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哥倫比亞文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哥倫比亞人簡介[编辑]

哥倫比亞人因為曾經受到西班牙殖民的原因,所以主要使用西班牙語,但是在當地還有保存65種美洲的印地安語,根據民族語言資料庫統計,哥倫比亞目前擁有101種語言,是一個民族和語言多樣性很高的國家。人口大多由混血兒組成,因為地緣關係加上曾經受到殖民統治的緣故,所以人口的複雜性高,除了有原本居住在此的原住民、從非洲運輸過來的黑人奴隸和從歐洲來此移民的人們之外,也有許多原本殖民白人的後裔;高加索人居住於此。該國的人口複雜和豐富性,曾經讓人口統計學家稱呼哥倫比亞為西半球民族多樣性最高的國家之一。

文學概要與特色[编辑]

    哥倫比亞文學從以前到現在都富含著魔幻色彩,主要是受到印地安口述文化常有的神話傳統帶來的神奇色彩,和他們原始性的思考模式有關係。對於美洲印地安人來說,不論他們是否生活在同個區域或是同一個部落,但是對他們而言,魔幻的這個意識是深深根植於他們的心中的,大自然的變化無常,神秘莫測,捉摸不定,更是嚴重影響了印第安人的心理和精神活動,他們將無生命的自然現象視為有生命的史詩,善於使用想像力思考問題,在這個領域中也許看不見這個事物的發展過程,所以以想像力把他帶到另一個環境、時空或領域。在那些領域裏,現實的東西消失了,出現了夢幻;又或者在另一些領域裏,夢幻的事物又變成了可能觸摸的和可見的事實,在虛實交換之中,發展出專屬於拉丁美洲魔幻寫實的文學流派。
    除此之外,拉美文化包含著印地安文化、西班牙殖民宗主國文化、非洲黑人文化、歐洲文化等等,各式各樣的文化同時存在於這塊土地上,形成一種排他性較低的混合文化,也因此可以更加容易吸收外來的文化。所以在拉美文學中對外來文化的借鑒和吸收,是形塑該地區文學很重要的因素。拉丁美洲各個時期的文學流派都有著世界各地文學思潮在拉美的投影,並且能夠從中找到對應的東西,但他卻從未被其他文學所同化、所取代,作家仍然背著歷史使命和對於社會的責任感,而這種作家的歷史使命感和社會責任感就是專屬於拉美文學的傳統。

哥倫比亞文學與其他地區的互動[编辑]

拉丁美洲是一個很特別的區域,各國雖然在各自的社會、政治和經濟發展等方面都存在著差異,但在接受殖民統治以及外國資本的滲透和掠奪方面的經歷卻很相似,所以他們在反對外來壓迫和剝削、維護民族權益的鬥爭中拉美各國人民的利益是一致的,而利益上的相通也會連帶地在思想層面上有許多共同的地方,進而形成了「拉丁美洲意識」的誕生,人們不再把自己僅僅看成一個墨西哥人或一個阿根廷人,而是把自己看成一個拉丁美洲人! 拉美文學在整體區域化的相關性和緊密性都較歐洲文學區域更高,甚至比亞洲文學更為明顯。歐洲文學區域中歷史曲折、國家衆多、文化各異、語言衆多,所以歐洲文學的發展性和特色是由分裂到統一,在漫長的文學發展長河的進程中逐漸演化出來的,呈現出Y形結構;亞洲文學的區域性則是受到三個相對獨立又相互交叉的文化圈、文學圈所影響的,而拉丁美洲文學區域不一樣的是:他是在歐洲殖民者人侵後,在相對較短的時期內才逐漸形成的,最後由人為進行國土的分割,劃分為不一樣的國家,也因此在拉丁美洲區域的每一個國家都處在這一個網狀的大網路上面,不能完全的切割出任何一個國家,他是一種無國界的文學系統和脈絡。

    儘管有著整體不可切割性,但是拉美文學內部卻不盡相同。例如在1940年代,古巴作家卡彭鐵爾就以文化區域劃分,將拉丁美洲畫作三個區域:最南部的阿根廷、烏拉圭等地區因為歐洲移民最多,作品具備歐洲色彩相對理性,因此被稱作歐洲文化區,中南部美洲和墨西哥有著不少土著居民群聚,連帶有很多優秀的印地安文學出現,被稱作印第安文化區,整體風格來說相對比較神奇。最後是加勒比海地區和巴西,這個區域的黑人較多,當地的詩歌有非洲詩歌的特點,所以被稱作黑人文化區。他們之中雖然有些差異,卻不會破壞整體性,從一定意義上,因為語言、宗教和政治經濟結構的雷同,反而在多樣性中呈現出整一性。

