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复元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光复元朗
Yuen Long Protest occupy Castle Peak Road YL Section 20150301.jpg
傍晚近6时,逾百名示威者突然冲出元朗大马路
日期 2015年3月1日(约8小时)
地点  香港新界元朗港铁朗屏站元朗站寿富街同乐街青山公路-元朗段元朗大马路范围)
目标
方法 游行示威集会
结果
  • 警察加强布防及示威者自行散去
冲突方
人数
约500名示威者[2]
伤亡
受伤 示威者:1名[4]
警务人员:10名[5]
被捕 38名(36男2女)

光复元朗为2015年3月1日在香港新界元朗所发生的社会运动,由勇武前线本土民主前线热血公民本土派政治组织、社交网络群组及元朗区居民发起,原因为抗议香港境内水货客问题及争取取消港澳个人游一签多行,目标与自2012年9月起发动的光复上水站的原因相近,为2015年继光复屯门捍卫沙田后,第三次抗议香港境内水货客问题活动。示威者指控香港政府无视来自中国大陆水货客充斥元朗,涉嫌从事走私活动,同时使物价膨胀及商铺租金上升,位于元朗市中心一带的小商户被深受自由行欢迎的药房及珠宝店取代,严重影响居民生活。约500名网民响应号召,集中到元朗市中心示威[2],行动持续约8小时,最终演变成为冲突,为历来光复行动中最激烈的一次,示威者更一度占领元朗大马路警察机动部队需要施放胡椒喷剂及使用警棍驱散示威者。随着警察加强布防及示威者自行散去,光复元朗行动至晚上10时半结束。事件造成11人受伤,38人被捕。

经过[编辑]

发起[编辑]

2015年2月15日捍卫沙田发生后,勇武前线于同月18日在Facebook专页发动于3月1日举行光复元朗行动,在港铁西铁线元朗站出发,约600人表示将会参与[6]。其后热血公民本土民主前线亦计划于同日举行光复元朗抗议活动,原定于下午3时从西铁线朗屏站出发,游行至元朗市中心,直达寿富街奶粉批发城对出位置,然后经由同乐街安宁路,再折返朗屏站解散[7]

对于有政治组织及社交网络群组发起光复元朗行动,有元朗区乡绅被发现在社交网络上声言将会掷还击[8]、聘用尼泊尔人捉拿女示威者入村,对示威者“钉板放塘底”,令到他们全家不得安宁,更扬言有组织悬红5万港元以伤害示威者[9][10],其后网民将其公司及电话号码起底,经过香港传媒广泛报道后,有关乡绅解释该段留言纯属私下闲谈,并非有组织行动恐吓,并就言论引起一些人的伤痛向受影响者致歉[11]

元朗区6个乡事委员会商会等组成的元朗各界团体领袖联席会议于光复元朗行动举行前一日(即2月28日)声明反对光复元朗,立法会议员兼任元朗区议会主席梁志祥引述表示,部分居民扬言将会还击示威者的扰乱行为,他就此呼吁各方保持克制。此外,原定有元朗区村民计划动用10辆旅游巴士载员到元朗市中心维持秩序,不排除回应示威者,惟因为警务处已经向光复元朗组织者发出不反对通知书,故此光复元朗乃是合法集会,村民若然阻挠有可能被拘捕,故此上述种种计划临时取消[12][13][14]。另外,他们亦表示收到约40个商户求助,担心将会有冲击情况发生。香港工商总会元朗分会主席黄达光指出,元朗有约千间商户,大部分都担心光复元朗行动会令他们生意受损,并且透露将会派遣百名法律顾问组成团队,沿着示威者的行踪摄录搜集,以便日后进行民事索偿。元朗各界团体领袖联席表示强烈反对暴力、指骂及挑衅的行为,认为种种行为只会扰乱社会秩序,并促请各方保持克制,同时要求警察加强警力及严正执法,又呼吁商户及市民注意安全。梁志祥补充:“我们真的无法控制,亦预料不到,包括你(记者)所说,听闻有人(将会向示威者)掟排泄物,我们都未必知道,我们是不会向他们(示威者)做不文明的做法。他们不文明,不等于我们不文明。”[15]

而警察就劝告元朗区的药房及连锁店不要将货品放置在店外,以便示威者来临时可以迅速拉下铁闸[16]。梁福祥批评警察呼吁商户被冲击时迅速应拉下铁闸的方式,认为此会令到市民恐慌,以为警察无力维持秩序,对此表示遗憾及失望[17]

等候[编辑]

