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 talk:守望者爱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In GOD We Trust. Alvin Lee Chinuan12623 ☆御坂卍美琴☆ 慕尼黑啤酒 DeBit 燃玉 白开水 jsjsjs1111 Alvin Lee Chinuan12623 脳内補完 靖天子 Walter Grassroot In GOD We Trust. Chinuan12623 ☆御坂卍美琴☆  暢飲  DeBit 燃玉 白开水 CHEM Alvin Lee Chinuan12623 脳内補完 Ching 太刻薄   ZLC.  小郑 I❤SH   パンツァー VI-II  ❂Fu7ラジオ

Goodbye Wikipedia.png 不幸的是, 守望者爱孟已經永遠離開維基百科。祝您好運!
你知道嗎?
“你知道吗?”已经更新

恭喜您!您最近创建或大幅改進的条目弹簧管式压力表經推荐後,獲選於首页作新条目展示。如果希望推荐其他您關注的条目,歡迎前往Wikipedia:新条目推荐/候选提名。在您创建或大幅改進的所有条目中,总计有37篇条目獲推荐作首页新条目展示。

37

对话页存档

2013年2014年

问候各位[编辑]

首先,感谢管理员“1=0”。

其次,留下CU数据,避免其他用户躺枪。请CUer记录下本人的CU数据,谢谢!

再者,有感于众多中文维基编辑希望本人直接回归的愿望,在此说几句话吧:

  • 2年前,众所周知的是,本人没有恶意要破坏维基百科,凭借所谓捕风捉影的“用户在维基之外的言论”,就对本人执行永久封禁,并不公正。
  • 2年来,社群普遍看得到,本人在遭到严厉地封禁的情况下,依旧为贡献维基百科积极地努力。
  • 如今,2年过去了,本人相信,管理员团队也不是当年AddisWang一言堂的,如今,管理员团队已经有明显的改善。同时,社群也不是当年的社群,社群看得到:究竟谁是贡献者;究竟谁是扰乱者。而且,爱孟也不是当年的爱孟。爱孟不会再像2年前那样子,处事冲动,考虑问题不成熟。正如去年到现在的一样,本人会一如既往地,站在为维基百科发展的高度,引领社群前进,尽己所能,为维基百科可以在中国大陆得到真正的长足发展,贡献本人的力量,争取早日使得维基条目每天增加5000以上,大陆维基聚会遍地开花。这才是本人的目标,相信也是关心维基百科的大家共同的心愿。
  • 正如克拉克将军所言:“(朝鲜战争)美国是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同错误的敌人进行着一场错误的战争”。对中文维基来说,用2年的时间证明一个“错误”,代价已经不小了,本人希望这个无益于维基发展的纷争可以到此为止。

最后,感谢所有支持中国维基发展的各位!相信困难都会过去的。

-- 上海灘維基悍將  守望者傳奇  2016年3月7日 (一) 14:33 (UTC)

守望者爱孟好,雖然你目前被無限期封禁,但我想有一天你會被眾人歡迎回來,我等著。--Outlookxp留言) 2016年3月7日 (一) 14:38 (UTC)
好,维基必须还爱孟和长者一个公道。--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7日 (一) 14:43 (UTC)
+1 --Antigng留言) 2016年3月7日 (一) 14:46 (UTC)
  • 谢谢各位!封禁,仅仅封得住账户,但封不住贡献,更封不住人心向背。另外,Outlookxp您要相信自己,您完全具备担任CUer的素质。 上海灘維基悍將  守望者傳奇  2016年3月7日 (一) 14:49 (UTC)
    • 不过技术问题对CUer还是很重要的……--Antigng留言) 2016年3月7日 (一) 14:51 (UTC)
      • 没错,Outlookxp还认为自己比当CUer还重要的事就是撰写条目。--Lanwi1(留言) 2016年3月7日 (一) 20:27 (UTC)

守望者爱孟应其他诸多编辑要求进行的申诉[编辑]

Orologio verde.svg
此用戶的封禁已被其他管理员复检,申诉被接受。

請求複檢的理由或相關提問:

见上面的内容。本人应社群期待,特此申请解封,如此更有利于维基百科的发展,谢谢! 上海灘維基悍將  守望者傳奇  2016年3月7日 (一) 16:33 (UTC)

注意:

  • 任何濫用此模板或申訴渠道的用戶,均可能被延长封禁或被禁止編輯其用戶討論頁。
  • 如您希望與管理員就本次封禁作出討論,請於本模板外展開並於管理員或其他用戶作出回應後,移除本模板。
  • 如您提出的是解封要求,請於被解封或自動解封以後,移除本模板。

管理員已對此封禁決定作出複檢,並有以下結論:
Pictogram voting keep-light-green.svg基於下列理由,本人決定接受這位用戶的申诉,並予以解封或缩短其封禁期限。其他管理員可再複檢此用戶的封禁,但在沒有更好的理由前,請勿輕易推翻之前的決定。
  维基是一个肩负着分享知识,服务社会的崇高责任的网站,不是个别人用来勾心斗角,谋取个人利益的场所。用户诚心表示愿意继续服务社群,从其大量条目贡献来看也足以佐证这一点,就本人所知,用户两年来于站外社群积极指导新人,贡献不菲。故而从公道之义出发,予以解封。
  處理人:--天天 (留言) 2016年3月7日 (一) 16:38 (UTC)

管理員已對此封禁決定再次作出複檢並有以下結論:

Pictogram voting delete.svg基於下列理由,本人決定推翻之前的決定並拒绝這位用戶的解封要求。其他管理員可再複檢此用戶的封禁,但在未有更好的理由前,請勿推翻之前的決定。
  封禁期间长期于站外骚扰及威胁其他管理员,且数次声称以傀儡扰乱RfA等,于申诉理由中均无任何表示。上列之处理未有任何与社群或封禁管理员之讨论,于申诉一分钟后即处理,颇显仓促,且此举与其RfA之声明相悖,故此撤销以观后效。DreamLiner再解封就是车轮战,其他管理员请在了解前因后果及有充分讨论后径行复检。
  處理人:Jimmy Xu 2016年3月7日 (一) 17:37 (UTC)


  • AddisWang会找人来继续封禁,这点相信大家和我一样都预料之中。只是,过了2年他们还是没点新意,还是用“守望者爱孟站外声称OOXX”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理由。
  • 不难看出,过了2年,本人已经站在为中国维基真正谋求发展的层次上在行事,而那几个人还停留在2年前那种“如何严实地封住爱孟这个账户”的这种阶级斗争思维(注:上个月“天天”管理员第二次管理员选举,AddisWang使用了文革词汇:“划清界限”;这次吉米使用了老毛对于邓小平的批示:“以观后效”)。
  • @Jimmy Xu::善意告诫阁下,阁下若为利益集团背书,坚持错误的道路走到黑,那么,当前,伤害的是您自己的声誉,最终受害的,则是您倾注了很大心血的中文维基百科。
  • 2年的封禁,事实证明,实际上是失效的,而且只是让社群更加看清了谁在贡献,谁在破坏。如果有几个人执意要让这种错误继续,那么本人真的无力教会他们领悟“维基的精神和宗旨(包容合作,分享知识)”。
  • 对于中文维基在被封锁一事,本人表示遗憾,并一直在努力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但可惜,正如此次失败的沟通一样,本人的努力一直收到利益相关者的干扰,那几个人并不在乎维基,只在乎维基可以给他们带去多少个人利益。
  • 最后,“中国维基人协会”筹备中,欢迎大家“预加入”或者提出宝贵建议,无论是谁,不管他曾经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只要他领悟了维基的精神和宗旨,都可以来和我沟通,在此感谢“1=0”、“天天”和各位。 上海灘維基悍將  守望者傳奇  2016年3月8日 (二) 03:51 (UTC)

其實看到閣下仍沒有放棄維基,並再次在這個帳戶編輯,我似乎覺得還是有點希望的。上面可以看到,大家對閣下曾經的部分作爲還是認可的,但是大家也提到了閣下的地域歧視、人身攻擊等行爲,所以沒有辦法這麼突然地解除封禁。不過我希望其他永封用戶(如SiuMai,Time killer等)也能通過正常的渠道申訴,從濫用傀儡的路上走回來。我個人依舊對中国维基媒体协会充滿着興趣,但是我對閣下意圖建立的“中國維基人協會”的宗旨是否會與不接受審查、中立的觀點等維基百科的核心原則相違背表示懷疑。目前的中國維基媒體用戶組沒有真正的辦公地點,目前也沒有尋求在中國大陸解封維基百科中文版的舉措,維基百科在大陸的發展也因此步履維艱。閣下不妨談談“中國維基人協會”會是什麼樣的組織,會繼續原來中国维基媒体协会的籌備嗎?PS:請善用討論頁。--1=0欢迎河北维基人加入QQ群331736133 2016年3月8日 (二) 05:04 (UTC)

  • 本人原先没有想要申诉,因为知道AddisWang会找人来继续封禁,这点相信大家和我一样都预料之中。本人见社群希望本人在维基页面直接回归期望高涨,就加了一个申诉模板。非常遗憾,有些人仍然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至于所谓污蔑本人这个那个,请拿出本人在维基百科页面破坏的证据。众所周知本人没有破坏行为,至于为何他们要抹黑我,这点很多人都问过我,在此再公开回答下大家:1、古语云:“功高盖主,主无可赏臣只能赐死。”本人对于维基的贡献,社群的信誉,都早就远远超过有些充满自卑心态的管理员。2、之所以支持我的人多,因为我手里握有那些人的“龌龊事”,事实上,吉米所谓的我威胁管理员,实际上是我威胁了利益集团的绝度权威,在中文维基现有的生态,站内要想监督管理员是不可能的(只要几个管理员绑成了利益共同体)。而我,可以说是现在能够唯一起到真正监督并制约那几个自卑又滥权管理员的人
  • 你所指的“大家”是谁?或许就只有那个利益团伙的几个人吧。本人从未地域歧视,相反是某些人自己对自己的家乡“逆向歧视”,AddisWang自己是宁夏人,偏偏要冒充“上海人”,做人不诚信的人居然高居管理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被我揭穿他冒充,然后就反污蔑我“地域歧视”。笑话。
  • 人身攻击,再次重审,拿站外捕风捉影的或者根本没影的事情来说是,违反了封禁方针,如果有个别管理员可以仗着自己在维基内握有实权就能乱来,那么别人也可以仗着维基外的实力制裁你。比起言语上的所谓“人身攻击”,某些管理员为了个人利益,封杀优秀编辑,打压社群(甚至用了阻挠公告这种不上台面的手段),才是真正的破坏维基百科。
  • 2年前我为了息事宁人,曾经道歉并承认了根本子虚乌有的指控,经过“周子瑜被类似ISIS的人被逼着近乎下跪道歉”这件事,本人意识到,对高居管理员职位的破坏者进行忍让,就是对维基的伤害。他们2年前像ISIS一样,拿着抢(封禁账户作为要挟),逼迫本人和京沪线道歉,这种行为,居然还能堂而皇之在维基百科存在,这真是对维基的侮辱。
  • 我从一开始就无所谓是否解封,封禁只会增加本人的声望,并且让社群更加看清那个利益集团的本质。说白了,封禁对我更有利,而对那个利益集团更不利。

-- 上海灘維基悍將  守望者傳奇  2016年3月8日 (二) 05:26 (UTC)

    • 我寫的第二個“大家”用詞不當,應該是“有人指出”。另外,再次明確問一下中國維基人協會的事情。--1=0欢迎河北维基人加入QQ群331736133 2016年3月8日 (二) 05:48 (UTC)
      • 既然是“有人指出”,那么也就是“没有社群共识”,管理员是社群共识的执行者,没有社群共识就执行封禁,本身已经构成滥权。而且“有人指出”的,是所谓“站外言论”,那么,应该前往站外的地方(认为QQ言论不当请向腾讯投诉,认为哪个论坛发言不当请在该论坛进行投诉)处理,而不是仗着维基页面拥有生杀大权进行滥权封禁。
      • 筹建中的中国维基人协会,将是真正的中国(自愿前提下,欢迎两岸三地和海外华人甚至是其他国家的友人加入)维基人的组织,致力于中国维基的发展,力争为解除中文维基百科在中国(大陆)的封锁而努力。同时,本人不认可条目内容审查,但,前提是中文维基应该维护五大支柱核心之一的中立性,现在很明显中文维基的不少条目不中立,比如,江泽民这个条目明显违反生者传记中立性等方针,但却因为某些势力和利益集团存在而无法得到合理编修,造成了方针失效的情况。
      • 与该条目类似,本人的封禁案,明显是违反了封禁方针管理员避嫌要求等方针,但却因为某些谋求个人私利的人的阻挠,而一直无法依据方针被秉公处置,同样也是因为某些官僚思维的管理员阻挠,而造成方针失效。中国维基人协会,正是要纠正目前中文维基百科的这个大问题。另外,不同于某些立足于排斥其他用户的所谓的“维基人小组”,中国维基人协会成立后,欢迎任何人,无论他之前做过什么恶心的事情,只要他能够理解维基的宗旨,改正自身问题,都可以加入。 上海灘維基悍將  守望者傳奇  2016年3月8日 (二) 10:18 (UTC)

Orologio rosso.svg
此用戶的封禁已被其他管理员复检,申诉被拒绝。

請求複檢的理由或相關提問:

要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摆在前面的是两条路,合作还是对抗?相信明智的人,都会做出正确的抉择。应社群呼声,本人进行的本轮申诉,到此为止。若对于“中国维基人协会”的筹建感兴趣,欢迎线下与我联络。谢谢各位的关注和支持! 上海灘維基悍將  守望者傳奇  2016年3月9日 (三) 12:54 (UTC)

注意:

  • 任何濫用此模板或申訴渠道的用戶,均可能被延长封禁或被禁止編輯其用戶討論頁。
  • 如您希望與管理員就本次封禁作出討論,請於本模板外展開並於管理員或其他用戶作出回應後,移除本模板。
  • 如您提出的是解封要求,請於被解封或自動解封以後,移除本模板。

管理員已對此封禁決定作出複檢,並有以下結論:
Pictogram voting delete.svg经过检查,管理員決定拒绝其解封要求。其他管理員可再複檢此用戶的封禁,但在沒有更好的理由前,請勿輕易推翻之前的決定。
  您没有承认因为一时冲动而犯的错误。您必须保证跟其他用户发生冲突时不要太冲动。
  處理人:Lanwi1(留言) 2016年3月18日 (五) 16:26 (UTC)

本申诉的相关讨论[编辑]

封禁不是为了惩罚用户,爱孟已经表示出了继续贡献的决心,继续封禁不合方针,任何管理员都不应该阻止爱孟继续贡献。@User:OutlookxpUser:DreamLinerUser:Alexander_Misel请予解封。--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9日 (三) 11:01 (UTC)

