商業電影市場正式開啟。

2001~2006年——大片潮流[編輯]

踏入新世紀中國經濟飛速發展,文化市場空前繁榮,總票房不斷翻倍飆升。內地院線雨後春筍般建立,由於地產泡沫人民幣升值、通脹加劇等誘因,導致內地電影票價幾級翻倍,一線城市的電影票價平均70~90元,高於100元的電影票價也比比皆是,看電影成中國中產階層的主要消費。觀眾「值回票價」的心態,驅使齊集大牌明星、場面宏大、投資過億的電影成消費主導,一時間這些巨資電影成為中國電影市場的主流產品,衍生了中國畸形的大片潮流。

由於大片著力宏大製作,「成本高,明星陣容強」為主要號召力,從而拉高了一線華人影星的身價,但變相削弱了創作和後期製作團隊的酬勞,「重包裝大於內容」的營銷手法開始支配中國電影業。不少內地的大導演,如張藝謀陳凱歌馮小剛等都蜂擁加入拍攝大片,如《英雄》《十面埋伏》、《夜宴》等。

面對大片潮流所主導的電影市場,內地中小成本電影的困難重重,許多製作不能招商引資,初出茅廬的電影工作者很難有機會擔當大任。不少電影工作者紛紛寄望能打破這種局面,重整中國電影的質量。可喜的是,2006年,新晉導演寧浩拍攝的小成本電影《瘋狂的石頭》大收旺場,中國電影有了新的嘗試。

2007~2011年——主導市場[編輯]

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十年,由於中國為全球最大的電影市場之一;香港電影業也重新找到路向,闖出北上合拍和留守香江的兩大路徑;台灣電影業也在低迷過後,煥發勃勃生機。一個史無前例的華語電影產業已經形成,並矚目於全球電影市場

走出浮躁的大片潮流,中國的電影人開始以更成熟務實的方式面對迅猛崛起的電影產業,電影類型也不斷增加,各式新舊片種被不斷激碰嘗試。而大製作也重回劇本劇情主導的拍攝方式。

不過電影投資卻出現前所未見的繁榮景象,來自世界各地的資金紛紛瞄準大中華市場,拍片量猛然增加至每年超過500部,惟超過七成不能上映[2],多數為利用文化產業3%低稅率,節稅或逃稅的爛片[3]。2010年中國內地票房更突破100億人民幣,形成世界矚目的電影市場。

飛速發展的電影市場,使得隨之成長的電影文化漸漸深入人心;電影創作也受到極大鼓舞。然而,國家廣電總局對上映影片的審查依然嚴厲,這直接導致了中國電影大多重於娛樂,而怵於對社會現實的直接反省和批判;而仿照香港電影分級制度的建立與否仍然飽受爭議。

由政府主推的具有內地特色的傳統主旋律電影,經過商業包裝,以商業片的形式出現在市場,如《建國大業》、《建黨偉業》等,而翻拍舊有題材、經典電影的翻拍潮流也在中國電影中不斷發酵。

2010年中國商業電影也取得了極大成功,如馮小剛執導的《唐山大地震》和姜文執導的《讓子彈飛》分別取得了6億多人民幣的票房,突破了中國電影在本土票房的最好的成績。還有《趙氏孤兒》、《非誠勿擾2》等電影也都輕鬆突破億元票房。

2011年中國電影票房為20億美圓,超越英國印度,成為僅次於美國日本的世界第三大電影市場[4]。2012年,中國每年出版電影500多部,僅次於印度和美國,居世界第三. 2012年中國電影產量超過500部,居世界第三.

合拍片[編輯]

隨著台灣、大陸、香港的日益溝通,合資片成為很多中國電影製作的主流。一來以當地熟悉的演員較易吸引各地觀眾,二來對電影投資資金困難問題得到解決,如香港演員與大陸演員合作的《英雄》、《十面埋伏》、《功夫》、《十月圍城》等,便獲得觀眾收看,與此同時,亦有中美、港台、陸台、港韓等多種合作關係的合資電影製作。

截至2008年,中國已經有了3500多塊銀幕,院線還在逐漸拓展。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的電影分級提案依舊沒有通過。但是中國方面鼓勵中國電影人放開思想,中國電影人也在積極努力讓電影與世界縮小差距。

電影管理[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中國自2002年2月1日起開始施行《電影管理條例》,對中國境內(指除去港澳地區外的中國其他地區)電影的製片、發行、放映及進出口進行管理。

