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子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田子方战国时期初期人物。曾经和子夏段干木都被魏成推荐给魏文侯,魏文侯以他为师。魏文侯与田子方饮宴,文侯说奏钟乐的钟声不协调,左边钟音较高。田子方说君主不应把心思才智用在此处,应该专心致力于治理国家。“君明乐官,不明乐音”。


文侯十七年,攻灭中山国,派子击在那里驻守,让赵仓唐辅佐他。子击在朝歌遇到了文侯的老师田子方,他退车让路,下车拜见。田子方却不还礼。子击就问他说:“是富贵的人对人傲慢呢还是贫贱的人对人傲慢呢?”田子方说:“也就是贫贱的人对人傲慢罢了。诸侯如果对人傲慢就会失去他的封国,大夫如果对人傲慢就会失去他的家。贫贱的人,如果行为不相投合,意见不被采纳,就离开这里到楚、越去,好像脱掉草鞋一样,怎么能和富贵者相同呢!”子击很不高兴地离开了。向西进攻秦国,到郑国就回来了,在雒阴、合阳筑城。[1]

参考资料[编辑]

  • ^ 《史记 魏世家》 十七年,伐中山,使子击守之,赵仓唐傅之。子击逢文侯之师田子方于朝歌,引车避,下谒。田子方不为礼。子击因问曰:“富贵者骄人乎?且贫贱者骄人乎?”子方曰:“亦贫贱者骄人耳。夫诸侯而骄人则失其国,大夫而骄人则失其家。贫贱者,行不合,言不用,则去之楚、越,若脱躧然,奈何其同之哉!”子击不怿而去。西攻秦,至郑而还,筑雒阴、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