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双年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上海双年展第一官方标志

上海双年展自1996年诞生,经过14年的历练,不仅成为中国最具国际影响力的艺术展示,更受到了国际艺术界的广泛肯定,被公认为是。它不仅在学术层面上向世界展示当代艺术的最新成果,而且也在当代艺术与大众间构建起了一座沟通交流的平台。

从第一届"以开放的空间"为主题,经过第二届"融合与拓展"、第三届“海上/上海 一种特殊的现代性”、第四届“都市营造”、第五届的“影像生存”、再到第六届“超设计”和第七届“快城快客”,上海双年展始终以上海城市为母体,依托上海独特的城市历史和文化记忆,来思考当代都市文化建设中的诸种问题,充分调动中国文化资源和技术媒体发展的最新成果,以鲜活的视觉艺术方式在全球境遇和本土资源之间、严肃人文关怀和大众时尚之间、都市视觉建构和城市内涵发掘之间,建立起一座交往互动和展示的桥梁。通过这六届的努力,双年展逐步形成了其特有的发展格局与文化定位,在如林的国际双年展中确立起了鲜明的风格和模式,同时为上海世博会提供积极的文化思考和生动的策展思路。更重要的是双年展已经为上海的新都市文化与精神文明建设开辟了一个全球性的宣传、展示窗口,创造了巨大的社会效应。依托着上海这座东方大城独特的历史文化记忆,上海双年展将继续推进中国当代艺术与视觉文化的健康发展。


历届展览[编辑]

上海双年展始创于1996年,是中国历史最悠久、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也是亚洲最重要的双年展之一。

从第一届以“开放的空间”为主题,经过第二届“融合与拓展”、第三届“海上/上海一种特殊的现代性”、第四届“都市营造”、第五届的“影像生存”、第六届“超设计”、第七届“快城快客”、第八届“巡回排演”、第九届“重新发电”,直至第十届“社会工厂”,上海双年展始终以上海城市为母体,聚合最优秀、最新锐的国际策展人和艺术家资源,探讨都市文化、当代艺术和社会公众的互动关系,成为每两年一次集结于上海的大型国际当代艺术展示与交流平台。

1996年[编辑]

Shanghai Biennale 1996
1996年上海双年展
Shanghai Biennale 1998
1998年上海双年展

第一届上海双年展 主题:《开放的空间》

上海美术馆经文化部和上海市政府的批准,于1996年3月18日—4月7日举办了'96上海(美术)双年展,首届双年展由上海市文化局、上海美术馆主办。以“开放的空间”为主题,旨在突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艺术多元并存、异彩纷呈的局面,内容以油画这一外来艺术样式在中国的发展为重点,包括具象、表现、抽象以及装置艺术等多种风格,参展艺术家共29名,展出作品共160件。

1998年[编辑]

第二届上海双年展 主题:《融合与拓展》

1998上海(美术)双年展由上海美术馆、梁洁华艺术基金会联合主办。展览于1998年10月20日-11月20日举行,展览场地为上海美术馆、刘海粟美术馆。'98上海(美术)双年展的主题是“融合与拓展”,展出作品共256件。作品以近年来的水墨创作为中心,展示具有悠久历史的水墨艺术的最新状态。作品按艺术风格倾向分为两部分。

2000年[编辑]

Shanghai Biennale 2000
2000年上海双年展
Shanghai Biennale 2002
2002年上海双年展

第三届上海双年展 主题:《海上•上海》

2000上海双年展的主题是“海上•上海”。来自18个国家和地区的67位艺术家带来了包括油画、国画、版画、雕塑、摄影、装置艺术、录像艺术、媒体艺术和建筑等各种艺术样式的300余件作品。本届双年展首次由中外策划人组成策划小组,由策划小组推荐的外国艺术家是90年代在国际艺术界很活跃的艺术家,他们分别来自欧洲、美洲、澳洲、非洲、亚洲,代表了当代国际艺术潮流,并对当代文化问题有着积极的态度和敏锐的把握。策划小组推荐的中国艺术家大部分是当代中国美术界的代表人物,他们凭借着各自的影响力成为中国艺术的新锐。其间还举办了“‘海上/上海’一种特殊的现代性”的主题研讨会。

2002年[编辑]