@User:Jimmy Xu爱孟从未说要将他人怎么样,指出他人错误是个人的言论自由,如果对爱孟的说法持不同意见,请给出意见反驳并遵守维基礼仪而不是滥权封禁,不过我认为在维基上爱孟不应该老拿他人家乡说事,应该就条目论事。爱孟被封导致维基少了很多工业的专业条目。另外爱孟已经不是那个血气方刚冲动的人了。--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9日 (三) 12:45 (UTC)
我只是认为,做人都必须诚信,正如其他资深用户所言,“每个地方都有值得骄傲的地方,刻意隐瞒自己家乡(籍贯/国籍),谎称“我是某某地区(国家)的人”,实际上却做着危害这个地区(或国家)信誉的事情,这是一种极度自卑心里的表现”。而这种行为,应该是被揭露并予以批评的。 上海灘維基悍將  守望者傳奇  2016年3月9日 (三) 12:51 (UTC)
  • 另外,请CUer务必记录下本人的CU数据,以免其他用户无辜躺枪。 上海灘維基悍將  守望者傳奇  2016年3月9日 (三) 12:57 (UTC)
  • (+)支持解封。刚刚围观了上述那么多对话评论,我只想提醒管理员也好、普通用户也罢。A管理员总声称受到威胁,以此绑架了整个管理员团队为其背书。结果两年来,那个管理员比以前还要胖,这是受到了威胁的结果?有肉体上受到了任何伤害?吵架归吵架,吵架期间难道有好话?有谁会因为两年前邻居和你吵架就一直久久不能释怀?现在,那个管理员受到威胁我倒是没看到。反倒是两年来事实证明,管理员Addiswang阁下,总是利用受到威胁这样的话语,维持着高压的态势。这就让我想起了我们的邻国,朝鲜那个三胖,总是说美韩要入侵,所以国内要过苦日子,要服从他的个人意志。我也不知道我们的管理员们为什么那么怕Addiswang,难道就没有人想想两年来社群活动都成什么样子了?曾经的天津聚会呢?曾经的双周聚会呢?所以,我也敦请Jimmyxu再考虑一下爱孟的请求。爱孟无非就是脾气暴躁了些,说话冲了些。他在维基到底还是个有着37条dyk的编辑。那么多贡献,就因为一两个人把外网一些不知道有没有被改编过的东西送进了封禁邮件就查封了?先不论证据的真伪,维基百科什么时候说外面的东西也能成为证据了?即使有些所谓证据是真的,那么把这种私密对话外泄的行为就是维基百科所赞许的?大家总说良知,结果良知就是互相告密,互相网罗罪名?整个社群就这样匍匐在AddisKing的脚下了,连管理员在内的所有人都被他玩弄于鼓掌啊。所以,希望包括Jimmyxu在内的管理员再仔细考虑下爱孟的申请,不要让维基百科又成为你们所讨厌的那个社会风气的延续。(p.s 坐等Addiswang呼唤管理员封禁我,反正照他看来,我是连一个屁都不能放的。上次Dreamliner选管理员还要把我拿出来鞭尸,所作所为真是太刻薄。管理员们千万不要学他小小年纪染了成年社会所有不好的东西)--SP RailwayGuest 2016年3月10日 (四) 05:15 (UTC)

(!)意見本人作为管理员,从方针出发,说以下几点:

  1. 封禁不是为了惩罚用户,而是要阻止可以预见的破坏。如果一个管理员连这个都领悟不了,而是纠结着有没有道歉,有没有划清界限,那真是管理员当得昏了头,连方针都忘了。无论哪位管理员,若要拒绝此申诉,请务必说服社群,阐述解封爱孟会造成其对社群的破坏的具体理由。
  2. 有没有站外威胁管理员,双方各执一词,社群并不清楚。社群知道的是,至少“被威胁”的管理员,目前没有遭受任何人身上的伤害,而是继续活跃在维基百科。
  3. 维基的解封申诉向来就是通过讨论页,抑或unblock,由一名管理员决策。其他管理员若要推翻,也符合方针。但是提醒@Jimmy Xu:,解封用户不需要与社群或封禁管理员之讨论,已接受的封禁申诉里面将近200个解封的案例,哪一个是社群和管理员讨论的结果?阁下这是在擅自增添修改维基方针么?

以上。--天天 (留言) 2016年3月10日 (四) 06:02 (UTC)

我认为如果我处于天天管理员的位置,合理的做法是我将进行一定程度的回避。Bluedeck 2016年3月10日 (四) 06:08 (UTC)
殊不见这段话我只提意见,没有处理么?使用(!)意見而非支持或反对,就已经是最大程度的避嫌了。本人为了避免车轮战,对于这次申诉,只说自己的想法。阁下是要剥夺我提意见的权利?!--天天 (留言) 2016年3月10日 (四) 06:14 (UTC)
我只是以己度人罢了。您有权采用和我不相同的标准。此外,我的意见针对的是您之前的解除查封操作。Bluedeck 2016年3月10日 (四) 06:22 (UTC)
  • 本来作为和守望者等人聚会过的,并不想多说什么。不过,我认可Bluedeck一点,就是管理员的避嫌要求,因此,2年前乌拉和广雅范两名管理员未按要求避嫌,所以最后是乌拉封禁的,该封禁由于违反了避嫌(记得当时Lanwi1说要解封,然后乌拉赶紧来封禁,最后连讨论页也封了),所以该封禁实际上是违规的,应属无效,所以依据@Bluedeck:的理据,天天回退乌拉违规的封禁,是正确的。其实现在,理应是爱孟在可自由编辑状态下,被社群讨论“站外捕风捉影的言论该不该封”;而不是爱孟在被封的状态下,大家讨论,该不该解封。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0日 (四) 10:45 (UTC)
  • 我也来说两句,我觉得如果某位管理员阁下认为自己的人身受到威胁,应该收集证据,走社会的法律途径解决啊,为啥在网络上的维基百科上封禁他的帐号?难道封禁他的帐号后,人身威胁的问题的就解决了?这很搞笑呐,如同任大炮在天涯发布了他扬言要杀死张朝阳的帖子后,新浪只是把他的微博号关闭,却不找公检法解决一样可笑。--Fayhoo留言) 2016年3月10日 (四) 12:20 (UTC)
    • 爱孟才没说这么过分的话,反倒是爱孟说出对方的错误之后对方还迟早不道歉,留在这里造谣,中国又不欠他什么。--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0日 (四) 12:24 (UTC)
      • 完了,估计,又有人要像人类的好朋友那样,大叫“上海帮又在闹事啦!”。。。(客家人“追击未来”又很无辜地和“上海小市民”为伍了)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0日 (四) 12:57 (UTC)
  • 不好意思,这段时间比较忙,才有些许空闲来这里为这次事件评评理。说实在的,我对于爱梦能够解封并不看好,因为当初封禁本来就不是正常程序、正当理由,管理员又怎能为此承认当初的错误,如果解封了还让不让他们有台阶下了?尽管如此,我仍然希望社群能够给爱梦一次机会,封禁毕竟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当然有些管理员或者爱梦的敌人可能不这么看)。如果某些管理员不愿意解封,那么把当初爱梦怎么“破坏”的证据拿出来啊(我们都看到这次Addiswang从始至终没有回应过一句话),捏造子虚乌有的罪名整看不顺眼的人谁都会啊,岳飞是怎么死的全中国人民都知道啊。还是一句话,一切交给社群评判,就像千秋功罪交给时间评说一样,管理员是管理者,不是既得利益的维护者。若某些管理员问心无愧,怕什么呢?以上。——蘇州宇文宙武的主頁 ♨留言 ☎交友 ★贡献 2016年3月10日 (四) 14:49 (UTC)
    • 爱孟更像是于谦,拼死拼活保卫京师最后被徐有贞、石亨“意欲”整死,天下为此二人齿冷。也难怪最终二人一个充军烟瘴,一个瘐死狱中,报应不爽。不过徐有贞和石亨终究没敢公布于谦的具体罪状(压根就没有),最后还是李贤破解了二人的无耻逻辑,还于谦一个清白。难道现在又要回到1457年不成?廿五冤魂仇得报 三八死灵不轮回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07:21 (UTC)

我在此就Galaxyharrylion在2016年3月10日10时45分(UTC)写出的发言进行评论。

“天天回退乌拉违规的封禁,是正确的。”--Galaxyharrylion

以下是天天管理员的解封理由:

“維基是一個肩負著分享知識,服務社會的崇高責任的網站,不是個別人用來勾心鬥角,謀取個人利益的場所。用戶誠心表示願意繼續服務社群,從其大量條目貢獻來看也足以佐證這一點,就本人所知,用戶兩年來於站外社群積極指導新人,貢獻不菲。故而從公道之義出發,予以解封。”--天天

我非常抱歉我要说出这些话来,我也无意评价天天的一般发言水准,然而,就此封禁申诉解除理据而言,除了我给出高亮的部分,全都是道理正确,但对解封意义为零的废话。即使是高亮部分,也是模棱两可、且意义不甚明确的主观性表述。

我单独拿出高亮的部分在天天的讨论页面询问详情,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 “兼聽則明,Bluedeck 願聞其詳。”--Bluedeck
  • “這一點,本人沒有「偏聽」,甚至都沒有「聽」。耳聽為虛眼見為實,本人在Q群中看到的。”--天天
  • “我沒有說你偏聽,我是說我願意聽您說一說詳細信息,說的是我。”-Bluedeck
  • “據我所知,閣下在愛孟的Q群里不是麼,我在那個群里是只看,不說話。眼見才為實,閣下不妨和我一樣,親自去觀察一段時間。這比聽誰的都來的更貼近事實。”--天天
  • “如果我們都在一個群里的話,那麼你應該知道我已經不用QQ好幾年啦。如果您不願為我多費口舌,那麼我可以理解並支持。不過,我覺得當您把本段落標題所述的句子寫入查封解除理由當中時,應該已經做了費口舌的覺悟了。”--Bluedeck
  • “所以嘛,我才會讓閣下親自去看看。閣下願意來問我相關情況,我怎會有不耐煩之理。只是這種長期以來,在站外的活動,不是一句兩句能解釋清楚的。Q群畢竟內容沒有維基的單一性這麼強。”--天天
  • “不是一句兩句能解釋清楚的,那麼請使用三句四句解釋。我的希望是,既然被作為查封解除理由,那麼「就本人所知,...,貢獻不菲」這聲明是可以以一定程度說明的,而不是基於個人感受得出的結論。”--Bluedeck
  • “閣下想必知道他已經是維基百科群的群主了吧。The power toy由於學業繁重,將Q群託付。願意將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社群,交由愛孟代為管理,可見對其的信任。說一句帶有私心的話,維基百科群是目前中文維基在站外最大的交流群之一,一個被群里認可的群主,卻遲遲得不到解封,這種怪像,也不是我所願意見到的。”--天天
  • “完全不是這回事吧,我一進Q群,他立刻就湊上來,開始攻擊6+。”--Jasonzhuocn
  • “@DreamLiner。”--Bluedeck
  • “Jason的意思是,他是新人?具體到兩個維基人之間的矛盾,還是不要找第三者討說法,直接去問本人多好。”--天天
  • “您既已甘從第三方的角度對事件做出判斷,也應對我的問題有所解答,哪怕不能獲得所有人的同意,這也很正常。您不能總是讓我去問本人或者看QQ,那麼沒有QQ的人怎麼辦?”--Bluedeck
讨论串原文(固定链接)见于[1]

至此,我对天天所持续避免正面回答的态度感到十分丧气。如果天天管理员对自己解封理据中唯一可以成立的理由的解释就是“The powder toy 信任他(爱孟)”“请您自行观察”和“直接去問本人多好”的话,那么实际上天天管理员所给的解封理据是零。天天身为管理员,却没有表现出可以处理查封解除的素质。我不能得知 Jimmy Xu 管理员退回天天的解封是否是这个思路,然而,其退回理由中,“(原封禁理由)於申訴理由中均無任何表示”“(天天的处理)頗顯倉促”“其他管理員請在了解前因後果及有充分討論後逕行復檢”是对天天的粗糙处理的正确回应。但天天并未尝试理解对方的意图,而是在之后的发言中针锋相对地指出“如果一個管理員連這個都領悟不了,...,那真是管理員當得昏了頭。”“閣下這是在擅自增添修改維基方針麼?”,这是十分失态的。

我相信天天目前所做的操作一定是按照其自觉正确的方法在进行,天天也一定是和所有贡献者一样地努力贡献于维基百科的。然而我希望这个留言能使天天和 Galaxyharrylion 明白从上述的角度出发得出的结论是,天天的做法是不适切的。我希望天天能好好地对其解封理据予以展开/补充,或者收回其自己都不愿详细说明的封禁解除理由,不要这样无疾而终。

@天天Bluedeck 2016年3月11日 (五) 00:46 (UTC)

  • 提到我了,那就回应几句,阐述下方针。
  1. Bluedeck既然要说避嫌,那么众所周知当初封禁爱孟的管理员——乌拉夸克并没有避嫌,所以,天天依据方针回退这个本来就违规的封禁,当然是正确的
  2. 摘录:2年前Bluedeck自己的话“本来不是什么大事,双方互相及时理解就没事了。二人对维基有不小内容贡献,应该肯定。本来不应该是在wing阁下这里说的,但也跟随留言了。如有烦搅,请阁下原谅。其他意见同于苏州。支持。Bluedeck 2014年2月5日 (三) 11:09 (UTC)”[2],当时苏州和现在苏州的意见都是封禁是违规的,阁下难道要反复无常、出尔反尔?
  3. 至于攻击6+的问题,作为也在那个群里的,我倒是经常听到刘嘉在群里骂爱孟“你这个共狗”“你这种劣等种族”,难道维基百科管理员要像祥林嫂那样,把他们QQ吵架的事全部搬到维基百科理论一番?另外,Bluedeck在截取对话时,刻意断章取义,把在下和苏州等人的内容“架空”了,这种做法属于故意误导他人。
  4. 关于爱孟是不是帮助新人的问题,我看要不这样吧,我们就在这里开一个投票,以两周为期限,如果有十个以上自动确认用户认可(其中至少必须有5个是注册时间晚于爱孟的“新手(相对爱孟)”),那么天天的解封理据就成立,届时请@Bluedeck:来操作解封,如果没有,那么就请Bluedeck关掉(拒绝)这个申诉。这样公平吧。

--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1日 (五) 05:21 (UTC)

您好。谢谢您对我的关注,以及耐心的看完我的发言。我来回应。

1. 我并未要求天天避嫌。我希望天天回避,但是我接受天天的做法。我的原话是,“如果是我,我会回避”。
2. 我认为天天的操作是不负责任的,甚至是对守望者封禁申诉的正常处理有害的。但是,我对天天封禁解除的粗糙处理的态度与我对守望者的态度无关。
3.1 我无意将爱孟在维基以外的行为搬上维基批驳。天天所述封禁理由对其有提及,我只是询问了详情。
3.2 我对于对话的截取,是按照留言顺序时间截取的。[3]。您和苏州等人的内容是在后来插入进去的,所以我没有收录。我的截取非常守规矩,任何省略和添加都会使用标点标明。
综上,我认为您的留言全部出于误会。

Bluedeck 2016年3月11日 (五) 05:41 (UTC)

1.正如阁下说,天天不需要避嫌。那么,天天回退的是原本就违规的滥权封禁,证明天天敢于不回避这个封禁案,敢于做出社群共识的正确决断,敢于回退原本就是违规的滥权封禁,这正是一个优秀管理员所需要的素质。(阁下说的回避,很多时候,回避是出于明哲保身、怕得罪人而不去依据方针改进维基百科)
2.既然阁下认可这个封禁案也该解封,那么,请像“天天”、“Outlookxp”和“Lanwi1”等管理员一样,按照方针执行解封操作。
其他的,既然阁下在其他页面单独ping我,我已经在您的讨论页继续与您讨论。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1日 (五) 15:57 (UTC)