時間分期[编辑]

   比起像英國這樣,一直以來都是相較來說很保守穩定的歷史發展,哥倫比亞的歷史不長但是動盪很大,每個歷史分期非常明顯,也因為這個緣故,受到不同政治因素的影響,它的文學流變不是一個直線型的流變,而是突然之間就有一個很大的轉折點,文學作品的類型和體材大部分都是受到政治因素所影響。所以我的文學分期主要是以哥倫比亞遭受不同統治者作為分期。大抵可以分為四個時期:一、十五世紀以前以穆伊斯卡人(muisca)為主的,使用口語流傳的美洲印地安土著文學 。二、十六至十八世紀受西班牙殖民,在現今的哥倫比亞、委內瑞拉和巴拿馬成立格拉那達王國時所出現的新型型態的文學作品 。三、十九世紀獨立革命時期。從1821年開始厄瓜多、委內瑞拉等國家從大哥倫比亞共和國一個個獨立脫離,最後正式在1886年成為哥倫比亞共和國,在這個過程中發展出來的民族文學 四、二十世紀至今的當代文學榮景。拉丁美洲在這個時候開始了文學爆炸的時代,其中又以魔幻寫實的新型文學流派見聞於世界。

1. 印地安土著文學[编辑]

在西班牙人來征服新大陸之前,拉丁美洲的土地上已經有許多印地安人在這裡生活了,他們過著原始的生活,除了印加帝國有簡單的文字系統之外,其餘的部落並沒有文字記錄,大多是口述傳統。而在現今哥倫比亞國土內的穆伊特人也是屬於印地安人中的一個族群,他們曾經擁有豐富的民間文學,但是由於征服者的暴力行為導致許多傳說中的文本已經丟失,目前倖存的文本僅有<yurupary>神話了。

2. 西班牙殖民文學[编辑]

哥倫比亞一開始的文學發展是很仰賴於外來文化的傳播的。西班牙人來到新大陸之後為了記錄自己的所見所聞,讓歐洲人可以更了解這塊未知的土地,滿足他們的好奇心,所以發展出了編年史的形式來記錄拉丁美洲的風土民情和征服領土時的戰爭記事。之後又發展出殖民者為了歌頌自己的豐功偉業而出現的史詩創作,兩者成為了殖民地文學的開端。這時侯的作者大多是受到皇室指派到新大陸的將領、士兵或神父等上層階級,並沒有職業作家在此創作,所以比起歐洲大陸當時受到文藝復興影響而出現的文學榮景,是相對來說十分蒼白乏味的,在這三百多年來只有幾十部史記與史詩傳世。 在這個階段,拉丁美洲受到殖民母國很大的影響,因此在文化和文學上都只能依照西班牙的模式和體系發展。在文藝復興過後,受到西班牙巴洛克文學影響,而出現了以浮誇綺麗的貢多拉文學為代表的時代。貢多拉文學是由宮廷和貴族所發起的一種文風,它的形式複雜艱澀難懂,充滿著堆砌的詞藻、誇張的詩句、罕見的比喻等各種抽象幻想,使用倒裝、隱喻等各種技巧,對於讀者來說十分費解。

3. 民族文學[编辑]

拉美作家對歐洲文學的移植模仿期持續了三百年,在這段期間,也孕育和準備了趕上歐洲文學的諸多條件,在此同時國家獨立運動也爲拉美文學的獨立準備了政治條件,對於印第安文學的整理和發掘也促進了拉美文學本土性的自覺,在天時地利人和的狀況下,拉丁美洲的民族文學開始以爆炸式的方式震驚全球。當時歐洲也正興起浪漫主義和民族文學的浪潮,有趣的是,拉美文學並不是尾隨著歐洲的浪潮,而是和歐洲遙相呼應同時進行。相較於歐洲浪漫主義希望可以回到中世紀,拉美作家更重視的是對於古印第安文學的發掘和整理,在語言方面,拉美作家則主張要大量吸收外來語和融入本土語言,反對來自西班牙的純正語言。到了十九世紀後期,整體文學風格轉向為回歸自然,希望美化印第安人和南美帕潘斯大草原上的高喬牧民可以回復到他們最原始生活。

