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沙·艾茲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努沙·艾茲坡
出生 1952年12月25日(1952-12-25)
国籍 尼日利亞
职业 記者
知名於 持不同政見的報道、監禁
配偶 哈瑞特·艾茲坡
奖项 国际新闻自由奖(1993年)

努沙·艾茲坡Nosa Igiebor,1952年12月25日)是一位尼日利亞記者編輯。於1993年,艾茲坡因報道薩尼·阿巴查的軍事統治而獲頒国际新闻自由奖

早期職業生涯[编辑]

加納新聞學院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後,艾茲坡便開始於埃多州的尼日利亞電視局中工作,職至高級新聞編輯。之後,艾茲坡加入國家協和集團,並任職新聞編輯。不久,艾茲坡離開了國家協和集團,並成為了尼日利亞新闻雜誌《新聞觀察》(Newswatch)的副主編。[1]

於1991年,艾茲坡與一些記者共同創立了獨立新聞雜誌《訴說》(Tell),並任職總編輯。[1] 大部份《訴說》的記者與艾茲坡相同,都是《新聞觀察》的記者,並且都是因《新聞觀察》的記者德勒·芝華(Dele Giwa)被郵包炸彈炸死,以及其編輯政策因此變得保守而退出《新聞觀察》。[2]

《訴說》主要發表批評政府和軍隊的文章,因此導致《訴說》與軍事統治者易卜拉欣·巴班吉達(Ibrahim Babangida)的關係愈趨緊張。於1993年4月,當《訴說》刊登了一篇關於採訪退役將軍奧盧塞貢·奧巴桑喬的文章時,政府立刻沒收了50,000份《訴說》雜誌,並迫使《訴說》的員工躲藏起來,以免被政府拘捕。在躲藏期間,《訴說》仍然以小報形式繼續出版。[1]

阿巴查時代的《訴說》[编辑]

於內1993年6月12日,在莫舒德·阿比奧拉(Moshood Kashimawo Olawale Abiola)勝出總統選舉後,巴班吉達便立刻宣布選舉無效,並讓將軍薩尼·阿巴查(Sani Abacha)在一次政變中奪權。[3]

在阿巴查的統治開始時,《訴說》便馬上批評阿巴查政府。艾茲坡更拒絕承認阿巴查是「國家元首」,並稱之為「軍政府」和「獨裁者」。[2]作為回應,政府便開始騷擾和監禁包括《訴說》在內的雜誌工作人員。因此,保護記者委員會發出了一份報告,說明尼日利亞獨立新聞媒體正“深陷危機”。[4]於1995年3月,《訴說》的助理編輯喬治·巴莫特被以“企圖發動軍事政變”罪名判處入獄25年。[5]同年12月25日,當艾茲坡從他在拉哥斯的家駕駛至《訴說》辦工室時,六位國家安全局人員拘捕了他,並把他帶到國家安全局總部。[5][6]這些國家安全局人員亦沒收了55,000份聖誕節版本《訴說》。同時,《訴說》的執行總編奧諾姆·奧世福·威士忌則躲了起來。[4][6]而其餘的人員在艾茲坡被逮捕後發表了一份聲明,指出「國家恐怖主義和殘酷的恐嚇行為不能夠損害我們的自由、公義和法治」。[4]

監禁[编辑]

艾茲坡被單獨監禁,並被拒絕接觸家人、律師或獲得醫療護理。[7]於1996年1月8日,位於拉哥斯的聯邦高等法院允許艾茲坡的妻子哈瑞特探訪艾茲坡,並允許艾茲坡獲得醫療護理。但是,哈瑞特在翌日探訪艾茲坡時,卻被阻止。[7]本月晚些時候,政府宣佈艾茲坡違反“1984年第2號法令”,即“其行為有損於國家安全”[5]

同年2月,國家安全局人員沒收了100,000份《訴說》。因此,艾茲坡的律師提起了訴訟,反對聯邦政府沒收《訴說》,並索取$1,400,000美元的賠償。但是,最後這位律師卻被監禁。[5]

作為回應,保護記者委員會和國際特赦組織要求釋放艾茲坡。[5][7]國際特赦組織亦把他稱為「良心犯」。[2]但是,尼日利亞沒有理會這些要求,並繼續監禁他。於1996年6月24日,艾茲坡與另外6位政治犯被釋放。[8]

獎勵和表彰[编辑]

於1993年,艾茲坡獲保護記者委員會頒發国际新闻自由奖[9][10]保護記者委員的編輯比爾·奧瑪指出「使艾茲坡傑出的原因是他仍然能夠以活潑、好鬥的方式報道新聞」。[1]

於1998年,艾茲坡和《訴說》的員工獲國際特赦組織頒發受到威脅的人權新聞特別獎。[11]國際特赦組織指出「《訴說》在尼日利亞獨裁時期仍無視恐嚇、騷擾和拘留堅持繼續出版」。[12]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