第四届上海双年展 主题:《都市营造》

2002上海双年展由上海双年展组织委员会主办。本届双年展主题为“都市营造”,它由“都市营造”主题展、“都市营造”国际学生展回顾展和“上海百年百座历史建筑图片展”三个部分组成。本届双年展意在对迅速推进的都市化进程,以空前的深度和广度改变着中国面貌的新型城市建筑所导致的原有文化格局和生活形态的急剧变化进行探讨。以建设性的态度审视这一现实,思考乡村与都市、传统与现代、本土与全球、保护与发展、传承与创新等当代全球文化发展的新课题,对中国当代文化的建设有着特别重要的现实意义。

2004年[编辑]

2004年上海双年展

第五届上海双年展 主题:《影像生存》

当2004年(第五届)上海双年展于2004年9月28日-11月28日举行。本届双年展的学术主题为“影像生存”(英文为Techniques of the Visible),它致力于探讨可视世界的制像技术,呈现影像的历史及其对人类生存状况的影响,致力于在人文关怀中思考技术的发展,在技术发展中建立人文的关怀。本届双年展将围绕着“影像生存”这一主题,以上海美术馆为核心,将在上海市区设置若干系列展示,建立起一个彼此投射、多重现场的展览系列,使上海双年展更加体贴公众,进一步发挥文化窗口的职能。

2006年[编辑]

2006年上海双年展

第六届上海双年展 主题:《超设计》

今天,我们生活在设计无处不在的时代,社会、生活和艺术,无不与设计息息相关。设计往往被与功能化和实用主义联系在一起,以设计为题,旨在打破艺术和实用之间的那种过于简单的对立关系,对艺术与设计、创作与工业、生活与生产之间的关系提出全面的反思,力图重新恢复艺术与日常生活的关联,焕发其能量与活力。 设计这一最贴近日常生活的创造形式将我们引向生活美学、技术美学和社会美学的思考。设计在不断地自我超越,“超设计”既是这个时代的产物,也是这个时代的推动者。“超设计”反映了我们时代共同的美学目标,艺术家希望探讨的是一种以“设计作为材料”进行观念创作的艺术。在此,设计不仅作为一种技术手段,创造出一种功能性对象,更重要的是,它还贯穿着美学意志,包含着艺术价值和社会理想;设计不仅仅是创造出一个作品,它还指向一系列生活方式、社会理想和历史计划。在这个意义上,设计走向了“超设计”。

2008年[编辑]

Shanghai Biennale 2008
2008年上海双年展
Shanghai Biennale 2010
2010年上海双年展

第七届上海双年展 主题:《快城快客》

当前世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城市化现象,尤其在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城市化是由传统的农业社会向现代城市社会发展的自然历史过程,它表现为人口向城市的集中,城市数量的增加、规模的扩大以及城市现代化水平的提高,是社会经济结构发生根本性变革并获得巨大发展的空间表现,城市化率也是国家现代化程度的重要指标。伴随着体制改革,实现由传统的农村社会向现代城市社会的转变,也是中国在21世纪进一步深入发展的必由之路,2010年上海世博会更是以“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为主题。在这一语境中,第七届上海双年展在历届双年展的经验基础上,循着上海双年展自身的文化逻辑,继续坚持立足本土经验、面向全球境域的文化姿态,把视点聚焦于城市及城市的主体人。

2010年[编辑]

第八届上海双年展 主题:《巡回排演》

2010年第八届上海双年展将于10月23日在上海美术馆开幕,主题为“巡回排演”。“巡回”是巡游与回归,“排演”是排布与推演。“巡回排演”是开放性的和流动性的,强调展览的策划情境和展开的过程,强调展览的创作与生产意识。在巡回排演中,展览空间不仅仅是艺术品的陈列场所,而且是生产性的、变化中的、反复试验的感性现场。本届双年展旨在打造一个流动性的论辩、展示、表演与生产的巡回剧场。 2010年6月11日,第八届上海双年展第二次新闻通气会在中国美术馆召开。策展团队成员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上海美术馆执行馆长李磊、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副院长高士明等参加新闻发布会。 双年展已经发展成为一种全球性的文化现象,近年来,它的体制化和均质化已经成为国际艺术反思和批判的焦点。“巡回排演”试图以上海为文化“基地”,在不同的机制平台上检验双年展的学术思考,共同探讨展览这一“展示-生产”领域的内在界限、它和社会空间的关系、当代艺术的社会参与和制度批判的历史对于展览体制本身的挑战等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巡回排演”是对当代艺术展览制度的一次反思,并从这种反思出发,对双年展的办展机制进行优化。 第八届上海双年展最大的特色就是学术结构,学术结构是这次双年展的载体。本次双年展重在“排演”,排演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跨主体的艺术生产方式。本届双年展将从剧场、排演的跨主体性出发,强调创作的群体互动性,推动当代艺术家具体现场的探索和呈现;二,当代艺术作品的过程性,这是更具有魅力的东西,更有效的视觉文本;三,巡回,重在流动性,作品的动态化,这是展览的一种新的模式与结构,重在对主题的讨论,最终将成果带回到上海主场馆。

