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南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南掌王国
南掌
ລ້ານຊ້າງ
1354年-1707年
 

 

南掌位置图
中南半岛上的位置
首都 琅勃拉邦,后来迁都万象
常用語言 老挝语
主要宗教 上座部佛教
政体 君主制
国王
- 1354年-1385年 法昂
- 1373年–1416年 三森泰
- 1496年–1501年 松普
- 1637年-1694年 索林那
歷史時期 中世纪文艺复兴
 - 法昂建国 1354年
 - 解体 1707年
今屬於  老挝
 泰國
 柬埔寨
 中国
 緬甸
 越南
Pha That Luang, Vientiane, Laos.jpg
老挝历史系列条目
早期历史
澜沧王国
1354–1707
万象
1707–1828
琅勃拉邦
1707–1949
川圹
1707–1949
占巴塞
1713–1946
暹罗越南属国
老挝保护国
1893-1953

日军占领 1940-1945
自由老挝政府英语Lao Issara 1945-1946
老挝王国
1953-1975

老挝内战
巴特寮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1975至今

南掌王国寮文ລ້ານຊ້າງ lâansâang;巴利文शिसत्तनखनहुत्,Sisattanakhanahut;缅甸语လင်းဇင်း越南语Vạn Tượng),又作澜沧、兰沧,是法昂于1353年建立的一个王国,为老挝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王朝。「南掌」为音译,其老挝语原意为「百万大象」。1694年,南掌王国分裂为琅勃拉邦王国占巴塞王国万象王国三个小王国。存在了三百四十一年。老族自古以来的政治制度是以上座部佛教统合王权思想进行统治。南掌王国宗教上有僧官制度,在中央有僧王及副僧王。三森泰王把人民分为貴族,平民与奴隶。

历史[编辑]

建国[编辑]

南掌的开国君主名叫法昂,1316年出生于勐騷瓦(Muang Swa,今老挝琅勃拉邦),其父召法皎本是勐騷瓦国王帕纳占蓬之子。召法皎因得罪其父,携子流亡柬埔寨国。法昂在柬埔寨长大,并娶了柬埔寨王之女。1352年,法昂率领柬埔寨王给他的一万名士兵返回故国,并成功击败其祖父,入主勐騷瓦。1353年,法昂於勐騷瓦称王,国号南掌洪考,并统一了老挝地区。 1358年,上座部佛教由柬埔寨传入南掌。

内乱[编辑]

1372年,法昂被驱逐,克死难府。南掌贵族拥立法昂之子吴何安即位,吴何安号称桑森泰。1417年,桑森泰去世,蘭亨登即位。1428年,兰康登去世,摩诃黛维控制朝政达二十二年,其间,摩诃黛维随意废立国王,国中一片混乱。1438年,立查伽帕为王,1440年,摩诃黛维去世,查伽帕亲政,结束了动荡的政局。

後黎朝入侵[编辑]

1479年农历十月,安南後黎朝黎圣宗发动入侵南掌的战争。安南军队一举攻陷琅勃拉邦,南掌王查伽帕逃到了楠府。越南史籍记载“入老挝城获宝物,其国王遁走,虏其民,略地至长沙河(或作金沙河)界,夾偭国(或作缅甸国)南边”[1]安南军队一路向西,意图进攻兰纳,但是以失败告终。查伽帕之子苏瓦那班朗自立为王,并夺回了琅勃拉邦,驱逐了安南人。 洪德十年八月二十三日命将臣将兵十八万分五道伐哀盆及老挝。

中兴[编辑]

1485年,苏瓦那班朗去世,弟拉森泰即位。1495年,拉森泰去世,子松普即位。1500年,查伽帕的另一子维苏那腊废松普自立为王,南掌进入黄金时期。1520年,维苏那腊去世,子菩提萨拉即位。菩提塞拉娶了兰纳王之女为王后,生子塞塔提拉。

兼并兰纳[编辑]

1546年,兰纳由于长期的动荡之后,派遣使者到达南掌,迎立新王,菩提塞拉派塞塔提臘率军前往接收兰纳。塞塔提拉在清迈即位,成为兰纳王。1548年,菩提塞拉死于意外,南掌的王子,塞塔提拉的兄弟们争立,塞塔提拉不得不回国击败竞争对手们。1550年,塞塔提拉击败了所有的对手,成为新的南掌王。而此时的兰纳已经立孟乃王子密谷提为新的兰纳王,南掌遂失去了兰纳的统治权。