審查與進口配額[編輯]

目前為止大陸電影進口配額定在50部,其中美國好萊塢電影有20部配額,其他國家或地區共同競爭另外30部配額,還要符合大陸的政治審查。在這50部配額之外,美國好萊塢另外還有14部3D或IMAX電影的進口配額。臺灣、香港與韓國的電影不受進口配額限制。

導演發展[編輯]

第一代:中國民族電影的拓荒者,他們主要活動在二三十年代,他們的成就主要表現為無聲默片,代表人物如:張石川鄭正秋但杜宇、楊小仲、邵醉翁等。   

第二代:第一代導演的學生輩,他們主要活動在三四十年代的有聲電影時代,他們善於表現表現較為深刻的社會問題,表達自己對社會的深思,創造了三四十年代中國電影的新成就。代表人物如:程步高沈西苓、蔡楚生、史東山、費穆、孫瑜等。   

第三代:與第二代導演是師生關係,他們主要成就應該在五六十年代,代表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影的發展方向,他們的電影有著極強的政治性,表現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態度,代表人物如:成蔭、謝鐵驪、水華、崔嵬、凌子風、謝晉、王炎等。   

第四代:大多數畢業於文革之前的北京電影學院,但是他們的電影生涯是從文革之後開始的,他們是正宗的科班出身,他們的電影有極強的政治型和散文詩化的特點。代表人物如:謝飛鄭洞天、張暖忻、黃蜀芹吳貽弓吳天明張暖忻黃健中滕文驥等。   

第五代:1982年北京電影學院畢業本科生,電影事業沒有受到文革的影響,但是經歷過文革對他們的電影產生了很深的影響。他們運用新的電影語言來表達自己與社會的關係,以及對國家、民族的命運進行探索。代表人物如:陳凱歌張藝謀馮小剛姜文、吳子牛、田壯壯、黃建新等。   

第六代:一般指生於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後期至七十年代中後期,在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進入北京電影學院中央戲劇學院等高等院校,接受過正規影視教育的青年導演,其中還有一部分熱愛電影的自由職業者。代表導演包括張元、王小帥陸川路學長管虎賈樟柯、王一持、李欣寧浩等。

中國電影節[編輯]

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 創辦於1992年,由中國文學藝術聯合會和中國電影家協會聯合主辦的一年一屆國際性影展。

  • 中國電影金雞獎,始創於1981年中國農曆雞年。它是由中國電影家協會主辦的,由電影藝術家、電影評論家參與評選的專業性電影獎。獎盃以金雞啼曉象徵百家爭鳴,同時亦包含著激勵電影工作者聞雞起舞、奮發前進的意義。從2005年起,金雞獎和百花獎隔年舉辦.
  • 大眾電影百花獎,始創於1962年,1964年停辦。1980年恢復舉辦。它是由中國電影家協會所屬《大眾電影》雜誌社主辦的,經由廣大觀眾投票產生的群眾性電影獎。它以百花盛開象徵影壇繁榮,鼓舞電影工作者為廣大群眾創作出更好的影片。

中國電影華表獎 華表獎的前身是文化部優秀影片獎,始評於1957年,中斷了22年後,從1979年繼續進行評獎活動,一年一屆。1985年文化部電影局整建制劃歸廣播電影電視部後,更名為廣播電影電視部優秀影片獎。

上海國際電影節 創辦於1993年,是中國國內第一個國際電影節,也是國際電影製片人協會認定的十四個國際A類電影節之一,在中國有很高的重要性。每年6月在中國上海舉行。由中國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及上海市人民政府聯合主辦,上海文化廣影視集團國際大型活動辦公室承辦。主競賽單元為金爵獎

中國長春電影節 創辦於1992年,是經中華人民共和國廣播電影電視部批准舉辦的具有國際性的國家級電影節。每兩年舉辦一次。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廣播電影電視部、吉林省人民政府、長春市人民政府主辦;長春市人民政府、廣播電影電視部電影事業管理局、吉林省文化廳、中國電影發行放映輸出輸入公司、中國電影合作製片公司和長春電影製片廠聯合承辦。獎項設置為金鹿獎

北京國際電影節 創辦於2011年,是由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北京市人民政府主辦。主競賽單元為天壇獎

相關條目[編輯]

電影公司[編輯]

電影人物[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