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士托音樂節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胡士托音樂節
地點 美國紐約州蘇利文縣貝瑟(Bethel)鎮
舉辦年代 1969年
日期 8月15日至8月18日
類型 搖滾民族音樂
主辦單位 Michael Lang、John Roberts、Joel Rosenman、Artie Kornfeld
官方網頁

胡士托音樂與藝術嘉年華(woodstock music & art fair)(簡稱胡士托節)是一個被貼上「水瓶座盛會(Aquarian Exposition):三天,為了和平與音樂」標籤的音樂節。它最早於1969年的8月15日在紐約鄉下伯特利里名為Max Yasgur的60 0英畝的奶牛場舉行。 沙利文縣的伯利特與在東北邊的阿爾斯特縣的胡士托鎮相距45英里(即63公里)。

儘管節日的三天里陰雨綿綿,32位音樂家依然為現場的500,000名忠實的追隨者奉獻了精彩的戶外表演。這被公認為是流行音樂史中最重要的時刻。滾石雜誌把這譽為「50個改變搖滾音樂歷史的時刻」之一。[1]

這次盛會被記錄在了1970年的《胡士托》原聲記錄專輯裡。Joni Mitchell 的歌曲woodstock就是為了紀念這個事件而創作的,這次音樂會也對Crosby, Stills, Nash & Young的創作產生了重大的衝擊。

計劃和籌備[編輯]

Michael Lang, John Roberte, Joel Rosenman,和 Artie Kornfeld 是胡士托音樂節最初的發起者。Roberts 和 Rosenman帶來了活動所需的資金而Lang擁有舉辦類似活動的經驗。Lang曾成功舉辦西海岸最大的音樂節——邁阿密流行音樂節,並吸引了約100,000名觀眾。[2]

最開始時Roberts和Roseman以「挑戰國際」有限公司的名義在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上刊登了如下的廣告:「擁有充裕資金的年輕人希望尋求合法的高利潤投資機會或商業項目」。Lang和Kornfeld看到了這條廣告。他們四個便聚到了一起,開始討論起這個「商業項目」來。他們原本打算在woodstock建造一個攝影棚,但是這個想法很快就演變成了組織一場音樂藝術的活動。當時他們還只是想辦一個小規模的活動,可能會邀請一些當地的明星(像Bob DylanThe Band)。隨後四個人的想法出現了分歧。Roberts被Woodstock巨大的風險所困擾,他在考慮是否要把自己的資金撤回,因為Lang僅僅把它當成是叫一群人來休閒放鬆的新方法而已。[2]

在1969年的4月,新的超級巨星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成為第一個簽約的樂隊,要價10000美元。之後,發起者們就要為如何安排眾多的演出隊伍發愁了。Creedence的鼓手DougClifford之後說道:「在Creedence簽約了之後,其他大的樂隊也都紛紛加入進來」。最終Creedence被安排在了凌晨3點進行表演,並且還沒有被錄進Woodstock的專輯裡。[3]

胡士托音樂節當時被設計為一個商業項目,它應該被更準確的描述為「胡士托風險投資」。可是連主辦方也沒有預料到,在成千上萬熱情的觀眾的參與下,胡士托音樂節已經成為了一個著名的「自由音樂會」了。預定的門票價值18美元(考慮通貨膨脹的因素,這相當於2009年的75美元),而現場銷售的門票則要24美元。門票可以在紐約市及其鄰近地區的唱片店裡買到,又或者通過曼哈頓中心城市無線電郵局的郵遞服務獲得。大約有186,000張票在之前被預定。組織者們估計當天會有大約200,000人參與。[4]

會址的選擇[編輯]

當年的舞台和人們 1969.

