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善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善會是中國南宋時期萌芽,明清时期开始興盛的、民間經營的慈善團體,其辦事處及行善舉的設施稱「善堂」。主要從事救濟、救荒、育嬰、診療、恤嫠、贍老、施棺、義冢等善舉。早期的善會也會舉行教化民眾的演講,稱「會講」。善會源於明代末年,最早的善會是1590年的同善會,由楊東明於河南虞城縣設立,其後數十年推廣到全國各省,後來許多善會仍沿用「同善會」名稱。

善會有會規會則,權責分工,接受會員監察。經費來自會員會費、定期捐獻和善會本身的土地房產。善會往往各自編印年度報告交代收支及活動,稱「徵信錄」。善會大多設於富庶城市,如北京、江蘇、浙江、廣東三省的城鎮,在河北和山東則較少出現。著名的善會有上海同仁堂輔元堂、廣州愛育善堂、瀋陽同善堂、寧波行仁會等等。有些在河北、山東、福建的官員會下令設置善堂,但往往未能久存。

各地情况[编辑]

潮汕[编辑]

宣和七年大峰祖師從福建雲游到现今的潮汕和平地區。時逢干旱,瘟疫流行,不時可見陳屍在路上,釋大峰看到这種情形,于是設壇於“獅尾石”一邊念經為百姓祈福,一邊清潔飲水,並採藥為民治病。並至福建募款在練江起造16孔和平橋,此後潮汕地區有善會、善堂三百餘處,均以大峰祖師為號召。此為善堂有史可考之濫觴。

廣州[编辑]

背景[编辑]

绅商主办的慈善机构相继出现在19世纪下半叶至20世纪初,在此之前,官府倡导或主持的慈善机构包括育婴堂(1744年落成)、恤嫠公局(1818年设)、普济院(1722年设)等,它们均坐落于东城和东郊,经费主要来自官府,士绅参与经理。但这些慈善机构相对于迅速扩大的城市,不仅数量太少,而且规模均较小,发挥的作用也十分有限。其中恤嫠公局虽于道光年间在新城东部建有局所,但光绪中期张之洞督粤时改建南园,局废后一直无力重建,此后的实际职能只是每季借文澜书院发恤银而已。这些官办机构远远无法满足太平軍之役后城市社会救济的需求,因而以绅商为主导的善堂纷纷兴起。

发展[编辑]

从1896年至20世纪初,先后设立于广州的各种善堂共有15家以上,其中润身善堂爱育善堂广仁善堂广济医院方便医院崇正善堂述善善堂明善善堂惠行医院,是清末民初著称一时的广州“九大善堂”。它们多分布于西关人口密集、工商业繁盛的地区;其余六家善堂的影响力较这九家小,分布在南关河南东关。从善堂的创办人及资金来源来看,它们的存在均是由商人行会及富有的绅商支持的。位于西关十一甫的崇正善堂,由商人陈基建陈启沅(创建中国第一家机器剿丝厂的商人)等创办,其章程规定,“堂内同人凡创办善事,俱归商人料理”。善堂的创办和经营,也促使商人打破行业界限走向横向协作。方便医院最初由善董吴玉阶等筹设,规模不大,后得到各行商人资助,列名的倡建总理值理为董事,另外每年再从七十二行中推举两行为总理,两行为协理。“院中钱银各事,概归当年总理专管,协理帮同兼顾,以佐其成;董事参理其间,集思广益”。各行商人显然要为此相互协作。得到商人行会支持的方便医院,规模不断扩大,“数年间扩充留医房舍,招待中外病人,年以万计,以至今日为九大善堂之冠”。

善堂也是广州商界与绅界合作维持的重要领域,一些出头露面的善董,不少是有功名、官衔的绅商或省中大绅,如广仁善堂(全称两粤广仁善堂)的倡设,“系两粤诸人士合力维持”,列名倡建总协理名单的,几乎包括了所有广州的著名大绅和绅商。该善堂以宣讲圣谕为首务,延聘“通儒”,编辑《圣谕广训疏义》作为宣讲读本。但堂内经费仍主要来自商人,规定“凡捐款至十元以上者,俱为堂内同人,可以随时公举当总协值理之职,办理堂内各事”。据称堂内的“办事人等自总理以逮司事概系商贾殷实之家”。

善堂以赠药施医、救灾善后、救助贫困残疾、抚养弃婴、施粥施衣等善举为其主要功能,但各善堂种类不同,各有所侧重。大多数善堂还兼宣讲圣谕善书以劝善,各善堂章程通常都明确规定,除办善举外,“所有地方公事概不干涉”,或“概不干预他事”等。善堂自觉担负清朝乡约所承担的宣扬皇朝教化的职能,起着减少社会冲突与动乱的作用。因此,它获得官府的合法性认可。然而,既然善堂已成为各行商人之间及商与绅扩大社会联系的一个场所,各行董、商董和绅界领袖可为地方善事商议协调,那么,在一定条件下,他们就将会超越善举的界限,涉足地方公事,其成员甚至可能转化为政治社团的创办者。

价值[编辑]

黄花岗广州起义,七十二烈士尸骨一直无人敢收,这时方便医院出面收殓了烈士。方便医院是当时广州九大善堂之首,它是由广州南北行(中药业)、金丝行(丝绸业)、三江行(土杂货业)发起募捐建设的,事业种类包括:“留医、赠药、急赈、敛葬”。1938年以后方便医院成为了西医院(现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此外还有位于广州西关第十甫的崇正善堂,广州西关蟠龙南的四庙善堂,广州西关十八甫南的爱育善堂,四善堂以内儿科出名;惠行善院以疮疡科闻名,所制丸丹膏散,很有功效,附近贫困乡民,求医甚众。另外还有广州一德路的广济医院,广州河南德兴直街赞育医社……九大善堂虽然离现代意义上的医院尚有差距,但他们对于中医中药广东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參考[编辑]

  • 夫馬進著,楊文信等譯:《中國善會善堂史研究》(北京:商務印書館,2005)。
  • 梁其姿:《施善與教化:明清的慈善組織》(臺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97)。
  • 游子安:《善與人同:明清以來的慈善與教化》(北京:中華書局,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