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明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范明友(?-前66年),隴西郡(大致在今天甘肅省南部和東南部。)人。西漢大將,為當時執政的大將軍霍光女婿。

生平[编辑]

據《史記·建元以來侯者年表》,范明友出生於隴西郡一個“世習外國事”的家庭,說明他家數代都是參與處理少數民族事務的官吏[註 1]

漢武帝晚期開始得到重用,漢昭帝漢宣帝時期北方重要將軍之一。開始以羌騎校尉的身份隨鴻臚田廣明、軍正王平擊益州羌人,斬首捕虜三萬餘人,獲畜產五萬餘頭。後來升為中郎將。後來匈奴因怨恨烏桓掘其先祖墳塚,漢封范明友為度遼將軍,率騎兵2萬出遼東迎擊匈奴軍[註 2]

多次討伐匈奴烏桓[註 3],並取得一定成果,被封為平陵侯[註 4][註 5][註 6][註 7]

後來匈奴呼韓邪單于攻打烏孫,烏孫向西漢求授,漢宣帝派遣范明友等人合烏孫軍隊共二十餘萬人擊敗了匈奴,解除了匈奴對西域烏孫的威脅[註 8][註 9][註 10]

宣帝繼位,封范明友為關內侯。但是宣帝重用親信,排除異己,削奪霍氏家族的權力,所以在霍光病逝後,范明友的兵權被副為光祿勛。及後霍光兒子霍禹等密謀宮廷政變計畫,范明友參與其中,最終自殺[註 11][註 12][註 13][註 14]

本始年間,西漢軍事人物馮奉世曾隨范明友等將軍攻打匈奴[15]

注釋[编辑]