下午约2时半,近百名身穿黄衫的热血公民成员联同其他参与活动的示威者乘坐西铁线抵达朗屏站,其中两名示威者乘列车到达朗屏站时被反对者包围及以粗口辱骂,其中一名示威者被踢[18]。众人出发前在铁路站外的空地持旗帜(包括首次展示、建基于龙狮旗再度设计之新香港自治运动主张旗帜──“凤凰龙狮旗”,为“城邦自治”旗帜)[19]及标语,部分人戴口罩、持伞,甚至戴上头盔及眼罩等防护装备,高叫反水货客的口号,又有人在朗屏站外的地面喷上“光复元朗”大字。约30名自称为元朗居民的反对者(包括爱护香港力量召集人李嘉嘉)对着他们高呼“热狗(对热血公民蔑称),走狗,无面见人,破坏社会”[20],有人扬言“这里是元朗,不许他们在此闹事!”爱护香港力量重要成员李家家更声言“会用尽所有方法,不许示威人士走进元朗。”要求示威者离开,又指责警察不应该保护该群示威者,需要警务人员调停。双方其后爆发骂战,有反对者从示威者抢走“凤凰龙狮旗”,亦有反对者从高处向示威者掷下水樽,幸好无人受伤。

与此同时,西铁线元朗站F出口有约20至30名示威者聚集,在场亦有逾10名警务人员监视。有警务人员截查及搜查戴口罩者,当中部分人被带走[21]不久后,示威者由新元朗中心穿过天桥前往青山公路-元朗段元朗大马路范围)。[来源请求]

而元朗乡事派则将十八乡乡公所列为指挥中心,以便随时动员反击。元朗区议会主席梁福元接受查询时承认,是他号召村民前来,惟原有反抗议活动的部署均已取消[22]

元朗乡事派将十八乡乡公所列为指挥中心,以便随时动员反击。
自称为元朗居民的反对者指骂示威者,要求示威者离开,又指责警察不应该保护该些示威者,双方其后爆发骂战。
有反对者从示威者抢走“凤凰龙狮旗”。
部分示威者持“凤凰龙狮旗”。

行动展开[编辑]

警察将两批人分隔后,活动才能够开始,由近百名热血公民本土民主前线成员所组成的游行队伍至下午3时30分才起步,由保辉径明渠起步至寿富街一带。至41分两个组织分为两路,热血公民成员集结在安宁路与保晖径交界,本土民主前线成员则由安宁路准备转入寿富街。附近商户为避免混乱波及,均将铁闸局部拉下;而位于寿富街的奶粉批发城由于属于被滋扰的高危目标,该店随即以单车链锁起店铺玻璃门,店内同时有数名警务人员戒备。示威者在该店玻璃墙上贴上“水货名店”标贴,讽刺该店经营水货[23]。热血公民成员游行至安宁路时拒绝返回人行道,瘫痪行车线,而本土民主前线成员则继续与反对者口角,警察则拉起橙色封锁线以防有人冲出马路,然而效用不大。热血公民成员其后返回朗屏站外,没有参与行动。

热血公民成员所组成的游行队伍至下午3时30分才起步。
自称为元朗居民的反对者指骂示威者,需要警务人员调停。
本土民主前线成员高高叫反水货客的口号。
位于寿富街的奶粉批发城门外聚集不少示威者。

爆发冲突[编辑]

当大部分示威者抵达寿富街一间奶粉批发城门前聚集及示威后,场面开始发生混乱。爱港之声主席高达斌亦在此现身,声称数十成员已经接近以至加入游行队伍,以监察活动中有否涉及违法行为。有元朗区村民和居民与本土民主前线成员爆发冲突,有人冲向示威者及抢走对方所持旗帜,又向示威者挥拳,警察需要使用警棍驱散,再作两批人等分开隔离[24][25]。有药房职员试图殴打示威者而被警察隔离,在冲突中挥拳击中警务人员面部,而被带走[26][27][28]。与此同时,本土民主前线在其facebook专页宣布,因为警察无能力控制场面,因此他们将解散光复元朗游行队伍,表明其后所发生的事件均为民众自发,与其组织无关,并且呼吁人群不要冲出马路[29]。现场其后不断发生肢体冲突,多人打斗。至下午4时10分,有吉普车司机驶入寿富街,其间与示威者对骂,有示威者拍打车身,司机驳斥:“走吧!这里是元朗啊,你以为是旺角啊?”

