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猴子審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田纳西州诉斯科普斯
The State of Tennessee v. John Thomas Scopes
日期
1925年7月21日
案件名称 The State of Tennessee v. John Thomas Scopes
法官 John T. Raulston
引用法律 Butler Act

1925年3月23日美国田纳西州颁布法令,禁止在课堂上讲授「演化論」。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便寻求一位自愿在法庭上验证这条法律的田纳西教师,於是制造了轰动整个美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历史性事件:「猴子審判」(Monkey trial)。又因涉案的教師名叫斯科普斯(John Thomas Scopes)所以也叫「斯科普斯案」(Scopes Case)。为斯科普斯辩护的律师团领袖是著名的刑事法专家、民權律師克拉伦斯·达罗(Clarence Darrow)。

诉讼起因[编辑]

世界基督教基要主義協會英语World Christian Fundamentals Association(World Christian Fundamentals Association)的主席,田納西州眾議員代表約翰·布特勒(John Butler)游说州議員通過反演化論的法案,並成功通过了布特勒法案(Butler Act)[1]。布特勒在法案通過後表示:「我不知道何謂演化論……我從報紙上讀到,男孩女孩們從學校回家跟他們的父母說聖經完全是胡說八道。」田納西州州長奧斯汀·佩伊(Austin Peay)簽署該法案以獲得農村議員的支持,但他認為法律並不會被強制執行,也不會干擾田納西州的學校教育[2]。威廉·詹寧斯·布萊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熱誠地感謝佩伊:「這個州的基督教家長欠你一個對於拯救孩子避免受到一個未被證實的假說的有毒影響的感謝。」[3] 作为对此事件的回应,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进行了一个測試案例(test case),通过资助一位叫做約翰·斯科普斯(John Scopes)的高中老师来试图违背布特勒法案。这位老师作为生物学的代课教师,在西元1925年5月5日因按照喬治·威廉·亨特(George William Hunter)所著的教科書公民生物學(Civic Biology)上的一些章节来教授演化論而被控告。在这起诉讼中原告与被告均请来了美国著名的律师,威廉·詹寧斯·布萊恩带领原告,同时克拉倫斯·達羅(Clarence Darrow)为被告进行辩护。这起诉讼透过收音机传到了美国各地。[4]

德顿市[编辑]

这一时期,美國公民自由聯盟为每一位因蔑视布特勒法案讲授演化論而被起诉的人提供帮助。1925年4月5日,坎伯蘭(Cumberland)煤铁公司的经理喬治·拉巴里(George Rappleyea)在罗宾逊的藥局遇到了县学校的负责人瓦爾德·懷特(Walter White)和当地的律师蘇·K·希克斯(Sue K. Hicks),并告诉他们这起审讯所引起的争论可以提高德顿的知名度和关注度。于是他们一起找到了24岁的高中数学老师約翰·斯科普斯,并让他承认违法教授了演化論。但斯科普斯本人忘记了他是否在课上教授了演化論,于是他向喬治·拉巴里等人提出:“如果你们能证明我确实教授了演化論,那么我会很乐意出庭受审。之后,斯科普斯越来越希望出庭,甚至让自己的学生来指证他。正如斯科普斯所愿,在三个学生向大陪审团指证他后,尽管遭受各方质疑指证的真实性,他还是于5月25日被正式起诉[5][6]。 为了吸引主流媒体的报道,喬治·拉巴里写信给英国记者H·G·威爾斯(H. G. Wells)邀请他来参加辩护团,但是他以没有相关经验的理由拒绝了。另一方面, 来自诺克斯维尔的約翰·尼爾(John R. Neal)的法学院教授宣称愿意为斯科普斯辩护,并成为了辩护团名义上的领导者。世界基督教基要主義協會的主席兼创始人威廉·貝爾·萊利(William Bell Riley),请到了三次民主党总统被提名人,美国前国务卿,终身长老教会员威廉·詹寧斯·布萊恩作为组织的顾问,同时布萊恩还被蘇·K·希克斯邀请作为原告的一员,布萊恩很乐意的接受了。为了使辩护团不落下风,克拉倫斯·達羅,一名不可知论者,美国著名律师,自愿加入辩护团。[7] 经过一短时间的变动,最终被告辩护律师团队由達羅,ACLU的律师亞瑟·加菲·海斯(Arthur Garfield Hays),来自国务院的律师達德里·費爾德·馬龍(Dudley Field Malone)组成。原告方律师团由湯姆·斯圖爾特(Tom Stewart)带领,还有赫伯特(Herbert)、蘇·希克斯、班·B·麥肯錫(Ben B. McKenzie)和威廉·詹寧斯·布萊恩。 这起诉被各方媒体所关注,同时也是美国第一起在国家广播上播放的诉讼。[8]

