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中加里曼丹種族衝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2001年中加里曼丹種族衝突是發生於印度尼西亞中加里曼丹省達雅族馬都拉族之間的血腥衝突。發生与结束的日期不詳,約在2001年2月18日開始,到4月9日最後一宗衝突後忽然没有了消息。衝突的直接起因至今不詳。

背景[编辑]

達雅族是婆羅洲島土生的种族,19世纪末以前,達雅族有猎人头,吃人肉的习俗,達雅族认为吃敌人的肉会增加力量。直到荷兰英国分南北占领婆羅洲島,设立殖民地后,達雅族这种习惯才渐渐消失。而后達雅族多数改信基督教

而馬都拉族是外来的,印尼政府为了解决各地区人口擁擠问题,实行迁移政策,在2001年前约40年间,共有数十万人迁移到加里曼丹地区,其中大部分是来自馬都拉島的馬都拉族。馬都拉族全是穆斯林

由于馬都拉族较善于经商,以及比较勤劳,到中加里曼丹后占据了当地许多工作岗位和土地资源,引起達雅族的仇恨,认为馬都拉族抢占祖传土地,夺走工作机会,并歧视達雅族。

達雅族与馬都拉族之间常发生種族衝突,到2000年为止已有数百人因此丧生,例如在1999年就有约260人死亡。

2001年发生了很大规模的种族冲突事件。此次事件的主要发生地桑皮特镇人口约13万,马都拉族占约1/3,是中加里曼丹唯一马都拉族占多数的城镇。

2001年的种族冲突,主要是達雅族有规模的屠杀马都拉族,屠杀方式以斩首为主。

過程[编辑]

2000年12月15日,在中加里曼丹的Kereng Pangi镇,一场二族之间的殴斗中,一名达雅人被马都拉人打死。随后百多名達雅人出动寻找凶手,他们焚烧马都拉人的房屋汽车财产。当时印尼警方无力阻止这场暴动,且两面不讨好,達雅人怪警方无法找出凶手;马都拉人则怪警方无法阻止暴动。这件事被认为或许是后来大规模种族仇杀的起因之一。

開端[编辑]

2001年2月18日星期日1剛開始的凌晨,一批達雅族暴民攻擊桑皮特镇郊外的柏拉朗安馬都拉族移民定居點2。有5名馬都拉族移民被襲死亡。攻襲的原因至今不詳。

而後馬都拉族進行報復。

有两个消息:

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报导一批馬都拉人到桑皮特镇3,與當地的達雅族對殺,結果8人被殺,其中有人被砍下头部,12間住屋被燒毀。

另一个消息是指马都拉族焚烧一间内有一达雅家庭的房屋,然后控制了桑皮特镇,屠杀了24名達雅人。并在街上以布条展示标语“桑皮特镇是马都拉人的城镇”,“桑皮特镇是另外一个Sampang”,Sampang是马都拉岛最大的城市。

當天中加里曼丹的副省長和軍警區司令親自帶隊到桑皮特镇,緊急封鎖該镇,設法阻止二族互相仇殺。

2月20日星期二,達雅族开始大规模报复,进攻桑皮特镇,桑皮特镇居民开始逃亡,逃亡者主要是马都拉族,估计有千多人。

同日《印尼觀察家報》报导了印尼全國警察總長比曼多羅警察上將的说話,比曼多羅称有兩名中加里曼丹的地方官员,因不满最近颁布的地方自治法使他们失去职位,二人气愤之下支付2千萬印尼盾4買兇进行“殺人放火”,引发了种族冲突。

2月21日星期三,官方在桑皮特镇實施宵禁。数千名桑皮特镇居民陆续逃离该地,主要逃往中加里曼丹的省府帕朗卡拉亞市(Palangkaraya)。而部分达雅人也追杀到帕朗卡拉亞市,使得动乱扩散到该地区。

