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行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社會主義行動
Socialist Action
总部 九龍, 香港
党报 社會主義者
(The Socialist)
意识形态 馬克思主義
民主社會主義
托洛斯基主義
政治立场 革命左翼
国际组织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
官方网站
www.socialism.hk
香港政治
政党 · 选举

社會主義行動(簡稱:社義行動;英文:Socialist Action)是一個托洛斯基主義的政治組織,隸屬於工人國際委員會[1],與工國委(CWI)的中國和台灣支部緊密工作。這組織自稱採用馬克思主義的方法和分析,並在政治上重新武裝工人階級,組織工人階級,為社會主義世界而奮鬥。他們反對由富翁支配的中共獨裁體制,並稱之為將中國變為「世界血汗工廠」,貧富懸殊為世界最嚴重的國家之一。他們主張為中國工人建立具戰鬥性的獨立工會,以反對資本剝削及專制統治。

社會主義行動要求香港梁振英政府下台,並批評香港主流泛民政黨走伏儒的路線,只以談判妥協循序漸進達成民主改革。他們認為面對中共獨裁體制這策略根本不會成功,因為中共政權害怕放寬少許的政治控制都會造成「缺堤」,大規模的群眾運動可以爆發,掃走整個政權。[2] 社會主義行動積極參與多場鬥爭:工人罷工、環保抗爭、支持外傭權利。[3]他們主張從今天的群眾鬥爭中爭取支持,建立一個新的工人階級政黨,作為唯一的手段去克服中共獨裁者的抵抗,並贏得真正的民主變革。[4]

起源[编辑]

社會主義行動在2010年由一群參與五區公投運動的年輕活躍者成立。當時五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辭職,觸發爭取雙普選的補選運動。社義行動支持運動的整體目標,反對港府不民主的政改方案,同時在「實現真民主,踢走資本家!」的口號下參與運動,從而「高舉社會主義的旗幟,解釋為何爭取民主權利的鬥爭一定要挑戰資本主義才能成功」。[5]

在這場運動中,社義行動的民主綱領超出了其他民主派政黨。除了支持運動的主要訴求(廢除功能組別,一人一票選特首)外,社義行動主張降低投票年齡到16歲、外傭的投票權、立法會議員領取技術工人的薪金、以「真正人民議會」取代跛腳的立法會,從而令議會有權向富人徵重稅、消滅貧窮、實施體面的最低工資、重有公有化私有產業,創造真正的工作職位。[6]

《社會主義者》雜誌從2009年開始由一群中國大陸的活動者開始出版,是被中國當局禁制的地下刊物。由2010年開始,社會主義行動開始參與該刊的制作,在香港沒有被禁止。自從2011年以來,該刊的台灣版也開始出版。

雨傘革命[编辑]

社會主義行動積極參與雨傘革命。雨傘革命從2014年秋天開始持續了11個星期的群眾佔領行動。[7] [8] 他們形容這場運動是自八九年天安門廣場運動以來,對中共獨裁制度最嚴正的一次挑戰。社會主義行動特別活躍於工人階級地區旺角區,這地區被視為三個佔領區中最激進的一個。[9]

罷課運動[编辑]

他們認為,佔領行動是動員群眾運動的好開始,但單靠佔領是不足以迫使中共政權讓予真正普選。在香港的組織之中,社會主義行動是最先提出以罷課作為民主鬥爭的武器的。學聯等團體在2014年9月發起了一星期的罷課,局部地展示了罷課這策略的潛力。這場罷課打斷了泛民政客及「和平佔中」的支吾以對和拖延策略,促發了「雨傘運動」。社義行動在此前的一年半,在各大的論壇和集會中主張,以學生罷課為基礎建立運動,再升級為罷工等形式的公民抗命。[10] 雨傘運動是大致上是群眾自發的,在9月28日警察向示威者施放催淚彈後,群眾自發堵路,是1967年反英暴動以來前所未見的。群眾的自發性令傳統泛民黨派不能完全鞏固自己的領導地位,因此運動的持續時間遠超於這些黨派所希望的。根據社義行動的分析,於佔領期間,在運動如何向前走的問題上出現了思想的真空,可見運動需要受到底層活動者的民主監督控制,也需要更清晰的戰略,以將香港的民主鬥爭連結至中國日趨強烈的政府情緒。

