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摑打屁股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打屁股,德國,1935年

打屁股,是拍打他人的臀部屁股以引起暫時性疼痛,但不致造成身體部位傷害的行為。[1]

打屁股通常用來逞懲罰一個人,通常是施打者以空手拍打受罰者的臀部(屁股肉);更嚴重的形式則是使用棍子或鞭子作為工具,而不是手。打屁股是管教嬰兒、兒童或少年或是青少年最常用的手段之一,它通常由父母、監護人或老師擔任施打者。從歷史上看,男孩比女孩更常受到此打屁股的懲罰,相對而言男性也較常光屁股打。[2][3][4][5][6]有些國家已經禁止對兒童打屁股,但大多仍會允許雙親或監護人如此作。

打屁股可以使双方获得性满足。通常被认为是 BDSM 行为,特别是受虐,但是许多打屁股爱好者并不是这样。打屁股可以只用手掌、戴手套、拿尺子、发刷、船桨、电闸、皮带、藤条、秸秆、桦树皮、martinet和鞭子等。一般于性角色扮演有关,打击光屁股,有时受虐者全裸,接受羞辱而得到性趣。

Folsom Street Fair 2004 in San Francisco
1780
Spankingbench

簡介[编辑]

惩罚性的打屁股和获得性趣的打屁股很难区别,许多打屁股爱好者的家里、学校法庭监狱里的行为同肉刑很相似,尽管他们自己可能把那种行为同体罚儿童和政治看的不同。

打屁股爱好者一般还有大腿癖和丝袜癖,有的男人喜欢女方在打屁股时穿着裙子高跟鞋丝袜,还会扮演成厉害老板婶婶妻子或女家庭教师。男人一般希望女方扮演学妹(普遍的幻想)、护士女仆侄女秘书。打屁股可以羞辱別人的事

打屁股的方式[编辑]

打屁股通常的方法是:

  • 放在膝盖上(OTK) 或者穿过大腿
  • 把面部压在床上
  • 手放在膝盖上
  • 尿布位置(暴露性器官,来加强耻辱感)
  • 木马
  • 趴在打击者的胳膊

打屁股癖[编辑]

有打屁股癖的人常在儿童时期并未有被打屁股的体验,只是后来才扮演被压抑的角色,并以此获得满足。

有这种癖好的人的具体表现也很多,他们认为就像坐在椅子上或吃饭一样普通。其他的类型包括“朋友之间互相打屁股”、父母与子女之间打屁股”、“姐妹之间”和独裁学校的训练。最不私人和公开的打屁股是学校训练的故事和图片,在一些容許體罰的國家很常見。

男人之间的打屁股癖[编辑]

非同性戀男人間的興趣[编辑]

  • 男人之间因为亲昵而互相打屁股在当今是一种普遍的行为。同学、同事、队友之间用打屁股来表达鼓励、欣赏、开玩笑很常见,即使在民风相对保守的国家或地区亦如此。男人似乎为避免被视作同性恋而很少互相拥抱亲吻,这可能是促使打屁股成为男人间交往普遍习惯的一个诱因,虽然这有时会被视作一种同性爱慕的暗示,但他们自己可能并不承认。篮球运动员丹尼斯·罗德曼在自传中提及了这一点。 [7]

同性戀男人的興趣[编辑]

  • 許多同性戀的男人把打屁股作為一種娛樂的方式。但通常力道較輕,且多用手來代替工具。有時亦可說是撫摸,被稱為一種調情的方式。

无性倾向的打屁股[编辑]

一个成年男人在生日裡被打屁股

有时候打屁股既不是惩罚也不具有性倾向。一个传统的例子就是“在生日裡打屁股”,为了庆祝生日,打屁股只是为了取乐,有的从儿童期一直延续到成年。这里并不歧视那些打屁股爱好者。还有一个例子就是体育比赛参赛选手为了庆祝胜利而私下打对方的屁股,这一点似乎在身体接触频繁、对抗激烈的运动项目中出现更为频繁,如篮球、橄榄球、棒球等,且以男性更为普遍棒球运动员舒林证明了这一点。[8]

参考文献[编辑]

  1. ^ Day, R.; Peterson, G. W.; McCracken, C. Predicting Spanking of Younger and Older Children by their Mothers and Fathers.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1998, 60 (1): 79–94. doi:10.2307/353443. JSTOR 353443. 
  2. ^ Elder, G.H.; Bowerman, C. E. Family Structure and Child Rearing Patterns: The Effect of Family Size and Sex Composition.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1963, 28 (6): 891–905. doi:10.2307/2090309. JSTOR 2090309. 
  3. ^ Gelles, Richard J.; Straus, Murray A.; Smith, Christine. Physical Violence in American Families: risk factors and adaptations to violence in 8,145 families. New Brunswick, NJ: Transaction. 1995. ISBN 1-56000-828-8. 
  4. ^ Jacklin, Carol Nagy; Maccoby, Eleanor E. The Psychology of Sex Differences. Stanford, Californi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8. ISBN 0-8047-0974-2. [页码请求]
  5. ^ MacDonald, A. P. Internal-external locus of control: parental antecedents.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August 1971, 37 (1): 141–147. doi:10.1037/h0031281. PMID 5565616. 
  6. ^ Straus, Murray A. Some Social Antecedents of Physical Punishment: a linkage theory interpretation.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1971, 33 (4): 658–663. doi:10.2307/349438. JSTOR 349438. 
  7. ^ 名人传记:《丹尼斯·罗德曼自传》第九章 搞怪坏男孩——颠覆性别的独狼,国际名人研究院
  8. ^ 滥用药物威胁棒球运动 没有类固醇没有棒球

延伸阅读[编辑]

  • Koetzle, Michael. 1000 Nudes: A History of Erotic Photography from 1839-1939. Taschen, 2005.
  • Lady Green英语Janet Hardy, The Compleat Spanker. Greenery Press, 2000. ISBN 1-890159-00-X.
  • Marcus, Steven. The Other Victorians. Basic Books, 1966.
  • Rousseau, Jean-Jaques. The Confessions of Jean-Jaques Rousseau. London: Penguin Books, 1953.
  • Swinburne, Charles Algernon. The Works of Charles Algernon Swinburne. Hertfordshire: Wordsworth Editions, 1995.

外部链接[编辑]


在某些文化中,丈夫妻子打屁股被視為一種可接受的家法或處罰,不過已經不像以往那麼常見。[1]在其他情況下,對成年人打屁股可以視為社交禮儀上的俏皮行為或是一種娛樂型式。

在網路用語中,打屁股(玩屁股)代指遊戲守望先鋒(守望屁股)。[2]

參考文獻[编辑]

  1. ^ R. Claire Snyder-Hall. The Ideology of Wifely Submission: A Challenge for Feminism?. Politics & Gender. 2008, 4 (4): 563–586. doi:10.1017/S1743923X08000482. 
  2.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847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