诉讼当事人[编辑]

原告[编辑]

被告[编辑]

审理过程[编辑]

ACLU原本打算反对巴特勒法案的理由是:「它违反了教师的个人权利和学术自由,因此违宪。」但達羅将这一策略改变为:“圣经”对人类起源的描述与演化論并不冲突(后来被称为有神论的演論观点)。为了支持这种观点,辩护方请到了八个进化专家,但除了麥納德·梅特卡夫(Dr. Maynard Metcalf)以外,法官并未允许他们出庭作证,仅仅允许他们向法庭提交书面的证言。作为回应,達羅尖刻地讽刺了法官勞爾斯頓(Raulston),指出他偏向于同意原告的请求,但第二天他为此做出了道歉,以避免被裁决为蔑视法庭。引用错误:没有找到与</ref>对应的<ref>标签

审判的后期阶段,達羅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放弃了ACLU的原始策略,并开始攻击对圣经的字面解释,以及布萊恩对其他宗教与科学的有限的了解。只有到审判的最后,達羅才回到原来的辩护,即巴特勒法案违宪。

布萊恩谴责向孩子教授“人类只是成千上万种哺乳动物之一”的观点,而辩方的馬龍的一次发言被公认为本次审判中最精彩的一次。他成功地引起了群众对“宗教裁判所”的恐惧,提出应将圣经保留在神学和道德层面上,而与科学无关。 他宣称,布萊恩的“决斗至死”观点不成立,因为“你无法与真理决斗”。当他完成演说时,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9][10]


在审判的第六天,辩方用完了所有的证人。法官宣布,所有的“圣经”上的辩词是无效的,不应该被提交给陪审团。 第七天,辩方提出了一个极为罕见的请求:要求法官让布萊恩出庭作证。達羅成功地利用了这一机会来诘问布萊恩,使他显示出了对圣经的无知以及“字面理解圣经内容”观点的荒谬之处,使得布萊恩颜面扫地。[11][12]

      审判案中最醒目的事件,是7月20日布赖恩出庭作证,这也是媒体及后来史家毫不掩饰的偏见的根源。传唤布赖恩出庭作证--这一巧妙的计谋,耗费了被告方数天的时间,甚至进行了模拟彩排。传唤对方律师作证这一严重不合规程的要求,从头到尾都为史得沃特所反对,但为法官劳斯顿所允许,布赖恩本人也表示同意。布赖恩相信,他也会被允许让达罗、马隆和海斯站在证人席上来接受他的交叉质询。但后来的事实表明,布赖恩是以君子之腹度小人之心,因而受到了不应有的愚弄甚至羞辱--达罗等人巧妙地回避了出庭作证和被交叉质询。达罗的伎俩是玩弄庭审诡谋,目的在于愚弄甚至羞辱布赖恩,而不是替斯科普斯辩护或者寻求真理。在近2小时的质询中,布赖恩以压倒性的优势胜出了达罗,以其睿智、机巧、勇气与坦荡还是赢得了个别媒体的同情与称赞。


判决[编辑]