社義行動路線的另一個特點,是強調要連結民主訴求與經濟訴求的鬥爭,以反對租金飆升、工資停滯不前,爭取全民退休保障及標準工時等。他們認為爭取普選與反資本菁英的鬥爭是不可分離的,因為資本家控制了政治的決策權。[11] 在雨傘革命期間,社義行動批評主流泛民政客及其盟友(民間團體)「依附於資產階級」。[12]他們指出,這些政黨和團體有著親資的政治取態,因而只會提出一種非常局部的改革方案,拒絕提出推翻中共獨裁者,且避免將這場民主鬥爭蔓延至中國。2014年6月,公民黨的湯家驊舉辦政改論壇,與親北京人士討論如何將提名委員會「民主化」。社會主義行動在論壇會場示威,指控他們準備再度出賣民主。[13][14]

民主委員會[编辑]

社義行動亦指出雨傘運動欠缺內部民主,指控民主派「將『小圈子』領導層模式強加於香港的示威運動」。他們呼籲在佔領運動內組成基層的民主委員會,所有就政治訴求和策略都應該通過這個民主架構討論。[15]當佔中三子嘗試在佔領區內舉辦電子公投時,社義行動爭取運動內部民主的行動。在港府與學生代表於10月21日在電視機前進行首輪談判(也是唯一一次)後,佔中三子打算在佔領區舉辦電子公投,開始時受到學聯領袖的支持。公投議題包括是否接受政府向北京遞交一份民情報告,這被很多人視為微不足道的姿態性動作。社義行動強烈反對這場公投,指只是「佔中及泛民重奪運動主導權的手段,為準備解散運動而鋪路,對此感到遺憾及憤怒」,受到多間香港媒體報導。[16][17][18]這場公投在佔領者的群眾壓力下取消,而學生領袖也收回對公投的支持。

反國民教育運動[编辑]

在2012年9月,由於群眾反對政府推出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佔領了政府總部外的廣場一星期,名為「反洗腦運動」。當時,在運動內出現了一些辯論,主要關於什麼形式的抗爭才最有效,以及運動內部民主的問題。當時,社會主義行動是唯一一個團體提出全港大罷課作為行動升級的手段。佔領政總行動被「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由民間團體及教協組成)突然解散。社會主義行動認為,由於運動內部欠缺民主的決策機制,普通參與者難以透過民主架構進行監督,造成反國教大聯盟的錯誤決定。全港大罷課行動是在運動內唯一的力量,公開批評解散運動的決定,認為如果不接受政府的小讓步,是可以爭取到全面勝利的。[19]

政治立場[编辑]

反對獨裁體制[编辑]

社會主義行動成員活動於多場反國家鎮壓、捍衛政治異見者權利的運動,包括他們自己的幾名成員被中國當局檢控。在2011年10月,社義行動成員幫助內地年輕異見者張蜀傑逃離中國,去到瑞典申請政治庇護。[20]張蜀傑是《社會主義者》雜誌和中國勞工論壇的長期寫手,在2011年突尼斯及埃及獨裁政權倒台後,中共大力打壓異見者,張氏是其中一名被捕者。張蜀傑被控「接觸被取締的組織」和「涉及國家安全的犯罪」,面臨長期監禁的風險。在2012年張蜀傑出席瑞典國會的一場聽証會期間,他表示重慶的公安官員要求他透露其他左翼分子的資料,以換取個人自由。警方支付他旅費到香港,參與2011年10月社義行動的一個會議。但張蜀傑沒有秘密收集與會者的情報,反而利用旅程安排逃離中國。[21] 這場聽証會在斯德哥爾摩舉行,香港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長毛)也有出席,他亦有積極協助張蜀傑逃離中國。[22]

支持工人鬥爭[编辑]