發起者們在1969年的春天以10,000美元租借了在紐約Wallkill城附近的米魯斯工業園(Mills Industrial Park),並打算在這裡舉辦音樂節。他們曾向鎮長保證不會有超過50,000人參加。[5]但是當地居民立即反對這個項目。當地在六月份又通過了一條法律,禁止任何超過5,000人的集會。在1969年的7月15日,Wallkill的政府由於集會人數超出當地法律官方地禁止了音樂會的舉辦。然而關於音樂節被禁止的相關報導,卻又為它做了不少的宣傳。

Elliot Tiber在他2007年出版的《Taking Woodstock》里寫道,他曾答應把他15英畝的汽車旅館借作音樂節的場地,然而後來遇到了禁令。Tiber宣稱他隨後把活動的組織者介紹給了奶牛場場主Max Yasgur。而Lang則稱Tiber只是把他介紹給了一個土地銷售者,並在這名銷售者而不是Tiber的幫助下找到了Yasgur的農場。Max 的兒子Sam Yasgur同意了Lang的請求。Yasgur莊園在Filippini 池塘的北邊自然地形成了一個碗狀斜坡。活動的舞台會被設在斜坡的底部,讓Filippini 成為舞台的背景。這個小池塘將會成為人們裸泳的好去處。

主辦方再次告訴伯利特政府,他們預計將有超過50,000名觀眾到場。儘管當地的居民反對這一活動,並叫出了「抵制牛奶,反對Max的嬉皮士音樂節」的口號,[6]而且伯利特鎮的發言人Frederick W. V. Schadt和房屋驗收員Donald Clark也表示支持抗議。此形成對比的是,伯利特當地的政府卻顯得沉默,一直沒有對這次活動作出任何官方的回應。

自由的音樂會[編輯]

各種變化已經讓音樂節的組織者們沒有充分的時間去準備了。在舉辦活動的三天前,他們面臨著兩個選則。一是繼續完善圍欄和安全措施,這可能引發暴力衝突。二是把他們所有的資源投入舞台的完善,而這有可能導致這個活動在經濟上的困難。同時,到達的觀眾在不斷的增加,在數量上超過了發起者們的設想。最終,在音樂會開始的前一天晚上,圍欄被拆除了。

音樂節[編輯]

大量的與會者湧入了位於伯特利(Bethel)的鄉村音樂會場,並因而導致了嚴重的交通擁堵。集會迅速走向了可怕的混亂,然而伯利特政府卻沒有按照當地法律規章對人群進行管制。最終,遠在曼哈頓的WNEW廣播電台發表了聲明,電視新聞節目也對交通擁堵情況進行了描述,敬告人們不要參加胡士托音樂節。在紀錄片中,阿洛·格里斯(Arlo Guthrie)發表聲明說,紐約州高速公路已經關閉。但胡士托博物館的館長在後來卻說這從未發生過。突然而至的大雨,讓道路和田地變得泥濘不堪,也讓觀眾人數過大的問題變得更加棘手。現場的設備無法保證公共衛生的清潔,也無力提供眾多與會者的緊急救助;數以千計的人們發現,他們正處在一個極其糟糕的環境里——糟糕的天氣,短缺的食物,還有骯髒的衛生環境。</ref>To add to the problems and difficulty in dealing with the large crowds, recent rains had caused muddy roads and fields. The facilities were not equipped to provide sanitation or first aid for the number of people attending; hundreds of thousands found themselves in a struggle against bad weather, food shortages, and poor sanitation.[7]

開幕典禮

八月十七日,星期六的早上,紐約州長尼爾森·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召見了音樂節的組織者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並告知他,他正準備命令10000名紐約州警察進駐音樂節。羅伯茨成功地說服了洛克菲勒打消了這個念頭。蘇利文縣(Sullivan County)宣布,該州進入緊急狀態。

考慮到與會的巨大人數以及當時的社會情況,音樂節已經達到了難得的和平,但還是發生了意外。有記載的死亡事故有兩個:一個是因為過度吸食海洛因而造成的,另一個是一起交通事故,名出席者在附近的牧草地中睡覺,被駛過的拖拉機碾壓而死。同樣被記入史冊的,還有兩個生命的降臨。當交通嚴重擁堵時,一個小生命在一輛車裡誕生了。[8]而另一個小生命則被直升飛機接到了最近的醫院裡,在那裡迎接這個世界。同時,現在為我們所知的,還有四起流產事件。電影里口頭的證詞這事了兩起死亡和至少其中一個孩子的誕生。

就如人們所期待的,胡士托這個在20世紀60年代舉行的音樂節滿足了大多數與會者的胃口。整個音樂節充滿著一種社會的和諧,高質量的音樂,眾多的人群,波西米亞風格的服飾與行為,使得胡士托音樂節成為二十世紀最不朽的活動之一。[9]