“敢于回退原本就是违规的滥权封禁,这正是一个优秀管理员所需要的素质。”--Galaxyharrylion

回退违规的滥权封禁,必须以对原查封理由的推翻作为查封解除理据。天天的申诉解除理由中根本没有推翻原封禁理由,而是扯了一堆没用的,所以他的解封操作根本不是“敢于回退原本就是违规的滥权封禁”的回退,而仅仅是一个实际理据为零的粗糙处理。

Bluedeck 2016年3月11日 (五) 17:11 (UTC)

  • 天天以维基发展考量,回退违规封禁,阁下居然说理据为零。难道阁下认为:“维基不是分享知识的平台,而就应该是勾心斗角谋求私利的地方”?至于帮助新人的情况,很简单,正如我所言,大家来投票嘛,如果投票通过,你来解封,如果投票不通过,你就拒绝申诉,你又不回应。如果您只是想拉长这里的讨论,稀释社群对于“本封禁不符方针,要求解封”的意见,请恕我不再此页面继续回应。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02:21 (UTC)

@Bluedeck即使是从其他角度其他理由来看,也应该给爱孟解封,其他的讨论你也看见了,道理你们都懂,即使这样也要滥用封禁,不就是明知故封,阁下想拿这段文字说什么,增加无意义的讨论?转移话题?找解口?其他看法我们也给出来了,为什么不正面回应,比起尸位素餐和修炼法轮大法的管理员,爱孟一直在争取在大陆解封。--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1日 (五) 05:27 (UTC)

同样的一则留言,先被指为断章取义,恶意误导;后被指为稀释讨论,恶意洗版。还是同一人所指出的。可见我发言的技巧之低下。Bluedeck 2016年3月12日 (六) 05:21 (UTC)

作为一个跟守望者爱孟没有啥恩怨的人,我想说一说我的看法:

  • 我对守望者爱孟的条目贡献颇有好感,因为工科条目可不好写。
  • 我对守望者爱孟抗击某些新兴宗教团体对维基条目的胡乱修改颇有好感,因为这是很得罪人的。
  • 我对守望者爱孟乱开地图炮,进行地域攻击的行为非常厌恶,因为我觉得有话说话,别扯些无关的事情。“AddisWang自己是宁夏人,偏偏要冒充‘上海人’”这种事情与维基何干?更何况“上海人”的定义本就多样。贵地原住民口中的“硬盘”,在我看来也是上海人。
  • 我对守望者爱孟的发言随意质疑对方的动机的行为非常厌恶。“阁下若为利益集团背书,坚持错误的道路走到黑”、“本人的努力一直收到利益相关者的干扰,那几个人并不在乎维基,只在乎维基可以给他们带去多少个人利益。”之类的话,让我感受到极大的困扰。非常的结论需要有非常的证据,如果有证据证明存在黑幕,请把证据摆出来,扣帽子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 我很喜欢看RFA,因为总有些有趣的问题和有趣的回答。Carrotkit经常问一个问题:破坏者,扰乱者,尸位素餐的管理员,无礼待人、但贡献优秀的用户和作品素质低下、但有心贡献的编者中,哪一种用户对维基百科的危害最大。我的观点是无礼待人、但贡献优秀的用户对维基百科的危害最大,因为维基百科本质上是一个协作的项目,无礼待人本质上是反协作的,而贡献优秀加剧了这种反协作。因为对于新手来说,是很难有勇气去对抗贡献优秀的老用户的。而就这件事情而言,我不得不非常遗憾地说:守望者爱孟在我看来是符合“无礼待人、但贡献优秀的用户”的定义的。
  • 我和守望者爱孟没有恩怨,如果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构成我的判定的反证,我是有可能改变立场的。--Miao233 RBEEPE 1IPBEGIPBE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03:09 (UTC)
強烈(+)同意上文的觀點,並要求有關人士停止一切攻擊。--喜歡用IRCCarrotkit 2016年3月12日 (六) 03:19 (UTC)
先说好哦,我称范为法轮范是赞扬他的真善忍修为高。我可以替爱孟保障,与维基无关的东西不会拿到维基来说,比如谁又黑又胖,谁冒充哪里人给哪里人抹黑,就条目论事。那些证据的话我们一直在搜集。--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2日 (六) 03:30 (UTC)
  1. 说起来,范还得罪过我。就是因为他,我才成为中文维基百科里面少有的没有巡查权的回退员。但是,话说回来,我没有发现范是法轮功练习者。如果您认为他是法轮功练习者而且这件事情与中文维基百科有关,还是那句话,把证据摆出来。
  2. 您是守望者爱孟的支持者,这与我无关。但是,请不要代表他做出任何许诺。民法的原则,除非是无行为能力或限制行为能力的自然人的监护人,没有征得另一个自然人的授权,您是无权代替他表态的。我是很反感“被代表”的。
  3. 请不要说“一直在搜集”,请直接把已有的证据摆出来。否则我可以怀疑您是喵星人派到地球来从事特殊任务的——至于证据嘛,我“一直在搜集”。--Miao233 RBEEPE 1IPBEGIPBE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04:03 (UTC)
既然范把追迹未来的发言给OS掉,那我支持解封守望者爱孟。--Miao233 RBEEPE 1IPBEGIPBE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05:27 (UTC)
既然有人总结了OS掉的内容,那我划掉我之前的话。--Miao233 RBEEPE 1IPBEGIPBE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06:05 (UTC)
作为长年潜伏于IRC的人,我有点恶心了。Carrokit一面口口声声要求别人“停止一切攻击”,一面却在IRC里一直辱骂“爱孟这家伙真贱!”“爱孟真的好贱!”,简直。。。One jar ball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03:32 (UTC)
如果您是说刚刚我发表观点之后的事情,我恰好也在IRC,那我可以说我确实没有发现他有辱骂守望者爱孟。如果您是说在这之前的事情,那我就没有发言权了。毕竟IRC没有存档,我不好判定他是否说过这样的话。--Miao233 RBEEPE 1IPBEGIPBE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04:09 (UTC)
@Miao233:我在维基百科十年了,虽然原先我很少参与讨论,但那么多年来,我知道骂来骂去很多,但这都不是滥权封禁的理由。(更何况是搞笑的“站外(不在维基页面)互相骂人”,然后一方封禁了另一方)天天管理员选举你可以去看看,第一次,有人公然游戏维基规则但没人处理,第二次,也有人辱骂“上海人”同样没人管。我认为,观点不同吵架很正常,但仗着有权限就封禁,这才是不协作。关于利益嘛,其实啊,你只要去查询这个页面里被提及最多的那个人(当然除了守望者爱孟)在元维基的编辑记录,就会发现蛛丝马迹(些许证据),这个的确,我们很多人都看到过(中国古话:有X能使磨推鬼)。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03:54 (UTC)
我的一些话。--Miao233 RBEEPE 1IPBEGIPBE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05:05 (UTC)
已经在讨论页回应,为缩减这里的讨论串。这里最好是扣住主题,依据方针,站外捕风捉影的言论,是不是可以封禁一个用户2年或者更久?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05:27 (UTC)
简单地说,我很讨厌守望者爱孟。在我看来,他在此次事件中的发言已经足够被拉去永久封禁。但是,范没有避嫌地亲自OS掉追迹未来的发言,我更反感。--Miao233 RBEEPE 1IPBEGIPBE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05:34 (UTC)
范为什么OS是因为追迹未来的发言里含有非公开信息。--Lanwi1(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05:39 (UTC)
那他至少应该OS之后把不涉及非公开信息的那些内容给大致概括一下吧?不然很容易让我联想到“追迹未来拿出证据,然后范把证据给OS了”这样的狗血情节。--Miao233 RBEEPE 1IPBEGIPBE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05:49 (UTC)
涉及某人的真实姓名。--Lanwi1(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05:57 (UTC)
证据是OS不掉的。如果换我确实地持有证据,发出来却被OS,我会以具名或不具名的方式张贴/电邮给各个参与本串的使用者之讨论页面/邮箱。如果您持有证据,请这么做。如果您没持有证据,您依旧有权怀疑,但必须收回指控。Bluedeck 2016年3月12日 (六) 06:36 (UTC)
简单地说,我并不喜欢守望者爱孟,但我反对滥权的封禁。Miao233,你不喜欢守望者爱孟,没关系,我不喜欢,也没关系,但我们不会也不具备能力去封禁他(杀掉),但他得罪了已经成帮派的管理员,导致了封禁,但这已经违反了方针。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05:46 (UTC)

(※)注意插路過。我翻看了上次守望封禁討論,守望對乌拉、AddisWang的人身攻擊已"多次"致歉,但乌拉身為當事人,守望最後有6次申訴,烏拉都搶在別的管理員前面,一手包辦拒絕,如同法官,真不避嫌,嚴重違反方針。而AddisWang是不是只要高舉"自認為"守望道歉誠意不夠,就可以堅持封禁到底,又貌似幾位管理員也還滿挺AddisWang的。這讓我想起上次罷免乌拉案時[4],本人認為[5]烏拉的罵人說應道歉,但烏拉始終否認罵人,也不致歉,更好笑的是Jimmy Xu還恐嚇說不能再摘講烏拉此損話(摘:警告E再提是擾亂),後還真藉故封了E君[6],乖乖啊,一堆罵人的沒事,質疑的被封。Jimmy Xu為何不敢動烏拉,不敢要烏拉向當事人和社群道歉,烏拉這州官有損話免責權,此來比對Jimmy Xu現在拒絕DreamLiner對守望之解封,還真是二套標準。另我也想不通有人要DreamLiner迴避對守望之申訴,是依據哪一條?Chinuan12623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17:04 (UTC)

(!)意見:阁下讲道理有什么,他用疑似傀儡封了雄鹰,却查Hanteng一堆傀儡不封主号,不如再联名5个人就此罢免他。--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3日 (日) 19:26 (UTC)

陈述在下所知事实看法 自占一楼:遥想两年前围绕爱孟封禁问题的种种,至今历历在目。如今申诉后似乎重现了当时霸道管理员阻挠解封的场景,虽谈不上感慨万千,但也是又再一次看到了一些人的无理要求。下面在下想说说自己的观点。

  • 对新人态度在下有自身经历。就个人而言,若不是爱孟的帮助,在下今天绝不可能继续留在维基百科。在下记得初来乍到时仍按照百度百科那一套行事,后因侵犯版权被管理员封禁。话说回来那位管理员说话还真是狠,最后一次在下解释是他找到的网页侵犯版权时时倒是看在下前几次被警告于是打上了“一面之词”的标签。爱孟实际上是另一种人,封禁那几天联系到在下,其对在下的帮助不必多说。我一直觉得,维基百科是个标准较高的地方,新人因不理解规则犯错,予以理解并指导方针会极大地促进维基百科的发展,而不是去泼冷水。如爱孟这样的人越来越多才利于对新人的发展。有的管理员喜欢用封禁和警告去解决问题,往大了说,作为学生来看,这样的人若去做老师或父母,在下简直不敢想象他们的学生或子女会受到如何的教育。总的来说,爱孟是一位积极指导新人方针,促使其融入维基社群的前辈。在下现在编辑并不是非常活跃,但爱孟所帮助的人中,一定会有将来能为中文维基做很大贡献的用户。
  • 爱孟的贡献,熟悉爱孟的人应该都知道。被封禁之前,爱孟确实为条目中立化和上海相关条目做出极大贡献。且不是靠拉票霸屏赢得,此不赘述。
  • 关于封禁问题,在下两年前说过一些话,不过有些管理员似乎并没有那份闲情逸致去看众人申请解封的原因。在下以两年后的三观再想啰嗦几句。也许一些人看楼上几位的讨论甚至争吵的确十分烦人,但申请人数足以说明重要程度。两年前管理员给出的封禁理由似乎与众人的讨论毫无关联,直接无视,勇气可嘉。再说理由。管理员当时给出的理由是什么在站外辱骂其他用户,然而在下似乎并没有看到管理员给出继续让人信服的证据,倒是在社交平台和电邮秘密声称找到了来源。之后有人贴出某位管理员爆粗口的证据使其迅速打脸,不过该事最后也不了了之。事件发生后爱孟发表声明进行道歉,不过管理员又打上没有说服力的标签。一些人反复声称爱孟的破坏行动构成了威胁却不给出任何公开证据,声称爱孟对条目破坏有违中立性也不考虑自身的键盘鼠标是否进行的中立编辑,声称爱孟立场激进却直接无视爱孟对维基务实贡献,两年前的封禁体现的双重标准简直让人寒心。希望这次申诉,众人的理由陈述能够成功抵御理亏管理员的看家本领歪曲事实大法和选择视盲技能。

总之,(+)支持解封守望者爱孟。--小郑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09:21 (UTC)

