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月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風月報
漢字 風月報
白話字 Hong-goa̍t-pò
臺羅拼音 Hong-gua̍t-pò

《風月報》台灣日治時期漢文通俗文藝雜誌, 為1937年報刊漢文欄廢止後少數留存的漢文刊物(其他尚有《詩報》、《崇聖道德報》等亦為戰爭時期發行的漢文雜誌)。其前身為《風月》,後又更名為《南方》、《南方詩集》等。2001年南天出版社有全文複刻。

沿革[编辑]

  • 《風月》:1935年5月9日-1936年2月8日
  • 《風月報》:1937年7月20日-1941年6月15日
  • 《南方》:1941年7月1日-1944年1月1日
  • 《南方詩集》:1944年2月25日-1944年3月25日

簡介[编辑]

編輯群主要為傳統文人,其後隨著刊物革新與編輯目的改變,編輯、作者、讀者含納漢文社群各世代,內容從漢詩、傳統漢文、中國話文創作的新文學盡皆包含。其編輯群的演變為: 一、《風月》時期:台北大稻埕傳統文人組織「風月俱樂部」,每月逢三、六、九發行《風月》,與《台日》漢文欄、《台灣詩報》成員重疊。為傳統文人系統,內容除漢詩外,多為傳統漢文、藝妲風月寫真等內容。 二、《風月報》時期:為1937年報刊漢文欄廢止後台灣唯一發行的漢文刊物。初期編輯與《風月》相仿,至1937年10月徐坤泉接任主編後,雜誌風格朝新文學、通俗文學靠攏,但同時保存了漢詩欄位。後吳漫沙承繼編輯風格。 三、《南方》時期:1941年順應日本國策改名,刊物瀰漫漢文報國與中國白話文學習熱潮,朝國家意識型態傾斜。並爆發最後一次新舊文學論戰。

此刊物漢文在1937年未遭廢刊,除因通俗文學取向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刊物積極配合國策,成為民間協力「官方同文主義」的生產者。統治者一方面藉廢除報刊漢文欄,使台灣知識份子在公共論壇的言論消音;另方面藉由允許《風月報》、《南方》的發行,獨佔台灣漢文閱讀人口,既疏導了部分的漢文閱讀人口閱讀需求壓力,更能積極的管制漢文社群的公共言論,使其朝協力國策傾斜。

研究[编辑]

  • 蔡佩均,〈想像大眾讀者:《風月報》、《南方》中的白話小說與大眾文化建構〉(2006)
  • 柳書琴,〈從官製到民製:自我同文主義與興亞文學〉(2003)
  • 柳書琴,〈通俗作為一種位置:《三六九小報》與1930年代的臺灣讀書市場〉(2004)[1]
  • 黃美娥,〈對立與協力——新舊文學論戰中傳統文人的典律反省與文化思維〉(2004)
  • 楊永彬,〈從『風月』到『南方』-論析一份戰爭期的中文文藝雜誌〉,(2001)
  • 郭怡君,〈《風月報》與《南方》通俗性研究〉(2000)
  • 蔡佩均,《風月》,台灣文學期刊目錄資料庫。[2]

參考資料[编辑]

  1. ^ 該文刊載在2004年12月《中外文學》,其電子檔目前已經放在清大台文所教師個人網頁,網址:http://www.tl.nthu.edu.tw/people/writing_journal.php?Sn=19。
  2. ^ http://dhtlj.nmtl.gov.tw/opencms/journal/Journal014/index.html
  • 蔡佩均,〈想像大眾讀者:《風月報》、《南方》中的白話小說與大眾文化建構〉(2006)
  • 柳書琴,〈從官製到民製:自我同文主義與興亞文學〉(2003)
  • 黃美娥,〈對立與協力——新舊文學論戰中傳統文人的典律反省與文化思維〉(2004)
  • 楊永彬,〈從『風月』到『南方』-論析一份戰爭期的中文文藝雜誌〉,(2001)
  • 郭怡君,〈《風月報》與《南方》通俗性研究〉(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