桑皮特镇的副警官總監塞拉哇向外界表示,当天又发生种族冲突,至少有8人喪生,这场种族仇杀的死亡人數已增至28人。

塞拉哇表示,当地警察已经扣留了77人进行盘问,其中10人被认定是参加种族仇杀的嫌犯。被捕者中包括一名被认为是主谋的地方官员,塞拉哇声称另一名主谋也将在当天被捕。

有消息认为印尼官方在说谎,实际上当天達雅族已经控制了桑皮特镇,展开了对马都拉族大规模的屠杀,街上到处可见提着人头的达雅族人,死亡人数已超过100人。

依逃出当地的华裔商人塔尔米·杨称,当天还发生了一件事,据说桑皮特镇政府土地办公室的两名官员在处理几个达雅克人和两个马都拉人间的田地争论时,裁判有利马都拉人,结果激怒了达雅人,半个小时后,几百名穿着传统“猎人头”服装,拿着他传统专取人头的“曼道”利剑、毒箭吹管和镰刀包围土地办公室,把两个马都拉人打倒在地,浇上汽油活活烧死,镇政府的保安队员和官员都逃跑。

而后这群达雅人开始屠杀桑皮特镇的马都拉人。

越演越烈[编辑]

2月22日星期四,桑皮特镇約有15000人逃離家園,部分在桑皮特镇的政府大樓、警察局醫院內避難。

當地的華人也相繼逃亡到帕朗卡拉亞市或東爪哇省府泗水避難。一名林姓华裔商人说:“虽然土著人只以马都拉人作为攻击对象,并不伤害华人,但是,当马都拉人的商店或住宅被纵火时,有的华人商店也遭殃。”。印尼华人通称桑皮特镇为山弼或山毕,华人占全镇总人口10%以下,大部份来自西加里曼丹首府坤甸,多数以经商为生。

桑皮特镇的种族仇杀主要是達雅族捕杀馬都拉族。

桑皮特镇警方發言人提蓋公开证实,種族仇杀已经造成超过100人丧生。许多尸体被肢解,警方发现约20具尸体身首異處。而警方继续追捕那名被认为是主谋的地方官員。提蓋称桑皮特镇仍有小規模衝突,几所房屋被縱火焚燒。

印尼全國總警長比曼多羅說,印尼政府已調派兩營约600人的軍警前往桑皮特镇,以加強當地的治安,另外一艘海軍登陆艦“桑皮特灣號”也已前往該地協助疏散難民。過去數天已有約80人被逮捕,警方也搜获了几百件包括有大砍刀和長矛在內的各种自製武器

印尼官方的《安塔拉通訊社》報道了暴民在桑皮特鎮展示他们的战利品——几个被割下的人头。

马来西亚星洲日报记者访问当地某家醫院的職員蘇海米,蘇海米说该醫院的停屍房内至少有80具屍體。

2月23日星期五,种族冲突继续升级。据当地媒体报道,死亡人数已达200人。当地方官员估计,此次动乱使该地区的建设倒退至少25年。印尼政府决定又另外派遣600名军警到当地维持次序,加上昨天的600人总人数已达1200人。 

据说种族仇杀发生的地区呈三角形分布:

  1. 桑皮特镇。
  2. 桑皮特镇以北75公里发现26具尸体。
  3. 桑皮特镇30公里远处也发现7具尸体。

桑皮特镇街道上到处可见马都拉人的尸体,多数无头。其中有些人被活活烧死,被射自吹管的毒箭杀死,或被达雅克人的传统利剑“曼道”斩下了首级。达人也四处放火焚烧马都拉人的房屋,桑皮特镇到处可见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虽有警察在街上巡逻,但到处可见达雅人手中提着头颅在街道上行走,且手提大砍刀,长茅,吹箭等传统武器四处寻找马都拉人。达雅人多四五个人一伙,为了分别身份,头上包红色头巾或手腕缠上红或黄色的。他们的汽车也裹上红色的布,以表明属于达雅人。

昨天在桑皮特镇中心警察局等地避难的15000名难民,由于人数过多,政府部门无法提供足够的设施及物品,尤其食品非常短缺。有辆装载补给物资的货车,刚一入镇,就被达雅人洗劫一空。

夜晚,军舰“桑皮特灣號”抵达桑皮特镇。

2月24日星期六,“桑皮特灣號”于黎明開始接載主要是马都拉族的難民。《安塔拉通訊社》报导,镇中心的難民爭先恐後地擠上卡車,以前往乘搭“桑皮特灣號“,场面很混乱。由于商店营业,有也买不到食物,有些難民已多天沒进食,约有4名難民因此丧生,其中包括兩名嬰孩