    • (+)支持解封:关键是部分管理员办事有点不地道,封禁别人完全匪夷所思,你整不明白理由,咱就比方说,这周谁谁喝酒上头,瞅某某某不爽,biaji,封了;下周谁谁吃头孢恶心,看某某某来气,kucha,封了;再下周谁谁喝完酒又吃头孢……得,把自己封了!廿五冤魂仇得报 三八死灵不轮回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10:46 (UTC)
      • 说到底,都是为了利益。他们之所以打压原上海社群,必须消灭掉原上海社群(利用社会上对于上海人的误解,煽动管理员团队,针对上海用户),只是因为,原上海社群(京沪线河北爱孟遭滥权封禁案之前)非常活跃(积极贡献条目,贡献图片,自费定期聚会,在中国大陆努力扩大维基社群,增加编辑),这很有可能最终引起基金会的注意,基金会最终将发现哪些人在推广维基百科,哪些人拿了基金会的钱却没有推广(反而封杀,最终导致2014年以后中文维基持续走下坡路)。所以嘛,为了利益,什么都顾不得了。现在好了,自从2014年爱孟和京沪线封杀案后,上海社群如他们所愿地瓦解了,定期的聚会都停了,大陆几乎没有聚会了,这种打压,最终导致了维基百科很多优秀编辑出走,劣币驱逐良币,条目丧失了中立性,在大陆也彻底被GFW。即使到了这一步,他们还是不死心,依旧继续打压。所以,他们当然不会解封,会尽力阻挠爱孟搞起“中国维基人协会”。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11:12 (UTC)
  • (+)支持解封:以我的良心與眾人的心願來說,贊成解封。--Outlookxp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11:33 (UTC)
  • (+)支持解封:依照善意推定無上限理論,支持解封並觀察。Innocentius留言) 2016年3月12日 (六) 18:10 (UTC)
  • (+)支持解封:爱孟不是坏人,不会破坏维基,相反会继续贡献。仅凭这点就可以解封了。--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3日 (日) 05:07 (UTC)
  • (=)中立:認可此人的認錯態度。不過,在下與此人的傀儡賬戶有過一些交流,認爲此人直到最後一次被封禁前做法都較爲無禮,盲目解封可能會再次在某些方面引發戰爭。故投中立票。-- Panzer VI-IIFug 7 中華民國 105年 2016年3月13日 (日) 08:13 (UTC)
    • @Panzer VI-II:诶?爱孟同学的傀儡……?傀儡神马的可是要有证据的呀囧……--门可罗雀的霧島診所欢迎光临神社的羽毛飘啊飘 2016年3月13日 (日) 08:17 (UTC)
    • 说话要凭良心,凭证据,请问你跟“他的哪个傀儡”交流过?据我所知,爱梦没有过傀儡,之前管理员拒绝解封也是因为疑似绕过封禁,但并没有傀儡一说。——蘇州宇文宙武的主頁 ♨留言 ☎交友 ★贡献 2016年3月13日 (日) 08:17 (UTC)
      • @蘇州宇文宙武:@霧島聖User:中华爱国阵线是守望者愛孟的傀儡。在下可以拿出證據。-- Panzer VI-IIFug 7 中華民國 105年 2016年3月13日 (日) 08:19 (UTC)
        • @Panzer VI-II:,请提供证据。--Antigng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08:27 (UTC)
        • 别逗了,爱国阵线因滥用傀儡被封禁,并不是爱梦的傀儡,这点核查员已经确认过了。——蘇州宇文宙武的主頁 ♨留言 ☎交友 ★贡献 2016年3月13日 (日) 08:29 (UTC)
          • 从编辑交错看,证据显示中华爱国阵线不是守望者爱孟的傀儡[7];从核查结果看,证据显示中华爱国阵线和守望者爱孟技术上不存在关联性[8]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08:33 (UTC)
          • 首先,提供一些在下與User:中华爱国阵线的談話記錄:[9]。其中,此公的簽名就相當可疑(用相同格式,甚至直接稱自己就是XX人復活,我想,一個思想正常的人應該不會這麼做)。其政治觀點(如對陳良宇態度)和愛孟如出一轍。最後,此公曾經給本人發過一篇郵件[10](因著作權問題不能直接將內容於此貼上,如果需要可考慮截圖發於第三方網站),憑其內容幾乎可以斷定此公和守望者愛孟的關係。@Antigng:-- Panzer VI-IIFug 7 中華民國 105年 2016年3月13日 (日) 08:36 (UTC)
            • 那又怎么样,这个签名大家早就都看见了。--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3日 (日) 08:42 (UTC)
            • 看了您给出的,再查了当初的封禁记录等,发现中华爱国阵线好像就因为使用了和守望者爱孟类似的签名被误认为是傀儡的吧。您可以主观判断此二人有联系(应该是朋友),但从编辑交错和CU证据来看,不是傀儡。私人邮件谁都可以发的。我也可以以守望者爱孟的名义给你发电邮,但这并不能确定是傀儡。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08:44 (UTC)
              • 我承認證據有些不足。However,一個人爲什麼會無緣無故地Copy他人簽名,甚至直接說自己就是XX人復活?而且,在下認爲,用戶覈查也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比如我在A IP地址上登入帳號A,B IP地址上登入帳號B,用戶查覈是無法判斷出B是我的傀儡帳號的。這對經常在上海不同區域登入的愛孟並非不可能。另外,指使朋友也是傀儡的一種。-- Panzer VI-IIFug 7 中華民國 105年 2016年3月13日 (日) 08:46 (UTC)
                • 哦,那我也是爱梦的傀儡,封了我得了。如果说只要有人跟爱梦观点一样就是他的傀儡,很多人都趟枪了。——蘇州宇文宙武的主頁 ♨留言 ☎交友 ★贡献 2016年3月13日 (日) 08:47 (UTC)
                  • 但幾樣東西合在一起呢?特別是,愛孟對陳良宇的觀點應該是非常小眾的。-- Panzer VI-IIFug 7 中華民國 105年 2016年3月13日 (日) 08:51 (UTC)
                    •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据我所知,很多上海人对陈书记是支持的,更不用说其他地方了。——蘇州宇文宙武的主頁 ♨留言 ☎交友 ★贡献 2016年3月13日 (日) 08:52 (UTC)
                    • 顺手查阅到,2014年7月,Panzer VI-II曾经将苏州宇文宙武和中华爱国阵线提交用户核查,遭驳回,[11]。。。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08:53 (UTC)
                      • (:)回應這個我承認是當時比較偏激做的錯誤之舉。-- Panzer VI-IIFug 7 中華民國 105年 2016年3月13日 (日) 08:55 (UTC)
                    • 最後,在下想說,各位似乎討論偏了。在下並非指控愛孟濫用傀儡而應該被繼續封禁下去,而是認爲他如果依然保持那樣的行事風格會給中文維基百科帶來困擾(至少各位都得承認,中華愛國陣線的作風和愛孟相似。我也無心繼續無意義地討論此公和愛孟的關係,畢竟證據不足,既無法完全否認,也無法完全確認。個人武斷地認爲這此人就是愛孟的傀儡,可能確實也有不對的地方。)。如果愛孟能夠保證與其他維基人友好相處,我個人也不反對他的解封(當然,我認爲應該有專門的人來進行監督。另外,個人對此沒有太大信心)。-- Panzer VI-IIFug 7 中華民國 105年 2016年3月13日 (日) 08:54 (UTC)
                  • 这是当初用来封禁爱孟的借口。--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3日 (日) 08:58 (UTC)
                    • 閣下隨意。而且,在下投的是一張(=)中立票,也並沒有說我不會改變觀點。-- Panzer VI-IIFug 7 中華民國 105年 2016年3月13日 (日) 09:01 (UTC)
                      • 个人认为你的部分观点还是值得赞赏的,那么阁下是否可以基于善意推定,将中立票改为支持票呢?另外,浏览了您的留言板,个人觉得,中华爱国阵线并不是对阁下完全不友好,只是该用户的政治立场太鲜明了。(爱孟如果真的解封,相信大家和您一样,都会留意他的编辑,彼此监督,是维基人的职责)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09:03 (UTC)
  • 守望者爱孟积极帮助新人,(+)支持解封--嘀嘀嘀·讨论·用户框·测试 2016年3月13日 (日) 09:12 (UTC)
  • (-)反对:为了不被代表,被人骂我也要出来反对一下。地域攻击是最无谓的攻击,伤人。而在这个讨论里面,非常遗憾地我看到了守望者爱孟的地域攻击。支持守望者爱孟的一方总是说有黑幕,却又不肯把黑幕的证据爆出来给所有公众。就算某些管理员在基金会有人撑腰,你投书各大媒体,把这个黑幕的证据搞得世人皆知,我就不相信基金会那些人敢不要逼脸地袒护他们。要是把黑幕爆出来,成了举世皆知的丑闻,就算是吉米老头撑腰的管理员,恐怕也要被借“人头”一用吧。--Miao233 RBEEPE 1IPBEGIPBE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10:52 (UTC)
    • 阁下没有邮箱呢。--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3日 (日) 11:00 (UTC)
      • 我之前是动心了。但是我后来觉得吧,如果要保密,不能爆出来给大家看,那就没意思了,毕竟我是想要搞个大新闻的人。至于先骗你们说愿意保密,然后过后再公开,那就没意思了。我可是宁可不要权限也不说谎话的喵,我的节操是大大的。--Miao233 RBEEPE 1IPBEGIPBE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11:11 (UTC)
        • 其实证据在网上,也就是维基上整理的编辑记录,但是范是监管员,如果他删了的话管理员都不能恢复,反而会成为我们凭空造谣,这要等到罢免的时候拿出来,保命用的,但是我们相信阁下的人品……为了避免一案多审,罢免的证据只能用一次,所以要保证成功。我们整理还不全,没有搜集完整,但是他们大大小小的滥权行为我们都会记下来。--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3日 (日) 11:44 (UTC)
    • (?)疑問:请miao指出:您声称“我看到了守望者爱孟的地域攻击”,请问,他那句话是地域攻击?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12:04 (UTC)
      • “某些人自己对自己的家乡‘逆向歧视’,AddisWang自己是宁夏人,偏偏要冒充‘上海人’”,“正如其他资深用户所言,‘每个地方都有值得骄傲的地方,刻意隐瞒自己家乡(籍贯/国籍),谎称‘我是某某地区(国家)的人’,实际上却做着危害这个地区(或国家)信誉的事情,这是一种极度自卑心里的表现’。”,这项事情和维基百科有毛线关系?论证对错我不反对,但是用质疑对方人格的做法来论证自己的正确,我认为这是一种不正当的做法!如果这些话不算是对所谓“硬盘”的地域攻击,那只能说你我对这个词语的定义不同。(另外声明一下,我没有在上海工作过,也没有“硬盘”朋友,上海原住民朋友倒是有一个,已确定他爹是在上海出生的,他本人也是在上海出生的,所以请不要给我贴“玻璃心硬盘”的标签,谢谢!)--Miao233 RBEEPE 1IPBEGIPBE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12:19 (UTC)
        • 他要说自己是哪里人也没什么,但是后来他破坏上海条目了,爱孟就跟他急了,爱孟说这些是希望他能够回头,不要被别人利用,别人也因此看不起他呛他说黑胖。--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3日 (日) 12:26 (UTC)
        • 我不认为爱孟那些话是地域攻击,因为他并没有指责任何特定地区。爱孟的发言说道:“每个地方都有值得骄傲的方面”,从这句话,我可以判断,他的发言并不属于地域范畴。当然,我捍卫您的解读和言论自由。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12:33 (UTC)
          • 所以说你我对这个词语的理解不同嘛。说起来,我压根不认识当事人,解不解封他关我X事。但是后来他说的那些话,反倒让我觉得封禁他似乎也不是完全不可以的嘛。而部分支持者的激烈言论和实务上又没有公开证据(比如受人收买的指控,是不是应该有银行流水、电话录音或者聊天记录作为强有力的证据呢?我是被人指控过受指派美化江泽民先生的条目的,所以我十分反感无实据的指控)来对抗邪恶的做法,更加剧了我对他的负面印象。(我知道严格按照法理,不应该如此,但连带讨厌这种事情,是人之常情嘛。)--Miao233 RBEEPE 1IPBEGIPBE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12:52 (UTC)
  • (+)支持解封,本来我认为这不是一场投票,所以不适用投票模板。而且我一贯的态度是,我并不认可爱孟的部分言行。我一直是基于维护维基方针的考虑,我希望通过方针来解释这个不符程序和违反方针的封禁。但现在,我必须指出,Miao所谓“在本页面看到爱孟地域攻击”这个并不成立,至少我没有看到爱孟的哪一句话有攻击特定地方的人,所以我认为有必要使用“支持票”的模板来抵消“无理的反对票”。反倒是Miao233那句:“贵地(上海)原住民”才更加接近于地域攻击性描述。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11:50 (UTC)
    • 原来“原住民”是地域攻击啊,真替台湾原住民感到委屈。如果“原住民”这个词是地域攻击,您倒是告诉我该怎么说这个群体?--Miao233 RBEEPE 1IPBEGIPBE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12:06 (UTC)
      • 您好,感谢回应,我并没有说您的话就是地域攻击,我只说,你的发言更接近于“地域攻击性”描述,因为针对了特定人群。另外,台湾原住民是台湾的一个族群,但不存在“贵地(上海)原住民”,请阁下不要想当然自己创造“新概念”。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12:09 (UTC)
    • 楼上这是什么话,争这个也没用,让喵说说也什么。爱孟不会地域歧视,只是有人看不起家乡冒充别人的地方的人被爱孟揭露了。--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3日 (日) 12:11 (UTC)
  • (+)支持解封,1.如記得的沒錯,當初討論此封禁案時,應有八、九成社群是支持解禁[12],其中也包含有Outlookxp、T.A Shirakawa、Lanwi1三位管理員反覆做出解禁,但為何被討論頁上似不到三人之不同意見來回退解禁,就可將守望封禁了二年多,至今仍百思不解。2.很不苟同Jimmy Xu說DreamLiner再解封就是车轮战之似威嚇詞,...于申诉一分钟后即处理,颇显仓促,?這案大家心裡都有底多時了,DreamLiner才能馬上做出決定啊。而Jimmy Xu幾次對我無理濫權封禁,讓我都懶的申訴,希望不再發生。支持 DreamLiner不需迴避來做出解封,期待守望歸隊,繼續為維基做出貢獻。Chinuan12623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12:10 (UTC)
    • (:)回應:简单地说,如果只是两年前的事,那我是支持解封的。但是守望者爱孟在这里的那些话,在我看来就足以又被封禁了。解了再封,那多麻烦啊,还不如不解算了。--Miao233 RBEEPE 1IPBEGIPBE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12:25 (UTC)
  • 應社群希望?爲什麼我甚至對此事一無所知。我就這樣「被代表」了麼?(我相信同樣「被代表」的維基人不在少數)這麼早就說應社群希望,會不會給人一種內定欽點的感覺?(手動滑稽)-- Panzer VI-IIFug 7 中華民國 105年 2016年3月13日 (日) 08:05 (UTC)
⊙﹏⊙那就改成社群多数人吧,那样阁下就无法反驳了(手动doge脸)。--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3日 (日) 08:10 (UTC)
多數人也不對,第一,維基百科殭屍用戶較多。第二,活躍用戶也有很多不願意參與這樣的討論。非要說的話,改成「部分維基人」較好。-- Panzer VI-IIFug 7 中華民國 105年 2016年3月13日 (日) 08:15 (UTC)
摘:2014年3月1日,守望者爱孟封禁案相关的讨论:阁下的发言如下:“(+)支持:封禁不是目的,只是手段而已。能不封就不封。-- パンサ VI-IIFu7ラツ‘‘オI love シャナ 2014年3月1日 (六) 07:56 (UTC)” [13]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08:20 (UTC)
或許在下確實做過類似發言,但是,人的觀點是可能隨時間而變化的,我想這各位都應該會承認。而且,這和主題有何關係?-- Panzer VI-IIFug 7 中華民國 105年 2016年3月13日 (日) 08:25 (UTC)
据我所知爱孟没有傀儡,因为爱孟是希望解封的。爱孟的崇拜者有很多,也有很多人会像爱孟一样作出正确的事。--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3日 (日) 08:26 (UTC)
屁大点事怪到爱孟头上。--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3日 (日) 08:27 (UTC)
还是证据说话吧。--Antigng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08:29 (UTC)
爱孟友善对待新手,值得肯定。如果要解封,我一定投一票。--V (1984) 2016年3月13日 (日) 09:58 (UTC)
(+)支持解封,本来当初的封禁也没有达成共识。--CHEM.is.TRY 2016年3月13日 (日) 12:43 (UTC)
(-)反对解封,遺禍無窮。--喜歡用IRCCarrotkit 2016年3月13日 (日) 12:51 (UTC)
咳咳,大家聽我說。守望者愛孟是否有愧疚之情、是否願意痛改前非,以及大家是否贊成解封是兩碼子事兒。如果上面的支持者仗着多數意見來要求解封,這就是民粹主義、多數人暴政的表現,對於維基百科肯定是弊大於利的(雖然可以考慮把他解封之餘,組織一個小團練監視他的行為,待他違紀立刻鍘除,但是這並不合理)。今天Wikimedia-I郵件列表才提到,如果一項討論的參與者少,或者討論過於草率,那麼類似的討論有可能再出現,也就是該討論的結果有可能被推翻。--春卷柯南-發前人所未知 ( ) 2016年3月13日 (日) 13:02 (UTC)
不認同是"民粹"之說。我想應改成“多數人共識”-當初討論此封禁案時有八、九成社群是支持解禁[14],請注意-其中也包含有Outlookxp、T.A Shirakawa、Lanwi1三位管理員反覆做出解禁。“少數人暴政”-某些偏執的管理員不避嫌拒絕申訴與反覆做回封禁。Chinuan12623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13:50 (UTC)
如果所謂“多數人暴政”肯定對維基百科弊大於利,那麼首先應該推翻的不就是所謂的“討論共識”麼。個人感覺現狀封禁方拿不出站得住腳的證據支持進一步的封禁,那還有什麼說的呢。Innocentius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17:34 (UTC)
(+)支持,人被封禁的時候本易衝動。尤其是永久--William is Wikipedia!5PENFA 2016年3月13日 (日) 13:16 (UTC)
(+)支持解封,多数支持解封是民粹,多数支持禁言是社群共识。--そのだ うみ 2016年3月13日 (日) 13:55 (UTC)
真没想到这地方竟然热闹起来了呀……这里变得也有点像互助客栈了……--№.N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15:38 (UTC)
(~)補充:话说我真的觉得这里的一部分讨论放在互助客栈里更适合……--№.N留言) 2016年3月14日 (一) 08:31 (UTC)
也只是气氛像客栈吧……客栈里面其实还是不太适合讨论关于解封问题的吧……把客栈里面的资源还是留给其他话题吧。--门可罗雀的霧島診所欢迎光临神社的羽毛飘啊飘 2016年3月14日 (一) 08:35 (UTC)
客栈里实际上有过关于此用户被封禁的话题的(可以翻一下2014年2至5月的存档,2月份的时候这个话题尤为热闹,虽然不知道是否比现在还热),当然我也不会强迫说一定要在客栈讨论,一切都随便,反正我对此事了解的不多(也不想了解太多),只是看到这个讨论页几天间这么多留言感觉有点……尤其是在用户讨论页搞投票真有着不小的违和感,因为投票类的讨论通常就是在客栈或者一些专用的投票页面进行的,像这样在用户讨论页搞我还是第一次见。--№.N留言) 2016年3月14日 (一) 12:07 (UTC)
  • 路過推廣一下,該設立調解委員會了吧?--秋意假髮濃(我已關閉了所有通知,所以@我看不到)留言) 2016年3月13日 (日) 17:13 (UTC)
  • (+)支持解封,被封禁者實在有夠無辜,還永久有效,懷疑管理員下太重的手段,拒絕解封的理由說得有點無厘頭,若連封禁這麼草率的話,在下看維基百科只會更加淪陷。--深愛學習的Engle躍】 2016年3月14日 (一) 05:55 (UTC)
  • (+)支持解封。我的理由在上面已经陈述过了,不再赘述。我还是那句话,一切交给社群判断。有共识最好。如果没有共识是否解封,那当初也没有共识是否封禁,最终结果还是回归原状让爱梦解封。至于上面说的爱梦地域攻击,我是没有看到,就算真有,那也不足以永久封禁,须知他没有造成编辑的破坏,与“影武者”之流大大不同,岂能因言获罪?那不成了文革遗毒了?当然,我对于爱梦解封并不看好,因为犯错的管理员不会承认自己错了,至少不会马上承认,但是,我们在这里大声疾呼还是有必要的,对于滥权的管理员至少是一种压迫。祝爱梦早日解封,回归维基做贡献,两年了,实在太长了。以上。——蘇州宇文宙武的主頁 ♨留言 ☎交友 ★贡献 2016年3月14日 (一) 06:30 (UTC)
(-)反对解封: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存档/2014年5月#行走京沪线与守望者爱孟遭封禁事件(续)指出守望者愛孟的恐嚇言論有「您(AddisWang)若再殘害其他任何一個無辜的用戶,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這次是正式警告(現實中)!」與「多行不義必自斃」,以上言論使我認為守望者愛孟被永久封禁合情合理。即使守望者愛孟實際上沒有做出傷害維基人肢體之行為,亦無破壞條目,但是其言論恐嚇仍然足以構成永久封禁之理由。以前影武者也曾經發表言論恐嚇,結果他不但被封禁,甚至被檢察官起訴(Wikipedia:互助客栈/消息/存档/2007年11月)。--M940504留言) 2016年3月14日 (一) 09:06 (UTC)
这个我不得不说说,“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两句话在现实中都是常用的表示愤怒的话,如果现实中说这种话就要遭受起诉,那么这两句话谁还敢说?况且“自毙”是啥意思?也就是自我毁灭的意思,又不是爱梦要毁灭他,不要告诉我语文老师没有教。我可以说任何人“多行不义必自毙”,难道我就要被起诉?——蘇州宇文宙武的主頁 ♨留言 ☎交友 ★贡献 2016年3月14日 (一) 09:51 (UTC)
(~)補充無厘頭,....您(AddisWang)若再殘害其他任何一個無辜的用戶,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多行不義必自斃....這是威嚇詞?在一個有法制公義國家,任何有"殘害其他無辜的人",人人得而譴之,正是「多行不義必自斃」,難道還「多行不義還自爽」?如果世上真有殘害無辜此等不義之人,世人應皆希望他受懲罰。假若某管理員濫權嚴重,因守望之警示而有收斂,不敢妄為,自收其效;管理員若做的正,誤會解釋開來,又何須畏哉(管理員也會有錯,否哪來有罷免之提案,輕重而已),就怕己身不正,何以正人。Chinuan12623留言) 2016年3月14日 (一) 10:13 (UTC)
(:)回應:若「多行不義必自斃」屬實,那麼濫權管理員自然會有禍害,為何需要守望者愛孟對該管理員「不客氣」呢?人言可畏。--M940504留言) 2016年3月14日 (一) 11:00 (UTC)
「多行不義必自斃」是勸世詞,不是違法濫權者必得禍害,"大多"為善者善終,惡者惡終,這是比例原則,否何須法律規範、司法判決。又詭厲之人、善偽變、遊走邊緣,有時不易察覺,或官官相護,結黨營私罷了,就算逃得一時,也難掩良知;在維基清譽之管理員多為社群肯定,而受議受評之管理員也是繞著那幾個,尤其是執行封禁常有錯判、引眾質疑不公、公報私仇之人,更應檢討。是啊,人言可畏,好自為之。Chinuan12623留言) 2016年3月14日 (一) 12:36 (UTC)
(~)補充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是古训,是直白地和善意地教育别人,如果谁认为这句话是所谓的“威胁”,那我还是要说:AddisWang,给我听清楚了!多行不义必自毙!多行不义必自毙!多行不义必自毙!(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管理员如果认为这句话是“威胁”,要警告还是要封禁都请随意。Juncta In Uno Omnia留言) 2016年3月14日 (一) 15:48 (UTC)
  • (+)支持解封。@M940504:可能是误会了。本人长期活跃于其他上海线上论坛,我可以作证:由于AddisWang一直想要把自己看不爽的、质疑他的用户从维基百科“河蟹”,而且,还极力阻挠自己看不惯的用户当管理员:DreamLiner管理员选举的两次都是,总之一直在维基百科搞地域斗争和地域污蔑,屡屡非常恶劣地坑害上海用户。所以2014年的事情闹得很大,并不是守望者或者京沪线某个人的因素,AddisWang才是真正的这个始作俑者。后来,这件事的确引起了一些网友的对AddisWang一连串恶行的愤怒,然后爱孟反复以:“这事是维基内部纷争,请维基以外的人不要干涉”,劝告对AddisWang恶行不齿的网友。所以,爱孟警告AddisWang,其实是为他好,是警告他不要再继续做坏事激怒别人,正所谓:忠言逆耳利于行,爱孟的警告其实是想保护AddisWang。Juncta In Uno Omnia留言) 2016年3月14日 (一) 15:27 (UTC)
(:)回應:DreamLiner第一次管理员选举我也有參與,當時我投了反對票;一人一票、票票等值,將該次落選原因怪罪到最後投票的AddisWang,我認為是想太多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像霧島聖或是Antigng一樣獲得一面倒的支持票,有些參選人的編輯行為較具爭議時(例如我當初的反對理由),以些微差距落敗實屬正常。我完全看不出來守望者愛孟那些言論是善意的勸告,我可不認為所謂的「勸告」是能使用「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這類字眼的,若我在現實生活中對人說「不要怪我不客气了」,用常理判斷,沒人會將此話當成一種勸告的。忠言逆耳,但逆耳的不一定是忠言。--M940504留言) 2016年3月14日 (一) 16:00 (UTC)
(:)回應:沒錯,是票票等值,就算最後一分鐘投票也有效,但請注意AddisWang在結票前幾分鐘這一張反票成了當選之否決票,有14天幾百個小時可投票,有需要搞到此似手段心態欠缺光明磊落之勢,還有AddisWang在此結票前幾分鐘的编辑冲突爭議。Chinuan12623留言) 2016年3月15日 (二) 03:11 (UTC)
(:)回應:AddisWang在两次投票的目的都十分明显。我仔细看了第一次投票,AddisWang的手段的确太“阴”,最后几分钟进行“发电报”式编辑,故意制造编辑冲突,阻挠他人投票,维持自己“个人判定”的结果(支持率刚好打下到低于80%)。所以,您M940504也投票反对,但没人对您的行为非议。至于“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我只能说,或许两岸用语习惯有所不同,至少,在大陆这边,这句话有时候是朋友(或者情侣)之前开玩笑的,大陆播出的《名侦探柯南》TV版里面,毛利兰跟工藤新一这对情侣之间也说过这句话(大陆播中文翻译版)。当然,这句话更多是告诫他人停止不道德行为的警告用语。看了您给的例子,“影武者”说:“我要杀死某某维基人”,这才是威胁他人。但,“多行不义必自毙”和“如果您再残害他人,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这两句话,只是告诫用语,并不是威胁用语。Juncta In Uno Omnia留言) 2016年3月15日 (二) 12:51 (UTC)
(+)支持解封,爱孟没有破坏,相反帮助新人。--贵州路三十四号共和国总统(留言) 2016年3月14日(一)15:16 (UTC)
(+)支持解封,本人不是上海人,但本人作证,爱孟对待各地用户都一视同仁,没有地域攻击。--V (1984) 2016年3月15日 (二) 09:18 (UTC)