音樂會後,會場的擁有者麥克斯·雅思格(Max Yasgur),把這當做一次愛與和平的勝利。將近五十萬人面臨著疾病騷亂搶劫的巨大災難,但他們卻選擇花三天的時間用音樂喚取和平。他說:「如果我們加入這個行列,我們可以把美國現在存在的問題轉化成更加光明、更加和平、更加有希望的未來……」。

音樂[編輯]

作為這場音樂會的總負責人,比爾·哈利(Bill Haley)在聲音技術上的創新,使得他獲得了享有盛名的Pirelli大獎。「胡士托音樂節確實辦得很好」,這是他對這項活動的評價。「[10]我在山上建立了特別的擴音柱,並在廣場上放置了十六個擴音設備,足以為150000—200000人提供服務。當然,最後來到現場的人有500000之多。」ALTEC設計了四個潛水艇形狀的儲物櫃,每件重達半噸,高6英寸(1.8米),長4英寸(1.2米),寬3英寸(0.91米)。每件設備都攜帶著四件16英尺(380毫米)的JBL D140擴音器。高頻揚聲器由4個2—Cell和2個10—Cell Altec Horns。在舞台後面,是三個能提供2000安培電流的轉換器。在接下來的很多年裡,這套系統被統一稱為胡士托大貯藏箱。[11]

表演者[編輯]

胡士托音樂節的表演者名單如下。四天內,共有32名表演者參與了演出。

八月十五日 星期五 – 八月十六日 星期六
表演者 表演時間 備註
Richie Havens 5:07 pm – 7:00 pm
Swami Satchidananda 7:10 pm – 7:20 pm 開幕演講
Sweetwater 7:30 pm – 8:10 pm
Bert Sommer 8:20 pm – 9:15 pm
Tim Hardin 9:20 pm – 9:45 pm
Ravi Shankar 10:00 pm – 10:35 pm 在雨中演奏
Melanie 10:50 pm – 11:20 pm
Arlo Guthrie 11:55 pm – 12:25 am
Joan Baez 12:55 am – 2:00 am 當時已懷孕六個月
八月十六日 星期六 – 八月十七日 星期日
表演者 表演時間 備註
Quill 12:15 pm – 12:45 pm
Country Joe McDonald 1:00 pm – 1:30 pm Joe後來又參與Country Joe and Fish樂隊的演出
Santana 2:00 pm – 2:45 pm
John Sebastian 2:00 pm – 2:45 pm
Keef Hartley Band 4:45 pm – 5:30 pm
The Incredible String Band 6:00 pm – 6:30 pm
Canned Heat 7:30 pm – 8:30 pm
Mountain 9:00 pm – 10:00 pm
Grateful Dead 10:30 pm – 12:05 am
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 12:30 am – 1:20 am 因在表演《Turn On Your Love Light》時由於功放超負荷而短暫中斷
Janis Joplin with The Kozmic Blues Band[12] 2:00 am – 3:00 am
Sly & the Family Stone 3:30 am – 4:20 am
The Who 5:00 am – 6:05 am 被Abbie Hoffman簡短打斷[13]
Jefferson Airplane 8:00 am – 9:40 am
八月十七日 星期日 - 八月十八日 星期一
Artist Time Notes
Joe Cocker and The Grease Band 2:00 pm – 3:25 pm 在Joe 表演之後,一場雷暴持續了幾個小時
Country Joe and the Fish 6:30 pm – 8:00 pm 第二次演出
Ten Years After 6:30 pm – 8:00 pm
The Band 10:00 pm – 10:50 pm
Johnny Winter 12:00 am – 1:05 am 其兄Edgar Winter唱了三首歌
Blood, Sweat & Tears 1:30 am – 2:30 am
Crosby, Stills, Nash & Young 3:00 am – 4:00 am 演出包括插電部分和不插電部分,Neil Young沒有參與大部分不插電演出。
Paul Butterfield Blues Band 6:00 am – 6:45 am
Sha-Na-Na 7:30 am – 8:00 am
Jimi Hendrix]/Band of Gypsys 9:00 am – 11:10 am

未能出席的嘉賓[編輯]

