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守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楊守仁
跳转至: 导航搜索
Yang Shouren (Dusheng).jpg

杨守仁(1871年-1911年8月5日),原名毓麟,字笃生湖南省长沙县高桥镇白石园人。中国民主革命家。[1]

早年經歷[编辑]

杨守仁15岁上学。1897年,杨守仁中举人,1898年,他中进士,分发广西知县,但未赴任。此后,他入湖南时务学堂,和梁启超唐才常谭嗣同等人提倡变法,推动湖南维新运动戊戌变法失败后,他避居乡里几个月。[1]

中年經歷[编辑]

1902年,湖南官紳開始選派公費生東渡,並將留日血費生之貧苦者亦悉化為公費。[2]:8是年春,他留学日本,入宏文学院,後考入早稻田大学黄兴楊度等既至東京,時與日本師友接觸,問學研討之餘,深感救國之道,必先有理論,而後有事實,有學術而後有政治;尤須破除過去定於一尊之學風,始能盡除保守濡滯之積習;而介紹東西洋自由之學說,尤為開啟新機運之前提。[2]:91902年10月,因之相與集議创刊《游学译编》。[2]:9

1903年,沙俄向清朝提出7項要求,企圖侵佔中國東北地區,此舉觸及日本,東京《朝日新聞》首先刊載,留日學生遂於神田錦輝館召開學生大會。[3]:214月29日,留日學生決定組織義勇隊抗俄以為國民倡導。[2]:16據統計,各省留學生到會者500餘人,通過成立拒俄義勇隊,推陸軍士官學校藍天蔚為隊長,成員有黃興、楊守仁陳天華等,日日操練,意欲隨時開赴前線。[3]:21當中,尤以青年會成員最為積極,他們大都參加「拒俄義勇隊」,130人表示願赴戰場者,50人留東京辦事者,有女留學生願擔任看護。[3]:21-22留學生正欲改名學生軍,在清朝壓力下,日本政府勒令解散。[3]:225月10日,留日學生惟有在學生軍集會上,議決改名為「军国民教育会」,以便跟進事態發展。[4]:257-273[5]其精神則不變,且公推代表二人回國,請袁世凱主戰。[2]:16北京大學堂及上海教育界均覆電贊成,並紛紛集會,擴大宣傳力量。[2]:16是年6月初,黃興自日本回國,在湖南、湖北醞釀新行動。[2]:176月21日,清朝命令嚴厲緝拿倡言革命之學生,意圖以高壓手段鎮壓風潮,然而大勢所趨已不可遏阻,留日學生各種刊物均廢光緒年號,直書黃帝紀元。[2]:17其间,楊守仁加入兴中会[1]

是年夏天,楊守仁復署名“湖南之湖南人”,刊行《新湖南》一小冊,遍告湖南中等社會,以恥舊湖南人之甘為奴者。[2]:14楊守仁慷慨激昂[6],因之大力提倡開闢新局面,組織獨立之機關,規劃獨立之地方自治;而欲達此破壞及建設之目的,則組織黨會,固其大前提。[7]黃興長沙應聘明德學堂主講席,課餘則秘密進行革命活動。[8]:1-2

黃興、楊守仁留日時即主張暗殺清廷大吏,奪取要府以為革命手段,嘗研究爆炸物10餘種。[2]:201904年夏,黃興回到湖南,楊守仁即偕兩位同志由日本攜帶炸藥至北京,約張繼由湖南、何海樵由上海前來,設機關於天津,圖謀炸死慈禧太后紫禁城內城宮殿及颐和园以震動天下人耳目,然潛居京城數月,無隙可乘,乃失意南歸。其间,他因为研制炸药而受伤,一只眼睛失明。同年秋,黄兴、刘揆一、宋教仁等人策划在长沙起义。得知華興會在湖南起義計劃,楊乃留在上海,與章行嚴等密設愛國協會,以為接濟,並結合留日各省同,遙為聲援。[2]:20杨和蔡元培杭辛斋等加以配合。后来起义事泄,他改名“杨守仁”,流亡日本。[1]后来他回到长沙,与黄兴和宋教仁一道。至11月,遂於長沙創立華興會[2]:18

1906年,他在东京加入中国同盟会。1907年,他到上海,和于右任等人等创办《神州日报》,并任总主笔,任职80天,以“寒灰”为笔名发表了社论和时评。不久,《神州日报》因火灾而暂停出版。此后,他到欧洲,并于1909年入苏格兰爱伯汀大学学习英语。其间,他会见了流亡伦敦孙中山,并建议孙中山在欧洲设通讯社,获得孙的赞同。此后,他作为中国同盟会驻英国联络员,不断为《民主报》、《中兴日报》投稿,并且秘密购买炸药运回中国,提供给革命党。[1]

身亡[编辑]

1911年4月,广州黄花岗起义失败,杨守仁十分悲痛。不久,他读报纸时得知列强企图再次瓜分中国,非常气愤。1911年8月5日,他在利物浦大西洋海湾投海身亡。[1]

安葬[编辑]

其遗体被英国渔民打捞上岸,杨昌济等人闻讯后也迅速赶到了其遇难处。经过同家属商量,他的遗体被安葬在利物浦安菲尔德公墓。1912年,孙中山在南京杨守仁陈天华吴樾熊成基郑先声杨卓林等六位烈士建立了六烈士祠[1]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长沙志士英国蹈海以身报国,长沙晚报,2009-05-22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吳相湘:《宋教仁:中國民主憲政的先驅》,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85年9月15日新版
  3. ^ 3.0 3.1 3.2 3.3 梁操雅、羅天佑:《教育與承傳:歷史文化的視角》,香港教育圖書公司,2011年1月20日
  4. ^ 張玉法:《清季的革命團體》,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82年
  5. ^ 〈軍國民教育會會約〉,1903年,刊〈紀事〉,《蘇報》1903年第二期
  6. ^ 痛論:「湖南之公敵在官場巨紳……未來之湖南,猶樹也,溉之以頑官劣紳劬民瘁士之血而後生長焉。」見吳相湘:《宋教仁:中國民主憲政的先驅》,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85年9月15日新版,第14頁
  7. ^ 此篇據日本高材世雄所論,而增其言:「今世立國於地球之上,不能無以黨會為基礎,不能無以黨會為基礎也。且夫以黨人各占其會黨之一部份,則會黨立;以會黨各占湖南之一部份,則湖南立。……吾自為之,他人亦自為之者,可與他人合為之,亦可與他人分而為之……必使各分省自任一部之位置,各分省發見其獨立之親和力……」見吳相湘:《宋教仁:中國民主憲政的先驅》,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85年9月15日新版,第14頁
  8. ^ 劉揆一:《黃興傳記》,台北,195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