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山島戰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23°41′N 117°25′E / 23.69°N 117.42°E / 23.69; 117.42

東山島戰役
第二次國共內戰的一部分
日期: 1953年7月15日7月18日
地点: 福建東山島
結果: 中国人民解放軍勝利
參戰方
Republic of China Army Flag.svg 中華民國國軍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中國人民解放軍
指揮官和领导者
Republic of China Army Flag.svg 胡璉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葉飛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游梅耀

兵力
10,000人
1.陸軍:
陸軍第19軍第45師(欠133團)
第18師第53團
游擊第42支隊
閩南地區直屬第1隊及第2大隊
2.海軍:各式艦艇13艘
3.空軍:
第20大隊
第5大隊
第11大隊
第12中隊
4.海軍陸戰隊:陸戰第1旅所屬1大隊及砲兵、戰車中隊。
5.傘兵:由游擊傘兵總隊下的2個中隊,1個區隊及1個爆破組,編組成一個空降支隊。
22,000人
1.陸軍:
第3野戰軍第10兵團
第13公安師之第80團
水兵第85師第253團之1個營
東山縣自衛隊等駐守東山島
第91師之第272團駐守東山島對面的海澄,漳埔等地
第28軍,第29軍駐守福州及莆田之間
第31軍主力及配屬的砲兵第1師及裝甲兵師在廈門附近
第4野戰軍所屬的第41軍在汕頭
2.海軍:各式武裝機帆船約250艘
3.空軍福建地區無空軍駐守,預估戰爭開始後36個小時後,最近的空軍基地才能前來支援。
伤亡与损失
2,664人陣亡
715人被俘
1,250人傷亡
480人被俘

东山岛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称为东山岛保卫战),是1953年7月16日韓戰停戰協定簽署前,中华民國陆军二级上将、金门防卫司令胡琏率1万多中華民國國軍,對位于福建广东二省交界处的东山岛突然发起了突擊作战。以中国人民解放军击败中华民国国军,成功守住东山岛而结束。

背景[编辑]

此役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化身—西方公司(Western Enterprises Inc.)計劃的。1939年畢業於西點軍校的「獨眼龍」漢彌頓中校(Edward Smith Hamilton)草擬的作戰計劃中包含中華民國陸軍傘兵支隊、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政戰人員等,再加上中華民國海軍中華民國空軍的配合。西方企業公司成員何樂伯(Frank Holober)著書《中國海上突擊隊》(Raiders of the China Coast)記載了此役。

1953年(民國42年)2月初國防部即開始計劃突擊東山島,原本計畫使用兩個師的兵力,因故延至七月。七月初國防部計劃完成,代號為(粉碎計劃),由金門防衛司令部成立聯合任務指揮部,由金防部司令胡璉中將擔任指揮官。而此次戰役的目的,在於以實戰驗證三軍聯合作戰的能力,尤其是對於傘兵的運用,進行一種實戰測試[1]

國防部在戰前研判中認為,在開戰36小時候後,東山島120公里範圍內,解放軍可以增援1萬2千人,如時間延長,北起廈門南迄汕頭,解放軍將可以動員5萬5千人的部隊。所以,最初的戰術計畫,就是不論成敗以作戰36小時為限,並不會佔領東山島。[2]

东山岛上当时驻守有解放军福建军区公安第80团及1个水兵连共1200人,团长游梅耀是闽西籍老红军,抗战时曾当过陈毅的副官。驻军在岛上构筑了工事并制定了在东山岛遭到攻击时的增援方案。东山岛为福建沿海最南端的岛屿,是福建省内第二大岛,与1950年5月被解放军攻占。[3]

過程[编辑]

C-46運輸機

第一日[编辑]

7月15日夜,金门国军第19军第45师等1万余人从金门出发,驶向东山岛,此前,国军空军炸断了解放军增援东山岛的必经之路“九龙江大桥”,至国军出发之日,国军所得到的报告仍称九龙江大桥并未被解放军修复。[4]

第二日[编辑]