社會主義行動支持工人階級的權利,為工人鬥爭提供實務協助、團結聲援,並提出策略建議。在香港推行最低工資之前,各大僱主聯盟。社會主義行動積極爭取最低工資每小時33元,支持工人大規模加入低薪行動的工會(例如零售業和飲食業),以強化工會運動。[23]最後,政府設定最低工資為每小時28元,備受指責。由於通漲加劇,尤其樓價上升,社會主義行動主張2015年最低工資提升至45元,而政府則準備設定為32.5元。

在2013年,香港碼頭工人罷工四十天,反對李嘉誠的商業王國,社義行動為罷工基金籌得$36,000。他們提出具體行動去強化罷工的效力,超越工會領袖以媒體宣傳為中心的抗爭模式。[24]社會主義行動一直以來支持工人罷工爭取權利,例如2013年8月高鐵地盤工人罷工、2013年10月太古可樂廠運輸工人罷工、2013年康城地盤工人罷工、2014年7月及9月公共泳灘救生員罷工。[25][26][27]社會主義行動強調需要廢除外判制,因為這是低薪和無保障的根源;也呼籲工人將現時的工會轉化為具戰鬥性的工會,以捍衛工人權利。社會主義行動多次舉行聲援行動,呼籲支持中國內地工人,例如2014年廣東省裕元鞋廠工人罷工。這場罷工是中國三十年來最大規模的罷工。[28][29][30]在2013年年底,他們亦組織國際聲援行動,要求中共當局釋放深圳罷工工人代表吳貴軍。社會主義行動及中國勞工論壇網頁與其姊妹組織工人國際委員會緊密協調,發動全球13個城市(包括澳洲悉尼和印度班加羅)在其中國領事館抗議。[31][32]吳貴軍於2014年6月被釋放,是中國新興獨立工運的一場重要而稀有的勝利。[33]

社會主義行動亦發起過其他運動,例如2013-14年反對封殺旺角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區議會決定讓行人專用區週一至五的廿四小時通車,扼殺了進行街頭音樂、文化表演和政治論壇的空間。[34]在2013年,社會主義行動積極反對建制派抹黑教師林慧思。她見到建制組織青年關愛協會阻止法輪功進行街頭宣傳,而警察執法不公,向警察說了一句粗話,變成被親政府團體針對的對象。社會主義行動向教育局抗議,反對向林慧思進行紀律處分。[35]

女性平權,反對歧視[编辑]

社會主義行動積極支持女性鬥爭,例如香港外藉家勞的抗議,反對歧視和暴力(例如Erwiana Sulistyaningsih案件),廢除違法收取昂貴中介費的中介公司。[36]每年3月8日,社義行動都會在銅鑼灣舉辦集會,讓不同國藉的女性參與,從而重申國際三八婦女節作為女權鬥爭和反對父權資本主義的一日。[37][38]政府的政策向權貴傾斜,令香港女性受到歧視,而雖然政客口講促進平等,女性平均工資低於男性30%。家庭主婦並不受現時強積金制度保護,政府雖然坐擁7千多億財政儲備,卻拒絕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社義行動亦積極支持並參與每年的蕩婦遊行,反對性別主義和責備受害者。[39]2013年一項調查顯示,香港50%的女學生曾於學校被性騷擾,25%女性受面對家庭暴力。[40]社義行動認為右翼建制派、親商媒體、國家機關(高級法官和警官)鞏固性別壓迫、散播抑制女性權利和女性自由的想法。同樣,社義行動積極反對恐同症,支持性小眾的權利。在香港,性小眾反壓迫、反歧視的抗爭還是路遙漫漫。[41]

民主社會主義[编辑]