当时有些难民在船上为了争位而殴斗,有些孩子摔伤,最后经荷槍實彈的海軍士兵维持次序,难民才安静下来。海軍士兵基本上优先安排老弱病殘先上船,并提供他们飲用水和食物。《法新社》报导,約2000名難民擠上只能承載1800人的“桑皮特灣號”,甲板上非常拥挤。 没有上船的约2万难民留在桑皮特镇的帳篷營地里,由印尼軍警保護。

“桑皮特灣號”而後在當地時間上午9時30分5开往爪哇岛

印尼官員当天表示,另外兩艘海军艦艇,以及一艘載客渡輪已经前往桑皮特镇协助疏散难民,这三艘舰艇计划将难民迁往爪哇岛及马都拉岛。《安塔拉通訊社》透露,第二艘海軍艦艇“德魯恩德”號或在当天晚上抵达桑皮特鎮,而属于印尼官方貝尼航運公司屬下的“提魯卡比拉”號将在25日抵達。

桑皮特鎮地方政府發言人鮑茲尼同日说,依官方统计,死亡人數已达210人,而且种族仇杀已蔓延到附近村子,难以确定多少人被杀。政府人员找到的尸体中,很多被斩首,兇手们在市区到處展示死者頭顱;有些人则被燒死。

而在桑皮特镇内,達雅族仍拿著大砍刀和長矛,四處搜尋馬都拉族,并燒毀他们的房屋,据说有3万多马都拉难民逃到森林中,而达雅人随后进入森林追杀。达雅族领袖胡蒂对外宣称:“我们的人已经杀死了1000多名马都拉人,而且袭击不会停止,直到把所有的马都拉人赶出加里曼丹省。”达雅族也在路上设置路障,以防止马都拉族逃过屠杀。

桑皮特镇东部地区医院传出消息,医院已接到143具尸体。院方负责人说:“还有更多的尸体躺在街上,其中许多是无头尸体。”

另外印尼軍方封鎖了馬都拉族臨時搭建的難民營。印尼當局称,会再派千多名警察和軍人到该地区,以恢復法律和秩序。但已經在中加里曼丹,约2000人的安全部隊似乎没有干預和制止暴力。桑皮特镇一名官员说:“我们没有看到军警解除达雅克人的武装,仍然有许多达雅克人手持长矛和利器在街上巡逻。”

同日,印尼政治、社会与安全统筹部长尤多约诺在三军总司令维多多和全国警察总长比曼多罗的陪同下,乘直升机到桑皮特镇巡视,并同当地政府首长和民众领袖举行会商。他在视察时形容加里曼丹的局势是人间悲剧,并强调目前当务之急是尽量拯救人命。尤多约诺呼吁两个敌对族群停止冲突,并要求军警采取坚决行动阻止暴乱再发生。

2月25日,在帕朗卡拉亞市,百多间马都拉族的房屋被烧,中加里曼丹北部的Kualakuayan也发生种族仇杀。

桑皮特镇的难民们聚集在港口等待艦艇的到来,约7500个难民上了船,有些难民为了上船与警察发生冲突,约有一万人无船可上,只好居住在设立于警察局门外的临时简陋的难民营,以避免达雅人的追杀。正等待逃亡的难民苏里娅·法兹流着眼泪向记者说:“我的两个孩子都死了,达雅人把他们的头都割了下来。更惨的是我丈夫,达雅人把他的肠子都掏光了,然后拖着他的尸体游街示众。我们究竟犯了什么错?我们来这里是政府安排的,但现在政府却保护不了我们。政府说派来了警察和部队,但他们并没有制止暴力,达雅克人还是想杀人就杀人,想放火就放火。”

部分难民则以陆路前往南加里曼丹首府马辰,然后坐船前往爪哇岛,有些难民依此路线已经抵达爪哇岛泗水的丹戎北拉克海港。

另外《新华社》报导当天有记者在桑皮特市外路旁见到三具尸体,二具无,一具心脏部分被挖空,而凶手就在不远之处,其中一名凶手对记者说:“这些人都是我们杀的。他们该杀,谁让他们跑到我们这里来的!那个人的心是被我掏出来的,已经被我们分着吃了。我们吃了敌人的心脏,就会有使不完的力量,而且连那个家伙的灵魂都归我所有了!”

