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宋学,一般指称宋代儒家学术,也有指宋代学术总称的。两宋是中国历史上学术比较繁荣的时期,宋代儒家学术派别众多,而且各家之间常有学术辩论,比如“鹅湖会”。宋代也是中国教育大发展的时期,书院林立[1]

宋代的学术代表流派[编辑]

宋学的主要学派包括周敦颐的“道学”派(以「道」为核心概念)、邵雍的“数学”派(以「数」为核心概念)、张载的“气学”派(以「气」为核心概念)、二程朱熹的“理学”派(以「理」为核心概念)、陆九渊的“心学”派(以「心」为核心概念)、陈亮叶适的“事功学派”、吕祖谦的经世致用派等。陆九渊本人則提出“六经注我”的治學方法[2]

宋學吸納儒、釋、道三派,形成了所謂的理學心學淩廷堪認為“宋學不求於經而但求於理,不求於故訓典章制度而但求於心”[3]方東樹則認為“竊以孔子沒後,千五百餘歲,經義學脈,至宋儒講辨,始得聖人之真。平心而論,程、朱數子廓清之功,實為晚周以來一大治。”[4]

宋代著名的书院[编辑]

北宋四大书院:

史上各家对宋学的论述[编辑]

正面[编辑]

  • 錢穆以為“宋学精神,厥有两端:一曰革新政令,二曰创通经义,而精神之所寄则在书院。革新政令,其事至荆公而止;创通经义,其业至晦庵而遂。而书院讲学,则其风至明末之东林而始竭。……”[5]
  • 陈寅恪曾指出:“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而未来中国文化的发展必归于“宋代学术之复兴,或新宋学之建立”[6]

反面[编辑]

  • 江声说:“性理之学,纯是蹈空,无从捉摸,宋人所喜谈,弟所厌闻也。”[7]
  • 江藩指出:“经学一坏于东西晋之清谈,再坏于南北宋之道学。元明以来,此道益晦。至本朝三惠之学盛于吴中,江永、戴震诸君,继起于歙,从此汉学昌明,千载沈霾,一朝复旦。”[8]
  • 毛奇龄说;解释经义,“汉取十三而宋取十一,此非右汉而左宋也。汉儒信经,必以经为义,凡所立说,惟恐其义之稍违乎经,而宋人不然”[9]
  • 章学诚说:“第其流弊,则于学问文章、经济事功之外,别见有所谓道耳。以道名学,而外轻经济事功,内轻学问文章,则守陋自是,枵腹空谈性天,无怪通儒耻言宋学矣。”[10]

注釋[编辑]

  1. ^ 《宋史·晏殊传》载:“(晏殊)改应天府,延范仲淹以教生徒。自五代以来,天下学校废,兴学自殊始。”
  2. ^ 陆九渊《语录》:“或问先生:何不著书?对曰:六经注我!我注六经!”陆九渊去世後,其弟子杨简在祭文中解释“六经注我”的含义:“《书》者,先生之政事;《诗》者,先生之咏歌;《礼》者,先生之节文;《春秋》,先生之是非;《易》,先生之变易。”
  3. ^ 淩廷堪,《校禮堂文集》
  4. ^ 方東樹,《漢學商兌》
  5. ^ 钱穆论“宋学精神” 钱穆:《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第7页
  6. ^ 陈寅恪:《金明馆丛稿二编》,三联书店2001年版,第277页。
  7. ^ 《问学堂赠言》
  8. ^ 《汉学师承记·自序》
  9. ^ 毛奇龄:《西河合集》卷五十六
  10. ^ 章学诚《章氏遗书》卷9,《文史通义外篇》三,《家书五》

參見[编辑]

参考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