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盛庸

大明平燕将军总兵官
爵位 历城侯
族裔 汉族
出生 不详
逝世 永乐元年(1403年)

盛庸(14世纪-1403年),籍贯不详,是靖難之役的中央軍主要將領之一。曾在靖难之役多次痛击朱棣,朱棣即位后归降。但在之后,遭千户王钦、都御史陈瑛弹劾而自杀。

生平[编辑]

早期经历[编辑]

盛庸在明太祖時官拜都指揮。建文初年,以参将身份随耿炳文伐燕王朱棣李景隆代替耿炳文后,他又隶属李景隆。建文二年(1400年)四月,李景隆败于白沟河,逃往济南。燕军追击而至,李景隆又南逃。盛庸与山东参政铁铉全力固守,燕兵围攻济南三月不下。盛庸、铁铉乘夜出兵袭击,燕兵大败,解围而去,盛庸等乘胜收复德州[1]。九月论功时,盛庸被封为历城侯,食禄一千石。盛庸随即被命为平燕将军,任总兵官。陈晖、平安为左右副总兵,马溥徐真为左右参将,铁铉进升为兵部尚书、参赞军务[2]

东昌之战[编辑]

建文二年五月至建文三年正月形势

当时吴杰平安防守定州,盛庸驻扎德州徐凯屯于沧州,互为掎角。同年冬,燕军进攻沧州,徐凯等被生擒[3]。掠其辎重,进逼济宁。盛庸率军驻扎东昌进行拦击,背城列阵。朱棣率军直逼盛庸军的左翼,其军不动。又冲其中坚,盛庸张开队列放进朱棣,再以兵包围数重。燕将朱能率番骑来救,朱棣乘机突围而出。但许多燕军被火器击毙击伤,大将张玉死于阵中。平安亦率兵赶来,与盛庸合兵作战[4]。次日,燕军再次战败,朱棣以百名骑兵殿后,退至馆陶。盛庸命令吴杰、平安从真定拦截燕军归路。建文三年正月,吴杰、平安在深州之战失利,燕军才得以返回。在这次战役中,燕军精锐几乎丧失殆尽,盛庸军声威大振,建文帝为此祭庙告捷[5]

夹河之战[编辑]

建文三年三月,燕兵又南出保定。盛庸军扎营夹河。朱棣率轻骑来探,掠阵而过。盛庸派遣千名骑兵追击,被燕兵射箭击退。交战后,盛庸军持盾而进。朱棣命步兵先攻,骑兵则乘机迅速推进。盛庸率军力战,斩其大将谭渊。而朱能、张武等也率部殊死战斗,朱棣以劲骑穿越阵地与朱能会合,盛庸的部将庄得、皂旗张等都战死。这一天,燕军几乎失败。第二天再战,燕军在东北,盛庸军在西南,从早晨至下午,双方互有胜负。两军都已疲惫,将士各自坐下休息。又开始交战,忽然东北风大起,飞尘遮蔽天空。燕兵乘风大喊,左右横击。盛庸大败,逃回德州,从此士气低迷[6]。不久燕将李远沛县焚毁运粮船只,盛庸军于是缺乏粮饷[7][8]

最终结局[编辑]

建文四年(1402年),中央军在灵璧战败,平安等被生擒[9]。盛庸独自率军向南,在淮河南岸排列战舰。燕将丘福等偷渡淮河,出现在盛庸军之后。盛庸军力不能支,只得退守长江。燕兵渡过淮水,由盱眙攻陷扬州。盛庸在六合浦口率军抵御,都失利。都督陈瑄率水师投降燕军,燕兵乘势渡江。盛庸仓促聚集海船出高资港迎战,又败,军队溃散[10]