印尼总统瓦希德(Wahid)当天在埃及开罗访问,他下令派遣特种部队到中加里曼丹阻止种族仇杀延续。

2月26日星期一,种族冲突第9天,印尼媒体报导,死亡人数已达600人,而冲突没有平息,且有向外曼延之势。

3月1日星期四,印尼副总统梅加瓦蒂(Megawati)上午抵达中加里曼丹省府帕朗卡拉亚,了解冲突情况。她听取省长阿加尼的报告,阿加尼报告中称动乱是2月18日从桑皮特开始,后来蔓延到帕朗卡拉亚,到当日为止有469人死亡,30人受伤,约2.4万名马都拉难民逃离,2.5万马都拉人仍然滞留在临时避难所。

梅加瓦蒂陪同前往的有她的丈夫、国会议长阿克巴尔·丹戎、武装部队司令维多多和内政部长苏亚迪·苏迪查。

3月2日星期五,达雅族为驱逐马都拉人而展开的屠杀行动似乎已经见效,已有5萬名馬都拉人逃离中加里曼丹省。

桑皮特縣長安華称,兩艘船已在当天載走約7000名難民,並預定将在3月3日抵達東爪哇的泗水。而3月3日再有兩艘船将到來載走另6000名難民。 印尼國防部長瑪弗称,印尼總統瓦希德將于连续两周的外交访问结束后回国,并於3月8日訪問桑皮特鎮。

许多印尼民众认为这场种族冲突反映了印尼政府無能管制種族、宗教和分離主義的動亂;他们更担心,若達雅族成功以屠杀手段驅逐馬都拉族 出省,而政府无力阻止,其他各有民族矛盾的省份或纷纷效仿。

3月6日星期二,帕朗卡拉亚又发生种族仇杀事件。

印尼总统地位动摇[编辑]

3月7日星期三,印尼總統瓦希德结束访问回到印尼。

由于瓦希德拒絕在中加里曼丹發生種族衝突后提前回国,受到印尼各界评击,越来越多人呼吁副總統梅加瓦蒂扶正。印尼的人協議長萊斯更要印尼人民做好隨時撤換總統的心理準備。来自全印尼70所大學的幾千名學生,將在近几天舉行一連串的示威活動,以表达对瓦希德的不满。

另外警方在总统到訪前加強保安。他們在帕朗卡拉亞郊區馬都拉人的空置房子內,找到了9枚土製炸彈。

3月8日星期四,印尼總統瓦希德到中加里曼丹巡視,他抵达先省府帕朗卡拉亞市,与省長和地方官员会面,然后飞往桑皮特鎮。瓦希德到訪時表示“印尼政府將致力修復敵對族群的裂痕,設法讓數以萬計被迫離家的難民回返家園。若無法做到這點,政府將重新安置流離失所的馬都拉族人。”

但媒体注意到,瓦希德在桑皮特镇只巡視了10分鐘,而且完全沒有步出座車。

瓦希德的巡视令其声望下跌,因为当他刚离开帕朗卡拉亞市,达雅人就出来示威抗议瓦希德的到访,达雅人向鎮暴警察投擲石頭,结果警察開火還擊。有些警察朝天開鎗,有些則直接向示威者開鎗。依当地軍方首長称,有6名示威者被杀。但警方的版本是,4名达雅人和1名警員在省長府外的打鬥中喪命。

3月9日星期五,數百名達雅族在帕朗卡拉亞市走上街头抗议警方杀了6人。另外500名當地學院的學生在現場集合,抗議警方的行動。达雅人并要求政府将马都拉族完全迁出中加里曼丹省。当天有一群达雅人试图冲进省长住家,被警方开火扫射。

