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禦性醫療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防禦性醫療(英語:defensive medicine)也稱為防禦性醫療決策,是指醫護人員的診斷或是治療不是出於為病人的最大利益,而是為了避免被病人責難甚至被告而有的醫療行為[1]。防禦性醫療的出現,一方面是因為醫療事故保險英語malpractice insurance費用的持續上昇,另一方面是因為病人常會因為醫護人員醫療行為的疏漏或是延誤等醫療失當而提出訴訟,但不會因為過度診斷英語Overdiagnosis而提出訴訟。

美國醫師被告的風險相當高,因此過度診斷也相關普遍。最近幾十年來,美國針對醫師訴訟的比例持續的上昇,對醫師的行為以及醫療實務上也有相當的影響。醫師會為了避免涉及訴訟,會因此安排病人的檢查,而且可能會避免治療一些高風險的病患,或者是因為過高的保險費被迫停止醫學實踐[2]。此一情形即稱為防禦性醫療:「防禦性醫療是偏離整全醫學實務的醫療行為,而原因主要是來自避免(賠償)責任。」

分類[編輯]

防禦性醫療可以分為二類:確保行為(assurance behavior)及避免行為(avoidance behavior)。

確保行為是為了以下因素而進行的額外、不必要的醫療行為:

因此之後即使有被提出訴訟,也可以免除責任[2]

避免行為是指醫護人員拒絕進行高風險的醫療程序,或是拒絕在高風險的環境下進行醫療[2]

對財務上的影響[編輯]

防禦性醫療也出現在許多臨床醫療的領域中,而且是醫療費用成長的主要原因之一,以美國為例,大約每年增加一百億美金[3]。從五個美國責任險保險公司中1452個已結案的案例中隨機抽様進行分析,醫療事故從事故發生到結案的平均時間大約是五年[4]。賠償費用為$3.76億美元,而訴訟費用為$730萬美元,合計4.49億美元。系統增加的成本也很驚人:賠償金中有35%給原告的律師,若再加上辯護費用,共佔了原告賠償金的54%。

對病患照顧上的影響[編輯]

根據效益主義的理論論點認為,平均來說防禦性醫療對病人有害[5]。醫療事故訴訟常常視為是提昇醫療品質的工具,但配合著以客戶為基礎的責任制度,訴訟其實阻礙了實證醫學轉變到醫療實務的過程、對病人有害而且降低了醫療照護的品質。許多國家的民事損害賠償法英語Tort law不止是不鼓勵以實證醫學進行醫療實務的醫師,相反的是在處罰這様的醫師[6]

其他領域的防禦性決策[編輯]

防禦性決策不只是出現在醫療體系中,也出現在商業及政治上。例如大型國際企業的經理人平均而言有三分之一的決策是防禦性決策[7]。這表示這些決策對其公司不是最好的,但若其中有什麼事出錯時,這樣的決策可以保護經理人。

參見[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防衛性醫療 陳進明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2. ^ 2.0 2.1 2.2 Studdert, D. M., Mello, M. M., Sage, W. M., DesRoches, C. M., Peugh, J., Zapert, K. & Brennan, T. A. (2005) Defensive medicine among high-risk specialist physicians in a volatile malpractice environment. JAMA, 293 (21), 2609–2617.
  3. ^ Anderson, R. E. (1999) Billions for defense: the pervasive nature of defensive medicine. Archives of Internal Medicine, 159 (20), 2399–2402.
  4. ^ Studdert, D. M., Mello, M.M., Gawande, A. A., Gandhi, T.K., Kachalia, A., Yoon, C., Puopolo, A. L. & Brennan, T.A. (2006). Claims, errors, and compensation payments in medical malpractice litigation.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54, 2024-33.
  5. ^ DeKay ML, Asch DA. Is the defensive use of diagnostic tests good for patients, or bad? Med Decis Making. 1998;18:19-28.. [2016-06-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9-23). 
  6. ^ Monahan, J. (2007). Statistical literacy. A prerequisite for evidence-based medicine. Psychological Science in the Public Interest, 8, i-ii.
  7. ^ Gigerenzer, G. (2014) Risk savvy: How to make good decisions. New York: Vi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