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字首字身朱邦復漢字基因理論的一部分,他把這個概念實踐在他開發的倉頡系統上。

  • 字首:多半為字義的概略分類。
  • 字身:一個漢字去除字首以外的部分,稱之。多半為字義的細部定義。
  • 整體字獨體字):凡不可分割為字首和字身的漢字,稱之。倉頡輸入法的規則亦稱之「連體字」。
  • 組合字:可分割為字首和字身的漢字,稱之。倉頡輸入法的規則亦稱之「分體字」。

漢字基因理論與字首[编辑]

朱邦復認為,漢字的創造和其字義的由來,主要係「約定俗成」,即「視訊之圖形基因供約定,而由使用者是否易於接受為俗成」。由於人類的感官類似,因此對同樣的視覺圖像能產生類似的感受,此即「約定」。數千年以降,讀書人若能輕易接受、沿用,即為「俗成」。歷史上短暫出現的「死字」,皆係無法「俗成」而放棄者。

他分析了幾個巨大的漢字字集,認為其中約六、七千個常用漢字都是由這樣的「約定俗成」產生。這些字都有類似的組成邏輯,其中絕大多數可拆分為字首和字身,將字首(常識分類)和字身(細部定義),就可以聯想推理出漢字所表達的「主觀思想概念」。而拆分到最後不能再拆的字形,即為最小的概念單位,也就是「漢字基因」中的「字義」因子。

據此,漢字學習極易,只要學習者掌握了正確的方法,對常識加以聯想,就可以「觸類旁通」而無須「強迫記憶」。而所謂「正確」,即符合「約定俗成之規律」,並且能正確解釋古今用法的字義。[1]

要正確地學習漢字,應先習會獨體字(含字首及字身),次學組合字。此兩者總共約七百餘字,卻可組合常用之六、七千字。也就是說,只要熟識了七百個字形,即可掌握常用漢字八成的認知。

但同時他也發現,六萬字的字集中,仍有約九成的漢字無法用漢字基因理論解釋,這些字大部份是名稱用字,是「純粹的形聲字」,這種字的創造與理解無干,只能視為一個符號,自然也無法用漢字基因理論解釋。

漢字的組成形式[编辑]

  • 一、同字組合:同字代表同一概念,重複使用時,會因位置不同,產生迥異之感受。
  1. 平行排列,以示數量多況:
    木+木═林  木多成群者。
    石+石═砳  石多成聲者。
  2. 相反排列,以示相反狀:
    非-相背之形,鳥翼形。
  3. 上下堆砌,以示盛大、成熟之況:
    日+日═昌  大盛(或指下面曰字)。
    火+火═炎  火盛。
  4. 金字塔排列,以示人之感受狀:
    木+木+木═森,多樹之感受,指蔭涼感。
  • 二、字首在上:
  1. 原形在上:指事物之正常態,由上而下者。
    日+比═昆  日下比列而排,眾多,咸同。
  2. 向上生長:指生態或有動力使向上者。
    艸+牙═芽  草木芽形之苗,事物之初。
  3. 包含狀況:有全包、半包、側蓋等,代表限制。
    囗+或═國  限於土地,有人民、主權、需持戈守域者。
  4. 後人誤解,為簡化而更為複雜者:
    山+夆═峯  象徵實況,山尖在頂,今人以之為「異體字」或無此字。
    山+夆═峰  象徵分類,山有夆者。
  • 三、字首在下:
  1. 現實本況:理應在下者。
    執+土═墊  持土而襯,土在下面。
    分+山═岔  山分有歧,三分路。
  2. 表示正在發生者,如心之當前狀況:
    刍+心═急  事及於心,迫切也,快速也。
    今+心═念  此刻之心,想也﹔又讀書出聲也。
  3. 承載狀況:代表動態。
    走+召═超  喚乃因於距離高遠,走而召,行走高過也。
  • 四、字首在左:常態分類,左為類右為別。
  1. 分類組合:
    心+亡═忙  心之亡失,事情繁多沒有空閑。
    心+青═情  心的本性,人的欲望、感受。
  2. 同類組合:
    日+月═明  日月皆有光,可見可知,引申為下一個可知者。
    女+子═好  有子有女,完美也,正面有價值的感受、認知,喜歡。
  1. 五、字首在右:如力刀反斤鳥欠殳邑等(除鳥外,皆與行為有關)
    且+力═助  且出力,輔佐,幫忙。
    車+斤═斬  車被截,砍斷。

字首的切分規律[编辑]

字首和字身的切分方法大略如下:

  • 指示字的主幹為字首,附加部分為字身。如「本」,「木」為字首,「一」為字身。
  • 形聲字的形符為字首,聲符為字身。如「楣」,「木」為字首,「眉」為字身。
  • 會意字中概念分類的部分為字首,細部定義的部分為字身。如「信」,「人」為字首,「言」為字身。

範例[编辑]

【滑】
字首〔水〕:液體。
字身〔骨〕:象徵硬結構。
會意,形聲-金文
骨上加水,沒有摩擦力狀。
【水】
(獨體字)
象形-甲骨文
無色無臭的透明液體,是生命必需。江河湖海等的總稱。
【骨】
(獨體字)
象形,會意-甲骨文
肉之覈也,堅而滑,動物體內的硬結構。
【江】
字首〔水〕:液體。
字身〔工〕:規距,事情的結果。
會意,形聲-金文
水之功,流經之處,成為大川。
【工】
(獨體字)
象形,指事-甲骨文
象規距之形,巧於其事,指事情的結果。
【連】
字首〔辵〕:乍行乍止,行為。
字身〔車〕:有輪子的交通工具。
會意,形聲-金文
道上之車,一輛接著一輛,陸軍的編制。
【車】
(獨體字)
象形,會意-甲骨文
象有輪子的交通工具。
【辵】
字首〔彳〕:行走狀。
字身〔止〕:停止狀。
會意,形聲-甲骨文
乍行乍走,行止不定貌。
【止】
(獨體字)
象形-甲骨文
象人足,下基也,草木出有址,靜也,停住息也。
【彳】
(獨體字)
象形,指事-小篆文
象人之一小步。
走路狀。

倉頡輸入法的字首和字身[编辑]

《漢字基因字典》和《字易》在探討字義時,用的是「字義」因子,而倉頡輸入法取出的是「字碼」因子,二者不完全相同。倉頡輸入法對漢字的切割規則是依據漢字基因理論設計,因此對大部分的漢字而言,倉頡輸入法取出的字首與「字義」分析的字首相同。但為了視覺辨識的方便,以及為了提高編碼的效率和分辨率,倉頡輸入法對某些字的取碼規定便與字義分析的結果不同。

其中最大的特點是,倉頡輸入法規定取字的最左、最上或最外的部分為字首。部首在右的字,如【頭】,依漢字基因理論,字首為〔頁〕;但倉頡輸入法取出的字首是〔豆〕。

有些字甚至連切割部分都有根本的不同,如【條】,依字義分析,字首為〔木〕,字身為〔攸〕;但倉頡輸入法取出的字首是〔亻〕,字身為[丨攵木]。

有些字在字義上是組合字,但字形上是連體字,如【舌】,依字義分析,字首為〔干〕,字身為〔口〕;但倉頡輸入法視為無法分割的連體字[舌]。

有些字在字義上是獨體字,但字形上是組合字,如【兆】,依字義分析,為無法分割的獨體字;但倉頡輸入法可分出字首「中一」和字身「山人」。

註釋[编辑]

  1. ^ 字易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繁体中文)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