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鄒溶

籍貫 江蘇省吴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南谷
出生 生年不详
江南省吴县
逝世 卒年不详
出身
  • 康熙二十四年乙丑科殿試金榜
經歷

清朝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考取進士。
康熙三十年至三十六年(1691~1697)任洋縣知县。

著作
  • 《请均盐引详府文》
    《请豁加增盐课详府文》
    《禁报轿夫禁卒示》
    《详明纂修县志》
    《洋县志》(清朝初年版本)
    《黄金峡赋》

鄒溶(?-?),字南谷清朝江南省(今江苏省吴县)人,康熙年间官员。

生平[编辑]

清朝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考取進士。 康熙三十年至三十六年(1691~1697)任陝西省漢中府洋縣知县。到任时,洋县因吴三桂部横征暴敛后元气未复,又遭大旱,疫病流行,物价昂贵,县人生活困苦,惶惶不保旦夕。而官制盐引(官府摊派盐商运销食盐纳税凭证)高于南郑城固各县,“引多民少、穷商血尽”,上司又额外增销“花马池盐引”,追加盐课,民众生活困苦,怨声载道。他先后三次向漢中府知府滕天绶呈《请均盐引详府文》和《请豁加增盐课详府文》,始停止追加盐课。为减轻县人负担,他又公布《豁免药味示》,捐俸代百姓支付摊派为上司办麝香等药味和解药的税款,并豁免以前所欠金额。

他察知本县几经战乱,死亡人口多,大片农田荒芜,赋税偏重,便招抚各地流入本县难民垦荒种地,将地丁税由三年开征放宽到六年,从第七年起附县籍为民并请府衙豁免无主荒地丁银三蠲(每蠲折银二十两),还与城固县知县胡一俊榷商修葺杨填渠堰。捐出俸银百两,修复了长岭沟、丁家洞一带渠道,使马畅、谢村一带水田得以灌溉。鄒溶在尽力设法豁免赋税,注重生产的同时,非常注重教化。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他见县人子弟欲学无师,便捐俸请教师,于县衙以东设立义学一所,召集民家子弟就学,常亲自出题、讲授、修改作业。此后,又捐俸重修了旧儒学明伦堂、文庙名宦祠和县城东的天宁寺桥。

鄒溶作为全县最高行政长官,尤為注重官吏的清廉。本县向有每年冬至集中全县各行各业人员到县听点伺候,不到即拿办的官例,他认为此属陋例。冬季是百姓休养生息、准备来年生产的最好季节,也是各行各业弥补全年收入不足的时候,何必往返数十里乃至数百里齐集到县伺候?遂发出《停止铺行冬至点名示》的告示,明确宣布:如有违者,被害人可赴县告发,定立拿杖毙。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年,又发出《禁报轿夫禁卒示》,表明他逢公事远出,乘骑不坐轿,并捐给随员饭食,不许奸滑之徒滥报轿夫、禁卒,假公营私,诈骗县人。如有违抗可据实指名首告,决不姑息。

鄒溶认为县必有志。县志“传述一方之事,俾官斯土者得以遵法守而审张驰,民斯土者得以兴观感而知鉴戒”。他到任后搜求县志,仅得明代《洋县志·序》一篇,即思考修志。康熙三十三年(1694)闰五月,当县事基本料理就绪时,他向汉中知府全世扬呈《详明纂修县志》文,请求捐俸修志。在县丞刘馨、教谕魏之琎、训导贺爵等人的协力共事下,于是年冬月纂成《洋县志》一部,并附录了他治理洋县的体会和见解《理洋略》一文。金世扬在邹志序文中赞道:“邹君麟凤也!” [1]

黄金峡赋[编辑]

鄒溶文章《黄金峡赋》,对于汉江黄金峡集文学、科学价值之描写。詳見其文:

黄金峡赋 〔清〕邹溶

伊银河之澄景,映天汉之灵波。
论涓涓于嶓冢,汇淼淼于江沱。
趋东海而朝宗,广南国而兴歌。
方其沧浪未达,漾水既同,嘘噏沔丙,吐纳褒龙,姚墟之西,壻河之东,厥有天险,锁钥汉中。
其地则武康雄镇,洋川故州,玉符征瑞,珠台环流。
控秦楚以扼塞,据郧襄之上游。
穆王却西征之辔,赤帝纾东顾之忧。
典午设郡于木末,拓跋置邑于岩头。
山则脉连秦岭。
势接巴陵,纡回磅礴,雾蔚云蒸,骆谷逶迤,子午杳冥,万螺叠翠,千髻浮青。
水则支壑咸容,细流罔拒,馨椒艳桃,柔蒲挺苧,傥浅潜深,贯规溢矩。
文川武谷之归,逊水廉泉之聚。
羡澈底之澄清,无纤毫之尘缕。


夫河山势促,水流湍,束断濑,泻重滩。
疑龙门阙竦而斤削,恍虎牙杰峙而戟攒,讵藉丁开,匪缘灵擘。
共工之头触,诏应龙以尾画。
绀峰嶻而摩霄,赭嶂嵯峨而碍日。
悬崖斗府而屏列,绝岸夹流而壁立。
漏天光于一线,云起还遮;挂瀑布之千寻,烟来如织。
亭午微射曦晖,夜分略窥婵魄。
虽盛伏而阴寒,纵晴明而晦黑。
怒涛风鼓,雷不夏而常呜;骇浪汤翻,雪非冬而恒积。
游女心悸于苇航,交甫魂销而珮失。
客星犯斗,惊回八月之槎;仙令朝天,悄度双飞之舄。