由於列寧指出「民主是社會主義不可或缺的」,社會主義者和馬克思主義者永遠站在民主鬥爭的前線。社會主義行動認為,斯大林、毛澤東及其繼承者的一黨專政權,與真正的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差天共地,這些政權雖然是建基於國有計劃經濟,但都被官僚化的制度所扭曲。社會主義行動認為真正的民主不能在資本主義的框架下贏得,即使在最發達的「西方民主」國家,非民選的商賈鉅富和大財團都在操控政局。因此,資本主義就是獨裁,不是專制政權的專政(例如中國、星加坡、沙特阿拉伯),就是金融市場的專制(就如資本主義的「民主國家」)。社會主義提出的替代方案是民主社會主義,以民主方式營運公有的經濟體,在計劃經濟的制度下滿足民眾需要。廣大市民,包括工人和消費者,會參與民主決策,並控制社會的資源。

建立新的工人政黨[编辑]

社義行動指出需要在全球建立新的工人階級群眾政黨,作為組織群眾鬥爭、爭取對社會主義綱領支持、反對資本主義和獨裁體制的政治工具。他們認知到今天在社會各階層都有複雜矛盾的政治情緒。由於斯大林主義一黨專政國家(假「社會主義」)倒台,加上舊有的社民派政黨墮落,失去了前工人階級的根底,淪為完全的資本主義政黨,所以造成了群眾中的政治混淆。[42]

反對種族主義與民族主義[编辑]

外傭居港權[编辑]

種族主義與民族主義分化的威脅正在增長,社義行動的多個活動裡,可見這是該組織關注的一個重點議題。在2011年,社義行動與菲律賓女性外勞組織反遊行,反對親政府團體「愛護香港力量」資助的遊行,愛港力的遊行反對亞洲外勞的居港權。社義行動宣稱反對港府針對亞洲外勞的歧視性政策,支持所有種族有平等的居港權。他們呼籲港人不要被種族主義運動矇騙,主張工人階級團結鬥爭,爭取提高工資、可負擔的房屋、擴大公共服務。[43]香港大部分黨派不是反對外勞居港權,就是避免流失選票而迴避這議題。在2011年區議會選舉裡,社義行動候選人鄧美晶於深水埗元州及蘇屋區參選,她派發一張傳單「外傭居港的真相」,裡面寫到「種族主義是對全體勞動人民的傷害,不分種族,我們必須團結起來與之對抗。」[44][45][46]

本土派與反內地人的族群主義[编辑]

在2012年,社義行動與「反種族主義青年」在嶺南大學組織遊行,反對《蘋果日報》全版廣告形容中國內地人為「蝗蟲」。[47][48][49]在香港愈來愈有聲勢的「本土派」運動,加上親政府陣營中的一些派別,愈來愈將香港社會問題歸咎於內地人,例如醫療及社會服務系統不勝負荷、房價高企、公共交通擠迫等。社義行動認知到這些問題的嚴重性,也明白這些問題會特別影響到香港社會最貧困的階層,但他們認為這是商賈鉅富的經濟統治,加上他們極端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外判、私有化、去管制)造成房產市場投機、供應短缺,以及公共服務被削減。社義行動反對種族主義者的論調,主張民主管控邊境、旅遊業和房屋政策,要求公有化銀行和大企業,同時結束私有化和公共服務的外判制:只有透過中港兩地勞動者不分族群團結鬥爭,才能贏得這些政治變革。[50]

難民[编辑]

2014年社義行動積極支持難民聯會的運動。難民聯會是為爭取香港尋求庇護者的權利而組成,他們與社義行動在中環(IFC旁邊)發起了長達6個月的有組織而和平的佔領行動,要求政府取消與援助機構「國際社會服務社」(ISS)的合約。[51][52][53][54] 國際社會服務社被批評剋扣難民津貼,在難民的住屋和食物津貼的問題上沒有履行合約的責任。香港的難民是被禁止工作的。[55][56]經過長期的抗爭後,港府社福署在2015年向難民聯會作出重要的退讓,包括將食物包制度改成現金券制度。[57]2015年1月29日,在元朗八鄉吳家村的鐵皮屋發生一場大火,令斯里蘭卡裔難民Sivarajah Sivatharan葬身火海,激起了社會關注政府的難民政策。鐵皮屋由豬場改建而成,違反地契條例。社會主義行動與難民聯會在社會福利署灣仔總部外抗議,要求政府取締違法寮屋,增加難民租金津貼。[58]

