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歐洲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馬爾他塔西安神廟,此遺址約建造於西元前3150年[1]

史前歐洲指的是歐洲史前時期,通常指早期史前石器時代,但原則上也延伸到地質時期,從這裏可以看到歐洲的地質歷史。

大約180萬年[2] 之前,也就是早期舊石器時代,到8000-9000年之前,也就是晚期舊石器時代,歐洲有直立人口。

大約從43000年到6000年[3]以前,也就是晚期舊石器時代到中時期,歐洲一直有人類居住。大約15000年之前,在最後的那次最大冰川作用中,歐洲的大部分地區的人口開始減少,然後人類開始重新定居。9000年以前,在歐洲的東南部地區,開始歐洲的新石器時代,然後大約在5000年以前新石器時代延伸到北部歐洲地區。

青銅時代的前身是紅銅時代或者銅器時代;在塞爾維亞的一個考古發掘地找到世界上最古老可靠的證據,證明從7500年[4]前人類就開始在高溫下煉銅。

歐洲的銅器時代在希臘地區始於公元前3200年。歐洲的鐵器時代開始於公元前1200年,公元前500年蔓延到北部歐洲地區。鐵器時代期間,歐洲逐漸進入歷史時期。早在公元前8世紀,文字進入地中海地區,但是北部歐洲地區,包括北部俄羅斯,仍然停留在史前時期,一直持續到中世紀,大約公元1200年。在那個時期,瑞典和德國在北方十字軍東征中的擴張帶來北方波羅的海的土地,進入歷史記錄。而當今的北方俄羅斯是由於俄國向北的擴張在諾夫哥羅德共和國進入歷史記錄。因此,歐洲的大部分地區有很長一段時間處於原始歷史階段。

石器時代[編輯]

舊石器時代[編輯]

更多內容請參考:舊石器時代的歐洲。

早期舊石器時代[編輯]

歐洲的最早居民始於180萬年以前,使用的是奧爾德沃文化的卵石工具技術。使用更為先進的阿舍利文化技術的最早證據是在西班牙發現的90萬年以前的燧石手斧。至今世界上所發現的最古老完整的狩獵武器是1995年在德國的Schoningen的一個煤礦中發現的三個木質標槍,長約6~7.5英尺[5]

中期舊石器時代[編輯]

最終,這些歐洲的直立人經歷一系列的中間形態的人種形式,包括智人祖先和海德爾堡人,這些人種一直進化到尼安德特人,連同一起發展的還有莫斯特時代的文化技術。我們的祖先智人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同時也參與到工具的製造技術中,而在此期間,他們也首次在歐洲定居,但是這個問題仍然沒有確切的證據。

晚期舊石器時代[編輯]

前晚期舊石器時代[編輯]

現代人類最古老的遺骸是在羅馬尼亞的一個山洞中發現的。一些本地發展的過渡性文化使用明確的晚期舊石器時代的技術,但還沒有明確的證據表明具體是哪類人種。然而,這些技術被奧利格納西文化推進,證據表明,奧利格納西文化及其技術已經經由歐洲大部分地區擴展,而在此期間,尼安德特人似乎已經被迫撤退,在這一過程中撤退到伊比利亞半島的南部地區。

中晚期舊石器時代[編輯]

大約32000年以前,格拉維特文化出現在克里米亞半島山脈地區,也就是現在的烏克蘭南部[6][7]。到公元前24000年,梭魯特文化和格拉維特文化出現在歐洲的西南部地區。格拉維特的文化技術開始形成,伴隨而來的是從中東,安納托利亞和巴爾幹半島遷徙來的人。他們可能與前面提到的過渡時期的文化聯繫在一起,因為他們的技術有一些相似之處,而且與奧里尼雅克期的文化非常不同,但是這個問題非常模糊。格拉維特文化同時也出現在高加索山脈和扎格羅斯山脈地區,然而很快就從歐洲的西南部地區消失,除了扎比利亞的地中海地區。梭魯特文化從西班牙北部擴展到法國的東南部地區,不僅包含美麗的石器技術同時也有石洞壁畫的首次性的重大進展,以及針的使用。格拉維特文化的擴展也變得更為進步,這一點可以從藝術創作中看出:雕塑(主要是維納斯)是人們創造性表現的最為突出的形式。

