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信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星際信使
Sidereus Nuncius 1610.Galileo.jpg
作者 伽利略·伽利萊
原名 Sidereus Nuncius, or, The Sidereal Messenger
出版地 威尼斯共和國
語言 拉丁文
出版日期 1610年

星際信使》(Sidereus Nuncius)本書是伽利略·伽利萊於1610年撰寫關於自己早期的天文發現。內容主要是基於伽利略在1609年通過使用望遠鏡觀測月球,木星的衛星及銀河等觀測結果後發表的一本科學著作[1]

背景[编辑]

1608年荷蘭眼鏡鏡片製造商漢斯.李伯海(Hans Lippershey)無意中發現將凸透鏡和凹透鏡組合起來後可以使到遠處的物體放大,伽利略偶然聽說了這個叫做望遠鏡的新發明後馬上聯想到可以利用這種新式的光學儀器觀測夜空,於是開始著手研製放大倍數達到二十倍,被稱為伽利略式的折射望遠鏡。1609年伽利略使用新製的望遠鏡開始進行觀測並開創了天文觀測的新一頁。

伽利略望遠鏡

內容[编辑]

月球[编辑]

在觀察月球時,伽利略看到分隔開月球上從日到夜的界線(月球表面上的明暗界線) 當越過較暗的區域時表面顯得十分光滑,但橫渡明亮的區域時界線顯得十分不規則。由此他推斷較暗的是平坦的區域、 低窪地區和比較明亮的是粗糙的區域和山脈。他根據估計太陽光線從山頂照射到明暗界線的距離,月球的山脈至少四英里高,他的判斷相當準確。伽利略描繪月球表面的版畫提供一種新式的視覺影像,而且塑造了月面學,是研究月球上物理特徵的領域[1]

恒星[编辑]

伽利略彙報他透過望遠鏡看到比肉眼至少多十倍的恒星,及發表他觀察獵戶座腰帶昴宿星團時發現有一些新近觀察到的恒星。過去用肉眼觀察金牛座只可以看到有六顆星; 然而通過他的望遠鏡,伽利略能看見金牛座有三十五顆星,幾乎是過去的六倍。當他用望遠鏡觀測獵戶座時,他還能看到八十顆的恒星,而不是先前所觀察到的九顆 —觀察到恒星的數量幾乎是九倍多。在星際信使(Sidereus Nuncius)一書中伽利略修訂和再發表這兩個星群,分別沒有利用望遠鏡和使用望遠鏡觀察到恒星數量的區別[2]。此外,當他觀察到一些托勒密星表中的"朦朧的恒星",他更確切地說看到的不只是雲,而是由許多小星星組成。由此他推斷,星雲銀河是 “無數的星群聚集在一起的恒星集團”。

美第奇星(木星的衛星)[编辑]

在星際信使(Sidereus Nuncius)的最後一部分,伽利略報告他發現的四個天體,靠近木星形成一條直線的星體。第一天晚上,他檢測到線中的三個小星體靠近于木星平行的黃道面; 接著的晚上另一顆星進入視野帶來了不同的排列,總計四顆星環繞木星運行。整個原文從頭到尾,伽利略提出說明了木星的相對位置和其從1610年1月下旬到3月初每晚出現的明顯伴星。伴星夜複一夜改變了位置,還總是出現在同一條直線靠近木星,伽利略確信他們都圍繞木星的軌道運行。

在1月11日經過四夜的觀察後,他寫道︰ “我因此得出結論,並毫不猶豫地決定,有三顆星體在天上在木星周圍移動,像金星和水星環繞太陽; 終於建立像天光一樣清晰的眾多後續觀察。這些觀察確定不是只有三個,而是四個軌道無定的星體演奏他們環繞著木星的公轉...公轉是如此之迅速,觀察員可能每小時所得到的星體位置一般也不同.” 在他的素描中,伽利略用開放的圓圈來表示木星,星號表示四顆星星。他作這種區分顯示,實際上是這兩種類型的天體之間的差異。伽利略很重要的地注意到使用行星和恒星兩個可互換的專門名詞,"兩個詞在當時盛行的亞里斯多德術語內都是正確用法" 在星際信使(Sidereus Nuncius)出版物時,伽利略是帕多瓦大學的數學家和新近得到了一份建設更強大的望遠鏡的終身合同。 他渴望回到佛羅倫斯,並希望能夠在那裡獲得贊助,他將星際信使獻給他以前的學生,後來成為托斯卡納大公美第奇家族科西莫二世'。此外,他命名他發現的四顆衛星,木星的"美第奇星",以紀念四位高貴的美第奇家族兄弟。這幫助他得到Pisa.Ultimately大學的首席數學家和哲學家的職位,他命名這四顆衛星的努力失敗了,因為他們現在被稱為"伽利略衛星"。


翻譯版本[编辑]

英文[编辑]

  • Albert Van Helden (Professor Emeritus of History at Rice University[3]); translation with introduction, conclusion and notes. Galileo Galilei, Sidereus Nuncius, or The Sidereal Messenger. Chicago and London: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9. xiii + 127 pp. ISBN 978-0226279039.
  • Edward Stafford Carlos; translations with introduction and notes. The Sidereal messenger of Galileo Galilei, and a part of the preface to Kepler's Dioptrics. Waterloo Place, London: Oxford and Cambridge, January 1880. 148 pp. ISBN 9781151499646.
  • William R. Shea and Tiziana Bascelli; translated from the Latin by William R. Shea, introduction and notes by William R. Shea and Tiziana Bascelli. Galileo’s Sidereus Nuncius or Sidereal Message. Sagamore Beach, MA: Science History Publications/USA, 2009. viii + 115 pp. ISBN 978-0-88135-375-4.
  • Stillman Drake. Telescopes, Tides, and Tactics: A Galilean Dialogue about The Starry Messenger and Systems of the World, including translation of Galileo’s Sidereus Nuncius. London: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3. 256 pp. ISBN 978-0226162317.
  • Stillman Drake. Discoveries and Opinions of Galileo, includes translation of Galileo's Sidereus Nuncius. Doubleday: Anchor, 1957. 320 pp. ISBN 978-0385092395.

法文[编辑]

  • Isabelle Pantin. Sidereus Nuncius: Le Messager Celeste. Paris: Belles Lettres, 1992. ASIN B0028S7JLK.
  • Fernand Hallyn. Le messager des étoiles. France: Points, 1992. ISBN 978-2757812259.

繁體中文[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Raphael, Renée. Sidereus nuncius; or, A Sidereal Message, by Galileo Galilei. Isis, Vol. 101, No. 3 (September 2010), pp. 644-645. Published by: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on behalf of The History of Science Society.
  2. ^ Spiller, Elizabeth A. Reading through Galileo's Telescope: Margaret Cavendish and the Experience of Reading. Renaissance Quarterly英语The Renaissance Society of America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on behalf of the Renaissance Society of America). 2000, 53 (1): 192–221. doi:10.2307/2901537. 
  3. ^ [1] Faculty page.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