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彭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伊彭堡
Ypenburg
海牙萊德斯亨芬-伊彭堡
伊彭堡一景,2018年
伊彭堡一景,2018年
伊彭堡於海牙市地圖中的位置
伊彭堡於海牙市地圖中的位置
坐标:52°02′31″N 4°22′05″E / 52.042°N 4.368°E / 52.042; 4.368
國家 荷蘭
基層政權海牙
行政區萊德斯亨芬-伊彭堡
政府
 • 區長湯姆·德布萊恩 (民主66
面积[1]
 • 总计5.056 平方公里(1.952 平方英里)
 • 陸地4.428 平方公里(1.710 平方英里)
人口(2018年1月1日)[2]
 • 總計27,165人
 • 密度5,400人/平方公里(14,000人/平方英里)
社區編碼42
CBS代碼051842

伊彭堡荷蘭語Ypenburg)又譯為勇堡[註 1],是海牙市內的一個社區,1936年隨著伊彭堡機場荷兰语Vliegveld Ypenburg的建設而發展起來,1992年機場關閉後,1997年荷蘭政府將伊彭堡劃設為Vinex荷兰语Vinex新住宅區,因而持續茁壯,成為約有三萬居民人口的社區。2002年,海牙市政府進行行政區劃調整,伊彭堡兼併了部分雷斯威克派奈克荷兰语Pijnacker諾特多普荷兰语Nootdorp的土地,並與洪恩維克荷兰语Hoornwijk (wijk in Den Haag)弗爾帕克荷兰语Forepark (wijk in Den Haag)萊德斯亨芬荷兰语Leidschenveen共同組成萊德斯亨芬-伊彭堡荷兰语Leidschenveen-Ypenburg,為海牙市的八個行政區之一[3]

歷史[编辑]

史前至中古時代[编辑]

三個伊彭堡人青銅像:其中中間的女子被取名為雷斯威克的伊潔(Ypje van Rijswijk),她的面貌是根據考古的頭骨遺骸重建而來的。[4][5]

伊彭堡得名於歷史悠久的同名農場,直到1997年在興建伊彭堡購物中心時,考古學家發掘了一座非常古老的人類定居和墓葬遺址,才逐漸拼湊出此地的史前樣貌[6]。在西元前約一萬年以前,現今的北海是一片可直達英格蘭的陸地。直到最後一個冰河時代結束,海平面隨著融冰而再次上升,海岸線才不斷東移。早在西元前3800年,新石器時代哈茲東克人(Hazendonk)便來到海牙的沿海地區[7][8];地勢較低的地區易被洪水淹沒,或較為潮濕、不適合居住,人類於是選擇在一些地勢高突的沙丘上定居[8]。伊彭堡便是其中最大的沙丘,高度約有100至750公尺[8]。人類在沙丘上建造了1.8公尺高的房屋[8],主要以狩獵和採集維生,同時也耕種穀物和畜牧[6]。有時他們也住在其他地方,但仍會到沙丘地區狩獵和採集果子與堅果[8]。考古學家在伊彭堡遺址發現了火爐和水坑的遺留,以及墓葬遺跡和煤精石琥珀吊墜等貴重的陪葬物,代表當時人類已有飲用水的習慣和墓葬文化[4][7][8]。伊彭堡墓葬遺跡也是荷蘭西部最古老的墓地[6]。直到西元前4000年至3500年,北海地區成為一片汪洋,海岸線向東推到了伊彭堡沙丘[8][9],沙丘的周圍環境逐漸變得潮濕、渾濁。西元前約3400年,人類便離開了伊彭堡的定居地[8]。史前時代後期,海岸線逐漸向西後退,在今海牙市留下了沙洲或沙丘地形[6]

羅馬帝國時期,海岸線退到了比現今的海岸線更西的位置,海牙地區也被羅馬人攻佔,成為羅馬帝國的領土[6]。到了中世紀,受到西風的影響,海岸線向東移動了數英里,伊彭堡成為了一片泥炭沼澤[6]。相較於伊彭堡,人類傾向定居在雷斯威克福爾堡英语Voorburg等地勢較高的地區,也因此後人對中古時代的伊彭堡所知甚少[6]。伊彭堡最初偶被用於農耕,後來數世紀成為泥炭的盛產地,遍布挖掘泥炭所留下的水坑[6]。一直到近代填海工程實施後,伊彭堡才有了漁業以外的發展[6]