後晚期舊石器時代[編輯]

大約公元前19000年以前,歐洲見證一種新文化的出現,也就是著名的馬格德林文化,這有可能是來源於奧里尼雅剋期文化。這種文化很快就取代梭魯特文化以及歐洲中部的格拉維特文化。由於馬格德林文化,歐洲的舊石器時代發展達到頂峰,這一點從藝術作品中反映出來,這是因為之前一直有着繪畫藝術和雕塑的傳統。

中石器時代[編輯]

在舊石器時代和新石器時代之間存在着一個人類技術發展的過渡時期。該時期的術語主要應用於歐洲的西部地區。這段時間大約開始於11500年以前並且結束於農耕引進之前,在每個地理區域,這個時期都有所不同。在某些地區,比如近東,到更新世時期,農耕已經在使用。在一些受到冰河時期影響的地區,更傾向使用術語「舊石器時代末期或中石器時代初期」。在經歷更大的環境影響的區域,像最後的那次冰川時期結束的時候,這些區域有一個更為明顯的中石器時代,持續一千年的時間。在北部歐洲地區的社群,這裏能夠依靠豐富的食物來源更好地生活,而這些食物來自於溫暖的氣候產生的沼澤地。這種條件產生與眾不同的人類行為,也被保留在歷史資料記載中,比如馬格爾莫斯文化和吉利安文化。在北部歐洲地區,這種良好的條件延遲新石器時代的到來,直到公元前6000年。

正如戈登•柴爾德把術語「新石器時代包」(包括農業,牧業,磨光的石斧,木材長屋和陶器)擴展到歐洲,中石器時代的生活方式被邊緣化,然後最終消失掉。這種消失的意義的爭議將在下面「新石器時代」的章節中討論到。值得注意的是「烤瓷中石器時代」處於公元前7200年到公元前5850年,範圍從歐洲的南部到北部。

新石器中期[編輯]

這一階段,開始於7000年以前,其標誌是新石器時代的歐洲西部和北部的擴張合併,而且經由一種新文化的侵入,極有可能是通過暴力,佔據巴爾幹半島的大部分地區,替代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征服第一個新石器時代的殖民者。這就是迪米尼(塞薩利)文化以及相關的Vinca-Turdas和Karanovo III-Veselinovo文化,最後一個比其他兩個更為混雜。同時,原型陶器文化產生兩個非常活躍的分支:西部和東部的陶器文化。後者從根本上來說是巴爾幹半島新石器時代的一個擴展,但更原始的西部分支擴展得更快,同化當今的德國,捷克共和國,波蘭,甚至西部烏克蘭的大部分地區,歷史的摩爾達維亞,羅達尼亞的低地,法國的一些區域,比利時以及荷蘭。所有這些的完成使用不到一千年的時間。隨着擴張所帶來的多元化,和許多本地的多瑙河文化開始形成,在第五個千年結束的時候。在地中海區域,卡迪陶器漁民顯示出相同的活力,同化意大利的所有區域和法國和西班牙的地中海區域。 即使是在大西洋,當地的一些獵人構成的組也開始慢慢吸收新的技術。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地區似乎是伊比利亞半島的西南部,受到地中海區域尤其是安達盧西亞的新石器時代的影響,並很快發展出第一巨石墓葬;另外還有丹麥地區,同樣也受到多瑙河複雜地域的影響。

註腳[編輯]

