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馬斯·沃爾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His Eminence
The Most Reverend and Right Honourable

托馬斯·沃爾西
Cardinal Thomas Wolsey.jpg
剑桥大学三一学院像(c. 1585–1596)
大法官
任期
1515-1529
前任威廉·沃勒姆
继任托马斯·摩尔
约克大主教
任命1514年9月15日
卸任1530年11月29日
前任克里斯托弗·班布里奇
繼任爱德华·李
聖秩
晉鐸於1498年3月10日晉鐸
晉牧威廉·沃勒姆
於1514年3月26日晉牧
擢升樞機利奥十世
於1515年9月10日擢升
個人資料
出生1473年3月
英格兰伊普斯维奇
逝世1530年11月29日1530-11-29
英格兰莱斯特
葬於莱斯特修道院
教派天主教
父母Robert Wolsey、Joan Daundy
教育程度伊普斯威奇学校牛津大学莫德林学院
簽名{{{signature_alt}}}
牧徽{{{coat_of_arms_alt}}}

托马斯·沃尔西(Thomas Wolsey;约1473年3月-1530年11月29日)是英格兰的一名政治家和天主教主教。1509年亨利八世成为英格兰国王后,沃尔西成为了国王的专职牧师 [1],并逐渐登上权力顶峰,最高任大法官,被称为英格兰的“另一个王”(alter rex)[2] 。此外,他还担任重要的教会职务,如约克大主教教皇使节。1515年,教皇利奥十世任命他为红衣主教,使得他地位高过任何其他英格兰神职人员。

在解除亨利与阿拉贡的凯瑟琳的婚姻失利后,沃尔西失宠并被剥夺政府职位。他回到约克,开始履行他一直没有认真履行的大主教职责,但又被召回伦敦以回应“叛国”的指控——亨利常用这个罪名来对付失宠的臣子——但在途中病死。

早年[编辑]

托马斯·沃尔西出生于1473年左右,父母为伊普斯维奇的罗伯特·沃尔西(Robert Wolsey)和琼·道迪(Joan Daundy)[1]。他的父亲可能是屠夫,这样卑微的、非贵族的出身后来在他功成名就后招致非议。他曾就读于伊普斯维奇学校[1]和莫德林学院学校(Magdalen College School),后进入牛津大学莫德林学院学习神学。1498年3月10日,他在威尔特郡的马尔伯勒晋铎,并留在牛津,成为莫德林学院院长。1500年到1509年,沃尔西在萨默塞特郡利明顿的圣玛丽教堂担任教区牧师。1502年,他成为坎特伯雷大主教亨利·迪恩的专职牧师[1]。次年迪恩去世,他进入理查德·南凡(Sir Richard Nanfan)家中工作并成为南凡的遗产执行人。1507年南凡死后,沃尔西开始效忠亨利七世

亨利七世采致力于遏制贵族权力,偏爱出身卑微者,沃尔西因此得益[3]。亨利七世任命沃尔西为皇家牧师(royal chaplain)[4]。同时,他还是理查德·福克斯的秘书,后者对他颇有好评,认为他很勤奋且具有奉献精神,愿意处理繁琐事物[5]。1508年4月,沃尔西被派往苏格兰与詹姆斯四世讨论老同盟问题[6][7]

亨利八世于1509年4月即位,选沃尔西为自己的专职牧师(almoner),这使得沃尔西在枢密院中占据了一席之地,并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国王[4]。沃尔西崛起一大原因是年轻的亨利八世琐碎政务缺乏兴趣。[8]

掌权[编辑]

沃尔西作为约克大主教的纹章

朝中元老理查德·福克斯和威廉·沃勒姆谨慎而保守,亨利因此想培育一些自己的人。1511年,虽然反对战争,但当国王表达了参战的兴趣后,沃尔西马上附和国王并在枢密院发表有力的演说,支持战争。沃勒姆和福克斯在1515年至1516年间相继下台,沃尔西成为国王最信任的人,并接替沃勒姆担任大法官[9]

沃尔西在朝中排除异己以提高自己对国王的影响力,1521年扳倒第三代白金汉公爵爱德华斯塔福德,1527年告发亨利的密友威廉·康普顿和亨利的前情妇亨廷顿伯爵夫人安妮斯塔福德通奸。不过在对待第一代萨福克公爵查尔斯·布兰登时,沃尔西采取了不同的态度。公爵秘密地与亨利的妹妹法兰西王后玛丽·都铎结婚后,虽然国王很不高兴,但他仍建议国王采取宽大态度。

