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明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赵明诚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趙明誠(1081年-1129年),字德甫,又作德父宋朝密州(今諸城)人。宋徽宗時期宰相趙挺之的第三子。[1]

生平[编辑]

太學生赵明诚参加文朋诗会,偶遇當時年僅18岁的李清照,赵明诚为她做相思梦。[2]二人於1101年的某天結為連理。赵對於金石學有相當研究,[3]曾著《金石錄》一書,洪迈說趙明誠:“赵君之书,证据见谓精博。”[4]夫妻二人前期生活安定优裕。

1107年,兩人移居青州

建炎元年(1127年),金兵攻陷青州,[5]趙明誠与李清照一起南渡江宁[6]行至镇江时,張遇陷镇江府,鎮江守臣錢伯言弃城逃去。

建炎二年(1128年),春天,兩人才抵達江宁府[7]

建炎三年(1129年),趙明誠獨自前往就任湖州知事。[8]未赴。建炎三年农历八月十八(1129年),趙明誠病殁于建康[9]。李清照为文祭之:“白日正中,叹庞翁之机捷;坚城自堕,怜杞妇之悲深。”[10]

注釋[编辑]

  1. ^ 道光《福建通志》卷一百九十三《宋侨寓传》载:“赵思诚,字道夫,其先高密人。父挺之,崇宁朝宰相。兑存诚与思诚相继登进士弟,明诚亦富于学,三人皆博雅有远识。”
  2. ^ 《琅嬛記》卷中引《外传》:“赵明诚幼时,其父将为择妇。明诚昼寝,梦诵一书,觉来惟记三句云:‘言与司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已告其父。其父为解曰:‘汝待得能文词妇也。言与司合,是词字;安上已脱,是女字;芝芙草拔是之夫二字,非谓汝为词女之夫乎?’”
  3. ^ 《诸城县志》卷三十六记载,“幼好文义,遇苏、黄半简数字必录藏之。挺之方排击元占诸人,以此恶明诚。”陈师道《后山居士集》卷十四《与鲁直书》云:“正夫有幼子明诚,颇好文义......以此失好其父,几如小邢矣。”
  4. ^ 洪迈:《隶释》
  5. ^ 《金石录后序》云:“(建炎元年)十二月,金人陷青州。”《宋史·高宗本纪》载: “(建炎二年正月)癸卯,金帅窝里嗢陷潍州,又陷青州,寻弃去。” “(建炎二年十二月)辛未,金人犯青州。”“(建炎三年正月)丁亥,金人再陷青州,又陷潍州,焚城而去。”
  6. ^ 《金石录后序》:“既长物不能尽载,乃先去书之重大印本者,又去画之多幅者,又去古器之无款识者。后又去书之监本者,画之平常者,器之重大者。凡屡减去,尚载书十五车,至东海,连舻渡淮,又渡江,至建康。”
  7. ^ 《金石录后序》云:“建炎戊申(二年)秋九月,侯起复知建康府。”《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七载: “(建炎元年七月丁巳)仍起复直龙图阁赵明诚知江宁府兼江东经制副使。”自注: “《日历》:明诚明年正月己亥除知江宁府。而《建康知府题名》:明诚以元年八月到任。按江宁要地,无缘彦国死半岁方除帅臣,盖《日历》差误,今附此。”
  8. ^ 一般學者都認為李清照夫妻生活恩愛美滿。但似乎未必如此,否則為何趙誠明未攜眷前往湖州就任。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斯蒂芬·欧文在所著《追忆》一书提到李清照在文章中透露一些細節。《金石录后序》提到:“收書既成,歸來堂起書庫大櫥,簿甲乙,置書冊。如要講讀,即請鑰上簿,關出卷帙,或少損污,必懲責楷完塗改,不復向時之坦夷也。是欲求適意反取憀慄。”,對此李清照曾表達出“余性不耐”的不滿。文中亦提到“分香賣履”,有學者考證出趙誠明曾納妾。(朱靖华、戴学忱《论李清照词“欲说还休”的复杂内涵》)
  9. ^ 《金石录后序》:“途中奔驰,冒大暑,感疾,至行在,病痁。七月末,书报卧病。余惊怛,念侯性素急,奈何病痁,或热,必服塞药,疾可忧。……比至,果大服柴胡黄芩药,瘧且痢,病危在膏肓。……八月十八日,遂不起。”
  10. ^ 谢伋:《四六谈麈》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