  1. ^ Tarxien Temple (PDF). National Inventory of the Cultural Property of the Maltese Islands. 2012-03-30 [2015-10-14].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5-09-23). 
  2. ^ Fossils Reveal Clues on Human Ancestor. The New York Times. 20 September 2007. 
  3. ^ Fossil Teeth Put Humans in Europe Earlier Than Thought. The New York Times. 2 November 2011. 
  4. ^ http://www.ucl.ac.uk/archaeology/calendar/articles/20100924
  5. ^ http://archive.archaeology.org/9705/newsbriefs/spears.html
  6. ^ Prat, Sandrine; Péan, Stéphane C.; Crépin, Laurent; Drucker, Dorothée G.; Puaud, Simon J.; Valladas, Hélène; Lázničková-Galetová, Martina; van der Plicht, Johannes; Yanevich, Alexander. The Oldest Anatomically Modern Humans from Far Southeast Europe: Direct Dating, Culture and Behavior. plosone. 17 June 2011 [21 June 2011]. 
  7. ^ Carpenter, Jennifer. Early human fossils unearthed in Ukraine. BBC. 20 June 2011 [21 June 2011]. 

參考文獻[編輯]

  • Achilli, Alessandro, Chaira Rengo, Chiara Magri, Vincenza Battaglia, Anna Olivieri, Rosaria Scozari, Fulvio Cruciani, Massimo Zeviani, Egill Briem, Valerio Carelli, Pedro Moral, Jean-Michel Dugoujon, Urmas Roostalu, Eva-Liss Loogväli, Toomas Kivisild, Hans-Jürgen Bandelt, Martin Richards, Richard Villems, A. Silvana Santachiara-Benerecetti, Ornella Semino, and Antonio Torroni. 2004. The Molecular Dissection of mtDNA Haplogroup H Confirms that the Franco-Cantabrian Glacial Refuge was a Major Source for the European Gene Pool.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75:910–918.
  • Adams, Jonathan and Marcel Otte. 1999. 「Did Indo-European Languages Spread Before Farming?」 Current Anthropology 40(1):73–77.
  • Childe, V. Gordon. 1925. The Dawn of European Civilization. New York: Knopf.
  • Childe V.Gordon. 1950. Prehistoric Migrations in Europe. Olso: Aschehoug.
  • Cavalli-Sforza L.L., Paolo Menozzi, Alberto Piazza. 1994. The History and Geography of Human Genes.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 Finnilä, Saara, Mervi S. Lehtonen, and Kari Majamaa. 2001. Phylogenetic Network for European mtDNA.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68:1475–1484.
  • Gimbutas, M. 1980. The Kurgan wave migration (c. 3400–3200 B.C.) into Europe and the following transformation of culture. Journal of Near Eastern Studies 8: 273–315.
  • Macaulay, Vincent, Martin Richards, Eileen Hickey, Emilce Vega, Fulvio Cruciani, Valentina Guida, Rosaria Scozzari, Batsheva Bonné-Tamir, Bryan Sykes, and Antonio Torroni. 1999. "The Emerging Tree of West Eurasian mtDNAs: A Synthesis of Control-Region Sequences and RFLPs.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64:232–249.
  • Metspalu, Mait, Toomas Kivisild, Ene Metspalu, Jüri Parik, Georgi Hudjashov, Katrin Kaldma, Piia Serk, Monika Karmin, Doron M Behar, M Thomas P Gilbert, Phillip Endicott, Sarabjit Mastana, Surinder S Papiha, Karl Skorecki, Antonio Torroni and Richard Villems. 2004. "Most of the extant mtDNA boundaries in South and Southwest Asia were likely shaped during the initial settlement of Eurasia by anatomically modern humans." BMC Genetics 5
  • Piccolo, Salvatore. 2013. Ancient Stones: The Prehistoric Dolmens of Sicily. Abingdon (GB): Brazen Head Publishing.
  • Renfrew, Colin. 2001. "The Anatolian origins of Proto-Indo-European and the autochthony of the Hittites." In Greater Anatolia and the Indo-Hittite Language Family, R. Drews ed., pp. 36–63. Washington, DC: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Man.
  • Venemann, Theo. 2003. Europa Vasconica, Europa Semitica. Trends in Linguistic Studies and Monographs No. 138. New York and Berlin: Mouton de Gruyter.
  • Wiik, Kalevi. 2002. Europpalaisten Juuret. Athens: Juvaskylä

外部連結[編輯]

舊石器時代的聖殿: · [1] · [2])