4. 當代文學[编辑]

這個時代的特點會著力於刻畫社會現狀、抨擊時事,並且著力於描繪當地人民的生活方式,而這時也出現了很多優秀的小說作品。哥倫比亞著名作家托馬斯•卡拉斯基利亞 (1858-1940)在他的小說《我家鄉的果實》(1896)中就仔細的描繪了安蒂基亞山區人民的生活。有些人認爲他是賈西亞•馬奎斯的始祖。另一位重要小說家何塞•歐斯塔西 奧•裏韋拉(1889-1928)出版的唯一一本,卻震撼整個拉美的著名小說《旋渦》 (1924)中則是描寫一對青年戀人爲爭取婚姻自由而逃離波哥大,最後葬身在旋渦中的悲劇,小說總共分三個部分:草原、林莽和旋渦,而其中深刻的社會意義與嫻熟的寫作技巧,被稱作爲拉丁美洲最偉大的林莽小說。

民間文學[编辑]

神話[编辑]

Yurupary傳說,是具有亞馬遜血統並且被當地印第安人所津津樂道的故事,一開始為口傳文學,後來由印第安人JoséRoberto編寫,並且由Ermanno Stradelli伯爵翻譯成意大利語。Yurupary是一位神秘的英雄,在巴西和哥倫比亞都有名,同時這個單字也代表著很多意義,一個孩子出生時他們稱之為“Yurupary”,他有時候是部落的代名詞,它也是一個部落的儀式。目前也是哥倫比亞所申請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以下是這個神話的故事:

“在世界之初,SierradeTunuí的居民中爆發了一場可怕的瘟疫,而這場病只在男性之中蔓延,部落的男人們沒有逃脫,並且預見到他們的種族即將滅絕,所以決定舉辦一個會議,討論應該如何應對。但是可悲的是,大部分的人都沒有支撐過這場瘟疫,只有幾個老人和巫師倖存下來。某日,這群倖存的男子和婦女們一起在湖水中洗澡,為了保證種族的延續,巫師對大家施以魔咒,讓每個人的內臟都帶有生命的細菌,使女子得以懷孕,十個月後,在同一天和同一時間,所有人都生下一個孩子。 “在新生兒中,有一位出色的小女孩,她的美麗像來自天堂的肖像,如同晨星一樣純潔。有一天,他想吃pihycan的果實,雖然少女被禁止進入灌木叢,但是她還是不顧一切的進入灌木叢中找尋果實,很快的她就找到一顆十分美味而且成熟的果實吃了起來,當她正吃完那些果子,仍然還在回味它美妙滋味的時候才突然意識到:她的貞操已經不存在了!雖然並不是很了解發生甚麼事情,但是她的直覺告訴她這不尋常,回到了家,她對於母親也是一句話都沒說。

  神奇的是,過了幾個小時以後她生了一個像太陽一樣美麗的孩子,並且美麗的超越了母親。他們稱呼他為Yurupary。在他誕生一個月後,人們決定要頒給他一個徽章,為了製作這個徽章,他們不得不去找一塊名為itá-tuixáua的石頭,這時部落分為兩派相互爭論,有人認為應該每個人都去找尋這塊石頭,也有人認為應該只有男人才可以去找,就在他們為此爭辯不休的時候,yurupary默默地消失了。婦女們為了這件事情一直指責部落老人們,並且決定給他們施行:魚的折磨,讓他們的頭露出水面,並且將身體綁在水中,使他們的身軀受到河流砂石沖擊而流血受傷,利用血腥的味道吸引魚來吃他們的肉,一點一滴的折磨這群老人們。
    而另一邊在夜間,她們時常聽到Yuruparí從果子樹上傳來哭泣的聲音,不過當他們到達時,一切卻又都是沉默的,但是到了第二天晚上,熟悉的哭聲又會再次出現,人們在的樹枝間到處搜索,卻還是什麼都沒發現。在第三天晚上,他們決定圍著樹,只要一聽到聲響就開始動身尋找,但是不管怎麼樣似乎都無法發現它的起源,而那個哭泣聲又是如此可怕,於是他們決定不再尋找Yuruparí。雖然哭聲沒有停止,但每個人都忘記了Yuruparí,除了他的母親仍然掛記著他,母親決定到山頂上去找尋他,但是他的兒子卻一直沒有哭,因此每一天母親都直到天亮時才入睡。三個晚上就這樣過去了。一天早上,當她醒來時,她意識到乳房裡的乳汁不在那裡,已經被兒子吸取了。兩年的時光就這樣匆匆過去了,原先的哭泣聲被一個孩子和未知生物玩耍的笑聲,頌歌和哭聲所取代。雖然看不見yuruparí的身影,但是母親知道他變得強壯。
   十五年後, Yuruparí再次出現在她母親面前,他仍然是一個像太陽一樣美麗的年輕人。在那之後他決定走訪不同的部落,指導他們新的法律和生活方式,即使他的經歷很坎坷,在每個部落內都有女性抵抗、他的門徒中也有叛徒,但是也有很多其他的人效忠於他。最後,他在一個名叫Caruma的女人身上找到愛情,離開了東方,尋找一個配得上太陽的女人