至下午4时半,同乐街安宁路交界处因为示威者和反对者所引起的冲突而变得混乱,双方先是口角,继而有部分人动武,警察机动部队因而首度施放胡椒喷剂。期间有人趁乱非礼女性示威者被拘捕,亦有一名穿着蓝衫男子向示威者挥动摄影机单脚架,被示威者误以为是便衣警务人员,一度将其追打及包围,未几警务人员赶抵罪案现场调停,以涉嫌袭击罪拘捕该名挥棍男子。而寿富街就有反对者向示威者投掷水樽,示威者亦施以还击,警察因而再度施放胡椒喷剂[30]。期间有警务人员和记者被误中,包括采访中的《明报》记者、亚洲电视新闻台记者和有线电视新闻台摄影师记者各一名。另外,有人乘乱从人群中投掷“颜色弹”,多名警务人员和示威者被击中,工作服被染黄[31]。在冲突持续下,有自称元朗区居民不满示威者混入他们当中制造混乱,要求示威者离开,惟示威者高举黄伞驻足,警察遂尝试在反对者人群带走示威者,触发三方互相推撞。一名男示威者被拘捕期间,一名女示威者被制服期间仆倒地上,口鼻流血,其后被一名女性警长送往救护车上,其后以阻碍公职人员执行职务将其拘捕。警察表示该名女示威者当时尝试将上述正被拘捕的男性示威者从警察手中拉走,女示威者则表示当时为执拾其遗落在地上的手提电话[32][33](而DBC摄录到其事发经过,并且将该片段上传至其社交网络专页[34])。

吉普车司机驶入寿富街,其后与示威者对骂,有示威者拍打车身,司机驳斥:“走吧!这里是元朗啊,你以为是旺角啊?”
有自称为元朗居民的反对者指骂示威者后爬上街灯以逃避示威者。
有反对者向示威者投掷水樽,示威者亦施以还击,警察因而再度施放胡椒喷剂。
警察机动部队驱逐示威者返回福康街人行道路上。

延至傍晚近6时,逾百名示威者在麦当劳快餐店门外聚集,后与警察发生肢体冲突,一名传媒联络队人员(便衣警务人员,当时身穿“传媒联络 Media Liasion”背心及在胸口有挂上警察委任证)在元朗大马路创兴银行门外遭半百示威者包围,该名便衣警务人员尝试突围不果,其后开始有示威者抓掴其面,多个示威者再向其面部挥拳,为时逾一分钟[35];及后再被一名示威者向其眼部喷射止汗剂,该名便衣警务人员随后从企姿转为半跪姿;一批军装警务人员随即赶抵增援,施放胡椒喷剧驱逐人群[36][37]。期间麦当劳快餐店职员拉下铁闸,避免受到冲突波及,不过仍然有部分涉事的示威者成功走进店内,其后一批便衣警务人员进入店内搜寻相关的示威者。有食客大呼“救命”,“他们是不是疯了”。有警务人员警告“打警员打多你几次!”,而围观的示威者就一直以粗口挑衅警务人员及指骂警务人员为“垃圾!黑警!”及“食屎狗!”期间一名便衣警务人员阻止围观的示威者推进拘捕范围时怀疑拍打了一名围观的示威者的手部或者所持的摄录镜头。当涉事疑犯被拘捕后,围观的示威者见状后再大叫“黑警!放人!”警察遂使用扬声器警告人群立即和平散去,否则将会采取拘捕行动,而便衣警务人员就继续押走疑犯。数分钟后,数名军装警务人员进入店内上层,其中一名警长向高叫“黑警”者回应“有什么出来讲,不是吃东西的全部离开!”及要求下属“全数赶走在楼梯上的人。”一名麦当劳快餐店职员就楼下呼吁所有人:“不要吓倒些小朋友,大家[38]!”示威者遂逐渐离开,而店内食客则被逼滞留约10分钟后,才陆续获得警察放行[39]。混乱期间,有人向上述快餐店投掷红油[40]

占领元朗大马路[编辑]

该名便衣警务人员随后被示威者追打至元朗大马路上,原来位于路边两旁的示威者见状亦冲出、并且占领马路,来回方向全线亦告封闭,轻铁服务被逼暂停。之后愈来愈多示威者企图冲出马路前往屯门区方向的路段,部分示威者更闯入轻铁路轨范围,使到其中一方向的列车行线受到阻碍。警察机动部队传令员其后举起红旗警告,警察再施放胡椒喷剂。[41]其后,有交通部警务人员驾驶摩托车进入轻铁路轨范围上,期间摩托车一度卡在路轨上,由港铁职员协助下一同推动摩托车才能够离开。[42]

到6时44分,部分示威者发动流动占领,部分人由元朗大马路转往教育路康乐路将交通瘫痪,至8时重返元朗大马路。期后,警察一度走上人行道拘捕示威者,触发示威者不满再一次冲出马路,场面混乱,警务人员需要挥动警棍尝试驱逐,及制服部分示威者,然后组成人链阻止有人再次冲出马路,并且使用扬声器呼吁示威者克制,同时要求路人不要驻足围观。期间,警察多次以扬声器警告,如果示威者不散去,警察将会采取拘捕行动。而当一名警员途经人群时突然折返,质问一名站于身旁的途人“你做乜打我啊?(你为什么打我啊?)”,途人辩称没有,当警务人员尝试拘捕该名男子时,双方发生肢体冲突,不满的围观者不满上前理论,又将该名男子拉扯,附近数名警务人员则一涌而上,尝试拘捕该名男子。混乱中,该名男子、群众和警察中数人倒地,一名警署警长冲入范围向拉扯者手部挥动警棍,并且协助制服该名男子[43]。至晚上约9时半,大部分示威者散去,仅余约20名在元发径徘徊,直至晚上10时许,该处气氛才回复平静[44][45],全数示威者亦陆续散去,另外约10名本土民主前线成员和陈玉峰等人则在天水围警署门外声援此前被拘捕的示威者,均亦于同日晚上散去。