Bob Dylan(曾獲諾貝爾文學獎提名)

正是在他的支持下,胡士托音樂節成功的舉辦了(舉辦地是他家附近的胡士托)。他未能出席,不是因為他拒絕了,相反,他早在七月中旬就就同意於八月三十一日演出Isle of Wight Festival of Music. 然而Dylan的兒子在下飛機時被艙門夾傷,Dlan不得不和妻子在八月十五號乘坐Queen Elizabeth2號去往英國,而那一天正好是胡士托音樂節開幕的日子。Dylan一直不滿意有那麼多的嬉皮士在他家外面演奏。[14]

The Beatles/John Lennon

對The Beatles未能出席的原因,Woodstockstoties.com給出了兩個解釋。第一個是,音樂會的主辦者聯繫了John Lennon,討論The Beatles參與演出的事。John Lennon表示可以在音樂節上演出,但前提是The Beatles也能參與曾經拒絕他們的為Yoko Ono』s Plastic Onoband舉辦的音樂節上演出。網站聲稱,另一個更可能的解釋是,Lennon很想參與演出,但他被尼克森總統禁止從加拿大返回美國。總而言之,The Beatles最後沒能出席表演。而且,在1966年8月以後,也就是音樂會舉辦前的三年間,The Beatles沒有再進行任何的現場演出(不包括他們在1969年1月30號進行的屋頂演出)。[15]

Jeff Beck Group

Jeff Beck寧可解散了樂隊,也不願參與胡士托的演出。「我故意在胡士托音樂節前解散了樂隊」,Jeff Beck說,「我不想讓它被保護」。[16]

The Doors

The Doors被認為是一支很可能參與演出的樂隊,但卻在最後一刻未能出席。據吉他手Robby Krieger所說,他們拒絕了演出,因為他們認為,這是重複Montery流行音樂節的二流之作,當然,後來他們為這一決定感到後悔。[17]

Led Zeppelin

Led Zeppelin曾被邀請參加演出,他的經紀人Peter Grant說道:「我們被邀請參加胡士托音樂節,大西洋公司對此也很感興趣,主辦方也很熱情。但我還是拒絕了,因為在音樂節舉辦的時候,我們可能就會是另外一個樂隊了。」然而,樂隊卻在一月五號參與了為期兩天,共有22支樂隊參與演出的第一屆亞特蘭大國際流行音樂節。而在胡士托音樂節舉辦的那個周末,Zeppelin正在紐澤西的Asbury Park Convention Hall演出。[18]

The Byrds

The Byrds接到了邀請,卻選擇了拒絕,因為他認為胡士托音樂節與那個夏天舉辦的其它音樂節沒有什麼不同,此外,對金錢的考量也是一個重要因素。[19]
Tommy James & the Shondells:他們拒絕了演出,主唱Tommy James後來說到:「我們真想給自己一腳。那個時候,我們正在夏威夷,我的秘書打來電話說『聽著,有一個在紐約養豬的農場主希望你在他的院子里演出』這就是他告訴我的。所以我們拒絕了,幾天後,我們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15]

The Moody Blues

他們最初被列在表演者的名單里,但在那個周末,卻與巴黎簽訂了演出合同。[20]

Spirit

他們同樣拒絕了演出的邀請,因為他們已經制定了演出計劃,而且他們不知道胡士托音樂節的規模有多大,所以不想放棄原來的演出。[21]

Joni Mitchell

他最初同意參與演出,但卻被緊急取消了,因為他的經紀人要求他不能錯過日程表上的參與The Dick Cavett Show 的表演。[22][23]

Lighthouse

他拒絕在胡士托音樂節上表演[24]

Roy Rogers

Lang邀請他參與音樂節的閉幕演出,但遭到了拒絕

Procol Harum

他拒絕了邀請,因為胡士托音樂節開始的日子正是在他結束一次遠行之時,並且很巧合的是,那正是吉他手Robin Trower的孩子的預產期。[25]

媒體報導[編輯]