在诉讼第七天下午,布莱恩和達羅又对峙了两个小时,而且有持续到第二天早上的趋势,但是勞爾斯頓法官宣布達羅对布莱恩的审问与本案无关,而且不应该载入本案的记录。所以,在達羅的提问之后布莱恩失去了向辩护方审问的机会。在诉讼之后布莱恩向通过媒体向達羅问了九个问题,试图探明他对的宗教的态度。问题和達羅的回答被登在了诉讼结束那天的纽约时报上。报道表示,達羅用无神论者的信条面对这些问题,除了用他对自然的信仰将问题否定,就是回答“我不知道“。

在辩护方最后展示证据的请求被拒绝后,達羅请法官允许陪审团来做一个有罪的判决:「我们认为原告无罪。但是在斯科普斯讲授人类从低等生物演化的事之外,法庭不允许我方提供任何其它证词。因为我们没有反对斯科普斯讲授演化論的证据,我们无法争取到合理的结果。除非陪审团能给出一个判决,仅仅作为法律上的流程,让我们能上诉到更高等的法庭。在我们知道会有这个不可避免的判决结果,也可能是最好的结果的情况下,让法庭和原告的律师继续浪费时间不是一件公平的事。」

陪审团被带进来之后,達羅对他们发表演说,告诉他们说:「我们来这里给案件提供证据,但是法庭以法律的名义不接受这些证据,所以我们能做的只是采取例外的方式,将案件递送到更高的法庭看他们能不能接受我们的证据………我们甚至都不能向你们解释为什么应该做出无罪判决。我们没看出,也不会向你们要求做出这样的判决。」

達羅代表被告方,没有做最后总结就结案了。依据田纳西州的法律,当被告方放弃结案陈词,原告方也被禁止做案件总结。 斯科普斯一直没有提供证词,因为从来没有事实的证据证明他在课上讲授了演化論。后来斯科普斯承认,他自己也不确定是否讲授了进化论(这也是原告方不想让他提供证词的原因),但这一点并没有在法庭遭受质疑。 最后,在6月21日陪审团只用了九分钟就做出了判决,斯科普斯被判为有罪,必须缴纳100美元的罚款。勞爾斯頓没有给斯科普斯反驳的机会就判决了罚款,在尼尔向法官提出这个疏漏之后,原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法庭上发言:「尊敬的法官,我认为我被判处违反了一个不公的法律。在未来我将一如既往地,用各种方式反对这个法律,任何其它行为都是对我学术自由————由宪法保证的讲授真理权利的侵犯。我认为判决的罚款是不公的。」

上诉田纳西州最高法院[编辑]

上诉田纳西州最高法院的时候,他们認為

  1. 提到禁止教授演化論(theory of evolution)是暧昧的,但是最高法院拒绝这个意见。演化論就说人類是经过几代才從下层阶级动物进化过来。这个是不可以承认的。
  2. 还有,田纳西州最高法院认为应该按照田纳西州法律处理。然后,斯科普斯辩称田纳西州不应该过问他教的东西。按照宪法来说,人们有表达自由权。他是田纳西州职员同時也是一个美国的公民。所以,應該沒有人能过问他教的东西。他的自由,他的基本人权,学校不应该干预他在田纳西州教授演化論。這是依據美国的宪法。
  3. 他们提到田纳西州法律巴特勒法案违宪。法律也教演化論说人是经过几代才进化过来下层阶级动物。拒绝圣经的内容。他们都不承认圣经上的科学谬误。最高法院从来没听圣经上的谬误。
  4. 被告人的律师提到关于田纳西州宪法上的「法律不能偏好某个宗教或者崇拜」。还有这个宪法所有的宗教承认了是否进化论是某个宗教的自由。

最后,斯科普斯败诉了。

影响[编辑]