7月16日凌晨4時,国军以海軍陸戰隊步兵第1旅第3大隊配屬第135團第3營在蘇峰尖以北实施首波登陆进攻,同時第42支隊則是在蘇峰尖以南進行登陸。在强大的舰炮火力支援下,与解放军守岛部队激战,国军凭借较大的兵力,在坦克的掩护下向东山岛纵深不断推进。解放军鉴于国军的猛烈进攻,根据命令改变了原来主力转出岛外的作战方案,转而节节阻击国军,同时向东山岛纵深后撤。至16日上午,岛上解放军全部退守到岛上的制高点公云山410高地,以坚固的即设阵地组织抵抗,固守待援。其间,顶住了国军10次进攻,守住了东山岛上解放军最后的核心阵地。[5]战斗期间,叶飞一直通过躲过国军搜索的东山岛守备部队主机与游梅耀保持联系,从而能够准确掌握敌情,及时指挥战斗。[6]16日上午8點30分,国军另一支隊第45師(欠第133團)和前进指挥部開始登陸到岛上,向東山縣城急進。此時,预备队第18師第53團因在金門搭乘商船裝載時,潮汐預估錯誤而無法啟航,延後到午後才抵達登陆场。上午11時後,除了在公雲山(410高地)制高點上的少量解放军守军(仅几十人,重迫击炮几乎全毁,已断水)利用有利地形还在进行小规模的有组织的抵抗之外,国军控制了东山岛的绝大部分。当日,国军成功登陸東山島灘頭並佔領縣城前,出动一個空降支隊由17架C-46運輸機載運傘兵487人空降八尺門,其中除一架C-46因發動機故障,飛抵馬公上空後折返,另一架因脫離機群後無線電故障以致沒有空降傘兵外,其餘皆準時在6點03分抵達東山島空降區,並於6時30分前空降完畢。[7]先空降突擊佔領該地以等待主力部隊的後援。

解放军記載第31军在7月16日拂晓得知了国军在东山岛登陆的消息,立即命令机动部队第272团前往增援,5点50分,战斗刚刚打响,先头部队就已坐上军车出发了。其余指战员则急行军到交通要道,向来往的客车、卡车叫停。一时间,通往东山岛的各交通要道上,不同型号、颜色各异的轿车、公交车、卡车纷纷加入军车行列,向东山岛方向进发。[8]在国军登陆过程中,由于码头处于在制高点上的解放军守军重迫击炮的射程之内,损失了部分运载兵员的舰船。除了解放军核心阵地外,以八尺门地区的战斗尤为激烈,因为八尺门是解放军增援部队增援东山岛的必经渡口,一旦被国军控制,解放军援军即使赶到,也在短时间内无法渡海登岛增援。解放军方面当时驻守八尺门的为1个水兵连不足100人,当国军登陆后,水兵连中多数人正在掩护东山岛上的解放军机关干部登船向大陆撤退。当日,国军向八尺门地区空降了425名伞兵,当国军开始空降时,八尺门地区仅剩下水兵连连长和6名士兵,国军现在200米低空投下部分伞兵。水兵连长发现之后,立即带领6名士兵从仓库中取出4挺轻机枪对空进行射击,击死击伤部分跳伞国军,同时迫使国军飞机拉高至1000米,进行高空空投,导致了国军伞兵飘落时间延长,空降范围扩大,空降后分散,同时在空中成为了解放军地面部队的活靶子。空降后一个小时,国军伞兵才被组织起来投入战斗。[9]解放军八尺门地区部队在国军伞兵空降后处于混乱之机,集合了水兵连队伍,同时集合了一些民兵,抢占临时工事,准备抗击国军空降部队。国军空降部队集合完毕后,利用兵力火力优势向解放军发起进攻,水兵连且战且退至渡口,凭借码头的围墙作为屏障继续阻击国军,使国军3个小时尚未攻占八尺门,为解放军增援部队的到达争取了时间。解放军增援部队中,驻漳浦县旧镇隸屬3野的31军272团行动最快,16日上午9时,272团率先到达八尺门。紧接着,屬於4野的41军先头、三野28军先头团也抵达东山岛。[10]解放军先头营登陆后,立即向渡口地区的国军伞兵发起攻击,将其大部分歼灭。[11]

国军方面对于八尺门的空降作战的记载,稱國军参战伞兵后来回忆空降著陸後的四小時傘兵士氣如虹,一鼓作氣攻克八尺門渡口,只是原本要炸毀的活動浮橋已經被撤回到大陸那一邊了。[12]傘兵空降後的第一任務是炸掉八尺門的橋梁,但是傘兵下來看不到橋,這是情報失誤,原來他們用的是臨時浮橋,它可以隨時搭建。[13]对伞兵的重大损失分析为解放軍重兵增援登陆、火力全開打過來時,輕裝的傘兵再也不能抵擋,只好且戰且走,但沒到達被「圍殲」的地步。等到與友軍會師後,剩餘傘兵又全被充為預備隊,原本已經血戰一晝夜的傘兵官兵未得充分休息,就被指派投入增援圍攻「410高地」(東山島中央最高點)的戰鬥,在解放軍機槍火網掃射下,一批又一批傘兵冒死仰攻山頭,這或許才是使傘兵傷亡殆盡的主要原因。[14]随后,解放军增援部队通过八尺门渡口源源进入东山岛。[15]