一名穿着蓝衫男子向示威者挥动摄影机单脚架,被示威者误以为是便衣警务人员,一度将其追打及包围[46]
警务人员以警棍阻隔示威者冲出马路,并且高举胡椒喷剂戒备
交通部警务人员驾驶摩托车进入轻铁路轨范围上,期间摩托车一度卡在路轨上,由港铁职员协助下一同推动摩托车才能够离开
部分示威者发动流动占领

拘捕[编辑]

元朗警区警司柳美钦表示,截至同日晚上8时半,有31男及2女被拘捕,涉嫌阻碍公职人员执行职务、公众地方行为不检、无牌管有无线电通讯器具、藏有攻击性武器[47]、普通袭击、袭击警务人员、公众地方打架及非礼等,年龄界乎13至74岁。另外,事件造成5名警务人员受伤[48],需要送往医院治理。柳美钦谴责破坏法纪的行为,指出示威者和反对者多次对骂及投掷物品,并且冲出马路,严重阻塞交通,不排除于稍后采取拘捕行动[49][50]。其后,多5人被拘捕[51],由元朗警区重案组负责。柳美钦强调警察在行动中的表现克制,透露6名人员曾经使用胡椒喷剂,亦有警务人员拔出警棍戒备,在施放胡椒喷剂前亦已经作出适当的警告。对于有记者被胡椒喷剂击中,解释当时情况混乱,认为施放胡椒喷剂击中记者很可能是意外,射击对象并非记者,以至警务人员本身亦被误中。

翌日下午,元朗警区举行记者会讲及光复元朗抗议活动的警务行动,元朗警区助理指挥官(刑事)魏志崇表示,两个团体前日在元朗市中心游行后,分别在寿富街元朗大马路与围观者先对骂后冲突,并且冲出走马路,影响交通,令逾10条巴士路线被逼改道,又滋扰途人及商铺,警察为了保障公共安全及秩序而采取了果断的最低武力措施,以阻止违法的暴力行为。有关人员又展示从示威者身上检获的武器,包括从两名疑犯身上搜获一柄20厘米长的弹弓折刀、两柄鎅刀、一支辣椒油、5支自制辣椒喷剂及一支自制胡椒喷雾等,另外从其他疑犯身上搜获自制盾(包括胶制、以铁丝网捆绑制成及以洗衣机门盖制成)、护甲、逾30厘米长的胶棍、铁枝、螺丝批、打火机、易燃液体及硫磺粉危害物质,并且在其中一名疑犯的住宅搜获3支40厘米长、安装有电击功能的自制警棍[52][53],及在另外一名疑犯的住宅搜获电子装置及两支气枪,怀疑可以组装为电子发射气枪。此外,元朗警区补充在事件中,警察共21次使用胡椒喷剂,有10名警务人员受伤[54][55],当中7人需要被送往医院被医疗。

其中32名被落案控告以相关罪名,于同月3日在屯门裁判法院提堂[56],全部被告暂时毋须答辩,案件押后至4月再审讯。所有被告均获准保释,不过被裁判官颁下禁足令,保释期间不准进入元朗市中心或者整个元朗区,其中3名被告由于在元朗区上学或者工作而申请及豁免[57]。另外2名被落案控告以管有攻击性武器及管有违禁武器合共3条罪名,于同月4日在屯门裁判法院提堂,全部被告暂时毋须答辩,案件押后至4月16日再审讯。两名被告均获准保释,不过被裁判官颁下禁足令,保释期间不准进入整个元朗区[58]

其中17人4月28日于屯门裁判法院再讯,控方索取律政司意见后,决定撤销其中12人的控罪;另有两名被告承认在公众地方打斗,各罚款1000元[59]

影响[编辑]

光复元朗造成不少商铺于营业时间内拉下铁闸,不少店铺、特别是药房等于光复元朗抗议活动开始前半小时就拉下铁闸;高峰时期,约40间至逾50间商铺、食肆、琴行、文具铺乃至便利店等等均关门,直至近晚上8时才陆续恢复营业,有东主表示其生意额最多少5成。加上部分水货客为了避开抗议活动而转往其他地区购物,以及农历新年期间少了中国大陆旅客游览香港,部分东主表示生意比较平时少5至7成。而位于奶粉批发城这间被示威者视为示威目标的店铺的隔壁美味栈则曾经落闸个多小时,生意额因而大幅度减少7成,由平时逾10,000港元收入减少至逾3,000多元。而元朗福田口岸的小巴站职员透露,当日中国大陆乘客比较平日少了两成。[60]