史詩[编辑]

《奧揚泰》是印加帝國統治時期的一首長詩,作者佚名已經不可考,整首史詩是使用克丘亞語來進行創作的。這個故事發生在印加帝的巴恰·古德克和杜巴克·玉邦基的統治期間。在印加帝國統治前期,戲劇一般都是由王室和貴族所創作的,由於受到國王的限制,平民百姓的戲劇在當時沒有很大的發展。到印加帝國後期,王室的文化政策有所放鬆,才同意演出反映民眾生活的劇作。這種戲劇將詩歌和劇情結合在一起,著名的《奧揚泰》就是這個新劇種的代表作。此詩在15世紀被改編成戲劇。1770年至1780年間被西班牙傳教士用拉丁文記載下來。

   這首史詩的內容大抵在說英雄奧揚泰在印加王帕查庫蒂時期,愛上了印加王的女兒,並請求印加王賜婚,但被受阻撓的故事。戰功赫赫的奧揚泰愛上了巴恰·古德克皇帝的女兒柯依約,但依國法與教規,二人卻不能結婚。大祭司維爾卡·蘇瑪發現了他們二人的私情,就勸奧揚泰放棄這個念頭,免得惹禍上身。奧揚泰國深愛著公主 堅決不從,依然與柯約依約會。後來,他竟然到皇帝面前求情懇求皇帝批准這門婚事。巴恰·古德克國王聽後沒有殺他,只是靜靜地說:"你取消這個念頭吧!"然後將公主送到阿哈亞瓦西家。在那裡,公主生下了依瑪·蘇瑪,小女孩在孤苦伶仔中漸漸長大成人。求婚不成的奧揚泰感到懊惱萬分,決定起兵反對皇帝。他自立為王,組織了一支軍隊。巴恰·古德克聞訊大怒,立派"石眼"魯未納維前去鎮壓。但皇軍被打得大敗。絕望之餘,"石眼"心生一計,生擒了奧揚泰,將他押回朝廷。可是與此同時,王室內部發生巨變:巴恰·古德克病亡,杜巴克·玉邦 基繼承了皇位。新皇帝不僅赦免了奧揚泰,還給他復職,並將公主柯約依釋放出來與之完婚。全劇以大團圓結束。 
   這部作品的爭議極大,雖然整體史詩的情節完整、詩句優美,在文學性上的地位高,但是對於作品的思想內容卻有許多不同的理解,有人認為這是在反映印加帝國的等級觀念及君臣之間的矛盾,但主要還是宣揚杜巴克·玉邦基的開明之治。另一種觀點認為,奧揚泰的反叛與最後的勝利,說明被壓迫階級意識到只有鬥爭才能改變被壓迫的地位,是被壓迫者鬥爭勝利的讚歌。它強烈的民族意識充分顯示了反抗和鬥爭的真正意義和價值,因此,在後來的拉美人民反抗殖民統治的獨立鬥爭中也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作家文學[编辑]

編年史[编辑]

El Carnero(英語: The Sheep)是西班牙語殖民紀事的俗名,全名為:征服和發現西印度群島的格拉納達新王國,以及波哥大神聖信仰之城的基礎。它是由波哥大出生的胡安羅德里格斯·弗雷爾於1636年至 1638年所著作的歷史和習俗編年史,但是直到1859年才出版。它的內容是在講述西班牙征服當地印第安族穆伊斯卡人的故事,以及對於南美洲北部(目前是哥倫比亞和委內瑞拉的部分地區)早期的勘探工作和新格拉納達王國的建立,其中更包含著印第安人之間的內戰以及他們的習俗和文化。雖然編年史的目的在於紀錄歷史,但它也包括幾個像短篇小說一般的虛構元素。研究員卡洛斯雷伊佩雷拉在2000年發表了他的博士論文評估了這個作品的真實性,它發現這是一個由現實和謠言交織而成的混合體,但是儘管如此,羅德里格斯·弗雷爾的著作填補了另外兩位早期西班牙編年史家之間的空白,為哥倫比亞留下重要的史料訊息。

