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宾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駱賓王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骆宾王
唐代诗人
骆宾王
选自《晩笑堂竹荘畫傳》
观光
籍貫 婺州義烏(今浙江义乌
其他名號 骆临海、算博士
出生 640年
逝世 不詳
《骆宾王集》

骆宾王(640年-?),字观光义乌(今中国浙江义乌)人。骆宾王出身寒门,七岁能诗,号称神童。据说《咏鹅诗》就是此时所做[來源請求]唐朝初期的著名诗人,与王勃杨炯卢照邻合称初唐四杰。684年徐敬业起兵讨伐武则天,骆宾王起草了著名的《為徐敬業讨武曌檄》,敬业败后,宾王不知所终,一說身殉,一說終身隱居。扶鸞的信眾以駱賓王之忠肝義膽與文采昂揚,尊之為神,號稱「南天駱恩師」,年年端午盛大奉祀。

《咏鹅》

鹅、鹅、鹅,
曲项向天歌。
白毛浮绿水,
红掌拨清波。

生平[编辑]

龙朔初年,骆宾王担任道王李元庆幕府属官。后来相继担任武功主簿明堂主簿唐高宗仪凤四年(679年),骆宾王升任朝廷侍御史官职。曾经被人诬陷入狱,被赦免后出任地方官临海县丞,所以后人也称他骆临海

光宅元年(684年),徐敬业起兵讨伐武则天,骆宾王起草了著名的《讨武氏檄》,痛斥武则天的种种行为。武则天读到檄文中“蛾眉不肯让人,狐媚偏能惑主”,只是嘻笑,直到读到“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大吃一惊,向左右大臣询问说:“这是谁写的?”有人回答说是骆宾王所作,武则天非常不高兴的说:“这是宰相的过失,骆宾王有如此的才华,怎么可以让他流失在外怀才不遇?”[1][2][3][4][5][6][7]

徐敬业兵败后,骆宾王逃亡,不知所终。《舊唐書》與《資治通鑑》都说骆宾王被杀[8],《新唐書》本傳說他“亡命不知所之”,《朝野僉載》說是投江而死,郗雲卿在《駱賓王文集》序中認為“文明中,與嗣業於廣陵共謀起義,兵事既不捷,因致逃遁”,孟棨本事詩》说骆宾王逃脱后削发为僧,“遍遊名山。至靈隱,以周歲卒。”

一说骆宾王逃匿于今江苏南通一带,据朱国桢《涌幢小品》记载,明正德九年(1514年),义乌南通城黄泥口一位曹姓农民挖地时曾发现骆宾王墓,农人掘开坟墓,見“棺内人还衣冠如新”。农人大異之,於是把墓地封回。不久墓址就被水淹没。乾隆十三年(1748年),任职南通的福建人刘名芳,派人下水搜寻,结果找到几根“枯骨查牙”,就当作骆宾王的骸骨,迎至狼山东南麓,这就是保存至今的南通骆宾王墓

骆宾王的诗题材较为广泛,因才高位卑,愤激之情,时见纸上。他的五言律诗精工整炼,尤其擅长七言歌行,笔力雄健。名作《帝京篇》是初唐罕有的长篇诗歌,被当时的人们认为是“绝唱”。他对革新初唐的浮靡诗风,开辟唐代文学的繁荣局面起了一定的作用。

相关著作[编辑]

  • 唐中宗时期,郗云卿编辑有《骆宾王集》10卷,现在已经散佚。明清有4卷本、6卷本和10卷本的《骆宾王集》,所收篇目大致相同,都是后人重新编辑的。

参考文献[编辑]

  1. ^ 《旧唐书·卷六十七·列传第十七》:初,敬业传檄至京师,则天读之微哂,至“一抔之土未乾”,遽问侍臣曰:“此语谁为之?”或对曰:“骆賔王之辞也。”则天曰:“宰相之过,安失此人?”
  2. ^ 《新唐书·卷二百一·列传第一百二十六》:賔王,义乌人。七岁能赋诗。初为道王府属,尝使自言所能,賔王不答。历武功主簿。裴行俭为桃州总管,表掌书奏,不应,调长安主簿。武后时,数上疏言事。下除临海丞,鞅鞅不得志,弃官去。徐敬业乱,署賔王为府属,为敬业传檄天下,斥武后罪。后读,但嘻笑,至“一抔之土未乾,六尺之孤安在”,矍然曰:“谁为之?”或以賔王对,后曰:“宰相安得失此人!”敬业败,賔王亡命,不知所之。中宗时,诏求其文,得数百篇。
  3. ^ 《唐诗纪事·卷七》:宾王,义乌人。七岁能赋诗。武后时,数上疏言事,除临海丞,鞅鞅不得志,弃官去。徐敬业乱,以为府属,为敬业檄武后罪。后读但嘻笑,至“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矍然曰:“谁为之?”或以宾王对。后曰:“宰相安得失此人。”敬业败,亡命,不知所之。中宗时诏求其文,得数百篇。
  4. ^ 《唐才子传·卷一》:宾王,义乌人。七岁能赋诗。武后时,数上疏言事,得罪贬临海丞,鞅鞅不得志,弃官去。文明中,徐敬业起兵欲反正,往投之,署为府属。为敬业作檄传天下,暴斥武后罪。后见读之,矍然曰:“谁为之?”或以宾王对,后曰:“有如此才不用,宰相过也。”及败亡命,不知所之。
  5. ^ 《唐语林·卷二·文学》:骆宾王年方弱冠,时徐敬业据扬州而反,宾王陷于贼庭,其时书檄皆宾王之词也。每与朝廷文字,极数伪周,天后览之,至“蛾眉不肯让人,狐媚偏能惑主”,初微笑之。及见“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乃不悦,曰:“宰相因何失如此之人!”盖有遗才之恨。
  6. ^ 《酉阳杂俎·卷一忠志》:骆宾王为徐敬业作檄,极疏大周过恶。则天览及“蛾眉不肯让人,狐媚偏能惑主”,微笑而已。至“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不悦曰:“宰相何得失如此人!”
  7. ^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三·唐纪十九》:移檄州县,略曰:“伪临朝武氏者,人非温顺,地实寒微。昔充太宗下陈,尝以更衣入侍,洎乎晚节,秽乱春宫。密隐先帝之私,阴图后庭之嬖,践元后于翚翟,陷吾君于聚。”又曰:“杀姊屠兄,弑君鸩母,人神之所同嫉,天地之所不容。”又曰:“包藏祸心,窃窥神器。君之爱子,幽之于别宫;贼之宗盟,委之以重任。”又曰:“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又曰:“试观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太后见檄,问曰:“谁所为?”或对曰:“骆宾王。”太后曰:“宰相之过也。人有如此才,而使之流落不偶乎!”
  8. ^ 《資治通鑑·卷第二百三》:乙丑,敬業至海陵界,阻風,其將王那相斬敬業、敬猷及駱賓王首來降。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

初唐四傑
王勃 | 楊炯 | 盧照鄰 | 駱賓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