而本来人潮如水的元朗大马路于光复元朗举行期间演变成为被示威者、警务人员和记者占据,元朗大马路的来回方向全线封闭,轻铁服务以及多条途经巴士路线服务一度受到影响,此外,多架途径车辆围困[61]

传媒联络队的角色为在协调传媒在公众活动现场的采访事务,毋须与示威者接触,故此于执勤时并不佩戴任何装备。不过针对有传媒联络队人员被围殴的事件发生,有关单位其后检讨装备,决定即时起让传媒联络队配备胡椒喷剂及警棍,至于手铐则视乎情况而决定,并且于有需要的时候,安排传媒联络队人员必须以双人合作的方式执勤[62]

元朗警区刑事调查队督察管泓珊在康乐路执勤期间被认为不礼貌及呼喝示威者,要求示威者从马路退回人行道上,当示威者仍然不听从劝告,她表明对方再不合作就会以阻碍公职人员执行职务罪名拘捕,“唔走即拉(不走的话,立即拘捕)”,而被网络媒体《聚言时报》业余记者摄影及将段片上传至其社交网络专页,而中国传媒转载报道时就形容该名女警务人员“过程不论语言、动作、眼神均十分泼辣,但无可挑剔,可见其素质之高,点赞。”[63]。此外,她被网民认出为雨伞革命后,由警察公共关系科制作、为求改善警察形象的宣导片段(《香港人 香港警察》系列〈巾帼不让须眉〉)中的受访者之一[64][65],大批网民将其“起底”,将其个人资料,包括姓名、办公室地址、电话号码及传真号码等等公开资料,乃以曾经就读中学及大学及私人住址等个人资料都悉数被公开,而且备受网络欺凌[66][67]

回应[编辑]

  • 对于光复元朗抗议活动,被影响的店铺东主意见纷纭,部分人认为生意遭受到严重打击、不希望再有影响商业活动的示威活动,又认为没有水货客,将会严重影响经济;亦有东主认为当局有责任疏导市民的情绪,并且维持社会秩序。有原居民表示反对光复元朗抗议活动,认为自由行成功为元朗区的经济带来生气,外界不应该轻言反对自由行;亦有居民表示,水货客的确影响居民的日常生活,此个问题囤积多时,不少水货客经常在路边执货,自己亦曾经被水客货所拖拉的行李箧辗过,希望政府部门正视[68][69],然而就希望抗议活动可以在和平下进行。有专门招待自由行客人的东主指出,部分熟客表明因为抗议活动而提早来到香港购买,表示理解公众对自由行持有反对意见,只要不滋扰商户及旅客,都会尊重游行者的意见。另外,有人途人接受访问时表示,认为有关的光复活动意义不大,而且元朗区的街道比赛峡窄,有关活动扰民。亦有居民指摘示威者:“搞搞震,嘥咗几多人力物力!(闹事,浪费了多少人力物力!)”一名来访香港购买的中国大陆游客则指出,并不多中国大陆游客在元朗购物不多,批评示威者是反动派[70],另外,有元朗原居民认为光复元朗抗议活动参与者不足500名,而且大多数为区外人为主,缺乏代表性。居民希望双方示威者保持克制,不要借故捣乱,以至情绪失控;又批评有政党乘机捞取政治本钱[71]
  • 亦有其他自称为元朗区居民人士支持光复元朗抗议活动,表示大量中国大陆水货客涌来香港,推高元朗区的租金和物价,街道变得非常挤拥,认为可以收紧一签多行政策。有元朗商家支持示威者:“我对他们有信心,不会麻烦到我们,他们为市民出一份力,他们是反水货客,不是反对我们。”她批评水货客阻碍通道抬高物价租金。亦有商家表示中立:“虽然少了一半生意额,但是他们不会破坏商铺,每个人都有表达意见的自由。”元朗区议会区议员王威信表示,中国大陆水货客集中在元朗区的主要干道购物,阻塞交通,影响居民,要求修建远离市区的购物区,而且自由行有很大的弊端,不能够忽视[72][73]
  • 元朗区议会主席梁志祥于同日晚上会见记者,由于光复元朗抗议活动游行路线附近的商户均自行拉下铁闸,故此未有造成财物损失,不过有关抗议活动影响商户经营及区内交通,对于爆发连场冲突,感到遗憾[74]。他认为示威者是次采用了比较“粗暴”及“四处生事”的手法,“极其遗憾”。他又认为今日元朗区居民(即指反对者)“做得非常好、非常克制”。他同时称赞警察的行动专业克制,能够即时采取拘捕行动。鉴于有传闻黑社会份子加入反对者群众中,梁志祥表示黑社会份子都是市民的一分子,难以阻止他们,惟他没有联络相关入物,亦对黑社会之事不知情[75][76]
  • 热血公民创办人黄洋达于光复元朗抗议活动中失踪,惹来不少网民及参与者批评。黄洋达于同日晚上在其社交网站户口留言致歉:“抱歉,小弟领导无方,今日‘热血公民’表现很恶劣,明早我会在(网上电台)节目中向大家郑重道歉。……组织大左(咗)就 化,我地(哋)都唔例外,要深刻反省。”[77]到3月1日在其网台节目中致歉,表示昨日的行动成员毫无机动性。他会为事件负最大责任[78]。至同日,黄洋达在其网上电台节目中致歉,表示于昨日举行的光复元朗抗议活动,成员毫无机动性及应变能力,他将会为事件负上最大责任[79]
  • 保安局局长黎栋国表示,任何表达意见方式都须合法,警方绝不容忍违法行为,特别是涉及暴力冲击的行为,警方都会果断执法。他又补充,执法部门于农历新年前执行过相关的执法行动,有关问题已经改善,并且强调,相关部门将会继续打击相关违法行为。
  • 亚洲电视新闻部于同日晚上发表声明,对于该台记者被警务人员无故施袭表示遗憾,要求警方切实保障记者的采访自由、权利及人身安全,并且即时展开调查。元朗警区警司柳美钦回应时解释,警察施放胡椒喷剂前有给予警告,混乱间波或许波及传媒职员“相信有机会是意外”,射击对象并非记者,以至警务人员本身亦被误中[80][81]
  • 立法会议员王国兴指出,示威者带备大批攻击性武器参与,显然有意制造流血事件,要求警方对他们绝不能够容忍,作出拘捕及迅速检控是正确做法[82]

