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雷比亞河戰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Proelium Trebianum
特雷比亚河战役
第二次布匿战争的一部分
Battleofthetrebiamap.jpg
J·威尔斯的著作罗马简要历史插图。在这幅战场地图里,罗马军队驻扎在特雷比亚河左岸。罗马军队受到迦太基军队的努米底亞骑兵骚扰后,渡过特雷比亚河追击努米底亞骑兵。
日期: 前218年12月冬至
地点: 罗马特雷比亚河
結果: 迦太基军队取得胜利
參戰方
迦太基共和国 罗马共和国
指揮官和领导者
漢尼拔 Tiberius Sempronius Longus
兵力
30,000人:
重装步兵20,000人
骑兵10,000人
战象37头
42,000人:
军团士兵18,000人
意大利盟军20,000人
骑兵4,000人
伤亡与损失
步兵4,000人 - 5,000人
战象若干头
大约26,000人 - 28,000人,最高32,000人

特雷比亚河战役Proelium Trebianum),是以汉尼拔为首的迦太基军队,和以Sempronius为首的罗马军队,在前218年冬至进行的一场战役,也是第二次布匿战争中的第一场大型战役。罗马军队在这场战役中,承受了大量损失。不过,也有一部分的罗马军队,在战役中取得了胜利,凯旋回到皮亚琴察汉尼拔在战役中,以谨慎、创新的战术,使得迦太基军队取得了胜利。反观他的对手Sempronius Longus,行事鲁莽、目光短浅,未能看出汉尼拔在用计引他进入包围圈,使得罗马军队最终战败。

这场战役在皮亚琴察省特雷比亚河左岸进行,战役就是以这条河流为名。战场的确切位置,今人并不清楚。不过,大部分人都认为,战场是在艾米利亚大道附近的。也有人认为,战役是在罗托夫雷诺进行的。

来源[编辑]

罗马历史学家李维和希腊历史学家波利比奥斯的著作,都有记载这场战役。两人的著作,成为后人研究这场战役的主要来源。两人的著作,在地理细节上有很大出入。而且,两人都把一些关键之处,如罗马军队营地的位置,又或者是罗马军队渡河的方向,写得模棱兩可。因此,大部分学者都十分关注两军的战前部署。而战役的结果,在两人的著作中,都是相同的。

史实和后世设想的混淆,引发了一定争议。有人认为,Sempronius正全速赶往另一地点,和西庇阿的军队会合。但证据显示,两人“只召开了很多会议,查明所发生的事情的真相,讨论当时形势。”

而且,这两位执政官所率领的军队,驻扎在两个相距很远的地方。波利比奥斯曾在著作中假设两军在战役发生时,已经会合,也就说,Sempronius指挥了四个军团。他在著作中描述了罗马军队撤往皮亚琴察的过程,但丝毫没有提及,负伤的西庇阿,是怎样撤往皮亚琴察的。不过,李维在著作,描述了西庇阿撤退的过程:他率领军队秘密撤往皮亚琴察后,又再撤往克雷莫納。所以,在皮亚琴察过冬的只有一支军队。

如果西庇阿完好无损的军队,秘密撤往了皮亚琴察,那么,无论是Sempronius,抑或是西庇阿,都不太可能指挥另一人的军队,也不能协助另一人作战。事实上,并没有证据显示,Sempronius曾经向西庇阿透露,自己准备进攻迦太基军队。Sempronius在战前,只咨询过后者的意见,后者回复他时,建议他不要进攻迦太基军队。很多学者认为,汉尼拔当时是在阻止Sempronius的军队,和西庇阿的军队会合。不过,这一说法没有证据支持。如果西庇阿真如这些学者所说的那样,掌有一支军队,那么,汉尼拔应该会注意到这一点。但汉尼拔似乎不知道这支军队的存在。他没有率军阻止Sempronius的大军,由东面行至西面。而西庇阿和Sempronius,也没有交出自己的部队,给对方指挥。

波利比奥斯和另外一些历史学家提出,当时西庇阿和Sempronius的确想会师,只是未能成真而已。事实上,罗马军队在特雷比亚河附近,有两个营地。西庇阿的军队驻扎在左岸的山丘上,而Sempronius的军队则驻扎在右岸的平原上。但有些历史学家二者择其一,说在战役开始时,罗马军队在特雷比亚河附近只有一个营地。