“我有证据”[编辑]

@user:追迹未来user:Galaxyharrylion,请提出证据。说自己证据被OS掉是十分幼稚的行为。请向我所订阅的unblock-zh - at - lists.wikimedia.org提交证据(公开),或者向bluedeck@outlook.com提出(可要求保密)。在任何一种情况下,我将公开我对“证据”的意见。如果我认为证据有力,我将将我在维基百科工作的所有重点转移到对抗恶质敛财行为上。如果你们连这都做不到,就不要再说你们有任何证据。Bluedeck 2016年3月13日 (日) 17:21 (UTC)

  • 您好,您一直回避在下提出的问题,并且歪曲在下的意思,并且把在下没有说过的话经过自己加工后在贴到客栈拿我“游街”,这是非常不礼貌的。
  • 您先前指控:天天所谓“爱孟积极帮助新人”的解封理据为零,后来诸多用户(新手)均作证:爱孟积极帮助新人。但您却迟迟没有收回您的不当指控。
  • 您曾经说过此案应予以解封,却迟迟不秉公行事(其他发表过解封意见的管理员,早都已经依据方针解除过这个违规封禁)。
  • 所以,在您能够直接面对这些,并且履行义务之前,恕在下生活忙碌,无力和您无意义纠缠下去。本人的观点就在这个页面,如果要说证据,我认为那么这个违规的封禁就是最好的证据。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4日 (一) 01:52 (UTC)
    • “爱孟积极帮助新人”的解封理据为零并没有错,因为原封禁理由本来就不是“爱孟咬新手”。就像如果有一个用户,写100个FA骂一次人,重复6次之后被封禁了,你能不能以“此人写了600个FA”为由解封之?--Antigng留言) 2016年3月14日 (一) 04:36 (UTC)
      • 若该用户保证不再骂人,Antigng自己看看VIP页面的那个保护江泽民条目的管理员讲道理吗,就我所知,刘嘉在QQ群上骂别人共狗,这个QQ群上看见的人可以作证,但他不会被封,而拿不能证明的爱孟站外的言论做封禁理由,这能说明什么,封禁早就变成了那些管理员看心情了,我也不生刘嘉的气,他曾私聊我要我把某人的符合优良改成不符合,说了一堆句子,哪个字不好。只有阁下上去,他们(阿迪王、范等人)下来,维基才能获得解封。--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4日 (一) 04:55 (UTC)
      • 阁下此言差异。友善帮助新手,证明用户领悟维基宗旨,而封禁本身不是惩罚用户,封禁为了防止破坏,既然用户领悟维基精神,并且一直贡献维基百科,那么当然应当解封。再者,当初的封禁并无社群共识,只是有人宣称“我被人站外威胁了”,然后就这样封禁了?正如其他多名用户指出的事实,声称被威胁的人,一直都好好的。这也说明了所谓的“被站外威胁”只是没有事实根据的一面之词罢了。秦桧至少只是说岳飞“莫须有”,现在有人却把连“莫须有”都未必的事情,说成了“就是有”,然后还“终身监禁不予假释”。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4日 (一) 04:54 (UTC)
        • 解封本身就是答一道题,“封禁理由XXXXXXXX是否不成立或者已经消失,为什么?”。答题说理由的时候你不能答非所问,如果答非所问,就算判断是正确的,也是一分都得不到。--Antigng留言) 2016年3月14日 (一) 05:03 (UTC)
          • 这些道理大家都懂,但是有滥权的管理员听了道理就自己下来的吗,爱孟的封禁原因(封禁爱孟的道理)想必你也知道是手段和借口了,即使如此爱孟也要和他们讲道理吗,反正解释权在权力大的那一方,如果他们做恶,那就更可怕了。--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4日 (一) 05:15 (UTC)
            • 他们也是懂道理的,但是做的事情没有道理,我们说道理是给围观者听的,他们现在嘴里也崩不出什么道理,但是即使他们不给出道理用户拿他们没办法,但是用户是可以也只能罢免那些滥权管理员的。--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4日 (一) 05:22 (UTC)
              • “爱孟的封禁原因(封禁爱孟的道理)想必你也知道是手段和借口了”,有完整而且经得起推敲的证据链条支持这个观点吗?--Antigng留言) 2016年3月14日 (一) 05:30 (UTC)
                • @user:Galaxyharrylion,我没有回避过您的任何问题,若有,请贴出diff,我当场解答。另一方面,您一直回避回答我的问题则是事实,这些问题的列表见此,请您立刻解答。此外,您宣称“Bluedeck 曾經說過此案應予以解封”,然而我相信爱孟封禁案期间我尚无管理员身份,不可能以管理员身份发表观点,并且我未能找到我的此项言的diff,烦请您提供;最后,我对封禁案的态度与您是否停止对AddisWang的无理据指控没有关系,请您勿要顾左右而言他。Bluedeck 2016年3月14日 (一) 16:02 (UTC)

2年前的部分讨论[编辑]

  • 一直关注此案,2年前因为此案还一度有退出维基的想法,现在看到社群还是有点希望,但因为在下工作繁忙,对爱孟抱歉,我无法一直予以关注。
  • 在此摆上2年前的部分讨论,看看当初的社群共识,不少用户都表示记忆犹新。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4日 (一) 02:02 (UTC)
(+)支持,他们曾经为维基百科做出的贡献想必您也是知道的,就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吧。 ——Nigel 2014年2月5日 (三) 03:04 (UTC)
(+)支持為zh wiki 很大貢獻-- 9shi緊急聯絡 2014年2月5日 (三) 03:13 (UTC)
(+)支持:现在真相未明,封禁只会让人感觉管理员团队欲盖弥彰,还请解封并予以正式的澄清,方能让人信服。——蘇州宇文宙武的主頁 ♨留言 ☎交友 ★贡献 2014年2月5日 (三) 05:05 (UTC)