南掌-东吁战争[编辑]

1558年,缅甸东吁王朝的国王白象王勃印曩率领强大的军队攻克兰纳首都清迈,兰纳成为缅甸的附庸。塞塔提拉曾派出军队救援清迈,但是被缅军逐回,由于惧怕被缅甸袭击,塞塔提拉于1560年迁都囊汉(今老挝万象)。1565年,缅甸大军于击败阿瑜陀耶和清迈后攻入南掌,1月,缅军攻克囊汉城,塞塔提拉逃进山中进行顽强的抵抗。缅甸军队找不到南掌军的主力于是在8月1日撤离囊汉,带走了塞塔提拉之弟,十八岁的琅勃拉邦王乌巴律。1568年,缅军包围了再次反叛的阿瑜陀耶,塞塔提拉率兵救援,结果在巴塞河口中伏,败回南掌。1569年,缅军攻克了阿瑜陀耶和清迈,再次大举入侵南掌。10月,缅军从孟山攻入南掌,1570年2月,缅军占领囊汉,塞塔提拉退入丛林之中与缅军开展游击战,缅军不得不罢兵回国。

1572年3月,南掌国王塞塔提拉率军攻打柬埔寨国跋摩王朝,但是大败战死。塞塔提拉的丞相森苏林以塞塔提拉儿子年幼为由,自立为国王,并击杀了不服从的贵族。缅甸国王白象王勃印囊听说后,多次派使者前往南掌交涉不果,于是决定再次入侵南掌。

1574年,缅甸白象王亲自率兵入侵南掌,森苏林不听左右劝谏,逃入深山。白象王到达囊汉后,派遣军队入山追击森苏林不果。1575年4月,白象王决定退兵,回到孟山。白象王让四名大臣辅佐塞塔提拉之弟乌巴律镇守南掌。5月,缅军归国,森苏林重兴夺回囊汉城。同年,森苏林率军进攻孟山,失败被擒。缅甸立乌巴律为南掌国王,南掌成为缅甸藩属,森苏林则被囚禁在汉达瓦底。

1579年,由于乌巴律的统治不得人心,各地诸侯不满。塞塔提拉之女比亚觉在南方起兵,自阿速坡一路北上,攻克囊汉城。缅甸派遣军队救援乌巴律,起义被镇压。

1588年,南掌国王乌巴律去世。由于缅甸没有任命新国王,南掌的僧团于1589年,派遣使者到汉达瓦底,迎立塞塔提拉之子诺皎固蒙。1590年,诺皎固蒙在万象即位。1595年,缅甸内乱,诺皎固蒙趁机摆脱缅甸独立。

后期[编辑]

1598年,诺皎固曼去世,无子,南掌贵族拥立塞塔提拉之侄兼女婿伏腊旺萨为摄政王,辅佐儿子欧帕诺瓦拉。1622年,伏腊瓦萨被驱逐,欧帕诺瓦拉亲政,1623年,欧帕诺瓦拉去世,贵族又拥立森苏林之孙菩提塞拉即位。1627年,菩提塞拉去世,贵族拥立伏腊瓦萨之子孟固即位,旋卒,伏腊瓦萨之子佟康即位。1633年,佟康去世,贵族们拥立伏腊旺萨另一子维塞为王。

衰亡[编辑]

1637年,维塞去世,南掌贵族拥立佟康之子索林那旺萨为南掌国王,索林那旺萨统治的五十七年被称为老挝的黄金时期。1641年,荷兰东印度公司访问了南掌,这是欧洲人第一次正式出使南掌。

索林那旺萨有儿子,长子因通奸罪被处死,次子于1686年2月流亡阿瑜陀耶。1694年,索林那旺萨未立储君便离开了人世。国中大臣、诸王孙争位,南掌王国分裂为万象、琅勃拉邦、占巴塞和川圹四国。

疆域[编辑]

南掌王国由大大小小各个“”组成。南掌王国和多大数东南亚上座部佛教国家一样,可以将国土划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国王直接统治的“京畿”地区;第二类是国王派遣亲信王室统治的“直藩”地区,直藩地区的长官可以是流官也可以是土官,都由国王任命和罢免。如塞塔提拉王迁都囊汉(万象)之后,任命其弟乌巴律为孟山王(琅勃拉邦)。塞塔提拉的祖父维苏那腊在称王前被任命为囊汉侯(万象侯);第三类是边疆地区世袭酋长的“外藩”地区,如华潘省地区(越南史籍称为“盆蠻”)则由当地头人(琴氏)时代承袭。