汉尼拔感到两军不会会合,制定了相应策略,最后因此取胜。他派人挑衅Sempronius,引诱他渡过特雷比亚河,进入他的包围圈。Sempronius果然中计,率军在雨雪交加的天气下,渡过特雷比亚河,追击汉尼拔派出的诱饵部队。罗马军队渡河后,汉尼拔派出自己精力旺盛、准备充足的士兵,突然袭击罗马军队,罗马军队因此损失了大部分士兵。

前奏[编辑]

特雷比亞河会战示意图

汉尼拔抵达[编辑]

前219年,汉尼拔率军攻打和罗马结盟的城市萨贡托,引发了第二次布匿战争。攻陷萨贡托后,他带兵开往意大利。汉尼拔的军队在越过代表迦太基、罗马两国国界的埃布羅河之前,有士兵102,000人,战象若干头。他的大军在翻越阿尔卑斯山时,损失了大半人马,剩下士兵26,000人。汉尼拔的军队抵达意大利半岛后,在提契诺河一带,和西庇阿之父普布利乌斯·科尔内利乌斯·西庇阿的军队交战,取得了胜利。战后,高卢和迦太基结盟,他的军队加入了不少高卢士兵,人数上升到90,000人。汉尼拔的军队要对付罗马军队,可谓綽綽有餘。而且,他还有山南高卢人助战、支援。

Sempronius Longus抵达[编辑]

罗马元老院得知迦太基军队大败罗马军队之后,命令驻守西西里的执政官Sempronius Longus增援普布利乌斯·科尔内利乌斯·西庇阿。但Sempronius并不知道,负伤的西庇阿在提基努斯河會戰之后,已经撤往了罗马殖民地皮亚琴察。在提基努斯河會戰之后,一直不满罗马人向自己国家殖民的高卢人,在汉尼拔的唆摆之下,加入了迦太基一方,与罗马人作战。汉尼拔驻扎的平原就在西庇阿驻扎的山丘下面。两军都没有完全控制皮亚琴察。

Sempronius接到元老院的命令时,身处西西里利利巴厄姆(Lilybaeum,今马尔萨拉)。他解散了人马,不过要求他们在波河南面的里米尼重新集合。解散人马后,Sempronius独自一人,沿着当时仍未建成的艾米利亚大道,向皮亚琴察前进。12月初,他之前解散的两个军团,在皮亚琴察重新集结。Sempronius并未在城市停留,第一个原因是城市的堡垒,已经被汉尼拔的努米底亞骑兵焚毁,第二个原因是焚毁堡垒的骑兵,此时还在城市南面驻扎。这些骑兵驻扎的位置,和一个多月前汉尼拔大军驻扎的位置十分接近 - 甚至可能和汉尼拔大军之前驻扎的位置相同。很明显,汉尼拔为了追击西庇阿,已经渡过了特雷比亚河,在河流左岸扎营。

占领Clastidium[编辑]

高卢人的补给,并不够汉尼拔的大军使用。所以,他还要向占领地区的人民征收补给。汉尼拔的行为,无疑为当地人民加上了沉重负担,他所得到的补给,也日渐减少。他因此决定,占领Clastidium(今卡斯泰焦),抢夺罗马人在当地的粮仓。汉尼拔不能重复先前走过的路线。他通过賄賂驻军指挥官Dasius Brundisius,兵不血刃地占领了Clastidium。汉尼拔在占领Clastidium后,按照先前的承诺,善待当地驻军。

戰時[编辑]

當年十二月,兩軍在特雷比亚河畔展開決戰,漢尼拔充分展現了他過人的軍事天才,運用騎兵騷擾羅馬軍營,誘使急躁的塞姆普羅紐斯下令全軍出擊,進入漢尼拔設下的陷阱。在雙方正面交鋒得如火如荼之際,迦太基伏兵從埋伏之處湧出,突襲羅馬軍側翼。羅馬兵潰不成軍,全軍傷亡超過三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