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杂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東方雜誌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东方杂志》由商务印书馆创刊于1904年3月11日,终刊于1948年12月(后曾于1967年在台湾复刊,于1990年终刊,是民国时期的人文综合杂志。先后辟有社说、谕旨、内务、军事外交教育、实业、小说等15个栏目。抗战中曾转移到长沙、香港。抗战后返回。徐珂、孟森、陈仲逸、杜亚泉、陶惺存、钱智修、胡愈之、李圣五、郑允恭、苏继庼先后主编。

时代背景[编辑]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不仅是中国历史上重大的社会转折点,也代表着中华民族生存危机的到来。中国遭遇了“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与民族生存危机同时到来的,是中国的政治危机和文化危机,《东方杂志》的创刊正是以这三大危机为背景的。 另外从社会角度来说,《东方杂志》的创刊正处于维新变法失败、庚子事变之后以及日俄战争期间。《东方杂志》起于新民思潮中,与梁启超等维新人士和新民文化思潮有密切关系,所以很长时间以来,《东方杂志》都被看做维新派的刊物。

创刊[编辑]

1903年12月,在新合资成立的商务印书馆首次编译会议上,夏瑞芳提议要创办一本综合类的杂志,得到了张元济等与会者的支持。经过前期的多项准备工作,1904年3月11日(清光绪三十年农历甲辰年正月二十五)正式出刊。原刊名拟定为《东亚杂志》,因得知与德国驻沪领事馆的德文杂志《东亚杂志》重名,于是改称为《东方杂志》。

停刊与复刊[编辑]

受国内外重大政治事件的影响,《东方杂志》共经历了四次停刊。

辛亥革命的爆发[编辑]

1911年11月15日出完第8卷第9号后停刊,1912年4月1日第8卷第10号出版,标志着其复刊。 此次停刊历时四个半月,在此之前,《东方杂志》在政治立场上主张君主立宪制,一度是清廷宪政改革的主要舆论阵地,由孟森主持。辛亥革命的爆发打破了立宪梦,《东方杂志》也被迫调整了自己的政治立场,成为共和制的拥护者与支持者。

一·二八事变[编辑]

1932年2月1日出完第29卷3号停刊,1932年10月16日第29卷4号复刊。 此次停刊历时八个半月。商务印书馆提出了“为国难而牺牲,为文化而奋斗”的口号,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了《东方杂志》的出版。作为商务印书馆所出刊物最先复刊的刊物,可见其重要地位。

八·一三事变[编辑]

按编者的说法,第34卷第16号已经准备如期付印,但由于事变的发生,所有梓版未能从制版厂去除,所幸稿件尚在,所以拖延了两期后于1937年9月底,将第16、17号合并出版。由于停刊时间短,所以未对杂志产生太大影响。

太平洋战争爆发[编辑]

1941年11月15日出完第38卷第22号后停刊,1943年3月15日第39卷1号复刊。 此次停刊共计一年四个月,是《东方杂志》历史上最长时间的一次停刊。商务印书馆的香港工厂全部为敌人所夺,重庆工厂又有待整理和扩充,因此停刊。复刊时,商务印书馆董事长王云五发表了专门的《复刊词》,介绍了《东方杂志》悠久的历史和所遭受的磨难。这次停刊对《东方杂志》有着深远的影响,标志着《东方杂志》开始进入它的衰落期、维持期。

从1947年7月开始,《东方杂志》由半月刊改为月刊,1948年12月,《东方杂志》在出版完第44卷第12号后停刊,彻底走完了它的人生。

办刊宗旨与改版[编辑]

在四十多年的沧桑历程中,《东方杂志》的办刊宗旨也在一直发生着变化。

创刊号[编辑]

《东方杂志》在创刊号时的宗旨为“启导国民,联络东亚”,带有鲜明的启蒙主义色彩和立足东方的办刊立场。这种宗旨的确立与严复梁启超等倡导的“开民智”的新民思潮有关,也与1904年发生的日俄战争有关,但联络东亚的亲日立场逐渐被淡化,倒是启导国民的宗旨得以长时间的延续。

初期改良[编辑]

1908年《东方杂志》第5年第7期进行了第一次改良。此次改良是应清政府宪政改革的需要,对栏目进行了调整,记载”列为第一。1910年3月第7年第1期,《东方杂志》又进行了第二次改良,只是栏目前后顺序进行了一些变化,并没有太大的改动。因而在《东方杂志》的编辑史上也没有产生多少影响。

进入新时代[编辑]

1911年第8卷第1号出版,标志着《东方杂志》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其表现为两方面:一是《东方杂志》的编排方法发生了变化。之前的杂志都是标“第几年第几期”,从第8卷开始以“第几卷第几号”编排。其二是在杜亚泉的主持下,《东方杂志》“扩充篇幅,增加图版,广征名家之撰述,博采东西之论著,萃世界政学文学之精华,为国民研究讨论之材料,借以鼓吹东亚大陆之文明,餍足读者诸君之希望”,各类文章以“启人知识助人兴趣为主”。办刊宗旨与早期略有变化,启导国民更加注重知识性和趣味性,更加注重科学知识的传播和中西文化的探讨。这次改版标志着《东方杂志》开始告别早期的选报性质,走上撰述为主、栏目设置更加科学的现代刊物之路。

外界影响[编辑]

1915年之后,社会风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与《新青年》的激进立场相比,《东方杂志》显得过于持重与保守,因而受到陈独秀等激进知识分子的攻击。在外界持续不断的压力之下,商务印书馆被迫将杜亚泉撤换,对《东方杂志》进行了大规模的改版。1919年12月第16卷12号《东方杂志》发表变更体例公告,提出为适应时势变化,决定变更体例,但“宗旨无甚改变“,只是给读者带来更多便利。

重新定位[编辑]

1943年因太平洋战争爆发而停刊的《东方杂志》再次复刊,编辑者换为苏继庼。商务印书馆董事长王云五在《复刊词》中为《东方杂志》做了重新定位,表明“阐明学术“成为《东方杂志》新的指导思想。同时他还指出:刊物之品质,乃随一国之学术与其国民知识之进展而进展着”,在此思想的指导下,《东方杂志》开始以发表学术性研究性文章为主,成为一个综合性学术刊物。但是只剩下严肃学术文章的《东方杂志》已经失去了先前的朝气和活力,开始变得老气横秋。仅从这样的气象看来,《东方杂志》已经走入了末路,停刊也只是早晚的事情了。

意义[编辑]

《东方杂志》是旧中国寿命最长的一份杂志,也是商务期刊方阵中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被誉为“杂志中的杂志”。 多年来,《东方杂志》始终以启导国民为宗旨,寻求民族出路为重,致力于开启民智、联络东亚,努力介绍知识和传播文化。当时国内各个领域的佼佼者无一不在上面留下脚印,近现代重大的政治、经济、文化一一在上面轮番上演,全景式的记录了20世纪上半叶中国近现代史,堪称半个世纪中国的缩影。

參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