2012年[编辑]

2012年上海双年展

第九届上海双年展 主题:《重新发电》

“重新发电”是本届双年展的主题。这个主题的形成和上海双年展的迁址、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创建息息相关,它天然地对应着对原南市发电厂、世博会“城市未来馆”的改造和重启。它充分调动了城市的记忆和世博的资源,扣准了中国工业摇篮的命脉,承载了当代资源变革的使命,形象地表达了上海双年展和当代艺术博物馆作为思想策源地、能量发动机的意义。 和世界上其它工业遗址改造项目一样,热电厂建筑功能的重新定位和开发,并不只是废旧资源的再利用,而是整个城市生态的反思和重新设计。“重新发电”并不只是把发电厂搬到远离城市的地方,也不只是简单地关于思想能源的诗性阐发,而是对于我们的生存方式的资源性命题的反思。 共生即能源,他人即矿藏。我们必须重提另一些能量来源的方式,即从共同体的关系中寻求能量。就像我们儿时寒冷的冬季,并不总是烧煤生炉子取暖,而是互相挤靠。能量不是等待被发掘的秘藏,而是来自共同体意识。他人与我们的差异,成为我们能量的源泉,因此保全他者、保卫社会,才是真正的可持续发展之计。

2014年[编辑]

第十届上海双年展 主题:《社会工厂》

“其(小说)为用之易感人也又如此...既已如空气如菽粟,欲避不得避,欲屏不得屏,而日日相与呼吸之餐嚼之矣。于此其空气而苟含有秽质也,其菽粟而苟含有毒性也,则其人之食息于此间者,必憔悴,必萎病,必惨死,必堕落。”——梁启超,《论小说与群治之关系》(1902)

2014年,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中国最重要的公立当代美术馆,前身为南市发电厂/即将第二次举办上海双年展。

本届双年展的主题为“社会工厂”,旨在探究“社会性的生产”特点和“社会事实”的组成要素。展览将回溯1978年这一历史参照点,这同时也是中国步入现代化的转折点。1978年,即将担任中国最高国家领导人的邓小平(1904-1997)宣布实行改革开放政策,重新确立“实事求是”的思想指导原则。此前毛泽东曾告诫党内,要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区分对待客观事实与主观想象。“社会工厂”将响应中国一些先驱级、重量级现代改革家的号召,以文学虚构手法作为社会改革的手段,代表人物包括政治评论家梁启超及中国最著名的社会批评家著有《阿Q正传》和《狂人日记》的作家鲁迅。

在此脉络下,本届双年展将探讨一系列相互关联的问题:在构建和重构社会的过程中,社会性与文学虚构之间存在何种关系?随着20世纪的现代化进程,社会性的生产发生了什么变化?随着“社会测量”技术的大范围使用、数据抽取和数码分析的盛行、以及社会进程日趋像电脑算法一般自动推演,社会性的生产是否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近现代之前,中国建立起无以类比的管理体系和档案管理制度,实现了社会的系统化;而这种历史遗产是否会影响当下社会的构建进程?我们该如何解读历史和技术对主体化产生的双重冲击?在社会重构的大背景下,中国是否也会像其他国家一样,迎来主体化的加速和多元化发展?