印尼警方当天驅散在帕朗卡拉亞市內設立路障的達雅族人。那些路障是为了阻止警方。

3月10日星期六,帕朗卡拉亞市經過兩天的示威抗议后,今天恢复平静,警方仍然在戒备。

印尼總統瓦希德当天到马都拉岛探访从中加里曼丹逃出的难民,瓦希德答應提供难民食物及金錢援助,并承諾為這些難民提供2800萬美元的援助金和教育獎學金。

但瓦希德仍没有提出任何方案解決難民的處境,瓦希德向难民说,若局势恢復正常,他們一年内可返回中加里曼丹省,瓦希德还向难民表示达雅人其实并不仇恨他们,无需担心;另一方面,中加里曼丹的达雅族则不断强调,若马都拉人回来,他们就會把馬都拉人一一殺死。

3月11日星期日,千多名示威者佔據了雅加達市中心的數條街道,要求瓦希德總統下台,原因是瓦希德被指责涉及貪污案及無法制止全国各地的种族冲突事件。示威者手持“瓦希德,遊戲已經完畢!”的布條。十多名警察監視在场示威行動,但沒有干預。

仇杀又开始[编辑]

3月16日星期五,中加里曼丹又发生小宗的种族仇杀。

3月17日星期六,至少已经有8个马都拉人遇害。另外苏门答腊的亞齊省發生保安部隊與叛軍的连串战斗。

3月18日星期日,印尼警方和人權工作者称,昨天3月17日亞齊省發生的战斗,至少有14人喪命。

3月19日星期一,印尼《羅盤報》报导,印尼政府打算安排達雅族及馬都拉族的領袖本週内在西爪哇的茂物舉行會談。《羅盤報》指出,中加里曼丹又发生种族冲突,上周五及周六至少有8名马都拉人被杀害。

警方当天指出,中加里曼丹省府帕朗卡拉亞西南80公里的普朗皮紹局勢緊張。

军方当天自東加里曼丹的巴厘巴板調派240名軍人到中加里曼丹。


3月20日星期二,印尼警方称,中加里曼丹省的卡普阿斯縣的主要市鎮瓜拉卡普阿斯(Kualakapuas)发生种族冲突,達雅族人放火燒毀了37間屋子,但警方没有接获任何伤亡报告。

卡普阿斯縣的警察首長馬爾達說,至少有700名马都拉族自瓜拉卡普阿斯逃離。主要逃往南加里曼丹省的班賈爾馬辛市。昨天来自东加里曼丹的240名军人已经与当地的760名警員及100名軍人聯合維持治安。“當地的局勢已完全受到控制。”馬爾達如是说。

3月22日星期四,《安塔拉通訊社》報導,一群手持大砍刀的達雅族,攻击瓜拉卡普阿斯附近一個馬都拉族定居點,燒殺劫掠,造成17名馬都拉人死亡,5人重傷,许多房屋被烧毁。报导称,达雅人曾向马都拉人发出警告,要他们在3月21日前离开当地。

这件事情发生后,有800名马都拉人逃到镇内的一个避难所。

印尼警方称,当地騷亂基本上已經平息,但不排除在其他地區有发生暴亂的可能,警方已经增派400名人员,以加強當地的治安。

4月5日星期五,印尼警方特別部隊于桑皮特鎮附近,試圖沒收一群達雅族的武器,结果發生衝突,造成3名警員及1名達雅族人喪生。

4月7日星期日,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报导,最近发生的动乱,至少有400名马都拉族被杀死。

4月9日星期二,中加里曼丹的種族衝突,并没有平息。当天達雅克人在龐卡蘭布翁市襲擊馬都拉人的商店和房屋。而印尼警方搜查武器时,与达雅族发生冲突,结果9人丧命。

很多马都拉族不愿意离开当地,选择躲到森林中。

各国动向[编辑]

马来西亚[编辑]

简介[编辑]

马来西亚的砂劳越沙巴二洲与印尼的加里曼丹地区接壤。其中砂劳越与东、西加里曼丹接壤;沙巴只与东加里曼丹有边界。马来人与印尼很多种族都有血缘关系。达雅族也是砂劳越的主要种族,但砂劳越没有马都拉族。

当时反应[编辑]

2月23日星期五,马来西亚警方劝告公民不要到中加里曼丹省。砂劳越警察總監拿督朱基菲里说,没有接到任何马来西亚公民在桑皮特镇的报告。

2月25日星期日,马来西亚國防部長拿督斯里那吉在旺沙瑪珠主持志願軍團成立儀式,受询问时表示,并无接到任何消息有大马公民遇难;且声明若有难民潛入大马,政府将依照非法入境條例扣留他们,然後遣送回印尼。那吉强调,马来西亚已经有太多的印尼非法移民,没有必要再增加。

