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社會論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歐洲社會論壇(英文:European Social Forum,簡稱 ESF)是由歐洲另類全球化運動人士舉辦的年度會議,旨在為歐洲及全世界的社會運動工會運動非政府組織、難民、反戰與反帝團體、反種族主義運動、環保運動與流亡社群提供討論主要議題的平台。歐洲社會論壇由世界社會論壇分出,並依循其原則憲章

第一屆論壇[编辑]

第一屆歐洲社會論壇於2002年11月於佛羅倫斯舉行。其口號為「反戰、反種族主義、反新自由主義」,並直接點名喬治·沃克·布希伊拉克的行動。

在論壇召開前,托斯卡尼地方當局與右翼中央政府間發生了巨大的政治衝突。一些人擔心歐洲社會論壇重蹈2001年熱那亞八大工業國會議覆轍,引發暴力與意外。佛羅倫斯記者 Oriana Fallaci 參與爭論,他呼籲佛羅倫斯市民關店在家避禍,並將歐洲社會論壇與納粹佔領相提並論;其他反對者包括批判 Berlusconi 政府但仰慕美國的政治學家 Giovanni Sartori,與右翼導演Franco Zeffirelli。支持者則包括記者 Tiziano Terzani 與「教授運動」(一群發動反 Berlusconi 政府遊行的大學教授)的發起人們。

事實上,歐洲社會論壇並未造成任何意外,它以一場反戰遊行告終,據主辦單位估計有超過一百萬人參與。論壇的議程包括移民問題、歐盟憲法托賓稅等等,而焦點仍置於反戰。義大利反戰運動領導人 Gino Strada 是最受歡迎的講者之一。此外的與會者還有諸如國際特赦組織的大型非政府組織ATTAC等區域性組織與左翼議員。志願口譯團體 Babels 在場將活動翻譯為各國語言。

論壇結束之際,眾人計畫了一場全歐反戰遊行,這就是後來的2003年2月15日全球反戰行動(詳閱 Stop the War: The story of Britain's biggest mass movement, Andrew Murray and Lindsey German, ISBN 1-905192-00-2, p.107)。

第二屆論壇[编辑]

第二屆歐洲社會論壇在2003年11月於巴黎舉行。主辦單位宣稱有超過五萬人參加,最後一天的遊行則有約15萬人參加。

在法國,有人對組織的開放性置疑。法國社會黨的參與也引發許多批評聲浪,因為該黨在1990年代支持市場自由化;不過論壇中最活躍的團體還是革命共產主義者同盟。一些無政府主義團體於前一天在巴黎舉行了一個女性論壇,以抗衡第一屆歐洲社會論壇中的女性代表不足問題。

第三屆論壇[编辑]

第三屆歐洲社會論壇在2004年11月15-17日於倫敦召開。主辦單位聲稱大約有2萬5千人參加各種會議、討論班、工作坊與文化活動,主講者共有約2500人,還有歐盟以外國家的參與者。

黑人、亞洲人、穆斯林與難民的比例有明顯提昇。女性講者也較前兩屆論壇更多。這次論壇也第一次包括了一個三天的文化議程,可由 ESF 網站公開報名。

知名的參加者與講者包括了阿爾及利亞反殖民鬥爭領導人 Ahmed Ben Bella、切·格瓦拉的女兒 Aleida Guevara、英國反戰領導人 George Galloway 與來自巴勒斯坦的 Mustapha Barghouti。作家 Susan George、John Pilger 與 George Monbiot 也相當活躍。政治人物 Gerry Adams 是參與的眾多愛爾蘭人士之一。論壇以一場在南華克大教堂的遊行揭幕。

跟巴黎論壇不同的是:在倫敦一開始並無補助。資金最後由大倫敦政府、市長辦公室(肯·利文斯通及其幕僚)及一些工聯提供。社會主義工人黨、 全球抵抗組織、托賓稅網絡與核裁軍運動是使運動在倫敦舉辦的關鍵角色。

其他團體(如倫敦社會論壇)認為組織策略過於垂直化,他們因此「水平地」組織了其他週邊活動。這些週邊活動被稱為「自主的」或「超越 ESF」的,參與者有非政府組織、英格蘭與威爾斯綠黨以及一些不結盟的無政府主義者與社會主義者。

論壇以一場穿過倫敦市中心與特拉法加廣場的遊行告終。遊行的規模被視為論壇成功的標誌,不過許多歐洲批評家指出所有講者都是英國人,並由英國主辦者選出。遊行人數估計在7至10萬人間。講者要求結束戰爭、種族主義與私有化,他們鼓吹歐洲的和平與社會正義。

第四屆論壇[编辑]

第四屆歐洲社會論壇於2006年5月4日至7日在雅典召開。根據主辦單位統計,登記人數超過了3萬5千人。5月7日週六下午的遊行據媒體估計有約8萬人參與,這是雅典市自2003年2月15日反戰遊行以後的新紀錄。

雖然許多人在事前對另類全球化運動有所擔憂,雅典論壇的成功證明了歐洲社會論壇還仍未失去活力。

論壇議題包括左翼與伊斯蘭的關係:某些參加者認為可以,而且也必須與穆斯林及伊斯蘭政治中的左派結盟,一同反抗自由主義,其他參加者則認為此與共和及世俗理念相悖。此外,論壇也論及如何在成功否決歐盟憲法之後建構另一種歐洲。

參考資料[编辑]

第一屆論壇[编辑]

第二屆論壇[编辑]

第三屆論壇[编辑]

第四屆論壇[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