戲劇[编辑]

十六世紀開始,由於教會的支持,宗主國西班牙的宗教戲劇就全面占領了拉美戲劇舞臺,發展相當繁榮,並且透過印第安人用土著語言進行表演,帶有傳播“福音”的功能,故擁有大 量觀衆,但由於它的內容和形式都是以西班牙的戲劇模式為主,所以過沒多久這種戲劇型態就衰落了。 十七世紀是西班牙戲劇的黃金時期,也因此此時拉丁美洲的戲劇幾乎是一片沉寂。到了十八世紀下半葉,拉美戲劇開始繁榮,遠遠超過了詩歌和散文,大量豪華劇院的 建立爲戲劇的繁榮創造了物質條件,也是戲 劇繁榮的重要標志,雖然此時上演較多的劇 目還是西班牙黃金時期的戲劇、法國的喜劇 和意大利的悲劇,但最引人注目的却是描寫 美洲土生白人生活的風俗戲。活潑生動的方 言土語,濃厚純樸的地方色彩,下層人的生活 方式都與當時流行的古典主義戲劇形成鮮明 的對比,所以,文學史家一般都認爲這是拉美 文學具有美洲本土特色的開始 十八世紀後期,拉美人對戲劇的興趣有增無减,這個時期,除了大量移植和改編宗主 國西班牙的作品外,拉美的劇作家們開始了 廣泛的戲劇創作,這是拉美土地上産生的第 —批真正屬於拉美人自己的劇作家(此前的 拉美劇作家多是宗主國的傳教士)。

小說[编辑]

《瑪麗亞》是由哥倫比亞作家豪爾赫·艾薩克斯在1864年至1867年間創作的小說。它是拉丁美洲 20世紀小說的先驅,也是最具哥倫比亞代表性的小說,其中對於自然風景的描寫以及散文的藝術風格更是引人入勝。這個故事敘述了瑪麗亞和她的堂兄埃夫蘭(Efraín)之間的悲慘愛情故事,他們都是考卡山谷(Valle del Cauca)的當地人,在一個浪漫的田園風光中,年輕人彼此相愛,但諸多阻礙讓他們的愛情難以順利的發展下去。埃夫蘭為了繼續高中教育,於是必須離開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六年,就在他好不容易完成學業後,他決定回到考卡山谷和瑪麗亞共同生活,不過這樣幸福的日子才持續三個月,他就又被迫前往倫敦學習醫學。在這段期間,瑪麗亞就已經因病去世,心碎的埃夫蘭於是決定要離開考卡山谷,前往不確定的目的地流浪。

   這部小說帶著作者的自傳元素,例如主要角色同樣都是考卡山谷的土著,另外,埃夫蘭離開波哥大繼續他的學業,也與作者的生命故事相符。也有人認為,瑪麗亞本人是部分是基於作者堂兄的原型而創作出來的。
《瑪麗亞》帶著濃厚的浪漫主義的色彩,就有評論家認為它有著法國作家夏多布裏昂 的《阿塔拉》或丹納爾廷.德聖皮埃爾的《保爾'•薇吉妮》的陰影,也有人認為它是兩本小說拉丁美洲版本的改寫本。也就是說拉美文孛才脫離了西班牙巢臼又落入了法國的文學模式,但它必竟是一種解放和新的開始,透過打破舊的世界開闢一個嶄新的文學天地。從不同的文學當中吸取經驗和靈感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拉美作家並不會沉湎於此,只有一昧的抄襲和模仿,而是從這些探索中脫穎而出,找到屬於自己的道路,這也是拉丁美洲走向本土化文學的第一步,在這部小說裏頭大量記載拉美的

風土人情和湖光山色,以及從法國作家吸取到的寫作技巧和表現手法,都成爲日後確立拉美意識所不可缺少的素材,也為未來的拉美文學爆炸奠下基礎。

子分类

本分类有以下2个子分类,共有2个子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