所谓“社会性的生产”,就是要通过关爱、情感和教育来培养人们感同身受的能力。“社会性的生产”包括生产各种符号、抽象图像和概念性泛化结论,它与体系构建及物质文化的创造同步进行。此外,它还包括由生产出的各种符号组成的一种特殊经济体、符号与功能、意义及事物其间“鲜活”而又模糊的关系。正是因为这种复杂交错的渊源,“社会事实”处在实际与可能性之间的灰色地带,总是若隐若现,永远不可能被人们完全参透。

在现代性之中,社会性模棱两可的特点,以及我们能否规划并改造、建立在这种模糊性中的社会,成了人们争论不休的话题。人们通过建立管理体系、展开调查和统计数据提出各种身份概念,试图多管齐下地减少“社会象形符号”(James C. Scott)的复杂性,并试图将有意义的符号与无意义的符号区分开,把可读的“信号”从“噪音”中剥离出来。第十届上海双年展便是在此脉络下展开,重点呈现当代和历史作品及音乐和电影艺术,质疑这种分离的表现及其历史性的生产力。

2014年上海双年展


城市馆的展览主题

本届双年展延续了“城市馆”的概念,以“城市车间”作为城市馆的总主题,整体性地将上双置身于多处城市公共空间之中,在回应中国城市化进程现实 的同时,也更积极地建构与城市日常生活之间的紧密联系,实现个体、艺术家、品牌、作品、空间之间的相互粘性。“城市车间”的英文翻译意译为:URBAN = WORK & SHOP,即将“车间”英文workshop拆解开,形成“城市=生产/消费”之意。此次展览选取了上海在文化与商业上都具有代表性的“淮海路”及其延伸地带的著名公共空间作为城市馆分展场,以艺术的方式激活上海最具活力的艺术长廊,通过有层次的节点,有序引爆艺术与空间、品牌、传播、观众之间的互动。 2014年12月至2015年1月,陆续启动的分展场包括:上海新天地、上海K11购物艺术中心、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和静安嘉里中心,在城市馆“城市车间”的总主题下,上述分展场的展览主题分别为:景观城市、生产之境、人机未来和城市客厅。

一、在地性:此时此地萌芽的海派经验

近代以来,绵延6公里的淮海路(旧称“霞飞路”)犹如上海的文化脐带,源源不断地为这座远东第一大都市供给着活力充沛的文化养分。 从上海开埠至1949年,这条荣膺“远东的香榭丽舍大道”的马路堪称上海的文化中心:海派建筑石库门以及独具法式风情的花园洋房与高级公寓在此云集;众多精英与名流的故居在此守望文化;中共一大会址也在此孕育出了中国共产党。 改革开放以后,淮海路重现往日的商业辉煌,形成了著名的高品位消费的国际化商圈,彰显着全国范围内最独树一帜的城市品格时尚摩登、浪漫情怀、年轻活力、精致高雅。 第10届上海双年展城市馆“城市车间”的各个场馆都座落在淮海路沿线以及其延伸地带,浓缩着上海百年城市化进程的历史精华;通过在时尚地标展示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显露上海最具风尚精神的当代风貌与最为朝气蓬勃的艺术生态。

二、再书写:当代艺术重塑城市空间

城市空间既会自发性生成,也会协调性构成。文化与艺术重塑着城市空间的经济属性,再书写着一个城市在它所属国家与世界中的角色。尽管文化与艺术在当下社会的地位略逊于经济建设,但是它潜移默化的协调性构成作用不容忽视。可以说,文化与艺术是日常生活的矫正器,它积极地介入到城市与社会之中,为固有的空间赋予崭新的语义。这正是“城市车间”介入社会,完成对于第十届上海双年展总主题“社会工厂”的深度践行。

三、空间格局:彰显现代城市的三大空间特性

1. 消费空间:上海K11购物艺术中心、上海静安嘉里中心

消费社会是现代城市的主要特征。波德里亚

消费文化构筑起当代都市里日常生活经验的基石。商场既是进行商品交换的场域,也是人与人之间进行交流与沟通的公共空间。在人流量最为密集的上海 K11购物艺术中心和静安嘉里中心,当代艺术将会最大限度地完成社会使命——用丰富的感官体验与感性经验调节着单一向度的消费体验与经济理性。 上海K11购物艺术中心以“生产之镜”作为展览主题,该主题引用自于波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的著作《生产之镜》(The Mirror of Production)。通过当代艺术作品的组织,探讨“组织化”的生产方式与“自发”生成生产方式之间的关系,即它们的对比、矛盾、冲突与共同融合。上海静安嘉里中心则以“城市客厅”作为展览主题,由艺术家们在城市公共空间中,以集装箱为载体,建构一个艺术化的“家”,讨论公共空间与私人生活之间的相互关系与转化。

