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綉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趙綉娃台灣民進黨不分區立法委員,第5屆及第6屆台灣省議員。

簡歷[编辑]

趙綉娃於1972年以黨外身分於高雄市選區當選第5屆省議員。因服務績效頗獲好評,復連任第6屆省議員。當時立法委員尚未開放民選,仍屬萬年國會,台灣省議會為當時台灣民選最高民意機關。

趙綉娃儘管年紀尚輕,但對於政治發展頗有見地,係省府首長頗為重視之黨外人士之一。趙綉娃問政犀利,不畏強權,長期關注台灣民主人權保障與弱勢團體社會照護等議題,對於在戒嚴時期若干國會殿堂不輕易發言之內容,多能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可謂臺灣民主鬥士之重要成員。趙議員當選第五屆臺灣省議員之時,當年《學生英文雜誌》曾專題報導〈臺灣政壇新起的一代〉,文中特別指出:「在高雄,二十三歲的趙綉娃才剛剛有資格競選,她贏得了艱苦的一仗,成為省議會成立二十二年以來,最年輕的一位議員」。同時還報導:「趙議員特別關懷婦女問題,她在議會質詢時就提出了一個問題─為什麼省政府裏沒有女的高級主管,而婦女做公務員的確比比皆是?」依此衡諸趙綉娃往後數十年的從政生涯,其中攸關性別平等、男女平權等議題,則亦就成為其一生持續不懈所關切的核心價值之一。

趙綉娃於省議員任內尤其堅守民主監督的基本立場,問政犀利,批判執政當局、力爭地方建設、為女性及弱勢團體等發聲、爭取權益。概括趙議員問政重點及其反應的民疾民瘼,遍及當年省政的各個環結,諸如民政、財政、建設、教育、社會、交通、勞工及婦幼等等議題。 尤於第六屆省議員任內,趙議員和其他來自全臺各地頗具代表性的反對派省議員結集成所謂「十三黨外省議員」的問政團體,這十三位黨外省議員是:邱連輝、黃玉嬌、何春木、余陳月瑛、蘇洪月嬌、陳金德、傅文政、林樂善、趙綉娃、周滄淵、林義雄、張俊宏、蔡介雄。 1979年11月中旬,十三位黨外省議員,曾兩度協商起草,分頭尋找議題與資料,擬出乙份全體黨外省議員共同認可的質詢主題與大綱。這不僅打破了長久以來省議會個人式的表現,十三位黨外議員捐棄成見,首度聯成一氣,於第六屆省議會第四次省政總質詢中作了一次黨外言論的總體呈現。1979年11月19日下午∼20日下午,省議會的總質詢揭幕,十三位黨外議員第一次結成總體陣線,展開其三百六十分鐘持續一天半聯合大質詢。這場聯合質詢正是以執政黨(國民黨)的政綱政領-三民主義為焦點,進行歷年來執政當局各項治臺政策及施政的總批判。 經過一天半的時間,十三位黨外議員不僅創下了省議會史上馬拉松式的聯合質詢紀錄,更具現實意義的,是其質詢內容幾乎涵蓋當年政局的各項切要且尖銳的議題,並高舉三民主義(民族、民權及民生)這三支獨立而又連環的手術刀,逐一予以嚴厲的批判與剖析。

嚴酷的剖析之後,十三位黨外議員推派他們陣容中最年輕的女性議員趙綉娃,提出這場臺灣議會史上劃階段之聯合質詢的總結論:「這兩天的總質詢,我們討論了處身國際社會應持的基本態度和方法,我們強調為了修明內政必先確立並尊重民主政治體制,也唯有在這種民主政治體制下才有可能實現均富的民生政策。這些主張,和國民黨所標舉的三民主義的理想,並無不同,也由於這理想的相同,所以我們願意以負責的在野者身分,代表選民提出嚴厲的批評,以盡我們的職責。今天不是理想和終極目標的差異,而是執行的偏差和進步的速度問題。由於執行的偏差和進步的緩慢,使人開始懷疑執政黨的誠意,也使人懷疑執政黨應付世局和阻擋中共的能力。在多數的臺灣省民缺乏信心之際,我們不得不運用這次質詢的機會和時間,代表他們表達心聲。我們知道社會不可能完美,理想也只能趨近而已,但是面對中共的威脅,我們不得不代表選民堅定而嚴厲的要求執政黨:真心、誠意地努力向你們標準的三民主義理想邁進。否則我們將成為歷史的罪人,一千七百萬居住在臺灣的人民也將成為陪葬品。我們實不願這種情景發生,所以要再度誠懇地要求執政黨、林主席以及各位首長真誠的運用你們的智慧和能力,挽救這個危機,建造臺灣成為樂土,並且要把這片樂土遺留給我們的子孫。」這場十三位黨外省議員首度總體聯合,以三民主義為題的大質詢,整整持續了一天半,當年論者以為:隱然已為臺灣三十年來的議會政治,築起了一道新的言論長城。這不僅代表當年黨外省議員的共同政見與主張,同時亦象徵著趙議員數十年以來信守不渝的從政理念。趙綉娃於省議員任內尤其堅守民主監督的基本立場,問政犀利,批判執政當局、力爭地方建設、為女性及弱勢團體等發聲、爭取權益。

爾後,趙綉娃並順利當選為民主進步黨籍之立法委員,其曾領銜提案並擬具「兩性工作平等法草案」(性別工作平等法前身),向院會正式提請立法,堪為臺灣早期倡導性別平等與男女平權立法之先進。.

趙綉娃問政質詢重點,較偏重於政治、教育文化、環保、兩性平等、社會福利與勞工權益等相關議題。其於任內竭力推動兩性平權相關立法(如民法親屬編修正案與兩性工作平等法等),對於中華民國婦女權益保護暨女性勞工職場地位之提昇,具有不可磨滅之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