伊彭堡機場[编辑]

伊彭堡近海牙一側因為較遠離洪氾區,形成了第一個建成區:沿著弗利特運河荷兰语Vliet (Zuid-Holland),坐落著許多別緻的鄉村莊園,當地被名為伊彭堡農場[6]。十九至二十世紀,伊彭堡開通了前往烏特勒支鹿特丹的鐵路,二十世紀時更進一步闢建高速公路,以及沿之而建的雷斯威克單車道[6]。最後,第一座「海牙」機場於1937年啟用[6]

海牙機場的建造藍圖可追溯至1919年[6]。1926年,當時的海牙市長派坦先生(Mr. J.A.N. Patijn)主張在海牙附近新建一座更勝過史基浦的機場[10]。然而,由於1930年代經濟成長緩慢,建造機場成本過高,計畫持續延宕[6][10]。與此同時,滑翔飛行運動正在荷蘭蓬勃發展,伊彭堡農場附近地區的上空是熱門的運動地點[10]。1935年,由海牙飛行俱樂部(Haagsche Aero Club)的主席瑞因德斯先生(D.H. Reinders)領銜,在荷蘭國家航空學校和鹿特丹航空俱樂部的支持,以及海爾德靈與皮耶生銀行(Heldring & Pierson)等資本家的資金協助之下,這群飛行運動愛好者向雷斯威克政府購買土地,伊彭堡機場破土動工,由雷斯威克市長在建地上鋪上第一塊石磚[10][11]。1936年7月11日,第一架飛機──德哈維蘭F.K.C豹蛾單翼機──降落在伊彭堡機場[10]。伊彭堡機場最初是運動競技機場,直到1937年8月18日獲得國家批准轉為民用機場。第一架降落在伊彭堡機場的航班是荷蘭皇家航空柯爾霍芬荷兰语KoolhovenF.K.43飛機[11]

伊彭堡紀念碑,由兩組青銅雕塑品組成:第一組(左圖)由六個肩並肩站立的抽象人形,放置在比利時青石基座上;另一組(右圖)則是兩個抽象人形,碑上刻有兩篇紀念伊彭堡戰役的詩作。[12]

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鹿特丹瓦哈芬機場荷兰语Vliegveld Waalhaven之間,伊彭堡機場的經營狀況一直很勉強[10][11]。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伊彭堡機場被轉作軍用機場[11]。1940年5月10日,德軍襲擊了中立的荷蘭。德國傘兵和空降部隊意圖降落在伊彭堡機場,計畫後續從伊彭堡向海牙進攻,進而俘虜荷蘭皇室、政府和軍隊首腦[10]。荷蘭面臨了歷史上第一次大型空降作戰的威脅。德軍戰鬥機的激烈轟炸和大規模空降砲擊不斷,但荷軍頑強抵抗,最終成功守成伊彭堡機場。這次行動也是德軍在西歐「閃電戰」之中所遭遇到唯一的重大挫敗[10]。為紀念伊彭堡戰役,今日的伊爾西公園(ILSY-plantsoen)矗立了「伊彭堡紀念碑」。許多街道也以當時在伊彭堡作戰的荷蘭將士命名[10]

戰爭結束後,伊彭堡機場繼續被用作軍用機場,一直到冷戰結束後,伊彭堡機場於1992年9月20日關閉[10][11]

人口[编辑]

截至2018年 (2018-Missing required parameter 1=month!),伊彭堡共有27,165位社區居民,居民的平均年齡為34.6歲,低於全海牙市的市民平均年齡[2]。其中,青壯年人口(20-64歲)佔61.0%,青少年與幼年人口(20歲以下)佔31.9%,老年人口(65歲以上)則佔有7.0%[2]。自2002年以來,伊彭堡的老年人口日益增加,青少年與青壯年人口則皆逐年減少[2]。伊彭堡的青壯年人口所佔比例(61.0%)也低於全海牙市(62.7%)[2]

伊彭堡的荷蘭本地人口佔58.8%,大幅高於全海牙市的比例(46.2%)[2]。而在2015年伊彭堡的移民人口中,非西方族裔佔總社區人口的25.3%,西方族裔則佔11.8%[3]