沃尔西在教会中的地位也水涨船高。1511年,他成为温莎城堡的法政牧师,1514年,成为林肯主教,同年成为约克大主教。1515年,教皇利奥十世任命他为红衣主教。1523 年,他又成为达勒姆主教

对外政策[编辑]

《红衣主教沃尔西》,匿名画家绘于1520年左右,现藏于伦敦国家肖像画廊

对法战争[编辑]

康布雷同盟戰爭使得沃尔西有机会展示他的才能。虽然初战不利,但1513年英格兰人终于成功占领了法国的两座城市并打退法国人。战胜的一大重要原因是沃尔西善于协调后勤。他参与了1514年8月7日英法条约的签署,英格兰获得占领的图尔奈,并调高法国每年的赔偿金金额[10]

教皇使节[编辑]

亨利八世最亲密的盟友阿拉贡的斐迪南二世于1516年去世,查理五世继位,主张与法国议和,这便削弱了英格兰在欧洲大陆的影响力。

沃尔西设法通过其他方式来维护英格兰的影响力。1517年,教皇利奥十世开始试图协调欧洲各国并组织对奥斯曼帝国东征。 1518 年沃尔西在英格兰被任命为教皇特使节,并通过《伦敦条约》来协调欧洲各国。通过该条约,沃尔西成为了欧洲各国矛盾的调节人,使英格兰成为人人争抢的盟友。[11]

与西班牙结盟[编辑]

1520年,沃尔西的组织了英王和法王之间的金帛盛会[12],以奢靡的活动来展示英格兰的财富与权力。但最终英格兰并没有和法国结盟,

1521年,沃尔西与查理五世秘密签署了《布鲁日条约》,与西班牙结盟。但1525年盟约破裂,沃尔西开始与法国谈判,并在弗朗西斯一世被俘期间与法国摄政王萨沃伊的路易丝签署了《摩尔条约》。[13]

沃尔西与罗马的关系也很矛盾。尽管沃尔西与教皇有联系,但他严格来说是亨利的仆人。《伦敦条约》虽然保证了欧洲的和平,却阻碍了教皇东征的雄心[14]

在国内,他也开始遇到麻烦。连年战争中,由于议会拒绝提高税收,沃尔西设计了慈善税(Amicable Grant),但遭致贵族不满,为他的倒台埋下了导火索。

罗马之劫后,法王俘虏了教皇克莱门特七世。这使得亨利八世与查尔斯的姑姑阿拉贡的凯瑟琳离婚更不可能,而自1527年以来,就是沃尔西一直在为亨利八世操办此事,但他很显然无能为力[15]

倒台[编辑]

办事不力的沃尔西在1529年被褫夺政府头衔,他居住的汉普顿宫也被没收。他仍被允许继续担任约克大主教,并动身前往约克。然而,在北约克郡卡伍德,他被控犯有叛国罪,并被第六代诺森伯兰伯爵亨利·珀西命令前往伦敦。他和他的私人牧师埃德蒙·邦纳出发前往伦敦,途中病倒,于1530年11月29日在莱斯特去世,享年57岁左右。

生前,他建造了汉普顿宫等恢弘的建筑并赞助了不少艺术家(以亨利八世的名义),还曾计划在温莎建造一座宏伟的陵墓,由本尼迪托·格拉齐尼(Benedetto Grazzini) 和乔瓦尼·达马亚诺(Giovanni da Maiano) 设计。但他最终下葬地为莱斯特修道院,甚至没有树立纪念碑。[16]

家庭和后代[编辑]

