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報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新聞配達夫〉,中譯標題為〈送報伕〉,是楊逵自1932年5月19日起連載於《台灣新民報》的日文小說作品。

1934年10月,該作品全文被選入東京《文學評論》雜誌刊載。1936年,胡風將其翻譯並發表於上海《世界知識》雜誌,該翻譯版本後被刊載於《山靈─朝鮮臺灣短篇集》和《世界弱小民族小說集》,並在1936年4月由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1]

故事大綱[编辑]

主角臺灣籍青年楊君,離鄉前往東京謀求生涯發展;當時東京正值高失業人口時期,但楊君看似幸運地求得一份送報職務。就職後,雖原有的微薄積蓄被充當工作契約保證金,雇主所供住宿環境既擁擠又不衛生,勞動條件亦不理想,然具奮鬥精神的楊君不以為苦。幸運地,楊君遇到友善的日籍同事「田中君」,協助他熟悉工作內容,甚至資助他取得生活所需物質。

後來,老闆將他的職務內容改為招募新訂戶;他從早到晚在街上四處推銷,但(在經濟蕭條情況下)大多被拒絕,老闆也因而給予日漸惡劣的待遇。

最後,楊君被迫提前離職,無法獲得當月薪資,也無法取回工作契約保證金。離開前,他自田中君得知,該老闆向來藉著招募派報伕,以員工無法達成業績目標為由,利用工作契約壓榨員工,並沒收保證金以獲利。

此時楊君想起前往日本前之生活:他的家族原是自耕農,然製糖公司、警察與地方仕紳聯手以地方利益考量為由,強行以極低價格收購當地全部農地;最後大多居民只得被迫出售賴以生存的祖傳農地,親族也因此被迫離散各地四處謀生,甚至家破人亡;不願出售農地者,包括楊君的父親,有的被公開貶稱作「陰謀首領」、「非(日本)國民」,或被強行帶到警察分所裡,施以慘無人道的酷刑;楊君的父親在遭如此待遇不久後即死亡。後來,楊君眼見家中生計日漸衰敗,於是下定決心前往東京謀生。

在失業又幾乎賠光僅存積蓄情況下,楊君回到先前常住之木賃宿。在他意料之外,從老闆那裡收到了一封母親所寄來的信。裡面除了價值不到一百二十元的匯票外,也提到自楊君前往東京後,村子一天比一天落沒,原先住屋也不得已出售,楊君兩位弟妹也死去,最年幼的弟弟,先寄住在叔父家。母親希望楊君在東京能努力從事,事業有成後再回鄉。

讀完該封信,楊君打算先向田中君還清借款。遇見田中君時,又收到一封來自叔父的掛號郵件,裡面竟是母親的遺書:「......沒有自信以前,絕不要回來!要做什麼才好我不知道,努力做到能夠替村子底人們出力罷。我怕你因為我底死馬上回來,用掉冤枉錢,所以寫信給叔父,叫暫時不要告訴你……」

這時,文中寫到,楊君還沒前往東京時,其兄長成為巡查,利用職權逼迫村人,母親那時就主張跟他斷絕關係,不願在生活上接受其資助。母親把楊君的幼弟托給叔父照顧後,即上吊自殺死亡。

楊君讀完後感到非常疲倦,於是在該木賃宿裡睡去。隨後,田中君來訪並告訴他,又有一個被派報所廣告吸引的人前往求職;當田中君把楊君被派報所老闆逼迫的事情告訴那個人後,那個人竟提出解決方法:發起派報所其他職員聯合對抗老闆。

不久,該派報所即爆發罷工事件;老闆終於承認其不合理的要求。當時,楊君也在場。

吸引失業者的派報工作應徵廣告被撕去,宿舍寢室裡每個人該有的空間和枕頭都有了,蓆子換過了,消除跳蚤的方法也實行了,工錢增加了,老闆不再歧視勞動者了。這時,楊君心裡有個感覺:「這麼作才符合母親的期望。」

文末,楊君滿懷著確信:「從巨船蓬萊丸底甲板上凝視著臺灣底春天,那兒表面上雖然美麗肥滿,但只要插進一針,就會看到惡臭逼人的血膿底迸出。」

參考文獻[编辑]

  1. ^ 存档副本. [2008-12-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