舞台与电影: 1955年Jerome Lawrence 和Robert Edwin Lee主演的的话剧《天下父母心》基本就是对斯科普斯审判的改编。该剧将Darrow和Bryan改名为Henry Drummond 和Matthew Brady。在它的前言中,该话剧声称不偏向任何一方,也不基于任何真实事件。该话剧被改编成了1960年由Stanley Kramer指导的电影,由Spencer Tracy和Fredric March饰演Drummond和Brady。除此以外还有一些电视版本,分别由Melvyn Douglas和Ed Begley在1965年,Jason Robards和Kirk Gouglas在1988年以及Jack Lemmon和George C.Scott在1999年饰演。指导1957年斯科普斯审判才在《天下父母心》被搬上百老汇后出现在Britannica百科大全中。直到60年代斯科普斯审判才在开始在美国高中和大学的历史教科书中被提及,且通常被当做是特创论者与现代人之间分歧的一个例子,并且与南方的“3K党”放在了同一章节中。 自1987年起,Dayton市开始使用原始文件重现当时的审判,并且使用与当时审判是相同的法庭。每年这样的审判在Dayton的斯科普斯审判节上重演。2007年,Bryan学院,作为纪念Bryan的一个机构,购买了出品版权并且制作并使用DVD发行了电影版本的《Inherit the Truth》以此来消除由《天下父母心》所产生的对审判的误解。 2011年,电影《宣告》中由Brian Dennehy扮演Clarence Darrow,Fred Thompson扮演William Jennings Bryan。《宣告》由Two Shoes Productions发行。《宣告》是一部发生在斯科普斯审判时期的浪漫剧。尽管故事主线是虚构的,但是所有的法庭场景完全按照真实的审判文件来布置。 不论该案的起因、经过和主题怎样,对那些工作懈怠而又为先入之见所左右的记者来说,单凭法庭宣判之后达罗和斯科普斯的表态就足以迷惑与误导他们的判断和意见了。特别是达罗宣称:“我们在此尽了自己的全力,来击退一种正在滋生蔓延于近代世界的浊流,……即以宗教信条来验证科学上的每一个事实。”而斯科普斯则强调判其有罪是不公正的,他将秉承学术自由的理念一如既往地去抗争到底。受此影响,媒体的普遍反应极大地偏离了其应有的事实、准确、公正及全面的原则,特别是对庭审主题的层次以及布赖恩的声音失察多多,甚至丧失了根本的洞察力。1927年1月15日,田纳西高等法院做出了终审判决,即认定巴特勒法案是合宪法的,并被斯科普斯所违犯。但这次审判的影响,却远未就此结束。媒体的偏见,不仅影响了一般公众,而且影响到史家的看法。而大多数人对该案的了解,仅是基于1955年以后的传奇舞台剧及电影、电视《空穴来风》。然而,极少有人注意到剧本的序言,即创作灵感虽由该案而生,但并不基于该案,“《空穴来风》不是历史”,而是基于“并不太远的”事件——一些史家主张就是1954年的麦卡锡(McCarthy)听证会。《空穴来风》的剧情,与斯科普斯审判案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但在一般人看来,斯科普斯审判案简直就是达尔文主义大获全胜的又一大经典案例,甚至一点也不比1860年6月30日发生在英国牛津的威尔伯福斯大主教与赫胥黎之间的大辩论逊色。然而,当时及后来的科学界并未以此为荣——原因之一就是所谓的“内布拉斯加人”名声很臭,甚至进化论的教学水平也实际上是下降了。自审判案后至约1960年的差不多30年间,科学教材对进化论进行了极低调的处理,公众关于进化论的讨论也是平静的。直到1967-70年间,反进化论法才在田纳西、阿肯色和密西西比三州被废除。直到现在,美国公众当中相信创造论、支持在公立学校讲授创造论的都占至少半数以上。这已产生了许多问题,如政教分离、在公立学校讲授有争议的课程以及科学家与公众沟通思想等等。 斯科普斯审判案之所以发起的代顿商战精神经历了周期性的兴衰,或已淹没在历史的烟尘之中,但该案的意义却超越了历史:1977年,其意义为美国官方所确认,即瑞勒县法院被辟为国家级历史景点;1988年以来,代顿的布赖恩学院与公益社团开始联手,特别是根据斯科普斯审判案卷1990年第三版的纪实性展览、演出和节日等,意在向世人纠正沿袭了65年的偏见。人们对此反映之强烈、兴趣之浓厚,再一次向世人表明,斯科普斯审判案由于其主题、人物、宣传技巧、广泛的媒体和历史的兴趣以及曲折的遭际与谜一般的面目等等,依然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审判案”。[13]