  1. ^ 出自《史記·建元以來侯者年表》:「范明友,家在隴西。以家世習外國事,使護西羌。事昭帝,拜為度遼將軍,擊烏桓功侯,二千戶。取霍光女為妻。地節四年,與諸霍子禹等謀反,族滅,國除。」[1]
  2. ^ 出自《資治通鑑·卷二十三·漢紀十五》:「元鳳三年冬,遼東烏桓反。初,冒頓破東胡,東胡餘眾散保烏桓及鮮卑山為二族,世役屬匈奴。武帝出破匈奴左地,因徙烏桓於上谷、漁陽、右北平、遼東塞外,為漢偵察匈奴動靜。置護烏桓校尉監領之,使不得與匈奴交通。至是,部眾漸強,遂反。先是,匈奴三千餘騎入五原,殺略數千人;後數萬騎南旁塞獵,行攻塞外亭障,略取吏民去。是時漢邊郡烽火候望精明,匈奴為邊寇者少利,希復犯塞。漢復得匈奴降者,言烏桓嘗發先單于塚,匈奴怨之,方發二萬騎擊烏桓。霍光欲發兵邀擊之,以問護軍都尉趙充國,充國以為:「烏桓間數犯塞,今匈奴擊之,於漢便。又匈奴希寇盜,北邊幸無事,蠻夷自相攻擊而發兵要之,招寇生事,非計也。」光更問中郎將范明友,明友言可擊,於是拜明友為度遼將軍,將二萬騎出遼東。匈奴聞漢兵至,引去。初,光誡明友:「兵不空出;即後匈奴,遂擊烏桓。」烏桓時新中匈奴兵,明友既後匈奴,因乘烏桓敝,擊之,斬首六千餘級,獲三王首。匈奴由是恐,不能復出兵。」[2]
  3. ^ 出自《史記·建元以來侯者年表》:「六年夏。赦天下。右將軍光祿勳張安世。以宿衛忠謹。封富平侯。烏丸復犯塞。度遼將軍范明友擊之。冬十有一月乙丑。御史大夫楊敞為丞相。敞。華陰人也。以謹厚為霍光所親。少府蔡義為御史大夫。」[3]
  4. ^ 出自《漢書·卷七·昭帝紀第七》:「烏桓復犯塞,遣度遼將軍范明友擊之。」「冬,遼東烏桓反,以中朗將范明友為度遼將軍,將北邊七郡,郡二千騎擊之。」[4]
  5. ^ 出自《資治通鑑·卷二十三·漢紀十五》:「元鳳四年秋,七月,乙巳,封范明友為平陵侯,傅介子為義陽侯。...元鳳六年烏桓復犯塞,遣度遼將軍范明友擊之。」[5]
  6. ^ 出自《漢書·卷二十六·天文志·第六》:「元鳳四年九月,客星在紫宮中斗樞極間。占曰:「為兵。」其五年六月,發三輔郡國少年諧北軍。五年四月,燭星見奎、婁間。占曰:「有土功,胡人死,邊城和」。其六年正月,築遼東、玄菟城。二月,度遼將軍范明友擊烏桓還。」[6]
  7. ^ 出自《漢書·卷五十九·張湯傳·第二十九》:「初,安世長子千秋與霍光子禹俱為中郎將,將兵隨度遼將軍范明友擊烏桓。」[7]
  8. ^ 出自《漢書·卷八·宣帝紀第八》:「匈奴數侵邊,又西伐烏孫。烏孫昆彌及公主因國使者上書,言昆彌願發國精兵擊匈奴,唯天子哀憐,出兵以救公主。秋,大發興調關東輕車銳卒,選郡國吏三百石伉健習騎射者,皆從軍。御史大夫田廣明為祁連將軍,後將軍趙充國為蒲類將軍,雲中太守田順為虎牙將軍,及度遼將軍范明友、前將軍韓增,凡五將軍,兵十五萬騎,校尉常惠持節護烏孫兵,咸擊匈奴。」[8]
  9. ^ 出自《漢書·卷九十四上·匈奴傳第六十四上》:「匈奴由是恐,不能出兵。即使使之烏孫,求欲得漢公主。擊烏孫,取車延、惡師地。烏孫公主上書,下公卿議救,未決。昭帝崩,宣帝即位,烏孫昆彌復上書言:「連為匈奴所侵削,昆彌願發國半精兵人馬五萬匹,盡力擊匈奴,唯天子出兵,哀救公主!」本始二年,漢大發關東輕銳士,選郡國吏三百石伉健習騎射者,皆從軍。遣御史大夫田廣明為祁連將軍,四萬餘騎,出西河;度遼將軍范明友三萬餘騎,出張掖;前將軍韓增三萬餘騎,出雲中;後將軍趙充國為蒲類將軍,三萬餘騎,出酒泉;雲中太守田順為虎牙將軍,三萬餘騎,出五原:凡五將軍,兵十餘萬騎,出塞各二千餘里。及校尉常惠使護髮兵烏孫西域,昆彌自將翕侯以下五萬餘騎從西方入,與五將軍兵凡二十餘萬眾。匈奴聞漢兵大出,老弱奔走,驅畜產遠遁逃,是以五將少所得。」[9]
  10. ^ 出自《漢紀·孝宣皇帝紀一卷第十七》:「三年春正月癸亥,皇后許氏崩。初,霍光夫人顯有小女欲貴。皇后當產,疾。顯陰使醫淳于衍行毒藥。後有人上書告諸醫治疾無狀者,皆收繫。顯恐急,具狀諮光,因曰︰「既已失計爲之,無令吏急衍!」光驚愕,默然。後奏上,置衍勿論,事不發覺。夏大旱。五月,御史大夫田廣明爲祁連將軍,與蒲類將軍趙充國、虎牙將軍田順、度遼將軍范明友、前將軍韓增凡兵十五萬,與校尉常惠持節護烏孫兵,並擊匈奴。初,匈奴數侵邊,又西伐烏孫。武帝欲與烏孫共擊匈奴,故以江都王建女細君爲公主,妻烏孫昆彌,昆彌以馬千匹爲聘禮。漢爲公主備屬官、內官、侍御數百人。公主自爲宮室居,歲時與昆彌飲食,言語不通,公主悲愁。上聞而憐之,間歲遣使者遺之甚厚。細君卒,復以楚王戊之孫女解愁爲公主以繼之。於是匈奴復侵烏孫昆彌,昆彌與公主上書,請共擊匈奴。烏孫自將五萬騎,常惠與烏孫獲匈奴父行與嫂、名王、都尉已下四萬餘級,牛馬駱駝七十餘萬頭。烏孫皆自取其虜獲。時匈奴聞漢大出兵,皆將老弱驅畜產遠遁逃,故漢軍所得少。而祁連將軍、虎牙將軍有罪,皆自殺。常惠封長羅侯。匈奴由是人民畜產死亡者衆,而國虛耗矣。其冬,單于自將擊烏孫,會天大雨雪,一日深一丈餘,匈奴人民畜產凍死,還者十無一二。於是丁零乘弱攻其北,烏丸入其東,烏孫入其西。又重以飢餓,死者十三,匈奴大困。諸國羈屬者皆瓦解,攻盜不能治,匈奴遂弱矣。六月乙丑,丞相蔡義薨。甲辰,長信少府韋賢爲丞相,大司農魏相爲御史大夫。」[10]
  11. ^ 出自《漢紀·孝宣皇帝紀二卷第十八》:「秋七月,大司馬霍禹謀反,誅。初,霍氏顯殺許后,事頗漏泄而未察,上乃徙霍氏諸女婿在內及爲將校者皆爲郡守。更以禹爲大司馬,罷其屯兵。霍氏由是恐懼,而顯乃以許后事告禹等。禹等驚恐曰︰「縣官所以斥逐諸女婿,必以是故也。」霍雲所親張赦謂雲曰︰「可令太夫人言於太后,先殺丞相及平恩侯。移徙陛下,在太后耳。」男子張章告之,事下廷尉。執金吾捕張赦等,後有詔勿捕。山等愈恐,曰:「惡端已見之,久猶未發,發即族我矣,不如先之。」遂謀反,令太后爲博平君置酒,召丞相、平恩侯,因令其女婿光禄勳范明友等承太后制,引斬丞相、平恩侯,因廢帝而立禹。」[11]
  12. ^ 出自《漢書·卷八·宣帝紀第八》:「秋七月,大司馬霍禹謀反。詔曰:「乃者,東織室令史張赦使魏郡豪李竟報冠陽侯霍雲謀為大逆,朕以大將軍故,抑而不揚,冀其自新。今大司馬博陸侯禹與母宣成侯夫人顯及從昆弟冠陽侯雲、樂平侯山、諸姊妹婿度遼將軍范明友、長信少府鄧廣漢、中郎將任勝、騎都尉趙平、長安男子馮殷等謀為大逆。」[12]
  13. ^ 出自《漢書·卷五十一·賈鄒枚路傳第二十一》:「內史舉溫舒文學高第,遷右扶風丞。時,詔書令公卿選可使匈奴者。溫舒上書,願給廝養,暴骨方對,以盡臣節。事下度遼將軍范明友、太僕杜延年問狀,罷歸故官。久之,遷臨淮太守,治有異跡,卒於官。」[13]
  14. ^ 出自《漢書·卷二十六·天文志·第六》:「四年,故大將軍霍光夫人顯、將軍霍禹、范明友、奉車霍山及諸昆弟賓婚為侍中、諸曹、九卿、郡守皆謀反,鹹伏其辜。」[14]

參考文獻[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