回响[编辑]

  • 元朗区议会主席梁福元于翌日的一个广播电台节目中表示,元朗区的水货客问题并非太严重。不过他认为元朗区的街道比较峡窄,而且游人多,已经有相关的计划进行改善。梁福元又认为水货客问题应该由政府负责,而非由个别团体抗议及发动示威活动。多名元朗区居民致电电台反驳梁福元的说法,认为梁福元不代表元朗居民,表示他所谓“水货客问题并非太严重”绉属从个人利益出发的掩耳盗铃言论。居民表示光复元朗虽然有点带来混乱,不过水货客因而少了,在社区环境舒服得多[83]

对于光复元朗抗议活动爆发冲突,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张炳良于翌日的《在晴朗的一天出发》电台节目中形容,多旅客是福亦是压力,有需要留意承受量的问题,此点是香港政府正在思考的问题,以避免令人认为政策过分地倾斜,以致对香港人构成太大压力。不过他指出,不应该仅将问题针于旅客[84]

  •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兼任港区人大政协委员陈婉娴表示,将会在两会上反映近日在各区的反水货客抗议活动。她形容在元朗区爆发的冲突严重,当中有人情绪比较激烈,她相信香港政府中央政府都关心事件,希望大家能够想办法,有商有量地解决问题[85][86]
  •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苏锦梁批评少数人在光复元朗抗议活动中的激进态度及动粗行动,严重形响市场运作及市民生活,香港政府对此是极度反对,强调香港社会只会支持理性地表达的诉求。他又表示,不应将水货客和旅客混为一谈[87]。香港政府正在检讨自由行人数及结构,研究如何调节港澳个人游一签多行政策,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到访北京后将会同有关部委讨论[88]。苏锦梁强调,自由行对香港很重要,不能够一刀切地改变政策,取消一签多行等等建议属于大幅度的调整,需要小心考虑;即使调整次数,议员之间亦有不同意见,需要考虑不同方案所带来的影响,并且需要顾及有正常活动需要的人等。
  • 中国大陆官方传媒新华社有引述报道光复元朗抗议活动,报道香港个别激进团体发起所谓的“光复元朗”行动,对元朗区的商户造成滋扰。香港市民及一些社会团体对示威者的行为表示极度愤慨,并且要求警方严正执法[89]
  • 除了本地及国内的报道,光复元朗亦被外国媒体相继报道,包括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于同月4日以《Hong Kong to Chinese shoppers: 'Go home'》为标题报道,当中提出了“为何香港人不觉得自己是中国人?(Why Hong Kongers dont feel Chinese?)”的疑问,并且指出“很多香港人不觉得自己很中国”“Many Hong Kongers just don't feel very Chinese”[90]

相关参见[编辑]

参考注释[编辑]