爭議事項[编辑]

2014年6月10日,親北京報章《大公報》在頭版長篇抨擊社義行動和立法會議員梁國雄。[59]這份報章是中共獨裁者的喉舌報,因而在香港惡名昭彰,而這篇報道正於香港民主鬥爭處於轉折點時出版,並非巧恰,剛好在年度六四天安門事件紀念後,同時北京發表了具爭議性的《一國兩制白皮書》。該報導作出了完全錯誤、毫無實據的指控,包括指社義行動所隸屬的工人國際委員會是「極左暴力團體」,在巴西、瑞典和土耳其「煽動暴動」。大公報編輯當自己的讀者對這些國家的抗爭毫不知情。完全有證據顯示,工人國際委員會在當地的支部並沒有發動暴力,並明確指出暴動是盲目而絕望的示威方式,我們需要有組織的群眾鬥爭,並提出工人階級和社會主義訴求。 [60]

本土派亦批評社會主義行動在「什麼議題」也會籌款,由反對中東戰爭到女權運動,以至支持新聞自由。社會主義行動回應時表示,他們是國際主義和社會主義的組織,並不只關注香港的事務,而會反對資本主義對全球勞動人民的壓迫。該組織表示:「我們不會收受財團、政府的一分一毫,中國的不會,美國的也不會…我們想建設一個抗爭型的新民主運動,以工人階級群眾政黨為核心。當然我們對籌錢的態度也會不同,我們只會從基層身上募捐,也會依靠《社會主義者》雜誌。」[61]

參考[编辑]