希望能给努力贡献的维基人一次机会。-- ZLC. talk 2014年2月5日 (三) 05:53 (UTC)

(+)支持:他们为条目做的贡献很多,解封也许对于维基百科更有利。--南瓜留言) 2014年2月5日 (三) 07:14 (UTC)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他們犯錯,可是願意改過;而且他們對維基百科的編纂也不是毫無貢獻。懇請大人高抬貴手,給他們一個機會。--春卷柯南夫子 ( ) 2014年2月5日 (三) 07:37 (UTC)
(+)支持:人非圣贤,孰能无错。纵使两位编辑者之前的不理智行为确实造成了一些不良影响,但他们一直在为维基做出努力,贡献有目共睹。永久封禁的处罚确实有些过重,实际也剥夺了两人悔过的机会。因此恳切希望给与两位维基人一次改过的机会,写出更多优秀的条目为自己的行为“赎罪”。相信维基是个和谐宽容的大家庭。--Vickyzw大苹果cogito ergo sum 2014年2月5日 (三) 08:44 (UTC)
本来不是什么大事,双方互相及时理解就没事了。二人对维基有不小内容贡献,应该肯定。本来不应该是在wing阁下这里说的,但也跟随留言了。如有烦搅,请阁下原谅。其他意见同于苏州。支持。Bluedeck 2014年2月5日 (三) 11:09 (UTC)
我也觉得处罚过重,我因此解封这二人。--Lanwi1(留言) 2014年2月5日 (三) 12:00 (UTC)
(!)意見又一次封禁了-- 9shi緊急聯絡 2014年2月5日 (三) 15:09 (UTC)
请别太急。共识的达成需要时间。范恢复封禁设置估计是因为时间太短讨论范围太小不能太早处理。(@:)。再有,白河提到的那些内容我并没有机会看到,所以也不能保证所有判断都是完整准确的。那么这样处理并没有错。再耐心等等吧。Bluedeck 2014年2月5日 (三) 17:25 (UTC)
首先祝您新春愉快!这次关于两名活跃用户:“行走京沪线 (User:Legolas1024)”和“守望者爱孟”的封禁案。的确,纵使这件事背后却有什么隐情,但他二人利用微博散发不当信息的行为是错误的,他们二人也对此深表歉意[來源請求],我们也认为他们这么做是不对的,是应该受到惩罚的。 只是维基百科,真正的目的是分享知识,需要无私奉献的编辑来扩充修缮条目,他们二人现在都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们也保证绝不再犯此类错误[來源請求],并且已经将维基站外的不当言论全部删除了。由于封禁目的并非惩罚用户,而是防止更大的破坏,所以,既然他们二人已经停止了不当行为,所以请求能够解除永久封禁。
-Mys_721tx (留言) 2014年2月5日 (三) 17:36 (UTC)
我就是过来说在Echo坏掉的期间@是@不到任何人的……--广雅 范 2014年2月5日 (三) 17:38 (UTC)
哦。Bluedeck 2014年2月5日 (三) 17:46 (UTC)
行走京沪线(User:Legolas1024)以及守望者爱孟(User:守望者爱孟)在维基百科之外进行不文明行为[來源請求],经用户检举,两人在维基百科以外的网站毁谤他人[來源請求],以及煽动他人在各大社群网站散发不实[來源請求]资讯,相关当事人在无任何证据支持自己是正确的情况下捏造流言[來源請求],故意吸引站外社交网站等无关人员对用户的投票行为进行施压和干扰[來源請求]通过大量人潮转发和评论对其他管理员施压[來源請求],并对该维基人的声誉乃至人身安全构成了威胁[來源請求],此类行为对维基百科的投票和管理制度构成明显扰乱,加上恐吓他人以及维基百科内外拉票的行为是社群不能够允许的行为,证据确凿并且动机明确[來源請求],经管理员讨论后判定违反WP:NPA、WP:CIV、WP:POINT、WP:HA等方针与指引,将两人依照封禁方针给予“永久封禁”。
--維基小霸王留言) 2014年2月5日 (三) 18:33 (UTC)
楼上:相关的证据均提交在unblock-zh邮件列表中。目前我只能以管理员身份证实上述内容均有充足证据。 --达师 - 276 - 465 2014年2月5日 (三) 20:04 (UTC)
(!)意見:以前在哪里看过,维基百科并不存在真正的“永久封禁”。只要被封禁用户确实承认之前的错误并且正式保证不会再犯,在得到社群的谅解之后,就应该解禁。--Gilgalad 2014年2月5日 (三) 20:09 (UTC)
(+)支持:有句话叫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二人虽然犯了种种的错误,但对维基百科一直是怀着赤诚的心。中文维基百科现在人才渐渐流失,如果用户都因为错误被处以极刑,不念及以前他们为维基百科无私做出的贡献,只会凉了老用户的心。本人建议将永封改为有限封禁1个月,不能因为犯错而不受到惩罚,这样维基百科的规则何在?二人能及时纠正错误,说明已经有悔悟之心,还望管理员有一颗海纳百川的心,尊重维基百科的自由方针,给他们一个机会。二人如果再次犯错,再永封不迟。周子仪浪漫谎言 2014年2月6日 (四) 02:08 (UTC)
(+)支持:希望給他們兩人最後一次機會。--Outlookxp留言) 2014年2月6日 (四) 02:32 (UTC)
  • (!)意見:我覺得應該順便檢討一下永久封禁及其相對解封的制度。現在任何一個管理員都可以將普通用戶永久封禁或解封的做法似乎過於主觀化和一言堂,透明度略嫌不足。--Qui cherche trouve 2014年2月6日 (四) 02:47 (UTC)
(+)支持:孰是孰非仍未明?但不管真相為何,我也私下請守望要自律言行,尤其身為管理員者更要自律,莫引非議。1、守望者愛夢被封禁,似因他私下支持天天參選投票頁面與一群管理員意見不同互指摘而起,守望被檢舉遭封禁。2 、2014年2月5日 (三) 11:44 Lanwi1(讨论 | 贡献)解封守望者爱孟(讨论 | 贡献) (处罚过重,给您一次机会),隨即被2014年2月5日 (三) 14:56 范(讨论 | 贡献)“守望者爱孟(讨论 | 贡献)”(账户创建停用、不能编辑自己的讨论页面)再次查封,终止时间为永久 。3、我說范你倒真不避嫌,渠等方被疑身為管理員搞到最後三小時才搞小動作投票拉人下馬不甚光明,現仍案移客棧討論中,現在Lanwi1解封守望,你馬上復禁倒明快不手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望請尚有爭議的Jimmy Xu乌拉AddisWang广雅 范 等管理員莫涉此申訴案以避嫌。Chinuan12623留言) 2014年2月6日 (四) 04:15 (UTC)

封禁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防止維基百科遭到持續或嚴重破壞,而絕非懲罰用戶。

一般情況下,我們建議給該用戶一個最後機會——在某段時間暫時解封該用戶,並在被觀察的情況下繼續編輯,以確保他/她未來不再違反維基百科的政策。

對一個用戶不斷的封禁和解封被稱為車輪戰。車輪戰是十分有害的,要極力避免。解封之前儘可能同實施封禁的管理員討論,並理解他們可能更了解整個事件的經過和細節。

9shi緊急聯絡 2014年2月6日 (四) 04:12 (UTC)
我的确没有处理此申诉啊,Lanwi1也没有处理呢。没有处理却解封用户,且该事件尚在讨论中,恢复封禁有何不对?@Chinuan12623:。--广雅 范 2014年2月6日 (四) 05:06 (UTC)
說Lanwi1没有处理。摘1、2014年2月5日 (三) 11:44 Lanwi1(讨论 | 贡献)解封守望者爱孟(讨论 | 贡献) (处罚过重,给您一次机会)。2、我也觉得处罚过重,我因此解封这二人。--Lanwi1(留言) 2014年2月5日 (三) 12:00 (UTC)-難道是我眼拙?任何管理、行政員均可妥處此申訴案,唯就你等三人宜避嫌,此連署討論,是在加其深度,避免你等妄斷。Chinuan12623留言) 2014年2月6日 (四) 05:25 (UTC)
请列出用户明显申诉的证据。若用户未申诉则更改封禁的管理员必须先联系执行封禁的管理员。我可以明确的告诉您 Lanwi1没有联系。--广雅 范 2014年2月6日 (四) 05:27 (UTC)
你真明确的知道守望無訊于Lanwi1或他人協處?就你上次對我的烏龍封禁(幸由他人解封),與你對天天的"要再段煉"之無俚頭反對理由,還撐到最後三小時投票的小動作,現又火速恢復守望封禁,坦言說對閣下言行沒多大信心,觀後再說吧。Chinuan12623留言) 2014年2月6日 (四) 05:45 (UTC)

(!)意見:我認為此案該封或解封答案已出,本人將不再論述,棧論非我所在。摘~1、執行禁封T.A Shirakawa-因為兩位沒有對當事人進行人身攻擊,並沒有對當事人做出正式的道歉,其實本來只是一場誤會而引發的糾紛,但是演變到後來變成自己人攻擊外來者般的敵對,因此我將兩位同時封禁,其實我本來不想封禁兩人...(意指可封與不封,全在白河考量)2、198.2.232.80-说白了,管理员你们是否真的执行社群共识,还是你们自己的共识呢。最后一句话我给白河兄一点面子,就不标识黑体了。3、Galaxyharrylion-维基中无私奉献者正在流失,在补充一句不要因为一件捕风捉影的小事造成中文维基族群的对立,编者与管理员的对立,4、蘇州宇文宙武-现在真相未明,封禁只会让人感觉管理员团队欲盖弥彰,还请解封并予以正式的澄清,方能让人信服 。5、Lanwi1-解封守望者爱孟 处罚过重,给您一次机会。Chinuan12623留言) 2014年2月6日 (四) 08:37 (UTC)

(+)支持:人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望給予兩人機會--Alvin Lee 酒逢知己千杯少 話不投機半句多 2014年2月6日 (四) 09:17 (UTC)
(+)支持:处罚过重,详细描述在下面。--小郑留言) 2014年2月6日 (四) 13:34 (UTC)
(+)支持:二位对于维基百科有过不小的贡献,写了很多高质量的条目,虽然因性情过于刚烈有时和其他用户发生冲突,但大家对二位的贡献还是比较认可的。最近他们因此我赞同给二位一个机会,不要因为社群的内部纷争而使维基百科流失优秀的编者。--DeBit留言) 2014年2月7日 (五) 01:41 (UTC)
(+)支持:处罚过重,管理员有区别对待之嫌。观光团小F 2014年2月7日 (五) 04:42 (UTC)
(+)支持解除永久封禁“User:Legolas1024)”和“User:守望者爱孟”,Wikipedia:封禁方針;「封禁的目的是透過移除干擾來源,或鼓勵其改過,以避免未來出現問題的機會。封禁不應被用作復仇和懲罰的工具,也不應在不涉及行為問題的情況下使用封禁。」。--安可 ♪留言 ) 2014年2月7日 (五) 10:32 (UTC)
(+)支持永封重了點--Temp3600留言) 2014年2月7日 (五) 16:22 (UTC)


关于守望者爱孟被永久封禁的看法[编辑]

我认为守望者爱孟被永久封禁的导火索是AddisWang在天天的第1次RFA结束前的最后十分钟内的编辑。两年前我和守望者爱孟聊天时他承认他在百度贴吧和QQ上攻击其他管理员,但否认他在微博和宽带山做过。--Lanwi1(留言) 2016年3月14日 (一) 07:11 (UTC)

  • 居然连QQ里面的言论和百度贴吧都越权去管?人家QQ里面说话关维基管理员什么事?另外,如果所谓的“证据”是截图,我敢说,以现代科技(仅仅靠PS技术),“一坨屎都能P成一个帅锅”。这么看来,事情很清楚了,守望者在维基一直贡献,没有破坏,AddisWang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抓所谓:“站外攻击”来污蔑人了。另外,攻击有2种,1种是主动攻击,另一种是被逼无奈下被迫反抗,AddisWang既然拥有封杀大权,别人被他逼的走投无路,也只能反击了。。。更何况,事实上守望者最终还是想要保护AddisWang的。所以,本人同意其他部分用户意见,不看好解封,因为想要搞霸权的管理员是不会认错的。Juncta In Uno Omnia留言) 2016年3月14日 (一) 15:41 (UTC)
    • 当时提供的是百度贴吧和微博的链接地址,不是截图。拜这所赐现在已经查不到了。 --达师 - 334 - 554 2016年3月15日 (二) 05:08 (UTC)
      • 哦,客观来讲,如果当初确有链接,到今天过了那么久,查不到也正常。不过这仍然不能说明什么啊,微博、贴吧发言有问题,应该去微博和贴吧解决呀,况且是和维基管理员的矛盾,如果不愿意按理去微博和贴吧里解决,也应该好好协商,不应该继续在维基封禁,如果管理员继续凭借自己的霸权在维基里面(有点报复性的)封禁,不是更加加剧矛盾吗?如果因为矛盾不和,就在维基里面把用户禁言,不是逼别人去外面发飙吗?Juncta In Uno Omnia留言) 2016年3月15日 (二) 14:53 (UTC)
        • 不错了,没在现实生活中拿胶条把你的嘴封上就知足吧。不过话说回来,哪个管理员敢在现实中对我这么干,先削两个大嘴巴子再说,就是一头海豹也得剁成海豹肉罐头。廿五冤魂仇得报 三八死灵不轮回留言) 2016年3月15日 (二) 15:04 (UTC)
          • 当时要被在现实中拿胶条把嘴封上的可就是管理员啊(而且还不止一人)。 --达师 - 334 - 554 2016年3月16日 (三) 13:29 (UTC)
            • 同京沪线意见,和金三胖天天说美国要灭了北朝鲜一样的可笑。2年过去了,也没见那个管理员被贴上胶带。如果所谓的威胁是真的,管理员还敢封禁?恐怕早就跪地求饶了。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6日 (三) 14:29 (UTC)

(~)補充:回憶一下-沒錯,票票等值,就算最後一分鐘投票也有效,但請注意AddisWang在結票前幾分鐘這一張反票成了當選之否決票,有14天幾百個小時可投票,有需要搞到此似手段心態欠缺光明磊落之勢,還是貴為管理員之尊。回憶一下天天第一次參選,除了最後四小時內有四人集中反投手段欠光明?ZLC怀疑AddisWang在結票前幾分鐘有故意造成编辑冲突,其版本历史如下:

(当前 | 先前) 2014年1月31日 (五) 18:38? AddisWang(讨论 | 贡献)? .(53,765字节)(+1)? .(不好等会错别字又要被别人喷了)(撤销|感谢)
(当前 | 先前) 2014年1月31日 (五) 18:37? Fayhoo(讨论 | 贡献)? 小 . . (53,764字节) (+287)? . . (→?支持) (撤销 | 感谢)
(当前 | 先前) 2014年1月31日 (五) 18:36? AddisWang(讨论 | 贡献)? . . (53,477字节) (+12)? . . (撤销 | 感谢)
(当前 | 先前) 2014年1月31日 (五) 18:35? AddisWang(讨论 | 贡献)? . . (53,465字节) (+176)? . . (撤销 | 感谢)
(当前 | 先前) 2014年1月31日 (五) 18:33? AddisWang(讨论 | 贡献)? . . (53,289字节) (+6)? . . (→?支持) (撤销 | 感谢)
(当前 | 先前) 2014年1月31日 (五) 18:32? AddisWang(讨论 | 贡献)? . . (53,283字节) (+156)? . . (→?支持) (撤销 | 感谢)
(当前 | 先前) 2014年1月31日 (五) 18:31? AddisWang(讨论 | 贡献)? . . (53,127字节) (+494)? . . (→?反對) (撤销 | 感谢)
但AddisWang要ZLC把每个编辑的diff重新看一遍再问?此AddisWang在結票前幾分鐘的编辑冲突為何?社群自判!Chinuan12623留言) 2016年3月15日 (二) 02:45 (UTC)
和守望者爱孟是否封锁无关。 --达师 - 334 - 554 2016年3月15日 (二) 05:08 (UTC)
是在補充Lanwi1說:我认为守望者爱孟被永久封禁的导火索是AddisWang在天天的第1次RFA结束前的最后十分钟内的编辑。怎會沒關連,說不定Lanwi1看法是對的,如真是起因,那後面禁因恐淪為推託、欲加之罪之詞。好像我說上烏拉罵人、劉嘉罵人後,烏拉、Jimmy Xu三不五時就安我個封禁,到最後我都懶的申訴。Chinuan12623留言) 2016年3月15日 (二) 06:25 (UTC) 

好奇一问[编辑]

“有14天幾百個小時可投票,有需要搞到此似手段心態欠缺光明磊落之勢”。--Chinuan12623 对 AddisWang 最后时刻才投票的评论。

所以 AddisWang 的最后一分钟投票并频繁编辑是搞手段搞诡计,那么声称自己最后一分钟被 Addis 编辑冲突无法投票的人是什么?Bluedeck 2016年3月15日 (二) 13:39 (UTC)

您说的不对。因为有几个人明显在最后几个小时要拉人下马(任何规则都可能有让人可以“作弊”的瑕疵),所以应该是有人看不下去想用支持票抵消,然后被AddisWang编辑冲突。我仔细看了两次投票,很明显,今年天天管理员选举第二次投票,天天的选票很高,已经进了光荣榜,正因为2年前那场投票中有人使诈,所以今年第二次投票社群反弹很强烈。Juncta In Uno Omnia留言) 2016年3月15日 (二) 13:48 (UTC)
(:)回應:Bluedeck的提問好解的很。維基對重要選舉之"提問"旨在讓被選舉人回覆,或許有誤解而澄清,AddisWang未投反票前,天天兩年前就已當選,但最後十分鍾那張反票,卻要有四張同意票才能抵沖,故也才有結票末日(時)之四張反票抵一張正票探討之爭議。如果大家投票都光明正大,本來就是正、反票等值,但Bluedeck質疑"么声称自己最后一分钟被 Addis 编辑冲突无法投票的人是誰?"一般人猜想應是要投"同意票"之人,同意票之人本認同選舉人,最後幾分鐘投票無大爭議,再說,就算他一張正票沒編輯衝突也是不夠,還需三票,這也就是本人評論“有14天幾百個小時可投票,有需要搞到此似手段心態欠缺光明磊落之勢”。天天第二次再選,社群睜著眼都在看,沒人敢再耍心機,要投反票可提前投,旨在給人答覆釋疑,若批評的人要說之有理,反票自會跟出,但AddisWang最後十分鍾那張反票,就像安理會之一票否決權,難怪社群多看不下去。Chinuan12623留言) 2016年3月15日 (二) 14:10 (UTC)
嗯,我可以领会支持方看到态势反转的不甘,以及用支持抵消的理由。不过,为了抵消而投票本身是有违投票初衷的。不如说,如果这一票是为了抵消别人的票而投出的,那么这样的票甚至不比“最后一分钟才投票”更加光彩。这是我的个人观点。而且我觉得如果被冲突的话,应该第一时间提出,而我的记忆中似乎被冲突的人都是隔一阵才提的,所以基此我也有点疑惑这些人是不是真的被冲突到了。不过感谢你的解答。Bluedeck 2016年3月16日 (三) 05:18 (UTC)
(:)回應:很佩服Bluedeck有不同於常人的見解?1.維基是有若干管理員喜歡玩差邊球,游走法律邊緣,理據是自己解釋,但不知社群是很不滿,就像烏拉說"央視的-你媽.."不是罵人,就不是罵人[15],但幾乎管理員群與社群都認為是罵人,但他就是沒事,而質疑他此話的人,還招來被Jimmy Xu封禁[16],怪哉!2.應該是說,結票前十分鐘,天天是當選票數,但AddisWang很不甘讓他上,來個臨門一腳,雖然正方擬用支持抵消,但A的編輯衝突讓票難進,Bluedeck是倒因為果反述。3.Bluedeck的记忆是否被某些既定情結冲退,說質疑是隔一阵才提的?煩請詳閱當天即有二人提出選舉不公,而引發討論,且當事人還向行政員申訴,基此我也懷疑惑某些人是不是記退、迴護過了頭。4.迴護AddisWang的人,乾脆直說,有違規定嗎,投都投了,拉都拉下來了,阿不然你要怎麼辦?我套句近來很夯的話,雖不違法,但"社群觀感"很重要,選舉有需要搞到此似手段心態欠缺光明磊落之勢。5.那如果有人說前一天投反票就能改變、拉票嗎?但重點應是要給選舉人有答辯機會,贏的光明磊落,輸的是心服口服。依上,天天第二次再選,小人步數因社群在看,方未再出而當選。不過還是感谢Bluedeck的抽空回應。Chinuan12623留言) 2016年3月16日 (三) 10:03 (UTC)
同意Chinuan12623的看法。最後一分鐘投反票的問題是維基中的投票非為勝利,而為給予參選人檢討自己的機會。最後一分鐘投反票,等於參選人失去了為自己辯護的機會,無助社群加深對參選人的認識,有違投票目的。--Temp3600留言) 2016年3月16日 (三) 07:39 (UTC)
話說怎麼提得越來越遠?--深愛學習的Engle躍】 2016年3月16日 (三) 10:15 (UTC)
        • 能不能把事情经过捋直了再评论?明明是addiswang先在投票最后一刻捅黑刀,疯狂编辑页面导致天天落选,其后支持一方表示不满。到你这成了支持一方强行黑人、打压addiswang的“正义”举动,翻手为云覆手雨,玩的挺溜啊。还什么“初衷”,现实中你当众把我选票撕了不说还倒打一耙说我不仁不义,我不给你来俩耳炮就算我那天心情好。廿五冤魂仇得报 三八死灵不轮回留言) 2016年3月16日 (三) 05:32 (UTC)
          • 就算是提前一天投的反对又如何呢,给你们足够的时间拉票?--Antigng留言) 2016年3月16日 (三) 07:09 (UTC)
            • 所以在投完票之后把箱口封死,不让人投?廿五冤魂仇得报 三八死灵不轮回留言) 2016年3月16日 (三) 07:13 (UTC)
              • 从过往成功的WP:RFA记录来看,投支持票的速率并没有因为提名人过线而急剧下降。这表明绝大部分支持的用户即使看到提名人已经过线(甚至远远过线)也会对提名人投下支持票,因提名人已过线而不投票的用户极少。所以除非拉票做票,早投票晚投票的差别不大。--Antigng留言) 2016年3月16日 (三) 07:17 (UTC)
                • 用戶自己有沒有做作,自己心知肚明,若擾亂申請管理員投票的話,那制度?制度?制度?豈不就亂無章法?--深愛學習的Engle躍】 2016年3月16日 (三) 07:21 (UTC)
                  • User:小躍,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若擾亂申請管理員投票的話[谁?]”?--Antigng留言) 2016年3月16日 (三) 07:29 (UTC)
                    • User:AntigngUser:AddisWang當時在天天頭一次選管理員的最後關頭故意刷新頁面,還宣稱「不好等會錯別字又要被別人噴了」。--深愛學習的Engle躍】 2016年3月16日 (三) 07:34 (UTC)
  • @Antigng:你可以看看以往的管理员选举,最后几小时几个管理员集合,投票反对拉人下马的事情,有吗?好,我知道您是理科生,做事喜欢严禁,如果仅仅凭借一个证据无法说明,那么,AddisWang在投票最后,恶意制造编辑冲突,阻止别人投票;再加上,AddisWang还在第二次选举中贼喊捉贼倒打一耙,反污蔑投支持票的(目测过,当时已经有7票支持)人在第一次选举的时候“做票”(注意,那前面7个支持者,有的在第一次选举中没有参与过)。这三个很明显的证据串联起来,作为证据链,够充分了吧。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6日 (三) 11:36 (UTC)
    • 请问这三个“很明显的证据”证明了什么呢?Bluedeck 2016年3月19日 (六) 05:59 (UTC)

李4的意见[编辑]

什么时候可以投票解封用户了?这样封禁用户是否也能投票决定了?这个投票连个期限都没有,根本就不符合程序,用户本人又不在乎,这个投票可以结束了。--4Li 2016年3月15日 (二) 00:54 (UTC)

那么就改成罢免阿迪王吧。--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5日 (二) 05:14 (UTC)
谁说这是投票的?这是在凝聚解封共识,让滥权违规封禁的现象无所遁形,还无辜者一个清白。——蘇州宇文宙武的主頁 ♨留言 ☎交友 ★贡献 2016年3月15日 (二) 05:17 (UTC)
好吧,上面一堆投票模板的你硬要说不是投票我竟无言以对。--4Li 2016年3月17日 (四) 01:21 (UTC)

已经公然违背了自己当初在社群面前信誓旦旦的承诺,在下当初就预感会如此,现在看来,在下要考虑是否要把当时的反对票变成罢免案了。--4Li 2016年3月15日 (二) 01:02 (UTC)

谁会怕阁下去罢免呀,同样支持爱孟解封的票也是罢免的支持票,不介意的话同时罢免两个人看看好了。--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5日 (二) 04:19 (UTC)
天天当选后并未立刻解封爱梦,而爱梦也是在天天当选一个月后才申请解封并获通过的,符合法定程序。之前也有其他管理员予以解封,只不过被某些管理员拦住了,所以什么叫“擅自”?想罢免请便,不过我想是不可能通过的。——蘇州宇文宙武的主頁 ♨留言 ☎交友 ★贡献 2016年3月15日 (二) 07:44 (UTC)
我看只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以前燃玉剛開始當管理員的時候,還做了比解封愛孟蠢得多的蠢事——刪除首頁。放過他吧,雖說君子無戲言。--春卷柯南-發前人所未知 ( ) 2016年3月15日 (二) 11:24 (UTC)
翻了以前紀錄,不出所料,出這種要天天表態是否解禁守望的就是劉嘉,心態什麼?社群是否都猜的到?當然啊,不管天天怎麼回答,劉嘉與李4樓主都是當然的反對票,心態什麼?社群也是否都猜的到。在維基裡,真或假,需時日見人心。Chinuan12623留言) 2016年3月15日 (二) 11:36 (UTC)
"之前也有其他管理员予以解封"我这边的记录怎么没显示呢?不会是把允许编辑讨论页当作解封了吧?--4Li 2016年3月17日 (四) 22:05 (UTC)
"點"守望-封禁紀錄"裡有三禁、三解似管理員的車輪戰,爭議很大,熱鬧的很,最後守望的6次申訴申請,全被烏拉不避嫌與他有嫌隙的狀況下,全攔了下來,拒絕,而封禁至今有二年,真是很不可思議。Chinuan12623留言) 2016年3月18日 (五) 00:29 (UTC)"
明白,还是指两年前的那些破事,这我就不掺和咯。--4Li 2016年3月18日 (五) 00:48 (UTC)

这和管理员基本无关,要怪就怪维基百科为何不更名为党基百科。--4Li 2016年3月15日 (二) 01:09 (UTC)

毕竟的自由(造谣)的百科全书。--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5日 (二) 04:19 (UTC)
(+)同意李4所言。解封守望者爱孟並罷免AddisWang就能讓防火長城不擋維基嗎?我看沒那簡單的。--M940504留言) 2016年3月15日 (二) 04:46 (UTC)
Template:神逻辑:处理破坏也不能让解封。--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5日 (二) 04:51 (UTC)
閣下的發言似乎有漏字,我看不太懂。--M940504留言) 2016年3月15日 (二) 08:20 (UTC)
(+)同意解封,在此送守望者爱孟阁下一句话:Stay Block,Stay H.K.!--Fayhoo留言) 2016年3月15日 (二) 11:45 (UTC)

希望大家可以给爱梦一个机会[编辑]

如果说爱梦以前非常冲动,那么现在他已经很稳重了。毕竟用户做了这么多贡献只换个永久解封实在让人心寒。希望大家可以给他一个机会。祝好。——~~~~ Clear Sky C留言) 2016年3月16日 (三) 12:53 (UTC)

(!)意見:綜上,應"幾近"共同看法,本來社群就是要給爱梦一个机会,但貌似就那少數人,似乎要把持大家意見,還有管理員以"車輪戰"口吻來似脅迫其他管理員不得解禁,不可思議!天天解封爱梦剛被Jimmy Xu回退,請@OutlookxpT.A ShirakawaLanwi1:三位管理員審酌實況與社群理性要求,再次解封守望者爱梦。Chinuan12623留言) 2016年3月16日 (三) 14:41 (UTC)
守望者愛孟的無限期封禁,是中文維基百科的不斷滴血的傷疤,但若解封傷疤恐怕也會再大,因我見到守望者愛孟在2016年03月08日, 星期二 (8日前), 01:26 PM (UTC+8)所寫:「而我,可以說是現在能夠唯一起到真正監督並制約那幾個自卑又濫權管理員的人」等話,讓我會有此感--守望者愛孟被封禁的「理由」並未消失。
守望者愛孟若能不再發這類有攻擊性的言論,不再去觸及這些過往事情,不要涉及管理衝突,專心貢獻條目,那鄉愿的我會冒上被解職的可能,承受被其他管理員責怪的壓力,讓解封中止傷疤。--Outlookxp留言) 2016年3月16日 (三) 15:54 (UTC)
Outlookxp说得对,守望者爱孟被永久封禁事件已导致一些人不相信中文维基百科。守望者爱孟自身有个问题就是太冲动,但不会蓄意害人。即使社群同意解封,关键还是要看守望者爱孟本人是否承认因自身的一时冲动而犯的错误,我还要提醒的是即使优秀编辑做出巨大贡献也不会抵消现在的违反行为方针的行为。--Lanwi1(留言) 2016年3月16日 (三) 19:55 (UTC)
守望脾氣太硬,較我尤甚。某些管理員是會遊走邊緣藉故封你,但在沒有卻確實證下,如被激怒反擊是會引來自傷。在維基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社群會看,守望不必爭一時,建議@守望者爱孟:重新遞出申訴,刪劃「而我,可以說是現在能夠唯一起到真正監督並制約那幾個自卑又濫權管理員的人」等話,並為一时冲动而犯的错误致歉,讓@OutlookxpT.A ShirakawaLanwi1:等管理員有理據做出解封。衝動罵人本不對,致歉本宜,不必僵那,但也誠摯呼籲若干管理員日後封禁依理非情結、據方針莫挾怨,共同為維基做出貢獻。Chinuan12623留言) 2016年3月17日 (四) 00:53 (UTC)
谢谢各位,我猜爱孟应该是铁了心不会再对他们低头了。--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7日 (四) 04:56 (UTC)
翻看了以下记录,2年前爱孟多次道歉,结果都被个别管理员都声称:“不具备诚意”拒绝申诉直至封禁讨论页。所以这次就算再道歉,结果可能还是一样的。我觉得,比较认可Walter Grassroot的见解,建议守望者爱孟:请力主封禁的几个管理员吃顿饭,然后每个人送一个鼓鼓囊囊的“红包”,这样才有效。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7日 (四) 05:00 (UTC)
自力更生的愛夢看他能改變什麼樣的局面。--深愛學習的Engle躍】 2016年3月17日 (四) 05:03 (UTC)
(!)意見如果已在爱孟願承諾克制衝動,為不當言論致歉,與不再擴觸此事之肇因過往之前提下,並專注於努力推廣維基,Lanwi1、Outlookxp、DreamLiner、T.A Shirakawa應再審視社群多數意見,承擔壓力來解封,Lanwi1、Outlookxp是社群中獲多數肯定的清流的管理員,我們要對他們有信心。(※)注意少數管理员所謂爱孟“不具备诚意”多次道歉,是"主觀"心證,但不應牴觸"廣大社群-要求解封"之認知,且當初此一"封禁-確有瑕疵",方引起管理員群之禁、解封車輪戰,並撼動中文维基百科之信賴感,如藉此解封而彌平,何而不為?Chinuan12623留言) 2016年3月17日 (四) 05:59 (UTC)
@Chinuan12623:现在他们不正要发起对Dreamliner的解任案嘛,想要达到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恐吓其他想要依据事实和方针解封的管理员。Galaxyharrylion留言) 2016年3月17日 (四) 07:12 (UTC)
看了客棧對AddisWang、Dreamliner的罷免案討論,當真、笑話?維基社群的水平?我也跟著攪和,被某些人弄的快神智不清了?Chinuan12623留言) 2016年3月17日 (四) 07:46 (UTC)