2. 文化空间: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

艺术已不再是贵族殿堂或博物馆里的“独一无二”、供人膜拜的神圣对象。本雅明

美术馆与博物馆是发达资本主义时期的历史产物。它首先是富裕阶层用以炫示财力与权力的展示场所,其后才逐渐面向普通公众,成为衡量现代城市文明指数时必不可少的重要参数,同时也承担起了文化教育与普及的社会性功能。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和震旦博物馆以其公教项目和优质展览赢得良好的业界口碑。

3. 休闲空间:上海新天地

休闲文化是城市文化容器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刘易斯 芒福德

闲暇是孕育文化的母体。对于高强度劳作的都市人,休闲与娱乐的调节作用不容忽视,同时它也催生着城市文化,塑形着城市性格。新天地兼容有序地完成了上海城市风貌的华丽转身——从石库门(历史性)转型为休闲区(时尚性),贯通着室内空间(商场、饭店、咖啡馆)与户外空间(绿地、人工湖)。 上海新天地以“景观城市”为主题,旨在探讨在当代城市环境中,通过生产、消费、生活、行为等方式对城市景观引发的改变,以及这种改变所带来的人与城市乃至环境之间的新的可能性。据悉,该分展场将作为本届上双城市馆的首个分展场开幕,届时将有公共艺术、影像、装置、身体艺术等多件国内外优秀作品与观众见面。

四、时间线索:多点开花与持续爆破

艺术展览的生命力并不仅仅局限于开幕日当天,开幕奏鸣着盛宴的序曲,唯有具备持续发生、不断进行的事件性,才能够赋予艺术展览以旺盛的生命力。 上海新天地、上海K11购物艺术中心、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和上海静安嘉里中心将陆续于2014年12月至2015年1月间陆续开幕,松散有致地座落在淮海路沿线及其延伸地带,犹如同一根枝桠上的不同花苞,它们渐次绽放与谢幕,使得第十届上海双年展城市馆“城市车间”始终处于“进行时”。而在整个展期中,随着陆续的筹备到位,城市馆还将持续爆破这场流动的盛宴,设置了多个点燃话题性和事件性的爆点,将会长时间、高密度地引爆上海双年展在公众中的传播,也将给大家带来一届难忘的城市与艺术之旅。


2016年[编辑]

2016年上海双年展

第十一届上海双年展 主题:《何不再问?正辩,反辩,故事》


“何不再问?何不从一个问题或者欲望的原点、末端、中点开始发问(因为‘提问’的任务既是提出问题也是唤起欲求)?”

这段文字,是Raqs媒体小组(Raqs Media Collective)受“印度新电影”( Indian New Cinema)运动先驱李维克•吉哈塔克(Ritwik Ghatak)的作品《正辩,反辩,故事》(Jukti, Takko aar Gappo, 1974)启发而书,它锚定了本届上海双年展的策展构思。 在Raqs的构想中,作为本届上海双年展主角的艺术家就如同一个寓言中的人物,抛出各种谜团和动机,提出必要、艰难而动人的问题,从而转化了他们自己所处的那个故事。

何不再问?正辩,反辩,故事

“正辩,反辩,故事”三者就像物理学中的“三体问题”。

受此启发,本届双年展期待: • 充满寓言和故事中浑然天成的惊喜,并以新奇有趣的方式展开问题和辩论 • 构建介于图像、观点与表达之间,艺术、文学与哲学之间的异于主流、非教条化的链接矩阵 • 超越并质疑对世界的惯常划分的艺术和话语视角

本次展览将在一系列交叉轨道中得以实现“终端站”(Terminals),“复策展平台”( Infra-Curatorial Platform),“理论剧院”( Theory Opera),以及“51个人”( 51 Personae)。

“终端站”:中转站、发射台、链接中心。在这里,艺术家受邀进行实践,通过不断巩固、不断演进的艺术创作拓展出星群式的问题、议案与叙述。

“复策展平台”:探索策展的各种有利位置,在这些位置上引发新的问题:关于网络与知识,关于档案,关于被着重的形象,以及关于新生代如何对策展进行独立的思考。

“理论剧院”:编排不同大小音阶的思考与猜想方式,发声中交织哲学的深沉与歌剧的韵律。

“51人”:这个由一系列激动人心的行为组成的项目是对上海的庆祝,也是对生活、梦想、友谊与交谈的庆祝。是愿景式的提议,更是对被论证、团结和辩驳的能量所点燃的城市生活的重新想象。


外部链接[编辑]

官方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