第三日[编辑]

解放军方面記載,7月17日凌晨,解放军第31军第272团全部登陆东山岛,第28军和第41军先头部队也已经登上东山岛。解放军守岛部队与增援部队会师后,游梅耀决定不等增援部队全部到达就发起反击,战斗开始向有利解放军的方向发展。而解放军登陆增援的部队也发现国军开始出现动摇,也在兵力还不占优势的条件下立即向国军发起进攻。17日,解放军31军军长周志坚率91师指挥部上岛,一夜之间,双方力量对比彻底转变。[16]到7月17日上午,国军见预定作战目标已经不能达成,遂决定收缩兵力。临近中午,解放军各部队向国军发起全面进攻,重新夺回东山岛主控权。[17]解放軍表示,国军傘兵精銳死傷慘重,倉皇撤退時又留下一些傘兵未能帶回金門。由于当时没有海空军力量支持,解放军无法拦截国军从海上撤退,至17日黄昏,解放军歼灭了国军掩护部队,取得东山岛战役的胜利,成功守住东山岛。


國軍方面記載,16日12時許,胡璉將軍率領部分參謀登上東山島與第19軍軍長陸靜澄會晤討論當面敵情。隨著解放軍的迅速增援,以及胡琏认为突擊作戰的任務已經達成下,在17日清晨6時柯副指揮官親送撤退命令給陸軍長,指示部隊利用12時最低潮的時機順勢撤退。11時各部隊轉移至登陸區進行撤退,其中第134團在由霞湖撤退時遭到解放軍由410高地的不斷襲擊,無法順利脫離,以致抵達海灘時,潮汐以變,部分官兵不得不泅水登艦,加重損失。而擔任掩護作戰的第135團,与解放军激烈交战,且戰且走,因通訊設備遭破壞,遲至傍晚6時許才與指揮部取得連繫,利用艦砲的掩護下脫離追擊的解放軍。[18]国军主力至18日凌晨3時才最终完成撤退任務,撤回金门。[19]

戰果[编辑]

中国人民解放军稱此役歼敌3379人(俘敌715人)、炸毁坦克兩辆、击沉登陆舰三艘、击落飞机兩架,且这一仗将當時仅有兩个「旅」(团)2000多人的中華民國國軍伞兵部队消灭了400多人,(阵亡比例可能超过80%),除几十人逃回外,剩余被俘,解放军則伤亡1250人(包含民兵等)。

中華民國國軍稱此役擊斃及擊傷解放軍2000人,俘虜480人,另外還摧毀軍車五輛、彈藥及糧庫多座、機帆船七艘和山砲八門。在损失的部队中,國軍傘兵參戰487人,陣亡軍官23人,士兵231人(含失蹤71員),共計陣亡254員,陣亡比例52.15%[20]。因為國軍在時限內無法攻占410高地,所以從突擊作戰的角度算是失敗。

国军檢討[编辑]

胡琏被批評,傘兵運用不當,傷亡過大。此外,在當初計畫中假定四野不會跨區援助三野的部隊,事後檢討起來也是一種誤判。空降司令顧葆裕則是被撤換。

對於傘兵運用的缺失有以下數因:

  1. 兵力近一大隊,卻沒有派出大隊長指揮,反而是以副大隊長李厚圻少校指揮,而李少校的指揮經驗不足,被認為是傘兵指揮失當的原因。
  2. 傘兵空運時沒有採用戰鬥裝載,反而人與彈分離,砲和彈分離,甚至連火砲與砲栓都是分機裝載,造成傘兵著陸後人找不到武器,有武器卻沒有砲彈等等紊亂的情形。
  3. 沒有採用戰鬥高度跳傘,反而是用一般訓練高度跳傘,因為跳傘高度高,傘兵著陸後分散太遠,集結不易。
  4. 臨時編裝後的訓練不足,尤其對於空降時很容易分散的傘兵,如果部隊間默契不夠就無法有效的集結。而友軍對於傘兵運用也沒有概念,甚至發生空軍戰鬥機誤擊自己傘兵[21]。當時陸軍158師師長王政乾將軍回憶,尤其地面布板擺設錯誤,導致空軍對己方部隊展開炸射。

解放军表功[编辑]

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第80团2连坚守东山岛的一个高地,奋战27个小时,守住了阵地,为战斗胜利作出了贡献。全连有2人立一等功,13人立二等功,69人立三等功。1953年8月7日,福建军区授予该连“东山战斗守备一等功臣连”称号。