公众反应[编辑]

反进化论运动: 审判升级了特创论者与科学家之间政治与法律的的分歧以至于影响到了进化论在亚利桑那和加利福尼亚学校的教学程度。在Dayton审判前只有南卡罗莱纳、俄克拉荷马和肯塔基三个州议会处理过反进化论的相关法律,或是教育紧急拨款议案的附加条款。 在Scopes被判有罪后,全美国的特创论者开始为他们自己的州寻找建立类似的的反进化论法律。 到1927年时,南方和北方共有13个州开始考虑制定类似反进化论法律的法律形式。至少有41份议案和决议被州议会提上日程,其中一些州不断地在面对这些问题。几乎所有的议案和决议都被否决了,但是密西西比和阿肯色州在斯科普斯审判后将反进化论法律放在了书本上。 在西南边,反进化论斗士中包括部长R. S. Beal和亚利桑那州的Aubrey L. Moore,以及来自加州特创论研究机构的成员。除了这两股势力的相似性,特创论运动代表着从公开宗教主义到秘密反对进化论——将他们称作是科学证据的的东西来支持圣经的字面翻译。特创论也与普遍的领导力、华丽的语气和地方性的焦点所不同。它缺少一名像Bryan一样有名望的领导人,并且不利用宗教的比喻而是伪科学。同时它并非南方而是加州和密歇根的产物。

科学的教学工作: 审判的直接影响在20世纪20年代后半段和30年代初的高中生物书上非常明显。在使用最广泛的教科书中,只有一本将进化论列在了检索中,并且在特创论组织的施压下该检索还与圣经的引用相违背。特创论者们的目标在30年代缓慢地从进化论上移开了。 随着反进化论法律的衰竭,生物教科书中开始包含之前被移去的进化论。这也与逐渐增加的科学家而非教育家所编撰的教科书的需求相对应。

1958年国防教育法随着许多害怕美国教育系统将会落后于苏联的国会议员的鼓动而通过。该法同意由美国生物科学协会联合编撰教科书,该组织一直在强调进化论作为生物统一性定律的重要性。新的教育政权并没有被挑战。对此最激烈的反对发生在德克萨斯州的布道和媒体上。州教科书委员会对此进行抱怨。然而,除了国内支持,许多社会趋势使得公众讨论倾向于进化论。这些包含了不断改进的公共教育、合法的宗教和公共教育的先驱,以及南部不断城市化的兴趣。这使得在德州的反对势力不断减弱。1967年田纳西州巴特勒法案被州议会通过撤销。

参考文献[编辑]

  1. ^ Full text of the Butler Act and the bill that repealed it
  2. ^ Balmer, Randall. Thy Kingdom Come. Basic Books. 2007. p.111
  3. ^ Larson 1997,第59页
  4. ^ Edward J. Larson, Summer for the Gods: And America's Continuing Debate over Science And Religion (2006)
  5. ^ A Monkey on Tennessee’s Back: The Scopes Trial in Dayton. Tennessee State Library and Archives. [2011-11-13]. 
  6. ^ The Great Monkey Trial, by L. Sprague de Camp, Doubleday, 1968
  7. ^ Presley, James and John T.Scopes. Center of the Storm p.60. New York: Holt, Rinehart and Winston.(1967)
  8. ^ Constance Areson Clark, "Evolution for John Doe: Pictures, The Public, and the Scopes Trial Debate". Journal of American History 2000 87(4): 1275-1303. in JSTOR
  9. ^ de Camp, p335
  10. ^ Scopes and Presley, Center of the Storm, pp. 154–56.
  11. ^ de Camp p412
  12. ^ Scopes, John Thomas et al., 304  缺少或|title=为空 (帮助)
  13. ^ 美国猴子案件历史还是偏见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