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懷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懷光(729年-785年),本姓朔方節度使

生平[编辑]

其先徙幽州,以戰功賜姓李氏,累進都虞侯。歷任檢校刑部尚書,寧、慶、邠寧(今陝西彬縣)節度使、朔方節度使,管轄靈州(今寧夏靈武)。建中三年(782年),奉命討魏博鎮田悅

建中四年(783年),涇原兵變爆發,唐德宗出逃奉天(今陕西乾县)。隨後,朱泚自稱大秦皇帝,進攻奉天。大將渾瑊力戰不屈,呂希倩戰死,唐德宗向魏縣行營的唐軍告急。懷光和神策軍統帥李晟率領兵馬前來支援,大破之。李懷光是粗人,逢人便說,卢杞趙贊白志貞皆奸佞之徒。卢杞心虛,建議德宗讓懷光“乘胜进取京城,破竹之势,不可失也”,德宗同意,遂令怀光军驻便桥,与李建徽李晟及神策兵马使杨惠元按期同取长安。懷光以千里救駕,竟不能见天子,心生不满,屯驻咸阳,而不进兵,又多次上表,揭露卢杞等人的罪恶。[1]德宗加封懷光為太尉,并賜鐵券,以示信任有加。懷光將鐵券扔於地說:“聖人疑懷光邪?人臣反,賜鉄券,懷光不反,今賜鉄券,是使之反也!”[2]遂起兵叛唐。然而懷光只是一時激忿,非真心反叛,並未與朱泚聯合,而是引軍回朔方根據地河中(今山西永濟西)自保。

李懷光派徐庭光以六千精兵守衛長春宮(今陕西大荔县东),渾瑊駱元光等數次被庭光擊敗,不能前進。當時朝廷財政困難,朝臣建議赦懷光之罪,並派宦官尹元貞去河中撫慰。德宗不許,遂任命河東節度使馬燧為副元帥,前往討伐。[3]马燧在陶城击败李怀光,射杀大将徐伯文,斩首万余级。又分兵與渾瑊會合,進逼長春宮。貞元元年(785年)三月,李懷光手下都虞侯呂鳴岳密謀歸順馬燧,不料事泄,懷光殺之,並屠其全家。馬燧知長春宮難以攻下,決計攻心為上,单骑至长春宫城下,直呼守将庭光之名,告以逆顺之理,庭光本無反意,當即率眾投降。[4]德宗聞知庭光已降,诏令封庭光為御史大夫。马燧等移军直攻河中,諸將皆降,懷光見大勢已去,自缢身亡,朔方将牛名俊斬其首級,率萬餘名士卒開城出降。馬燧帶兵進城,殺懷光親信閻晏等七人,餘者不再問罪,河中之亂平定。

李怀光之子监察御史李琟杀死二弟李瑗等后自杀,故李怀光无后。德宗赦李怀光妻王氏。又念李怀光旧功,可怜其绝后,赐李怀光外孙燕八八姓李,赐名承绪,授左卫率府胄曹参军,为李怀光后嗣,赐钱一千贯,任其于李怀光墓侧置立庄园,侍养王氏,并备四时享奠之礼。

注釋[编辑]

  1. ^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九:“李怀光顿兵不进,数上表暴扬卢杞等罪恶;众论喧腾,亦咎杞等。上不得已,十二月,壬戌,贬杞为新州司马,白志贞为恩州司马,赵赞为播州司马。”
  2. ^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三十;《旧唐书·李怀光》载:“怀光怒甚,投券于地曰:凡人臣反,则赐铁券,今授怀光,是使反也。词气益悖,众为之惧。”
  3. ^ 资治通鑑》卷二百三十一:“上命浑瑊、骆元光讨李怀光军于同州,怀光遣其将徐庭光以精卒六千军于长春宫以拒之,瑊等数为所败,不能进。时度支用度不给,议者多请赦怀光,上不许。李怀光遣其妹婿要廷珍守晋州,牙将毛朝易攵守隰州,郑抗守慈州,马燧皆遣人说下之。上乃加浑瑊河中、绛州节度使,充河中、同华、陕虢行营副元帅,加马燧奉诚军、晋、慈、隰节度使,充管内诸军行营副元帅,与镇国节度使骆元光、鄜坊节度使唐朝臣合兵讨怀光。”
  4. ^ 資治通鑑》二百三十二:“馬燧至行營,與諸將謀曰:‘長春宮不下,則懷光不可得。長春宮守備甚嚴,攻之曠日持久,我當身往諭之。’遂徑造城下,呼懷光守將徐庭光,庭光帥將士羅拜城上。燧知其心屈,徐謂之曰:‘我自朝廷來,可西向受命。’庭光等復西向拜。燧曰:‘汝曹自祿山已來,徇國立功四十餘年,何忽為滅族之計!從吾言,非止免禍,富貴可圖也。’眾不對。燧披襟曰:‘汝不信吾言,何不射我!’將士皆伏泣。燧曰:‘此皆懷光所為,汝曹無罪。第堅守勿出。’皆曰:‘諾。’”
前任:
朱泚
唐朝太尉
784年—785年
繼任:
李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