对外关系[编辑]

与中国关系[编辑]

明成祖即位时,南掌王国遣使至南京朝贡,永乐二年(1404年),明朝政府授予南掌国王三森泰官职,明史记载“成祖即位,老挝土官刀线歹贡方物,始置老挝军民宣慰使司。永乐二年以刀线歹为宣慰使,给之印。”[2]此处刀线歹即三森泰。嘉靖年间始称南掌。南掌与车里关系密切,南掌人常到普洱一带贸易。南掌王国于1694年分裂为琅勃拉邦王国、占巴塞王国、万象王国三个小王国。清雍正八年(1730年),位居今老挝北部而与中国接壤的琅勃拉邦王国来贡,清室仍以“南掌”称之。有清一代,南掌实指琅勃拉邦王国,而非原来的南掌王国。

与日本关系[编辑]

15世纪前期,日本也曾对南掌提出了朝贡的要求。[來源請求]

与越南关系[编辑]

早期越南史籍常称呼南掌为“哀牢”,黎圣宗时渐以“老挝”代之。“勐”在老挝语里意城邦,越南史籍在写作“忙”,如盆忙、阳忙、远忙、挝忙、蚕忙等。 明成祖伐安南时,南掌多次配合明军镇压安南的反叛。1427年,南掌派遣使者到达安南。1432年,安南国王亲征南掌。1434年,南掌、华潘派遣使者到达安南。次年,南掌又派遣使者到达安南,由于当时南掌局势动荡,黎朝于当年农历三月设置了两处防御使监管南掌。[3]

南掌国王世系表[编辑]

君主 即位 去位 英文名 史籍译名
法昂 1353 1372 Fa Ngum
桑森泰 1372 1417 Sam Sen Thai 刀线歹[4]。;刀暹答[5]
兰亨登 1417 1428 Lan Kham Deng 刀线达[6]
波马塔 1428 1429 Phommathat
卡姆特恩 1429 1429 Kham trun
尤空 1429 1430 Yukorn
孔坎 1430 1431 Khon Kham
康腾萨 1431 1432 Kham Ten Sa
卢塞 1432 1433 Lu Sai
凯布班 1433 1434 Khai Bua Ban 茹昆孤[7];昆孤[8]
孔克 1435?[9] 1438 Khong Keut 刀缆掌[10];盘茹谕群[11] [12]
查伽帕 1438 1479 Chakkaphat 刀板餋[13];刀板雅[14];招板雅兰掌[15];刀板雅兰掌[16]
苏瓦那班朗 1479 1485 Suvanna Banlang 怕雅赛[17];招赛[18]
拉森泰 1485 1495 La Sen Thai
松普 1495 1500
维苏納腊 1500 1520 招怕雅揽章[19]
菩提塞拉 1520 1548 招揽章[20];怕雅[21];乍斗
塞塔提臘 1550 1572 帕兵招[22]
森苏林 1572 1574
乌巴律 1574 1588
—— 1588 1589
诺皎固曼 1590 1595
伏腊瓦萨 1595 1622
欧帕诺瓦拉 1622 1623
菩提塞拉二世 1623 1627
孟固 1627 1627
佟康 1627 1633
维塞 1633 1637
索林那旺萨 1637 1694
填塔拉 1694 1695
温洛 1695 1698
南塔腊 1698 1699
塞塔提拉二世 1700 1735

关联项目[编辑]

脚注[编辑]