二等功臣连:水兵第1团1连

二等功臣排:公安第80团6连2排

增援200高地守备模范排:步兵第272团12连2排

威震东山排:步兵第244团2连2排

张学栋班:步兵第244团2连5班

影響[编辑]

东山岛战役后,蒋中正不再派出编制部队反攻大陆,而解放军指挥官叶飞則是一雪金门战役(中華民國稱古寧頭戰役)的前耻,成功打胜了號稱“解放军版本的金门战役”。通过此次战役,解放军一雪一年前南日岛战役之耻。而国军反攻大陆军事作战行动至此告終。挖掘工事坚守與機動增援從此成為解放军沿海防禦戰術。解放軍於1955年發起三軍協同作战,攻佔一江山島

在此次戰役時,雖然損失不貲,卻達成國軍對於傘兵運用與三軍聯合作戰的實戰測試。經此次實戰驗證後,對於大規模傘兵運用與三軍聯合作戰,還是有了實務上的戰術經驗,促使國軍在重新掌握空優後,設計出國光計畫的全面反攻計畫,不过随着时局的变化,这个计划最终还是成了一纸空文。

參考文獻[编辑]

  • 徐焰. 《金门之战 1949-1959》. 沈阳市和平区十一纬路25号: 辽宁人民出版社. 2011. ISBN 978-7-205-06942-1 (简体中文). 
  • Zhu, Zongzhen and Wang, Chaoguang, Liberation War History, 1st Edition, Social Scientific Literary Publishing House in Beijing, 2000, ISBN 7801492072 (set)
  • Zhang, Ping, History of the Liberation War, 1st Edition, Chinese Youth Publishing House in Beijing, 1987, ISBN 750060081X (pbk.)
  • Jie, Lifu, Records of the Libration War: The Decisive Battle of Two Kinds of Fates, 1st Edition, Hebei People's Publishing House in Shijiazhuang, 1990, ISBN 7202007339 (set)
  • Literary and Historical Research Committee of the Anhui Committee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Liberation War, 1st Edition, Anhui People's Publishing House in Hefei, 1987, ISBN 7212000078
  • Li, Zuomin, Heroic Division and Iron Horse: Records of the Liberation War, 1st Edition,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istory Publishing House in Beijing, 2004, ISBN 7801990293
  • Wang, Xingsheng, and Zhang, Jingshan, Chinese Liberation War, 1st Edition,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Literature and Art Publishing House in Beijing, 2001, ISBN 750331351X (set)
  • Huang, Youlan, History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War, 1st Edition, Archives Publishing House in Beijing, 1992, ISBN 7800193381
  • Liu Wusheng, From Yan'an to Beijing: A Collection of Military Records and Research Publications of Important Campaigns in the Liberation War, 1st Edition, Central Literary Publishing House in Beijing, 1993, ISBN 7507300749
  • Tang, Yilu and Bi, Jianzhong, History of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in Chinese Liberation War, 1st Edition, Military Scientific Publishing House in Beijing, 1993 – 1997, ISBN 7800217191 (Volum 1), 7800219615 (Volum 2), 7800219631 (Volum 3), 7801370937 (Volum 4), and 7801370953 (Volum 5)

注释[编辑]

  1. ^ 空降特戰司令部編印 空降戰史 第六章P.219
  2. ^ 空降特戰司令部編印 空降戰史 第六章P.229
  3. ^ 金门之战 (2011)P112
  4. ^ 金门之战 (2011)P112
  5. ^ 金门之战 (2011)P112-113
  6. ^ 金门之战 (2011)P114
  7. ^ 空降特戰司令部編印 空降戰史 第六章P.243
  8. ^ 金门之战 (2011)P112
  9. ^ 金门之战 (2011)P113
  10. ^ 金门之战 (2011)P114
  11. ^ 金门之战 (2011)P114
  12. ^ 空降特戰論壇-參戰人員回憶
  13. ^ 頭條文史工作室 東山島的蒲公英(二)參戰人員訪談
  14. ^ 空降特戰論壇-參戰人員回憶
  15. ^ 金门之战 (2011)P114
  16. ^ 金门之战 (2011)P114
  17. ^ 金门之战 (2011)P114
  18. ^ 空降特戰司令部編印 空降戰史 第六章P.253
  19. ^ 空降特戰司令部編印 空降戰史 第六章P.253
  20. ^ 空降特戰司令部編印 空降戰史 第六章P.258
  21. ^ 空降特戰司令部編印 空降戰史 第六章P.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