根據海牙市政府估計,截至2018年1月1日 (2018-01-01),伊彭堡共有10,191個家戶,其中23.0%為單身家戶,12.2%為單親家庭,有無子女的雙親家庭分別佔了43.2%和21.6%[2]

伊彭堡社區居民的社經地位和教育程度普遍較高[3]

伊彭堡一景,2005年10月

鄰里[编辑]

伊彭堡社區共包括八個鄰里(buurten[13]

鄰里
代碼
鄰里名稱 鄰里名稱
(荷蘭文)
總面積(含水域)
(平方公里)[13]
人口數[13]
(2018年)
人口密度[13]
(萬人/平方公里,
2018年)
所在位置
108 伯斯韋德 Bosweide .737 2,051 .303 Map - NL - 's-Gravenhage - Wijk 42 Ypenburg - Buurt 08 Bosweide.svg
109 台丁爾布魯克 Tedingerbroek .495 Map - NL - 's-Gravenhage - Wijk 42 Ypenburg - Buurt 09 Tedingerbroek.svg
110 瑞夫 De Reef .621 112 .022
111 維訥 De Venen .354 1,756 .524 Map - NL - 's-Gravenhage - Wijk 42 Ypenburg - Buurt 11 De Venen.svg
112 莫根維德 Morgenweide .882 7,122 .869 Map - NL - 's-Gravenhage - Wijk 42 Ypenburg - Buurt 12 Morgenweide.svg
113 辛苟斯 Singels .571 5,603 1.027 Map - NL - 's-Gravenhage - Wijk 42 Ypenburg - Buurt 13 Singels.svg
114 瓦特布爾特 Waterbuurt 1.065 4,782 .586 Map - NL - 's-Gravenhage - Wijk 42 Ypenburg - Buurt 14 Waterbuurt.svg
115 布拉斯 De Bras .952 5,851 .706 Map - NL - 's-Gravenhage - Wijk 42 Ypenburg - Buurt 15 De Bras.svg

參考文獻[编辑]

註腳
  1. ^ 「勇堡」譯名來源可參見:中央政府各機關派赴國外各地區出差人員生活費日支數額表, 99年9月16日生效版本 
參考資料
  1. ^ totale oppervlakte (inclusief water) en landoppervlakte 2018 [總土地面積(含水域)及陸地面積 2018年]. Den Haag in Cijfers. Gemeente Den Haag. [2018-08-13] (荷兰语).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Demografie in Ypenburg. Den Haag in Cijfers. Gemeente Den Haag. [2018-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3) (荷兰语). 
  3. ^ 3.0 3.1 3.2 Wijkprogramma Ypenburg 2016-2019 [伊彭堡社區計畫 2016-2019]. denhaag.nl. 海牙市政府. 2015年11月24日 [2018-08-13] (荷兰语). 
  4. ^ 4.0 4.1 Ypje van Rijswijk. Historische Vereniging Buitenplaats Ypenburg. [2018-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3) (英语). 
  5. ^ The first coastal dwellers. Skullpting - from skull to face. [2018-08-13] (英语).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Ypenburg vertelt - Historische inleiding [訴說伊彭堡 - 歷史介紹]. Haagse Herinneringen. [2018-08-13] (荷兰语). 
  7. ^ 7.0 7.1 Ypenburg - Een grafveld bij een oud vliegveld [伊彭堡-一座老機場上的古墳墓]. Archeologie op de Kaart. [2018-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3) (荷兰语). 
  8. ^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Archeologische opgravingen Ypenburg. denhaag.nl. Gemeente Den Haag. 2010年3月23日 [2018-08-13] (荷兰语). 
  9. ^ Den Haag en de prehistorie [海牙與史前時代]. Geschiedenis van Den Haag. [2018-08-13] (荷兰语).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Vliegveld Ypenburg - Van sportvliegveld tot vliegbasis [伊彭堡機場-從飛行運動機場到民用機場]. 2007年12月10日 [2018-08-14] (荷兰语).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Geschiedenis Vliegbasis. Historisch Informatiepunt Den Haag. [2018-08-14] (荷兰语). 
  12. ^ Monument Ypenburg. Mens & Dier in Steen & Brons. [2018-08-14] (荷兰语). 
  13. ^ 13.0 13.1 13.2 13.3 Key figures, indicators, monitors 2018. Den Haag in Cijfers. Gemeente Den Haag. [2018-08-13] (荷兰语).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