  1. ^ 《大越史记全书·黎皇朝纪·圣宗淳皇帝下》,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710页。
  2. ^ 《明史·列传·土司·云南三》,清 张廷玉等修,卷二百三。
  3. ^ 《大越史记全书·黎皇朝纪·太宗文皇帝》“三月,以御前中军鉄突黎等为哀牢缚逻、郑窗、阳忙上下等处防御使,知军民事,黎添为南马州蚕上下二州及阑和县防御使,知军民事。时哀牢各忙外,言归国而反复不定,故朝廷因各置官以管监之。”
  4. ^ 《大明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之十二载:(洪武三十五年九月)车里军民宣慰使司宣慰使刀暹答及老挝土官刀线歹八百土官刀板面孟定府土官刀名扛威远州土官刀算党各遣人来朝贡象齿犀角孔雀尾西洋布红花丝幔帐及金银器赐刀暹答等锦绮纱罗有差其来使俱赐钞币。
  5. ^ 《大明太宗文皇帝实录》卷四十四载:(永乐三年秋七月)老挝军民宣慰司宣慰使刀暹答遣头目浑典等来朝进象及方物赐刀暹答钞五百五十锭绮帛各三十六匹并浑典等钞币有差。
  6. ^ 《明宣宗章皇帝实录》卷之四十一:(宣德三年夏四月)云南老挝军民宣慰司等衙门土官宣慰使刀线达遣头目招扫等贡马及金银器皿方物
  7. ^ 《大越史记全书·黎皇朝纪》卷十一载:(紹平元年八月)十九日,命管轄黎伴使哀牢。哀牢茹昆孤為叛臣杻在所攻,力不能制,遣使來乞援。帝命伴先徃諭觧之。
  8. ^ 《大越史记全书·黎皇朝纪》卷十一载:(紹平元年九月)哀牢昆孤使其臣官龍進象隻金銀,乞援兵。旨揮與木忙少尉車芇率出哀牢南馬各蛮救昆孤。
  9. ^ 《大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之二十五载:(正统元年十二月)乙亥给金牌信符送老挝军民宣御使司头目混伦等回还先云南总兵官沐晟已遣人送混伦等回至其境闻老挝土官卒国人与八百国讎杀晟请给信符护送行在礼部尚书胡濙等因言云南车里等衙门信符今改元犯行造换请俱付来使赍往就督其未输常贡方物仍取先朝原赐信符从之
  10. ^ 《大明宣宗章皇帝实录》卷之一百十:(宣德九年夏四月)云南老挝宣慰使刀缆掌及孟艮府土官知府刀光进等遣头目混论等来朝贡马及金银器皿
  11. ^ 《大越史记全书·黎皇朝纪·太宗文皇帝》绍平元年十二月八日,哀牢人來降,進象三隻。車芇、何安掠等軍至時,哀牢杻柵、杻在等已弑其主昆孤,而更立昆孤族人諭群為盤茹使,使賫象隻金銀來降。安掠等遂與俱來,朝廷赦之。
  12. ^ 《大越史记全书·黎皇朝纪·太宗文皇帝》绍平二年......二月四日,哀牢盘茹谕群遣其臣删莫察母等,奉金银酒器及象二只随伟入贡。
  13. ^ 《大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之一百五十七载:(正统十二年八月)敕云南车里军民宣慰使司宣慰使刀霸羡八百大甸军民宣慰使司宣慰使招孟禄老挝军民宣慰使司宣慰使刀板餋等曰尔等世居南徼忠敬朝廷进贡方物已有定例今却奏乞朝廷遣内臣赍敕往尔处催督尔等受显职管治一方通为办理何必推托其钦承朕命毋怠。
  14. ^ 《大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废帝郕戾王附录》卷二百五十四载:(景泰六年六月)敕云南老挝军民宣慰使司宣慰(司)[(使)]刀板雅者车里军民宣慰使司宣慰使刀霸羡八百大甸军民宣慰司使刀招孟禄南甸宣抚司宣抚刀乐思等曰尔等世守南服夙坚臣节屡修职贡兹复遣头目乃吾等来贡方物忠诚可嘉特 赐锦币用答尔意前者所降尔处金牌信符勘底簿尔等因相仇杀烧毁不存论法本难容恕但念尔等克修职贡姑置不究仍复颁降今(后再)有疎虞罪不轻 宥时威远州土官知州刀盖罕随乃吾等来朝贡因命其管属本州人民亦与金牌信符织金文绮赐 敕谕遣之。