  1. ^ 關於我們工國委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 ^ Beijing 'will not give an inch' (英文), 英文虎報, 2014年10月15日
  3. ^ Erwiana案件勝訴 現在加強外傭權利鬥爭!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4. ^ 關於我們工國委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5. ^ Hong Kong: One year since ‘516’ electoral revolt (英文), Chinaworker.info, 2011年5月16日
  6. ^ Hong Kong: Huge clash looming over universal suffrage (英文), Socialistworld.net, 2009年11月19日
  7. ^ 香港雨傘革命的教訓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015年1月3日
  8. ^ Hong Kong Protesters Vow to Keep Up Campaign (英文), Voice of America, 2014年11月13日
  9. ^ 「全民反暴 和平抗爭」集會 (中文), 香港獨立媒體Facebook專頁, 2014年10月4日
  10. ^ 戴耀廷:佔中力量唔夠大係示弱 (中文), 香港蘋果日報, 2013年12月16日
  11. ^ Hong Kong: dissent spreads to mainland (英文), World War 4 Report, 2014年10月6日
  12. ^ 香港「雨傘革命」的重要教訓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014年11月19日
  13. ^ 政改研討會 林鄭三遇截擊 (中文), on.cc東網, 2014年6月9日
  14. ^ 饒戈平發言多次被打斷 (中文), 有線新聞, 2014年6月8日
  15. ^ Eyewitness from Hong Kong: ‘Occupation of large sections of the city continues’ (英文), Solidarity.net.au, 2014年10月17日
  16. ^ 【雨傘革命】「社會主義行動」不滿公投引導群眾妥協’ (中文), 香港蘋果日報, 2014年10月24日
  17. ^ 社會主義行動佔領區派傳單反對公投’ (中文), 明報, 2014年10月24日
  18. ^ 反對佔中搞公投 引導群眾妥協’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014年10月24日
  19. ^ 反洗腦運動如何繼續抗爭?’ (中文), 729遊行後 - 支持全港大罷課!擊倒洗腦教育 Facebook專頁, 2012年9月11日
  20. ^ 關於我們工國委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1. ^ 中國:工國委(CWI)的張蜀傑在瑞典國會的聽證會上發言(視頻)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012年1月27
  22. ^ Chinese Regime Forces Activist to Spy on HK Group (英文), NTD Television, 2012年2月1
  23. ^ 梁國雄斥大家樂吸血食堂 (中文), 香港蘋果日報, 2010年7月5日
  24. ^ 碼頭罷工四十天後結束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013年5月7日
  25. ^ 高鐵地盤工人罷工一天 現已答應復工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013年8月26日
  26. ^ 太古飲料工人罷工一天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013年10月11日
  27. ^ 香港去年罷工:工人階級意識甦醒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014年1月21日
  28. ^ 社會主義行動遊行要求釋放林東 (中文), 新報, 2014年5月14日
  29. ^ 運動鞋具廠五萬工人大罷工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014年5月1日
  30. ^ 勞動節:社義行動到血汗鞋店示威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014年5月2日
  31. ^ “釋放吳貴軍”—— 全球13城連鎖抗議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013年10月26日
  32. ^ RELEASE WU GUIJUN SOLIDARITY PROTEST – BANGALORE (英文), Socialism.in, 24 Oct 2013
  33. ^ 劳工领袖吴贵军被维稳入狱终获国家赔偿 (中文), 新公民運動,2014年8月11日
  34. ^ 藝術家捍衞旺角行人專區 (中文), 香港蘋果日報, 2013年12月16日
  35. ^ 抗議教育局政治迫害 聲援林慧思老師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013年8月29日
  36. ^ Erwiana案件勝訴 現在加強外傭權利鬥爭!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015年2月10日
  37. ^ 稱易受性侵犯 外傭爭外宿 (中文), 香港蘋果日報, 2014年3月9日
  38. ^ 三八國際婦女節集會:團結抗爭.反對性暴力! (中文), 香港獨立媒體, 2013年3月10日
  39. ^ Local activists attend Third Annual SlutWalk in Hong Kong 2013 (英文), Demotix, 24 Nov 2013
  40. ^ Hong Kong: Fight against sexual violence and discrimination (英文), Chinaworker.info, 12 Mar 2013
  41. ^ 港組織抗議俄打壓同志 (中文), on.cc東網, 2014年2月8日
  42. ^ 關於我們工國委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43. ^ 外傭居權案 港人南北戰 未開庭 先分化 (中文), 都市日報
  44. ^ Hong Kong: Answering racist lies! (英文), Chinaworker.info, 2011年10月10日
  45. ^ 維園阿哥挑戰陳婉嫻 (中文), 香港蘋果日報, 2011年9月24日
  46. ^ 政壇:社民連高材生攻民協老巢 (中文), on.cc東網, 2011年9月4日
  47. ^ 校園怒燒《蘋果》反對種族主義 (中文), on.cc東網, 2012年2月4日
  48. ^ 香港大學生遊行反對歧視內地人 (中文), 文匯報, 2014年2月4日
  49. ^ 抗議「蝗蟲論」 中港學生燒「蘋果」 (中文), 世界新聞網, 2012年2月4日
  50. ^ 奶粉供應短缺-供應商為罪魁禍首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015年1月12日
  51. ^ 難民聯會紮營「佔中」 (中文), 星島日報, 2014年4月13日
  52. ^ 難民轟ISS貪污 促香港特首夫人停止贊助免利益衝突 (中文), 公民行動, 2014年3月15日
  53. ^ 稱易受性侵犯 外傭爭外宿 (中文), 香港蘋果日報, 2014年3月9日
  54. ^ 抗議ISS涉造假貪污 (中文), 香港蘋果日報, 2014年2月19日
  55. ^ 港媒起底“長毛”:成立極端組織 (中文), 星島, 2014年6月10日
  56. ^ We want to work, say asylum seekers (英文),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4年6月21日
  57. ^ 難民抗爭略有所成 政府小讓一步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014年12月23日
  58. ^ 百多名難民指控社福署為殺人兇手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015年2月6日
  59. ^ 「社會主義行動」港支部4年前成立 (中文), 大公報, 2014年6月10日
  60. ^ Hong Kong: Pro-Beijing newspaper launches attack on CWI (英文), Socialistworld.net, 2014年6月16日
  61. ^ 各大黨派的經費從何而來? (中文), 中國勞工論壇, 2015年1月17日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