當時,並沒有很多外來的媒體進入到了音樂節的現場。在音樂節剛剛開始的幾天里,美國媒體著重強調了它帶來的問題。紐約日報的頭版頭條上寫著「嬉皮士們帶來的交通緊張」和「嬉皮士們正處於泥潭之中」。到音樂節結束的時候,對音樂會的報導已經變得越來越正面了,有部分的原因是,有些家長給媒體打電話,並告訴他們,他們的孩子去到了音樂會的現場,並證實這些報導是不真實的,是有誤導性的。[26]

紐約時報報導了音樂節的全過程。Barnard Collier是紐約時報報導這一事件的記者,他說,作為一個負責人的編輯,他對寫出了具有誤導性的文章感覺很有壓力。據Collier說,這導致了他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拒絕寫文章,直到報紙的首席編輯James Reston同意,只有在他認為合適的時候才寫文章。最後的報導提到了交通擁堵和一些違法現象的問題,但著重強調了合作、慷慨和音樂節的良好本質。當音樂節結束的時候,Collie寫了另外一篇文章,來講述音樂節上的粉絲。在這篇文章里,他引用了音樂節的首席執行官和當地居民對音樂節的稱讚。 Middletown作為唯一的一家當地日報,主要報導了胡士托音樂節的違法點。在音樂節那幾天,該報紙罕見的在周六出版。這家報紙擁有唯一一條能聯繫現場的電話線,並且能夠在35英里外獲取圖像。[27]

事件餘聲[編輯]

Max Yasgur拒絕為1970年再次舉辦音樂節而出租他的農場,他說:「在我看來,我要回去管理我的奶牛場。」Yasgur在1973年去世,但他的兒子仍在管理著奶牛場。

1969年11月舉行的大選中,伯利特的長官受到音樂節一事的影響而被選民趕下了職位。紐約州和伯特利鎮通過大量的法律以防止發生更多的紀念活動。

1984年,在原有的活動地點,土地所有者路易·尼基和June Gelish搭起一個稱為「和平與音樂」的紀念碑,這個紀念碑由來自Bloomingburg的本地雕塑家韋恩C. Sawar雕刻而成。

為防止人們參觀舊址,其業主潑灑雞糞,並在一周年時用拖拉機和警車組成了路障。在1989年,20周年慶典期間,有20000人聚集在那裡。1997年,一個社會組織擺出了一個歡迎遊人的標誌。與伯特利不同,胡士托卻因一些行為惡名昭著。近年來,伯特利的立場有所改變,開始擁護音樂節,努力建立伯特利和胡士托之間的聯繫。

大約80個訴訟把矛頭指向了胡士托音樂節。胡士托風險投資公司還清了因活動招致的140萬美元的債務。

歷史記憶[編輯]

胡士托音樂節今天的原址[編輯]

1984年,一塊紀念牌放置在原來的活動地點來紀念當年的節日。那塊土地以及舞台區域依舊保持著原來的模樣。一座新的音樂廳建在了Yasgur的農場的小山上,吸引著來自不同年齡段的人們參觀。

1997年,艾倫·格里(Alan Gerry)買下了音樂廳以及周圍的1400英畝(5.7平方公里)土地用以建造伯特利森林藝術中心(Bethel Woods Center for the Arts)。該中心於2006年7月1日開幕,紐約愛樂樂團為此獻演。2006年8月13日,在胡士托(Woodstock),他們那次富有歷史意義的首演的37年後,克羅斯比(Crosby)、史提爾斯(Stills)、納什(Nash)和楊格(Young)在新中心向16000名樂迷再次開唱。

位於伯特利森林(Bethel Woods)的博物館在2008年6月開張,該館有記錄電影、互動展板、文本介紹以及展現胡士托音樂節(the Woodstock festival)獨特歷程的手工藝品。博物館的重要意義在於,它彰顯了胡士托音樂節作為十年文化徹底轉型的最關鍵的事件所有的價值。

胡士托音樂節四十周年紀念[編輯]