虽然不符合天主教规范,沃尔西还是与诺福克雅大雅茅斯的琼·拉克(Joan Larke)结了婚,并一起生活了大约十年。成为主教之前,他们已育有一个儿子托马斯·温特(Thomas Wynter,约1510年出生)[17]和一个女儿多萝西(约1512年出生)[18],两人都活到成年。其子被送给威尔斯登的一家人,后来结婚并育有子嗣。多萝西被约翰·克兰西(John Clansey)收养,后被安置在沙夫茨伯里修道院里。修道院解散后,她获得了一笔年金[19]。沃尔西的婚姻在他掌权后成为了一个问题,他因此安排拉克与乔治·莱格(George Legh)结婚,并提供了嫁妆[17]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Jack 2012.
  2. ^ Tudor Times. Tudor Times. [2021-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1) (英国英语). 
  3. ^ Gunn 2008.
  4. ^ 4.0 4.1 Williams n.d.,第26頁.
  5. ^ Davies 2010.
  6. ^ Macdougall 1989,第254頁.
  7. ^ Mackie & Spillman 1953,第xlii, 107–111頁.
  8. ^ Ives 2009.
  9. ^ Scarisbrick 2015.
  10. ^ Mackie 1952,第271–277頁.
  11. ^ Gwyn 2011,第58–103頁.
  12. ^ Scarisbrick 1968,第74–80頁.
  13. ^ Bernard 1986.
  14. ^ Scarisbrick 1968,第31–36頁.
  15. ^ Scarisbrick 1968,第140–162頁.
  16. ^ Chaney 1998,第41頁.
  17. ^ 17.0 17.1 Fletcher 2009.
  18. ^ Williams 1976.
  19. ^ Lock 2010.

来源[编辑]

扩展阅读[编辑]

  • Bernard, G. W. "The fall of Wolsey reconsidered." Journal of British Studies 35.3 (1996): 277–310.
  • Cavendish, George. The Life and Death of Cardinal Wolsey, 1611. (Cavendish was gentleman usher to Thomas Wolsey.)
  • Thomas Cocke, “'The Repository of Our English Kings': The Henry VII Chapel as Royal Mausoleum.” Architectural History, Vol. 44, Essays in Architectural History Presented to John Newman. (2001), 212–220
  • Ferguson, Charles W. Naked to Mine Enemies: The Life of Cardinal Wolsey. (2 vol 1958). online vol 1; online vol 2
  • Jonathan Foyle, “A Reconstruction of Thomas Wolsey’s Great Hall at Hampton Court Palace,” Architectural History, vol. 45 (2002), 128–58.
  • Gunn, S. J. and P.G. Lindley. Cardinal Wolsey: Church, State & Art (1991) 329pp.
  • Steven Gunn, “Anglo-Florentine Contacts in the Age of Henry VIII,” in Cinzia Sicca and Louis Waldman, eds. The Anglo-Florentine Renaissance: Art for the Early Tudors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2), 19–48.
  • Gwyn, Peter. "Wolsey's foreign policy: the conferences at Calais and Bruges reconsidered." Historical Journal 23.4 (1980): 755–772.* Sara Nair James, Art in England: the Saxons through the Tudors: 600–1600. Oxford [UK]: Oxbow/Casemate Publishing, 2016.
  • P. G. Lindley, “Introduction” and “Playing Check-mate with Royal Majesty? Wolsey's Patronage of Italian Renaissance Sculpture,” in Cardinal Wolsey: Religion, State and Art, S. J.Gunn and P. G. Lindley eds., (Cambridge, 1991), 1–53 and 261–85.
  • Pollard, A. F. Wolsey. (1929). online
  • Ridley, Jasper. Statesman and Saint: Cardinal Wolsey, Sir Thomas More and the Politics of Henry VIII. Viking, 1983. online
  • Schwartz-Leeper, Gavin. From Princes to Pages: The Literary Lives of Cardinal Wolsey, Tudor England's 'Other King'. Brill, 2016. onlin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Tim Tatton-Brown, Lambeth Palace: A History of the Archbishops of Canterbury and their Houses (London: SPCK, 2000)
  • Williams, Robert Folkestone. Lives of the English Cardinals..., 2006.
  • Wilson, Derek. In the Lion's Court: Power, Ambition, and Sudden Death in the Reign of Henry VIII. St Martins Press. 6 April 2002. ISBN 978-0-312-28696-5. 
  • Simon Thurley, “The Domestic Building Works of Cardinal Wolsey,” in Cardinal Wolsey: Religion, State and Art, ed. S. J. Gunn and P. G. Lindle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1), 76–102.
  • Simon Thurley, The Lost Palace of Whitehall (London: The Royal Institute of British Architects, 1998).
  • Neville Williams, The Tudors: A Royal History of England, Antonia Fraser, ed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0).
  • Neville Williams, Henry VIII and His Court (1971).
  • William E. Willkie, The Cardinal Protectors of England.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4)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