  15. ^ 《大明英宗睿皇帝实录》卷之三百三十一载:(天顺五年八月)云南孟良府土官知府庆马辣遣头目谷鲁卜等老挝军民宣慰使司土官宣慰使招板雅兰掌遣头目板直等车里宣慰使司土官宣慰使刀三宝遣头目刀罕富等俱来朝贡马及金银器皿等物赐宴并彩币表里仍命赍敕并彩币表里归赐其土官及妻。
  16. ^ 《明宪宗纯皇帝实录》卷之二百十六:(成化十七年六月)壬子敕安南国王黎灏曰朕恭膺天命嗣守天位以天下为一家视万民犹一体一言一事未尝有拂于天尔国虽殊方万里朕不以为远而忽之徂岁传闻王兴兵攻杀老过又欲进征八百朕谓王之所以顺天者诗书礼义同于中国岂应有此心窃疑之爰命守臣移咨于王兹览王奏云差头目追捕边酋琴公等必无攻杀老挝之举又云八百地之所在且不知况欲往征之则前言乃传者之误耳虽然试与王卒言之书不云惠迪吉从逆凶盖天与人相为流通吉与凶本乎顺逆夫交民天民也老挝民亦天民也若果如前所云无故而戕天之民是逆天矣自古焉有逆天而保其无凶祸者哉继今王宜安静守常钦畏天道恪秉藩臣之礼允迪睦邻之谊非特老挝在所当睦凡与王国接壤者皆在所当睦也若以兵强国富越境而侵之天之视听自我民其应有不旋踵者王其深省之先是灏亲率夷兵九万开山为三道进兵破哀牢继进老挝地方杀宣慰刀板雅兰掌父子三人其季子怕雅赛归依八百宣慰刀揽那遣兵送往景坎地方既而灏复积粮练兵且颁伪敕于车里宣慰司期欲会兵进攻八百其兵有暴死者数千传言以为雷所震八百因遣兵扼其归路袭杀万余交人大败而还刀揽那以报云南守臣黔国公沐琮等琮等因奏灏昔尝吞并占城 皇上姑赐涵容冀其悔过而灏乃肆恶无忌苛刻不仁既指擒黄章马之名劫虏镇安村寨复托解关正等之故窥伺临安边情擅差经略而驻师蒙自地方假捕琴公而攻杀老挝父子请降敕切责之刀揽那能保障生民击败交贼请赐敕颁赏以旌忠义老挝之子怕雅赛听其越例袭职以示抚恤仍分敕车里元江木邦广南孟艮等土官俾互为保障奏至诏集廷臣议宜从所奏刀揽那于云南布政司给官银百两彩弊四表里以酬奖之怕雅赛亦驰敕赐之就令袭父职任免其贡物一年且言沭琮等保障有方亦宜赐敕慰勉上从其议乃赐怕雅赛冠带彩弊以示优恤并敕灏云
  17. ^ 《明宪宗纯皇帝实录》卷之二百十六成化十七年六月
  18. ^ 《明宪宗纯皇帝实录》卷之二百二十七载:(成化十八年五月)云南老挝宣慰使司土官舍人招赛四川龙州宣抚司土官佥事王鉴各遣人来朝贡马及方物赐彩叚钞绢等物有差。
  19. ^ 《明武宗毅皇帝实录》卷之一百六载:(正德八年十一月)丙寅老挝军民宣慰使司宣慰舍人招怕雅揽章遣使贡方物赐绵绮彩叚等物有差礼部因言招怕雅揽章本系舍人未授职事辄僣称宣慰使云南三司官冒奏违错俱宜治罪上宥之
  20. ^ 《明世宗肃皇帝实录》卷之一百十一载:云南元江军民府得老挝宣慰使招揽章缅书言有交阯应袭长子光绍为叔所逐出亡老挝欲调象马送回守臣言据招揽章之言惧纳亡之罪而且假我为制服之资其蔽护之私已见言外但光绍留之则启彼猜疑送之则恐彼劫夺惟听其自归乃为得策兵部言边臣之分义无私交若不杜之于早万一交构有萌其患叵测乞敕守臣责问招揽章何故私纳光绍即当省令归国嗣后务慎守封疆保有世业一切亡命之徒以理拒绝毋得容匿诏从其议
  21. ^ 《明世宗肃皇帝实录》卷之二百五载:云南巡抚汪文盛等言安南广陵州土官刁雷招谕夷酋刁桢等来降请授以冠带老挝宣慰司土舍怕雅一闻征讨安南首先思奋且其地广兵多彼国畏之可使独当一面八百宣慰司土舍刁缆那车里宣慰司土舍刁坎与老挝相近孟良府土舍刁交在老挝上流皆多兵象可备征讨请免其查勘先令就彼袭职命老挝驻兵木州以候进讨所下地方即与带管诏可其奏
  22. ^ 《明世宗肃皇帝实录》卷之四百九十二载:(嘉靖四十年正月)庚寅云南老挝宣慰司土舍帕兵招差舍把人等贡象及龙涎等香给赏如例

参考文献[编辑]

  • [泰]姆·耳·马尼奇·琼赛著、厦门大学外文系翻译小组译 老挝史 福建人民出版社 1974年4月
  • [英]格兰特·埃文斯著、郭继光等译 老挝史 东方出版中心出版 2011年8月 I S B N:9787547303788
  • 李谋等译注、陈炎等审校《琉璃宫史》商务印刷馆 2009年

外部连结[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