2009年,全世界媒體對胡士托音樂節四十周年給予廣泛關注。在世界各地開展了一系列活動來紀念這個節日。當年8月15日,在伯特利森林中心(Bethel Woods Center for the Arts),從1969年起的胡士托音樂節的歷屆獲獎者們在爆滿的人群前奉獻了一場持續八個小時的演出。由肯特里·喬·麥當勞(Country Joe McDonald)主持,演唱會以「老大哥和控股公司」樂隊(Big Brother and the Holding Company,一支在1965年舊金山成立的美國搖滾樂隊)表演詹尼斯·喬普林(Janis Joplin)的主打歌曲,Canned Heat樂隊(於1965年在洛杉磯組建的藍調搖滾樂隊),Ten Years After樂隊,Jefferson Starship樂隊,Mountain樂隊以及Headlines樂隊,Levon Helm樂隊為號召。在胡士托(Woodstock),Levon Helm隊負責打鼓,並且是樂隊中領銜的歌手之一。保羅·肯納特(Paul Kantner)作為1969年的傑弗森飛機樂隊中唯一的一位在傑弗森星際飛船樂隊中出現,在胡士托為感恩而死樂隊(Grateful Dead)擔任鍵盤手的Tom Constanten在舞台上參與了傑弗森星際飛船樂隊幾首作品的表演。來自Sha Na Na樂團的Jocko Marcellino 也在星際飛船樂隊的陣容中出現,並由Canned Heat樂隊支持。Richie Havens,1969年胡士托音樂節的開創人,在前一晚的一個獨立活動中出現。Crosby, Stills & Nash 和Arlo Guthrie也於2009年八月初在伯特利(Bethel)通過現場演出慶祝周年紀念。

注釋[編輯]

2009年,全世界媒體對胡士托音樂節四十周年給予廣泛關注。在世界各地開展了一系列活動來紀念這個節日。當年8月15日,在伯特利森林中心(Bethel Woods Center for the Arts),從1969年起的胡士托音樂節的歷屆獲獎者們在爆滿的人群前奉獻了一場持續八個小時的演出。由肯特里·喬·麥當勞(Country Joe McDonald)主持,演唱會以「老大哥和控股公司」樂隊(Big Brother and the Holding Company,一支在1965年舊金山成立的美國搖滾樂隊)表演詹尼斯·喬普林(Janis Joplin)的主打歌曲,Canned Heat樂隊(於1965年在洛杉磯組建的藍調搖滾樂隊),Ten Years After樂隊,Jefferson Starship樂隊,Mountain樂隊以及Headlines樂隊,Levon Helm樂隊為號召。在胡士托(Woodstock),Levon Helm隊負責打鼓,並且是樂隊中領銜的歌手之一。保羅·肯納特(Paul Kantner)作為1969年的傑弗森飛機樂隊中唯一的一位在傑弗森星際飛船樂隊中出現,在胡士托為感恩而死樂隊(Grateful Dead)擔任鍵盤手的Tom Constanten在舞台上參與了傑弗森星際飛船樂隊幾首作品的表演。來自Sha Na Na樂團的Jocko Marcellino 也在星際飛船樂隊的陣容中出現,並由Canned Heat樂隊支持。Richie Havens,1969年胡士托音樂節的開創人,在前一晚的一個獨立活動中出現。Crosby, Stills & Nash 和Arlo Guthrie也於2009年八月初在伯特利(Bethel)通過現場演出慶祝周年紀念。

胡士托音樂節的文化意義[編輯]

作為有史以來最大的搖滾音樂節以及60年代後的文化試金石,胡士托在流行文化中以各種不同的方式被提及。「胡士托一代」成為了日常用語的一部分。早在音樂節的最後一聲和弦落下之前,對此次音樂節的讚美與批判就已開始。查爾斯·舒茲為了紀念此次音樂節,將他創作的花生漫畫角色小鳥命名為糊塗塌客(woodsotck)[28]。在1970年的4月,雜誌Mad刊載了一首由Frank Jacobs作詩,Sergio Aragonés繪圖,名為「我記得,我記得那奇妙的胡士托音樂仙境」的作品,戲仿克服交通堵塞和種種困難以使靠的更近從而真正聽到音樂。[29]在1973年,舞台劇「國家諷刺社的旅鼠」中敘述了「森林土撥鼠」(Woodchuck)音樂節,調侃了許多胡士托音樂節中的表演者。[30]

當代文化依然銘記著胡士托。被時代雜誌評為「在胡士托的身影-1969」在2010年3月18日列入「十大音樂節的時刻」。

2005年,阿根廷作家Edgar Brau發表了紀念那次音樂盛典的長詩《胡士托》,它的英譯在2007年一月由文字無國界出版社(Words Without Borders)出版。