  1. ^ 【水货围城】高达斌现身围观拍片 《苹果日报》 2015年3月1日
  2. ^ 2.0 2.1 警大力拉扯推撞 致元朗示威女子血流披面 立场新闻 2015-03-02
  3. ^ 冲击元朗:反水客示威恐失控 700警力戒备 《东方日报》 2015年2月28日
  4. ^ 元朗激战!女示威者受伤口鼻渗血 《苹果日报》 2015-03-02
  5. ^ 港警方传媒联络员加强装备 《成报》 2015-03-02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5-04-02.
  6. ^ 香港“药房街”爆反大陆水货客示威 店铺关门、生意大跌 The News Lens 2015-03-02
  7. ^ 反水货 卫本土 光复元朗(最新路线) 《热血时报》 2015-02-27
  8. ^ 冲击元朗:居民泼屎反“光复” 区会吁克制 《东方日报》 2月28日
  9. ^ 80后胶疯:元朗黄粪决战黄伞 《新浪新闻》 2015年2月28日
  10. ^ 乡绅言论
  11. ^ 乡绅道歉声明
  12. ^ 元朗商户今严防示威 《东方日报》 2015年3月1日
  13. ^ 冲击元朗:梁福元称做晒嘢 不排除乡民闹事 《东方日报》 2015年3月1日
  14. ^ 梁福元期望开放更多省市自由行带来高质素及消费力旅客 《香港电台》 2015年3月1日
  15. ^ 两团体明日发起光复元朗游行 商会吁克制 无线新闻 2015年2月28日
  16. ^ 五百警力应付明“光复元朗”示威 倘遇暴力 梁福元:十倍乡民反击 《苹果日报》 2015年2月28日
  17. ^ 团体拟明发起“光复元朗” 元朗各界反对暴力 《信报》 2015年2月28日
  18. ^ 元朗乡民港铁站飞脚踢人 “X你老母,占中!” 《852邮报》 2015年3月1日
  19. ^ 城邦派舞“凤凰龙狮旗” 《苹果日报》 2015年3月2日
  20. ^ 黑衣戴口罩原占中者暴力搞事 《东方日报》 2015年3月2日
  21. ^ 元朗大减价日 Resistance Live 2015-03-01
  22. ^ 乡事派设指挥中心反击 《苹果日报》 2015年3月2日
  23. ^ 恐受冲击 逾50店铺落闸 《苹果日报》 2015年3月2日
  24. ^ 爱港力自称元朗居民 爱港之声“加入”反水货客游行 852邮报 2015年3月1日
  25. ^ 光复元朗 闹交篇 之 高达斌 爱港之声 vs 示威少女 及 男女示威者 @ 反水货游行高达斌 爱港之声 2015年3月1日
  26. ^ 元朗反水客爆冲突 明报即时新闻 3月1日
  27. ^ 元朗反水客爆冲突 明报即时新闻 3月1日
  28. ^ 元朗反水客爆冲突 明报即时新闻 3月1日
  29. ^ 本土民主前线己宣布解散游行 本土民主前线 2015年3月1日
  30. ^ 本土蝗祸大乱元朗 《大公报》2015年3月2日
  31. ^ 冲击元朗:多名警员中“色弹”制服染黄 on.cc 2015年3月1日
  32. ^ 黑衣少女口鼻流血 《苹果日报》 2015年3月2日
  33. ^ 元朗反水客拘33人 近月最多 《明报》 2015年3月2日
  34. ^ 唔驶估啦,黑衣女示威者搞到流鼻血慨原 DBC 2015年3月1日
  35. ^ 警员被打兼“中椒” 《苹果日报》 2015年3月2日
  36. ^ 冲击元朗:黑仔警员非中椒 乃遭止汗剂喷眼 《太阳报》 2015年3月2日
  37. ^ 被殴警遭止汗剂射眼 《太阳报》 2015年3月3日
  38. ^ 黑警M记捜"骂黑警男": 同我出黎讲! 广传 WarmWaterFrog
  39. ^ 警察突冲入麦当劳拉人 “你郁差人打多你两嘢” 严正要求警方停止暴力对待市民 2015年3月1日
  40. ^ 【水货围城】遭红油袭击 麦记落闸 《苹果日报》 2015年3月1日
  41. ^ 元朗大马路被占 慈母再喷椒出警棍 壹周Plus 2015-03-01
  42. ^ 【光复元朗】交通警铁马卡在轻铁轨 热血时报 2015-03-01
  43. ^ 表扬香港警察 2015年3月2日
  44. ^ 示威者晚上一度再次冲出大马路 now新闻台 2015年3月1日
  45. ^ 反水客示威33人被捕 元朗大混战 《苹果日报》 2015年3月2日
  46. ^ 天光打至天黑 非礼围车乜都有 《苹果日报》 2015年3月2日
  47. ^ 掷色弹围殴警员五星旗放轻铁轨 《东方日报》 2015年3月2日
  48. ^ 社运情侣 涉抢犯就逮 《星岛日报》 2015年3月2日