若乃蟠萝蚪木,密箐丛芒。
藤有钩端缨络,竹有箭筼筜。
岩桂岭松,作济川之舟楫;秋兰春蕙,韫幽谷之芬芳。
灵禽构虚,捷兽腾荒,群蜼肱接而饮涧;狐猿唇翻而啸冈。
色分,角别。
豹濡雾以泽文,麝护脐而怜香,獭数月而肝益,熊应时而胆藏。
凫鹥唼喋,雕鹗翱翔。
浮鸀鸡于沙诸,嗅鷩于山梁。
忘机狎其鸥鸟,定偶羡夫鸳鸯。
鹦鹉吉了,应空谷之清响;鹧鸪杜宇,叫落月而悲伤。
尔其奇鳞异甲,潜锦昭妍,扬髻耀溜,掉尾晃渊,既乘波而奋翅,亦吹浪而飞涎。
鼋晾沿途群于讷际,鲤暴腮于垠前。
出丙穴而嘉美,丽槎头而肥鲜。
或顺时而偶至,或土产之自然。
复有胚玑孕璜,含琛藏璞,晶珀敛辉,球琳未琢,斑瑁元,百朋双珏,皆稀世之奇珍,岂凡庸之能索!


惟是金河之水,金水之砂,注于碧磵,养厥黄芽。
扬迈浮檀,经淘汰而呈采;蔓苔麟趾,由披拣而显华。
百炼斯精,鉎镕幅度在鏐而成器,一经兼教,鼎铉叶吉以传家。
故以黄金命名,与丽水而同誇,岂非媲双南之珍重,历千古以休嘉也哉?
然而天下之险,莫之与齐。
互林羊角,大小高低,曰“笼”、曰“瓮”。
獭掯蒿溪,二十四滩,九十余里,下如陨石,上如升梯,不辨南北,难指东西,屈曲驶逸,目眩神迷。
假使澹台问渡,虽不遇蛟而投壁;纵令摩诃善没,曷敢探珠于睡骊。
第见冯彜蠲忿而亦威,罔象忏嗔而犹勇。
石龙不恶而自阻,封姨虽婉而仍猛。
天吴震盪以滔滔,阳侯澎湃而洶洶。
诚可藐艳预而傲瞿塘,易人鲊而轻惶恐也。
矧夫云根浸底,不测之深;石笱满壑,砑成林。
似盆倾而盎注,如鼎沸而瓴淋,触激回澜,铁维欲绝。
盘涡迅漩,羽芥都沈。
渔人生长于烟波,过比收纶,犹必逡巡而股栗;商子往来于湖海,抵兹停棹,不觉怔忡而戒心。


吾因思世路险,尚鉴崇园之侈;人性翻覆,应慾决穴之谣。
君子奉椿蘐之遗体,奈何侣蛟龙以相寻。

故宁居易而白壁,慎毋行险于黄金。

参考资料[编辑]

  1. ^ 邹溶认为:自隆庆至康熙“百有二十余年以来,代异时新,星移物换,创承损益,更非一端,而其间宦绩人事、忠孝节义亟宜阐扬,以为风劝失,今不一修明,则愈久而传闻愈失真,甚至湮没无考,得不谓司牧之过欤?”康熙三十三年(1694)闰五月,邹溶呈《详明纂修县志》文于汉中知府金世扬,请捐俸修志。他以明代隆庆阎邦宁《志》残版半帙为基础,聘县丞刘馨、教谕魏之谋、训导贺爵,及贡生周忠、吕鸿勋等人相助,“征文献,访宿学鸿儒,纂述旧章,增以新闻,凡一文一事一物,虽必资乎众而笔削尽出亲裁。”历时半年,于是年冬纂成《洋县志》。书末附录了邹氏治理洋县的体会和见解《理洋略》。康熙三十六年(1696),提督陕西学政按察司副使武之亨来汉视事,为邹《志》书《序》,认为邹溶不仅具备史家之三长(才、学、识),而且独具务实求是之真精神。武在《序》中写道:“夫宪章在于考古,而通变贵乎因时。思夫洋之为邑,犹是生齿也,昔何以蕃,今何以耗?犹是田亩也,昔何以辟,今何以污?犹是民风也,昔何以淳,今何以漓?犹是文教也,昔何以振,今何以衰?邹君于此力务详考而审度之,以为兴厘张弛之具,则于是志端有赖矣,徒纂修之乎哉?”邹溶《洋县志》设舆地志、建置志、食货志、人物志和艺文志等5志43目,卷首有图、序、批详、征文献引、延宾启、凡例、编纂姓氏。除卷首外,辑为8卷,文字精练,语言朴实。

參考書目[编辑]

  1. 编纂单位:洋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洋县志》/卷三十人物-第一章人物传,编纂人员:李智 张福盈,出版单位:三秦出版社,ISBN:7-80546-904-0,出版时间:199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