朱棣进入京城,盛庸率余部投降,随即奉命驻守淮安。不久朱棣赐诏说:“以前山东未定,所以才命你镇守淮安。现在铁铉被俘,诸郡全部平定。朕念山东久为兵乱所困,疲于转输之劳。你应当抚兵养民,以称朕意。”永乐元年(1403年),盛庸退休。不久,千户王钦揭发盛庸的罪状,朝廷立即进升王钦为指挥同知。于是都御史陈瑛弹劾盛庸心存怨恨,图谋不轨。盛庸于是自杀[11]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明通鉴》(卷12):“(八月)戊申,燕师解围去,盛庸、铁铉追击,败之。金兵德州,燕守将陈旭遁,遂复德州。”
  2. ^ 明史》(卷144):“盛庸,不知何許人。洪武中,累官至都指揮。建文初,以參將從耿炳文伐燕。李景隆代炳文,遂隸景隆麾下。二年四月,景隆敗於白溝河,走濟南。燕師隨至,景隆復南走。庸與參政鐵鉉悉力固守,燕師攻圍三月不克。庸、鉉乘夜出兵掩擊,燕眾大敗,解圍去。乘勝復德州。九月,論功封歷城侯,祿千石。尋命為平燕將軍,充總兵官。陳暉、平安為左右副總兵,馬溥、徐真為左右參將,進鉉兵部尚書參贊軍務。”
  3. ^ 明太宗实录》(卷7):“食时,至沧州,敌犹未觉,督军士筑城。我军既至城下,始苍黄分,守城垛众皆股栗,不及擐甲。我军四面急攻之,上麾壮士由城之东北角登,逾时拔其城。而先已遣人断敌归路,遂斩首万余级,获马九十余匹,而生擒都督徐凯、程暹、都指挥俞琪、赵浒、胡原、李英、张杰并指挥以下百余人,余众悉降,咸给牒遣。”
  4. ^ 明通鉴》(卷12):“燕王直前薄庸军左翼,不动;复冲中坚,庸开阵纵王入,围之数重。燕将朱能率番骑来救,王乘间突围出。而燕军为火器所伤甚众,大将张玉死于阵。会平安至,与庸合兵。丙辰,又战,复大败之,前后斩馘数万人。燕师遂北奔,庸等趣兵追之,复击杀无算。”
  5. ^ 明史》(卷144):“時吳傑、平安守定州,庸駐德州,徐凱屯滄州,為犄角。是冬,燕兵襲滄州,破,擒凱。掠其輜重,進薄濟寧。庸引兵屯東昌以邀之,背城而陣。燕王帥兵直前薄庸軍左翼,不動。復沖中堅,庸開陣縱王入,圍之數重。燕將朱能帥番騎來救,王乘間突圍出。而燕軍為火器所傷甚眾,大將張玉死於陣。王獨以百騎殿,退至館陶。庸檄吳傑、平安自真定遮燕歸路。明年正月,傑、平安戰深州不利,燕師始得歸。是役也,燕精銳喪失幾盡,庸軍聲大振,帝為享廟告捷。”
  6. ^ 明鉴纲目》(卷2):“忽大风东北起,飞埃蔽天,庸军面迎沙砾,咫尺不辨物。棣兵纵左右翼横击,斩首数万。庸大败,走德州。”
  7. ^ 明太宗实录》(卷8):“辛酉,获其谍者,言武胜等已下狱。上谓诸将曰:“我驻军于此三月,以俟息兵之命。武胜既执,则其志不可转矣,我岂能块然坐此,为人所擒哉?彼军萃德州,资粮皆通徐、沛来,但调轻骑数千邀而毁之,德州无所仰给,必困,纵欲求战,我严师待之,以逸击劳,以饱击饿,有必胜之道,胜之而后求息兵,或冀能从。”诸将皆曰:“善。”遂遣李远等率骑兵六千扰其饷道,上令远军皆易彼甲胄,使遥见不疑,又恐临战相杂难辨,令各插柳枝一握于背为识。……壬申,李远等如上旨,至济甯谷亭沙河,沛县敌望之,皆不觉。我军焚其粮舟数百艘,粮数百万石,军资器械不可胜计,河水尽热,鱼鳖皆浮死,其运粮军士尽散走。京师大震,而德州兵气稍索矣。”
  8. ^ 明史》(卷144):“三月,燕兵復南出保定。庸營夾河。王將輕騎來覘,掠陣而過。庸遣千騎追之,為燕兵射卻。及戰,庸軍列盾以進。王令步卒先攻,騎兵乘間馳入。庸麾軍力戰,斬其將譚淵。而朱能、張武等帥眾殊死鬥。王以勁騎貫陣與能合。庸部驍將莊得、皂旗張等俱戰死。是日,燕軍幾敗。明日復戰,燕軍東北,庸軍西南,自辰至未,互勝負。兩軍皆疲,將士各坐息。復起戰,忽東北風大起,飛塵蔽天。燕兵乘風大呼,左右橫擊。庸大敗走還德州,自是氣沮。已而燕將李遠焚糧艘於沛縣,庸軍遂乏餉。”
  9. ^ 革除逸史》(卷2):“丁丑,安军次灵璧,靖难兵遮其饷道,福等来援。己卯,战败,指挥宋瑄死之。于是安及参将马浦、徐真,都指挥孙成、礼部侍郎陈性善、大理寺丞彭与民、钦天监副刘伯完、指挥王贵皆被执。”
  10. ^ 明史》(卷144):“明年,靈璧戰敗,平安等被執。庸獨引軍而南,列戰艦淮南岸。燕將邱福等潛濟,出庸後。庸不能支,退為守江計。燕兵渡淮,由盱眙陷揚州。庸禦戰於六合及浦子口,皆失利,都督陳瑄帥舟師降燕,燕兵遂渡江。庸倉卒聚海艘出高資港迎戰,復敗,軍益潰散。”
  11. ^ 明史》(卷144):“成祖入京師,庸以余眾降,即命守淮安。尋賜敕曰:「比以山東未定,命卿鎮守淮安。今鐵鉉就獲,諸郡悉平。朕念山東久困兵革,憊於轉輸。卿宜輯兵養民,以稱朕意。」永樂元年,致仕。無何,千戶王欽訐庸罪狀,立進欽指揮同知。於是都禦史陳瑛劾庸怨望有異圖。庸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