  49. ^ 反水客为名宣港独乱元朗 《东方日报》 2015年3月2日
  50. ^ 光复元朗沦宣港独战场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5-04-02. 《太阳报》 2015年3月2日
  51. ^ 元朗反水货客游行冲突警拘38人 《星岛日报》 2015年3月2日
  52. ^ 混战检“辛”奇武器 杀伤力强 《东方日报》 2015年3月3日
  53. ^ 混战检“辛”奇武器 杀伤力强 《东方日报》 2015年3月3日
  54. ^ 元朗被补示威者检怀疑自制辣油喷剂 《星岛日报》 2015年3月2日
  55. ^ 被捕藏械“占中”者案底累累 《星岛日报》 2015年3月3日
  56. ^ 港版拉登 法雇佣兵 携械元朗参战 《东方日报》 2015年3月3日
  57. ^ 周日冲突32人提讯 多被禁足元朗 《东方日报》 2015年3月4日
  58. ^ 涉藏辣油喷剂 又两男禁足元朗 《东方日报》 2015年3月5日
  59. ^ 光复元朗12人撤控 《明报》 2015年4月29日
  60. ^ 元朗团体联席会议赞乡民克制 逾30店落闸 生意劲跌五成 《头条日报》 2015年3月2日
  61. ^ 大马路被占商户落闸叫苦 《东方日报》 2015年3月2日
  62. ^ 警队传媒联络员加佩“椒”棍 《东方日报》 2015年3月3日
  63. ^ 绝不是花瓶 香港女警执勤画面曝光十分泼辣 米尔网 2015年3月4日]
  64. ^ 三警花变youtuber 网友:周庭完胜 破折号 2015年1月7日
  65. ^ “香港人 香港警察”系列 第五集“巾帼不让须眉” 香港警察 Hong Kong Police
  66. ^ 即时聚言 [#差婆好小器] 聚言时报 Polymer 2015年3月1日
  67. ^ 元朗反水货客 Madam管泓珊被起底
  68. ^ 元朗混战8小时 反水客硬撼“元”居民 《晴报》 2015年3月2日
  69. ^ “光复元朗”冲突 警喷胡椒拘33人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5-04-02. 《经济日报》 2015年3月2日
  70. ^ 恐受冲击 逾50店铺落闸 《苹果日报》 2015年3月2日
  71. ^ 【水货围城】原居民:区外人可以代表区内人咩? 《苹果日报》 2015年3月1日
  72. ^ 光复元朗冲突不断 警捕38人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5-04-02. 《新报人》 2015年3月3日
  73. ^ 【水货围城】电器铺女东主:支持上街 起码有人肯发声 《苹果日报》 2015年3月1日
  74. ^ 乡事派设指挥中心反击 《苹果日报》 2015年3月2日
  75. ^ 责示威者粗暴 30店落闸避难 《星岛日报》 2015年3月2日
  76. ^ 光复元朗前哨战 梁志祥:黑社会都系市民 《苹果日报》 2015年3月1日
  77. ^ “热狗”快闪黄洋达认衰 《东方日报》 2015年3月2日
  78. ^ 黄洋达为光复元朗致歉 批现场指挥零应变 《852邮报》 2015年3月2日
  79. ^ 黄洋达为光复元朗致歉 批现场指挥零应变 《852邮报》 2015年3月2日
  80. ^ 警多次出“椒” 拘33滋事者 激进示威失控 元朗变格斗场 《星岛日报》 2015年3月2日
  81. ^ 亚视新闻部对记者被警方胡椒喷雾射中表遗憾 《商业电台》 2015年3月1日
  82. ^ 38男女被捕12人今提堂 元朗激战检武器示威者有备而战 《星岛日报》 2015年3月3日
  83. ^ 元朗居民斥梁福元不代表自己 漠视水货客影响属掩耳盗铃 《热血时报》 2015年3月2日
  84. ^ 【水货围城】张炳良:旅客多是福亦是压力 《苹果日报》 2015年3月2日
  85. ^ 陈婉娴形容元朗反水客冲突严重 《星岛日报》 2015年3月2日
  86. ^ 陈婉娴关注水货客问题 《星岛日报》 2015年3月2日
  87. ^ 苏锦梁批评粗暴行为形响市民生活 《星岛日报》 2015年3月2日
  88. ^ 苏锦梁反对粗暴示威影响民生 《星岛日报》 2015年3月2日
  89. ^ 内地官媒报道元朗反水货客示威 now新闻台 2015年3月2日
  90. ^ 谈光复元朗到身份认同 CNN:港人不觉自己是中国人 《热血时报》 2015年3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