2月26日星期一,砂勞越州与西加里曼丹省陆路交通的主要关卡恩帝貢關卡6一切活动如常,该关卡有印尼人擺攤子,关卡附近的印尼地区也很平静。往返西加里曼丹省府坤甸市與古晉的長途巴士亦如常川行。

2月27日星期二,《星洲日报》访问了剛上任的印尼駐古晉總領事拉索爾7。拉索爾表示,西加里曼丹的馬都拉族與達雅族并没有展开种族仇杀8,欢迎大马人前往。拉索爾也说,依照记录,大部份大馬人、尤其是砂勞越人通常只到西加里曼丹的坤甸及附近城鎮,很少人到中加里曼丹。

2月28日星期三,馬來西亞駐坤甸領事依斯邁沙南称,共有20名大马人被困于中加里曼丹,而其中12名尚在桑皮特鎮附近,他们是在PT AGRO INDO MAS园丘工作的10人以及2名孩子,那里还有一名菲律宾籍的婦女,是其中一位大马人的妻子,2名孩子的母亲。他们都没有受到攻击。

3月1日星期四,大馬陸軍砂劳越州第三軍區司令尤索夫依朱汀准將在参加大马陸軍成立68週年檢閱儀式後表示砂劳越軍方至今未接到大馬外交部或其他相關部門的要求,进入中加里曼丹撤走大馬僑民。

尤索夫依朱汀说,虽然中加里曼丹的局势已经平静很多,但为防止印尼難民逃到砂劳越州,大马军方在前2天已经派多两队人员30人协助边防部队,原本边防部队有50人,驻守在魯勃安都及比亞瓦軍營。

尤索夫依朱汀认为,桑皮特镇距離砂印邊界約有1000多公里,路途遥远,就算印尼难民到来也需要一段时间。到当天为止并没有发现任何印尼难民的踪迹。

大馬駐西加里曼丹省府坤甸的領事依斯邁沙南也表示已作好準備,一旦情况恶化,将隨時在西加里曼丹展開撤僑工作。

马来西亚同政府已经要求印尼政府及軍方關注并提供協助身在动乱地区大馬僑民的安全。

3月2日,大马副首相巴達威称,因中加里曼丹发生的种族冲突事件,已经导致进入大马的印尼人数量有所增加。大马内阁已经指示警方提高警戒,其中是水警将提高在海岸的巡羅次數,而军队也将在沙巴及砂勞越海岸一帶駐守,以防非法移民。但由於东马来西亚海岸線長,難以全面杜絕非法移民進入大马。

巴達威称他相信印尼總統瓦希德和副總統梅加瓦蒂会盡力遏止其人民偷渡進入大马,但恐怕收效不大。并称大马仍与印尼當局合作,把滯留大马的印尼非法移民遣送回國。

美国[编辑]

当时反应[编辑]

3月3日星期六美国驻印尼大使館發表文告,称美國政府当天宣布将供應30的糧食給15000名年齡5歲以下的馬都拉兒童。并解释这是因为兒童容易營養不良和感染疾病。印尼紅新月會將協助派發這些糧食。

註釋[编辑]

註解1同日下午,在印尼廖內省民卡利島上的實拉班讓(Selatpanjang),也發生暴亂。實拉班讓的警署警站、警方的宿舍和20多間華人店屋被搶掠和燒毀。2000名华人逃离该地到Pekanbaru及其他地区。

註解2柏拉朗安定居點離中加里曼丹省府帕朗卡拉亞市约110公里

註解3桑皮特镇離省府帕朗卡拉亞市約220公里遠。桑皮特市之前在2001年已經發生過3次種族衝突事件,造成數十人死亡。

註解42001年汇率,約馬幣7900令吉

註解5大馬時間上午10時30分。

註解6恩帝貢關卡位于西加里曼丹的恩帝貢,与砂勞越州首府古晉附近的打必祿交接。

註解7前任領事為阿依諾格拉。

註解8西加里曼丹曾在在1996年1999年爆發類似的种族衝突。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