关于本人解封的动作[编辑]

有人一口一个擅自解封,似乎是铁了心故意要污蔑我的解封动作的合理性。故而本人就这个问题说一下几点:

  1. User:守望者爱孟3月7日请求编辑讨论页,作为被封禁的用户,其有权这么做。管理员User:Alexander Misel准许其编辑自己讨论页面的请求。
  2. User:守望者爱孟在最上方提出解封请求的记录都在,社群讨论合情合理。
  3. 用户遵照维基的程序,展开对自己封禁的正式申诉程序。
  4. 本人根据其申诉的内容,同意解封,并阐述解封理由。

程序上符合维基的方针,本人并非毫无征兆得擅自解封用户。--天天 (留言) 2016年3月17日 (四) 02:40 (UTC)

@天天,可否请您在回复的时候,指名道姓地指出回复的对象?您回复的是“有人”,让我并不清楚您是否在暗示我。Bluedeck 2016年3月18日 (五) 05:26 (UTC)
他们都是聪明人,说这个有什么用,不用怕,会有人顶你的。--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7日 (四) 04:54 (UTC)
是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还好天天不是岳飞,他们也成不了宋高宗。——蘇州宇文宙武的主頁 ♨留言 ☎交友 ★贡献 2016年3月17日 (四) 05:21 (UTC)
问题是现在已经有人报名想当徐有贞石亨张軏(车+兀),还有一位正猫在宫里不出来呢。廿五冤魂仇得报 三八死灵不轮回留言) 2016年3月17日 (四) 05:55 (UTC)

回憶一下:就守望封禁與乌拉跨氪烏語錄事件簿論(因乌拉在客棧罵守望下三濫...意思堅持要封,故提出來比較)[编辑]

本說不要再發言,但當..乌拉、AddisWang、广雅 范..等此管理員在此依序大談闊論後,讓我感覺很不舒服,汝等除多些權限,其他在我看什麼都不是,尤其在"天天選舉管理員"中,會採最後三小時集票式投反票時(依理要有12支持票方可抵沖,拉人下馬意圖甚明),已知渠等管理員是懂等玩規則的人,尤其AddisWang在最後幾分鐘的連續6次編輯,有製造編輯衝突之嫌,手法不甚光明,除證明爾等有能力以少搏大,搞點小聰明外,什麼都不是。另乌拉跨氪去年二月烏語錄事件簿,對他人回應真是不要脸他妈给不要脸开门原來不要臉他媽不在,是不要臉的奶奶開的門,Symplectopedia示警乌拉人身攻擊,並刪兩段羞詞乌拉回應Symplectopedia-人參公雞長這麽大啊,管這麽寬啊。並回復羞詞内容,我怎不見70多管理員中有人處份封禁烏拉?他是連二次羞詞,別人示警刪他詞,還反嗆對方,且再恢復羞詞,更重要的是烏拉至今未承認罵人,也沒管理員正式說這話是人身攻擊。乌拉、AddisWang、广雅 范..檢討此案時,先想想自己,守望者爱孟對此案至少還有表示歉意,烏拉呢?餘管理員也請比較,是否合理對待。Chinuan12623留言) 2014年2月7日 (五) 02:14 (UTC)

Chinuan12623如果是用羞辱回應羞辱,那你的話不看也罷。汝等、爾等這種詞明顯是你想俯視他人。另外IP用戶們,冷不丁的出沒只會讓你們更多蒙上傀儡的陰影。再有就是上面參加過上海線下聚會的人,人多也好聲大也好不等於有理,何況有的用戶連自動確認都是虛的。--Zhxy 519留言) 2014年2月7日 (五) 02:40 (UTC)
真是不要脸他妈给不要脸开门原來不要臉他媽不在,是不要臉的奶奶開的門。上詞是去年烏拉應人的話。Zhxy 519你要否表個態?因為至今還沒個管理員處理或封禁,我們的烏拉閣下還將別人刪詞做恢復並回嗆-人參公雞長這麽大啊,管這麽寬啊,但我至少有請守望對他要注意修詞,勿有羞人讓人不禮貌不適之處。我會平視他人,不會俯視他人,你應觀察某些管理員會不會俯視他人,還是希望用戶都來仰望他?Chinuan12623留言) 2014年2月7日 (五) 05:49 (UTC)
Chinuan12623词穷了也就会拿这些无关的事情出来晾晒,以表示他位于道德制高点上。然后也不见Chinuan12623对同信人士编造他人言论事实的诡辩上有任何的所谓歉意。所谓的合理不过取决谁会与之同流,谁不会罢了,何必说得这么清高。乌拉跨氪 2014年2月7日 (五) 03:40 (UTC)
我不會词穷。我也沒这么清高,你去翻老本,本人若與他人論戰要是理虧,還會至個歉,我也認為守望有不當可議處,但須永封嗎?你也可問守望,我有無請他要注意修詞,勿有羞人讓人不禮貌不意之處,且此頁多人已引述守望已表歉意,倒是乌拉你對你的真是不要脸他妈给不要脸开门原來不要臉他媽不在,是不要臉的奶奶開的門,至今未表,也無管理員參理,倒讓我常提做類比,與回贈他人,你若要向社群致歉,自封禁或請他人封禁個月,我會另外看你,重新評估,站務能力行,也得搭個高尚人品,可早投天天反對票,偏與三個人來個最後三小時回馬槍,只是證明熟念規則技巧,而行事做法不光明點,則什麼都不是,此頁面這麼多人支持解封,甚質疑與影射某些管理員打壓,難道還不自省嗎?本案守望應適處與適封,不必要到永久封禁,再犯則累懲。Chinuan12623留言) 2014年2月7日 (五) 05:30 (UTC)
还是那句话,你对帮助M某编造事实的诡辩你什么时候致歉了?你就顾左右而言他吧。我不认为我存在什么过失,即是Jxu有不同意见我也依旧这么认为,所以我不会致歉,你也不用再问。若你想作为道歉的标杆,请你就帮助M某编造事实的诡辩先致歉吧。投票规则里规定了只要在投票期内投票即为合理,请问阁下你所谓的合理又是以什么个人标准制定的?你口口声声说的双重标准,在你身上都体现得淋漓尽致了。我还能和你辩解什么。阁下自省吧。乌拉跨氪 2014年2月7日 (五) 06:43 (UTC)
你是管理員嗎?問話思維讓我為難?你說-你对帮助M某编造事实的诡辩你什么时候致歉了?"M某是Marvin 2009嗎?我跟他熟嗎?你質疑與處份他捏造jsjsjs1111事,關我何事?我是質問你(全摘)--煩請乌拉跨氪閣下釋疑!因我是真無法说服自己-你話"真是不要脸他妈给不要脸开门與原來不要臉他媽不在是不要臉的奶奶開的門"不是人身攻击,大家都是用戶,有些還多些權限,如這都不算損罵,那是否意味爾後可使用這些話應搭,而管理員是無權制止。論辯讓人生火生氣難免,情緒用語克制很重要。Chinuan12623--請問用戶就算真錯,管理員就可罵人嗎?我有質你處份你所謂M某编造事实而做之處份嗎?還無厘頭的要我先致歉,怪哉!另我何時又說天天投票是双重标准,只是認為管理員頭腦都很清晰,要正、反票應早有譜,不必到與三個人來個最後三小時回馬槍投反票,光明正大點,至少我不會做那事,還有人搞最後幾分鐘的6次連續編輯有製造編輯衝突讓人無法進票之嫌,但現閣下等已教了這點小技巧,以後會不會就不知?是要光明正大論表,還是有樣學樣,贏了再說,手段其次呢?Chinuan12623留言) 2014年2月7日 (五) 07:14 (UTC)

感嘆己身不正,還想正人,貌似正義化身[编辑]

  1. 烏拉罵人案發當時,有人舉報,但未有管理員對其警告,僅Jimmy Xu在乌拉跨氪討話頁屬聊天對話之是否罵人之"屬性"探討,但Jimmy Xu辯稱那已是警告,唯烏拉仍不承認罵人,一般人要是如此,連二次罵人,別人刪其損話,又故意回復,又不承認罵人,應屬惡性,早就封禁。
  2. 烏拉辯稱是引用央視節目,非罵人。今年奧斯卡頒獎,主持人嘲諷亞裔之橋段,遭受批評,事後節目與主持人致歉;不是所有節目內容都可引用,要知取捨,身為管理員知法犯法,不知悔改,罪加一等。這是態度問題。
  3. Jimmy Xu等相關迴護烏拉,辯稱此是過去式,事後追處有違方針;但此案在"罷免烏拉案"中提出實屬正當,唯在烏拉仍辯稱是"未罵人"之情況下,Jimmy Xu等仍續其迴護,且威脅E君不得再提,否以擾亂處份,后E君果真為Jimmy封禁。摘Ebay5678申訴文:Jimmy本已警告我不可再談烏拉罵人案,以"阁下的扰乱行为"來直接威嚇我。而他現在只是假借我摘錄Zhxy519留言而行封禁之實。同此,反對頁中還有個化學jsjsjs1111影射本人:"连垃圾条目都能拿去选GA的人",與罷免案中烏拉罵人狀況....兩案對照處理本人的案例,顯然標準不一。...此申訴再遭广雅范拒絕。後本人就此感嘆-請注意Zhxy519Z連這次有3次罵人被封是累犯,在舉報二天後才處理僅封一周,還犧牲了Ebay5678以diff=32596860來提醒管理員重視與處理,但也換來莫名奇妙的擾亂封禁加身。某些管理員處理舉報速度是看人,像化學J誣告我犯3RR(實未犯,冤二個月才解封),烏拉很快沒幾分鐘就封我一個月,比起Z有3次罵人累犯才封一周。
  4. 說真的,我很感嘆若干管理員是依情結封人;Jimmy Xu這資深但又年輕的管理員,我很不以為然,除極力迴護烏拉,砍我是不手軟。翻些紀錄,讓社群看了嚇一跳:1.1u, 別人舉報-7罵Chinuan12623 ,罵-本人骨子里是一个非常非常坏的人。但Jimmy Xu拒絕處分。2.-7再罵Chinuan12623的更兇-說:就让他生儿代代做贼,生女世世为娼,让他所有的朋友、亲人全部不得好死。让他痛苦一生,死后也要下拔舌地狱。我舉報-7,但反倒被Jimmy Xu封禁。3.看-7自薦優良條目[辣妈岛]Jarodalien用傀儡帳戶造票,要是別人傀儡馬上封禁,但Jarodalien -7他竟未受任何處份。試問管理員誰公、誰私、誰真、誰假?談罷免?
  5. 再問,硬說AddisWang遭守望威脅,請問這二年來AddisWang有受害嗎?無法行使職權嗎?天天第二次選舉時他還是激昂陳述反對,他有受迫害嗎?但反觀自本人於2013年2月15日質疑烏拉罵人不道歉未處份後,接連遭到烏拉與其友好管理員廣雅范、Jimmy Xu四次藉故的無理封禁,前二次由瓜皮仔、Lanwi1接受本人的申诉解封;第三次是我追問Jimmy Xu對烏拉四人罵人話看法-烏拉:是他媽的不要臉.、化學君:拿垃圾條目來選優特.、Zhxy519:生殖器想跟誰做愛就做愛.、cobrachen:推優特拿橡皮圖章和濫投充斥的結果也好拿出來說..,結果我反被Jimmy Xu說我擾亂而封禁,我未申訴,留做白色恐佈證據。最後那次更扯,我舉報-7連二次罵人,但反倒被Jimmy Xu封禁。在心痛維基沉倫之虞,我消失維基有一段時間,我這才是管理員給我的"白色恐怖",而現渠等管理員還好意思化正義之身,來拒絕與回退守望之解封。
  6. 犯錯不可恥,知錯能改善莫大焉,重提烏拉罵人案與守望封禁案相比,只是要社群比較:1.守望在外網站罵人,烏拉在維基罵人,網外互罵,維基來封禁適宜嗎?2.就算守望在外網站罵人,已在維基多次致歉,且禁封二年了,而烏拉在維基罵人,至今未承認,也未受處份,有違比例原則。3.現烏拉在客棧罵守望下三濫...,己身不正,還想正人,還似正義化身,真令人不生噓唏。Chinuan12623留言) 2016年3月18日 (五) 01:25 (UTC)
    • 相爱相杀,贵圈真乱。乌拉连自己说脏话骂人都不敢承认,继续撕也没用,让他回到编者来过,爱孟被封导致维基少了多少条目,气走了多少编者。--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7日 (四) 15:04 (UTC)
      • 算了,乌拉骂几句也不是什么事,原谅乌拉了,不然乌拉的小心眼,无限撕逼循环到地球毁灭。--我只不过是一堆原子 2016年3月17日 (四) 15:12 (UTC)

这么多年了还是一样的剧本[编辑]

看来争论双方都没有实力继续争论了,不过这对于维基也许并不是坏事吧。--Gkb1402留言) 2016年4月5日 (二) 02:22 (UTC)

给您一个星章![编辑]

Original Barnstar Hires.png 原星章
感谢分享! Yangdeyue留言) 2016年6月25日 (六) 11:26 (UTC)

给您一个星章![编辑]

Original Barnstar Hires.png 原星章
感谢分享! Yangdeyue留言) 2016年6月25日 (六) 11:26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