相冊[編輯]

[31]

參見[編輯]

引用[編輯]

  1. ^ Woodstock in 1969. Rolling Stone. 2004-06-24 [2008-04-17]. 
  2. ^ 2.0 2.1 Robert Stephen Spitz. Barefoot in Babylon. The Viking Press, New York. 1979. ISBN 0-670-14801-6. 
  3. ^ Bordowitz, Hank. Bad Moon Rising: The Unauthorized History of 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 Chicago, Illinois: Chicago Review Press, Incorporated. 2007. 390. ISBN 1-55652-661-X. 
  4. ^ BBC ON THIS DAY – 1969: Woodstock music festival ends. BBC News. 1969-08-18 [2008-04-17]. 
  5. ^ Tiber, Elliot. "How Woodstock Happened... Part 1, Discoverynet, reprinted from The Times Herald-Record, Woodstock Commemorative Edition (1994)
  6. ^ Shepard, Richard F. Pop Rock Festival Finds New Home. The New York Times. 1969-07-23. 
  7. ^ Statement on the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Significance of the 1969 Woodstock Festival Site. [2008-04-17]. 
  8. ^ Tired Rock Fans Begin Exodus. New York Times. 1969-08-18 [2008-04-17]. 
  9. ^ Andy Bennett; Simon Warner. Remembering Woodstock. Ashgate Publishing. May 2004. ISBN 0-7546-0714-3. 
  10. ^ Woodstock. Bill Hanley. [2011-07-30]. 
  11. ^ Art Arena: http://myweb.absa.co.za/artarena/. From Live Peace in Toronto to the Thin End of Wedgies in Soweto. 3rdearmusic.com. [2011-07-30]. 
  12. ^ Janis Joplin entry.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2006-09-24 [2008-10-03]. 
  13. ^ http://en.wikipedia.org/wiki/Abbie_Hoffman#Controversy_at_Woodstock
  14. ^ Bob Dylan. Chronicles Volume One. . 116. ISBN 0-7435-4309-2. 
  15. ^ 15.0 15.1 Liner notes to Tommy James and the Shondells: Anthology (album #R2 70920); compilation produced by Bill Inglot and Gary Peterson; Rhino Records Inc.; pp8&12.
  16. ^ Carson, Annette, Jeff Beck: Crazy Fingers, San Francisco : Backbeat Books, 2001. Cf. pg 96.
  17. ^ RAY MANZAREK AND ROBBY KRIEGER LIVE CHAT LOG-July 3, 1996. Doors.com. 1996-07-03 [2011-07-30]. 
  18. ^ Lewis, Dave. Led Zeppelin: The Concert File. Omnibus Press. 1997. ISBN 978-0-7119-5307-9. 
  19. ^ Johnny Rogan. The Byrds: Timeless Flight Revisited. Rogan House, London. . 293. ISBN 0-9529540-1-X. 
  20. ^ Passing On Woodstock: Who and Why. [2009-04-15]. 
  21. ^ Liner notes on their album "Clear"
  22. ^ Frank Houston. Joni Mitchell. Taking Woodstock. Salon.com. April 4, 2000 [April 9, 2011]. 
  23. ^ A Joni-Come-Lately To Woodstock, Daily News (New York) (JoniMitchell.com), August 13, 1998 [April 9, 2011] 
  24. ^ Bush, John, "Biography", Allmusic
  25. ^ "Historicity of Woodstock Music and Art Fair".
  26. ^ Woodstock Now & Then VH1 and The History Channel 2009 Documentary
  27. ^ "Reporting Woodstock: Some contemporary press reflections on the festival" by Simon Warner in Remembering Woodstock, edited by Andy Bennett (Aldershot, UK: Ashgate, 2004).
  28. ^ Brief History of Peanuts
  29. ^ Mad #134 April 1970. Mad Cover Site. Doug Gilford. 1970.April [March 24, 2010]. 
  30. ^ Clarke, Craig. Original Off-Broadway Cast, National Lampoon's Lemmings. Green Man Review. [March 22, 2010]. 
  31. ^ http://en.wikipedia.org/wiki/Woodstock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